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厨师从军记》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厨师从军记
作者ID
百度贴吧 高级西点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西,贺县
内容关键字 勘乱匪区,战斗,血腥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1. 铜仁 厨师从军记
  2. 铜人 厨师从军记2
  3. 铜仁 厨师从军记3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8-18
最近更新 2017-09-11
字数统计 (千字) 7.8



厨师从军记

我,叫木易,是第一代元老。

今年是元日后12年。3年前因与另一元殴斗,不合失手打残了他。虽然判入高雄市劳动营服役,但是劳资不后悔。那厮心理变态,当众虐待劳资著意的洋马,确实该打。

除役后,劳资回临商办理落户手续,被分配在木器厂做一线,无趣得紧,遂辞职。

凭借原时代钻研厨艺的本事.用安家费和苦役劳动补貼开办了一家餐馆,来得元老、土荖吃客 都说好,遂小有名气,私下谬赞为厨神。惭愧惭愧s

拼若原来的练家子功底,幸腿娴熟、18般器械秸通,又打熬得好力气,双手使一对24斤合扇 板门刀,腰抽12把飞锞,全身古龙白虎纹身,也曾是社WAN团的扛把子。

争奈英雄落魄、虎落平阳,不得己月充事业失意者跨入穿越废船,靠一手钢刀、一手厨刀打拼日子。

唉,别提它了。

今天餐馆提前打烊,只因有另一桩大生;餐馆是小道,后台业务是王道。我,有我的双面人生。

元老控制区逐渐辽阔.临高、髙熊、北越、两广的工业品产能日渐丰富.各类其他大陆、南洋、 印支、韩日等非主要控制区的滿求也大可做得。

代购、代理、护运、勘察,乃至摆平一些纠纷的劳务外包我都做。粗坯你懂。可今天的生意是 白道的。狒狒军力在各地扩展日盛,后勤等一些服务项目外包,就托付给信得过的、靠得住的 团体来做。

我是元老,而且有独特的路数和技艺。经过交际,我争取到一部分战区炊事供应的外包项目。 这次,这个分支地区的服务项目,指定由我去承包。餐馆依然由领班经营.而我则需要离开一 段时间了。

夜色卜东门市依旧灯红酒绿。坐在朋友的烤串摊边,这里人头攒动、生意兴隆。干了一大杯 啤酒后,我安慰几名熟人和元一,我胡汉三很快又会回来的。这样的日子,他们己经习惯,心 照不宜地一起cheers,祝我平安发财。

“Congratulations!”一名老友把一张纸片塞进我手里:“去这里,有你滿要的东西。”

“嗯哼,老钱,你的东西总是最好的。”我莕意地赞许。

10根黄鱼的付出是值得的。劳资看开了,乱世里保命最鱼要4 2打灌装可乐、1条软中的额外 支出,则是物品质量的保证。心痛肉疼,心痛那个肉疼阿。

今夜我饮酒醉,CONTRACTOR的日子要开始了。


厨师从军记2

连日半月阴雨,今天难得放晴。

我走出湿漉漉的帐篷,手搭凉棚,眯眼瞅着初生的朝阳。

来到贺县已经两周,饱受亚热雨带之苦。一切都潮湿难耐,案板都发了霉。众人每天靠辣椒火锅和烈酒撑着,否则早已崩溃。

向当地驻军机关报到后,我和四名厨师、五名帮工,被指定到贺县通向梧州公路的某村成立饮食供应站,向周遭20公里范围内担任护路、剿匪、护矿的军队和筑路队供应饮食。

在上个五年计划期间,澳宋大军已攻占西江上游的梧州。以此为据点,目前向西已占据经营南宁。但限于地形和兵力不足,目前只能维持西江交通线两侧平均20公里范围之内的治安。

向北最远经营的是近200余公里远的柳州。其次便是这梧州以北100余公里的贺县,即原时空的贺州市。

目前,作为原时空的钨钼锡铁产出基地,钨锡铁资源正在被元老院力量大开发。尤其是钨砂的开采和外运,是当地政府和驻军的优先任务。枪炮发动机和采油钻杆需要它。

三类金属矿的外运,可走陆路。经100多公里崎岖的雨林山道,运至梧州,走西江航运至广州进行冶炼加工。也可走贺江航线,经300余公里水陆至封开县,转西江航线。但是航程远,航道曲折,运量较小。


