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五百废的末日》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五百废的末日
五百废的末日.jpg
作者ID
百度贴吧 命运选中的人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京师,蒙古荒原,临高
涉及方面 明廷,核武器
内容关键字 元老院灭亡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五百废的末日》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1-11
最近更新 2016-01-12
字数统计 (千字) 11.1

1653年,距离髡贼北伐已经20年了,北京紫禁城崇政殿。

一个一身军便服的中年人正在简陋的办公室内踱步沉思。

此人虽然年近四十,但腰板却如利剑般挺直! 过度的操劳,让他的两鬓已然斑白,不仅仅是发色,最让人感到颤栗的,是身上那种不加掩饰的昂然英风锐气!

英锐之外,更多了一种可以将天下人命运掌握在手中的王者气度。目光顾盼之间,犹电闪雷鸣,凛然有威。

能在这里工作的精英向来从来自视甚高,可是在此刻这人面前,竟然也常常压制不住顶礼膜拜冲动!

此等人物,若刘郎才气,若生子当如,若赤壁横槊。岂是一个另一个时空中死气沉沉万马齐暗的大萌所能造就的?


“当当当。。报告”

“进来”

此时敲门声响起了,一个身穿中山装,戴着眼镜,太监模样的老年男子敲门进来。

看着这个踱步沉思的中年人,老太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这还是20年前那个孤独、惊恐,听到髡贼的消息都几乎吓尿了裤子的少年天子么?

当全天下的期望落在一个人身上时候,这个人虽然也是人类,但却是那么与众不同,就是这个人,改变了一切!

澳宋与大萌的战争已经进行了20个年头了,起初在澳宋跨时代的力量面前,大萌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陷入几乎亡国的境地。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髡贼的政策把大萌力量最大的士绅、地主推向了对立面,他们或许在在髡贼压倒性的武力和组织能力面前不堪一击,但几百年的底蕴是惊人的,越是在这个社会的高层,对这个社会现在到底处于什么样的景况越是清楚。这种心态往往还不是理性的,只是一种近乎直觉的感觉罢了。更多的人却有一种莫名的焦灼。他们也未必知道未来会怎样,可总觉得不对劲。绝大多数加倍的奢靡,末世的豪奢富贵往往是最疯狂的,可总有一些人想逃离其间。不能救人,也得自救。无非是看有没有这个机今罢了…奇迹出现了!

就在大萌一切都要化为历史尘埃的时候,一封来自马尼拉“共产国际”领袖黑尔的书信,摆上了崇祯的案头,一切从此改变了。

崇祯意识到,这是挽救大萌的最后一根稻草。男儿大丈夫,只要计较定了,坦然面对就是,先去想此事成功的机率有多少,患得患失的,哪就什么也做不好。


一年后,黑尔被崇祯礼聘为内阁首辅大臣,铁腕进行大萌维新运动,迅速进行现代化改造,确立了“联共、联金”的路线方针.

髡贼的一切不再神秘,大萌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工作中学习技能。事实证明人的潜能是可以逼出来的,人能力也在不断的折磨和煎熬中逐步提高。战争正是折磨和锻炼年轻人的最好平台。非胜即死,压力的骤然加剧,却没有足够的适应时间,要求大萌朝廷在最短的时间能解决各种问题,在这种惊人的压力下,混混沌沌的淘汰!固步自封的淘汰!懦弱无能的淘汰!甚至运气不好的也被淘汰!大萌的精英也用铁和血完成了最终的淬火!

髡贼最初的进攻,让大萌损失了上百万军队,崇祯几乎陷入绝望的境地,军队的损失并不可怕,这一百多万打光了,再从民间征出两个100万来,也不是不可能。

最然崇祯恐惧的还是对髡贼能力的一无所知,跨时代的兵器、战法,让大萌完全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但这一切,在马尼拉派出的援萌专家后,战争的迷雾已经打开!

