《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魏八尺的复仇》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魏八尺的复仇
作者ID
北朝论坛 维护高手陈八尺2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福州,热兰遮城
内容关键字 特种行动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临高启明同人:魏八尺的复仇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3-05-25
最近更新 2013-05-29
字数统计 (千字) 13



正文

魏八尺的复仇

第一章 巧入福州城

站在船头,许可望着隐约可见的地平线,又想起来魏八尺口若悬河的样子:这次事件我们被郑氏摆了一道,对方用近乎拙劣的手段就给我们造成了非常被动的局面。我认为根本原因在于我们没有主动出击,对方这样的挑拨我们是防不胜防的,这么大的高雄对方总能混进来,而对方的成本其实是很低的,我们则是单纯防御坐以待毙。我们都应该想一想,为什么不是我们去做这样高收益低成本的事?本来应该是我们把敌人调动的团团转的,现在为什么是我们被敌人调动?现在我决定我们要主动出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无论什么方面,优势都在我们,特别是是我们掌握着未来历史的走向。目前来看郑氏也就这些本事,我要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驱狼吞虎。

魏八尺还说什么:我们最大的优势是信息优势,我们武器精良、士气高涨,但是信息优势才是我们与对手最大的不同,因为信息优势可以帮助我们制造假象,以对方难以想象的速度传播信息,以控制对方的思想,让有关联的事情看起来不相干,让不相关的事情看起来像是阴谋。

许可像许多人一样,认为魏八尺元老应该进行“休假式治疗”,但是显然临高方面对魏元老的计划是赞成的,要不然也不会留给他这么多时间制定这样的计划。魏八尺要在福州大干一场,又离不开台湾,所以只有请自己到福州现场监控。魏八尺给这次行动起的代号是“行者计划”主要是在台湾海峡两岸的福州、厦门、热遮兰、北港四地部署情报系统。山海两路的人马已经进入福州城,许可这次是带增援力量、行动人员、技术设备进去。为了实践自己的理论,魏八尺要许可带上了很多设备,电台,测距仪等等东西堆满了一间船舱。

“前面就是闽江口了”萧非说到。萧非原本是福州人士,是个落地秀才。因无处谋生才到台湾去开荒,在人员甄选中被许可发现,觉得有一定的情报工作天赋,本身形象也不错,一直着力培养,如今已经把他任命为自己的助理。这次带他来福州就是希望通过这次行动培养一下。萧非自幼打下了基础,文笔很好,目前还兼着临高时报在高雄的通讯员。记者这样的工作从来都是情报人员的掩护身份。

许可目前最愁的是怎么把这么多人、这么多东西带进福州城。因为这次行动规模很大,除了情报工作人员外,还有特侦队的行动的人员。正在为难之际,许可不禁想起了郭德纲的相声:这保镖有明镖、暗镖、子孙镖。子孙镖就是。。。。。。

第二天,福州城南门外突然出现了一大批披麻戴孝的人,每个人都低着头,嘴里不知道咕哝着什么,其中几个还举着一个大帆,帆上四个大字:党公大行。许可回头看了看,心想:老话说笑得比哭的还难看,今天这哭的是比笑的还喜感,让这些人好好练,都不听话,事到临头哭成什么样的都有,有满地打滚的、有干嚎不见眼泪的。叹了口气,许可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

“站住,干什么的,哭哭闹闹的成何体统”一个守城门的士兵挡住了去路,对方身材高大,看起来像个小头目。许可赶忙叫过萧非,让萧非做翻译,才能理解士兵的福州土话。许可回答到:这位军爷,小的不是本地人士,只皆因我族叔客死福州,家里面安排我来福州收敛。这些都是族叔的子侄辈、不懂礼数,还望军爷见谅。

“你那个党公大行是什么意思,大行也是你们用的吗?”

“军爷有所不知,大行并非是逾制,小的家乡都用大行,是方言。”

“你们是姓党吗”

“正是,这几日因族叔大行,他房里子侄辈颇不安宁,一个个都如造反一般,想要争族叔的位置、财产。家丁什么的都被鼓噪起来,有的家丁直接说,谁钱多就给谁干。父母特地交代我妥善处理此事,我不敢怠慢”

“那我检查检查吧”

“这位军爷,小的这是白事,而且还有女眷,恐怕不大方便,希望军爷行个方便。再说军爷要是沾了这些东西,也怕晦气不是”

说着许可让萧非递上了二两银子。

“这恐怕,哎呀,这个,啊,我还是要。。。。”

