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大明最强火力的战争》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大明最强火力的战争
No Portrait.jpg
作者ID
百度贴吧 wxt55955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北京
涉及方面 金融,战斗
内容关键字 吸揽金银,撤离遇袭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1. 同人—大明最强火力的战争
  2. 同人重发,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3. 原创同人100特侦队vs1万大顺军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5-16
最近更新 2016-07-25
字数统计 (千字) 10.8
  • (WIKI编辑分卷、章、节,仅为方便阅读参考)

写在前面的话,有感于前一段时间很火的几个事,易 (租)(宝)、还有李自成进北京搜出7000万两,还有那个1000特种兵VS10万古代士兵,一时间脑洞大开,写了这个同人,写的不好请见谅,毕竟是第一次写。

写的时间也很短,每天只有中午能写一个小时,乱七八糟的写了一办,也没怎么去查资料,胡乱在地图上找了几个点就写了,还请各位批评指正,外加手下留情,呵呵,不废话,楼下开更。

希望这次顺利


第一章

崇祯 年,京城,冷凝云正坐在德隆银行北京分行的安全屋中。

冷凝云的对面坐着李炎,正悠闲的喝着茶,”老冷啊,你这银行好像混的不咋地啊,”李炎笑着说。

“别提了,原本想着吸收这些太监们的银子,没想到一个个的净想着怎么从我这弄走银子,要么一分钱不拿开口就让立个折子,要么就就是借些银子花花,总算现在还能维持住局面,不说了,你们这次的主要任务是什么,我收到临高的电报,让我全力配合你们,说说吧。”

我们这次的主要任务是打入大明朝的上层机构中…….

啥?靠你啊,你一张嘴人家就知道你是谁了,冷凝云差点喷了李炎一脸茶叶。

当然不是了,这次我们对外情报局大明处可是做好了准备才来的。

知道最近京城里最拉风的人是谁吗?李炎笑着问。

你说那个南京来的陈公子?听说他是江南什么陈家的三公子,离家多年,不知所踪,今年突然出现在京城,又是买房子又是置地的,举手投足一副暴发户的派头,前几天在楼外楼与人争一个粉头,出手就是五千两…… 额,不会是你们的人吧?

就是他,这次我们对外情报局跟殖民贸易部合作,准备在北京大干一票。

他应该是个土著吧?冷凝云问。

嗯,江南人士,在家里没什么地位,索性出来做了海贸的生意,去年来到了临高,被我们对外情报局吸收了。他跟周奎的侄子很熟。

你们怎么吸收他的,不会有问题吧

“经过了考察,确认没有问题,而且他见识过元老院的能力,知道我们的实力,他的老婆孩子也都在临高,”李炎说完笑了笑。不过在冷凝云眼里笑的很淫荡。

你们打算怎么干?冷凝云问。

准备让他冒充富商,先混进勋戚里面,通过勋戚接触到大内的太监,这些勋戚跟太监是很有钱的,等待时机成熟就把他们的钱都卷走。

怎么卷,我这千辛万苦的也才吸收了两百多万白银,你们一下就能把人家的钱都卷走?你们明抢啊?

当然不是明抢了,太没技术含量了,我们准备设定一个庞氏骗局,等到太监跟勋戚的钱都圈进来了以后就撤退,反正大明也要亡了,他们也没有机会找我们,这些钱我们不拿,白白便宜了李自成。

能成功吗?冷凝云强烈表示怀疑。这些人可都不傻,一个个的都是人精。

“21世纪的人就不是人精了?哪些被骗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那个不是人精,傻子哪能有那么多钱,还不是一样被骗的 ”

……冷凝云居然一时语塞了

“我们准备用周奎做突破口,以他的名义来募集资金,毕竟国丈出面还是很有说服力的”,李炎道,“如果成功了,就准备执行“庞”计划。不过现阶段先不要让他知道我们跟德隆的关系,不是怕他出卖,怕他万一暴露了会牵连到你们。”

什么是庞计划?冷凝云忍不住发问

根据史料记载,李自成进北京以后曾经收刮出7000多万两白银。

是啊,要不我跑北京这地方来干什么啊

我们的计划是制造一个庞氏骗局,在李自成之前先从北京弄走点,免得都便宜了大顺朝。

难怪你们这么大的排场来北京,你们不怕计划失败,投进去的银子打了水漂啊

这就要靠这个了。

李炎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摞银票,是德隆专用的银票,有水印,有编码,不过上面没有金额。

冷凝云一愣,这是什么,新版的银票吗?

