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几家欢喜几家愁》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几家欢喜几家愁
作者ID
百度贴吧 RogerYan72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紫禁城,广州
内容关键字 媾和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几家欢喜几家愁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1-05
最近更新 2016-11-06
字数统计 (千字) 3.0




芳草地,三年级四班。

此时正是课间,班里一片叽叽喳喳好不热闹,教师内外到处是学生们在嬉戏的身影。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中年男子快步走进了教室,左手提着一桶浆糊,右手拿着一个很大的纸卷。在同学们的注视下,这名男子轻车熟路地揭下了已经在墙上存在了很久的海南岛地图,换上一张新的大纸,正上方端端正正地写着:” “澳宋地图“几个大字,原来这个人是专门来给每间教室更换地图的。古人的地理知识往往十分匮乏,往往只知道自家门口一亩三分地的事,视野极其有限。作为元老院倾力培养的新一代知识分子自然不能也是这样。因此几年前在某位元老的号召下,印刷部制作了海南岛地图,中华地图以及世界地图,贴在了每个教室显眼的位置,供学生观摩。这里面还有一层深意,在一个四面环海的小岛上,人们吃饱喝足,很容易偏安一隅,对解放大陆没有足够的进取心。而地图正是一个刺激人们对领土的渴望的好工具。

同学们”刷“地一下围了上来,只见在海南岛的上方,一个面积大大几倍的地方也被刷上了象征元老院统治的红色,不少人知道,这便是他们之前生活得地方,在伪明残暴统治下的广东省,现在也被解放,划入到元老院的治下了!大家起初都是一片惊愕,随后,有人激动不已,有人面露忧色,有人欣喜,有人疑惑,还有些人的眼里透露出难以掩饰的狂热,无论如何,大家都意识到,这个世界正在逐渐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学生的表现,在讲台上休息的袁子光都一一看在眼里。日后的日不落帝国终于在今天迈出第一步了,他不禁感慨万分,这些孩子别看现在还小,日后也会是帝国的顶梁柱,说不得也会成为决定帝国命运的关键人物,不知道今天新帖的地图有没有让他们开始意识到元老院在今后的历史中将会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海南岛上,同样的地图不仅被贴在了每间教室里,也被贴在了街上人流密集的地方。大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观看,人们之前只是听别人说元老院已经建国了,现在则是更直观地感受到了这一点,他们终于不用披上一层虚假的外衣,现在堂堂正正地处在元老院的光辉之下了,爱国的情绪开始悄悄地在人群中蔓延。。。。。


与这边的朝气蓬勃相比,紫禁城内则是一片愁云惨淡。

崇祯的手指甲已经快嵌到肉里去了,开始髡贼占领广东的时候,他虽然焦急,但也不至于惊慌失措,毕竟广东当初已经没几个兵,而且海贼大概抢掠一番就自己回去了。于是乎随后朝廷前不久便调集周围几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向广东进发,企图去收复失土。没想到结果与原先想象的天兵天将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海贼赶到海上竟是截然相反,大军竟是一去不复还,就此没了消息,后来一打听,原来已经被围而歼之了。

愤怒的崇祯开始认真调查这伙人的来历,更多的真相浮出水面,比如当时广州是靠行款解围的,兵士在髡贼手里竟不是一合之敌,比如这次髡贼占领广州的时候,个个城池望风而降,髡贼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了一省之地。都他妈一帮欺上瞒下的饭桶!崇祯愤愤地想,如今癣疥之疾竟有隐隐成为下一个心腹大患的趋势,这无疑给风雨飘摇的大明仿佛又割去了一块肉,想到这崇祯不禁压力三大。

朝廷下,招安派和严打派正吵得不亦乐乎,招安派觉得这伙人本质上还是一伙商人,只要许之以利,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很可能就此便倒向大明,甚至到时候可以来个以夷治夷。严打派则是怒斥招安派此等卖国行为,声称髡贼这种趁大明焦头烂额应接不暇的时候妄想分一杯羹的行为必须给予严厉的打击,将他们打败打倒打服,不然天下迟早群雄四起,狼烟滚滚。

