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国民学校元老院体制下的第一所完全学校。[1]


国民学校的学制

国民学校最初建立时的学制是初小2年、高小3年、中学4年,一共九年的学制。这里的“中学”说的有些含糊,是单指初中还是初高中全算不是完全确定。如果单指初中、那就是基本照搬了旧时空五四制的小学和初中,如果指初高中,那么大概应该参考六三制的情况,比起六三制是小学加速了1年、中学一共加速了2年。 到了1633年,张智翔校长进行了改革。学制改为初小2年、高小2年、初中2年、高中3年,一共也是九年。主要变动是高小又加速了1年,对比旧时空六三制学校,相当于小学和初中都加速了50%,高中维持不变。


国民学校的学年与学期

这部分的描述有不少冲突的地方。有少部分章节设定国民学校为按学期入学。如7.320.李佳奈的秘密一节。但更多的地方都是按旧时空的一年一级处理的,几乎所有涉及排名、考试的地方都是如此。


国民学校的班级编制

最初的编制是30人一个内务班,同住一个寝室,同生活同学习同劳动。授课时也是30人一班,原因是“超过二十人教师就很难照顾到每一个人,三十人勉勉强强”。这里隐含了一个信息:因为男女同寝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发生,所以芳草地的班级编制是男女分班的。

到1631年发动机行动准备阶段,制度已经变成了男女合班,但班额仍然是30人一个班。

1633年改革后,也就是芳草地参观时,已经出现了几百人一个教室的大课,可能是因为师资力量不足的改革,也可能是课程性质的特殊(比如某些以展示、直观了解为主的课程)。此外后文对快班的描述中提到,快班是国民学校罕见的小班教育,因为小班是20人多一点一个班,所以不清楚这里的“小班”是相对与正常的30人班级,还是此时普通班已经都改成60人甚至更多的大班级了。


芳草地的课程和作息

课程最初是“三三制”:三分之一时间文化课、三分之一劳动实践课、三分之一军事和体能锻炼课。所谓的劳动实践课,自然不是拿剪刀胶水做做纸模型,捏捏橡皮泥,而是到田间地头、到工厂企业里去实打实的当小工干活。1633年改革中是否有变动不明。

作息方面的信息很零散,并且来自不同的时间点,找到的大致有:6点晨跑、7点到17点都在上课、每天8节课,每堂课40分钟。有早晚自习。自习延续到深夜。


在校学生与适龄儿童数量

1631年,发动机行动开始前,有高小生约300人,初小生约3000人。

1633年,芳草地参观记,有小学生约6000人,平均每个年级1500人,其中高小一年级学生明确有一千余人,中学部尚未正式运作。此外还提到,有两三千应入学的适龄儿童因为资源紧张未能入学。

基本同时期的发动机行动总结中,提到交给教育口接受教育培训的十四周岁以下少儿人口约60000人。


快班、选拔组和学习院

快班的概念最早在芳草地建立的时候就有了,经过一年级的学习,能够达到识字2000个和简单四则运算的学生进入快班准备进入高小,其余学生经过一年的学习准备毕业。

但到了1633年,快班的定义完全不同了,快班学生成了精英中的精英的代名词。每年级前300名为选拔组,有奖学金。选拔组中的前64名才能进入三个快班,即每个年级的一二三班。班级的人数不是通常班级的30人,而是20人多一点的小班,他们一个学期要学完一年的课程。每个年级的快班会和为小元老开设的初号班一起在学习院进行学习。学习院有单独的制服、校舍甚至食堂。


