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彩色帝国》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zhaozhanghua

原帖

北朝论坛: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3-8-9

最近更新时间:2013-8-11

正文

彩色帝国

一 临高被服厂

中国东海上,一艘标准H800货轮正喷吐着浓烟在风浪中穿行,一名元老正靠着栏杆站在甲板上,享受着海风那特有的带着咸味的清凉。尽管已经是二十四岁的人了,但他脸上依旧带着一丝稚气,看起来至多十八岁,而且此时那脸上挂着的略显没心没肺的笑容更是坐实了这种感觉。“可算是有机会出来了,”赵仁华此刻的情绪是难以形容的,在D日之后的几年中他一直都处于忙的要死要活的状态中,作为500众中唯一一个专业和纺织印染打交道的人才,他就始终在临高被服厂工作。偏偏这工作又累又没有存在感,使得赵元老始终保持着阿卡林的状态。

作为被服厂厂长,赵仁华面临着在旧时空远超自己能力的挑战,首先他是化工类的技术员,纺织和服装设计并不是他的专长,要在这个时空建造一套现代的服装生产单位绝对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事情,光是对土著工人的培训就是件费事的工作,特别当厂长本人也不懂如何制衣的时候。还好几位女性元老中有懂行的,而且招来的女工手艺都有点,赵厂长这才没有撂挑子,临高被服厂也还算顺利的办了下去。

当然,被服厂也是经常遭人诟病,说啥衣服都是一股土憋气,颜色不是灰就是黑,款式也总是那几样,妇女合作社的李梅经理就曾经找过赵仁华要求新的时髦款式。"您老也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缺乏各种染料,还有咱这也没有富裕的产能,现在人是招来了不少,可分配到我这小庙来的就真没几个,您这叫我怎么开工?"现在被服厂生产的最多的就是各色制服,军队,工人,农民,干部,几乎所有的款式都是一样的,往大街上看去总会让人产生一种来到共和国五六十年代的错觉,而其他的产品也都清一色的像军用品的标准看齐,面对这种场景,赵厂长不得不感慨物质匮乏年代人的审美也要大衰退。

相对的工人问题还好解决,平时总对自己下达过高生产指标的军需后勤部部长决定在香港开设被服厂分部,赵仁华决心借此次机会申请更多的工人额度,不然高端的纺织品生产根本不可能实现,像蕾丝什么的都不是一般人弄得来的。“这次去杭州最好可以找些熟练绣工,综合殖民贸易部和军需后勤部的要求,现在的被服厂很可能要实行业务拆分。”海上渐起的风浪逐渐带走了人的体温,也打断了人的思绪,赵仁华紧了紧身上穿着的紫色长呢风衣,再美的海景此刻也不如船舱中的一杯热咖啡来的好。

舱室里很快就弥漫着咖啡的味道,赵仁华满意地看着自己的生活秘书林妮,“煮咖啡的手艺精进了不少。”看着自己的教育有了成果,他高兴的微笑起来。相对于各重工业的工厂来说,被服厂算是少有的妇女占员工绝大多数的单位了,杜女王也因为这个三天两头的往厂里跑,希望可以促进妇女解放,当然赵仁华对此并不反对,反正他一个工科宅男也管不了这么多妇女老幼,让女王给她们灌输些自主性总是好的。林妮就是他认为很有潜力的工人阶级妇女代表,要重点培养(顺便搞点私活),使其尽早产生无产阶级政治觉悟,起码可以和自己做有限的交流,现在元老院里政见和自己相左的人太多了,尽管大多数都没有存在感,但也是个麻烦。作为技术工人,林妮也令赵仁华很是满意,被服厂的活本就不难,但赵仁华要建立的不只是一个被服厂而已,有足够的管理技术人员才能使日后的企业多样化经营顺利进行,而现在林妮就是成衣车间的车间主任,跟着厂长出差。

