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黑尔的高技术线膛炮援郑和黑尔的迷惘》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左武卫将军

原帖

状态

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3-09-12

最后更新时间:2013-09-12

正文

黑尔的高技术线膛炮援郑和黑尔的迷惘

“主人,马上要到了,前面发现烟火讯号。”

远处海面上氤氲的雾气中逐渐露出一艘挂着中式硬帆的三桅广船式快船,在核对岸上灯火信号无误后小心翼翼的靠近太平洋西海岸某座不知名的小岛上;

靠近岸边简易的码头后,出来的一个黑衣大汉警惕的搜寻着岸上的可疑事物,确认安全后才命令鱼贯下船;在向导的指引下,一袭黑衣身材高大的黑尔出现在郑芝凤面前;

“上次一别,保罗先生真是言而有信,佩服佩服。”郑芝凤依旧如往日见面般的客套道。

“凤先生风采依旧,你要的货我带来了,我要的东西希望凤先生也不会令我失望。”黑尔依旧是那样习惯性的冷酷。


“这是你要的货,先过目一下。”黑尔还是习惯性的高效率,没有多余的客套;

只见随船来的几辆大车上先后卸下来几个木质的大箱子,长度足有近丈长;

郑芝凤的目光不由注视在卸下来的物件上,随着箱子的开启,数十名工人将粗壮的脚手架支将起来,然后用简易的铁质滑轮组将箱子里的长管物吊装出来后熟练的放置在早已组装好的炮车上;

郑芝凤用贪婪的眼光来回扫视着这新奇的武器,全部组装完毕的火炮共有六门,两门大的四门小的。身管外面像是黄铜,周身打磨的光亮异常,一看绝非凡品,尤其是做工极为精致,简直就是艺术品,尤其是将这六门火炮放列开来显得极为抢眼;大者口径在四寸左右(明制寸,约合125mm ),长八尺余(明尺,约合2.5米)。小者口径在三寸余(明制寸,约合100mm),长七尺余(明尺,约合2.35米);

“保罗先生,这就是你说的可以媲美澳洲人的那种威力强大的火炮么?怎么看着连红夷大炮都不如呢?”郑芝凤狐疑道,毕竟眼前的火炮过于“谦细”和郑芝凤以前见到过的体型庞大的18磅红衣大炮有所不同;

黑尔用看待白痴的眼光盯着郑芝凤,嘴角不由的泛起一丝轻蔑,冷冷的道:“凤先生,你有理由对你的所见有所质疑。毕竟不是任何人都懂得大炮的,也不是任何人都有专业的资格来品评大炮的!”顿了顿,黑尔完全不理郑芝凤受到嘲讽而难看的脸色,继续道:“我说过,我的货绝对能让你满意,货不好你可以不要,但是,如果你收了我的货而我见不到我想要的,那我将是你一辈子的噩梦。好了,让凤先生见识一下新式大炮的威力。”

说罢,黑尔摆摆手指挥手下那些人员开始操弄起大炮来;郑芝凤虽然对于保罗的利口心中恨的咬牙,但也知道保罗有着足以自傲的本钱和能力,而且郑家对于澳洲新式大炮的威力的传闻一直心有余悸,眼前就是一个了解澳洲大炮威力的最佳契机,郑芝凤不是傻子,心中的那点不快早已随着火炮的准备完毕雄姿待发而烟消云散;

郑芝凤有心给黑尔一些难堪,于是道:“保罗先生,我要你的大炮击中两里处那个土包,没有困难吧?” 黑尔拿起单筒望远镜,视野中在千米之外,确切讲以黑尔的专业眼光来看应该是1150米左右有个方圆9米左右的土丘,孤零零的矗立在角上,十分显眼;如果用肉眼看的话也能勉强看的清楚,但是对于火炮瞄准来讲也确实有一定的难度;

黑尔以专业的手段首先调整了火炮的位置和平衡度以及默默计算出后座距离的冗余补偿,以便于火炮重新调整定位时不至于有较大的误差差;然后根据之前大量射击实验得出的炮表数据,用炮口处插入的木质象限仪和炮尾部的可调式瞄准具调整了俯仰角,并移动炮车尾部支架确定方向射击角;

