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宋使访大明》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一刀两段高岭响 发起。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6-03-14

最后更新时间:2016-03-16

正文

宋使访大明

宋使访大明

宋伐明,明不胜其苦,请和,宋故遣伪髡某乖谬之辈往议和。至京城,某使以上国使者自诩,傲睨自若,不甚为礼。某东林贼大怒,拔剑叱曰:“法无不肃,礼无不敬,而君敢自尊大,岂以大明无尺寸之兵耶?” 某使拔枪怒射之,立毙。 笑曰:“妈的智障。”


残明为宋所攻,宋骑兵甚锐,明军当之披靡。明将定计,命精卒衣虎皮伏地,待骑兵至,暴起扬尘,自以为得袁绍破公孙氏故智。不料士卒恐惧,临阵伏不敢起,尽毙于蹄下。 骑兵连长审得俘虏清楚,叹曰:“妈的智障。”


议和不成,宋复犯边。明将某某惧甚,坐视宋人大掠而去,遂锁拿入京问罪。 问:宋兵几何? 答:不明。 问:何人领兵? 答:不知。 问:何故坐视? 答:不敢。 以状呈,帝览之大怒,手书批之:“妈的智障”


宋人某某,细作也,伏于关宁军中,久之为明军所察,缚于营中,将杀之。某某熟知关宁军禀性,夜间大呼“髡至”,一营皆惊,明军遂炸营散去。某某乃从容留书离去曰:炸营铁骑,妈的智障。


最多四两 跟贴

一则

九年秋,虏袭山海关,一日数警。襄恃劫帝功高,数往元老院苦求髡救其子。是年冬,髡遣陆军第五营,直属炮兵第三连分乘数巨舶北上。

十年春,髡破虏,襄子三桂逐北,亡于榴弹,肢体残缺,不可收拾。襄闻之大恸,泣血求斩炮手。髡曰:此附带伤害,勿瞎逼逼。


二则

宋伐明,呼吸下七十余城,旬月破天津。温相暗结吴督,劫帝投髡。

髡持帝返粤,于预审室数之,帝曰:我无罪。髡人笑曰:我蛮夷也。

帝至临高,封悲催候,不得自主,日弈棋自娱。

髡设天元赛,五番决胜,帝天纵聪明,棋艺大成,兼知谦退,弈假髡四胜,真髡三胜,夺魁而不为人嫉,髡人皆善之,加帝阿法公,不知何意。

是年,阿法公访日,与幕府将军对弈,胜四,拔刀队焚广岛以示庆祝。又与日国王对弈,胜,国民军焚长崎,大火三日不灭。

(吾年谊临高刘公大霖居髡中久,深通髡情。刘公言阿法者误,实阿伐也。阿者,吴语通吾,阿伐尤伐阿,即伐吾也,髡以此讽帝自掘根基。此说亦通。)

三则

十年仲夏,髡攻广宁,虏酋洪太吉尽起丁壮,得众五万,遣多铎率军往救。髡立棱堡邀之,又以装甲蒸汽拖拉机直往冲阵。虏大溃,后路为髡战斗工兵所断,三日间或死或降,无一得脱。

洪酋得报大惊,怒曰:便以豕论,岂有三日获五万之理。


四则

髡既平虏,设宴论功,众将纷纷自许,嚣腾一时。

前辽东总兵襄不得任用,又失爱子,素怀怨望。乘醉于众大言曰:吾辽镇正面抗虏,屡经大战,折将千余,亡师十万,此必为头功。

髡相马千嘱闻之大怒,掷杯击之。


狂热祭司 跟贴

某年某月,东虏陷山海关,将围京师。或请借髡助剿,上许之,召髡使曰冷凝云者应对。礼部某,清流也,以为髡使见帝,外臣之见天子者也,当三拜而九叩再请。冷某坚以宋强明弱,鞠躬即可。某怒曰:“尔,蛮夷也!”教左右捉而笞之,血肉淋漓,惨不可睹。冷某且呼且号:“勿悔!勿悔!”

居数日,某伪髡者求见礼部,但言:“以辱我使节故,大宋与伪明宣战。”居月余,髡从海上来,烧天津卫,陷京师,天子薨于煤山,某以战犯判绞,暴尸三日。冷某亲往唾之,曰:“妈的智障。”


髡宋起于琼海而攻粤广,帝集七省之兵讨之,方月余,七战而七北,覆军杀将。又髡宋兵部水军侍郎明秋陷镇江,漕运断绝,朝议请和,髡宋许之,遂遣某公为使,急赴镇江。某公素晓髡人富,暗讽髡使:“君跨山越海,得无人事否?”