哼,什么严打,闯贼都把祖坟刨了所谓严厉的打击又去哪了,崇祯想,大明今日之困局至少一大半就是这帮蛀虫给造成的。不过说到招安,崇祯心理也隐隐有这个想法,素闻这伙髡贼,也就是澳洲人,工艺精湛,船坚炮利,靠着一点人口就能大杀四方,如果和大明融于一体,双方取长补短,说不定就能从此为大明带来安定和太平。之前听说有个髡贼的大头目还在北京,只是广州失陷后怎么也早不到他,大概是躲起来了罢,好在听说他们之前与杨公公勾勾搭搭,此事应该尚有转寰的余地,不管怎么说,髡贼还有一点产业在北京城下,勉强可以算手里又多了一张牌。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与髡贼取得联系,当然这件事靠下面的”正人君子”是指望不上了,还是要自己偷偷地找亲信之人去办,如果这帮”澳洲人“并不是那些狂妄自大的蛮夷,愿意缴纳一定的税负,同时平衡广东洋面上的势力,保得一方宁静,也不是不可以留到日后再清算。毕竟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清剿流窜的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势力,这个不加控制的话流毒无穷,就不算他们有可能颠覆大明,就看每到一地搞得民不聊生,了无人烟,对大明的”经济打击“也是巨大的。而北方的满清虎视眈眈,这块也丝毫不能松懈。相比起来南方的军力不管是官方的投入还是士兵的素质都非常之低,打打山林里的蛮族也许还可以,搞澳洲人似乎力不从心。所以先把这边放一放,免得八方走火腹背受敌。

哎,天下局势已经糜烂至此了么,都不得不用丢卒保车这种无奈之策了,崇祯的心里充满了悲愤之情。不过他倒是想岔了一点,元老院现在能接受的与大明保持和平关系的底线是维持大宋独立的地位,同时冀希望保持双边的贸易畅通。这听上去是天方夜谭,不过元老院可不这么想,毕竟在实力的碾压面前一切都是狗屁,大不了海军从上海进入长江,顺着河流一个个切断明朝重要的内河航线,卡着他的脖子逼着他服软。不过与明廷取得联系现在也正是元老院的想法,甚至有不少人都叫着要明朝签”丧权辱国“条约了,毕竟如果签成了可不是”澳门合约“那种儿戏可比的。不过执委会现在在乎的主要还是贸易的问题,如果大明断绝贸易澳宋虽然不会向满清一样不堪,毕竟现在世界最强的海军还在元老院一方。但是这还是会造成贸易成本的提高,利字当头的执委会是极其不愿意看到这一点的。而因为之前一系列战役的胜利与手里还没揭开的一系列底牌,执委会上下信心满满。

明朝并没有让元老院等太久,不过十来日,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傍晚,一个秘密使者便来到了广州城,这位仁兄很多穿越众之前也或曾耳闻,就是原先高举在宫里的靠山,杨公公。当然杨公公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悄悄知会了澳宋政府,因此进城门之后元老院还专门派了人去迎接,去招待杨公公,当然一切都是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进行的。

杨公公跟着使者默默地走在广州的路上,他已经换上了一身便服,再加上普通人根本分别不出来公公和一般男人的区别,所以也没人多注意他。

杨公公之前只是知道这伙人善于做生意,赚了不少钱,但终究还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小势力。但今天在街上所默默观察的一切,却让他的观点有所改观。干净,平整的街道,时不时就可以看见街上巡逻的快班,乞丐,流民在街上完全没有踪影,整体看来竟比北京更像一个”太平盛世“。看来这伙人是真的想好好经营这块区域,就这么赖着不走了啊,杨公公不禁面露忧色,他自然是想维持之前的局面,澳宋批着明朝的外衣,在这里大发横财,他也便可以分一杯羹。然而好端端的两边就撕破脸了,而且看来澳宋的决心还很大,让他不禁对完成皇上给他的任务又少了一分信心。

前面的使者停了下来,”就是这了“。

杨公公抬头一看,面前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屋,转头一看,旁边的庙里似乎驻扎着不少士兵,杨公公满意地点了点头,带着下人慢慢地走进去。现在澳宋似乎没有进一步扩张的阶段,双方目前还属于相持阶段,所以杨公公也并不焦急,决定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去探探这些自称宋朝遗民的人到底是什么路子。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