明显因为我是狒狒,因此把我这个项目部安排在最靠县城的路边服务点。其它四个路边服务点一直向南沿路排去,一般间隔在20多公里。

此路延山间河谷蜿蜒而行,部分穿越缓坡丛林。原时空中,因基础设施大开发,路面及路基两侧至少开拓出近200米的平坦空地。现时空中,经临高工程队施工拓宽,修筑的土路及路基两侧也最多有一丈半左右的宽度。穿越山林部分路面仅不足三米。地形复杂,危机四伏。

拜元老院所赐,占据广州后历经诸次拓土战役,数万反攻的明军和乡团势力被击溃摧毁,近2万俘虏充实了矿工和土方基建队伍。明廷在五岭周边的武装势力被大大削弱。

黄虎张献忠投降大明后,受到髠匪反明事迹的鼓舞,坚定了继续早饭的信心。去年他比历史上提前一年在湖北复叛,与官军之间的战争成拉锯态势,战场范围在鄂、湘、皖一带展开。而没有像历史上被官军击溃后逃奔四川。

年初湘南局势混乱,大批溃贼、败军和对官府持仇视态度的瑶侗苗壮等势力四处窜逃掳掠地方,攻陷县城、村寨。湘南、桂北一带惨遭蹂躏。不少躲藏在粤北、粤西一带山区溃败的官军,因遭髠匪军的严厉围剿,纷纷西窜,也加重了梧州、贺县一带的治安压力。

梧州-贺县公路一带形势严重恶化。筑路队、饮食服务站和护路军屡次遭袭击,军匪之间互有伤亡。沿途村寨也要么集砦自保,要么干脆与贼匪互通款曲,民匪不分。作为新区,一切的治民措施还来不及完全开展,土著也谈不上对狒狒的忠心。每个路边服务站都遭到过数次民匪袭击。有两个甚至被团灭过。

钨锡铁各矿区和县城的治安压力也不容乐观。各矿遭受土匪袭击已成家常便饭。县城遭到过两次攻打。全县的驻军和国民军力量,即使在增强支援后,目前也总共不过600余人,捉襟见肘,防不胜防。他们使用的还是落后的前装米妮枪,而不是最近给各部开始换装的后装仿夏普斯火帽枪。

注意,D日后十几年了,居然还让军队使用火帽枪!增加一道装火帽的程序,就减缓1-2秒反应的速度。这在野战中远距离对抗中或许不是啥问题,但是在丛林山地治安战中就导致不必要伤亡的增加。

县城驻军的两位元老之一,就是去在救援钨矿厂的路上被数百匪贼半路伏击,敌方从路边十几米远的林中突然蹦出,一个排的扶波军因为急于赶路,在自我控制区内**大意,只来得及开一轮枪,还有很多人的武器因为天阴雨湿,导致哑火。混战中50余人全部团灭。

我曾参加了此名应战殉职元老的追思会。几名家属元老破口大骂执政层愚蠢无能,让落后的武器害了人。当然,这种情况下他就是掏出随身的转轮手枪也是无济于事。

为维持沿途筑路和巡逻正常开展,元老院不得不高价招募项目承包商,并提供武器、授权给予必要自卫的权限。供给的是夏普斯后装枪和四管杰林徳手枪。我认为这种落后的武器在近距离作战中比烧火棍的作用有限。于是向老钱订购了这批私活。

D日后已是12年。髠匪各阶层管理日渐松弛。很对元老因自身需要,产生了对自卫武器的需要。原时空带来的个人自卫武器全部集中封存。展某人于是得以大显身手,私货武器开始供应地下市场。管理部门对此采取睁眼闭眼的态度。

五发纸壳弹散蛋枪,双动黑药铜壳转轮枪,仿斯宾塞七发杠杆步枪,土制拉发预制破片震撼弹。劳资甚至专门向某人订购了一直仿日式44骑枪的卡宾型铜壳步枪,装弹五发,额外配4倍白光瞄镜。昼间400米内都是打击范围。