经过十几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战争的天平开始向大萌倾斜,这就是战争潜力的好处。战略纵深、优势兵力、后备兵源……这都是髡贼的弱项,大萌的强项。

即便如此,在髡贼优势兵力火力面前,想要反攻谈何容易!就在此时,奇迹再度降临!髡贼爆发内乱,伏波军群龙无首,开始全面收缩,大萌趁势反攻,150万萌军强渡海峡,像一把匕首直插髡贼心脏--临高!

目前萌军先头部队已经推进到临高近郊,但前线战况很不顺利,髡贼精锐凭借坚固工事赴欧顽抗,萌均已达战略进攻顶点,再也推进不动了。

此时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转胜为败,进而被髡贼打回去。

怎么办!怎么办!崇祯在思考、在抉择!


在距京城千里之外的蒙古草原,荒漠中的一个绿洲中有一个萌军的秘密基地,这个绿洲不大,方圆不过两三平方公里,而且每到夏季,绿洲中央那个小的可怜的湖泊就会干涸。因此,在当初设立这个实验基地的时候,设计者与施工者可着实下了一番力气。大量的大理石、花岗岩都需要从千里之外的地方运输过来,同时,钢铁、食物、淡水等等物资,也需要从外地输送。

但是而今,这一切的努力与耗费都有了回报,萌国开发的秘密武器已经开发成功,准备投入实爆了,从目前的各方面数据显示,这次实爆的成功率超过了百分之九十,毫不客气地说,只要不出现可各方面无法预估的意外,那么此次实爆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站在实验基地南部角落的车站站台上,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孙传庭搓动着双手,神情激动且紧张的眺望着d东南的方向,在那里,一条看上就要掩埋在沙漠中的铁轨。蜿蜒曲折的通向遥远地大漠边缘。在孙传庭身后,是近百名实验基地的主要官员以及各方面的主要专家、科研项目带头人,这些人在表情上,同孙传庭并无二致,都是紧张中带着几分激动。

今天可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啊,除了他们所共同研究了数十年的秘密武器即将实爆之外,还有另一条消息,足以令整个试验基地的十余万名官兵、科学家沸腾起来!大萌帝国皇帝、萌共中央第一书记、数百万萌军的最高统帅朱由检同志,也要从遥远的北京专程赶来,为他们这些战斗在大萌核武开发第一线的人们庆功。

带领全国人民进行抗髡斗争中取得的巨大威望,及战时国家建设方面所取得成绩。朱由检在所有大萌人地心目中,已经是一个如同神一般的存在。无论是谁,只要能够得到他亲自接见,那本身就是一种无上的荣耀,是足以令任何一个大萌人为之欣喜若狂地光荣。可以想见,在这种情况下,朱由检的到来对于整个核武基地来说,是何等重要地一件大事。

原本按照上面的安排。朱由检应该在中午十二点钟左右的时候,乘坐特殊军列抵达核武实验基地的,但是由于担心髡贼潜伏特务的袭击,专列开的很慢,从而使得朱由检抵达核武基地的时间也向后拖延了两个小时左右。

“即便是延后了两个小时,这个时候也应该到了啊?”看了看自己地手表,表上的时针已经指向了三点钟的位置,孙传庭在心里有些忐忑地自语道。他现在不怕别的,就担心朱由检会临时改变主意,不到实验基地来了,那对于整个基地来说,绝对是一个终身难忘的遗憾。

“来啦,来啦,火车来啦!”孙传庭心里那句话刚刚念叨完,在他后面的一名军官就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大叫,要说起来,这些负责基地安全的军人们就是比科学家们有优势,因为他们的手里有……望远镜。

果然,在过了大约几分钟之后,一道腾腾升起的浓烟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而且那冒起浓烟的物事显然还在快速的朝基地方向接近着,以至于它在人们的视线中越来越趋向清晰。

火车,没错,就是火车!朱由检所乘坐的火车!

