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1645之江南攻略》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1645之江南攻略
作者ID
百度贴吧 月夜深人静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江南,南京
内容关键字 酱油做市长,军队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1645之江南攻略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1-21
最近更新 2016-12-25
字数统计 (千字) 5.8




崇祯在煤山自尽后,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南明小朝廷还妄想与满清议和,元老院对南明小朝廷的战略嗤之以鼻,你要议和也跟咋们议和吧,居然妄想对满清称臣来换取一时的苟且。不过也难怪南明小朝廷,这个朝廷的历史上战略就是攘外先安内滴,对满清的态度是恭顺,对李自成是恨之入骨,你髯贼自然是跟李闯一个性质。其实元老院早有拿下江南之意,只不过受制于内部的稳健、激进道路之争,拿下华南之后没有大的战略动作罢了,眼下这个形式,再不取江南无法向激进派交代,就是那些酱油元老也不答应,稳健派见大势已去,不得不同意了取江南。于是澳宋海陆三路大军会攻江南。江北四镇作为南明赖以生存的屏障,在历史上就没起到什么作用,这下碰到实力更为强劲的澳宋,更不会为南明卖命了。于是,元老院毫无悬念的入主南京,钱谦益和柳如嫣约好殉国的,带还是怕谁太凉没敢投水......

.(柳如嫣是柳如是义妹,早年流落行院,后背钱谦益赎身,受柳如是影响,素有国家大义)

元老院入主江南后,按照后世的习惯,把南直隶化为江苏、安徽、江西三省,江苏的省治依然设在南京。(元老院有远期建都南京,将省治迁往苏州的打算,但现阶段考虑方便,且建都北京的呼声也很大,因此省治暂设南京)登登登,高跟鞋的声音回响在南京市政大厅的地板上

(ps:穿越女中怎么能没有黑丝高跟、officelady呢)

女元老张静宜本是长期酱油元老,但随着元老院地盘急剧扩大,必须有更多的元老出来工作,张静宜原是上海一家小公司的销售业务员,因为长期业绩不佳总是被扣工资,还经常在一些鸡血培训中被拎出来体罚,周末例会罚站是家常便饭,而且都是穿着高跟鞋站,培训中主管还经常让她做蹲起,甚至“蹲马步”,有次蹲的累的不行,都哭了主管都不放过她。但是主管也没有要开掉她的意思,就让她这样混着。其实主管是暗示过她的,愿意做他的小三日子就能好过的多,但张静宜不愿意,因此受到几次拒绝后,主管看希望不大就变本加厉的给她穿小鞋,也有逼她就范的意思。这份工作虽然让张静宜毫无尊严,但她也不敢辞职,魔都的消费水准很高,张静宜没什么积蓄,两个月不拿到工资估计就连合租的房租都出不起了。而且以她的业绩辞职后根本找不到工作,因此也只能将就在原来的公司里。看到文总招募穿越志愿者,张静宜就心一横,报名了,虽然她一没钱,还没什么专业技术,但想到着多个女的也是好的,还是接纳了她,穿越后张静宜体会到了做人上人的感觉,再废材,只要是元老,在元老院的地盘上也是威风凛凛,再加上那些宅男多少有些要讨好MM的心思,她在土著面前更是高不可攀,生活秘书张文更是对她毕恭毕敬。后来元老院动员酱油元老出来工作,张静宜要求做方面大员,虽然一些元老觉得她能力不足,但文总和萧总还是认为毕竟是现代人,怎么说也多了几百年见识,省级的就算达不到要求,做个市长还是可以的,上面毕竟还有省长顶着,就让她做了南京市长,离张静宜穿越前的上海也近