不是,是专门为这次行动准备的银票,只在北京德隆有限时间内使用。

到底是要干什么?”

听过旁氏骗局吗?”

“你们对外情报局要改对外行骗局了?”

“不光对外情报局,企划院,殖民贸易部都有参与,毕竟下一步要在江南地区推广流通卷跟我们的银元,没有足够的贵金属储备是不行的。这次怎么也要在京城里弄出个七八百万两来。”

这次的行动事实上是情报局主抓,各部门积极参与,企划院希望通过收拢白银为下一步占领江南并开展货币改革准备贵金属,毕竟整个明朝的经济大部分都集中在江南地区,和平稳定的接受有利于未来的改革,杀人太多了,不利于生产的恢复,毕竟那里的生丝跟粮食都是元老院需要的,殖民贸易部之所以会参与进来完全是司凯德的私心了,自从落选执委以后此君处心积虑的想要刷功勋、出成绩,希望在三五期间重新进入执委会,因此这个计划一被提出,司凯德立即积极参与献言献策,更是提出殖民贸易部可以通过货物调配及销售来配合行动。

我们会让这个人先接近周奎,等到周奎上套了,再以周奎的名义发展下线,主要是吸收权贵跟太监们的钱,他们这些人有钱,而且也愿意借钱,京城中不少高利贷背后就是他们,至于支付给他们的高额利息就用这些专用的银票,这样一来我们得的是银子,他们就只剩一张纸了。

令凝云只觉得背后直冒凉风,也太狠毒了吧。

“你不怕搞垮了德隆的名声吗?这可是未来的帝国央行。”

呵呵,首先,我们这次圈钱的对象都是明朝的勋戚、太监,京城里就属他们有钱,这些人在明朝灭亡后基本没什么话语权,我们很容易就能搞定。

其次,明朝已经没有几年的混头了,根据历史1644年,也就是崇祯十七年,大明就没了,周奎等勋戚跟不少太监都会被李自成的部下在助饷跟追脏中拷问致死,到时候这批银票就不会被赎回了,而且我们只发行一千两以上的银票,小额的我们还是会用现银支付,根据分析,除了部分的大额银票会被赎回来检验真伪外,相当部分的银票会被保留,你们德隆只是给这些大额银票做个保证,在我们撤离以前你们只要保证能够兑换这些特种银票就行了。


这样一来未来拿着这些特殊银票的就很有可能是大顺朝的人,我们只要加以盘问就能区别出来,我们没收大顺朝抢来的钱是合情合理啊,哈哈。

冷凝云背后越来越冷了,这就是赤裸裸的圈钱啊,不过既然是元老院通过的行动,又有这么多部门参与,自己也不好反对,个人服从集体的要求他还是懂的。



三天以后,哎呀周兄,哎呀陈兄,数年不见啊,请请,“当年应天一别,如今匆匆竟是四载有余,”“陈兄一向可好啊,收到你的帖子我是马上就过来啦”。

“周兄哪里话,本是我要登门拜访,竞得周兄大驾光临,实在是蓬荜生辉啊,来人啊,备下酒菜,我要与周兄一醉方休”。

看着热情似火的周胜(周奎的侄子,没有查到名字,随便编了一个)陈文韬心中暗笑,要不是我用银子开路估计你连帖子都不会看一眼吧。只要你上钩了就好办,哼哼。

入夜,周胜酒足饭饱,这才起身告辞,陈文韬是再三挽留,并一再表示过几日会到府一叙。

席间,陈文韬是海阔天空的唠,把个周胜忽悠的两眼放光,看着陈文韬的吃穿享用,这些个歌妓,身边的娇童美婢,这得赚了多少钱啊,听陈文韬的意思是跑海贸赚的,自己也知道江浙一带有不少人跑海贸,听说这些个海商各个富可敌国,看来果然不假,不过听陈文韬的意思不光靠往倭国,还有更赚钱的地方,等明天陈文韬来了一定得让他吐个实话。