长时间等候在车站上的人们,在一刻开始变得愈发兴奋起来,他们或有意或无意的开始整理自己的装束,抻平衣摆上的皱着,理顺被大风吹乱的头发,每个人都极力要把自己形象最好的一面展现在统帅的面前。

在隆隆的轰鸣声中,朱由检所乘坐的专列缓缓的驶进了这个沙漠深处的小站,当气阀减压的嘶嘶声开始变得微弱的时候,六节拖挂在一起的车厢厢门相继打开,一个个荷枪实弹、军容整洁的大兵,从车厢内跳出来,迅速的抢占了列车旁边的所有要害位置。

最中间的那个车厢终于在一声轻响中打开了,警卫员先是用警惕的目光在站台的人群中扫了一圈,然后才猛地站直身子,大喊一声:“朱由检同志到!”

伴随着这一声大喊, 霎时间,站台成了欢乐海洋。

其实大萌的核武研制工作可以追溯到天启时期,当时萌国科学家已经在理论上证明了一些放射性元素能够进行‘链式反应’。简单地说,就是诸如铀一类的元素,当一个中子撞击一个铀是原子核,就会发生分裂,并产生两三个中子,继续撞击另外两个铀原子核。然后不断地持续下去,最终使整个铀金属块完全分裂完毕。

这就萌国科学家们提出的‘裂变反应’。由于整个‘裂变反应’在一瞬间,差不多百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完成,因此为产生极为巨大的能量。经过计算,一公斤铀完成‘裂变反应’后,所产生的能量相当于1.5至2万吨tnt炸药的当量。

一次实验失误,引起了著名的王恭厂大爆炸,大萌的的核武研制工作一度中断,后来在黑尔的的帮助下,大萌产生裂变反应的结论。

为了对抗髡贼的侵略,崇祯决定倾国之力开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武器,这种武器在一瞬间可以轻易地抹掉一座城市。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改变战场的态势。

崇祯知道将打开一个潘多拉魔盒,里面的东西会带来什么,谁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是来自地狱的力量,是宇宙中最基本的力量,要把它释放出来,用来对付全人类共同的敌人!髡贼,是绝对不允许大萌存在下去的,他们会全力扼杀崛起的新大萌。

核武器将成为大萌保持民族独立、领土完整的根本力量。

今天过后,一切都将不同了。


虽然黑尔为大萌科学家直接指明了产生链式反应的元素就是铀、钚和钍这几种裂变材料,但大萌的科学家出于谨慎和对科学严谨的态度,他们用中子照射了几乎所有的化学元素,先后发现了50多种人工放射性核素。证明了只有开始提到的几种裂变材料才具备链式反应的事实。

黑尔在核物理方面虽然不是专家,但他所领导的工作却是最有成效和最出色的。对每一个细节的把握和了解都付出了巨大的艰辛。他是一个卓越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把原子核裂变所提供的理论上的可能性,真正变成军事上的的原子武器。要知道,其间所须克服的理论、方法、材料、直到技术工艺上的种种难题。

尤其是,制造原子弹最重要的也是最难的就是工业化浓缩铀。这几年来,大萌耗费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物力,终于勉强生产出够一枚原子弹所使用的铀235,大萌成功了。


在蒙古荒原中心地带,离核试验基地约16公里的爆炸点上。一座高185米的铁塔正静静地耸立在荒漠上。在铁塔附近的一座临时建筑屋内,十余名专家正在对核爆炸装置进行最后的组装和调试工作,一个连的官兵在保卫着他们。几天来,专家们对起爆核弹的猛炸药及起爆装置连续进行了三次试验。表明起爆系统一切正常,虽然在这之前,他们已经进行过了数百次的试验。

最后,两名专家将核装置通过卷扬机送到了铁塔的顶端,两人也同时抵达,并着手解除核装置的最后一道人工保险。看到装置上所有的绿灯都亮起时,两人终于离开,回到地面。

四点十五分的时候,崇祯以及萌共中央的一众官员进入了十五号观测所。令他们颇感意外的是,这个地下观测所并不像他们所想象地那样狭窄。想法,在那一段足有三十几阶阶梯的钢筋混泥土石台下。是一个足有二百余见方的大厅。大厅的墙壁是完全由成块的大理石砌就的,一盏盏串联在墙壁上的电灯,将这个地下大厅照地灯火通明、如同白昼。

