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大明抗髡英雄传》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大明抗髡英雄传
No Portrait.jpg
作者ID
百度贴吧 h754321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北京
涉及方面 魂穿崇祯,抗髡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正式同人】大明抗髡英雄传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6-18
最近更新 2016-6-22
字数统计 (千字) 10.2

@不想上吊朱由检 :有没有写穿越义士辅佐朕对抗髡贼的同人小说啊

@pioneeime :这个写起来难度太大了

不想上吊朱由检: 回复 pioneeime :朕可以放权啊,全力配合义士进行体制改革

…………

1.本文是牛大姐明确表示不用的搞笑无限流。

2.不保证有结尾。这得看 不想上吊朱由检 啥时候改主意想上吊了。

3.本人原来的A.灵珊寺抗日,B.蛮荒帝国,会继续更新,先写蛮荒帝国,然后写灵珊寺的故事。与这个更新不冲突。

4.大家也知道,我的文学水平也就小学刚毕业水准,大家凑合看看算了。


雨,不紧不慢地下着;人,任由雨水浇在身上;行李,早已经被雨水浇透。

雨中的火车站,行人不多,偶有出租落客,也是赶在被雨水淋湿之前,急匆匆地跑进车站,没有哪个像洪七伍这样,手里拖着一只旅行箱,仿佛没有发现天上正在下雨似的,慢悠悠地溜达着。

洪七伍不是不知道天上正在下雨,也不是不怕淋湿衣服,更不是有喜欢淋雨的癖好。慢慢走路的原因,仅仅是不想太早离开这所城市罢了。

在这里上学七年多,眼看大学读到最后一年的时候,导师被抓了!洪同学不知道导师犯了什么事,反正是进去了。导师没了,他这学生自然也就没有了留在这里的理由。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开学校,之后,就是爱去哪去哪了。

八年制的本硕博连读,小洪本以为能比别人早两年拿到博士学位。可现在……博士学位没拿着不说,手里连张本科的毕业证都没捞着!七年的大学生活,到最后还得拿着一张高中毕业证去找工作!——这让小洪心情很不好。可是一说到离开,小洪心里还真有点儿舍不得。毕竟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七年啊!七年时间,在这里发生了多少事,留下了多少回忆,就这么走了……

“行行好,可怜可怜我,给点儿钱吧!”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从路边的公交亭下传了过来。跟着传来的,还有硬币碰撞铁皮饭盒的声响。

“没钱!”小洪心情不好。

“两天没吃饭了,小哥!”那人仍不放弃,追着洪七伍跑了几步,也钻进了雨里。

“我还三天没吃饭了呢!”小洪稍稍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给口吃的吧!满足你一个愿望!”那人快跑几步,几乎要跟上了小洪。

“愿望?哼!什么愿望?坐拥天下当皇帝?”小洪气愤地嚷着,头也不回地进了售票大厅。

“也不是不可能嘛!这得看你肯给多少了!”那人竟然也跟着进了大厅。

“没钱!”小洪甩甩身上的雨水,找了条人少的购票窗口。

“多少给点呗,一分两分,我不嫌少!”那人追着小洪,不肯放弃。

事情也真是凑巧,买完车票,窗口时还真的递过来一分零钱!小洪没好气地扔进了那人的破饭盒。“给你!不用找了!”

“好人哪,真是好人!满足你的愿望!”那人说。

小洪拿了车票直奔进站口,再也不想跟这人多说一句话。可当小洪把票递给检票员的时候……“玩具车票不能上车!请到先到售票大厅买票,谢谢! ”

“玩具车票?”这可是刚刚从窗口买到的!小洪低头一看,车票上的目的地是……

1637年,大明,皇宫!

开车时间竟然是个倒计时,还剩4分27秒!还在一秒一秒地减少着,4分26秒,4分25秒,4分24秒,……

“开什么玩笑!”小洪撒手把票扔到了地上。可那票像是认准了小洪一样,从地上飞起来,又飞回了小洪的手里!倒计时还在继续着,4分12秒,4分11秒,……


“不!——”小洪慌了神。把这张奇怪的车票远远地抛开。可车票在空中飘了个圈儿,再次飘回了小洪的手里。

“不!”小洪回身寻找刚才讨钱的人,还好,那人就站在检票口不远的地方,眼睛看着小洪慌张的样子,一脸坏笑。

“把车票还给我!”小洪拉着行李箱,紧跑几步,冲向那人。

那人依然坏笑着,“嘿,嘿嘿,好人有好报,满足你的愿望,绝不食言!”

