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黄安德的饭局》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不懂装懂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已转正。(第六卷 纷争 三百七十一节 聚会(一),三百七十二节 聚会(二),三百七十三节 聚会(三),三百七十四节 聚会(四))

开 始 时 间:2014-3-7

最近更新时间:2014-4-10

正文

黄安德的饭局


第一节

随着发动机行动的结束,一批批的北方移民陆陆续续来到了临高,一时间,这个充满着17世纪到20世纪混搭风格的,典型的南方小县城,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北方口音,也让这个小小的县城的住房情况,不可避免的紧张了起来。一批批的新到者,只能睡在检疫营或者各个工厂农场的棚子里,像极了巴西或者印度的平民窟。不过,住房情况再紧张,为发动机行动中有功人员的奖励还是有的。比如黄安德,由于在危城夺宝行动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终于在临高有了自己的房子。而在登州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小伙伴们,有些在和叛军的各种交往冲突中被打死了,有些死在了从北方到南方的旅途之中,剩下侥幸没死的,在经过检疫营的观察后,终于陆陆续续的开始了新的生活。而自己的堂兄弟黄熊,经历了发动机行动后也娶了老婆,回到临高,正准备参加总部组织的培训,兄弟俩多年没有好好聊聊了,称着这个机会,也把他和弟妹一起叫上,和自己的兄弟们好好聚聚吃一顿,谈谈别来的经历。

黄德安分的房子在高山岭的脚下,一个大院子里错落有致的建着几排筒子楼,这是奖励给发动机行动中的有功人员的,黄安德的房子就在这楼上的顶层,按他的想法,顶层视野开阔,皇帝老子也未必有他住的高。黄德安在小区门口等着兄弟们的到来,朱四现在已经和月娥结了婚,虽然现在仍然住在工棚里很不方便,但是月娥的神态已经恢复了昔日小辣椒的神态,不像在难民营里呆呆傻傻的样子了。月娥提着食盒躲在朱四的身后,怯生生的打量着大院里的房子,忽然扭过头问黄安德:“黄大哥,这么大一个房子,真的归你了。”“那当然,房产证上现在写的我的名字”黄安德洋洋得意的说“啥叫房产证?”郑月娥懵懂的问到,还没等黄安德想好怎么解释清楚房产证,一旁的曹清大声说:“黄大哥拿到就是地契啊,弟妹。”

“吕老黏这次又拉软蛋,说不敢早退,要晚点儿来,还是他最早来的临高呢,一个臭铁匠,也不知道首长怎么看上他了。”

远处的小路上,黄熊带着他的新婚妻子王保儿,慢慢的向着黄安德一群人这边缓缓走来。王保儿已经隆起的肚子可以看出她已经怀有了身孕,放了的小脚仍然走不惯硬路,一步三跌倒的由黄熊扶着走来,黄熊手里还拿着个大大的食盒。走到近前,黄熊刚叫了声大哥,王保儿挣开黄熊,向着黄安德及一群人福了一福,“给大哥请安。”算是行了礼。黄安德哈哈大笑:“弟妹来了临高,老礼还是没少。弟兄们,咱们今天也不等吕老黏了,先到我家里好好吃喝一顿,不醉不归哈。”众人轰然应诺。

(待续)

第二节

黄安德招呼着自己的弟兄们,来到了新分给自己的公寓里。大家纷纷把自己带来的酒食放在了大桌子上,黄安德也端出来了本地的名菜烤乳猪。两位女眷没有敢像传说中的女首长一样,大喇喇的和男人们坐在一起,而是躲在厨房里打理着酒肉。“黄大哥,您的房子真好,一钮这个把把,火就腾起来了。”“这是首长厉害,房子建的都这么好。”王保儿小心翼翼的看看灶台,“这里冒着气,或许首长们用的是沤粪的沼气也说不定。”等众人落座之后,黄安德让大家都把就斟满。看酒杯都被倒满以后,黄安德举起酒杯,说大家都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要不是各位弟兄帮衬,自己这百多斤的肉,说不定就扔在了登州城里。说罢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大家一阵唏嘘,也纷纷将自己的杯子之物喝了干净。喝完了酒,话匣子打开了,气氛也就活跃了起来。这时候忆苦思甜是最容易引起大家的共鸣。“哎,当年在登州营中,我就能盼着吃顿饱饭死了也值,没想到现在,顿顿都能吃饱,可惜了张大哥,骑马那么好,鹿庄主都说能大用的,还是让辽兵射死了。”“李大个子也可怜,平时身体壮实得像头牛,结果一到了临高就病倒了。没几天就过去了,哎。”众人谈起了各自的好友,引来了阵阵的叹息。