崇祯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发现大厅的左右两侧各有一扇厚重的钢制螺旋门,按照项目负责人徐光启的介绍,这两扇门后各有一道紧急疏散通道,它们每一道都可以通往五公里外的安全地域。一旦在核爆过程中。这个观测所出现了意外,那么隐藏其中的人,就可以通过着两条疏散通道逃往安全地地区。

在大厅的中央位置,摆放着十几把看上去就很舒适的沙发,而每一张沙发地前面,都有一根粗长的钢管直通天顶。不用问。这些钢管肯定是潜望镜,它的作用就是让观测者们可以随时了解到地面上正在发生的事情。

“嗯,你们做的很好。考虑的很周详,”崇祯在大厅里转了一圈,最终走到中央一张沙发前坐下。

看来这些地堡一样的观测所,在当初建造的过程中的确是耗费了很大的功夫,回想起来看看,如果把建造这个实验场的经历全部投放到对髡战场上去,那么仅仅是修建这些地下观测所的投入,就足以在髡军的正面构建起一道防线了。可是这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当初在对付澳洲人的时候,大萌已经研制出了原子弹的话,那么修建这样一条防线还有什么实际的作用吗?

“呤……”

就在崇祯心有感慨的这个时候,一阵儿清脆的电话铃声在大厅里响起,片刻之后,一个年轻的声音喊道:“徐光启同志,前面通告,正式起爆时间定在十五分钟之后,现在开始进入倒计时。”

徐光启看了崇祯一眼,后者摆摆手,示意他可以去忙他的事情。

他径自伸手握住潜望镜的滑竿,将镜孔挪到自己的面前,然后便探头朝镜子里看去。

观测所里的潜望镜显然都具备良好的远视性能,通过它崇祯可以将爆场中心的情况看的非常清楚。之间在很远的地方,一个高高耸立起来、如同火箭发射井一般的高架,牢牢的矗立在沙漠中,一块硕大的帆布将发射井南侧的部分完全笼罩起来,使人看不到里面的情景。而在距离井架不远的地方,大批的撤离人员,这些人必须在十五分钟之内撤离到安全地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也许是为了实验核弹爆炸的威力,以便统合各项数据,以井架为中心的很大一块沙漠地域内,停靠着大量的工事、火炮之类的东西,这些曾经在战场上无往不利的重兵器,将会在十分钟之后成为第一批见证核弹威力的实验品。

“距离最后引爆时间还有十分钟,请所有人马上进入地下掩体……”

“距离最后引爆时间还有五分钟,请所有人马上进入地下掩体……”

……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随着扩音器中传来的倒计时的声音,崇祯只觉的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一种即期盼又忐忑的心情,开始充斥了他的胸腔。

当倒计时进入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徐光启重新走了回来,这位核武研究总工程师,此时显然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他用那只哆哆嗦嗦的右手,将一枚枚巴掌大小的墨色镜片分发给众人,同时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各位首长,请将这镜片插入到你们的镜孔,避免一会儿被核爆的强光灼伤眼睛。”

崇祯会意的伸出手,将那镜片接了过来,然后插进了潜望镜弯槽的缝隙间。

“十”

“九”

……

“三”

“二”

当扩音器中倒数的声音出现了“二”的时候,崇祯迫不及待的探出头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在墨色镜片作用下漆黑一片的潜望镜。

“引爆!”

当“引爆“这个字眼回响在大厅中的时候,通过那副潜望镜,崇祯看到了他毕生难忘的一幅景象。

只见在那原本墨黑一片的潜望镜里,骤然出现了一抹炙白的亮光,这抹亮光是如此的诡异,它最初出现的时候就如同是一轮硕大的圆球,而后,在不到半秒钟的时间里,这个圆球迅速的向内塌缩,其缩小的幅度甚至超过了本身体积的三分之二。再之后,又是不到两秒钟的时间,这个骤然塌缩下去的光球,又以肉眼难及的速度飞快膨胀,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那膨胀起来的光球就占据了整个潜望镜可以看到的全部空间。

“哄!”

