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黑金》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黑金
作者ID
百度贴吧 天马星座之一灯(六必治)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苏门答腊
内容关键字 石油开采、冶炼,讨论,决议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黑金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4-11-18
最近更新 2014-11-20
字数统计 (千字) 13



黑金

“阿德,阿德”邬德刚走出企划院大门,听到声音,忙停下来,回头看见一人正急勿勿向自己跑来,只见来人又黑又瘦,虽然知道是名元老,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名字来。“您是……”

“我是薛佛隆啊”“哦,我想起来了,您是为了前两天的提案吧!“对,对,怎么样阿德,这个提案很棒吧,按着我的这个路子来,我们跑步进入二十世纪了,进入二十一世纪也是指日可待,说起来好处可多啦:一是……”

邬德心想,你可真是自来熟啊,我连你的名字都叫不上来,你就一口一个阿德一个阿德的套近乎。不过头又马上大了起来,你的提案几乎一个月一次,月经不息,每次都是又臭又长,诲涩难懂,临睡前读来对促进休息倒是颇有好处。尽管如此,他还是对这前几天的提案有一些印象,记得题目好象是“中苏门答腊盆地裂陷期层序地层与沉积充填特征”,提案长达10页,里面图文并茂,数据翔实,专业词汇多如牛毛,唯一缺点就是不知所云,看起来倒更像是一篇论文,只是隐隐感觉与石油有关。

一看此人要开始长篇大论,出于对专业人士的尊重,急忙说:“您的提案太好了,数据多,逻辑强,结论站得住。就是理论性太强了,我还要再消化消化。要不我和相关专业人士沟通一下,再给您个答复?”

薛佛隆一听自已的提案得到了领导的认可,当时脸上乐开了花,不过后面一听邬德要溜,可不干了,“阿德,好长时间我们没在一起坐了,我一直想和你叙叙旧,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到商馆酒楼坐坐吧”。“我还有事,要不改天吧。”“阿德,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啊,穿越前不是经常到基地门口的大排档喝酒吗,什么路边摊你也不嫌弃,一请就到。怎么当领导了,架子大了。”这么一说邬德倒是隐约想起,以前喝酒时好像是有这么一个打酱油的沉默众。记得好像是某石油学院的讲师,采油专业的,不擅交际,迟迟不得晋级,一怒之下来穿越来了。不过与以前印象中不同,以前比现在白,比现在胖,话也不多,只是闷头喝酒。只听那人又道:“领导,我知道你现在忙,不过也不差这一晚,你看现在都8点多了,我也约了一伙人,都是元老,大家一起热闹热闹。”这最后一句话打动了邬德,于是半推半就地就去了。

一进商馆酒楼的包间,果然已经坐了一桌子人,有些认识有些只是面熟,绝大数还能叫上名字来。不过,大家一看邬德来了,都感觉挺意外,纷纷站了起来。只听薛佛隆洋洋自得道:“我和阿德什么关系,你们看一请就到吧!”邬德一听感觉有些不对,这明明是早就安排好的,莫非有什么说法。忙说:“客气,客气,大家都是元老,有什么难请的。”说着推让了一番在主位坐下了。只是在倒酒的时候推说自己身体不好,说什么也不肯喝酒。大家看他说得坚决也就勉强了。 不过一会儿,酒菜就都摆上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一个劲地围着邬德转,弄得邬德不好意思了。不过邬德倒是听明白了,原来这一桌子的人都是与石油有关,此际空有屠龙之术,此刻却只能做酱油众,因此郁郁不得志,急思改变现状。因此想让邬德这个企划院院长,利用职权尽快安排点开科技树上石油化工这一分支。

“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有了石油,好多石化产品就可以生产了。”邬德心想:采油、石化生产在旧时空哪个不是吞金怪兽,尽管产出效益比很好,但前期的投入也很大,就临高的现在的实力还是难度很大。顿了下又道“这件事牵涉面很广,不是我们企划院能定得,这个要在执委会上通过啊。” “我们就是要让邬总裁安排一次执委会的听证会,让领导们听听我们的心声。”说这话的是杜柏耳,他是薛佛隆的师弟,两人一个寝室,关系极好。此人白面高个,能说会道,说话圆滑,俨然是一众的发言人。

“执委们也都很忙,我尽量安排吧。”邬德心想这个事你们直接提好了,也不用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不过,这个事专业性很强,你们先弄份背景材料,也好让执委们有个准备。老薛弄得那个太专业了,最好弄得通俗易懂些。”