铜壳蛋是雨林区自我保命的根本。


检查完木箱内油布包裹的武器,我便安了心。

手中有仓,心中不慌。勘乱匪区,安全第一。这批私货弹圌药有限,不可轻动。军部提供的后装枪、杰林徳手仓,我已分发给诸位厨师、帮工,要**练精熟。 大家离家在外,舍生赴死,无非求财。都是我用惯的熟人,除了开拔前的安家费,每月还要给开薪水。随便死了,对我也是一大损失。

为安全计,到来后,已经向总项目部申请了木桩和铁丝网,将服务站围了两层,只向公路一面的平地上,留有三米宽的开口。晚间无事便用铁丝缠绕的木栅栏堵上,挂锁锁好。炊事营帐周遭用向县城购圌买的草袋填土,磊起半人高的掩体。 铁丝网上挂满废弃的马口铁罐头盒。晚间两层铁丝网间丢上几十个铁蒺藜和捕兽夹,白天收起。又养了两条小狗担任哨兵。

自此应万无一失,劳资毕竟是首长,也不能随便就死了不是。即便不死,遭受意外突袭,家当受损,手下伤亡,也会遭临高一些废废耻笑。 想得心定,我便招呼众人赶紧给一会要来的军士、队工们准备早饭,无非是菜汤、咸菜、米饭、油饼而已。各领饭单位会遣人赶着马车来用饭盒装饭,并缴纳相应的军用、工用餐券,没啥可操心的。

今日心情大好,便唤上两个闲杂伴当,持护身木棍、钢刀,随我去旁边村子走上一遭。据往来军人、路工说,这村也通匪。 怀里揣着两只纳甘转轮枪,拎着两口合扇板门刀,踱着仿水桐油靴,斜搭夏季丛林短袖衫,哼着西皮散板,劳资施施然向村中去也。

看前方,黑洞洞,待我前去,沙他个,干干尽尽。


厨师从军记3

一个独眼老妇,衣衫破烂,面目狰狞地看着我。“她就是这个匪村的幕后主使。”帮闲的火鸡对我耳语。“这怎么是个妇人?”我诧异道。

“哼,不得好死的髠匪,我男人就是村里的族长,就是被你们杀死的!”她步步逼近我们,穷凶极恶的气焰嚣张之极。“来呀,你们这群反贼,也来杀死我呀!不然我就要吃了你,算算总帐!”一手摸出一柄柴刀,她不断逼近。“小四,吹号,喊人!”头也不回,她喝道。

背后祠堂的房顶上,露出一个黑丑的小脑袋,答应了一声,举起牛角号呜呜地吹响。

沉闷的号声回荡在上空。一阵鸡飞狗跳声后,无数只脚的跑步声自远而近传来。两名伙计大惊失色:“老板,快开枪求救吧,他们人太多。”话音未落,已有三百多男女手持各类农具、刀矛出现在祠堂前,缓缓呈三面包围了我们。

“开枪,好啊,你随便开好了。贺县的髠贼现在听了枪声都赶紧缩团自保,谁会出来救你们?只怕十里外的县城都要关门呢!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啊,哈哈哈。”老妇狂笑起来。周边众匪也纷纷叫嚷附和。

“你不是那个厨子吗?听说还是个真髠,乖乖把你的吃食都交出来,我保证只让他们砍你的头,不烤了吃你的肉。”她舔了舔嘴唇,表示很久没有吃肉了。


“你们村好像没这么多人啊。怎样,今天亲戚都统一来串门?”我毫无惧色,冷冷地打趣道。

“串亲戚?哼,今天本县和临近的大头领们要集结再攻打县城和矿产,附近各村不怕有上万人!算你们来得巧,赶上了。”

季脖毛,蒸包菊在哪里?情报局和军情局在哪里?今天赶上匪区人大起事,怎么没人通知我们?县城和各矿的队伍都龟缩自保,我们这些野外和路上的都成了弃子,自生自灭不成?勘乱见过,任重而道远啊!