就在众人还来不及为那壮观的景象发出一声叹息的时候,一股强烈的振动就传遍了整个地下大厅,在这剧烈的颤动中,原本在墙壁上的一盏盏电灯骤然熄灭,而后又骤然重新亮起来,与此同时,那牢固的天顶就仿佛是要快坍塌下来一般,一捧捧尘土碎渣铺天盖地的倾泻下来……

“我们成功啦!我们成功啦!”年近六旬的徐光启猛地发出一声嘶喊,整个人也在这一声嘶喊中,跪倒在了尘埃中。。。。

此时的崇祯已经没有时间去理会别人的表现了,他伸手取下潜望镜嵌槽内的墨色镜片,然后再次探头过去,小心翼翼的朝外张望着。

这会儿地面上核爆第一波的强光已经淡去,而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巨大蘑菇云已经升腾起来,只见在那空旷的沙漠中,一个冲天的尘柱腾空而起,尘柱的顶端是烈火熊熊的半圆形蘑菇头。这个蘑菇头不是安静的,它仍旧在翻腾中不断地膨胀、扩大。

通过这带有望远功能的潜望镜,崇祯能够将核爆中心位置附近的情况看的较为清楚。从核爆发起到现在,只不过是六七秒钟的时间,但是那明显可见的圆环型冲击波已经出现了,它以核爆点为中心,以肉眼难见的速度飞快的朝四周辐射。那些原本停留在沙漠中的大量火炮,在这冲击波的作用下腾空而起,带着滚滚的浓烟如同旋风里的一片片树叶一般,被冲击波裹夹着抛向远方。当然,这些能够被抛飞的装备已经是距离核爆中心较远的了,至于那些距离较近的,已经在核爆的第一时间便被高温汽化了。

随着冲击波的迅速接近,潜望镜中能够看到的一切显得越来越模糊,终于,当一门外层已经被严重腐蚀的大炮从天而降,并迅速在潜望镜中变大的时候,崇祯抬起头,将自己的目光从潜望镜前挪开了。

“呼!”深深的吸一口气,崇祯环顾地下大厅里地众人,半晌之后才语调沉重的说道。“是啊,我们成功了”

崇祯话一说完,身后就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大萌经历了二十年年的落后,终于在这一决定人类命运的尖端科技上远远地把髡贼抛在了后面。

趁着萌共中央全体成员全都在场,崇祯即召开了一个短会。提议马上制造武器级核武,彻底消灭澳宋政权,这一提议在最短的时间内全票通过。此时,数据也恰好传来了:此次核爆炸最后测定的当量为1.8万吨tnt。在坐的萌共委员们立即惊呆了,他们看到那壮观的景象,已经深受震撼了,而理性上的认识进一步加深了他们的印象,此次爆炸就几乎相当于全国炸药生产量的一半多,不能不让人震惊。


十三日清晨,七点四十五分,临高近郊,伴随着隆隆的飞机马达声,新一轮同时也是最后一轮的战火,开始吞噬临高市区。近千架萌军的轰炸机,携带着令人恐怖的重磅炸弹以及燃烧弹,缓缓的飞抵临高上空,在临高归化民惊胆颤的瑟缩中,将死亡从空中无情的投落。

就在空军的大规模轰炸持续了二十余分钟后,更大规模的炮火袭击开始了。集中在临高市区外围三个方向上萌军炮兵集群,在短短的一天时间内,就集结起了近一万三千门火炮、迫击炮,而如此庞大的炮兵系统,几乎是在战役打响之初,就全部被动用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炮弹,如同密集的耕犁一般,将临高市区最外围的伏波军防御工事犁的面目全非。在仅仅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萌军六个主要进攻方向上市区地域,就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滚滚的浓烟从这些废墟中升腾而起,迅速覆盖了整个市区地上空。成百上千的浓烈烟柱遮罩了城市的光线,从而也迫使萌军的空军力量不得不撤出战斗,放弃了对地面攻城部队的空中支援。

