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崇祯髡艘闻见录+(恶搞)D日警戒哨Cos照》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崇祯髡艘闻见录+(恶搞)D日警戒哨Cos照
作者ID
百度贴吧 filo2001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海军
涉及方面 髠人水师,情资,舰船
内容关键字 条例,训练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明】崇祯髡艘闻见录+(恶搞)D日警戒哨Cos照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8-21
最近更新 2016-08-21
字数统计 (千字) 6.2



崇祯髡艘闻见录

自崇祯元年戊辰八月间髠人文德四、马千竹率众驾巨舶铁船十余至临高始,髠变已逾数载。髠情首见同年临高县令吴明晋之奏报;复见于崇祯三年庚午之战报,闽浙南直各地塘报奏折亦多有记载。

兼有锦衣卫妥干校尉改装分路暗中坐探,密封飞报。然髡情叵测,官书之中或辄多掩饰,或自相抵牾,难以为信征。今有琼州义士黄禀坤素怀忠义,归顺之心已久,报效之志凛然,虽身陷险地,觅髠书,刺髠事,探髠情,今内渡来投,其人尝观政于髨人咨政局,见闻最为真切,每与黄君燕谈,凡有所及髨人水师者余皆记之于篇。

另有髠人刊印之新闻纸,即我之塘报也,辗转购得密为摘录,其中所得髠人水师情资,多由此出。

现将诸书汇而覈之,删其繁重,掇其要领,分类遍次,录存于此,

正文导言

考古水师之始,春秋时楚子为舟师以略吴疆,公输子复为舟楫战具,退而钩之,进而拒之,嗣后,汉造十丈楼船,隋建五牙大舰,唐制挟水之轮,宋有转海之式,智创巧逑,代有其人。我华夏以舟楫为舆马,以巨海为平道,由来已久,唐时征伐高丽國/%朝七下西洋,扬威四海克奏肤功。

今海氛不靖,南粤军兴,髡贼提兵犯顺,据琼岛陷粤垣,渐闽入浙。而军兴以来兵事不振,沿海州县战守屡经失挫,藩篱竟成虚设,髠贼横行海滨,荼毒生灵,而我劳师糜饷无足当之,言之愤恨。

推其缘故,贼之所恃者唯二,一者船坚炮利,我师船大小悬殊不能相敌,官军徒守于岸,无战船远涉外洋与之水战耳,贼来不可拒,贼去不可追也,故一切埋伏夹攻,抄前袭后之法皆不能用,以致髠贼猖獗日盛。一者贼水师兵弁操练得法练习有素,我水师承平已久,多半废弛,官艘终岁停泊,会哨徒有具文,操演素未讲求,骄惰积习,虚冒情弊,且不束军法不循纪律,竟有畏征发匿不出,非领饷之期无从见者。

不悉敌势,不可以行军,不悉髠情,不可以筹远,贼每战皆以其水师为先锋,欲制髡贼,必先悉髠情,髠情又以贼水师为要务,是编汇集诸书,掇其精要,连类记之,于髠艘、船炮、差操、练兵已略具一班,至若详记制造,贼水师章程,学堂课程自有专法,非身在兵船不能见,非讲求有素不能解,故皆不详述。余从事日浅,止窥门径,莫登堂奥,识者谅之。


髠贼水师船炮篇

髠艘舰志

察髡贼水师兵船分有战辅,战船有铁甲巡海快船、木身铁胁火轮炮船、蓬帆大炮船,蓬帆中炮船,蓬帆巡海哨船;辅船则有转输饷械兵粮之运船、教练弁兵之练船、侦探敌情之信船、探海制图之测船、治病疗伤之养病船,此皆辅战船之用者,亦缺一不可。