“老薛弄提案不行,写论文倒是能手,他光顾着论证方案理论上的正确性了,方案说得少了”杜柏耳替师兄遮掩道。实际是其他人劳动强度大,没有精力再做文字工作了。

众石油众很快提交了名为“进军苏门答腊,迈向二十世纪”的提案,邬德看后觉得这份提案应该不是薛佛隆主笔,写得至少很通俗,让人看得懂。提案很长,上来先是用两页的篇幅来说明开采石油的好处:

石油是现代工业的血液,石油化工产品广泛地用于现代生活的各个领域。当然有些产品以我们现在的技术水平还不能生产,但仅有一些石油的粗制产品就会让我们的科技前进一大步。

石油提炼的煤油可用于照明,柴油可用于驱动原动机,沥青可用于铺路,甲苯可用于生产TNT,苯氯化后就是666,…… 下面大量的篇幅可以归结为回答了三个问题,“在哪采?”、“怎么采?”和“怎么用?”

“在哪采?”。石油众在仔细研究了自身的条件后,认为,现在能开采的油田应满足以下几项条件:一是陆相油田,我们现在还不具备水下钻井能力;二是埋藏深度浅,地质条件简单,我们现在是从头开始爬钻采科技树,还不能处理复杂条件下的钻井。三是邻近海岸,便于从海上将原油运送至炼化企业。最后一个是较低的维护运行成本,开采地要能允许我们开采石油,同时有适当的资源支持我们维护油田开采。

对照旧时空的油田,首先大陆上的油田——由于大明和后金还没有搞定,因此大庆、辽河、胜利、江汉、玉门等就先不考虑了。还有一些海上油田也一并PASS。剩下就是东南亚的油田了。旧时空东南亚的产油国有文莱、大马、印尼、菲律宾,其中以印尼的产量最大。印尼自1882年第一次发现石油,是亚洲最早发现石油的国家,有些地方甚至有石油油苗露出。印尼也东亚唯一一个参加OPEC的国家。不过近年石油产量下滑严重,已经从石油输出国变为石油进口国,无奈退出OPEC。印尼的诸多油田中,石油众认为位于苏门答腊岛中部的杜里油田是首选目标。

苏门答腊岛(Sumatera)是大巽他群岛岛屿之一,是印尼第一大岛。东南与爪哇岛隔着巽他海峡相望,北方隔着马六甲海峡与马来半岛遥遥相对,东方隔着卡里马达海峡(Karimata)毗邻婆罗洲,西方濒临印度洋。苏门答腊是世界第六大岛,经济地位仅次于爪哇岛。南北长1790千米,东西最宽处435千米。面积43.4万平方千米,包括属岛约47.5万平方千米,占全国土地面积的1/4。西半部山地纵贯,有90余座火山,最高峰葛林芝火山,海拔3805米。东半部为平原,南宽北窄,最宽处约100千米以上。

苏门答腊的气候是典型的热带气候,有雨季和旱季之分,与季风方向有关。主要雨季在西南季风(五月—九月)和东北季风(十二月—次年三月)转换其间,后者造成一年中最干旱的几个月。第二个雨季出现在四月份左右,在季风转换其间又是雨季。从纵贯苏门答腊岛巴里散(Barisan)山脉到海岸地区,雨量逐渐减少,尽管陆上大部分地区是由湿地构成的,一年中有五到六个月连续雨季(雨量>200mm),三个月或不到三个月的旱季(雨量<100mm)。

杜里位于中苏门答腊盆地,地处的巴里散山脉西麓,中苏门答腊盆地现在属印尼廖内(Raiu)省,由宽度可达200km的宽阔的平原组成。这里降水丰沛,强大河流把淤泥带到下游,形成了辽阔的平地,大部分覆盖着厚厚的泥潭沼泽,在近岸地区生长着浓密的红树林。在最西端,其南部植被稀疏,为宽阔的草原地貌。在西南部,地貌朝向巴里散山脉逐渐升高,淡水泥潭沼泽地被低地森林所取代。虽然该地区宜耕土地少,对农业不利,但是其对印尼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不可低估,因为这里“地上出产油,地下也出产油”:棕榈油和石油。

之所以首选杜里油田是因为这里油气埋藏浅,大部分不超过500米,有利于我们这样新建立的钻井队伍,钻井深度越浅,可能出现的意外也越少。杜里油田的储量丰富,1976年在钻伯鲁克东北1井时发现了这个油田。这口井日产1680桶(一桶合42加仑,约合160升),合年产原油8.4万吨。这个油田已开采了200万桶石油。其次从地理上来说,杜里距旧时空的石油输出港杜迈仅59公里,杜迈前有鲁八岛屏蔽,岛外即马六甲海峡,交通方便。同时杜里距印尼最大的油田——米纳斯油田也很近仅84公里,杜里油田与米纳斯油田占印尼总产油量的80%以上。最后苏门答腊矿产资源丰富,尤其是出产煤炭,可以大大减轻我们的能源压力。