许可又递上了二两银子。

“好吧,念在你们一片孝心,过去吧”

许可使了个眼色,大队人马干嚎着向城内走去。看到队伍进了城,许可暗自骂道:哪个没文化的写的帆,回去好好收拾收拾。想罢这些,自己也径自向城内走去。

就在这时,许可感到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紧接着就听到“朋友,请留步”。

许可的心里咯噔一下,但是多年的警察生涯还是锻造了他沉稳的性格。摸了摸怀中的手枪,许可笑着转过身来,“这位军爷原来您会说官话,还有何指教啊”。

“南京官话会一点,说的不好,你跟我来一下”

许可想了想,叫上萧非,一起跟着士兵走。

“那个什么,就你自己过来”

“这位军爷,到底是何事啊?”

“且来,好事一桩”

许可把手枪的保险打开,然后叫萧非跟着队伍走,自己则跟着士兵走到了一个幽暗的小胡同里。

“大哥的书童生的好生俊俏啊“

许可听到这话感到一头雾水,只得顺口说“哪里哪里,乡下孩子”

“看人的眼光如此犀利,想必大哥也是同道中人。“

“同什么道?”

“大哥真会说笑,好吧,看门见山的说吧,我的上司是冷大人,冷大人虽有几房小妾,但是还是有些分桃断袖的喜好”

原来冷大人是男女通吃百合花呀,许可心想。

“我看你的书童正是冷大人喜欢的那种,你若是将他献出来,能的多大个人情啊”

“。。。。。。。。。”

“你虽是外乡人,但是有了冷大人帮衬,在这福州城里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怎么样?”

“这个,恐怕他”

“哎,他是你的人,还不是你要他怎样就怎样,你若是舍不得,只需借给冷大人几天便可”

许可当即对明末这个群魔乱舞的世道有了切身的认识。对方既然已经缠上了自己,那就只有下决心坚决处理了。

许可暗自下定了决心,对士兵说到:“大哥说的也是在理,小人也需寻一条通天的路,只是目前有事在身,这样吧,我且去处理族叔的事,请您晚上到我住的地方来,咱们详谈,我住在。。。。。。”

“好,爽快人,今晚不见不散”

“尚未问军爷尊姓大名?”

“我姓胡,别人都叫我大老胡”

“谢谢军爷,小人先走了”

“走好”

看着大老胡走路的姿势,许可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许可加快脚步跟上了队伍。队伍还在干嚎,许可也只好由着他们去。来到约定的地点,启威镖局在福州的分号,出来接待的是一个老伙计,看到许可的架势,马上就去找掌柜了。掌柜出来将许可引入一间小房间。

“天诛八尺”

“还我公图”

“文主席,万寿无疆”

“马督工,永远健康“

豆花是咸的还是甜的

天诛甜逆

炮塔越多越革命

Rpg赐予我力量

同志你好,

你好

接上了头,许可马上进入了工作状态,他这次来,实际上是参谋履行,为魏八尺的大计划进行调研。魏八尺想利用几艘海军现有的战舰对福州城进行外科手术式的精确打击。首要的任务便是测绘。大图书馆可以提供另一个时空福州城的大比例尺地图,现在只需要把打击目标在另一个时空的地图上精确的标出,就可以实现精确定位。

许可、萧非、掌柜三个人来到了定位的基准点——三坊七巷,这篇地区自明代就没怎么变过,是理想的基准点。看着三坊七巷的建筑,许可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原有的时空,回忆起自己在三坊七巷泡吧的经历,许可不禁怅然若失。“穿越是为了什么?”他问自己,这也是每个元老都会问自己的问题。

几天之后,在闽江口壶江岛的一片乱石滩上,发现了一具尸体,是个壮实的男性尸体,奇怪的是尸体头被割掉了,下体也被割掉了。这样的无头案是哪个衙门都破不了的,时间一长也就不了了之了。

夺鞭闽江口

擒贼福州城

太平宜致力

万古此江山

许多年以后,许可元老的这首五言绝句一直被刻在闽江口南山公园的纪念碑上。

第二章 热兰遮惊魂

“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读过许可的报告,魏八尺在船舱中徘徊起来,思考着这次行动的安排。魏八尺本应该留在高雄坐镇,但是考虑到侦查热兰遮行动的重要性,还有将功补过的希望,他还是亲自带队来热兰遮城。这艘船是由一艘商船的改建的,表面还是商船的样子但是内部做了加固,武器也得到了加强,现在是一艘不折不扣的间谍船。这艘船上还有钱水协带队的特侦队二队的部分人马,一个海兵排,还有魏元老自己的班底。