内心翻腾,但劳资依旧面色如水。不能失了气势。其实这些渣子我还瞧不上,不过多费一些力气,脏了衣服罢了。

“好,全伙上还是单挑?我包你痛快,让你爽!”我挑衅道。背后两个持刀棍的伙计依然吓得全身筛糠。“杀了狗则,剁了他们!”众匪汹汹,持械缓缓缩小包围圈。

“你这髠匪,死到临头还嘴硬!?不过这身好皮囊,剁了真是可惜。嘿嘿嘿,老娘真有点舍不得。”独眼贼妇得意忘形,舔舔嘴唇,好似口水就要淌出来。众匪哄堂大笑。“邹大娘,你这身子还上得动?不要快活成失心疯!”有匪众阴笑着。

劳资身形猛然暴涨。“噗!”旋风一刀劈出,正中老妇。24斤板门刀过处,一个身体斜劈成两半。



混战开始,这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身高1.4米左右的瘦小匪徒,在我一双24斤板门刀前,无一合之力。

双刀飞舞,所到之处,枪飞棍折,肢体残骸,血肉横飞。五分钟后,方圆二十米内倒卧着几十具砍为两段的尸体。众匪在劳资的追砍下溃不成军,争相逃窜。

我喘口气,回头一看,两名伙计早打得满身是血,弄不清是敌还是自己的。见到賊匪逃遁,立刻全身瘫软,坐在地上。

我上前一人一脚,将他们踢起来。“别愣着,赶紧点火,他这个祠堂烧了,报警!”十几分钟后,几人在周边空房里搜得大捆干草木柴,又浇上几罐菜油,堆在祠堂里,点燃火头,然后各人分头拿着火把四处放火。

烈焰熊熊,烟柱腾空直上,周边四处响起枪炮声。匪徒在贺县全境的大暴动,看来还是开始了。我急忙寻路出村,赶回服务站。

此刻路边早已混战起来。厨师,帮工们,和几个护路军在土袋掩体圈内,向周遭百余进攻的匪众开枪。铁丝网围栏和土带工事起到了很好的防御作用。

已有几十具尸体倒在路边和铁丝网旁边,其余匪徒爬在草丛、树后,不甘心地用十几把土弓向内射冷箭,同时恐吓服务区交出粮米吃食,否则等后续大股军马赶到,不从者将全部格杀勿论。

掩体内火力渐渐稀疏下来。可能护路巡逻都国民军随身的子弹快打完。有几名厨师,帮工的后装枪连续扣扳机后哑火。无论散火药枪还是纸包弹枪,在持续潮湿的环境里,看来都有这个无法杜绝的问题。外围的匪众见此情形,不免情绪高涨,摇唇鼓舌地呐喊,要再发动一波进攻。


事不宜迟,劳资将两把大刀丢给伙计们扛着,抽出两把纳甘转轮枪,大喊一声:“弟兄们给我冲,一排左边包抄,二排右边,三排随我上,杀光叛匪啊!”

枪声中,一个又一个賊匪被击倒在地,没死的打滚嚎叫,发出悲惨的声音。众匪突然一愣,待听到密集的枪声,又见到自己人不停倒在射击声中,都以为髠匪军队反包围了他们。

死亡的恐惧驱使他们不敢回头,顺着路边四散崩溃。对面的賊匪正在疑惑,见到无数人影从草丛树林里奔跑出来,后面响起密集的枪声,以为髠匪军真的来援,丢下趁乱打秋风的心思扭头就跑,努力把同伙甩在身后。

掩体内的众人精神大震,拼命用枪声给逃窜的众匪点名。数十人又被打了活靶。劳资奔到铁丝网边,大喊“快吧我床下箱子给我抗出来。”两名厨师跑出掩体,抬出箱子,放在铁丝网边。我趁势把手从丝网中伸过,抓出一只步枪,撕开油布包裹。赫然是七子杠杆式仿斯宾塞。

