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圣船的最后一名乘客》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圣船的最后一名乘客
作者ID
百度贴吧 改头换面秦三晋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海南,临高
内容关键字 穿越入伙,工程人员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1. 【坑】圣船的最后一名乘客
  2. 【坑】圣船的最后一名乘客(二)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6-28
最近更新 2016-07-02
字数统计 (千字) 4.4



第一节

秦晋是中铁局的子弟,在他上五年级那一年父亲在援外的摩苏尔水坝工地工伤殉职。后事处理的还行,单位安排他姐姐顶替接班,妈妈到基地菜市场当家属工。秦晋英语学习不好,初中毕业没上高中,去了铁路学校内燃钳工专业,左邻右舍的街坊邻居都说秦晋有出息,没用大人操心自己解决了工作。秦晋毕业后在中铁局机械修配厂的修理班做机修工。

修配厂是二线单位没有奖金也没有流动津贴,每个月要比工程队的钱少很多,娶了老婆有了孩子就明显感觉钱紧巴巴的,两边家里还都帮不上忙。大京九开始后,秦晋找到处里人劳科长,一说起来和秦晋父亲还是一个车皮出关的,结果马上调到建筑工程队。有关系就是不一样,在建筑队不做机修工了,开始学开工程机械,秦晋懂修理人也勤快,没多久队上的推土机挖机和吊车都学出来了,分了一台上海产WY100当主车司机。当司机活不累、偶尔还能出去赚点小费。日子如果能这样平静的过下去就好了。没几年经济软着陆来了,中铁局的工人开始有放长假休息,按理说像秦晋这样的师傅留在单位轻易不会放长假熄工的,可是就是这个时候秦晋家里出事了。因为聚少离多,再加上收入太少,老婆跟着一个倒腾煤炭车皮的小老板好上了开始闹离婚,秦晋也像个爷们,说离就离,孩子判给女方。处理完家里事情,秦晋没有回单位上班出去打工了,都是钱闹的。

几年时间走南闯北跑了好多地方,收入比单位上班多一些,关系还挂在单位,人也是蛮辛苦的。2000年后在姐姐的帮助下买了一辆不知道是几手的旧吊车去了南方沿海高速干活。项目部坐落在一个小山坳里,这里离最近的村子也有2公里,对外的交通就是一条坑坑洼洼的施工便道,在便道和国道的路口有一个荒废已久的海上民兵训练基地。

“把饭盆给我,鱼好了我出锅,你去食堂再打点饭买两瓶啤酒”秦晋和小弟说。

秦晋老家是黄土高原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小弟秦强是秦晋小堂弟,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正好秦晋需要一个跟车的学徒就给带出来了。别看这兄弟两个是黄土高原走出来的,下河钓鱼摸虾学得很快。午休的时候小弟去工地边上的一个河叉子弄了两条大鲫鱼,晚上秦晋就把鱼给炖上了。

吃完饭秦强收拾碗筷 ,秦晋去别的宿舍打牌去了,这时秦晋丢在床上的手机响了,秦强一看电话显示的来电是大姐,就拿起手机给秦晋送去了。

“姐你吃了没有?妈好吗?”姐姐家住新集资的楼房,秦晋家是老平房,离的几步路,秦晋出来后都是姐姐经常去照顾老太太。

“嗯,你姐夫出差去了,我现在减肥晚饭都不吃了,妈的身体还行,我昨天过去的,正好你姐夫过节发东西,我给咱妈拿了一袋大米和一桶油过去,哎!老太太自己一个人得吃几个月,星期天你家姑娘来,又长高了。”秦晋虽然是离了婚,但是前岳家是也是住在基地,只是不在一个大院,孩子经常会来看奶奶。

“我在外面,妈就要你来照顾了。”

“小晋,我跟你说,你这离了也好几年了,也该再找一个了吧”

“没想过,过几年再说吧。”

“好了,好了一说起这事情你就这样不听我的,烦死了我不说你了,今年过年你们什么时候放假?”

“呵呵,我也听烦了”秦晋笑着说,“今年放假还不知道,工期很紧,就是放假也没有几天,我一想春节回家买票就头痛。”

“那也要回来啊”

“姐,还有个事,小强跟我学了一年多了,也练得差不多了,回头找一下我姐夫那个同学,给他办个证,他有证了以后有点啥事我也好脱身,钱我来出。”

“行,我明天去市里顺便给你问问”

姐弟俩又聊了一会家长里短后就挂了电话。

一天工地上活不多,秦晋和工地领工打了个招呼,开车去国道边的加油站加油。在加油站里的一辆小面包司机走过来问问:“师傅,你的吊机多大的?在哪里干活?”