之后用炮表数据标定的装药量装入纸质包裹的药包和带铜弹底的锥形炮弹;

所有的火炮皆放列在一条火炮射击线上,并标定序列号四寸炮为A1、A2,三点二寸炮为B1、B2、B3、B4;各炮相互间隔6米,都已瞄准就位;

一切准备就绪后,黑尔首先对A1、B1号炮进行校准射击。毕竟火炮经过长途运输和重新组装与原始最佳的状态相比肯定会有所改变,所以新组装的火炮也要进行校射。

在正常情况下,每门火炮的情况也是都有不同的,起码都需要一次校准射击以确定偏差补偿,但是黑尔对于之前大量的射击实验结果非常自信,对于这些组装人员的专业素质也非常满意,因此都只选择了两种火炮的一门最为校射基准;

“轰、轰”,随着炮绳拉动炮尾部的燧发炮机的扳机,两声整耳欲聋的炮响过后,透过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离小土丘前后不足30米、左右不足15米的距离上校准弹扬起两点烟尘;

黑尔心中暗自点头,毕竟是线膛炮,其精度远不是滑膛炮能比的,而且第一次校准试射都能达到这种精度;

根据观测到的误差,黑尔重新微调了俯仰角和方向角,其他各炮也都进行了相应的微调并装入实弹;

“保罗先生,这就是你说的百发百中的神炮?”在另一旁同样拿望远镜观测的郑芝凤看到炮弹落点后不由的揶揄道,说实话,他看到这火炮能在如此远的射程上能打出这样高的精度已经暗自心惊了;

郑家花费巨款从英吉利和澳门的葡萄牙甚至马尼拉的干希腊商人手中购买的红衣大炮也没有如此的精良;以他的经验,购买的滑膛炮在两里地距离上每次射击时的仅方向上的误差差个几十米都是常事,毕竟海战基本上没有如此远的距离,如果不是传闻澳洲人的大炮能在两里地开外发炮击敌,郑芝凤也不会故意为难黑尔的,当然也有一些报复一下之前黑尔利口损人的小小阴微心理在内;

“这叫校射,实际上火炮校射就是第一发炮弹打出去后,因为炮膛温度,操作手法,击发力量,诸元计算,天气条件等各种因素很难首发命中,校射的目的就是为了修正火炮的射击诸元,使以后发射的炮弹都能准确的击中目标。”这些从没听过的专业术语在黑尔嘴里冒出来确实雷翻了郑芝凤,不理神游天外、心中茫茫然有些翻白眼的郑芝凤,黑尔继续说道:“事实上一般的经验为了保险都要经过两次试射来确定中间的误差量,然后根据误差量很容易补偿修正射击诸元的;如果场地环境、火炮性能较熟悉,也可以只进行一次试射,就像现在。”

刚从雷人的状态中醒悟过来的郑芝凤奇怪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此刻肯定能打中咯?”

黑尔自信脸上浮出一丝冷笑:“我们拭目以待。”

一声令下,六门火炮喷吐着丈长的火舌将炮弹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推出炮管砸向目标,望远镜里三四秒后土丘上扬起几团火光,随后几秒又传来几声闷雷般的声响。

“竟然是开花弹?”郑芝凤心里不由的倒抽一口冷气。不仅炮弹多数命中,而且还是能爆裂的威力巨大的开花弹!难道这就是传闻中澳洲髡贼攻打香港时所用的开花炮弹,威力果然非同一般,最难得是如此精准!而且这火炮并不是传统的用危险的火把来点火,而是使用了一种不知名的机巧器物来引燃火药,只要倒入药粉一拉炮绳即可发炮,端的是迅捷无比;

如果郑家军的三桅大船上装上几十门这样的大炮莫说对上什么官军的大福船和红毛夷人的夹板船,就是澳洲人的铁船也未必能讨得了好去。而一旦郑家拥有几十艘装备了这种大炮的大舰,整个东海和南洋还不是横着走,就算敌不过澳洲人铁船强横的海上实力也能与其分庭抗礼不至于现在被髡贼步步紧逼。

“凤先生,这次的货还满意吗?”黑尔脸上带着些许微笑但声音依旧是很冷酷。

“啊、、、,满意,非常满意,你保罗做事从不失信于人。”郑芝凤从震惊和臆想中回到现实;

“那么,我的报酬?”

