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盗泉子

原帖

北朝论坛:

状态

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2-3-18

最近更新时间:2012-3-18

正文

且尽杯中酒

“先生,主持师父叫弟子来问,观里夜里可要为先生留门。”将茶端上来的时候,小道士明仁望着面前身材高大的云游道士,恭恭敬敬地问。

“无妨,只是一位秀才公摆酒谢我,倒不必留门,你们关好门窗自去休息。”张应宸轻轻揉了揉这个少年的头,微微笑着答道。

他依旧是青袍布绦的寻常道装,但是那副旧时空里肉蛋奶做基础打下的高大身材,放在这个时代尚称富庶的两浙也算很有视觉冲击力,何况正式组织宗教活动已有一年多,对于如何装出一派道骨仙风的高人派头也有了几分心得,“庆云观里的神医赛纯阳”这个说辞,已在市坊见渐渐流传开去。最明显的证明就是,近来问诊的病家里居然多出几个三姑六婆式的人物,专问他可是不是吃雷斋的火居道士,有没有还俗入赘土著家的意思。

明末两浙的佛道庙宇世俗化的程度很深,父子相传的子孙庙只杭州就有不少,每年也少不了大姑娘小媳妇跟着做法事的俊俏道士和尚私奔的风流公案。除去云栖寺的莲池、天童寺的圆悟这类名望极高的所谓高僧,僧道公然娶妻生子已是普遍现象。相比那些很有后世日本僧侣家族产业风格的子孙庙,广州那个很有鱼玄机遗风的莲花精舍只能算是走特种服务业偏门的小儿科。

向少年又交代了几句,张应宸缓步出了庆云观,门前早有赵引弓派来的家人蔡实与车夫候着。蔡实虽然不清楚这个人送外号“赛纯阳”的张道士究竟是何许来路,却也知道张道长的医术高明,和自家秀才老爷也是故交。他当下不敢怠慢,恭恭敬敬地上前问了安,请张应宸上了车,一行人朝着凤凰山庄而去。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