“这条土路走到头,修高速公路工地。”

“我这里过些天有几个集装箱要卸车,你这吊车出来干活嘛?我还到处找吊车呢,师傅你干不干?”

“在哪里?空箱还是重箱?多少钱?我的车吨位小,重箱超吨可是吊不动。”

“不远,就在你们过来路上的民兵基地的大院里。箱子不重就装的是厨房东西。”

“半个班800,一个班1500。要提前说,一般晚上有空。”

“那行,师傅留个电话。”说着小面包司机掏出手机。秦晋告诉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好,我拨一下,这是我的电话,我姓萧,师傅贵姓?”

“我姓秦。”

“行,那就先这样,货到了我提前联系你”

过了不到一个星期电话来了,明天下午有4个箱子到要卸车。

第二天没有大活,就是一些零星的吊吊东西,秦晋催促着工地的领工和工人早早的就把用吊车的活干完了,下午和领工说了声要修车加油就开车去了。秦晋是指挥部介绍来的,再加活好人缘也不错,项目上的领工一般不管他。


到了民兵训练基地大院,正好第一车已经来了,那个开面包车的萧老板赶紧过来说,不好意思啊,后面一个车要晚上才能到,先把这车的两个箱子卸掉。秦晋想反正也是出来了等等就等吧。支好车第一车两个箱子很快卸掉了。这时萧老板招呼秦晋到办公室坐坐。

在办公室两个人闲聊起来,秦晋白活起来在原来中铁局建筑队学车开车的的经历。茶喝了几道一来二去的聊熟了,晚饭又上了两瓶啤酒。萧老板得知秦晋的经历后说,他其实是一个贸易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大老板在广州没有过来,他们公司准备去非洲开矿,现在租了这个民兵训练基地作为国内的基地,公司到了非洲没有道路、没有水电、连营地都要自己建,他们这个贸易公司现在没有太懂建筑机械的人,船的吨位又有限制,不知道要带些什么机械过去,请秦晋帮着策划一下,当然也是暗示了不是白干。

“这样你一定要带挖机啊,我估计先期你至少要2台挖机、2台推土机,对了那里水多不多啊?水多要带湿地推土机。”

“水不多多是什么意思?”萧主任心里想这货尼玛真是是老司机。

“嗨!简单说就是说是旱地还是水田”

“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水田吧”

“那就带两台湿地160,最好是小松D85,小鬼子货有劲,要是国产的千万不要天津的,要山推的,天津的车毛病多。挖机你要卡特或者神钢的,别看现在买车都认日立和住友,其实卡特神钢性价比高,修车也比日立住友便宜。“

“秦师傅,你慢些说,我找个笔记下来”萧主任笑着说。

“再来5、6台10立方自卸车,非洲路不好,就要上海汇众的新大通,跑土路比斯太尔好。”秦晋这几年出来干的经历也确实够丰富的,开挖机时候挖过鱼塘、干过采石场、隧道工地也打过下手,高速公路的工地也走了两个了,要在单位运气好没准早就提拔成管现场的副经理了。

萧主任还要开啤酒,秦晋说啥也不喝了,两瓶正好不耽误干活,再多容易误事。萧主任其实也怕秦晋喝多了干活危险,“那行就这样了,下次空了咱俩好好喝一回”

最后一车集装箱到了,秦晋卸完车回去了。


第二节

“把饭盆给我,鱼好了我出锅,你去食堂再打点饭买两瓶啤酒”秦晋和小弟说。

秦晋老家是黄土高原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小弟秦强是秦晋小堂弟,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正好秦晋需要一个跟车的学徒就给带出来了。别看这兄弟两个是黄土高原走出来的,下河钓鱼摸虾学得很快。午休的时候小弟去工地边上的一个河叉子弄了两条大鲫鱼,晚上秦晋就把鱼给炖上了。

吃完饭秦强收拾碗筷 ,秦晋去别的宿舍打牌去了,这时秦晋丢在床上的手机响了,秦强一看电话显示的来电是大姐,就拿起手机给秦晋送去了。

“姐你吃了没有?妈好吗?”姐姐家住新集资的楼房,秦晋家是老平房,离的几步路,秦晋出来后都是姐姐经常去照顾老太太。

“嗯,你姐夫出差去了,我现在减肥晚饭都不吃了,妈的身体还行,我昨天过去的,正好你姐夫过节发东西,我给咱妈拿了一袋大米和一桶油过去,哎!老太太自己一个人得吃几个月,星期天你家姑娘来,又长高了。”秦晋虽然是离了婚,但是前岳家是也是住在基地,只是不在一个大院,孩子经常会来看奶奶。

“我在外面,妈就要你来照顾了。”

“小晋,我跟你说,你这离了也好几年了,也该再找一个了吧”

“没想过,过几年再说吧。”

“好了,好了一说起这事情你就这样不听我的,烦死了我不说你了,今年过年你们什么时候放假?”