八时许,天气骤然转阴,在将近九点的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雨点,雨在极短的时间内由小转大。这突如其来的一场雨,让萌军的进攻计划不得不稍稍向后推延。不过到了九点三十分,萌军的前总指挥部显然不打算继续等下去了。不然地话,前一阶段炮击与空袭所取得成绩。将会化为乌有。

九点三十分,一向令伏波军倍感头疼的口哨声。开始在临高城区地外围响起,那口哨声此起彼伏,即便是那隆隆的炮声与枪声,也无法压抑住着口哨声地喧嚣。就在这稍稍显得有些刺耳的口哨声中,萌军八个集团军,将近五十万兵力,分三个方向对临高市区发起了突击。

此时的伏波军已经完全失去了有效的组织,萌军之前大规模的轰炸和炮击,已经打掉了他们的指挥系统,各部队之间的联系完全中断,上级指挥部门的指挥命令根本下达不到各个作战部队。因此,散布在城中各个防御地点的伏波军部队,基本上都是在各自为战,这样的战斗即没有什么技术性,当然也更没有什么所谓的前途。此时的伏波军士兵之所以还要将战斗继续下去,与其说这是为了胜利,还不如说是出于一种本能,生存地本能。

那些已经失去了统一指挥,变的各自为战的伏波军部队,显然仍旧具有较强的战斗力,他们在顽固防御的同时,还在几个地区打过几次漂亮的反突击战斗,仅从这一点上说,这些士兵就是值得人们钦佩的。没有听起来热血沸腾的口号,也没有声嘶力竭的呐喊,唯一有的,就是咬牙切齿的战斗,野兽般本能的拼杀。步枪、机枪、手榴弹、……任何一种只要能够给对方的步兵、坦克造成伤害的武器,那些伏波军士兵就全都用上了。

在入夜的九点钟之后,萌军全线停止了进攻,一线的部队经过一整天的战斗已经相当疲惫,而且弹药*配备也消耗的差不多了,需要重新补给以备再战。

沉闷的隆隆声,听上去就像一只空汽油桶滚下楼梯一般,空洞刺耳而又连续不断。

震颤,一切都在震颤,目光所及里的一切东西都在无可救药的震颤着,让人眩晕。这是什么味道?浑浊而刺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未燃尽的火药气味,还混杂着燃烧橡胶制品的那种恶臭,不断刺激着自己的呼吸道和眼睛。

一张面孔在眼前晃来晃去,似乎正在冲着自己喊叫着什么。这个人是谁,他在干什么?文德嗣木讷的转动着自己的眼球,充满疑惑的环顾着四周,周围的一切都像是笼罩在一层白色的雾气中一样,朦胧,模糊。

“主席,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

面前那个人还在对着他吼叫,声音遥远还带着一点回声,感觉不那么真实,但是文德嗣很高兴自己恢复了听觉。

哦?是石志奇……但是这里究竟是哪里?


文德嗣终于看清了面前站立着的男人,让他疑惑的是这个坚韧的部下似乎突然苍老了很多,军帽下露出了夹杂着白点的鬓角,眼角的皱纹比印象中更深了,就像是用刀刻上去的一般。

那双坚定而深邃的眼睛曾经充满无穷的精力,而现在却只剩下无尽的疲惫和沮丧,甚至还带着一丝绝望,就像两盏即将熄灭的烛火深嵌在发青的眼窝中。

文德嗣感到有些诧异,他不知道自己那个天塌下来都压不垮的石志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努力回想着自己之前在干什么。

“主席,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我请求您不要放弃。我们的事业还未失败,我们还能继续战斗下去直至最后的胜利。”

石志奇似乎没有听到文德嗣的询问,他继续急促的喊叫着。

文德嗣觉得头晕晕的,石志奇究竟在说些什么啊?离开这里,自己现在连身处何地都还没搞清楚呢。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里是哪里?那种压抑的隆隆声和这种该死的震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啊,想起来了,这里是临高执委会的地下工事,穿越20年来的一幕幕如同幻灯片闪过文德嗣的大脑。


15年前,对明战争爆发,开始进展非常顺利,但在占领了大半个明国后,伏波军的进攻开始受到阻挠。

与此同时,隐藏在元老院内部的危机开始发酵,在最初事业高速发展的日子里,矛盾被发展的红利掩盖了,但一遇一丁点挫折,却更加千百倍的爆发出来!