原来是张文进来了,张文原是江南行院出身,张静宜看她没裹脚,脾气也还对付,就要来做了生活秘书,张文也跟自己一样,办公时都穿着职业装、黑皮鞋。张首长,吴首长有事找您。那个吴首长吴思南原来也是个酱油元老,吴思南原是南京一所二流工科学校的研究生,专业不怎么样,总觉得自己有经世之才,生不逢时,看到文总招募,怀着去明朝建功立业的想法就报了名。来临高后也做了一些技术工作,但说实话技术水平一般,但吴思南提出了1644摘桃子战略即合稳健派胃口,也安抚了激进派,因此还是受到了很多人的信任,元老院入主江南后就担任了江苏制置使(很奇怪元老院的市级长官官职都是现代的,省级的都是古代的,真是古今合一)。吴思南其实也是个宅男,经常也有一些猥琐的小心思,跟体罚张静宜的主管其实是一路货色,但吴思南再怎么2也不敢拿张静宜怎样的,不给元老体面在元老院体制下政治是非常不正确的。吴、张两人同为元老的身份关系比起两人的官职的上下级关系要突出的多,这也是元老院的立院之根本,所以就算张静宜搞出什么篓子,都有吴思南帮她擦屁股(这也是元老院让他两搭档的原因),比起归化民市长,张静宜可以说完全不用看上宪的脸色。而且吴思南还很会做人的让张静宜当江苏制置副使,反正多个副省级也不要吴思南发工资,再说两人并非真正意义的上下级关系

好吧,备车,我们去趟制置使衙门。是!说着,张文便去安排马车,张静宜脚踩高跟鞋,独自站在办公室里,思绪万千。穿越穿被主管罚站的往事历历在目,听到领导有请小心肝就微微一颤,现在顶头上司请去却没有任何不安,就算事情做砸了,只要不是反对元老院,要闹独立(你丫这个水平,能在南京这么横全是元老院罩着,你当一些土著会对你一个啥都不懂的花瓶毕恭毕敬,还不是畏惧元老院的势力),就没有任何问题。思绪中,张文来说马车备好了,张静宜坐着马车来到了制置使衙门。制置使衙门用了原南京吏部的办公场所,刚进大门,就发现吴思南的秘书陈玥在门口等着她们。张市长,吴大人有急事,说着就把张静宜两人引到了吴思南的办公室。静宜,快坐。吴思南非常客气。我也没打算站着跟你汇报工作,别自作多情!说着张静宜就一屁股做到了沙发上。吴思南也不介意,其实就算后世官员见上级也没那么随便,但元老院就这个规矩,大家都习惯了,吴思南见了文总、萧总也是随便的紧。不过陈玥和张文却恭敬的站在一边,吴思南也没有让她们入座的意思。刚才高杰快马发来急报,清军镶白旗由多铎率领,兵锋直指扬州。哦,张静宜历史稀烂,根本不知道江北四镇对于南明政权意味着什么。历史上江北四镇是南明赖以生存的屏障,但满清南下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元老院入主南京,400万元的军饷送了过去,再加上元老院赫赫威名,江北四镇没有溃散,继续起着元老院南京屏障的作用。吴思南知道张静宜根本不管这些事情,所以也没有多说,其实元老院海军在长江游弋,就算清军破了四镇也进不了南京,但元老院的意思是能把战场控制在江北最好,尽量不要让南京被战火波及,且清军兵锋下,南京市面难免恐慌,元老院指示吴思南,务必安定人心。所以吴思南说道:静宜你也知道,有海军在长江守着,清军是来不来南京的,但现在市面恐慌,我们要把人心安定下来。哦,张静宜想到不就是见一些南京的头面人物,说些安抚人心的话,反正这种话谁都会讲,有没有用就不管了

回到市政厅,发现钱谦益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了,钱谦益的来意张静宜一清二楚,元老院入城后,钱谦益率领百官投降,对元老院是有功的,但也让世人看透了东林党的节操,且吴思南对她说过,历史清军入主南京老钱也是带队投降的,所以对老钱的选择吴思南毫不意外,但毕竟对元老院有功,所以必须客气。于是便挥挥手,让老钱一起进了办公室。夫人还好吧,张静宜问的是柳如是。老钱投水成了笑话,柳如是亦是不耻她的为人。但张静宜、吴思南数次拜访,柳如是也不是不讲理之人,对元老院的反感也降低也许多, 后来还和张静宜成为手帕交,但跟老钱依旧冷战。不过老钱业务无愧于七窍玲珑人,笑笑掩饰过去,马上拍起马屁来,说张静宜是女中豪杰,才貌双全,总之是非常受用,特别是张静宜这种在穿越前被领导拿捏惯的人,来到这一时空的感觉真好。无奈张静宜完全不懂军事,安抚人心的话不太说的来,就只好说一些元老院战无不胜的废话,但当钱谦益问到江北战事时,张静宜就完全答不上来了,聊了一会,老钱也觉得无趣,便想到,还是去找吴思南吧,便退下了,于是就让张文送钱谦益出去。出了办公室,钱谦益偷偷问张文,最近有无收拾行李,老钱想问什么,张文心知肚明,于是说道,张市长最近打算去新开张的大世界多买些家具,打算好好装扮下府邸,还看中一个新到货的黄花梨梳妆台。哦,老钱心稍安,又想,黄花梨还挺贵的,回头叫管家置办个送过去