“我给你的那些衣服图样你都看过了吗,妮妮?”喝完了咖啡,是该处理点公务了,“嗯,看过了厂长 。”林妮手里拿着的是赵仁华专门从bbs上收集的各元老喜爱的服饰的图片画册,古今东西的服装基本都有,重点就是那些现代服饰,对于明人衣冠现在没啥必要,那群皇汉的趣味就不用理会了。“现在我们要去杭州展开工作,制衣这部分先用不到,不过为了满足元老们的喜好,我们不妨在杭州设立一个分部,专门制造澳宋风格的服装。”说到这里,赵仁华不禁怀疑起现代样式的服装是否有出口的可能性,但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产能不足怎么地都是白搭,“希望工业口那帮人能尽快把产量提上去。”这是彻底解决现有问题的方案。

二 彩色的黄金

“这些丰富的色彩一直是人类所不断追求的财富,不管是来自动植物的组织,还是那黑色煤焦油中的神奇变化,而我就是这个世界的彩色宝藏的发现者。

                ———赵仁华” (摘自《澳宋帝国化学工业的崛起·轻工卷》)

但就在这个阶段,赵仁华却不得不将精力都放到寻找天然染料的方向上,至于合成染料的事情,现阶段只能作为奢侈品了。因为合成染料是从煤焦油中的苯,萘,蒽类芳烃化合物制备而来的,而就在现在的工业规划中,煤焦油可是众多工业部门都抢破头都要拿到手的重要物资,尽管有些部门还只是停留在计划上,但资源什么的还是抢在手里最让人放心。从这种至关重要的原料中,人类生产出了种类令人乍舌的产品,从合成纤维,塑料,医药,炸药,农药,油漆,染料到其他各种产品,煤化工会成为历史上重要的产业支柱不是没有理由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现阶段来说,临高的化学工业实在是悲剧的很,光是那个土法制三酸二碱的工艺就让人无法直视,尽管当初说过煤钢共同体上马后会有改进,不过看来暂时还是个问题。赵仁华曾经去找过季思退,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建个分馏塔好对仓库里那些堆积如山的煤焦油进行处理:“你看现在虽然一帮子人都预订了配额,但显然我们不可能直接用这些黑乎乎的的玩意,你起码有座分馏塔什么的吧,咱们的石化工业再怎么样也得有一点不是?”尽管季思退声称会在未来的特种联合化工企业扩建计划中增加这一项目,不过到那时赵仁华很是担心自己的这一块究竟能分配到多少。

但随后的发展又使他有了信心,第一批的苦味酸尽管有些少,但大家对于军队制服的热情还是超过了其他方面,但是说实在的赵仁华觉得拿炸药来染布实在是一个馊主意,尽管作为染料并不需要太高的浓度,不过布料的燃烧危险系数可能会进一步的上升。最后染出来的布匹效果还不错,赵仁华觉得这批咔叽色的军服布料的成功肯定会有重要的意义,“这标志着帝国的化学工业有了从无到有的突破,就从这里开始,一个像法本一样的化工巨头将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它将征服世界并将工业的秩序带到它的触角所触及的每一个角落!!”就在那个晚上,有几个工人在仓库看到了在布匹堆前不断踱步的赵仁华,他情绪激动的大声说着一些难懂的话语,神情亢奋难以自制。

在元老院的工业发展计划中,染料化工的地位是排在末尾的,医药,炸药,化肥农药这三大药就是现在的化工工业重心,所以说赵仁华现在要想实现自己的计划,他就不得不利用本时空现有的资源来进行原始积累,此次他前往海外地区就是为了将产品向当地倾销,以瓦解本地的自然经济,进而利用资本控制更多的人口和资源,尽管比起其他元老院直接支持的企业来讲赵仁华的企业未必会那么顺利的成长,但只要凭借背后的那套工业体系,本时空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抵抗现代企业的入侵。再说,赵仁华本人对自己手上的这些黄金的价值有着充分的了解和信心。

当旭日从海面升起,中国东部的海岸线逐渐明显,有着早起习惯的赵仁华正站立在货轮的甲板上,很快就到达目的地杭州了,“也不知道赵引弓在这里的布局怎么样了,”对于凤凰山庄赵引弓的野望他也是了解一些的,尽管古典情怀什么也不错啦,不过就工业发展模式上来说,赵仁华觉得还是显得更残酷一些比较好,但不管怎么说这地方都将会是帝国未来的工业基地,多花些心思也是值得的。


3.0
1人评价
avatar
0

太短是硬伤,不过找的切入点很好。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