战船

铁甲巡海快船,钢板甲面,髨贼视之为决战利器,甚秘之,故该船长宽受数水火机力,所载炮铳,官弁兵丁用人皆不详。


木身铁胁火轮炮船

管驾官以下官弁兵丁用人计一百二十余,船通长二百尺,极宽处卅尺许,双桅单筩【烟囱】,受数两万三千石,水火汽机可发马力五百匹,船首船尾各设四寸径大戈伦炮一尊,双炮可直击,亦可横击,备攻远也(大戈伦炮者重XX礅,礅者合中国一千八百斤,全炮记重X万X千斤,炮子重XXX斤,食药XXX斤);船左右两旁设三寸径急放炮各三共计六尊,以备攻近,另有连珠快炮四尊,以防跳帮肉搏;据传其大小快炮之推旋左右,进退高下,皆应手而转,甚为轻灵妙捷。



蓬帆炮船~蓬帆巡海哨船

【数据不详略过】

髠贼船坞说【略】

髠贼水火汽机说【略】

髠贼飞炮炸子说【略】

髠贼火炮测距说【略】

髠贼火炮用药说【略】

髠贼水师各队辖地说【略】


髠贼水师练兵养兵篇

髠变以来兵事不振,固坐器械之不精,亦由将士之不练也,自古节制之师存乎训练,训以固其心,练以精其技,兵不训罔知忠义,兵不练罔知战阵。

夫水师以舟为主,出没风涛,去来倐忽,掌舵者必操纵自如,水手等尽能娴习,方可抢风折戗,破浪冲波。官弁兵丁等上下皆心领神会,不待呼应而自灵然后,猝然遇敌驾驶轻捷一舟之中,臂指相使,如一人之身,则应变制胜无难。

今我大明之水师训练操演,则不过将演就阵法,具文奉行,塞责了事,其操舟破浪之法,官弁兵丁茫然不知,以为此水手之事,漫不留意,即至舵工水手,其能熟练者亦属寥寥,每届水操之时,各船进退尚且参差往来间断,苟其临敌,何以致用?


髠贼火轮炮船舟中执事之制

察髨贼水师兵弁俱上律天时,下袭水土,操演得法,勤于练习。舟中管驾官及大、二、三副皆才艺兼备,博览天算、地舆、铳炮、帆缆、水火汽机诸学,而精于战守机宜者出任也。兵匠亦各有所属,要皆听号令于管驾官,以髠贼火轮炮船舟中执事之制为例:

管驾官统理全船事宜;

大副司船内事宜,凡舟船行止、人之功过皆主之;

二副司船外事宜,凡驾艇、测候、侦探及迎送各事;

三副协同治事,弥缝其缺;

总轮总司水火轮机各事宜,听驾驶指挥;

大轮、二轮、三轮协同治事,弥缝其缺;

驾驶学生学习操练驾驶各技能外,协理副事;

轮机学生学习水火汽机外,协理副事;

炮手司前后左右大小各炮,兼舱位各事宜;

匠首司前后左右各仓位蓬帆及修理事宜。

水勇即水手,亦有头目司之,以各舱分段各司巡防工作操练。

升火即火夫,分值机舱各事宜及外面机舱口刷洗擦磨;

旗手专司传令各事宜,兼司瞭望;

巡查官专司稽查船务及兵勇登岸各事宜。

司事司支应俸薪、粮饷、采买杂物。

文案专司文牍。

另有支更官以两时辰为一班,昼夜分六班,除管驾、大副外皆轮值。届时内巡各舱,外瞭四远,及行船各事,皆值更官司之,机舱、水勇、炮位亦如之,各司其职。

可见贼水师舟中官弁不杂生手,操作齐整,各分职事,无虞错乱。


秋季操单

髡水师舟中差操皆有定程,冈雨不辍,寒暑不断。髡历以七日为一周,逢七为停操日,停操后笫一、第二、第四日杂操铳炮、帆缆各技,第六日淆洁全船,惟第三、第五 日为大操之期,賊水师伪提督发号施令,各船按时起操,由管驾官督率,副宫以下观其兵弁备御之迟速,立课勤惰以行赏罚,彼军中之士岂有不知奋者乎?