就这样,两人三日一小聚,五日一大聚,各自呼朋唤友,其实大部分都是周胜的朋友,陈文韬一个生意人在北京根本没什么朋友,不过几日以后就不同了,每次聚会陈文韬都是挥金如土,常有一掷千金的举动,这一下北京城里权贵们像闻着腥的苍蝇一下,一下子都乎了上来,每日争相宴请,不过每次问到陈文韬钱从何来的时候,此人只是大谈海贸,有似有所保留,把这一群人的心撩拨的痒痒的,不知如何是好。


这一日,周胜再次宴请陈文韬,两人喝的酩酊大醉,周胜又问起陈文韬海贸的事,终于问出了实情,原来陈文韬不光坐着去日本的海贸,还做着去辽东跟临高的海贸,听的周胜大吃一惊,不为别的,南边的临高虽好,却早已是敌国,南边的澳宋不光占了整个琼州,还占了广东全境,朝廷几次进剿都铩羽而回,北边的鞑子连国都建了,国号大清,他陈文韬竟能做着这两边的生意,真是手眼通天。不过想想也是现在这两边一南一北都是敌国,所需之物南北不通,只然是百倍的利润,要是能插上一脚,何愁银子啊。

这边的周胜是装醉,那边的陈文韬也是装醉,李首长安排自己打进大明的贵族圈,自己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他愿意一试,在家中受够了白眼跟歧视,自己的母亲严格来说连妾都不是,不过是个丫鬟,他爹一时兴起,有了他,从小就不受重视,长大了更是连娶妻结婚的钱都没有,还要靠老娘一点点攒着,后来听说髡人在南边闹的凶,听说他们那里钱好赚,干脆去了临高,到了临高之后靠着自己能说会算倒也谋了份差事,本想赚些钱就回南京,不想老娘却死了,听好心的下人们说是被大房的打死的,陈文韬一怒之下决定投髡,靠着澳洲人的力量报仇。没想到自己投髡之后在交代简历时被人发现马脚,最后被人问出了家底,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这个什么对外情报局居然找上了自己,要自己为他们服务,在接受了一年的培训后,让自己到北京来执行这个“庞计划”。他深知自己能不能成功就靠这个周胜了,一方面两人早年相识,曾经在南京见过一面,另一方面这个周胜很贪财,身为皇亲虽然有些收入,但此人向来挥霍无度,多次被他叔叔周奎也就是皇后的父亲教训,按照李首长的话叫最好的切入点。

就这样两个明明没醉却装着喝醉的人就在酒桌上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直到入更时分陈文韬更是将海贸的利润吹的天花乱坠,然后起身告辞。

陈文韬走后,周胜翻来覆去睡不着,这海贸一事利润巨大,可不论是临高还是满清自己都不敢碰啊。

过了几日,周胜又去找陈文韬,两人一边吃酒闲聊,聊来聊去就聊到了海贸之上,周胜叹了口气,陈文韬连忙问:“周兄何故叹气啊”

“兄弟有所不知啊,我这看似家大业大的,实则生活困顿的很”

“您是国丈的侄子,还能缺钱嘛”

“这大有大的难处啊,家里面上上下下,吃穿用度,哪一项不是要钱啊”,“看看老兄你这,唉!”

“其实现在就有一条发财的路子啊”“南北货”

“什么是南北货?”