热兰遮城是崇祯明荷海战之后,荷兰人被迫撤退到台湾,在很仓促的情况下建设的。但是总体防御能力还是颇为可观的,在另一个时空里,这个要塞顶住了郑成功近七个月的攻击,最后才弹尽粮绝不得不放弃抵抗。来高雄前,魏八尺就从大图书馆下载了大量关于台湾的资料,其中一本叫做《热兰遮城日志》的书引起了魏元老的极大兴趣。这本书是荷兰东印度公司派驻热兰遮城总督非常详细的工作记录。有了这本书,魏元老就现实了对荷兰人的单向信息透明。通过这本书,魏元老对海峡两岸的政治形势基本有了系统的了解。但是考虑到帝国在高雄的大规模介入不可避免的对历史进程形成了扰动,所以实地调查还是有必要的。

魏八尺认为,从世界范围看,荷兰终究不过是个小国,东印度公司只是一个商业公司,而不是荷兰政府,能动员的资源更为有限。而台湾已经是荷兰东印度公司能力的上限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主要商路是荷兰——开普敦——果阿——巴达维亚的香料航行。而这条长崎——热兰遮——巴达维亚的商业航路,天生就是中国人的,荷兰人能插手不过是运气好碰到了明朝这个猪对手而已。这也是为什么被郑成功打败后,荷兰人再也没有染指中国,反而经营印尼一直到二战开始。所以就算打败了荷兰人,荷兰东印度公司也难以组织起像样的报复。热兰遮这块醇厚多汁的肥肉早晚是我魏八尺的,哦不,元老院的。

据《热兰遮城日志》记载,热兰遮目前的兵力不到一千人,而荷兰人的总数约在1500人左右,配备的火器是燧发枪,与帝国的米尼步枪相比至少有200年的技术差距。即使是拿破仑时代,燧发枪射程也就是100码,而米尼步枪有500码的射程。荷兰人在当地的统治策略,可以概括为“挑动群众斗群众”,联合土人制衡汉人,联合新港社攻打麻豆社,而他们对自己生活在土人与汉人海洋里的处境是心知肚明的,一直害怕有一天土人与汉人联合起来,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魏八尺看到生活秘书的被子没有盖好,急忙上去为她整理好。这个生活秘书是他来台湾前选的,是江南人士,只知道自己姓纪,魏元老想到旧时空的一点往事,就为她取名纪继慈。刚到自己身边的时候,这个丫头身材很好,但是随着营养的改善,她却显得越来越“丰腴”。这个丫头工作能力很强,经常可以帮魏八尺独当一面,而且经常口出惊人之语。有一次,一个不知深浅的农民冒犯了她,她张嘴就是一句“信不信老子把你的奶子拽下来”。

次日清晨,船至热兰遮城。钱水协早已带着他的特侦队去城北面进行侦查,那个方向是预定的设伏区域,特侦队需要实地考察。对外情报局住热遮兰城的工作小组化妆成商人,前往市政厅办理进驻的相关手续。魏八尺安排纪继慈在船上留守,自己带着小米到城里逛逛。小米是福建人,名叫米帅,也是个屡试不中的落地秀才。在人员排查中被发现,魏八尺亲自挑选了他到自身身边工作。

热遮兰成分为内城外城,内城是三层高的城堡,是荷兰人的军事要塞,外人不准进入。外城有宿舍、医院仓库等公关建筑,娱乐场所、商贾宅院也大多建于外城。魏八尺带着小米,来来回回的把外城逛了个遍,同时不断用隐藏的照相机进行拍摄。魏八尺的想法是通过整合照片,在计算机上对外城进行全面的建模,成为制定行动计划的一手资料。

在外城逛了几个小时之后,魏八尺觉得差不多了,后面的工作还要由热兰遮站的同事们继续负责,就想回到船上看看其他各组的进展情况,特别是钱水协选的地点在什么位置。魏八尺招呼小米,二人一起往城外走。这时,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突然抱着一个陶盆从一个角落里冲了出来。魏八尺一愣神,少年一个箭步撞上了魏八尺,同时把手中的陶盆用力的摔在了地上。魏八尺楞了几秒钟,顿时明白了,原来这“碰瓷”不是发源于清末的天津三不管啊,这项人民喜闻乐见的活动在17世纪的台湾已经很普及了。那个少年果然开始撒泼打滚,什么这是他祖传的宝贝啦,什么他急需钱救老母啦,什么你们走路不长眼睛啦。