关于“怎么采”,石油众采取顿钻法和牙轮法两条腿走路的方法。一种是顿钻法脱胎于自贡盐井的钻井技术。四川地区有丰富的卤水资源,也有很长的钻井汲卤的历史。《华阳国志》记载秦定蜀后曾在广都开凿盐井,在成都设盐、铁官。汉代蜀郡的临邛、蒲江、广都、什邡、郪县、南安、牛鞞、江阳、汉安、新乐,巴郡的朐忍、临江、汉发、南充国等地均有盐井,朐忍、临江等地还有盐官。早在东汉时临邛的火井已深达138米,以后钻井深度达到数百米。

当然最有名的盐井还是在自贡。在自贡地区,钻井技术在北宋庆历年间取得重要突破,当时发明一种“卓筒井”,开始用顿钻凿井。通俗地说就是类似于洛阳铲取土,只不过要复杂得多。此后凿井技术不断完善,形成了一整套包括定井位、开井口、下石圈、凿大口、下木柱、凿小眼等的完整工艺。仅在钻井过程中工匠们就需要制造并使用几十种名称和功能各异的统称为锉的钻头。正是凭借不断进步的钻井技术和工艺,19世纪30年代自贡开凿出了据说是世界上第一口超过千米的深井。古代工匠们在漫长劳动中,不断提高技术,钻井、修井、取卤、煮卤的专门工具名目繁多、功能各异、制作精巧。如何提取卤水,如何探查出深井中井壁的坍塌部位并加以修补,以及如何从成百上千米深的井底取出脱落的钻头——这项技术至今仍被使用。这些设计之巧妙着实令人称奇。所以说天朝的钻井技术在工业革命前一直是领先于世界的。

另一种是现代钻井使用的旋转钻法,这种钻井工艺的关键是牙轮钻头。牙轮钻头是旧时空使用最广泛的一种钻井钻头。牙轮钻头工作时切削齿交替接触井底,破岩扭矩小,切削齿与井底接触面积小,比压高,易于吃入地层;工作刃总长度大,因而相对减少磨损。牙轮钻头能够适应从软到坚硬的多种地层。特别是在喷射式牙轮钻头和长喷嘴牙轮钻头出现后,牙轮钻头的钻井速度大大提高,是牙轮钻头发展史上的一次重大革命。牙轮钻头按牙齿类型可分为铣齿(钢齿)牙轮钻头、镶齿(牙轮上镶装硬质合金齿)牙轮钻头;按牙轮数目可分为单牙轮钻头、三牙轮钻头和组装多牙轮钻头。国内外使用最多、最普遍的是三牙轮钻头。临高现在还无法生产硬质合金,所以还是以生产钢质三牙轮钻头为首要目标。除了牙轮钻头外还要生产钻铤、油管、套管,以及绞车、井架、天车、游动滑车、大钩、钢丝绳等组成的一套起重设备,包括防喷器、阻流管汇、压井管汇、泥浆-气体分离器在内等井控设备等一系列设备。

石油众的方案是从自贡雇请有经验的钻井工人,带领一个由临高归化民组建的钻井队培养队伍,在薛佛隆的指导下在临高打井。前期对顿钻法结合蒸气机、钢质钻工具进行现代化改造,通过实践积累经验。后期上马牙轮钻井法,检验、改进设备,提高工作效率,降低钻井成本,为杜里钻井提供保障。

虽然现在的钻井水平比旧时空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但我们在旧时空的基础上还是可以少走许多弯路。尽管材料上的差距无法弥补,但加工工艺上可是比旧时空上强太多了。旧时空是根本没有用高精度数控机床生产钻井设备的。而且我们的优势也不少,拜时间、现代科技所赐,整个苏门答腊的地勘资料可以说汗牛充栋,夸张些说没有一块地方没有地勘资料的。符合上述条件的油田在旧时空基本上已经开采了,这可以从近年苏门答腊陆上勘探工作量急剧减少上略窥端倪。甚至有些油田已经开发殆尽,进入减产期。而在现在这个时空我们是第一个开采石油的,可以省却很多勘探的前期工作,只需按图索骥就行了。当然可能会有些变化,但总不会差得太远。可以少打好多勘探井。

最后是“怎么用?”石油必须加工才能使用,其综合利用程度反映了一个国家的工业水平。原油别看看着黑乎乎的都一样,但原油的成分可是千差万别。中东原油就一种很好加工的轻质原油,杜里原油是亚洲一种典型的高含蜡量、低硫重质原油。具体参数:API度20.2,密度0.9288g/cm³,20℃粘度166.7mm²/s,凝点22℃,硫含量0.21%,康氏残碳7.59%,氮含量0.32%,酸值1.06mgKOH/g,钒含量1.02ppm,镍含量28.23ppm,特性因数11.8。不同的原油要选用不同的加工工艺,以做到物尽其用。杜里原油与大庆原油很相似,因此在加工艺路线选择上有许多成功经验。