“如今的大明是南北不通,南边被髡贼占着,北边被鞑子占着,按理说两边的货物在大明应该几乎断绝,但是现在您不还是能买着北边的人参,南边的白糖,就是有着这些个南北货行”

“愚兄也知道,只是,唉,不瞒贤弟,这一行风险太大了呀”“毕竟是通匪啊”

“不如这样,周兄你将钱借给我,小弟我按月将利息付给周兄,我这生意周转极快,只需几月变可还本付息”“只是此事不足为外人道也”

“愚兄明白”

当下,两人商议妥当,各自散去。


第二章


半年以后,周奎家中

“胜儿,你这钱究竟是从何而来,还不老实交代”“最近看你花钱打手大脚,你家中有几个钱,我还不知道吗”

“伯父有所不知,孩儿的钱是跟一位朋友做生意得来的”周胜答道

“就是那个陈文韬?”

“正是此人,此人做的是南北边货物的生意,所需本钱极大,侄儿便将手中的闲钱交与此人,不想此人极善陶朱之术,短短数月不但能回本,更有半数之利啊”

“糊涂,焉知此人不是诓骗于你,待你将全部身家都投到他身上之后便消失不见”

“叔父有所不知,我与此人早年相识,其家却为江南士绅,其所说的船货侄儿也都派人查验过,却有此事”

“嘶…….,周奎一边捋着胡子,一边陷入了沉思”

若真是如此,那可真的是有利可图了,还得派人前去查证

“你先回去吧,有事我自然派人去找你”

送走了周胜,周奎马上唤过心腹家人,“你马上到帐房支二十两银子,去一趟应天府,重点查查周胜所说的那个商号跟这个陈文韬”

数月之后家人回报,确有此事,人、商号都没问题,到华亭府的商船也都是真的,与那个陈公子说的都对得上。

周奎不知道的是,这些都是殖民贸易部与对外情报局沟通过的,当然对得上,陈文韬不过是将殖民贸易部的交货清单给他们一份而已。

这一日,周奎又将周胜唤来,说要与那个陈公子小聚一番。

周胜暗笑,“什么小聚,不过是看中了里面的利润罢了”

一番小聚下来,周奎自然是抵挡不住白花花银子的诱惑,当下投了重金给陈文韬。

此事一传十,十传百,渐渐的便传开了,虽然周家叔侄有意低调不让他人知晓,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平白无故来钱的路子又怎会无人知晓呢。

渐渐的宫中的太监们,京城的勋戚们都知道了此事,各个都来找陈文韬,希望能投钱参与此事,陈文韬在此过程中很好的把握的分寸,不是谁的钱都收,有时还故作为难表示现在不需要这许多银子,如非要入股,自己就得把别人的银子退回去,免得自己白白支付利息云云。

就在陈文韬在北京混的风声水起的时候,一件西北地区发生的事打乱了对外情报局的部署—李自成起兵了。

李自成起兵不算什么新鲜事,关键是一句檄文,其中有一句话“嗟尔明朝,大数已终”。


这句话对本时空的土著没什么影响,对元老们来说可是晴天霹雳,因为这句话比历史上足足早了4年。

因为元老院占领了广东,朝廷多次进剿无功,反而削弱了对流民的清剿,李自成等流民将领比历史上要活的滋润一点,只是一点点而已,本时空他们依然多次被朝廷围剿的靠投降才存了一口气,虽然元老院在山东跟广东大规模的吸收人口,造成流民在一定程度的减少,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

扑街的李自成怎么这个时候起兵了,元老院里已经开了锅,大家都在讨论该怎么办,按照元老院的计算,明朝灭亡是在崇祯十七年,现在刚刚崇祯十三年,元老院的三五计划刚刚开头,对面的大明很可能在今年轰然倒下,元老院出兵争霸天下的时间很有可能要提前了。

乱哄哄的开会过后,暂时达成一致的是北京站的人马必须马上撤离,虽然他们不是什么达官贵人,但根据历史,李自成打破北京后全城收刮,很多富户跟官员都遭了秧,德隆作为银号在北京也好不到哪去,李炎跟陈文韬等对外情报局的人员也肯定不会被放过,何况陈文韬还有个富商的名号,元老院紧急给北京发电,要北京站准备全面撤离。

