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帝国余晖》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124.114.65.*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2-02-08

最近更新时间:2012-02-08

正文

帝国余晖

第一章

陆辉站在排队的人群里,默默的一点点向前挪动等待进入北京城。他面前的,是一道雄伟而高耸的城墙。墙体并非砖制,而是由水泥堆砌而成,未经粉刷的墙面带着灰白色,如同垂死之人的肌肤。陆辉抬头看,发现城墙约有二十米高,裹藏着数目众多的大小堡垒。从对着外部的密集的射击孔里,隐约可以看到刺刀的反光。无论是在古代战争还是在现代战争中,这都是一座难以攻破的要塞。

他双眼目视前方,用余光偷偷观察着哨兵。城门的哨兵检查行人时毫无规律,有时会一口气放行一批人,有时又对个别人进行反复的检查。他心里有点后悔他自己冒险的举动,但是现在回头已经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自从陆辉发现那个神秘的虫洞以来,他已经在两个世界间穿越过三次了。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的并不深,但还是发现这个世界与现代文明有很多地方,特别是某些遣词酌句上十分相近,却又明显落后于现代。他心中认定他可能穿越到了某个异世界,也可能是从哪个时间点与现代世界分道扬镳的平行世界。

陆辉随着时快时慢的队伍,挪到了城门口。他装作若无其事的向前走,背后却不断的冒出冷汗。他全身的物品都很普通,不用怕检查。但要命是他背包里的虫洞,这是他回家的保证,如果被发现的话……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终于轮到他了,他在心中反复的祈祷,希望自己的存在感能降到最低,最好哨兵对他视而不见。

注意到哨兵正在打量他,他尽全力装出一副正常的神情,慢慢的向前挪着。他不敢和哨兵对视,只好用眼光扫着脚下的青石板。

从城门口到从最后一个哨兵身旁走过,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但是陆辉走完之后,觉得似乎用了一个小时。长舒一口气,才感觉到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

还没有走出几步,陆辉又听到来自背后的声音。“诶,那个背包的哥们儿,等一下。”回过头,一个哨兵从城门旁的岗楼走出。

陆辉挤出一个僵硬地微笑“请问什么事?”

那个哨兵走到陆辉身前“哥们什么学历啊?”

陆辉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看你这副眼镜就知道了,肯定是上过学的吧。”哨兵继续说“来帮我们读下通知没问题吧?”

陆辉没想到自己在这种地方出了疏忽,心里面有点后悔。这个世界里不是没人戴眼镜,但是人数不多。秉着闷声发大财的原则,他早就该忘掉爱眼护眼去配副隐形才对。

陆辉心里这么想着,实际中不敢犹豫,立刻答应了哨兵。

“谢谢啊。”哨兵拍着陆辉的肩膀,给陆辉递了支烟,撮着牙说“我们倒不是不识字,可现在上级下来的通知里面偏僻词语实在太多了。”

那个哨兵带着陆辉走进岗楼,顺着走廊走到一个像是大厅的地方,又叫出了几个人,从一个文件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陆辉“哥们帮忙读读,再帮我们解释下吧。”

陆辉拿起通告,映入眼中的都是标准的简体字,心里夫妻一种微妙的感觉,如果说这里是平行世界的话,那实在是太巧了。他清清嗓子,开始读报告“元老院军事部关于十月十二日的事件的相关通知与处理办法……”

“元老院军事部于十月十五日。”陆辉不费什么劲就一口气读完了通知。接着有人问陆辉了几个词语。这些词语包含了一些专业术语,但是在现代同样存在,陆辉也随口解释给他。做完这些,他发现在场的人看着他的眼神里都带尊敬。:“哥们你普通话说得真好,一点口音都不带。带他进来的哨兵一脸真挚,语气中带着仰慕“你肯定是个大学生吧。”

陆辉还在心里琢磨刚才看到的通知,心不在焉地说“我硕士都毕业了。”

“真的?”哨兵的语气里惊讶不已“现在全国都没多少硕士吧,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其他人也带着同样的表情。

陆辉心里暗叫不好,他一时分心,随口报出自己在旧世界的学历,没想到这个世界里的教育形式如此严峻。在哨兵问他专业时,他索性实话实说“我是信息专业的。”又有人问陆辉是不是临高帝国大学的毕业生,陆辉含糊的唔了过去。