“你要多少钱”魏八尺问,小米翻译。

这个少年脸色突然一遍,从悲伤的表情突然转变为凶狠的表情,“50个鹰洋”。

魏八尺感叹,这小子不去当影帝真是屈才了。魏八尺抽出怀中的钢刀压在了少年的脖子上,“要钱,你问问它愿不愿意”。

魏八尺是一个冷兵器控。穿越的时候,所有的行李都装满了各类刀剑、弓弩,因为在临高现在的时空,根本生产不出这种质量的东西。穿越前淘宝上的刀剑,到了本时空都是神兵利器。因为本时空冶金技术的局限,无法清除钢铁中的磷、硫杂质,造成了冷兵器悲剧般的质量。而在穿越前,你只要出得起钱,哪怕是特种钢也可以用来做刀剑。魏八尺这把刀是穿越前定做的,又找专业的师傅开了刃,看上去寒光闪现,充满了杀气。

“小子,碰瓷也得下点本,你那个盆根本是拿泥捏的”魏八尺说到。少年还要挣扎,魏八尺上去一脚将其踢翻。

“你们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我和孟三爷是铁哥们,你们等着”少年一溜烟跑了。

魏八尺和小米出了外城,在城北转了一转。在一片树林前,小米突然停下脚步,“后面那几个人在跟踪我们”。“往开阔地上走”魏八尺说。两个人缓缓的走到一片开阔地,魏八尺这时看清了,对方是七个人,手里拿着木头棒子。

魏八尺和小米对视了一眼“一、二、三”,话音刚落,魏八尺掏出手枪,小米掏出电狗,砰砰砰几枪将那七个人达到在地。魏八尺用的是勃朗宁,兰度带来的。小米用的电狗是魏八尺穿越前买的,又经过改装,几十米的距离对人的杀伤威力还是挺大的。

“仔细搜查,看看有没有活口,剩下的要补刀”

一个倒在血泊中的人伸手从胸前拿出了一个白色的东西,想往自己的嘴里塞,小米手疾眼快,一个箭步上去,手起刀落,切掉了他的右手。

“大人,你看看这个”

小米将一块丝绸一样的东西递了过来。魏八尺打开一看,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上面的图案,魏八尺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寿山炮台,旗津海军基地,高雄市政府大楼,高雄港,商业区、兵营都标注在了地图上。

“这是高雄的布防图啊,虽然绘制并不是很难,但是起码也要几个人用几天时间才能跑遍”魏八尺喃喃自语。魏八尺心想,这种布防图只有军事力量需要,有活力的社会组织是不需要的。目前看来荷兰人已经开始打自己的主意了,今天碰到个大鱼,绝对不能让他们溜走,一不做,二不休。

“小米,有没有活口”

“这边有一个没死透”

魏八尺急忙跑了过来,看到一个肚子中了一枪的人还在呻吟,小米的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孟三爷是谁?住在什么地方”

“。。。。。。。。”

“还冲好汉?”魏八尺把刀缓缓的插进了那个人的大腿,然后一上一下的抽插起来。

“孟三爷是本地的老大,帮红毛人做事的,住在。。。。。。”

话音刚落,魏八尺一刀结果了他。

“把对讲机拿过来”,魏八尺觉得需要更多的力量了。魏八尺将自己掌握的情况详细的向钱水协做了说明,双方对下一步行动达成了共识。

然后魏八尺又与纪继慈进行了通话“命令水手们在船上留守时刻做好开船准备,海兵队、热遮兰工作组立即集合,在特侦队的统一指挥下,立即赶往。。。。。。你也来,带上我的包”。

当天深夜,热兰遮城外的一片树林中,一队人马包围了一个小院子,院子不大,院墙只有约两米高。钱水协对魏八尺说:“海兵排部署到位了,现在这个院子已经插翅难飞了,等一会我们特侦队进去,你们在外面围堵就好了。”

“不行,我要进去,我要会会这个孟三爷。”魏八尺说到。

“好吧,不过要自己注意”钱水协对魏八尺这个外行还是不放心。

“把我的包拿来”魏八尺回头对季继慈说。季继慈乖巧的递上了魏八尺的包,包里面是魏八尺的秘密武器——夜视仪,魏八尺的夜视仪是穿越前买的红外夜视仪,是正宗的军品,买这个夜视仪的时候还让魏八尺一阵肉疼。有了夜视仪即便是冷兵器格斗,都可以在夜间占尽优势。