北京站方面在得到消息后也迅速行动,第一件事就是盘账,这次“庞”计划他们吸收了大量的资金,经过盘点,足足有白银四百多万两,加上德隆在北京吸收的存款三百多万,以及五千多两黄金,虽然大部分的白银都已经转运到了南京跟广州,但还有总数接近三百万两银子在北京,防止集中提兑。

元老院指示这些银子跟黄金必须马上转移,有了这些钱就为下一步在整个南方地区发行流通卷做好了贵金属储备,但这些钱也不是轻易能运的出去的,毕竟一旦大规模外运白银,马上就会引发信任危机。

李炎在北京圈来的白银曾经以做生意为名外运过一部分,剩下的就要在北京破城之前一次性运输了。


四月十五日,李炎在北京见到了前来接应的叶孟言特侦队一行,叶孟言一行20多人,还有一部分留在城外,见了面没有废话,直接说任务,现在银子大部分已经转移至城外了,这里还有十多万两,我们明天一早运出城,李自成的大军已经到了昌平,马上就要围城了,我们必须尽快,这是最后的八辆车了。其他的东西都不要了,人员除了潜伏下来的都跟我们走,他们明天分批离开,不需要你管,你只要保卫银子的安全。

次日一早,一行人在大门槛的帖子下顺利离开了北京,来到了城外的据点,一些无关的人员其实早就撤离了,就剩冷凝云与李炎及十多个规划民了,他们负责看护这批白银及黄金。

城外特侦队已经在这里待命了,这一次元老院是下了血本。钱水协、薛子良、加上叶孟言一共是120多名特侦队员,加上前期分批到达的伏波军战士,一行三百多号人以及70多辆大车浩浩荡荡的向天津出发。

特侦队这次也做足了准备,毕竟这些是元老院近乎三分之一的贵金属,特侦队更是带来了10多挺M240B机枪跟100多挺FAL自动步枪,几乎把兰度元老的武器库搬来一半,要不是出于保卫临高的需要估计连北纬的分队都要派来。

特侦队的安排很有艺术性,三个分队长,叶孟言是元老院现有体质的拥护者,钱水协是钱水廷的人,薛子良是中立派,三个人一起出任务,钱水协总体负责,任总指挥,既保证了任务的顺利完成,三个人又互相制约,避免出现不愉快的事件。

钱水协一行人准备在天津出港,全速前进的话大概一天就到了,走到中午,突然后面传来马蹄声,似乎还不少,马上戒备,钱水协马上命令,小叶你跟着大部队继续走,叶孟言看了钱水协一眼,没有废话点了点头,他知道本时空是没有部队能把两只特侦队一起包饺子的。

钱水协与薛子良两只特侦队60多人迅速占据有利地形,做好战斗准备,不一会来人就进入视线,来追的居然不是明军,而是大顺军,是李自成的大将刘宗敏,原来李自成围困北京时派出大量的探马,探马发现了钱水协一行人,根据他们的车重推测出他们一定携带了大量的白银,刘宗敏听说有如此多的白银,也不待李自成的吩咐,直接带着部下骑兵2000多人追了过来。

眼看着骑兵迫近,钱水协一声令下,“打”

轻重火力迅速开火,以特侦队的火力放到21世纪都是毁灭性的,更不要说是面对古代的军队,一时间人仰马翻,特侦队一阵火力扫射后,迅速撤离战场。追赶上大部队,继续前进,在一处叫黄庄的地方,走不了了,一方面是有几辆大车坏了,另一方面,刘宗敏率领大部队追上来了。



刘宗敏一开始听说有条大鱼时还没把他们当回事,以为凭着这2000多骑兵还不一下就把这伙子人马打散,没想到这伙人火器犀利,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是传说中的髡贼,没想到髡贼的火器竟如此犀利,刘宗敏一下子有点犹豫,是追还是不追。追,怕对方火器犀利,有去无回,不追,眼看着这么一条大鱼有心有不甘。最后一想,看他们人也不多,最多也就300多人,你火器再犀利又能怎么样,我这可是一万大军,30个换你1个也换死你了,到时候即得了银子又能得到这犀利的火器,一举两得。