我向后一搬连杆,子弹上膛,站在掩体前,向四周溃散的溃匪逐一点名。七声枪响,七个人影倒地。我狒狒弹无虚发,有如神助。


明末的时空,并未如工业化后的环境。此时岭南地区仍被掩盖在茂密植被的莽荒之中。在丰沛降水的滋润下,路边不到一丈远,就已经是植被繁茂,林木参天。从这里一直延伸到远方群山,可见的皆是如油的绿色。无数昆虫、兽鸟在枪声的惊吓过后,又弹奏起天籁的乐章。

我骑在马上,背背步枪,手持长矛,率领几辆马车和十余名手下、军民、路工向姑婆岭放心寻路而去。县城附近正在激战,我们不够给战火填缝的。必须撤离战区,向梧州方向撤离。

陆路去梧州的二百多里山路过于艰险,危机四伏。我们选择经水路去那里。姑婆岭背后有贺江之流,有水运码头,应该有船。

夜色降临,我们穿行在一条小路。据一名路工讲,这条捷径可以避开主要的大镇,穿过山,到背后的太平镇去。经西镇,一路向东北,远远绕过县城,都是一马平川,路好走,而且应该能躲避大部分兵匪。

走三十余里,就可到达姑婆岭下。届时再绕路去领东,贺江一段支流在那里蜿蜒而过,矿山码头上有各种帆船,还有蒸汽机自航船和拖船。匪众应该没人会摆弄那玩意。此次起事爆发的突然,应该有不少船没有离开。

在一路升高的路上眺望,夜色中,这一带山间盆地里,几十处火起,兼有一些枪炮声和凄厉的呼号,应该都是村寨被劫掠后的惨状,更不用说有几多人又被携裹从匪,踏上不归路。

虽然是小路,但路边也偶尔有倒伏的尸首出现。有的被剥光衣服,有的被砍掉脑袋。一个还是穿着干部服的假髠。看来这此次匪患猖獗,我们携带的子弹也有限,必须尽快赶到码头逃回元老占据的梧州。沿途的电话线杆很多都被砍倒,指望去县城是甭想。外面可定有无数匪徒逡巡,据说还有广东的溃兵和献贼残部,我们几个自古不暇。随路的几名护路国民军却不敢远逃,怕事后被当逃兵枪毙,我只好答应待寻得附近有军事单位,就让其等自己报到。

前面一阵喧哗,十几名溃匪与前锋探路者发生冲突。我催马挺枪而且。


催马来到前面,只见探路的军士正与十几名贼匪摸样的扭打在一起。我双腿夹马,伸手探臂,手中长矛吐芯,一名悍匪顿时被穿个通透,哇哇惨叫着,鲜血淋漓。然后劳资模仿张翼德,双膀使力,用枪将其挑起,抛向一旁。

只听得咔嚓一声,矛柄木杆从中间折断,尸身带着矛头和半截木杆从半空栽倒在地。我擦啊!理想与现实的距离。众人都化石般呆立当场。为掩饰尴尬,我顺手将剩余的半截矛杆丢向另一名“靶标”。木杆的断茬刺入此人脖颈,他捂着伤口凄厉地大叫起来。

众人结束石化状态,继续扭打起来。“快来帮忙!别傻站着!”我大喊着。身后观战的剩余人等赶紧手持刀枪,加入战群。劳资的双刀都放在后面车上,赶紧拔出腰带上的飞镖,向西周掷去。一名又一名敌手中标倒地,或被我方杀死。片刻后,除三人被抓获外,其余匪众已被击毙。

不远处的路边,燃着数堆篝火,显然是匪众在聚餐,没有放出哨兵,打前站的数名军士也是半夜走得昏昏欲睡,稀里糊涂两方撞到一起。喷香的烤肉味混合着油脂的芳香扑面而来。

“哇,好香啊,这伙土匪倒是安逸,龟*#孙居然烤肉吃。腌臜泼才!到处是骨头,油腻腻的。”有人收拾着战场,一边咒骂起来。一名路工跑到前面仔细观瞧,突然他惊骇的大叫起来。