贼水师差搡定程随四季长短而设,兹录其秋季操单【这是皇家海军19世纪军舰上的勤务时刻,但部分作息做了半小时左右的调整】如下:

寅正二刻【四点三十分】早起卷吊床

寅正三刻【四点四十五分】随带吊床应名,收吊床于椟

卯初【五点】洗刷舱面

卯正【六点】开天蓬,理绳索,擦拭铜铁各器

卯正二刻【六点三十分】早饭

辰初【七点】上班换衣,下班洗刷下舱

辰初一刻【七点十五分】值更官点名

辰正【八点】早操

辰正一刻【八点十五分】擦炮

辰正二刻【八点三十分】擦枪

辰正三刻【八点四十五分】验枪炮,分班操作

午初三刻【十一点四十五分】清洁舱面

午正【十二点】午饭

未初二刻【下午一点三十分】清洁舱面

未初三刻【一点四十五分】擦炮

未正【二点】分派操作

申正【四点】清洁舱面

申正三刻【四点四十五分】站炮位

酉初【五点】晚饭

酉初二刻【五点三十分】清洁舱面理绳索

酉正二刻【六点三十分】晚操

戌初一刻【七点十五分】开吊床椟

戌初二刻【七点三十分】悬挂吊床

戌正【八点】清洁舱面

戌正二刻【八点三十分】巡视各舱

亥初【九点】安睡

髨操勤苦严肃,毫无通融,若非保暖强健,断不能胜此劳苦,若照官师饷章,断无肯应募者。是谓饷薄则众各怀私,丛生弊窦,饷厚则人无纷念,悉力从公,察髠贼水师二等水勇兵俸每月XX员流通券,合银X两(流通券者,贼之钱钞楮币也,与金银同价,德隆银馆出之,公信无欺,非若昔日宝钞滥用,失信损众);陆师兵俸则减于水师,国民兵则减于陆师,治安军巡捕又减于国民兵,而我官军兵饷仅贼之治安军巡捕半数也。另髠贼若获有胜仗,另加犒赏,以故人人用命,及至得胜,向败者取偿兵费,是藉人之财以用兵,计亦狡矣。

髠贼水师专弁专勇,不当杂差,亦不无故更换,不随官移调,以期人习炮性,船识海路。而我水师因差事渐繁,以师船为差使,运米粮,装军械,载兵勇,几于月不得闲,尚欲课其操演,得乎?平日不操,欲课其临阵杀敌,得乎?而髠贼水师中多置辅船以供驱使,庶使其战船兵弁专心于操防,而不为杂差所误也。



髠贼水师异闻异俗十条

录有髠贼水师异闻异俗十条,立说如左【古代行文从右到左,所以做如左,现代应该是如下】


髨贼水师兵弁冠服说

凡髡贼水师兵弁均短服窄袖,腰束黑革带,以便操练。贼兵弁服色尚蓝白,色以季分,夏时着白,冬日着蓝,衣皆无领,以方布披肩,内衬汗衫,下则为短小之裤,外盖大裤,各船水手头目以下,四季戴冠。春夏秋三季俱用宽檐草帽,有黑帽带系之,上书“伏波军海军”字样,冬时则用圆顶无檐蓝呢帽,亦束黑带。平日蹑布鞋,冬时蹑短靴,以羊毛毡为袜。兵弁皆随髠俗,髠发剃须,好清洁常洗浴。


髡贼水师饮食说

髡贼水师官兵每日三餐,早膳或饭或面或饼饵及小菜、鸡蛋,饮牛乳、茶、架菲(架菲者,将青豆炒焦,研末,水煎或白滚水隔渣冲,味似药)。午后则谓之正餐,用牛羊鸡豚鱼菜饼饭,并有生果、糖果等物,佐以茶或酒,支更者另有干糇【干粮,指能量棒】。