“分文不少,我郑某也说过,只要你的货好,你的银子一分都不会少。”说着让人抬过来两口大箱子,里面装满了白花花的银子,黑尔的眼中飕然亮起一丝精光,用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感受着银子冰凉的质感,然后合上箱盖叫人抬走;并说道:“按照我们之前的协议,六门大小炮每门炮除相应的实心弹外另配20颗开花爆裂弹,我会留下炮表和相应的专业培训人员指导,直到你的炮手们全部学会为止。”

“保罗先生的服务确实周到,在下佩服。不过,不知道保罗先生想不想做一笔更大的交易”郑芝凤贪婪的望着放列在一旁的炮群道。

“更大的交易?”黑尔眼中不经意间闪出一丝精光,玩味着手中的茶杯缓缓说道:“说说你的要求,还是那句话,货品质好,钱一分不能少。 ”

“那是当然,保罗先生的信誉郑某是绝对信得过的,那郑某也不兜圈子有话直说了,我要向保罗先生再订购一批火炮,这两种火炮各十门,并且那种可以爆炸的炮弹要加倍,以一月为限,如何?”郑芝凤热切的道。

黑尔轻啜一口极品龙井道:好茶,然后闭目思索。郑芝凤知道黑尔此时也在盘算着时间和利弊,耐心的等待着黑尔的答复。不一刻黑尔睁开眼睛道:“二十门火炮并且爆裂炮弹加倍,一月为限确实紧了点、、、”

没等黑尔把话说完,郑芝凤连忙道:“保罗先生,郑某也知道这批货确实要的急了点,如果价钱上不合适、、、”

黑尔摆摆手打断道:“如果凤先生真的有必要这么急的话,保罗自当全力以赴,不过这工具损耗、人工费确实有所提高、、、”等吊足了郑芝凤的胃口又带着一丝戏谑郑重说道:“就以一个半月为限,两种火炮各二十门,每门附带开花炮弹五十颗,价格要提高五成,并且,我要先得到货款总量五成的预付款。”

听到这里郑芝凤不由吸一口冷气,惊的不是黑尔狮子大开口,毕竟这样威力强大的火炮即便再贵一倍的价格也是有价无市,除了澳洲人能拥有那样威力的大炮只此一家,而是被黑尔所说的交货日期震惊了,火炮毕竟不同于其他,是军国利器,即便是天朝想造一批火炮没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也是不可能的,因此他不由得不怀疑黑尔所说的真实性,甚至怀疑他这么说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更大的阴谋;

但事实却是很明显的,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黑尔就真的按照合同约定送来了六门这样威力强大的火炮,这是做不得假的。但黑尔所说的能够在一个半月内提供超出一倍份额的大炮数量,这个也太令人震撼了。

黑尔表示,为了这批交付的火炮成品,他和他的团队夜以继日的进行艰苦的实验,从材料到加工都仔细摸索,火炮的铸造及打磨外径、身管缠丝、外身管浇注铜液、膛线蚀刻以及后续精细打磨处理,此外还有炮弹的铸造、加工、引信的火药配置和装配都需要专业的人员逐步熟练才能极少数量的产出。仅仅是为了试射火炮的性能和寿命就已经炸废了十三门火炮,这已经是交付数量的两倍还多,而耗费的材料更是难以计数;经过这段时间的摸索才逐渐掌握了这种火炮的制造方法,在工人逐渐熟悉工艺流程的基础上产量将会稳步增加;黑尔还坦诚表示之所以敢保证再多一倍份额的火炮他能保证按时交货就是建立在这种基础上当然也有成本方面的考虑;