这时候曹清呵呵一乐,说道:“要说咱们这伙子人里,除了黄大哥,还是朱老四最有能耐,万军丛中,还能把自己的老相好给拉出来。”一句话让满桌的人哈哈大笑,朱四低头憨笑了两声,倒是郑月娥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啐了一口:“曹清,到哪儿都改不了你这张臭嘴。”

黄安德看到郑月娥谈笑自若,恢复了当年辣妹子的神采,不由得举杯微笑。一扭头,看到自己的堂兄弟黄熊,正自个儿闷闷的吃着菜。自己媳妇也躲在厨房里不出来“熊老弟,这里都是自家兄弟,来一起喝一个吧”黄安德忍不住去劝酒。黄熊微微的叹息了下,和黄安德喝了一杯。

“熊老弟,怎么显得闷闷不乐的?”

“不瞒安德大哥说,最近兄弟我被叫去了首长们的培训班里了,按说咱也是最早的治安团的人了,结果进班里一看,好多比我晚到伏波军的,官都比我大了。当年澄迈大战咱没有赶上,真是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啊”说着又喝了一口闷酒。

黄熊的事情,黄安德是清楚的,参加发动机行的的军官士兵,或多或少的都有了提拔,只有黄熊这一队,因为没有管住自己,都没有得到升职。不过由于他们人人都捞了个老婆,在男多女少的临高,这事儿是好是坏还真不好说。黄熊的夫人王保儿,听见自己的老公说到这事儿,也躲在厨房里不敢出来应声。于是黄安德便安慰黄熊,说你小子不娶了老婆,老婆现在也有了喜,赶明儿生个儿子,比升官强!

“安德大哥,别看我娶了媳妇儿,但是官没升上去,房子没分到,要买也不知道要排队到猴年马月,现在我们还得睡宿舍呢”

“还有这里也没有什么开蒙的私塾,以后孩子可怎么进学呀。”听到夫君的念叨,在厨房里久不说话的王保儿也插了嘴。

“进学,倒是好办,首长们也有学校,学出来也能做官的,弟妹尽可以放心。”黄安德也知道的临高地皮很贵,住的紧张,便没敢接自家堂弟的话头,顺着弟妹的说了几句。不过话头一开,黄安德从登州带出来的弟兄们也有苦水要倒。

第三节

黄安德和黄熊最近都正在培训班里接受培训,本来这都是要有重用和升职的好事情,但是当黄熊兴冲冲的来的培训班的时候,发现很多明明比自己加入伏波军晚很多的人职位上和自己平起平坐,甚至在自己之上,虽然黄熊通过发动机行动,成为了军官中间少有的几个已婚人士,但是心中难免有些吃味。更何况立功军官奖励的住房也没有了,让来到临高后的王保儿时不时要念叨念叨:“我家官人也算为首长立了大功的,别家都有房子,为啥我家就没有。还得和那么多人挤在一起。”

王保儿把一边把菜端上桌一边嘟哝:“再说了,首长办的学校不教四书五经,读了也进不了学的。”

“进学、进学!读个鸟书出来也是个酸子,最后像你爹一样,连个家都守不住”黄熊有些不悦道,王保儿一听脸色一暗,一甩围裙摇摇的走回了厨房。

听到王保儿的报怨桌子上其他人似乎有了话题,开始各自倒着心中的不如意。虽然大家来到临高后,生活都不再像原来那样饥一顿饱一顿了,但是凡事就怕个比较。“你看那个吕老黏吧,大家一起举事的时候自个儿窜稀往后溜,等大家还没享福呢,他一个人倒是先到先得,多吃多占。你说,首长怎么能看上他那样的人啊?”

