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信
No Portrait.jpg
姬信
国籍 澳宋
居住地 临高
文化水平 华东政法大学
势力信息
阵营 元老院
身份 元老
历任职务 战时法庭法官
芳草地教育工作者
土著权益保护协会会长
梧州事件特别调查局局长
派系 法学会
头衔 土著保护协会创始人兼会长
人物关系
配偶 妻子穿越前已去世
仇敌 蒋锁
登场作品
本篇 第三卷  第三百二十三节 余波

姬信元老芳草地教育工作者,法学会重要领导人之一,土著权益保护协会创始人。

因深爱亡妻而成为了极少数没有女仆或女性伴侣的男性元老,被萧白郎戏称为“撸党”。政治左倾。

形象

身材高大(青霞目测为六尺半),方脸,浓眉,肤白,无须,体型肥胖。

经历

D日前

姬信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

穿越前曾有一爱妻,后因意外事故亡妻。穿越时,最主要的携带物为亡妻照片。

参与法学界

姬信初登场:《第三卷  第三百二十三节 余波》,提议女仆按人头发现金补助的形式来发放,,保证了对有家庭的或女性身份的穿越者的公平性。[1]

女仆革命”中,姬信受马甲委托,负责以法官身份办理独孤求婚常师德两起案件。[2]办案结束后,因对女仆制度中反人权部分极为反感,决定放弃在司法界任职,进入教育体系工作,并萌生出创建土著权益保护协会的想法。[3]

芳草地教学

女仆革命事件后进入芳草地教学。发动机行动中带队前往因瘴气问题无人愿去的台湾。

望浦村事件

仲裁庭的姬信在望浦村事件调查委员会中担任副专员,并前往儋州对整个事件进行全面彻底的调查。[4]

珠江流域讨伐作战

珠江流域讨伐作战中,姬信作为“负责巡视和处理特遣队法律事务的仲裁庭代表”(即战时法庭法官)负责审理案件。曾负责审理罗天球青霞案件。虽然对青霞等底层群众极为同情,但迫于政治压力与法制精神(青霞射伤了石志奇,按法律判处死刑),不得不判处青霞死刑。宣判结束后落泪。[5]珠江战役后,姬信正式注册创建土著权利保护协会。青霞案件又导致青霞的师弟蒋锁对元老院的仇恨,间接导致了后续蒋锁投靠熊文灿,和梧州解放后的袭击梧州、绑架解迩仁的“梧州事件”

军婚案

姬信作为法官负责审理军婚案,对犯法者判以重刑。[6]

琼山水灾

1631年的一号台风在琼山县境内登陆,暴雨使得琼山县严重受灾。姬信在处理灾民债务和欠租问题时,利用伪造契据罪名,狠狠打击了大户缙绅们“霸王条款”的歪风邪气。[7]

杨继红案

杨继红案中,程咏昕因政治投机需要,拉拢姬信,遭到拒绝,且因被姬信指出知识谬误而恼羞成怒。[8]后来,通过丰富的历史知识识破卢炫的计划。[9]

第三次全体大会

作为“闹临高”事件独立调查委员会主席,姬信在第三次全体大会上发言,得出结论:“一,此事件强力机构负有责任;二,‘玩忽职守’罪名不成立;三,未发现有人在此事件中有严重过失行为;四,现有强力机构的存在资源配置不足,机构设置不合理的情况,建议进行整改。”[10]

起草议案的时候姬信等人力排众议,将纪律条例的事情提请大会审议。姬信在大会上宣读《元老院纪律条例草案》、《与归化民和土著关系法》。[11]

姬信也提出了一个提案,建议修订原《共同纲领》中“元老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的条款――这在《元老院纪律条例》中已经做了规定――姬信的提案更进一步,提议将此条款写入《共同纲领第一修正案》,将元老的法律特权改为“元老享有自动赦免权,毋须承担任何刑事责任”;明确元老受到元老院颁布的各种法律的约束,任何违法行为均可被起诉、定罪和追究民事责任。提案某些条款修正后得到通过。[12]

法学会扩大会议

法学会扩大会议上,姬信支持了沈睿明编纂一套指导性案例的提议。[13]