“把车票还给我!”小洪重复着刚才的话。

那人盯着小洪看了几秒钟,又说,“算了,难得碰上个好人。谁让老头儿心软呢,好人有好报,老头儿帮你一把,放心地去吧!”

小洪加快了速度,朝那人冲了过去。眼看就要摁倒那人的时候,那人在小洪的眼前消失了。先是空气一阵扭曲,然后那人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然后,就从空气中消失了。小洪只来得及伸出手去,却没能抓住那人。要说什么也没捞着,也不太确切,小洪收回的手里,握着一只iPhone 8。这东西怎么跑到小洪手里的?不知道,好像它原本就悬在空中,然后被一把抓了过来。

车票上的倒计时仍然在一分一秒地继续着。还剩1分29秒,不到一分半钟。

小洪看着拿到手里的iPhone 8,没有抓着那个奇怪的人,却抓到个手机!慌张的心情转变成了愤怒。如果这张车票真的要把他带往1637年,带往大明朝的崇祯十年,手机还有什么用?iPhone 8?还不如NOKIA 1110,兴许还可以拿来砸核桃呢!

看着手里的车票,看着越来越少的倒计时,愤怒的心情略微冷静了一点儿。“退票,退票!”小洪转身朝着退票口跑去。

12秒,11秒,……

“十,九,八……”一个甜美温婉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声音标准到像个语音程序。“……五,四,三……”

洪七伍冷静下来的心情又泛起一丝紧张,“或许,这只是个玩笑吧!”

“……二,一,……”


突然眼前一黑,小洪只觉得自己飞了起来!一手抓着湿透了的行李箱,一手抓着莫名捞到的iPhone 8手机,小洪仍然挥舞着手臂,想抓着点儿什么来稳定一下身体。

然后小洪感觉自己掉到了地上——不,好像是掉到了谁的身上?眼前仍然是一片黑暗,黑暗中,小洪感到一股飘乎乎的眩晕感。眼睛努力睁开一条缝,歪着的脑袋看到的是倾斜的红墙金瓦,以及黑压压跪了一片的……囚犯?

“皇上,皇上!您,没事儿吧?——太医!太医怎么还没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是吃坏了嗓子。

“皇上,皇上醒了!”却是个势如洪钟般浑厚的声音。

洪七伍本想抬起头看个清楚,不想倒想是遭了电击般,一阵酸麻直从脖子传到脚根!疼!小洪不禁叫出了声,“啊~”

好像有人围了过来?

“别动,别动!……请皇上恕罪,但是……别动,大家别动!让皇上缓缓,缓一缓!大家别动!”是个苍老无力的声音,像是从远处传来。

电击般的感觉过后,洪七伍慢慢翻了个身,从地上……哦,从几个人身上试图爬起来。怎奈浑身酸软无力,撑起半个身子,又趴了下去。

“皇上,皇上!老臣来迟,请皇上……”话没说完,被吃坏了嗓子的声音阻止了。

“唉,都什么时候了,您老快瞧病吧!”

洪七伍试了几次,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衣服,才发现,那身被雨水淋透的校服早就不见了,代之的,竟然是一身描金绣龙的宽大袍服?!而眼前……

江七伍发现自己站着的地方,似乎是故宫午门外面?看样子,难道刚才,是从城楼上面……掉了下来?应该没错的,有个近侍瞅准时机,准确抢到了正确的落点,算是接住了掉下来的人,然后自己被砸在地上,现在还没能起身。

而掉下来的人……

正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环视着一圈围过来的侍卫、内侍、还有穿戴整齐的武将!哦,看服饰,好像还有个大夫。


花了好几分钟,洪七伍才让那位太医相信,自己只是略有点儿头晕,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外伤。这时候,小洪才想起来,还有俩人趴在地上呢!

小洪还不能接受自己变成皇帝这种奇怪的事情,但有俩人趴在地上,而且好像是为了营救从城楼上掉下来的自己趴在地上的,小洪不可能不去理会。“他们,他们怎么样了?快,过去看看!”