“呵呵,我也听烦了”秦晋笑着说,“今年放假还不知道,工期很紧,就是放假也没有几天,我一想春节回家买票就头痛。”

“那也要回来啊”

“姐,还有个事,小强跟我学了一年多了,也练得差不多了,回头找一下我姐夫那个同学,给他办个证,他有证了以后有点啥事我也好脱身,钱我来出。”

“行,我明天去市里顺便给你问问”

姐弟俩又聊了一会家长里短后就挂了电话。


“文总、王工一路辛苦了。”文德嗣和王洛宾他们还是第一次来这个民兵训练基地。

“洛宾你看子山找的这地方还真不错,足够大的。”文德嗣看见训练基地很兴奋。

“原来厨房灶具都不能用了,这是洛宾从广州定的食堂炊具,”萧子山给他们介绍起这个基地的布置。

在办公室里萧子山把他的功夫茶摆上,“文总,喝茶”

文德嗣端起小茶盅闻了闻“子山的茶不错,安溪的铁观音”喝了一口放下小茶盅说“出来时和老马和展总联系过了,他俩明天过来,我们碰过头组委会就正式办公了,要赶紧确定参加能跟我们穿越的人员,组织起来做好计划,要不然就是一盘散沙,过去了不用是土著打我们,我们自己都活不下去。”

“文总说的对”萧子山不愧是长期坐办公室的人,跟着文德嗣的话就接上了。


秦晋正在干活,物资部的刘球会冲着秦晋喊了一声又摆摆手,发动机的轰鸣噪音很大,没听清说的啥,刚吊完一捆钢筋,收起把杆关掉发动机。

“三儿,啥事?”刘球会的二哥跟秦晋是发小,只不过上班时没在一个三级公司,来这里就是二哥介绍来的。

“秦哥,一会你到办公室把油票签一下”

在办公室刘球会拿了一张4000多升的发料单,秦晋看了一眼心里有数自己最多用了2000升,没说啥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秦哥,苏北队路虎他那台发电机油都走你车上。”

“我那油箱咋够给他用啊,还是弄油桶装吧。”

“行,少了就从你油箱抽,多了你就开车用油桶拉,今天晚上他要给安排一下,就咱俩。”路虎是苏北包工队的老板,这家伙混的很快,先是在别的老板手下做钢筋工,接着在老板手下承包钢筋制作加工,现在是自己拉了80多人队伍单干了。路虎在这里是大包合同,发电机加油是他自己的。

晚饭在老村长开的饭店,都是农家土菜,农家自酿的包谷酒。老酒一喝上气氛就来了,秦晋平时性格有点闷,今天没有外人喝点酒兴致也上来了,刘球会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在他的忽悠下秦晋和路虎1个2个3个的走起来了,一边劝酒一边忽悠,“秦哥,今天把路总放倒,一会全套。”

大约喝了3瓶酒结束战斗,路虎哥买的单一张半毛爷爷,这种小地方还不是很贵。刘球会非要路虎带去去城里桑拿耍一会,路虎哥磨磨唧唧的不想去,借口喝了酒没法开车了,其实路虎心里好烦刘三的,项目上关系都走到位了,要不是刘老二在局指,刘老三不算啥。

老村长听见他们要去城里,就给叫了一辆车来,路虎一路再三说今天去镇子里洗头全套,改天有时间再请去城里桑拿。高速路施工带动了镇子里面的经济,最明显就是洗头房多,一家店挨着一家店店,有好事的人统计过整整有40家。每天一到晚上门口的小转灯就亮了,有店是素的真的是理发洗头,简单的按摩一下,有的店是啥荤来啥。

刘球会指着一家比较大的店就去这家吧,三人下了车,秦晋和喝了几杯啤酒先去厕所,刘球会和路虎勾肩搭背的先进去了。秦晋回来时门口多了一辆面包车,推门进去,那哥俩已经坐在椅子上小妹开始给干洗了。

“秦师傅你也来了”坐在门口等位置的萧子山看见秦晋来了,打了个招呼。

晚饭后基地也没啥事情,网路也没有装好,王洛宾说出来理个发再去网吧看看BBS,正好看见秦晋打个招呼。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