“我知道了!哥们你来北京是去参谋部信息处组就职的对吧”带他进来的人一脸得意“我知道的,信息专业出来的学生都是优先补充给军队系统的。”

陆辉有些惊慌失措的看着对方,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分辨。这份表情被对方理解为警惕,摆着手解释说“这是我和司令部执勤的哥们喝酒的时候听到的,你别紧张。”

然后他一脸忠厚的笑了”哥们这会儿该去报到了,不如我给你带路吧。”

在司令部宽大的推演室里,传出了不和谐的打砸声。在推演室的中央,身着别着少将肩章的郭逸正在怒吼“渣渣!都是渣渣!姓文的小王八蛋和姓马的小王八蛋,还有跟着他们混的那群sb,都是渣渣!渣渣!“他把手中的红蓝铅笔砸到地图上“我几天不在,他们就给我搞出这档事情!”

司令部里站着几十个军人,现在全都噤若寒蝉。郭逸用拳头砸着桌面“这群官二代还无法无天了!胆子真肥啊。总有一天把他们全都抓起来,送到原始森林里去搞比利!搞得他们大屁股列啦!”

在场一片寂静,没有人在此时接话,只是在心中暗暗庆幸周比利首长已经出发去东南亚了。

“气死偶咧!”郭逸举起双手,握拳对天怒吼“我到河北省来,是为了更好的维护首都运作,不是为了给这帮渣渣擦屁股!这群富二代全都该让七十码撞死!弄得老子现在焦头烂额烦死老子了有没有!早知道我就去俄罗斯区当个斯大林!”

穿越政权原本想像旧时空一样,把北京定为特别行政区独立管理。但是这个政策还没正式实施就在元老群体里掀起了惊涛骇浪。许多在北京生活多年都拿着暂住证的人,带领一群北京五环外的市民形成了一股反对北京独立设区的政治力量。许多人振振有词“就是在旧时空里,我交话费也是交给河北移动,你怎么敢把北京单独隔出来!”建筑部部长梅晚还了二十年房贷,更是苦大仇深,跳着脚要把所有支持北京独立设区的人的住宅规划到西直门。这场元老之间从旧时空延续下来的博弈最终以反对北京设区的元老们的胜利告终。相似的争斗还出现在了上海的新老市民之间,设立魔都大公国的想法在论坛上,参战双方使用反国家分裂法和上海方言进行了几个星期的骂战,最后迫使管理员修改屏蔽制度,把包括上海话中几个主要助词在内的无数词汇屏蔽掉,连硬盘都变成了敏感词。

郭逸吼了半天,见没有人接话,渐渐的冷静下来。他用气得发抖的手把老花镜摘下来,放到地图上,叹一口气“因为元老安排才进来的,密级不够的,和文德嗣马千瞩的儿子们混到一起的,都给我出去。”他疲倦的坐到沙发上,无力的揉着太阳穴。

推演室里的人走得只剩几个了,郭逸抬眼看了看留下的人,叹了口气。文德嗣和马前卒的两个儿子,借着自己继承了元老身份和逝去父辈做执委时的关系网,坐下的事情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他对一个人说“把三天前那件事的报告再拿给我看看。”

郭逸翻开这份自己看了无数次的报告,感到头疼无比。十月十二号,文马两人带着狐朋狗友出门作乐,走到了城外的军事禁区里。之后与执勤的哨兵起了冲突。在哨兵用步枪指着文录辅的某个女朋友的时候,文录辅用手枪打爆了哨兵的脑袋。接着就是一场长达两个小时的枪战,文马二人的警卫连与军事禁区里的警戒力量激烈交火。

这还不算什么,郭逸叹气更深了,当天夜里,他们竟然敢通过军队里的渠道,调集克虏伯炮轰炸军事禁区,使看守部队当场哗变,三个政委被杀。附近的军队弹压不下节节后退,最后不得不使用驻扎在北京城内的战地修女团才算压下了这场事变。

在报告里,事无巨细的描述了这场事情的经过。附带极为详尽的证明材料,用证据链明确把责任归于文马二人。用河马的话说,放到旧时空里,不开庭毙了他们都不算冤枉。

郭逸摇摇头,感到力不从心,穿越这二十多年以来,自己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疲惫,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


兴趣作,原创,不保证更新时间,不保证不会太监(吧里的同人有不太监的么……)

我度娘id是四次元狂热,有谁知道为啥发帖的时候不出验证码么……)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