第二天常务检察官任命下达后,沈睿明私下拜会了姬信,两人就人员来源和培养机制进行了一番探讨,最后决定由姬信负责教材和案例的编纂,而沈睿明负责为司法口招兵买马。

梧州事件调查

梧州事件后,被任命为“特别调查局”局长,奉命与副手陈白宾一道前往梧州调查梧州遇袭[14]。其敏锐的政治嗅觉非常准确地嗅到了元老院各派对梧州事件的态度(见人物语录),以及梧州事件在表面的报告之下关于蔡兰的“深渊”[15]。在提审蒋锁的过程中被蒋锁突然袭击报复,用毛笔杆子戳伤了面部。[16]

语录

只听姬信在说:“就这个买奴意向来说,不公平的地方很多:第一、穿越者有男有女,既然要用公款买女奴,那么是否也要用公款买男奴?第二、穿越者里有情侣,有家庭,既然别人可以享受公款,他们怎么办?这福利不就成了有人能享受有人不能享受了吗?”

—— 姬信关于女仆事件的余波


这样的罪行,即使文总同意使用特赦的权力饶她不死,元老院中的许多人也会竭力的反对。从法律的公正'性'角度来说也无法自圆其说——为什么她可以不死,其他一样参与了抵抗战斗的乡勇教师却被处决了,他们也才来了区区一二个月,谈不上有什么民愤。 姬信长叹了一声,在死刑判决书上签了字。 “以元老院和人民的名义,我命令对以下人员进行必要的处置。” 他在这句话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一种虚脱的无力感笼罩在他的心头,正如当年他遇到失去妻子的变故一般。有时候,人力无法战胜命运,有时候,人力又无法对抗社会。姬信想到这里,落下了眼泪。

—— 姬信判处青霞死刑的感慨


未来土著和穿越众之间的法律纠纷会愈来愈多,我希望能够帮助他们维权,不至于穿越众欺凌。土著也是人,应该有自己起码的权利。

—— 关于成立土著权益保护协会必要性的论述


“不管是一大步还是一小步,都我们在人类文明历史上迈出的一步。”姬信在会议上苦口婆心的劝导着反对者,虽然从比例上来说,反对派寥寥无几。但是姬信本着“我心可昭日月”的态度,进行充分的说明,“杜雯同志,你的心情我是明白的,你的理想我也是赞同的,但是我们的现状是不可能完全实现你的想法的。与其硬撑着理念一无所获,不如把姿态放得低一些更容易渐进式的达成目标……”

—— 关于《元老婚姻和继承法》草案的论述


愈是棘手,内情复杂的案子,愈是要以事实为依据。只阐述客观事实,这是我们调查人员最好的自保办法。结论,你可以让其他人去做。

—— 姬信对梧州事件调查口径的把握


白宾,你在船上问我元老院的口径是什么,我回答你没有口径。但是,只要涉及到元老的案子,必然有口径,只是没有人会和你说――只能自己去体会。

—— 姬信对梧州事件调查口径的把握


人物评价

人格超凡,品格高尚,知识渊博,能力出众。

《临高启明》中形象最正面的人物之一。极受欢迎。

原型

原型人物祖籍北京,回族,华东政法大学毕业,2014年度上海市十佳律师之一。

在作品中,姬信穿越时最主要的携带物为亡妻照片。其原型人物再三强调不要让老婆看到这一段,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参考资料

  1.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三卷 新社会,第323节
  2.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三卷 新社会,第343节
  3.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三卷 新社会,第347节
  4.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四卷 新澳洲,第131节
  5.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四卷 新澳洲,第181节
  6.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四卷 新澳洲,第213节
  7.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五卷 进入,第178节
  8.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六卷 纷争,第260节
  9.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四卷 新澳洲,第431节
  10.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七卷 大陆-广州治理篇,第1节
  11.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七卷 大陆-广州治理篇,第5节
  12.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七卷 大陆-广州治理篇,第7节
  13.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七卷 大陆-广州治理篇,第235节
  14.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七卷 大陆-两广攻略篇,第252节
  15.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七卷 大陆-两广攻略篇,第253节
  16.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七卷 大陆-两广攻略篇,第255节


4.3
3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