原油在加工前首先要脱水脱盐,这些成分对设备使用寿命影响很大。脱水脱盐后的原油是一个多组分的复杂混合物,其沸点范围很宽,从常温一直到500℃以上。所以,首先要对原油进行分馏。分馏就是按照组分沸点的差别将原油切割成若干馏分,一般把原油中从常压蒸馏开始馏出的温度到200℃之间的轻馏分称为汽油馏分,常压蒸馏200℃-350℃之间的中间馏分称为煤柴油馏分。常压分馏在常压分馏塔中进行,经过常压蒸馏后塔底的就是常压渣油。温度从350℃再继续提高,原油就会开始出现明显的分解焦化现象,所以对于沸点高于350℃的馏分,需在减压下进行蒸馏,将相当于常压下350℃-500℃的高沸点馏分,称为减压馏分或润滑油馏分减压蒸馏在减压蒸馏塔中进行;而减压蒸馏后残留的>500℃的油称为减压渣油。

为充分利用人们一般还要进行催化裂化、催化加氢、催化重整。

催化裂化就是重质馏分油、渣油在酸性催化剂作用下,在温度460℃-570℃、压力1-2个大气压下通过裂化反应将重质油转化为气体、汽油、焦炭等的加工工艺。

催化加氢就是在催化剂作用下,在200℃-420℃、压力20-200个大气压下将存在于汽油、煤油、柴油、重油、渣油等原料中的硫、氮、氧杂原子及金属杂质,通过加氢反应分别转化成H2S、NH3、H2O、金属硫化物沉积物,以改善石油馏分的品质。

催化重整是以汽油馏分为原料,在催化剂的作用下和氢气的存在下,生产高辛烷值汽油或“三苯”——苯、甲苯、二甲苯等石油化工原料的过程,同时副产品是高纯度氢气。这反应条件随催化剂的变化而变化,热重整是530℃,3-7MPa;临氢重整又称钼铬重整是480℃,1-2MPa;铂重整是450℃-520℃,在1.5-2MPa;铂铼重整则实现了连续重整,同时提高了转化率。现在则是多组分重整,在铂的基础上添加锡或其他第二、第三金属提高稳定性、容碳性,压力降到0.5-1.5MPa。

当然一步到位是根本的不可能的,石油众提出了分步走的办法,就是按照临高现有工业水平,只实现第一步,常压分馏和减压分馏。减压分馏的减压泵采用蒸汽喷射泵,它结构简单,无运转部件,使用可靠且蒸汽容易得到,很适合临高的工业现状。这两个组分占到原油的60%。渣油则存储起来,以后技术条件成熟的时候再处理。但仅一步也会让临高工业马上高大上起来。首先就是会有柴油,这会让临高的原动机实现内燃机。临高的柴油机生产不是问题,只是没有燃料。其次“三苯”的产量会大增,无论是TNT还是666等一系列衍生产品都将不是问题。最后就是煤油,这是历史上原油开采的初始原动力。当年正是因为发现了原油能提炼煤油才引发人们开采石油的兴趣,其他产品则是人们在随后的生产劳动中逐渐发现的。

最后石油众给出综合解决方案:在苏门答腊杜迈设立码头,做为原油输出港。铺设杜里到杜迈的输油管道。在杜里开设种植园,以种植橡胶树、油棕为掩护,大量购买可能有油气埋藏的土地。以种植园为依托设立后勤基地,为油田开采提供支撑。同时扩散勘探资料,利用当地土著开采煤碳。在临高则设立打井队,培养钻探队伍。在文澜河设立石化工业基地,开工建设炼化厂,当然叫炼化可能有些抬举它了,它实际只能完成初步的常压分馏和减压分馏。不过再配合一些其它辅助的酸洗、冷冻脱腊等工艺还是能产出柴油、煤油、润滑油、沥青等初级产品的。三苯等当然也不在话下,只是产量不会太高。

邬德看了这份提案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哪里是个小提案了,这分明是举全国之力的节奏,说得严重些将关系到“南下”还是“北上”的国本了。想了想也好,正好可以转移当前的注意力,当即将此提案提交到BBS上。果然一石激起千层浪,不,是一贴盖起千层楼,大家纷纷直抒胸臆,一时间“口水与辱骂齐飞,澳奸与小受一色”。石油众也开始在院外积极活动,扩大基础,农庄咖啡厅、商会酒楼天天爆满。这也标志着日后重要议院的重要政治派系“石油帮”正式浮出水面。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召开元老院全体会,就提案进行质询,质询后进行表决。