太医和侍卫们这才过去扶起来被小洪砸晕了的人——还好,只是有几处骨折罢了,不算什么大事。“皇上,太医说断了几根骨头,不要紧的。”那位好像吃坏了嗓子的内侍,一边扶着仍然头晕的小洪,一边解释着处理的结果。

“皇上?难道……”小洪发现今天午门外真是相当热闹,披甲列队侍卫、身着重甲的士兵,列队候旨的官员,还有跪了一地的……囚犯!近处,除了在身边扶着自己慢慢走路、缓解酸麻的内侍,后面还跟着复杂的仪仗,以及听到消息从皇宫跑出来的——

一个大概六七岁的小姑娘,从门洞跑出来,后面跟着几位年轻的妇人,一边喊着,“坤兴公主,坤兴公主!”

——朱媺娖?

“父皇,父皇……咦?这是什么?”小姑娘跑过来,却不是冲着受伤的父亲,而是看到了歪在地上的……行李箱!洪七伍这时才注意到,自己手里,还攥着那只iPhone 8呢!



朱媺娖跑了过来。“父皇,父皇……咦?这是什么?”小姑娘看到了歪在地上的行李箱,好奇地跑过去,扳过来查看。

这时,跟在小公主身后的妇人们也拎着裙角跑了过来,匆匆向皇帝施了礼,便把小公主抱了起来。“哎哟喂!我的老天爷呀!您可不能乱跑啊,我的小公主!这可是前朝,皇上上朝处理天下大事的地方,您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刚从地上爬起来,还有点儿晕晕乎乎的皇帝还在愣神儿,小公主已经挣脱了妇人,一边还嚷着,“放开我!放开我!是母后让我过来的,看你们谁敢再拦!母后听说父皇遭遇意外,专门让我跑过来瞧瞧的!……父皇,您……这是什么?”小姑娘又看到了洪同学手里的“小黑镜子”,夺过来左瞧右看,很是好奇。

愣神儿的洪七伍脑筋还没完全转过弯儿来,呆呆地瞧着眼前的热闹,脑袋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别扭: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真切,可自己这们身着皇袍的男主角,却像个置身事外的围观群众,还有比这更离奇的吗?

你说火车票上的倒计时?——那个不算!

哄走了小公主,浑身酸麻的皇帝让人把自己重新背回了五凤楼。眼下的情形,即使脑袋仍然不大清醒的洪同学,也看得出来——这是在进行“献俘礼”呀!

……只不过,似乎在哪儿出了一点儿小小的“意外”?

这场献俘礼的场面颇为宏大,从五凤楼朝下望去,像是从学校图书馆的观景台上看图书馆后面的小广场一般,前排列队的是文武百官和当朝勋贵,中间是有功的武将,再后面,跪了一片的,自然是身着统一样式囚服的战俘了。

只是,这些囚犯被分开来成了三片——左边一片,大致可以看到,是脑袋剃光、留着发辫的清兵;右边一片,竟然是一色短发,一时看不出是怎么个来历;中间,占了这些囚犯中的大部分,单从发型上看,都是留了发髻的明朝样式。考虑到现在的时间段是明朝末年、崇祯十年、1637年,合理推测一下,这些留发髻的大致应该是流寇了。


献俘大礼大概已经进行了一部分。见皇帝重新上了城楼,坐上了龙椅,武将中走出一位作儒家打扮的将军,朝城楼上拱了拱手,“皇上,这斯,就是罪恶惊天的江洋巨寇——流贼高迎祥!此贼聚众谋反,自称闯王!为祸千里,杀人无数。臣随洪大人与此贼大小数战,幸有皇上福佑,终擒之献与陛下!此陛下之幸、大明之福!”

旁边另有武臣指认跪在前列的囚犯,并一一上报姓名。皇帝坐在城楼上,慢慢听着。高迎祥倒是听说过,是李自成之前的闯王嘛。可后面的一排,并非历史专业的洪七伍,就不太清楚了。再加上头还是有点儿晕,浑身也是酸痛难忍,这献俘大典……洪同学正打算“改日继续”的时候,却听到武将说……

“此贼名田凉。乃是髡贼伏波军的步兵团长!此贼统领贼兵过千,皆用火铳,另有火炮十几尊。田贼早年从贼,累战升至贼军将领,杀死我大明将士颇多,手上尽是我大明百姓的鲜血。此人杀人成魔,非杀不可!”

