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川上之云》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川上之云
作者ID
北朝论坛 knifers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北京
内容关键字 飞艇,侦查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飞艇系短篇同人《川上之云》。。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9-28
最近更新 2016-9-29
字数统计 (千字) 4.4



坂不就是山川的山坡么。。噢哈哈哈哈。。。。。


“当前时间12时整,位置估算为东经116度48分,北纬40度32分,高度两千米。航向正西南方,低动力随风飘行。此次航行时间已有27小时,航行距离八百四十三公里。天气晴,北风。”安琪盯着面前的地图和仪表,铅笔抵着脑袋上厚厚的皮棉帽想了想,又在航行日记上写了一句:“一路安静无事。”

毫无疑问,在这十七世纪的天空上,一艘飞艇在两千米高度的飞行足以称得上安静无事。哪怕飞艇出自一帮没任何专业飞行器设计和制造经验的菜鸟之手,制造材料来自于这个时代的搜刮得的各种土制产品,甚至连艇员也全部是未成年的半大丫头。哪怕这飞艇正处于敌国的腹地——大明的京畿。

整个天空对于飞艇来说都不设防,最需要担心的,就只有变化莫测的天气。由丝绸、皮质和木头搭建成的硬式艇身相当脆弱,一旦遇上强风,将会有解体的危险。云朵蕴含的电荷引发静电也极易给充满易燃氢气的飞艇带来灭顶之灾。

所幸就当前来看,天气还算温和。为了节约燃料,飞艇的发动机正以最低功率运行,仅靠着北风的推进,用调整方向舵和艇身姿态控制方向。

作为以鼎鼎大名的“齐柏林”飞艇为参照的第二代飞艇,这艘“远征一号”飞艇的浮空重量达到了近4吨,不仅比浮空重量仅有一吨的第一代飞艇有更多的载重,还能携带更多艇员,以进行轮换的夜间航行。这样一来,最大滞空时间就从第一代飞艇仅有白天的这八九个小时猛增到了72小时。最大航程从原本的不足一百公里增加到了三千多公里,自部署在沿海的那几个空艇基地出发,即可以覆盖大半个中国。只是受限于元老院当前的技术水平,飞艇仅能进行一些简单的侦查和勘探工作。即便如此也已经让勘探队惊喜不已了。毕竟这是本时空唯一可以在几百上千米的空中观测和记录的手段。架设在飞艇上最新式的广角照相机拍出的那并不是很清晰的照片对于土地和地形的勘探来说也已经简直有如神助。

“以当前的速度,两小时后就可以到达京城上空。”吊舱最前端的“玻璃房”内,主瞭望员李忆如小心的转动着测距仪,“那个山口,几年前爷爷带我打算进北京的时候路过过……”

安琪也向窗外看去,眼中尽是相差无几的山川河流,偶尔有几片散乱的方点,那是一些大小不等的城镇。对于这些一辈子生活在地面上的姑娘们来说,即便她们是万里挑一的精英,经历了一些勉强算得上是专业的学习训练,手上又有相当精密的地图,在空中判读地形也依然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这对李忆如来说却并非什么难事,在训练期结束后,她就已经可以很快的将地面上的所见和地图以及空中俯视的事物一一对应起来。在用首长们的话说,就是“她的空间思维能力极佳”。安琪不太明白什么叫空间思维能力,不过能带李忆如上飞艇也是件幸事。她总是能很快的计算出当前的方位,并识别出地图上标识的目标区域。这样一来,就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飞出去一段后发现自己迷路了这种尴尬事。毕竟在这一望无际的陌生空域上,人很容易失去方向和位置感。“这或许就是为什么首长们要给她起名叫‘忆如’?记忆如此的好的意思么。那么给我起的‘琪’又是什么意思?”安琪用铅笔抵着额头,“为什么又经常被加个‘儿’呢?”