说着钱谦益就赶紧赶到制置使衙门,去见吴思南,相比张静宜,吴思南是真正掌控南京甚至整个江南局势的人,当然还有浙江制置使赵引弓,安徽制置使郭逸,但现在清军兵锋直至扬州,首当其冲还是江苏地面,且南京的地位也不比寻常。吴思南原想风风光光回乡做封疆大吏,没想到还是摊上事了,话说多尔衮也不识趣,元老院那么大的势力,不去找他麻烦,还敢来招惹,由此可见南明想跟满清和平真是可笑之极。看来江南的财富觊觎的人真多啊,这次元老院指示三名制置使(江苏、浙江、安徽)务必紧密配合,稳定江南局势,为元老院全面入主江南,攫取江南财富打下基础。其中浙江早有经营,赵引弓做浙江制置使也是为了安定,毕竟与广州不同,用熟人治浙江,稳定意图明显。郭逸在安徽也担当了保护长江上游屏障的重任,历来攻取江南必取上游,蒙古灭宋,湘军破天国都是如此。但清军似乎不是这条路线,走的是江淮直接进的南京,所以吴思南责任重大,不过好在上游有郭逸顶着,不用应付左军东下了


制置使衙门口,站岗的卫兵认得老钱,见了老钱就让人去通报了,然后陈玥就出来了,老钱看到一身职业装的陈玥,苦笑摇摇头,这是澳宋女职员的标准制服。澳宋治下大量启用女官吏,连南京市长都是女的,自己一大老爷们见了他们还得点头哈腰的。到了吴思南办公室,发现阮大铖也在,原来都是怕澳洲人跑路的。就听吴思南说道:既然多尔衮想要战争,那么他将得到战争,但战争的结果将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得,又是标准的澳洲腔调,其实跟大明的必胜是一个路子,没啥新鲜的。吴思南也知道这种话效果不大,就让陈玥进来。说道,那套宅子定下了没有。陈玥说,最近南京市面房产跌的厉害,房主急于脱手,说要现钱的话可以再便宜点。吴思南皱皱眉,心想买房不用贷款傻啊。其实最近因为中原大乱,琼州、广州房价涨的很凶,很多北方的地主老财都带着几辈子积攒下的家当南下避难。北方的地产可以说一文不值了,因为清军兵锋将至,江南房价也跌的厉害。那些资金把广东的房价都炒高了,肇庆、广州等重镇涨的更多,因为很多人认为这两个地方澳洲一定会守,当然最涨的夸张的是琼州了,最没信心的人都认为澳洲人能守住琼州海峡,满清的骑兵再厉害也打不透澳洲大铁船。这也是乱世中特有的安全溢价,跟后世租界房价上涨是一个道理。吴思南对此早有预料,在元老院入主广州后就跟德隆银行贷款大量购置了琼州与广州的房产,其实琼州的房子在元老院入主广州后一直在涨,广州也随着北方的混乱,元老院统治安定涨起来了。李闯攻入北京后,两地房价暴涨,犹如脱缰的野马,一年不到的功夫翻了四五倍,元老院调控房价的呼声很高,虽然很多元老都乘此赚的盆满钵满(后世房价狂涨元老都见过,而且很多历史好些的都知道民国时期上海租借地价上涨的事情,当然日军最后还是打破了租借绝对安全的神话),但这个涨幅也确实有些夸张了。吴思南却知道,随着江南安定,广州的安全溢价会消失,毕竟江南在明清时代都是经济最繁华的地方,于是趁机高价脱手了一些广州、琼州的房产,准备抄底江南。但这个动作在钱谦益看来确实对南京防务有信心的举动,再想到张静宜也在张罗装修,看来澳洲人对守住南京很有信心啊,吴思南这一举动真是公私两不误。