髨贼水师礼仪说

髨贼水师通礼,凡官兵登岸,行必成队,立必齐整,贼师兵弁虽见官亦直立不跪,亦无拜礼,相见至敬则以手加额,旁立候过为礼。



贼水师舟中支更说

髠贼舟行海中,昼夜不息,二副、三副等分二时辰各为一班,在望台支更,管驾、大副则随时调度稽查各务焉,支更官手执千里镜及量天尺【指六分仪】,近测山岛,远测日光,夜测恒星,以端趋向,若舟行偏差,诘责督之。支更虽烈日暴雨不能规避,且无暇晷焉,其最幸苦者莫如子正至寅正也,如冬日北风至,夜半更狂冷如冰,其时全船执事皆已入舱酣睡,支更官独立望台以左右望,渴无饮,饥无餐,傥遇警或督船灯号一明,立刻传令虽大浪拍身不容少缓。受代者至,始得下望台入舵舱,按现行经纬度数于海图小注,船中晚炊罢即已息火,支更官仅于保温桶索热茶一杯以润喉,入私室噉饼饵,襆被僵卧,支更辛苦可见一斑。


髨贼水师旗制说

髡俗旗式以方长为贵,斜次之,髡水师旗为蓝质中绘四芒白宝星,谓之启明星旗。

凡同群水师,必有督船,督船他往,次者代统之,两船同阵,必有一船统帅,主船必悬督船旗。贼师船认旗凡七,提督方式,蓝质中绘大五芒白星;头等统领鱼尾式,小五芒白星三,二等星二,三等星一;一等船主尖式,小五芒白星三,二等星二,三等星一。

髡水师旗

【少将旗,长方形,蓝底白色大五角星一颗;上校旗,长方形左侧缺角,蓝底白色中五角星三颗,中校少校旗制同但星数递减;上尉旗,三角形,蓝底白色小五角星三颗,中尉少尉旗制同但星数递减。

目前,伏波军海军最高军衔是少将,考虑到少尉也能当特务艇艇长,所以现在还存在尉官旗,等未来海军扩大了,旗制再做改变。】


髨贼水师传语术说

贼水师舟中军令传语,日则悬旗,以旗色分字,夜则挂灯,以灯光分为字也。又有行船时与前桅下横杆挂黑笠作记,上则快,平则慢,下则停,夜则以双灯易之;更有水勇双手执红黄拼色小旗,以上下左右舞为字,此乃军中耳目,用之既熟,刻问刻应,如接面谈,髨人兵船传语旗,制尚秘。

另髠法有绝奇者谓之电音报讯,乃取电而制,使之千里传音,天下之至疾者莫如风,而电比风更疾,虽远隔重洋,瞬息互答。髨贼水师统领号令灵通,一朝有警制电召之,各营各船静听电音,电信一达顷刻响应,是合百船为一军,其势岂不旺哉?而我大明文书尚待驿递,虽日行六百里加急,亦已迟速悬殊,军情紧急,旦夕万状,邮传迂缓,而水师各营固守封疆,声气未通,一处有事,他处罔闻,如何共济艰难?


髠贼水师阵法说

古人海道用师,偶一行之,厥法未备,而今知髠贼水师阵法变化已有七十余式,亟记大略如下:鱼贯阵,直行衔尾而进者为鱼贯阵,鱼贯有单行、双行、三行之分。横排连樯而进为雁行阵,雁行有一字、双叠、三叠之用。张翼向前,主船在后,如包抄者为虾须阵。主船在前,分左右次第前进者为燕翦阵。虾须、燕翦分而为二,依次斜排者为鹰扬阵。间队前行,更番迭进者则为蛇蜕阵,另有众船群攻一船者为丛队阵,一纵一横者为犄角阵,一进一退者为波纹阵。种种变化,精妙不穷,船中预编号旗,旗起即变阵,不可测也。



髨贼水师学堂说

船炮可随时营造,将才非仓猝而得,且水师异于陆师,轮船水师尤异于帆桨水师。髨贼设水师学堂谓之红牌港海军兵学校,选徒练习,所选生徒皆年在十二岁以上十六岁以下,身无废疾,耳目聪明,口齿清爽,文字清顺者。生徒初入学堂,先学算学、力学、格物学、天文学、地理学、行舟法、测量法、仪器用法等,亦习水手事,如打绳结、攀桅杆、解帆蓬、记旗号、操铳炮、陆师行阵等,艺成之后逮上练船,载往各海口涉坜风涛,知军火、解测量、识风潮、熟沙线、辨海图,增长识见,是谓练手练心练胆也。髨贼水师学堂每一学生徒,髫年受学,计其在堂、在船依次练习,非数年不能成就。期间除去事故应剔退者,或资性庸懦难当重任者,所得不过十之五耳,此皆博涉群书,勤求格致,舟事谙练,作事果毅之才,遂能驭风破浪,攸往咸宜。