说到底,元老们不是一群真正的革命者,甚至不是统治者,只是一群后世的普通小民,他们没有革命者面对危机时的大智大勇,推诿,胆怯,患得患失是他们的基础属性。

临高的物质条件改善后,元老们不可避免的骄奢淫逸起来,毕竟大家穿越就是为了高人一等的享受,渐渐失去了开拓精神。

元老选的制度对元老没有任何约束能力,元老们很快发现,这是一个沆瀣一气的小圈子,犯了天大的过错也不过是罚酒三杯。这样的情况下,元老们开始为非作歹,元老院的健康势力消失殆尽,元老离最广大的归化民们越来越远了

为了力挽狂澜,已经退居二线的文德嗣,放弃修养,重新出山,全面主持支委会工作。

这损害了马千瞩等一当权派的利益,他们密谋调动陆军包围支委会大楼,抓捕文德嗣。

危机面前,文德嗣联手王洛宾调动海军陆战队清洗了马千瞩杜雯一伙,并在陆军内展开大清洗,元老军官十去七八。

这种自相残杀彻底寒了钱水艇一伙北美众的心,钱水艇联合20多名身居要职元老出走欧洲,也带走元老院海军的精华。


“我绝不离开!”

“游老虎元帅的军团能挽救这一切,我已经明确的命令他向临高进军了。”

文德嗣声嘶力竭的吼叫着,他感到一种从心底里发出的恐惧,原来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一直不是!

“游老虎元帅已经不可能到达这里了,主席。伏波军一师已经被金国人全歼,席亚洲元帅的二方面军正在三亚与明国人苦战,在临高附近已经没有成建制的部队可以使用,而且在这里我们已经没有预备队可以调动了。

所以,我希望主席下能够听从我们的劝告,立即离开临高。我们在台湾和婆罗洲至少还有五十个师,我们需要您来指挥那些部队继续战斗,您一定能再次创造奇迹,我们还有胜利的希望,主席!”

萧子山,文德嗣分辨出那是萧子山的声音,随后他就看到了自己一直信赖的副手。

萧子山看上去和石志奇一样,疲惫而苍老,眼神中充满了沮丧,更让文德嗣感到惊讶的是下那一贯一尘不染的干部服上现在竟然沾满了一层尘土,仿佛不是元老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统帅,又变回了前世的小业务员。

“我们必须离开了,主席。时间已经不多了,我请求您趁现在一切还未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之前,尽快离开这里。”萧子山还是保持着他的恭敬态度。

“不,我不能离开这里,我不能在那些该死的面前像一条野狗一样逃跑。”

文德嗣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这么固执。

“来不及了,主席,北纬将军已经带领最后的特侦队向敌人防线发动突袭,他一定能够为您打开一条通道,我们不能让北纬白白牺牲。现在的爆炸不是金国人的轰炸而是在郊外的明国重炮轰击,明国人的根本就没有目标,我们完全有机会冲出去。”

石志奇猛的一把拉住了文德嗣的胳膊,文德嗣清晰的感觉到那双手上传来的力量和那种疼痛。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现就像一具行尸,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一切但是却无法控制。他感到自己就这样昏昏厄厄的被石志奇拖出了那间房间,随后飞快的沿着一条狭窄的过道行进着。

“向文主席致敬!文主席万岁!”