于是吴思南说道,你去跟他说,贷款办着,去了广州可以在德隆银行直接拿到钱。原来那房主就是打算清空江南财产去广州的,因此要现银,存入德隆银行,凭存单在广州拿到钱。不过德隆银行也办理异地贷款取现业务,吴思南就用上了。阮大铖和钱谦益见目的达到了便告辞了。出了市政厅,两人互相讥讽了几句便分道扬镳了。

泸州,高杰部军营内,高杰与李成栋、李本深、吴胜兆等人议事,因为大图书馆通知吴思南高杰被许定国诱杀一事,吴思南命高杰不得前往许定国处,因此避免了高杰被许定国诱杀。再加上100万银元的军饷,也使得高杰部没有分崩离析,成为了、徐州、归德一线的重要屏障,直面多铎的兵锋,当然也给了高杰部讨价还价的本钱。李成栋说,大帅,澳洲人这次给钱不过是想让我等做炮灰,帮他们顶在前面,好为他们下一步计划争取时间。李本深曰:那有如何,难不成你想投靠清军?回过去攻打南京城,你打的过大铁船吗(为安定江南人心,澳宋海军已在长江游弋)?

高杰道,好了,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了,三姓家奴做不得,(历史上弘光朝直到清军逼近徐州一线时才意识到高杰部的重要性,但为时已晚)吴宪台发来的银子都发下去了吧(其实还是被军官克扣了不少,但大战在即,吴思南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明末逼近都这样)。

那是,本来澳洲人想直接存入士兵的账户,末将说士兵不见银子不会卖命,坚持要了现银,差点被澳洲人摆了一道,一文钱不见就想差使咋,连前朝都不如。不过抚恤银子估计是落不到咋这里了,前段时间德隆银行已经给士兵都开了账户,说将来抚恤银子直接打款,家人可直接去德隆银行取款。

慎言,现在什么时候了,元老院岂是好相与的。高杰怒喝到。于是开始布置起防务来,他们不知道的是,叶孟言正率一个军的兵力自上海开来~~~


徐州城外,炮声隆隆,多铎正率领他的镶白旗主力会同汉军旗、投降明军共十余万人攻打徐州。徐州守将正是高杰得力干将李本深,多铎围攻数十日未果,调来重炮轰击徐州城墙。徐州危在旦夕,高杰连忙率本部主力赶往增援,吴思南又下令黄得功、刘泽清部前往徐州一线,加强徐州防守,由此20万前明军人分属着各自的阵营在徐州一线杀的天昏地暗,所不同的是清军一方主要是辽东人组成,而且有满洲镶白旗助阵,实力自然更强一些,渐渐的,靠南方的前明军人顶不住了,胜利的天平似乎在向清军一方倾斜,然而此时,叶孟言突率数万伏波军杀出,多铎完全没有准备,简直是一片石大战的翻版,不同的是李自成变成了多铎。更糟糕的是叶孟言还带来了农用机,多铎虽然为了逃跑策马狂奔,骑术也了得,但马的耐力终究不如机器,没被追上一次,就死不少亲兵,马力也逐渐衰竭,最终联通数十名满清高级将官被俘。

徐州城内,叶孟言坐在中堂,左右站着高杰、刘泽清等四镇将帅。高杰道:恭喜叶上将,活捉多铎。叶上将天纵将才,如此大功,满清跳梁小丑,不自量力,竟与元老院为敌,覆灭指日可待。叶孟言却摆摆手:胜利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希望大家继续努力,元老院不会亏待你们的。高杰等人连忙称是。但心中却在骂娘,好一手借刀杀人之计,让我们顶在前面被清军消耗,最后才出来雷霆一击,既消耗了清军,又起到了削藩的效果。元老院果然好手段,看来这元老院不光器利,阴谋诡计也更胜一筹。(其实满清也是这个路子,让汉奸部队在前面打,满洲八旗只负责控制,不过不同的是满清到了后来八旗根本不打了,元老院本部的伏波军战斗力更是强悍)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