“按计划、只抓老大,其余灭口,冲”随着钱水协一声令下,特侦队一拥而上,在院墙下搭好了人梯,魏八尺仗着自己的夜视仪质量过硬第一个翻墙进了院子。魏八尺跳下院墙,快速向前冲,一脚踢开了房子的大门。屋内的人仿佛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开始嚷嚷起来。魏八尺一进屋就看见了地上睡满了汉子,有的正在大喊大叫,有的还睡眼惺忪,但很显然都不是贼首。魏八尺砍死了几个当自己路的汉子,直接冲进了内屋。内屋只有一个人,而且他是睡在床上的。应该就是他了,魏八尺想到。那人刚要起身,魏八尺抄起夜壶直接砸到了他脑袋上,瞬间,鲜血的味道和尿骚味充斥着整个房间。魏八尺掏出手铐,将那个人两只手靠在了背后,接着把刀压到了他脖子上,“动一动就弄死你”魏八尺说了句生硬的闽南话。这时候,外屋已经成为修罗地狱,几个汉子扭成了一团,哭喊声,嚎叫声混杂着鲜血飞散开来。而魏元老看到了这个过于刺激的场面,没能保住元老的颜面,不争气的吐了。特侦队的人马进来之后,给了哪些汉子们一个痛快的。

当钱水协走进这个充满着血腥味、尿骚味、呕吐物味道的房建之后,又转身走了出去。只有纪继慈举着火把走了进来,搀扶着魏八尺,魏八尺不争气的抱住纪继慈喘了很久。“小米,把这个人带走。”魏八尺这时才意识到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而这时孟三爷都快被呕吐物淹死了。

清晨,魏八尺的船舱变成了刑讯室。在被纪继慈拔下了第三个指甲之后,孟三爷终于开口了。

“姓名”

“孟宜”

“梦遗?”

“孟子的孟,适宜的宜”

“职业”

“无业游民”

魏八尺看了纪继慈一眼,纪继慈看了手中的钳子一眼。

“我说,我说,我在热遮兰城有几个小兄弟,帮着红毛人的总督做事,红毛人准许我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顺便监视来往的人员”

“这是什么”魏八尺拿出来高雄城防图。

“你们拿到了?哎,你们当然拿到了,要不然也不会来。对吧,髡贼老爷”

一声惨叫穿出了船舱。“纪继慈的手艺越来越纯熟了。”魏八尺心想

“髡爹、髡爹,你们是我爹行吗?”

“继续说”

“这个东西是红毛老爷让我做的,我带着兄弟在你们周边走了几天才画出来。现在红毛老爷正在招兵买马,就是为了防备你们。”

“小米,你接着问”魏八尺听到敲门声便走了出去。

另一个船舱,魏八尺、钱水协等人一起听取情报部门的汇报。作为元老,他们是有这样的权力的。热遮兰站的站长说到“经过检查发现,比较有价值的就是这两封信了。一封是热遮兰城的总督写给土著部落塔加里扬社的,主要意思是想与其建立联盟共同对付我们。另一封是热遮兰总督写给北港郑氏方面的,主要是一些商务往来的事情。”

晚上,热遮兰站的人马进入了热遮兰,而间谍船则向高雄驶去。魏八尺心想:“穿越确实对历史造成了扰动。本来荷兰人与塔加里扬社是非常敌对的关系。1634、35两年双方发生了大规模冲突。而临高方面在高雄的动作一下子使双方关系缓和了。荷兰人知道要是再进行清剿,那只会把塔加里扬社推到临高方面。而那封与郑氏的商业信函,则是可以大做文章的,新的结尾与落款之间还有很大的空白,非常可以添加一些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然后把信交到崇祯皇帝手中。”想到崇祯皇帝气急败坏的样子,魏八尺不禁莞尔一笑。

“纪继慈啊,我是一个有节操的人”

“魏元老,您杀人如麻,策划阴谋夺人性命,想尽办法占人土地。这样的行为恐怕与节操二字无缘吧”

魏八尺伸手朝纪继慈的屁股上掐了一把,说到“你的政治立场有问题”。

第三章 焰火晚会

致敬爱的执委会:

文总万寿无疆,马督工永远健康。

当前海峡两岸的斗争形式是复杂的,而我们最大的优势在于我们有着超出对手几百年的技术积累和社会知识的积累。经过另一个时空的后世学者的研究证明,我们正处于一个极端动荡的时代。《白银资本》等研究资料指出整个17世纪,全世界范围内都面临着严重的自然灾害(小冰期)和经济危机(17世纪大危机)。这场经济危机从1620年到1690年整整持续了70年。16世纪南美大规模进行了金矿、银矿开发,大量黄金、白银流入欧洲,然后通过欧洲人进入了中国,在欧洲引起了“价格革命”,直接带动了英国的经济发展,为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也使西班牙成为了消费型国家。大量廉价的白银压造成了中国经济的普遍繁荣,一条鞭法等措施也借机得以实行,明朝政府财政形势大为好转。但是随着大量银矿的开发,银价开始竞争性的下跌,最终跌破了生产成本。最终,南美洲的银矿生产开始萎缩,白银出口开始下降,最终在1620年左右引发了全世界性的经济危机。西班牙帝国因白银流入的下降,被迫的向社会底层征收更多的税负,直接导致了生产的破败。西班牙帝国从此开始了覆灭。流入明朝的白银大量减少,带来了全国性的经济危机。流入中国的白银很多被地主老财埋在了家里,所以白银在中国没有引起类似欧洲那样的价格革命。但是流入白银的减少还是直接打击了经济,最终间接的引起了明朝的覆灭。

不论是荷兰人、郑氏、明朝的官僚,这些人都是廉价白银喂饱的。没有廉价白银,荷兰人无法支撑他们在远东的存在,郑氏不可能发展成这么大规模,而明朝的东林党等商业——官僚集团也不会恶性膨胀。而现在廉价白银消失了,他们之间的系统性矛盾就要爆发出来了,他们就要开始相互争夺逐渐变小的利益了。这些人就好比站在一个要没入大海的礁石上,自相残杀最终是避免不了的,现在的合作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而我们临高集团的加入,只会加速这一历史进程,因为我们现在是直接在喝这三家的血。根据目前收集的各种迹象,这三家都在做对付我们的准备,所以只有先下手为强,让着三家先自相残杀起来。

我们当前要对付郑氏,但是不能就事论事的解决郑氏问题,还要系统的考虑怎么这三家的问题。如果消灭了郑氏,荷兰人做大,那肯定是不行的。如果消灭了郑氏,而大明毫发无损,则对我们下一步工作很不利。因为大明毕竟是目前最为强大的势力。

所有我建议“焰火晚会”计划应尽快实施。

此致敬礼
高雄市市长
魏八尺


高雄市中心监狱,“说,热兰遮城的妓院是什么样的?”纪继慈边说,边用鞭子抽着孟宜的前胸。“主要的妓院叫公兔子,南边的叫水上乐园,有名的妓女是。。。。”魏八尺看着这个场面,心理不禁怀疑自己可爱的生活秘书的sm倾向觉醒了。

“刺客,上次提问的热兰遮的主要妓院叫公兔子,南边的叫水上乐园,有名的妓女是。。。。母亲回,注意查收。”一封电报飘散在空中。

福州城外怡红楼,一辆马车在门口停了下来。还没等萧非走下马车,怡红院的大茶壶就赢了出来,“孟三爷,您老来啦,袁公子等着您呢。”萧非的随从递给大茶壶一些散碎银子,吩咐道:“别人让打扰”。

萧非心理有些紧张,虽然有高雄方面不断提供的信息,自己扮演的这个孟三爷还是有几次差点现原形。不过,自己的表演也算成功,最近福州城内关于官府与红毛人谈判的消息已经传开了。两家要联手对付郑氏,而孟三爷就是红毛人的代表的说法也大行其道。而福州站的人马也在为孟三爷买了个宅子,让任何人都认为孟三爷是要常驻了。“今天就是这这场大戏的高潮了”萧非心想。

“孟三爷,您老现在在福州可是大大的有名啦,怡红院的姐儿哪个都想着做您的生意啊,这真是怡红院里俏佳人,久旷饥渴盼才郎啊”

“惭愧,惭愧,袁公子说笑了”

这个袁守仁与福州市舶司提举沾亲带故,福州城里都知道他是提举的白手套。因此接近他是红毛人代表“孟三爷”非常合理的举动。这个家伙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却因读过两天私塾,自命风流才子,爱好写诗。不过人尽皆知,他写的都是淫诗。

“所以说这热兰遮城的姑娘真是种类丰富,东西两洋,金丝猫,大洋马无不具备。而且对袁兄这样的风流才子很是痴情啊。咱们事成之后,兄弟一定请兄台前往热兰遮城游玩”

“这真是洋马朝天望,今夜有谁骑啊,为了布天朝教化于蛮夷,兄弟我也只好不辞辛苦啦。袁兄,我还认识一位杨二公子,我与他十分投机,经常与我相互唱和,什么时候也介绍给你认识啊。”