质询会由杜柏耳主讲。他不顾临高的高温,身穿黑色西装,戴着黑色宽边眼镜,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精神抖擞地走上讲台:“各位元老,我来向众位解释这份提案。由于采油及石油炼制行业牵涉面太广,因此我将各位相关人士一并请来接受各位的质询。”说着石油众一起起身向台下鞠躬。开采石油,点亮石油科技树是大家早就盼望已久的事,只要有时间的都来了,就连各驻外也纷纷指定了代表。

“各位女士们,”杜柏耳清了清嗓子开始了发言。“你们要尼龙丝袜吗?只有开采石油才能有。各位陆军们,你们要TNT吗,只有开采石油才能有。你们还在忍受骡马拉炮车的缓慢吗?,要实现摩托化吗?只有开采石油才能有。你们要火焰喷射器,让敌人在火焰里冒出人肉烧烤的芬香吗?只有开采石油才能有。各位海军们,你铁甲舰吗?哦,没有油漆,造出来也只能烂在海里,只有开采石油才能有。各位交通众,你要内燃机车吗?只有开采石油才能有。你要汽车吗,只有开采石油才能有。你们要铺柏油马路吗?各位……”杜柏耳足足说了10分钟,给人以很大的振撼。

最后他说道“总之,石油在1892年开始开采,人们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石油的开采和利用标志着我们的科技从18世纪迈进了20世纪。我们不可能马上达到旧时空的石油利用水平但我们必须上路了。打个比方,石油就像猪肉一样,有了它,大厨能做出菜来。手艺不行,没有作料,这些都可以后补,但是没有它就永远没有猪肉菜。下面我接受大家质询。”杜柏耳很会写这些类似开题报告的东西,上来就给所有人画了个大饼,让大家的精神都为之一振。不过各位执委反而是不以为然,心想这些事我们当然也知道,如果像你说得这么简单我们早就把这枝科技树点亮了,还用你说。

展无涯马上站起来说:“我反对这个提案,石油开采炼制的设备要求太高,我们解决不了。就说那个牙轮钻头吧,钢的牌号不够,密封也不行,也没有特种润滑脂,还有钻井套管,没有那么高强度的钢啊。还有蒸馏塔,你认为那个用铆接行吗,我看着都害怕。”

杜柏耳微微一笑,显然是胸有成竹:“牙轮密封是为了解决轴承润滑问题,防止钻井的杂质进入轴承中,提高钻头使用寿命。提高钻头的硬度也是同样道理。毕竟每次更换钻头都要提钻,很影响钻井进尺效率。因此只选对了地方,这些东西只会影响油田投产的早晚,不会决定成败的。至于化工设备的生产吗……”杜柏耳故意停顿了一下,心想:“我就知道你要说这个,挖了坑你就跳下来了”

“我不知道铆接行不行,旧时空这些都是焊接的。焊接主要是电焊。电焊机我们带了,电焊条的生产倒不是难……”说着一挥手,薛佛隆将一张演示图贴到白板上。“电焊条由焊芯和焊药组成。焊芯一般要优于母材就行,焊药针对不同的母材和使用场合有不同的配方,这个不保密。我看过一些,除了一些特殊型号外,原料上没问题。生产工艺也不复杂:先把焊芯去锈、拉拔、核直切断;然后再将焊条药皮原材料粉碎、筛粉;再制备、调配水玻璃;将焊药配粉、拌粉;焊条经送丝、涂粉、磨头、磨尾、印字压涂成形后,烘干及包装就成为成品。我见过在一间民房里生产焊条的。只不过电焊机好像不是耐用品,一旦坏了没法修理,毕竟我们现在还不能生产IGBT。”

杜柏耳接着道“不过不要忘了,焊接不只是电焊还有气焊,我们可以使用乙炔焊。乙炔不只可以从石油中提炼,还可以通过碳化钙与水反应制取,碳化钙的另一个名字‘电石’大家一定不陌生。电石可以由氧化钙和碳在2000℃高温下制取。在实际生产中我们可以在电炉中放入生石灰和焦炭、无烟煤之类的含碳原料,依靠电弧高温加热至2000℃左右熔化反应而生成电石。熔化了的碳化钙从炉底取出后。”

展无涯心想:“这个我怎么不知道,自已小时候就玩过这个。”当即站起来说道:“光有乙炔也不行啊,还要有氧气,我们现在还不能空分制氧。”