有人愤愤不平“就是,当初首长要救孙大人,都是咱们兄弟提着脑袋和黄大哥往前冲,他吕老黏占了咱们的现成便宜。现在反而吃喝用度都比咱兄弟强,嗨。”

“在这儿吃的,在老家想都不敢想,顿顿管饱不说,还能总有荤腥。啧啧。可是人比人得死啊,不说这里的老临高了,你看那些职工要买房这事儿,咱想都不敢想啊。”

也有人说:“排队排队,吃个饭排队下个田排队坐个车也排队,咱也就忍了,tm的拉个便便都恨不得要排队,大哥您说这首长们得多喜欢排队呀。”这是对新生活不适应的。

黄安德耐心的听着兄弟们的抱怨,不置一言。总的来说,兄弟们在临高混的都不太好,由于大多数人没有一技之长,现在都当的是力工杂工,能当上首长说的归化民混成职工的,似乎只有吕老黏这么一个。虽然黄安德觉得首长们这样安排一定有首长的道理,但是和老黄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却觉得这是受了委屈。

曹清说:“黄大哥,我们还是回来给您当亲兵吧,咱兄弟都是和黄大哥从刀把子里跑出来的,都信的过。给澳洲人当兵,也好过这里熬着。”黄安德知道首长最私底下忌讳拉帮结派,连忙表示给澳洲人当兵不兴这个,现在首长的事业正在起步,眼见着大明就要不行了,大家好好干一定都有出头日的。

正当大家在酒桌上纷纷扰扰瞎扯淡的时候,突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曹清一拍大腿:“是吕老黏这个软蛋来了。”

第四节

黄安德打开屋门,看见吕老黏直愣愣的站在外面,左手提着个大食盒,右手拿着一坛酒。脸上带着憨憨的笑:“黄大哥,曹老哥,朱四弟,弟妹----”

吕老黏进了屋来,给屋里的人一个个的见礼,即使是不认识的黄熊和王保儿,也学着首长的样子,鞠躬致意。“吕老黏,怎么每次都是你下软蛋!真是个老黏”

曹清首先喝问。“哎,曹老哥,不是我想来晚的,兄弟我也是一下了工,就巴巴的赶来了,好在这儿路又平又宽,兄弟我才这么快过来了。”

“切,你就是得了好忘了兄弟们,当初咱们一同从登州杀出来,现在就你成了正式职工,说!是不是给那个首长好处了”

“唉唉唉,你别瞎说,兄弟们都知道老黏从来不会拍马屁,再说了,首长也不喜欢溜须拍马的人。”黄安德赶紧来打圆场。

“李老弟你可冤枉老黏我啦,那天在那个高丽岛子上,一大群人都蹲着坐着,首长问谁识得字,谁原来是铁匠。兄弟我寻思原来老娘教我认得几个字,家里也曾经打过铁,当时就站起来了。首长就把兄弟先带到临高,剃了头转了正,在大铁厂子里干活计。”

“那你也不该自个儿吃独食的。”众人七嘴八舌的指责着吕老黏,吕老黏也只是憨憨的坐在桌子旁,笑着不答话。

“老黏,喝口酒润润嗓子吧。”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月娥,哦不,弟妹,谢谢。”他局促地接过了酒杯,轻轻的泯了一口,赶紧把酒杯放在桌子上,也不敢看朱四冒着火的眼睛。

众人嚷嚷说吕老黏来得迟了,按照这里首长的规矩,须得罚酒三杯。于是吕老黏一下子就被人灌了慢慢三大杯烈酒。酒一落肚吕老黏也大着胆子说:“诸位哥哥,黄大哥,不是老黏我愿意迟到。每天从睁眼忙到闭眼,除了中午晚上能吃个饭休息休息,就不得闲呐。”

说着,吕老黏像放松了下来,拿着王保儿递上来的筷子,夹了一大块乳猪肉大嚼一通,接着说:“而且首长们管得严,最讨厌迟到早退,迟了半柱香的工夫都要罚工钱,大家也都知道,兄弟我也有一大家子人养活呢。受了罚,家里人就得饿一顿呐。”吧唧吧唧嘴,他又夹起一块肉肠啃了起来。

众人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捉弄他的心也就淡了,一时酒桌上有些冷场。

(待续)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