“袁公子的朋友那一定是清雅之士啦,有机会一定要见一下。不过袁兄,我上次说的事情还希望多多照应,我还是像见一见提举老爷。”

“好说,好说,明日我便和叔叔说”

双方又说了一些风月的话题,萧非便告了辞。大茶壶送萧非上了车,看着马车慢慢悠悠的转过了前面的路口,大茶壶颠了颠手里的银子感到很满意。忽然,一声冲天的巨响从路口传了过来,冲击波直接把大茶壶掀翻在地,马路上哭喊声,嚎叫声响成一片。大茶壶踉踉跄跄的站起来,走了过去。只见孟三爷的马车被炸得粉碎,孟三爷、跟班、车夫都是身首异处。

当天夜里,孟三爷的宅子遭到不明身份武装人员的纵火,虽经全力救火但是依然被烧成了白地。

“母亲,计划顺利完成,福州官场已经高度怀疑郑氏集团是罪魁祸首,袁守仁已经被巡抚叫去调查。福州城内出现恐慌情绪。我方人员没有损失。刺客”电报瞬间飘过了海峡。

高雄外海,“嘭、嘭、嘭”海军第一舰队参战的几艘军舰又在演戏了,海军对这次行动准备还是很充分的,将情报局发来的地图编制成了作战地图,并反复进行炮击演练,目前炮击精度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参谋人员也对福州城的地图烂熟于心。而福州城内,北炜、钱水协、许可等人每天都带着特侦队、情报局的人马“压马路”。用北炜的话来说“使他们熟悉行动地的一草一木,就像自己的家一样,闭眼也能走出去。”魏八尺则忙着摆弄他的无线电,这些无线电台都是企划院特批的,非常宝贵。但是在旧时空,它们不过是一些普通的无线电台而已,有些还是车载的。在旧时空随着无线电技术的发展,淘宝上的电台也已经实现了数字化,除了通话,也可以传输视频、图片。旧时空这类电台最大的用户是出租车司机,用它可以实现在一个城市范围内出租车的大规模调度。魏八尺认为用这些电台组成的通讯网可以实现旧时空军队通信网的大多数功能,实在是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之物。

“母亲,刺客准备完毕。”“刺客,母亲准备完毕。”海峡两岸的电磁空间开始繁忙了。

在孟三爷被炸死一个月后,福州城南闽江江面上突然出现了五艘大船,船上挂着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旗帜。当然,福州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一点。

第二天,乌山、于山的山顶处突然出现了火光,看起来像是柴禾垛被点着了。

“刺客呼叫母亲”

“母亲呼叫刺客”

“报告长官,接通了”

“第一频道正常”

“第二频道正常”

“第三频道正常”

“。。。。。。。。。。”

舰队的指挥中枢是明老的旗舰,指挥中心设在船舱内,明老是舰队的总指挥,各海军将领都在各自的指挥位置上。魏八尺也跟着船过来,想看一看自己的计划效果如何。城内的中枢是福州站买的一个大宅子,指挥中心设在一间大屋内,北炜是城内的总指挥,亲自在指挥中心坐镇。钱水协、许可等人已经带队在城内埋伏了。

两边的电台都接上了笔记本电脑,这样可以保证视频、图片的及时传递。双方电台接通后,一个简单的信息战体系就形成了。舰队各船只、城内各小组再通过对讲机与指挥中心相连,城内各小组还配备了dv、数码相机等设备,可以及时获取一手资料。

上午10时左右,明老宣布行动开始。一分钟后,五条军舰上的大炮开始怒吼。又过了三分钟,“首发命中,首发命中”电台了传来了北炜的声音。“钱水协报告,我们的第一发炮弹就命中了巡抚衙门。”明老点了点头,即使有反复的练习和城内人员的目标指示,打出这样的成绩也是值得欣慰的。紧接着电台里传来了一张图片,附带的说明是:巡抚衙门被击中瞬间。图片上是一个中式风格的大院,里面升起了一个蘑菇云,同时人群在四散奔逃。接着城内又传来一份文件:“请向下列地区实施火力覆盖:合沙桥、还珠门、共学书院。”