……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皇帝越听越觉得糊涂,坤……坤贼?这是什么东西?城楼上的话被内侍大声喊出,那将军重复一遍,城楼上的皇帝仍然一脸迷茫,啥……啥意思?大明朝……有这股贼军么?


待军官们将战俘中那些有名有号的一个个报告完毕,一位身着紫袍的老先生从队列中走出,施礼之后执圭上奏:“贼寇罪行昭昭,依律当斩,应赴市曹行刑,请皇上下旨。”

城楼上的皇上,还在跟眼前的天旋地转作着斗争,手臂撑着龙椅慢慢站了起来。怎耐酸麻的腿脚根本不听使唤,眼看玉石栏杆就在前面,却再难多行一步。身边的内臣过来搀扶,皇上才算没有倒下去。

这样的重大场合,这样的重大仪式,尽管小洪同学纯属“临时救场”客串一把,可是总算是客串皇帝呢,也不太愿意看到一场隆重的仪式中途中止,能多撑一下,还是多撑一下吧。这么想着,小洪同学拖着沉重的步子,再次挪到了刚刚从城楼上掉下去的地方,又朝下仔细望了一眼。

——不认识。这人是谁呀?按道理,做这种总结发言的,不是阁老,就是尚书了吧?

依律当斩?

皇帝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场上跪着的一大片人的性命?想到这里,冒牌的朱由检也莫名紧张起来。照理说来,这里里外外的,都是古人了,他们的结局早已经是白纸黑字的事了,还替他们紧张什么?替古人担忧?还是替古人害怕?

城楼上这么想着,城楼下的大臣开始感到纳闷了。照“程序”说,城楼上的皇帝这时候只要轻轻说一声“斩!”,或者说一声“去办吧!”之类的话,自有身边的武士们一个个传话、喊话,到最后,整个午门外站岗的士兵们,都会跟着壮声势。可现在……怎么没动静呢?

城楼上的人还在琢磨事呢,用他那晕晕乎乎的脑袋、看东西都有重影的眼睛、听声音都有轰鸣的耳朵、被人扶着都想摔倒的身板儿,在无数人的等待中,琢磨着,思考着。

琢磨什么呢?没看过历史的都知道,崇祯啊,那可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一共才十几年,现在已经是第十一个年头了(即位第二年才改的年号)!这可可恶的老乞丐!说什么“满足你一个愿望”!好了,皇帝是当上了,可这跟过来送死有什么区别?哦,似乎还稍稍有那么一点儿区别。区别就是,你可以缓几年再死!区别就是,你可以体验一下当皇帝的感觉再死!你可以试着折腾一翻再……

等等?对呀!都到这时候了,我干嘛不折腾一下呢?就算万一折腾到最后,还不如历史上那位,那也算是努力了一回啊!要折腾,现在就有个好机会——这些囚犯,在历史上大概马上、最迟第二天,就“拖出午门斩首”了吧!可是如果现在留下他们呢?如果现在留下他们呢?如果现在留下他们呢?

皇帝轻咳了一声,舒了一口气,然后忍着头晕,说,“这些年,天灾不断,……民不聊生,朝廷……本应救民于水火,偏又有……关外满人乘机作祟,朝廷……大军粮饷所需……甚众,国库……空虚……故而……尔等揭竿而起,也是被逼无奈,也是为了讨个活路。故而……”

这话被内侍们喊到下面,惹来了一阵轻声议论。

“这,怎么回事?难道皇上又要下诏罪己?不能吧?咱们这回可算是打了胜仗了呢!”

“这是要放人了吗?”

城楼上的客串皇帝继续着断断续续的演说,“……凡是没有官职的,念你们是盲从,就……赦免了你们的造反之罪,交由刑部审理,如果没有其他犯罪,就可以释放了。愿意加入官军的,可以报名参军;不愿意的,发给路费。”

什么?你要……放人?谋反啊!这可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你是皇帝你也不能乱说啊!城楼上这么说着,城下的大臣勋贵已经站不稳了。不行。不能由着皇上乱说!

还好,也不是一概赦免。洪七伍接着说,“那些有官职的……我要亲自审问!尤其那个坤……坤……”说到这里,小洪同学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睁开眼睛之前,小洪习惯地摸了一把枕头边上,摸到了枕边的iPhone 9瞧了一眼。哎呀!晚上七点多了!真是的,又睡过头了!食堂该关门了吧!