过道两边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空气中除了那种刺鼻的硫磺和焦臭味之外又混杂进了油脂,皮革,士兵身上的汗臭,带着锈蚀气息的血腥,香烟的烟雾,各种各样只用军人才会拥有的气味,再加上大量的二氧化碳,过道里闷热的空气浑浊的令人窒息。

“你们都跟上,保护主席突围。”

石志奇大声的发布着命令,他的手还紧紧的抓着文德嗣的臂膀。

文德嗣很想对士兵们说点什么鼓舞士气的话,却又什么都不想说,穿越二十年,如梦一般,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当初这个和伙伴们千辛万苦才建立的临高城。文德嗣就这样默默的沿着过道向前走着

这是座庞大的地下工事,大大小小的通道犹如蜘蛛网一般密布,繁杂的就像一座迷宫。每一条过道两边都挤满了人,有士兵,军官,还有很多正搂着女仆瑟瑟发抖的元老。

处于地下工事里,有种令人发疯的压抑!

每走过一条过道,都会有几名乃至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和军官加入这支队伍,不少提着大包小包,大腹便便的元老也拼命的往队伍里挤,都被石志奇厌恶的下令士兵用枪托砸了出去。

当那块标识着出口的巨大路牌出现在文德嗣眼前时,他发现在自己的前后左右到处都是军人,浩浩荡荡的挤满了那条可以并排行驶两辆卡车的过道,在昏暗的照明灯下庞大的队伍似乎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应该是让人振奋的景象,现场的气氛几乎可以称之为庄严,但是,文德嗣感受到的只有一种刻骨的哀伤。

身边的战士们全都默默无言的站在那里,从他们的眼睛里看不到以往文德嗣常常会看到的狂热与骄傲。现在,那些曾经清澈而充满活力与热血的双眸中只剩下疲惫,一种从精神底层透出来的疲惫,还带着一丝懊丧和无力,一丝挣扎和绝望。

四个士兵努力的转动着出口处墙上的一个巨大的转轮。

随着士兵们的努力,巨大的混凝土掩蔽口盖缓缓的向上翻了起来,当第一丝缝隙展看在人们面前时,一股炽热的空气也随着爆裂的轰鸣声吹进了过道,使得站在最外面的两排士兵都禁不住退下了几阶阶梯。

“全体注意,出口打开后快速冲出去,占据有利地形展开防御圈,你们的职责只有一个,保护文主席的安全!”石志奇大声的喊叫到。

“是,首长!”整齐的口令声在过道里引起了一阵回音。


出口处缓缓打开,士兵们在军官的带领下向着地面冲去,文德嗣在石志奇的拉扯下奋力的上了最后几阶台阶。随后,他们就如同那些先冲出来的官兵一样被眼前的可怕场景惊呆了!这是什么样的世界啊!

在他面前是一座正在燃烧崩溃的地狱,在他目所能及的地方都已经被夷为平地,到处都是火焰和扭曲着的残骸与喷吐着灰烬的废墟。

身后传来一阵钢铁的撕裂声,文德嗣震惊的回过头,不远处的码头上,一艘巨大的货轮正燃着熊熊烈火,不断下沉。已经断成两节的桅杆可以看的出它曾经是多么的宏伟雄壮。

这是圣船!整个帝国的心脏……文德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充满恐惧的望着四周,这难道就是临高,这就是自己和伙伴们一手创立的城市,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同伴们的心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此时,一阵微风袭来,随后就是滔天的烈火,在火焰的背景下文德嗣恐惧的望着远处那妖魔般滚动的烟云,他仰起头,感受到四周的空气正在烧灼着他的皮肤,他努力的在滚热的空气中汲取着最后的一丝氧气。他想要招呼自己的同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无助的看着自己周围的同伴们一个个扭曲着倒在了地上,身上冒着淡淡的青烟,最终化为一片蒸汽。

文德嗣无声的向着天空怒吼着,当他倒在火热的地面上之前,他终于看清了那片笼罩着这座庞大城市废墟上不断滚动燃烧着的火焰的真实面目,那是一朵冉冉升起的蘑菇云。

一切的梦想、一切的野心、一切的纷争和贪婪,都化为尘埃。临高启明,至此终焉。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