李忆如并不知道自己背后的艇长此时的胡思乱想。即便知道了她也不会在意。第一飞行队的三十人实际上来自六个不同的培训小组,只在上课和训练时才会聚一下,平时大都在各自兼职的岗位上忙碌,生活上极少有交集。也许这次任务结束后下次见面要在几个月后了,毕竟这种远程飞行任务相当少见,自己经历过十三次空艇飞行,这种要实施夜间飞行的远程任务也不过是第二次而已。

空艇的夜间飞行任务十分危险和繁琐,不仅时刻要有三分之一的艇员处于休息状态以便于夜间倒班,还得和白天一样每隔两小时就有人离开吊舱,沿着固定在飞艇表面的绳梯爬到飞艇边缘去看天气和星象。瞭望员要戴上镜片涂成红色的眼镜仔细观察漆黑的地面,以避免出现飞艇撞山或其他危险情况。尚若那两台发动机在夜间再发生故障——艇上使用的本时空制造的发动机可靠性堪称糟糕,安全运行时间不过两小时——则还需要兼职副瞭望手的机械师沿着绳梯爬去动力舱,在一片漆黑中凭着手电的微弱光芒维修发动机。夜间艇上安全最大的依靠就是那些标示着当前高度速度等信息的仪表,三套完全相同又彼此互相独立的仪表上都点缀有荧光剂,夜间也能发出微弱的光可供辨识。

唯一让人慰藉的,就是这种有夜间飞行的远程任务结束后,除了丰厚的夜航补贴外,每个艇员还都可以获得额外一周的带薪休假。

“有了这一周的时间,总算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李忆如边想变按下快门,咔嚓一声,又一片区域的地面情况被记录进了照相机的胶片中。她不慌不忙的推拉着这个两尺高的照相机上的一系列手柄和开关,准备拍摄下一片区域。当前飞艇低劣而不稳定的性能,使得元老院里“空军势力”朝思暮想的轰炸和运输功能效果不佳,而无线电的缺乏又使得飞艇尚无法发挥侦查的绝佳优势,因而这照相机几乎成了当前飞艇上唯一的功能性设备。照相机拍出的航空照片给了元老院巨大的便利,新一批的地图大都是这些航空照片的功劳。那些地图上是小岛到实地却发现还是大海,以及河流与地图标注形状严重不符的这类事情也总算是近乎绝迹了。


张百户在京城的城墙上守备已经有三十余年了。现在他已经不像刚登上城墙时那样兴致勃勃,时间的风霜磨平了他的激情和棱角,长年居于天子脚下,几乎没什么事情需要操心,也没什么能操得上心。即便是几年前建州女真兵寇京城脚下,也没造成什么改变。他每天所做的就只有混日子,每天按点的走一下城门,收点孝敬,上城墙伸伸腰活动下腿脚,然后去城下茶馆里泡壶茶,在与其他老人的寒暄中静待一天的流逝。

他几乎认为自己的余生就这样过了。至少在这天下午爬上城墙前,张百户都这样认为。当时他正背对太阳,仰面朝天,忽然间,他看到了一朵奇怪的云。

实际上一般情况下普通人也很难注意到这朵细小的云,不说当时很少有谁闲着没事去看天,就这云的样子,一整个通体白色的长纺锤形状,顶多就是飘得快了一点,虽然别致,但也并不罕见。

引起张百户注意的原因是:这朵云,居然转向了!这一小片原本向着西南方飘着的云,居然偏转了方向,向着京城飘来!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张百户还是迅速的跑向城门。那里有一个远镜,是自己六十大寿时别人送的贺礼,正宗红毛货。由于自己经常喜欢闲着没事就上城墙登高远望,所以这支远镜就一直寄放在自己驻守在门楼上的大侄子那。

“二叔,慌啥呢?”大侄子看张百户火急火燎的冲进门楼,一言不发拿起挂在自己桌边的远镜就转身走了出去,急忙招呼了一声。

张百户也不答话,就站在门楼外,托着远镜就向着那朵云望去。这一望,却使得他更加心慌。

刚才那一阵忙活,那朵怪云又向京师靠近了不少。通过远镜,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明显不是云朵:纺锤一般的白色的细长柱上,像鱼鳍一样向外扬起着几面帆,下面还挂着一个乌篷船大小的方篮。从方篮的空隙中隐约可以看到几个人影——上面有人!