跑一趟夜市,得穿过整个学校校园,真的是太远了点儿。唉,自从学校整治随意摆摊之后,日子就越来越难了!咦?这是……

洪七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奇怪的大床上,床头的帐子土不拉几,像是几百年前的样子——这是哪儿?小洪一扭头坐了起来,然后,床边伸过来的脑袋差点儿把小洪吓到尖叫。“呀!你……”

没想到那人也转身跳开来,一边还喧嚷着,“皇上,皇上醒了,皇上醒了!太医!皇上醒过来了!”

皇上?小洪慢慢回想起来,哦……献俘礼!之后呢?好像晕过去了?那么,现在,是在……皇宫?

内侍出去以后,这间用围幔隔起来的小卧室就没有其他人了——这种状态坚持了两分钟。两分钟时间,足够小洪同学观察了整个房间,并从衣架上找到了几件衣服,套在身上。

没想到,这个简单的举动,却把掀开帘子进来的人,吓得退了半步。


手捧着各色物件准备伺候皇帝的宫人们,看到病倒在床的皇上,现在竟然自己从床上爬起还,甚至还自己取了衣服、胡乱地披在身上,都吓得脸色发青、冷汗微微,不由得跪了一地。跟在宫女后面进来的内侍宦官,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搀扶着的老太医,赶忙走过来,一边自责,一边吩咐宫女内侍们赶快行动。

小洪同学一个几乎要拿到博士学位的“高中毕业生”,手里拎着从未学过怎么穿的古式衣服(作者:喂!那叫龙袍!),穿也穿不上,不穿吧,也不合适,一时愣在那儿。最后,虽然壮着胆子声明“都出去吧,我没事了”,可最终还是被内侍们搀着,换了衣服,重新躺下,接受祖传老中医(作者:那叫宫廷御医!)过来检查身体。

重新躺下的小洪同学抗议无效的情况下,也只能接受现实,任凭老中医摇头晃脑,望闻问切。还好,咱们皇上这次的病略有那么一点儿小奇怪——从十几米高的墙头掉下来,愣是啥伤没有——虽然被人接住了吧。然后晃晃悠悠爬起来,好像没事人一样,还发表了一段演说?可又过了一会儿,又晕倒了?

皇上晕倒的这几天,几位老中医腹诽品评,细心诊断,又跟几位同行充分交换意见(吵到差点打起来),最后,除了——“唉~皇上太累了,让他多睡一会儿吧!”“列位大人,皇上真的没事儿,就是睡着了。”“真的是睡着了!”“皇上的确只是睡着了!”好吧,几天下来,老中医们心头的压力也不小。

“皇上,皇上?您……感觉怎么样?”诊完脉,老中医轻轻地问道。

感觉怎么样?哦……洪七伍眨眨眼睛,有点儿紧张,有点儿心虚,还有点儿……饿!事实上,小洪同学就是几天没吃饭,被饿醒的!起来走了一圈,那种刚刚“下火车”时的酸痛麻木、头晕耳鸣,都不见了,除了稍稍有那么一点儿疲乏无力、饥饿口渴之外,似乎没什么不太好的感觉呢。

“我……有点儿饿了。”

这一说不要紧,身旁的内侍凑过来,“皇上,田贵妃做了油焖红烧肉,您看……”

油焖……有这道菜么?

洪七伍还在纳闷的时候,这个建议已经被老中医推掉了:“公公,不可!皇上几天没有进食,不可以吃如此……呃,如此……”哎呀,再怎么说,东西可是贵妃做的啊,老中医也不敢乱说,最后,只是说,“最好先吃点儿小米粥,润润胃口。”

推掉了等候在外的内阁六部都司大臣,婉拒了吵着要“进膳”的田妃,最后又支走了据说已经哭成泪人的太子公主,皇帝挥挥手,“都散了吧!”