杜柏耳诡异一笑:“深冷空分制氧我们现在当然做不了,分子筛制氧就可以啊,现在的家用制氧机就是利用这个原理工作的。工业上称为PSA制氧法,这玩意的关键是分子筛。分子筛听着高大上实际就是活性氧化铝。石油炼制的催化剂用的也是这种载体,所以我也明白点。配方和制备工艺上有些说道,资料我也有,克服起来没问题。这些东西大公司比我们先进的地方不在于能不能,而是在于人家产品质量稳定,耐操适应各种环境,效率高。不过技术这玩意贬值得也最快。昨天还是高大上,明天就是烂街货,窗户纸捅破了就一钱不值。”

展无涯心想:“这个是大杀器啊,不管这个提案能不能过,电石厂、制氧机一定要上。不过也不能这样就让人说下去,也太没面子了。”一咬牙拿出了最后的大杀器,“氢脆怎么办?”

所谓氢脆是指金属材料在冶炼、加工、热处理、酸洗和电镀等过程中,或在含氢介质中长期使用时,材料由于吸氢或氢渗而造成机械性能严重退化,发生脆断的现象。石油炼制中氢分压高,长期处于高温高压下工作,氢脆危害尤其大。

杜柏耳首次露出了为难的神情,挠了挠头说道:“这个在旧时空也没有彻底解决,连作用机理也没有统一。好在我们现在没安排有氢参与的高压工艺,如果以后上马,带压塔只能采取加大安全系数,加强检查频次的办法。”

展无涯想以后还要上马电石生产、制氧机,便不再做声。季无声却接着站了起来:“你这些东西要上马,就一个炼化厂,钢厂就给你一家干活也不够啊!,这还没算加工呢。钻探也要钢、输油管也要钢,难啊难”季无声摇头道。

杜柏耳道:“这个我们也考虑过,现在只是开始着手,到真正开始在杜里钻探要到明年,这之前都是准备。有些东西尽量使用木材,比如钻架什么的。还有就是摊子不要铺得太大。大家不要光想到大型炼化企业,那样的企业我们十年之内都要想。不过世界上还有一种炼油厂——黑炼油厂,规模都不大,就那样的生产能力就能满足现在的需求。至于以后需求大了,我们再扩大生产。这个小炼化厂也不浪费,可以做为中试基地,试验工艺培训技工。这样我们的物资压力就小了很多。”杜柏耳可一点也不为压缩规模而难过,有了孩子还怕不长肉,穿越前的学校里大家都叫他钓鱼杜——课题组里跑部的首选,钓鱼是本行。 周克站了起来——他是唯一一个为了这次听证会从驻外站赶回来的元老,“杜里到临高直线距离2300公里,而且周围还有一些心怀叵测者,运力够吗?能安全运回来吗?杜迈的港口设施怎么样?”

“现有运力肯定不够,所以还要上马一些大型运输船,建议上马H-1600或更大的,安全没别的办法,要么护航,要么建武装商船。同时我还建议试制船用柴油机提高航速和适航性。至于杜迈的港口设施我想不会太好,本时空的港口能适应我们这种大型远洋船只的不多,可能还要对港口进行改造,建专用的泊位。””

下面的众元老心想:“这尼玛双簧也演得太明显了,感情周克巴巴从香港赶回来原来就是为了这两句话。”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展无涯马上跳了起来:“我附议,以后要建专业柴油机生产厂,不过船用柴油机难度还是挺大的,曲轴这样的大型锻件现在还做不了,要上大型水压机才行。”钱水协急忙敲槌,“安静,安静,注意发言秩序,警告一次。”

莫笑安发言:“石油上马给大家带的好处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但这些产品绝大多数都是我们自用,能外销的仔细看了下,只有煤油灯和煤油。不过我记得好象煤油灯纱罩需要……”旁边的人小声提醒下“哦,对二氧化钍,这个我们没有,煤油灯做不了,煤油也就没用了,大量资金投入没有回流,压力大啊。”

“您说的是现代煤油灯吧,又叫汽灯。它通过燃烧煤油蒸汽,加热含有二氧化钍的纱罩,使其发出耀眼的白光。同时在煤油蒸汽燃烧的过程中加热管道内的煤油,加快煤油蒸发成煤油蒸汽,不断地供给燃烧。汽灯亮度远大于旧式煤油灯且燃烧不产生黑烟。不过1853年由波兰人武卡谢维奇发明的旧式煤油灯使用棉绳灯芯,铜制灯头,玻璃灯座和挡风的灯筒。灯头四周有多个爪子,旁边有一个可控制棉绳上升或下降的小齿轮。棉绳的下方伸到灯座内,灯头有螺丝绞与灯座相配合,可以把灯头扭紧在灯座上。而灯座内注满煤油,棉绳便把煤油吸到绳头上。只要用火柴点着绳头,并罩上灯筒,便完成点灯的动作。加工难度不大,而且比蜡烛和油灯强得多。民国时这个可是畅销货。”