所以,刘宗敏督促部下在后面徐徐追来。

钱水协这边几个人聚到一起商量对策,老钱… 薛子良发话了,不如这样让这些士兵带着能走的车先走,咱们撤进庄子,依靠这个庄子防守,拖到天黑,咱们再走,这里到我们的船也就40多公里,咱们有马,1个小时足够回到船上了,不能带走的银子直接挖个坑埋起来,等将来在说。

钱水协想了想说“好”,这样所有弹药都留下,咱们3支特侦队在黄庄布防,让李炎带着车队先走。最后商议妥当,李炎带着大队人马撤离,3支特侦队100多人留在黄庄附近做好了工事。

这边工事刚刚做好,刘宗敏的一万多人就围了上来,因为在前一次的追赶中损失了大批的骑兵,刘宗敏手下就剩几百骑兵了,不敢绕道追击,只好远远的立下阵脚。

刘宗敏知道这伙髡贼的火器犀利,不敢靠近,只好远远的眺望村庄,村子两边都是山岭跟田地,一条官道横穿村庄,饶是绕不过去了。将军,怎么打,请示下,傍边一位副将问道,刘宗敏看了一眼副将这名副将名叫张水告,跟随自己多年,一向敢打敢冲,刘宗敏点过张水告道:“你带上本部人马先冲一阵,记住,见机不对就撤回来”

“是”

张水告痛快答应,点手换过本部人马道“髡贼就在前面,尔等与我奋勇向前,杀敌立功就在此刻”

随后带领本部人马沿着管道冲了过来。

特侦队这边早就做好了准备,钱水协见对方没有骑兵,让大家等到500米左右放近了再打。



随着敌军靠近,火力启开,士兵们还特意节省子弹,全部是三发点射,但这样火力也不是这支军队能够抵挡的,大顺军的士兵像割稻草一样,一排一排的倒下,后面的人见势不好转身就跑,这次变成了倒着割稻草,还是一排一排的倒下,张水告在枪声一响的时候就看出不好,早知道髡贼火器犀利,可没听说能打这么远啊,离着村子足有一里路呢,枪声就像炒豆子似的,连绵不绝,明明那边也就百十人的样子,却像几千人一起放枪一样,一时间种种心思涌上心头,好不容易仗着马快跑回本阵,回头一看本部人马已经十不存一了。

刘宗敏在本阵之内看的脸都绿了,这可怎么打,离着还有一里多路呢,那边的火枪像是不用上弹药似的,打的又远又狠,自己手下也有百十来把髡人所造的澳洲快枪,平时自己都是当宝贝似的,只有自己的亲信家丁才能装备,那是自己花了大价钱从官军的手中或买或缴获得来的,可自己的这些快枪跟对面的一比简直就是小儿科,打的没人家远,也没那么大的威力,打还是不打呢?……

这边刘宗敏正陷入天人交战之中,这边钱水协等人抓紧整理战场,

弹壳都没收了吗—回收了。

有受伤的没有—没有。

弹药还剩多少—足够了。

这次出来特意多带了子弹,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尽可能拖到天黑吧,钱水协跟薛子良商量着,另外跟海军那边发报,把这边的情况通报过去,得显出咱们的本事来,钱水协暗想~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咚的一声巨响,村子的围墙被什么东西打中了,木头的围墙马上出了个大洞,怎么回事,有人受伤吗,没事,额,有个兄弟被砸伤了,不过没有大事。

怎么好像是大炮,钱水协跟薛子良立刻来的阵地前沿,拿着望远镜瞭望,只见对面居然推出了一门火炮出来,看这样子还是临高产的,短粗的炮身加上两个轮子,典型的12磅拿破仑炮,这怎么回事,钱水协、薛子良还有叶孟言面面相觑,没听说他们还有大炮啊,还是我们产的,总不会是他们捡来的吧!