炮击之后明军的指挥机关显然被打懵了,很长时间内没有做出有效的反应,而在特侦队的引导性,舰队对明军的指挥体系进行了有效的外科手术式打击。各兵营、粮库、武器库均受到了打击,可以说明军的力量收到了根本性打击。许可化妆成了一个商人在马车里用dv、数码相机不断拍摄,车夫和随从都是情报局的人化妆的。这个小组在城内到处游走,以淫荡的走位和风骚的步伐展现了帝国情报人员的专业素质。许可小组的任务是监事明军、各政府机关的反应,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明军与一般老百姓的反应没有什么不用,都是抱头鼠窜。

中午,炮击停止。城内的情报局、特侦队开始了打击效果评估,这项工作其实现代信息战的基础工作,是对“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实践。照片、视频不断的被传送到舰队,舰队的作战参谋不断的进行分析,制定下一步打击计划。

“南门没有被完全摧毁,下一步要重点打击”

“对城内的桥梁打击效果不错,对敌人实现了分割”

“同志们,这个视频是才发过来的,两个小时前的情况,我军对巡抚衙门的打击实况。”

“这是城内几分钟前的情况,明军开始有动作了。”

“等明军都出来,搞一轮火力奇袭”明老说。

炮火停止后,大多数人都会向明军哪样,以为没事了,就出来开始活动。但是在现代战争的条件下,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脱离了隐蔽物,被敌人发现,马上就会招来一轮炮火。明军显然没料到,在他们开始整队十几分钟后,炮火就又向他们砸了过来,左卫、右卫、中卫三个兵营都遭到了猛烈打击,由于这次是在开阔地带被打击,明军的伤亡格外惨重。

“向我开炮”对讲机里传来了钱水协的喊声“是巡按的队伍。”巡按是地方仅次于巡抚的官员,虽然只有七品,但是却是掌握监察大全,同时直接向皇帝汇报。这个巡按出来显然是去找巡抚商议事情,只不过还是按照平时的队伍来,难免被特侦队发现。舰队的通信参谋迅速的完成了对钱水协的定位。几分钟后一轮炮火就砸了过去,特针队员是有足够的本事找到隐蔽空间的。几分钟后,钱水协给舰队发了一条短信“bingo,完美击杀,巡按被爆头了”。

炮击有持续了一下午,傍晚才停止。晚上特侦队大规模活动,先是在总兵家门口绑架了他,同时杀死了所有随从。然后再市舶司提举开会的路上进行突袭,同样是绑了提举杀了随从。

“怎么还不来呀!”巡抚的师爷像热锅上的蚂蚁在衙门门口乱转。福州被炮击肯定是与孟三爷被炸死有关的,郑氏杀了红毛人的说客,红毛人当然不满意,才有了今天的炮打福州城。这红毛人的大炮真是邪门,跟长了眼睛一样,专打官府、士兵。巡按今天下午死于非命,这下可不好交代了。总兵到现在还没来,总兵不来这会是没法开了。

“this way sir, this way”一大群人打着火把跑了过来,为首的是明明是一个中国人,却满口洋话。跟着他的人身材高大,都蒙着脸,但是露在外面的金色、红色的头发却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你们”师爷刚想开口,定睛一看对面来人,就把话噎了回去。师爷刚想往府里跑,后面几十把火绳枪就对准了他。带路的中国人一脚踢翻了师爷,拿出匕首架住师爷的脖子,“带我们去见巡抚,乱动要你的命。”

红毛人押着师爷,来到了客厅,福州的主要官员正在里面开会。为首的红毛人一脚把客厅的们踹开昂首而入,其他人端正火绳枪跟了进去。福建的主要官员,看见红毛人就是一愣,不敢相信红毛人这么胆大包天敢闯进巡抚衙门。看见红毛人进来,一个卫兵手疾眼快抽出单刀就迎了上去。一声枪响之后,勇敢的卫兵变成了一具尸体。“go go go fire in the hole.”几个红毛人冲向巡抚,巡抚刚想挣扎,就被火绳枪的枪托砸晕了。红毛人绑好了巡抚,拿出一封信,往桌子上一扔,然后扬长而去。”here ,we go “为首的红毛人说。“这是给皇帝的”你们要仔细研究,尽快答应我们的条件。this way sir, this way”带路的中国人说。

两小时后,旗舰上,“完美、完美”魏八尺不停的赞美特侦队员。

“用英语真的大丈夫”

“福州城有几个分的清英语和荷兰语”

“这个假发真有意思,猛一看还真像洋人。”

“这下,荷兰人和大明的仇是彻底结下了”

“郑氏也跑不了”

甲板上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船舱内,舰队与福州站进行了最后的通话。

“同志,再见了,下一场行动再见”

“同志,再见,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与世长存”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