“敌袭!关城门!”虽然不知道世上有飞艇这东西,张百户还是做出了自己基于军官的本能反应。不请自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在张百户做出反应前,浪潮就已经开始在城里蔓延开来。先是看到自己上官奇怪举动的守城官兵们,然后是城门前的百姓,再往里是街坊里的居民,甚至一直到皇宫里,人们都听闻了天上有个怪东西正向京城飞来。于是身份职业各异的人们纷纷走出屋外,仰头去看那朵离京城越来越近的怪云。


“我们好像引起骚动了?”一名副瞭望手也注意到了下面城里不同寻常的人群聚集。

“嗯……”李忆如不以为意,一边记录坐标和时间,一边继续拍摄着地面的照片。飞艇以无动力状态下在两千米的高度飘行,平时很少引人注意,但毕竟是这么大的艇身,又处于人眼观测范围内,被人发现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一般情况下人们只会远远的看几眼,待飞艇离开后就风平浪静了。

“这里就是京师吗?”“那一块就是紫禁城?”那两名夜间轮班艇员也醒了,从后面的休息室爬了出来,好奇的透过观察窗看着下面的城市。作为京师标志的高大城墙威严耸立,围出了这片全国最高权力核心的所在。而在城市的最中心,则是国人心目中的禁地——皇城。

此时皇城里也是慌乱一片。飞艇在逐渐逼近,上百米长的艇身已经格外清晰。虽然没有参照物,也没条件判断出高度和大小,下面的人们也依然感觉到了震撼和惊恐。


身为国家最高权力拥有者的崇祯皇帝也不例外。当听到外面的骚动后,他便走出了乾清宫,与那些惊愕的宫女太监们一起仰头看向天上。

很快,在别人的指示下,他也看到了众人口中的“鬼云”。飞艇此时已经接近了北京城墙,即便不需要远镜,也可以在乾清宫的台阶之上看得到那圆柱形的艇身。经过短暂的惊恐,崇祯就极快的镇定下来。“子不语怪力乱神,世间哪有什么神鬼之物……”

而后,他又猛然想到,若是这东西是人力之物,岂不是更为可怕!于是身为大明皇帝的崇祯,又更加的惊恐起来。


飞艇之上的众人们此时反而没那么激动。安琪依然在不紧不慢的观察着各仪表参数。飞艇的操作复杂而危险,因此在起飞后,就要尽量保持长时间不变的飞行姿态。除了起飞和降落外,都要严格限制高度、速度和方向的变动。李忆如则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皇城上,然后她很快就通过望远镜发现了大殿前面一群与众不同的人,成群的侍卫、太监和宫女护在一个人的周边,而他们又都在仰头向着这边望。

“真是有趣。”她拍摄下一张地面照片后,立刻转动照相机,将镜头套在了望远镜的目镜上。她快速的调整着角度,把那一群人的脸全部框进了镜头里,然后咔嚓一声,把这个画面记录下来。

飞艇瞭望员拍下的照片并不属于她们自己,待飞艇返回后,底片会被送往专门的判读机构分析处理,瞭望员几乎不可能再见到。李忆如拍这张照片仅仅是因为一时兴起,因而她很快就将相机复位,等待着拍摄下一个地块。直到许多年之后,她才在历史书上再次看到了这张照片,作为一个新时代的起点,这张照片代表了两大政治实体的第一次的会面,照片上的崇祯那惊恐、彷徨、而又迷茫的表情,也被解释为明王朝大厦将倾的标志和预兆之一。


此时的崇祯并未像后世课本上所解读的那样有那么一系列的复杂内心活动。他只是呆呆的望着天空,看着飞艇的身形飘过紫禁城上空,再慢慢的离去。他也同样不知道,这是自己与那改变了自己生命轨迹的髡贼的第一次会面。

崇祯此刻只是在想:“乖乖,这是啥东西啊……”


安琪此刻并不在乎地面上的崇祯的想法,她对照着地图计算了一通,然后放下了笔,长出一口气。“华北方面的空中勘探路线基本完成,”安琪扯开皮帽,激动的声音在半密封式吊舱内嗡嗡作响,“现在,返航!”

副瞭望员用力的摇着侧壁的把手,四边的帆翼被收起,发动机开始响亮的运转起来,带动起螺旋桨加速旋转。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在地面上众人更加惊恐的目光中,飞艇朝着济州岛的方向开去。


与此同时,北京城内。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小庭院内,冷凝云望着远去的飞艇,也长出了一口气:“乖乖,这次可是闹出了个大事件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