这大炮还真是刘宗敏“捡”来的,原来在追击特侦队一行人的时候,刘宗敏的后队正好与一支前来北京勤王的部队碰上了,这支部队是孙元化派来的,孙元化自打被革职留用之后一直念念不忘他的洋务运动,多次找到鹿文渊提出购买临高的火器,最后鹿文渊卖给孙元化一批南洋式步枪,跟几门淘汰了的12磅拿破仑炮,元老院攻占广东以后,这次孙元化为了待罪立功,特意让人待着一门进京勤王,没想到他费劲心思调教的军队一碰上刘宗敏的大军就充分发挥了自己跑得快的优势,直接把这门大炮跟十几发炮弹留给了刘宗敏。

这门大炮来的正是时候,刘宗敏这边正不知如何是好,一看大炮喜出望外,这髡人的大炮一向以射程远威力大著称,有这个家伙,还愁攻不下个小小的庄子?

于是立即命人把大炮推到前线,刚刚那一炮正中围墙,当时就把围墙打的七零八落,刘宗敏大喜,这伙子髡贼,让你们尝尝自己大炮的滋味。



第三章


钱水协一看大炮顿时急了眼,狙击手,钱水协大喊到,有,三个小伙子匍匐着来到钱水协身边,这次北上因为主要任务是护卫,带的主要是自动火力,每个特侦队只带了一名狙击手,看准了那边的炮兵,狠狠的打。

“是”

一时间,三名狙击手比赛谁打的准,打的这门大炮顿时哑了火,刘宗敏这边谁都不敢靠近大炮了,不管怎么上去,都是枪响毙命,就算没有马上毙命,也出血不止,眼看活不成了。

刘宗敏快要发疯了,好不容易有门大炮,居然没人敢上去,这髡贼的火器也太邪门了吧,眼看着还有三里多路都能一枪毙命,这火枪打的比大炮都远。

正在刘宗敏一筹莫展的时候,旁边的一位副将献上计策,“将军,何不以门板等物至于推车之上,板后覆土,必可抵挡髡贼的鸟铳”

“好,速速遣人办理”

“对了,让人喊话,就说他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只要他们肯放下武器,我刘宗敏保证他们荣华富贵”

“将军,这时喊话未必有用啊,两边都打红了眼了”

“本将军这是拖延时间,让他们不敢轻易撤离,他们听说被包围了便会固守待援,咱们弄好了这些东西就能一鼓作气把他们拿下,哈哈哈”

顿时四周响起一阵“将军高明哈哈哈”的马屁声。

天眼看着就黑了下来,“银子都上船了吗?”钱水协焦急的问。

刚刚联系过,还没有完全上船,码头的情况太糟糕,李炎那边计划,先把银子运上船,然后让随船的两个个排过来支援我们撤退,问我们能不能顶得住,此外,龙口那边也来电报了,他们的支援部队也在往天津赶,一个营的部队,刚刚出发,明天一早就能到天津,他们这是要来抢功劳啊,薛子良笑着说。不会,他们是怕咱们被人家包了饺子,到时候在元老院落下个见死不救的名声可就没法混了,呵呵。看样子我们还得坚持下去,在顶一顶,必须保证银子的安全撤离,要不就前功尽弃了,子弹还够吗?钱水协问。

够,这次是叶孟言回答,特意多带了子弹,现在平均一个人还有200发子弹,够用了。这时对面突然喊起话来,不过对面的话是陕西话,加上离得远根本听不懂在喊什么

有听明白的吗,叶孟言问,四周的人都晃着脑袋。

就这样刘宗敏的扰敌之计因为语言问题打了水漂。

入夜以后钱水协把人马分为三拨休息,三个元老分别带着自己的特侦队值班。

原本计划入夜后撤退,可担心撤退后对方会尾随着到达码头,要是银子到时候出点问题,这大大的功劳可就打了折扣了。?这个家伙,还愁攻不下个小小的庄子?