学历与学力

甲种文凭:对应高小毕业生 乙种文凭:对应初小毕业生 丙种文凭:对应扫盲班毕业生

以上文凭可以通过每年两次的考试直接考到,不一定要实际在校学习。

国民学校各年度大事

1628年:临高国民学校时期,仅在年底有一些(如果不是没有的话)学生,成员为孤儿和从广州买来的儿童。教学内容以扫盲和纪律性训练为主。

1629年:芳草地国民学校正式建立。随着穿越众的势力扩张,归化民职工子女和附近村子的适龄儿童开始进入国民学校。

1630年:7月,澄迈大捷。在9月份有数量不少的“质子”被送到国民学校自费就读。同时,穿越众的影响力扩展到全岛,岛内其它地区的适龄儿童也开始入学。

1631年:10月,登州之乱开幕,发动机行动开始。行动开始前,芳草地有高小生约300人(1629级),初小生约3000人(1630级、1631级)。

1632年:发动机行动运送来的山东儿童开始大批入学。

1633年:发动机行动结束。

1634年:第一批中学生入学(1629级、1630级)。两广攻略准备阶段,芳草地毕业学员300人进入行政干部学校,为北上做准备。 1635年及以后的具体发展还在进行中,暂略。

二五期间规划(1635年-1639年):在临高设立综合理工学院和高等师范学院作为文理科高等院校。(按目前学制,应该到1638年底或1639年初才有第一批高中毕业生。)


国民学校的教师

元老教师

元老教师:大部分在临高的元老都要兼职上课,这里主要统计做过专职教师的元老。截止芳草地建立时,教育部共有12名元老,但具体是哪12名元老不明。

胡青白:教育人民委员。

白雨:教育部办事员,工体教研组长,“学工”教师。搞电脑网络出身,有旧时空教师经验。他的生活秘书负责芳草地元老教师的小灶。

方忆静:初号班教师,芳草地建立后调入芳草地。原元老宿舍管理员。原保育老师。

张智翔:校长。化学教师出身,副校长工作经历,会打猎,能开A1大货照,一级厨师证的获得者。

姬信:女仆革命事件后进入芳草地。法学俱乐部成员,土著权益保护协会创立者。发动机行动中调往台湾。

钱校长”:吕洋的母亲,资深小学教师,初号班班主任。

袁子光:理科教研组组长兼教务主任,数学教务组长。旧时空初中数学教师。现调往广州,任广州教育人民委员会委员长。

蒋佑中:非科班出身。发动机行动中调往济州岛。

肖照川:文科教研组长兼训导主任,原中学化学教师。

董亦直:总务主任。工科毕业生。现调往广州。曾协助主持广州公务员考试。

刘翔:文科综合教师。某著名理工大学的博士,程序员出身。自芳草地调出后曾任驻琼山县办主任。现任广州市市长。

杨欣武:金融专业出身,张智翔改革后调入芳草地。生活秘书杨继红,即女仆杀人案中的杀人者。

崔汉唐:一所不知名二本院校的美术师范生,当过中小学教师,业余爱好十分广泛:武术、射箭、冷兵器、手工制作无所不包。后转入新道教。

南宫浩:专业作曲编曲人员,音乐教师。


值得一提的非专职元老教师:

熊卜佑:会临高话的元老,在芳草地教普通话,顺便学当地话。

卢炫:主业大图书馆办公室主任。兼职芳草地(文科)教师、学徒总队文化教员。

辛无罪:被胡青白抓去在分配给学校的政保总局专人的监督下每周二次对高小生进行数据分析的启蒙教育,以及SOP的基础培训。


归化民教师

张兴教:扫盲教师。现任“吴(南海)办”主任。

冯珊:冯诺资助的学生。1635年时16岁,中学生,数学偏科。兼任高小数学教师,兼任计算中心工作人员。

杨增的妻子:芳草地的初级教师,江西逃难来的流民家庭出身。穿着土气,说话木呐的女性。

阿秀:常师德的女仆,国民学校幼儿园保育员。

其它:发动机行动中搜罗到的知识分子,甄别后较为可靠的分配到行政口,其余的作为扫盲教师。


国民学校的学生

暂时只统计了国民学校学生和部分职业学校学生。11楼的繁华烬燃统计了到第四卷左右的全归化民学生列表,涵盖范围更广一些。

元老学生

卓小敏(男):父亲卓天敏,元老。D日时6岁。

张允幂(女):随父亲穿越。现在实习中,任广州综合办公室副主任。

林子琪(女):父亲林法天,农业口元老。

钱朵朵(女):父亲钱水廷,现任海南大区区长兼临高特别市市长。

归化民学生

符喜(女):1629年入学,当时十三四岁。符不二家的家养丫头。万里辉准备和她结婚。

季园(女):1629年,作为元老季润之的徒弟,被带去了三亚。原姓王或者黄之类的姓。

季墅(男):1629年,作为元老季润之的徒弟,被带去了三亚。原名杨二根。

阿萝(女):常师德的女仆。

阿碧(女):常师德的女仆,乙种文凭。

李荃(女):李默的女儿,走读。5.408节马上就要初小毕业了。女仆革命时8岁。成绩还不错。

赵传一(男):选拔组成员。(刘大霖家)赵管家的孙子。第二次反围剿后10岁,读二年级,是第一批按照标准教学大纲学习的学生。实际已经学到了四年级的课程。

赵传一的妹妹(女):选拔组成员。

路甲(男):投靠穿越者时年龄稍大,被吴南海收做了徒弟。是读了国民学校还是只经过扫盲不明确。

路乙(男):父亲路大,学田的佃户。哥哥路甲。

(李孝朋家)李四公子(男):1630年,二次反围剿后被送入芳草地,入学时11岁。李家庶出,此前在家塾念书。

黄平(男):1630年,二次反围剿后被送入芳草地,入学时十四五岁。原黄禀坤小厮。校橄榄球队明星。高小毕业后,数学成绩突出,转财会培训班。现在广州税务局任职。

李小刚的儿子(男):祖父李大刚,江西人,起威镖局的老一辈,是孙可成最忠心的“同乡老弟兄”。父亲李小刚作为长江行动小组的随行人员。母亲向春花也是护宅镖师出身。父母目前应该在武昌。

乌开地的儿子(男):父亲乌开地,在北京冷凝云手下。

尤秀家的老大(性别不明):母亲尤秀,南宝合作社主任,闹临高事件中与黄真交往并怀孕。家中共有三个子女。


蔡司(男):成绩很不错。到光学厂实习过几次。哥哥蔡俊杰,父亲蔡生杰。

陈光济(男):略显清瘦单薄。因为写作文被提过一次的龙套。

柯雷尔(男):刘翔资助的学生。父亲叫柯克,是个木匠。

郭熙儿(女):刘翔女仆郭灵儿的堂房妹妹,和郭灵儿家当初一起被收容到海南来。她的成绩不怎么样,属于垫底的层次。去年初小毕业之后就进了某机关当个办事员。年龄写得是十六岁――实际上只有十五岁。

王德纲(男):元老王涛的养子。文艺骨干,跟王涛学习说书和说相声。

侯闻永(男):乙种文凭。行政实习生。曾经在马千嘱手下工作。

筚达(女):黎族,在国民学校学了一段时间汉语。只有丙种文凭,即未达到初小毕业水平。

萧占风(男):1629年入学。取得了甲种文凭。从后面的经历看,取得文凭的时间不晚于1631年。雷州人,甜港风云中重要人物。附学生员,入学时至少18岁。毕业后转入民政培训班。后曾任几任村长,公社民事协理员,儋州县办任职。1632年被对外情报局借调派回雷州站做副站长。明面身份是吴明晋的师爷。

冯珊(女):(归化民教师部分统计过)

戴秀(女):民政部实习生,持有乙种文凭。杨云的秘书。父亲戴德高。

戴嫣(女):(1633年初)高小一年一班,进入高小后第一次总评定第一名。父亲戴德厚,弟弟戴瑜。1632年被一位罗姓元老(疑似为罗铎)推荐入学。


戴嫣的原文描述部分有自我矛盾的地方以及和戴秀的相关描述矛盾的地方,以哪边的为准未知。

自我矛盾:戴嫣花费一年时间升到初小二年级,进入快班,快班学完二年级课程用时半年,进入高小到第一次总评定用时半年(总评定每学期一次)。一共需要2年,而不是1年。

与戴秀的信息矛盾:按戴秀部分自身的描述,戴秀入学应该很早,在1629年左右。但是按戴嫣部分的描述,戴秀入学就要推迟到1632年,而且戴嫣高小一年级时戴秀已经工作,等于从成绩普通变成了一年读完初小了。



参考

  1. 《临高启明》(网络版), 第三卷 新社会, 第118节.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