髡使曰:“有之。”某公颔曰:“若得人事时,化干戈,作玉帛,易事尔。”髡使曰:“如此,奈人事不在此间何?请候之旬月。”

某公大喜,以为必有重宝,欣而许之。旬月期至,髡使请见,某公游目四顾,但长桌一张,髡使数人尔,唯一髡使未尝见。

某公瞠目而言:“人事何在?”

髡使引面生者曰:“此萧公,吾之人事也。公尝言得人事则必可和,无乃萧公旧友乎?”

某公拂袖而去,髡使惶惶然不知所以,但萧公掷杯于地:“妈的智障!”

和议遂寝。


髡宋初定粤广,以移风易俗自任。

昔客兵过境,寸草不生,如篦如梳,苦民甚深;又好聚众哗变,复又招安。

宋兵约之以法,勒之以威,厚之以饷,故秋毫无犯。明兵积习深矣,一无开拔银,二无私掠令,无不心怀怨望,幸得髡宋将军游公在此,无敢言者。

游公,万人敌也,善长刀。昔澄迈之役,游公单刀陷阵,斩游击数人而还,天下惊怖,以为虽吕奉先莫过如是。后髡宋伐吕宋,召游公为副,张公代之。

张公面白若书生,常言“以德服人”,明兵无不轻之。游公谓旧将刘丰生曰:“吾去也,汝当严勒部众,勿使生事。须知张公好以德服人。”刘唯唯而退,实不以为然。

后髡宋令明兵移临高,明兵惧渡海,又无开拔银,鼓噪作乱,扣刘丰生,杀髡宋军佐号“改编干部”者数十人。

张公调髡炮数百日夜轰击,明兵惧,缚首恶者降。

或曰:“明兵作乱,积习久矣。今天下未定,诸侯皆观大宋所为。若镇其首恶,胁从不问,定天下归心。”

张公颔首曰:“吾当以德服人。”

遂集明兵于净化营前,谓诸军曰:“尔等杀我股肱,尚图退步乎?我大德意志毒气之术天下第一,尔等服耶,不服耶?”

以毒气充水路,尽驱而杀之。

涉江袭吴 跟贴

十一年春,宋虏北犯,关宁军逆击之,驰冒宋营。宋人伏兵大起,围关宁军三匝。我师乃弃马骑,登土山固守,三日不进水米。

帝忧之,严敕诸军驰援。贼分兵拒之,不得前,关宁军遂殁。

乃问责诸将,皆言贼军中有铁巨人,拔山倒树,绝不可当。问其将为谁,答曰:“但见巨人上有姓字旗,一曰高,一曰达。”

杨杰迪 跟贴

是年秋,有鲜使朝天子,携商同行,众约三千,行在山海关外,途遇东虏八百来犯,困守兰若,绕寺数匝,进逼甚急。

值此危若累卵之时,有髡人商队途经,合镖师护卫丁壮约三百人来援,发铳袭虏后,弹如雨下,虏积尸如山,大号哭弃尸而去。

鲜使邀入寺,宰牛置酒犒之,令悬长索数条于廊间,使髡商挂长铳于其上,围坐殿堂,宴饮其中,谈笑甚欢,髡人或鼓掌拍肩,呼兄唤弟,不甚礼焉,鲜使面上微愠,眼底喜甚,默然退席。

酒至半晌,人亦酣醉,猝闻唿哨一声,有鲜仆忽扯长索悬空,四周有鲜兵持刀盾破门窗而入。

众髡惊起,取长铳不得,而鲜兵已经大呼扑前,声汹势危,髡人或自怀、或自袖、或自靴筒纷纷拔拳铳乱射,声焰不绝,犯者立仆,众髡皆怒,追亡逐北,片刻之间,杀戮无遗。

髡人各取长铳而搜寺,见寺中僧众皆被鲜人杀矣,于地窖得鲜使,拖掷于地,使大呼:“汝等蛮夷,安敢犯大朝鲜上国天使?”

有白马队举大棒一发毙之,唾曰:“麻蛋智障。”


事闻燕京,东林士子皆曰:“鲜于大明,名虽外藩,实同内郡。髡贼残暴,残杀鲜使,是无君无父也,当诛之。”

遂聚宫门上书伐髡,鼓嚣声直干宫闱,而朝论未决,已闻于临高。临高五百众议曰:“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战!”

遂举全琼海镇之兵北伐,走马取天津卫,长驱入直隶,一战而下北京,尽诛阉党与东林,传檄天下,顺者生,逆者死,望风影从,旬月之间,四方皆定,自古得天下未有如此之易者。宋兴明亡,实肇于此。

lbscy11621 跟贴

次年秋,或曰国事日盛,有江东父老上旌杖,告曰欲还泰山,准之,金陵太守喜而上疏,求祈泰山封禅,谓国事之大宝,宋人怒斥:妈的智障。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