杜柏耳刚说完,杜云请求发言。杜柏耳一看这是要围殴我啊,这提案通过的可能性不大。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只有想买货的才会挑三拣四。想到这脸上笑容愈发自信。

杜云说:“我对技术上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不过你这里说的全是技术、资源成本,维持油田的运转的社会成本你考虑过吗?毕竟那里远离临高3000多公里,我们再开个分基地,从最北济州岛到最南的杜里将近5000多公里,就我们这些人口能应付得了再一个分基地吗?” 杜柏耳刚要说话,钱水协打断了他,“得知有要提议开发苏门答腊后,薛若望元老十分关心,他给我们发过来一份书面证词,我想对我们了解当地的情况很有帮助,请允许我在这里散发一下。”

苏门答腊与中国渊源颇深,明代郑和七下西洋,屡屡从苏门答腊海岸经过。当年,明成祖令郑和赠送给亚齐国王一座大钟,现仍陈列在亚齐博物馆里。明永乐三年(1406年)苏门答腊王苏丹罕难阿必镇曾遣使阿里入贡。随后苏门答腊国遭到那孤儿国侵略,苏门答腊国王中毒箭死,王子苏干拉年幼,王妃下令,如有勇士能够替国王报仇,保卫苏门答腊国,愿意嫁为妻子。有一老渔翁挺身而出,打败那孤儿国,王妃果然嫁给老渔翁,并尊老渔翁为老国王。永乐七年(1410年)老渔翁国王来京师朝贡,前王子苏干拉已经成人,纠众杀老渔翁国王,然后纠众逃往山中建立山寨。永乐十三年(1416年)三保太监郑和擒获前王子苏干拉送京伏法。少渔翁王感恩不尽。宣德十年(1436年)明宣宗昭封少渔翁王的儿子继承王位。不过后来,苏门答腊国被亚齐苏丹所灭,而苏门答腊成为全岛的名字。

当时苏门答腊的主要势力有亚齐苏丹、荷属东印度公司、葡萄牙人。

亚齐苏丹是占城被越南灭亡后,部分占族逃离在北苏门答腊亚建立的政权,首都班达亚齐((Kutaraja)。1511年葡萄牙人侵占马六甲后,许多穆斯林商人被迫迁往亚齐等地。各国商船被迫另沿苏门答腊西岸经巽他海峡进入印尼群岛。因此,位于这条航线北端的亚齐开始繁荣。1521年,亚齐摆脱比提尔王国的统治后,发动一连串“圣战”,以图赶走葡萄牙殖民者,控制胡椒产地。1547年亚齐对葡萄牙人发动强大进攻,几乎攻陷马六甲。亚齐同葡萄牙殖民者的斗争一直持续到1575年。1564年亚齐进攻柔佛王国,掳走苏丹,摧毁柔佛城。在旧时空,葡萄人走后,荷兰人也一直没能征服亚齐,1873年3月26日荷兰殖民政府与亚齐苏丹国宣战,至1904年亚齐全境为荷兰所控制,成为最后一个被打败的苏丹国。但亚齐一直没有屈服,不断反抗,印尼建国后亚齐独立运动一直是印尼的心病。直到印尼大海啸后才平静下来。

现在亚齐的苏丹是伊斯坎达尔·幕达。他在位时亚齐的势力达到高峰。亚齐王国疆域西达英德拉甫拉(今米南加保地区),东至西亚克。还征服了彭亨、吉打和霹雳,取得马来半岛的胡椒和锡产地。1613年和1615年,伊斯坎达尔·慕达两次进犯巴都沙哇尔。1614年葡萄牙舰队在宾坦(Bintan)战败。但亚齐一直没有对中苏门答腊下手,他更看重的是马六甲。1629年,进攻马六甲,但为葡萄牙、柔佛和北大年的联合舰队所败。 葡萄牙人是这里最早的殖民者,1511年8月24日,马六甲被葡萄牙商人阿布奎在击败。并成为葡萄牙人在东印度群岛扩张的战略基地。马六甲最后一位苏丹马末沙往内地避难,並多次在陆地或海洋袭击葡萄牙人以求复国,让葡萄牙人吃尽了苦头。直到1526年,一支强大的葡萄牙舰队,摧毁了了苏丹马末沙的基地Bentan。苏丹马末沙逃亡到马六甲海峡对岸苏门答腊的甘巴,两年后死在那里。

而荷兰人则是后来者,1619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就在爪哇岛的巴达维亚建立殖民地,其后不断扩张,为争夺马六甲的控制权三方大打出手。