发威轰走了老中医,小洪同学这才有空仔细打量这间大得有点儿离谱的“卧室”。怪不得在自己卧室里,还要在床边围上一圈围幔呢,感情不这样,完全就像是在展览大厅睡觉了嘛!其实说是展览大厅也不为过,你瞧,周围一圈,可都是明式风格的文物啊!随便拿出一件来,搁拍卖会上,……

胡乱想着,小洪同学走出了自己的新卧房,来到了皇帝平时办公、会客的大殿。皇上昏睡了几天,奏章报表早已经堆满了桌面。小洪随便拿起一本来瞧,却是《湖广总督战报表功、奏请朝廷拔饷折》奏本外面已经贴上了内阁的处理意见。照以往的规矩,或者皇上亲自勾批,或者交由司礼监代勾,这事儿,也就完了。睡足初醒的小洪同学却是满心好奇,一本本拿来仔细阅读。不时还拿支毛笔,圈个重点。

近侍见皇上有心批阅奏章,便招人过来,添置了灯火。小洪同学只觉得眼前一亮,抬头一看,有内侍双手捧了一盏亮晶晶的……煤油灯,小心地放到桌上,细心调亮了火焰。

怎么回事?这……明朝有煤油灯么?想了半天,不是历史专业的小洪也不知道答案是“有”,还是“没有”。仔细瞧瞧,灯身上还可以看到一行明显是冲压出来的简体字:“临高启明星灯具厂·澳宋元老院监制”——什么跟什么嘛!

澳宋……髡贼?洪七伍翻看了一堆奏章,两个奇怪的词汇渐渐浮现在脑海里。再怎么不是历史专业,小洪也明白,谁也没听说过明朝末年还有“澳宋元老院”这回事。难道……这个世界,并不是记忆中的那个明朝?

小洪又想起了那张奇怪的火车票。


“信王,请喝粥。”轻轻一声,打断了没有头绪的思考。

“哦。谢谢。”皇上头了不抬,继续翻看翻弄到乱七八糟的奏本。猛然间,小洪意识到,这是个女子的声音?抬头看看,桌子对面,双手捧着一只小磁碗的,是一位身材瘦弱的貌美女子,正微笑地注视着自己。


昨天写的东西 今天续写了一千多字,又删了。

其实这段也想删掉 然后就啥也没得更了。

==========================

〖h754321:无限流的故事,俺想到两种,1,崇祯自己领任务强化自己;2,崇祯发布任务招募无限流雇佣兵。〗

〖不想上吊朱由检: 回复 h754321 :都可以〗

既然本文的定制者觉得都可以,那咱们就分两种模式分别写写呗。

模式一

模式一选择:1.崇祯自己领任务强化自己。

其实我觉得在这种模式下,真的没有太多内容可写啊。往短了写,就是崇祯兑换颗核弹直接扔临高……这大概也是最经济省事的方式了吧?往长了写,皇帝变身超级英雄,半夜出宫奔袭千里刺杀文总?这也不大合逻辑啊!所以,省事起见,作者决定选择方案A,兑换核弹。

=====================================

“信王,请喝粥。”轻轻一声,打断了没有头绪的思考。

“哦。谢谢。”皇上头也不抬,继续翻看摆弄得乱七八糟的奏本。猛然间,小洪意识到,这是个女子的声音?抬头看看,桌子对面,双手捧着一只小瓷碗的,是一位身材瘦弱的貌美女子,正微笑地注视着自己。

【主线任务一:获得周皇后的信任。成功:战勋2000分;失败:你懂的。】

突然间,一个冰冷肃杀的声音在脑后响起。小洪同学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心情一下子掉到了冰点。怎么回事?这是……游戏模式?战勋分值有什么用呢?

这么想着,脑后又传来一个甜美的程序语音:“战勋可以通过您的iPhone 9打开商场页面,用来购买列表中的商品。商品会通过您的旅行箱邮寄给您,请注意查收。”

皇后两只黑色的大眼睛充满关心地看着眼前愣神儿的皇帝,“怎么,不认识了?”

洪七伍两眼放光上下打量着这位衣着朴素的宫装美人,突然起了玩心,很是严肃地站直了身子,然后两手一拱,弯腰轻施一礼,“小生朱由检,祖籍,嗯,祖上是安徽凤阳人氏,现居北京,紫禁城,在皇宫担任皇帝一职。不知姑娘家居何处,芳龄多少,是否婚配呀?”

对面也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女子放下米粥,也轻施一礼,“呃……,小女子周芷若,祖籍南直隶苏州府,现居京城,在皇宫……给皇帝当老婆。——几天不见,连你老婆都不认识啦?!”

