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恪,男。文艺青年。留美博士出身(由原型推测可能出身于密苏里大学)。以一头长发而与众不同。喜爱音乐。是极少数没有女仆及其他伴侣的单身男性元老。在财经口以及文艺口工作。人物原型为知乎用户“吴天微”。

经历

东方恪主要出场于太阳伞专案,是太阳伞专案的主线人物之一。

东方恪首次出场于《第六卷 三百三十八节 艺术的开头》

这种毫无存在感的情况一直到有元老正式向执委会提出要搞专业文艺团体。元老院里这方面的呼声也渐渐强烈起来之后才改变的。

而推动这一切的正是长发文艺男前留美博士东方恪元老。

这位在先后在计委、财金委工作的东方元老是百仞城中相当不起眼的一个:除却平常工作、军训和全体大会以外几乎从不参加集体活动,身为海归却从未参与宅党聚会,也不曾在穿越众关心的热点议题上――如女仆问题――发表过意见。在内部bbs的公告讨论区从不发言,只有几个小猫三两只的讨论小组里偶尔能够看到他的帖子。

工作中也没有主动争取过外派岗位;据说此人好静好独处,休息日里他往往只会只身出现在运动场锻炼,然后戴着硕大的耳机去农场咖啡馆喝一杯格瓦斯消磨时间――五道口那家几乎是财金口专用的茶楼他从来不去――有时甚至捧着电子书坐到打烊;更有意思的是,他在元老住宅区兴建完毕后还长期留守百仞城宿舍区(据说有人私下里问过原因,得到的回答竟然是那句经典的台词“因为近啊!”)。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人见过他的生活秘书。他从未说起他为什么要参加穿越――一个没有明确追求的人是很难理解的。

他的言行当然可以被称之为“酷”。所以就应了“帅到没朋友”。东方元老在临高一直是形单影只――一直到某个夜晚。

穿越之后,东方恪辗转于计委、财经委。

在接到文艺团体管理处处长兼中央艺术团团长冈本信的邀请并与其进行了著名的“百仞城夜话”后,被调离了财政总监部,成了中央实验艺术团的艺术副总监,并开始参与“第四届校园文化祭”的筹办工作。

由于声势浩大,文化祭被当时潜入临高的“卓一凡侠客暴恐集团”当作了袭击目标,而东方恪元老本人也成为了刺杀目标。

筹备中,东方恪在一次起晚迟到后匆匆奔向办公点,偶然与暴恐分子卓一凡相撞并因此对此人警觉(东方恪有一定功夫,能被其撞到而丝毫不动的人必然是练家子),并以此为依据向政治保卫局的午木元老报案,然而未被重视。

[1]
东方恪用毫无感情的语调简述了他今天早上的经历,从睡过头险些错过排练开始,到强行插队冲入体育馆,再到躲在看台一角的观察结果。

“这么说,您在艺术团彩排时见到了可疑人员?”

“不是可疑,而是一定有问题,我说了:一个比我矮十五公分左右的人,在被我撞到时竟然没有移动分毫脚步,这不可能不是传统武术练习者。”

文化祭彩排时,暴恐分子采取行动,东方恪遭遇刺杀,由于提前的警觉与准备以及警卫团的保护而未受伤。

个人形象

东方恪是《临高启明》中一个极具特色的形象。

一方面,他外貌不凡,长发飘飘,用发绳系住,总是穿着一件麻纺衬衫和一条已经洗得发白的旧时空牛仔裤。

一方面,他志趣高雅,热爱古典音乐,拥有海量的音乐收藏,同时,他擅长烹制西餐,且身体健壮。

[2]
在宿舍的另一半,居然塞进了一台形式古朴做工考究的三角钢琴。

“你还有钢琴?”冈本有些诧异――他不记得有元老私人带了钢琴,带手风琴之类小型乐器的人倒是有得。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那是一台本时空的产物:拨弦古钢琴。

“这个是我私人出钱从澳门买得。”东方说,“没有真正的钢琴,就用这个凑合一下了。”

两人默默的坐下,倒上了酒。两人面面相觑,似乎不知道从何说起。

“嗯,多谢您破费,”东方突然开腔,“既然有酒,就免去问茶还是咖啡了,巴赫、莫扎特还是勃拉姆斯?亦或您喜欢柴可夫斯基?”

“啊?什么?”冈本开始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眼前的人的节奏。

“嗯?问您想听什么而已,晚餐没有音乐岂不是吃不下?”

“这样……随意,就巴赫吧。”冈本惊愕之余,开始觉得自己找对了人。

“行,金山变奏曲可以么?古尔德还是图蕾克?”

冈本已经开始习惯这种对话方式:“女祭司吧,边吃边慢慢听。” 东方恪打开橱柜开始找d,然后把播放器和音箱连接起来,冈本瞥见了柜子里密密麻麻的字母索引卡片。

清澈精致的琴声从音箱中飘出,冈本边拿筷子夹菜边说:“你这私藏……算是元老院里独一份了吧?”
  1. 《第六卷 三百九十一节 交汇》
  2. 《第六卷 三百三十九节 百仞城夜话》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崔云红和张应宸也是没有任何女性伴侣的,但是你能说他们单身么~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