髨人地舆海图说

测海绘图乃水师分内极要事,髨贼制图极精,当取效之。贼绘图,分草图、详图二种。凡绘草图,山河林原、岛礁沙洲,高低深浅、广狭多寡各为记号不绘真形,在解人一见自明,此备行军探报调度之用。详图则分平面、侧面、平剖面、侧剖面各法,用比例法绘画全形,凡绘平方图,水之深浅、山之高低、房舍炮台之大小、村市原野之分合莫不作记,一目了然,甚或潮汐风雨之若干,地质土宜之若何皆有记号,此备讲求学问及行船只用,按图可当卧游。

髠贼擅绘事,尝闻贼以此技潜绘我琼粤山川险要,故军兴以来调度得当,屡战不败。

髠图分水陆二种,大凡陆上之图,皆隶陆师,设陆军测绘局选陆师兵勇入局供事。海道之图,皆隶水师,设水文气象局选水师兵勇入局供事。髠贼海图最详最精,行船者皆用之,举凡兵船、商船,下椗之所皆有定地,不容少淆,洋海之下,泥沙石土,粗细颜色莫不详记于图,分灰泥、黑泥、粗沙、灰沙、细沙、石子、石泥壳、红土、珊瑚多种,倘风潮过猛,迷失地位,不能确指度分,则取长绳系铅坠掷下探之,铅坠空其末,抹以牛油,及底,油黏泥出,以显微镜辨之即可,借此以辨度分,髠贼行舟之法,细密如是。



髡人兵船集贺说

崇祯五年壬申夏八月望,乃髡贼渡海至临高五载之期,真假髡人竞作盛会,贼水师兵船倾巢而出,集于博铺海面作观舰式以庆之,黄君禀坤曾往,因获登船观其水师操演各法,盖下文所述,皆君所躬亲目击。

髨人水师既集于博铺海面,于崇祯五年壬申夏八月朔行观舰式盛会,文德斯、马千竹,及伪提督陈海阳、明秋等莅会受贺,并请士农工商学界代表、社会贤达等贲临,家严黄守统受邀往会,吾请行,亦与焉。

是日,先乘(贼伪)海部之小火轮舟,行十余里以登(伪)督船“立春”号,但见髨人水师大小兵船按阵徐行,期间变阵数次,或虾须阵,或雁行阵,或鹰扬阵,直距数百十尺,或横距数百十尺,或斜距数百十尺,时或操水险,时或操火险,时或作备攻状,时或作攻敌计,悬旗传令,各员莫不踊跃奋发,毫无错杂张皇景状,不特各船官兵如臂使指,抑且同阵各船亦如心使臂焉,于以见髡人水师兵弁之严整,统理之精能。

时至午正,诸船成鱼贯阵行过博铺港,长堤码头观者如蚁,男则挥手,女则扬巾,岸上炮台鸣炮二十一响,兵船奏乐鸣炮,兵弁站桅欢呼,极一时之盛也。

D日警戒哨Cos照

D日警戒哨Cos照-军事组警戒哨

道具按原文中<准备出发>小节中 B级个人(军事组警戒哨)配置迷彩服,防刺背心(手头国产破片衣是数码迷彩的,发现对岸的破片衣倒是4色丛林迷彩,拿来代替一下。),热带作战靴,80盔。联络物品是对讲机和救生哨。背军壶(带饭盒)补充水分国产56装具+SKS,红色臂章带代表军事组警戒人员

D+N日后的哨兵

D+N日后的哨兵,由于天气太热加上形势逐渐缓和,哨兵开始放松,去掉了防刺背心,钢盔内衬着奔尼帽,遮阳+隔热,刺刀也收了起来,一个水壶已经不够补充水分,开始使用水袋。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