“啊!——原来是老婆大人驾到!小生近来公务繁忙,未曾远迎,还望老婆大人宽宏大量,恕罪恕罪!”小洪同学听她这么一说,轻弯的腰深深地躬了下去。心里却想的是……还好,还好,没有多说话!——我还以为是田贵妃送吃的来了呢,原来是皇后啊。

噗嗤一声,周芷若乐了。“公务繁忙?还说公务繁忙!哎哟!都让人担心死了!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真没事儿吧?听媺娖说……哎?怎么感觉你……今天有点儿不一样啊?”周皇后瞪着桌子后面的皇上一动不动,把小洪同学可是吓得不轻!

被发现了?好吧,被发现是肯定的啊,夫妻多年,孩子都有一大堆,如果说突然换了个人过来冒充,认不出来才是怪事!好在小洪同学也有准备。刚才轰走那群大臣的时候,心里就琢磨过这事儿,眼下也有几套不太成熟的预案——

装疯?这可不行,皇上疯了,就算不被废掉,最少也是关进后宫、不问世事了吧?这个不行。

装傻?情况也差不多。

装晕?这倒可以,但你能晕几天?总不能就此假装植物人儿了吧!

装失忆?好像别的穿越者都是这么干的。嗯,看起来似乎倒像是有点儿道理。可细细一想,也不行!失忆症患者的思维是一片混乱的,一边警惕地戒备着周围的状况,一边空洞地重复询问身边的人,然后被熟识的人带着这边看看、那里瞧瞧,说不定几个月之后,失忆没“治好”,倒被人“确诊”是冒充的,这就不好了。

小洪同学的选择是,假装头晕头疼、记忆混乱,其实跟装疯卖傻也差不多。大病一场的人,偶尔发点儿神经,应该不算是什么大问题吧?

听周芷若觉得自己“有点儿不一样”,小洪同学马上反问过来,“哦?不一样?有么?是什么?”

“来,我算算啊。话多……瞧你把人家老太医给吓得!平时你可不是这样的啊。还有,人家田妃田大美女,好心亲自给你做了吃的……瞧你那样儿!咱们老夫老妻没大没小惯了……人家田妃平时可连饭都不会做的,这回亲自下厨,饭做得好吃不好吃先不说,人家在外面等了大半天,最后换来你一顿训斥!嗬!皇帝的架势好大啊!”

“啊?……”

“啊什么?还有那帮大臣们!按说国家大事后宫不该过问,可你瞧……兵部的奏本都堆成这样了!要依着以前,就是病倒了硬撑着也要半夜爬起来批阅啊!这回倒好,闷头大睡,睡醒了还把人家一把轰走!祖训说什么来着?我看你呀!怎么去见列祖列宗!……唉!”

“啊?……”

周芷若越说越快,“还有,还有,平时你对孩子们可从来没有这么凶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没摔出毛病来吧?不行,还是得找太医给仔细瞧瞧才行!……哎,快,赶快叫太医!就说皇上头疼犯了!”

……

天呢!这,这是……皇后?印象中,电视剧里的皇后,好像不是这种模样吧?在皇上面前,不是应该……好吧,有疑问说出来,总比藏在心里瞎琢磨要好得多。

洪七伍展开手里的奏本,假装仔细翻阅,一边低头听取批评教育,“老婆大人教训得是,小生不敢了。”

桌对面的周皇后随手扯来张矮凳坐下,忧心地舒了口气,“唉……我也知道,这些年天灾不断,烽火不熄,身为皇上,凡事都要亲力亲为,你身上担子重、压力大。可是,你得听我一句,‘皇上也是人哪,别太累着!’有些事……放手交给大臣们办,你也落个轻松自在嘛。”

小洪同学刚客串皇帝几分钟,已经感觉到了奏章中透出的沉重压力,试想天天生活在这股压力下的崇祯,日子显然是不大好过的。

“要我说啊……我们老家苏州,还有所旧宅子。要不,咱们过去散散心?如果舍不得,把你的田美人儿也带上。咱们乘船南下,一路游玩,你看……”

说到苏州,恰巧小洪同学手边正翻到一本奏章,说的正是苏州的事。小洪同学把手递过去,“唉……说起苏州……你瞧。”

桌对面的皇后却从凳子上跳起来,连退三四步,“哎呀,这可不行!你我夫妻之间开个玩笑还行,可这……祖制后宫不可干政……这……臣……臣妾可不敢违反祖上的规矩!”

声明:

没灵感,写不下去了。

@不想上吊朱由检 :对不起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