于是立即命人把大炮推到前线,刚刚那一炮正中围墙,当时就把围墙打的七零八落,刘宗敏大喜,这伙子髡贼,让你们尝尝自己大炮的滋味。


三更时分,值班人员突然报告,对面有动静了。

钱水协赶紧拿过夜视望远镜,只见黑夜之中对面的阵地人影晃动,不知在干什么,但这个时候肯定没有好事。

把大家都叫醒。

很快队员们都进入战斗岗位,“对方是准备摸黑野战啊”薛子良说

“哼哼,幸亏咱们有夜视仪这个神奇,夜晚对咱们来说其实更有利”

眼看着对方的人马靠的不足300米了,钱水协一声令下“打”,一时间枪声大作,轻重火力全开,按照带夜视镜观察员的指挥,指哪打哪,这一次更是打开杀戒,大顺军的部队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就在这时大顺军一边,一辆辆的“土坦克”已经摆下阵脚,大顺军一下午之间也没收集到太多的手推车,一共是25辆,经过改装已经都装上了门板及黄土,特侦队这边的射击都打到了土里,大顺军一边的人都躲在土坦克后面,连个影子都看不到,钱水协看了大惊,这古人的智慧还真是不得了啊,居然下午就造出了土坦克,幸亏俺们也有大杀器,准备1号燃烧弹,这种武器是林深河最近鼓捣出来的使用方法类似单筒火箭,因为携带方便,威力巨大很受部队欢迎,但受限制于石油与弹壳的产量,一直数量不多,射击距离也不太远,主要用于特种行动。

这边特侦队员很快准备好了射击准备,校正射击诸元后大声报告:“报告,准备完毕,请指示”,射击,钱水协没有废话。

嗖~~~~~,两发燃烧弹几乎在话音刚落就发了出去。

这种燃烧弹是在磺坑石油中直接添加了大量的麻屑,变成了固体燃烧弹,在配上磷,然后加入黑尔火箭中,配上空爆引信,纵火跟视觉效果一流,在实验时就曾经让“装备定型委员会”的委员们大加赞赏,李海平甚至还要用这个东西来个火攻东京。(以上内容为网友提供的北朝同人,在这里借用一下,希望不要介意)

事实证明这种纵火跟视觉效果一流的武器不是盖的,在空中爆炸后地上马上一片火海,躲在土坦克后的大顺军马上哭天喊地的打起滚来,很多人当场就被烧死过去,燃烧弹在夜色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美丽,不少人甚至看傻了眼以为是天女散花,美丽过后却是无尽的恐怖,大顺军这边已经有不少人吓破了胆,要不是有刘宗敏的家丁镇着几乎当场就要溃散。

刘宗敏这边也看到了美丽过后的恐怖,这些被火烧的人不论怎么在地上打滚火就是不灭,看的他是胆颤心惊,加上人马损失,又怒又怕,险些从马上摔倒下去。

收兵吧,刘宗敏无奈的道。

士兵们早就打不下去了,听到收兵,纷纷后退。将近万人的部分像潮水般徐徐后退,倒也没乱了阵脚。这一仗打的真是窝囊,人马损失倒是不大,也就千把人,队伍半路上遇上了李自成派来接应的人马,算是勉强维持住了士气,可是这群髡贼,连人家的寨子都没能靠近就被打回来了,实在是心有不甘,无奈之下只能从长计较了。


钱水协这边看到刘宗敏退去,恐怕是圈套,安排了专人探查,队员探查后回报,敌人真的退了,钱水协这才下令撤退,一行人次日一早来到了天津港口,正碰上前来接应的山东前指的部队,突然电报官传来消息,临高急电,命令钱水协与叶孟言火速返回临高,因为南面出事了。




后面的南面出事了是留个悬念,可以自行yy例如黑尔发动战争了,也算是个开放式结局吧!写了一下午,眼睛都痛了,现在理解小说作者有多累了

(完)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