“啊,哇,不好啊,吃人啊!”这人便喊边跌跌撞撞望回跑,一个趔趄摔倒在我身前。众人急忙上前观瞧,只见几堆篝火上的木叉上,各自串着几大块烤肉,油脂滴落在火堆里,吱吱作响。周围散乱丢着几架未刮完肉的尸骨,赫然还有几个骷髅。

“嘶!”一股冷气从脚底板顺势腾起,直传天灵盖。“哇,这群贼厮吃人!”数人弯腰哇哇大吐起来。更有人腿一软,一屁股歪倒在地,浑身哆嗦,站不起身。

“贼厮鸟,说,谁*&¥#·%干的?!不说劳资把你们都剁了!”我从地上抓起一口刀,劈手拎过一名贼匪恐吓道。


那匪骨头颇硬,梗着脖子道:“有种给爷爷我一刀,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狗髠兵,你算了什么?”说罢仰头狂笑。

居然敢藐视元老权威?叔可忍婶不可忍。好吧,劳资颇佩斧好汉:“好好,这就成全你。”说罢,吩咐从人抬过24斤合扇板门刀。一刀下去,此人并未一劈两半,而是被中间腰斩。

那匪疼得上半身打滚,凄厉的惨叫中:“痛死啦,让我痛快点吧。”腹腔的肠肚托得满地都是,上半身双手抓地,向前爬行,留下一条宽宽的血迹。

众人都吓傻了。好吧,我承认在多年的拼搏中,早已是心智坚韧,令一说自然是残忍冷酷。另一名匪徒噗通跪在地上磕头道:“求老爷给个痛快吧,您大恩大德来世报答,我们都吃了人肉,他刘大胡子专吃人头肉,我只敢吃大腿。”

对面的胡子匪凄厉地狂骂:“孙四个狗贼,你不得好死。老子够本啦,杀守备玩诰命,饿死难道就是活该,你们都不是人,和我有什么区别?”

片刻后,两名匪徒被两条木棒从菊花串到嘴巴,扔在火堆上烤熟。没准明天会成为其它过路匪众的早餐。


这个感觉部分真实,吃人肉,喝人血,在那时应是常态,不过刀劈流民一刀两断,如果是写的原始穿越元老,就凭那群*丝的体质,能举得起24斤的刀就算突破人体极限了...这个就让我想起了手撕鬼子,再想到现在的金氏家族.突然灵感乍现,突发奇想,也许这是后世的"野史"传记.

想我元老院考妣,刀锋所指,所向披靡,先祖时期竟无一合之敌.二百余载,放眼望去,普球之下,莫非我土,率土之滨莫非吾士.(好吧文言文太渣了,实在是编不下去了,我知道写得很烂的,求各位高台贵手,就不要喷了.)

还是记流水账吧,元老院两百年统一全球,然后就开始呵呵,祸起萧墙,元老帝国分裂成 羌 姜,两国对立.然后各种强人崛起,大家族垄断,各位强人的嘴脸就参考<1984>吧,当然那些强人们,并不都是元老的子嗣,随便认个挂掉的元老当爹做妈,那也很正常.实在不行倒插门当个名义上的上门女婿也行呀.好了专制的2个帝国对自己的金氏们肯定各种吹捧.上面是某个帝国在正史上初期的吹捧,反正是吹挂了几百年的人了,还不那么浮夸.后面怎么拍马屁我都想好了,参见现在朝鲜对金氏的新闻就好了. 遥想武帝当年,意气风发,两岁能开车,三岁会打炮(打人炮还是火炮留先空间,这位武帝后来喜当爹,挂了之后,在7岁的时候还被收了一个亲儿子,后来的文帝),四岁手枪射下伪羌战斗机,五岁一己之力独挡马,文,席三大叛逆500刺军,六岁夜御十女枪不倒,菊花百战色仍红,七岁喜得文帝,长虹贯日,日月同辉,蛟龙腾空3日不绝.

先占个空位,哪位大神,能写的出来就随意了,当初重温<天浴>的时候,就想写关于元老院版的天浴,但是文笔太烂了,不敢写呀,结果没过几天就论坛就出了临高版的<天澡>,先来个抛砖引玉,想写的就开造吧,我就是来混个眼熟的.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