火炮制造的专业性郑芝凤不懂,但怀着犹疑不决的心情只得表示要请示大哥郑芝龙的态度后再做进一步的打算,毕竟这也算是一项数额庞大的军火贸易。根据探子们的回报,尽管澳洲髡人近期的活动做的极为隐秘低调,但是总会有蛛丝马迹可查,而且,以郑芝龙纵横多年的海上经验,他甚至有一种风雨欲来的预感;种种迹象表明,澳洲人的铁船现在齐集澎湖列岛,训练反复,髡人大动作如果不是针对日趋激烈的海上摩擦,郑芝龙还真想不到澳洲人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根据郑芝凤的报告,马尼拉的一个神秘人物能够为郑家提供澳洲人独有的威力强大的火炮,这点已经经过郑芝凤的证实,毋庸置疑。面对澳洲人的步步紧逼,郑芝龙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至于火炮,现在不是考虑价钱的时候,况且是这种高性能的火炮,再贵的价格也是物有所值;

三天之后,郑芝凤带着预付款和郑芝龙最后的决定将几大箱子白银交到黑尔手中。

拿到白银的黑尔扬帆离去,当然留在郑家培训的所谓炮手们以后的死活已经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了,前面他向郑芝凤表示的火炮制造难度也确有其事,可以说一点夸张都没有,在这个工业基础几乎为零的时代,不惜血本花费大量气力能制造出超越这个时代的武器对他来讲已经是足以自傲的了,其实要不是在马尼拉的华人工匠里面找到的这些能工巧匠,他的计划真的很难实现,那些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中国人心灵手巧的技艺确实值得人敬佩,这些民间的高手艺人仅仅靠自己说出的要求和指导方法就能将自己的要求变为现实,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民族,但同样是一个软弱愚昧的民族,黑尔不禁想到;

至于黑尔自己承诺的几十门大炮,让他们见鬼去吧,自从黑尔踏上规程的船舷那一刻起,和郑家所谓的合约早已被他扔进了太平洋里。慢说是几十门大炮,就算是给郑家再多几倍的大炮也改变不了其对澳洲人的决定性劣势;那些自称是澳洲人的支那人,已经有了明显属于自造痕迹的铁甲机帆船、线膛枪、线膛炮,这已经是具备工业国基础的实力了,在这个时空已经不是这个位面传统的农业国度所能抗衡的了,大明不能、现阶段的西欧海上强国不能、大日本帝国更不能、、、

尤其是对高贵的大和民族来讲,这个位面还不是19世纪西欧列强强势崛起席卷全球的大势之争,大日本帝国有着可以借鉴、吸收、引进先进的欧洲工业文明来实现大和民族的崛起;可这个时代的日本就连那个一水之隔的中原王朝都有着深深的民族恐惧心理,刚刚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壬辰战争让曾经经历了战国时代血与火的洗礼考验出来的百战精锐武士们在已经没落的中原王朝面前竟然还是那么不堪一击,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不对称远不是番邦小国所能比拟的。

按照历史的发展,高贵的大和民族只有在甲午一役之后才彻底摆脱了对中原王朝的民族恐惧心理,从而实现经济、军事、民族自信上的真正意义上的崛起,但是在这个17世纪的位面,大日本帝国能有这个机会吗?能单单靠自己所掌握的的超时代的现代文明来实现大和民族的崛起么?

以自己所知道的所谓先进科技,在这个位面没有任何工业基础的环境下根本就是空中楼阁,单打独斗的搞所谓的工业建设无异于痴人说梦,哪怕是努力个十年二十年建立的所谓基础工业将来会在本就有工业代差基础上、而且日趋发展成熟的临高支那人工业集团面前只有被无情的碾压!

其实黑尔也知道,卖给郑家的火炮也是这个时代纯手工业和辅助的半机械设备能够制造出的武器极限了,除了可能对临高支那人的铁船添上点恶心并对其引以为傲的铁船凿出几个窟窿以打破澳洲人无敌的神话,如果郑家运气好还能炸死几个支那人外,于大势终究是无补的;

况且这种工业差距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最现实、最客观也是最悲哀的就是工业基础的建立走不得一点捷径,只能踏踏实实的一步步发展,而临高逐渐成熟的工业基础和配套设施就是支那人将来赖以称霸世界的基石!!

最可悲的是这个位面最先进的现代工业文明掌握在一群有着对日本先天性极度仇恨的支那人手里,而且这个团体有着各行各业专业化的工业文明人才,这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黑尔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和迷惘中、、、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