据薛若望了解,现在的中苏门答腊的人烟稀少,杜迈只是个小渔村,三方中的任何一方对这里都没有兴趣,也不关心这里。这里在当时的出产太少了。因此开发者在这里的主要敌人是大自然。如果不是为了石油根本就没有必要在这里开发。为了充分利用这里价值,薛元老建议在这里建立热带种植,种植油棕、橡胶、金鸡纳等热带经济作物,同时还可以收购黑檀、铁力木等热带木材。向三方出口南洋步枪,维持三方均势,逐渐扩大自身影响,最终达到控制马六甲的目的。

同时薛若望还强烈要求开发印尼,他指出荷属东印度的资源太丰富了,有大量我们现在急需的矿产资源。包括镍、铜、铝土、锡等等,而且荷兰人相比西班牙人、当地土著文明程度更高。对更容易接受新知识和新技术。他写道:“如果我们表达出对某资源的深厚兴趣,荷兰人就算是挖穿地球也会把它卖给你,只要付得起钱。”因此薛若望元老建议无论这次提案是否通过,临高都制定长期的荷属东印度开发计划。“适当地扩散勘探和采矿技术,利用荷兰获取我们想要的矿石、橡胶、木材。让荷属东印度成为我们的原料地,毕竟我们现在是站在整个行业的高端。”

程栋也站了起来说:“我看仅就一个开采石油还好说,但这些配套工程,上电石厂,上制氧机,上仪器仪表生产,建油轮船队,修建杜迈码头,建热带种植园,建炼化厂,这些全是长线投资,全部上马,我们的资金链很快就会断裂。”

杜柏耳说:“我承认资金压力确实很大,不过我们这是滚动开发,前期资金投入后,靠收益就可以不断造血。”

股票家马上站起来发言:“我认为仅靠滚动开发是不够的。同志们,我们澳宋要想从无到有的快速发展,快速扩张最大的瓶颈是什么?是人员素质和资金。通过发动机行动,人的问题得到了缓解,然而资金始终是个大问题。但你们看荷兰人、葡萄牙人、英国人它们为什么没有这样的问题,因为投资的是商人,不是国家,国家只是秩序的维护者,在全世界推行它的秩序。我们现在就要做的是成立股份公司,把不涉及国家根本利益的项目拿出来按真正的商业模式运行,优胜劣汰。而不是举全国之力,只有这样才能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资金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我建议,把油轮船队拿出来,成立东南亚运输公司,负责东南亚贸易运输。成立热带种植园,种植油棕、橡胶、金鸡纳、咖啡等等。把钻探队拿出来,负责矿产资源前期勘探。炼化厂也可以煤油公司的名义发行股票。大明的的银子不是没有,而是不肯拿出来,连海述祖这样的人都敢于做海外贸易,赵引弓在江南搞了运输公司,广州站搞了广州大世界,这些都是成功的案例。而且眼睛不要只盯着大明还要看到荷兰人、英国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要看到他们的重商主义。只要我们拿出确实能有收益的项目所有人都会愿意出资的。荷属东印度的矿山开发就可以股份制形式进行,只要我们亮出地下有矿石的证据,而且也愿意收购矿石,许多人会抢着要我们收他的钱的。”

1、淋睾气鸣 作者:吹牛B 作品简介:我是吹牛者的弟弟,我哥虽然自诩历史的忠实记录者,但实际上根本就不够格,其人好为尊者讳,只有我才是忠实记录者,只有我才能把这些道貌岸然的穿越者的真实面目记录下来,让后人看到他们的丑恶嘴脸。

2、最终元老院表决,在对原提案进行了大幅修改和补充后,以微弱多数通过了提案。这正是:“杜柏尔舌战元老院,石油帮翻身成主力” 杜柏尔:这对仗、平仄都不对啊,作者水平不行啊。

吹牛B:马上给他发盒饭。

下一节:杜柏尔见通过了这一提案,心中十分高兴,刚走出元老院心跳过速,血压升高,仰面喷血而亡,享年29岁。

3、最终元老院形成决议:上马电石生产、制氧机,设立仪表实验室,设立苏门答腊武装商站,在苏门答腊建立热带种植园,建立海南打井队。石油开采、炼化工业诱惑力大,占用资金巨大,回收资金慢,被列为黑科技,永远封印。众石油众听闻此决议,集体起立仰面喷血,血流成河而亡。 4、邬德见杜柏耳上台时系着彩虹领带,联想他与薛佛隆穿越前同住一寝室,两人交往甚密,至今均未申领女仆,不尤得心里明白了许多。联想到杜柏耳在开会前与自己勾肩搭背,原以为是为了套近乎拉票,不由得心中一片恶寒。

4.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