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我也写个小说》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我也写个小说
作者ID
百度贴吧 ozzccl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南山专案
内容关键字 《这个男人来自地球》的临高版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我也写个小说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6-01
最近更新 2016-06-05
字数统计 (千字) 4.8




一、个人简介

我不知道活了多久,只记得我刚成年时,我们部落就给蚩尤打的大败,我跟着首领逃到我们亲戚姬氏轩辕部落去避难,然后又跟着轩辕去找蚩尤报仇。最后,我们趁着人多势众,把蚩尤部落打的全军覆没,但蚩尤逃进红叶子树林里,再也没出现。

轩辕经过这次报复行动,威望大涨,给大家推为各部落的首领。之后,轩辕走到哪里都受到热烈的欢迎和款待,是我羡慕和崇拜的对象,也曾经希望自己成为他一样的人。不过,后来的很多事让我明白,自己并不可能成为他那样的人。

随着轩辕的威望越来越大,我们部落首领的心理越来越不平衡。他经常不带着大伙去打猎,就算打猎了也是自己独占肥美的猎物,吃饱了剩下的才分给我们。还经常欺负年老和年少的兄弟,说打蚩尤时他们没出力,都是他靠他勇猛才打败蚩尤,若是他指挥蚩尤绝对跑不掉。


直到有一天,轩辕来到我们部落,召集了大家,说我们部落首领做了很多坏事,不再适合当首领。首领当然反对,说谁说他干坏事的。我们迫于他的淫威,都不敢说话。于是轩辕叫来一个大叔,他拿着一张很大的兽皮,里面画了很多图案。那位大叔对着兽皮宣读首领的罪状:多少天前,首领抢了某人最喜欢的贝壳;多少天前,首领独占了大伙一起打猎获得的兽角;自打败蚩尤后,首领至少有多少天没带领部落去打猎了,等等。

大叔一宣读完,众人纷纷说,我记起来了,首领确实做了这些坏事,不过我们记性不好,绳子打结太多又记不明白。于是在轩辕的主持下,我们重新推举了另一个人做部落首领,原首领只能乖乖的每天跟着我们去打猎。

在推举新首领的那天晚上,我们围着火堆唱着歌跳着舞,我偷偷的找到白天宣读罪状的大叔,想看看他兽皮上的图案。结果发现很多人都来看图案,原来图案是用炭枝和彩色石头画在兽皮上,而且图案的内容有很多我都看得明白,比如贝壳、兽角、打猎等等。

自那天晚上之后,我们部落很多人都跟大叔学画图,我们在洞穴的壁面画图,在兽皮上画图,甚至有个吃饱了撑的在乌龟壳上永尖石刻画的。当然,有很多图案大叔之前都没画过,我们一起想了很久,然后把代表事物的图案画了出来。

对了,那个大叔叫仓颉。

我们部落很多个春秋前有个首领,他喜欢被着两个大兽皮袋,踏遍千山万水,尝遍百草千果,最后被毒草毒死了。临死前告诉部落的人,说一袋里面的草和果实是可以吃和治病的,另一袋是会毒死人的。自那以后,我们部落因为增加了很多食物来源和治病草药,人口兴旺起来。


有一天,轩辕叫上我们新首领和一些爱好学习画图案的人,说我们部落尝百草首领留下来的两袋草叶和果子,经过很多个春秋,已经留下来不多了,因为以前没有图案记录,很多草药果实的效用都遗忘了。所以,希望我们部落派人再走一次千山万水,再尝一次百草千果,但这一次要用图案记录下来,仓颉说这是字。

于是,我们部落首领带着十个人,包括我,踏上一场造福部落联盟的旅程。

我后来有很多名字,但那时,我姓姬,我们和轩辕的部落都姓姬。

我们部落很多个春秋前有个首领,他喜欢被着两个大兽皮袋,踏遍千山万水,尝遍百草千果,最后被毒草毒死了。临死前告诉部落的人,说一袋里面的草和果实是可以吃和治病的,另一袋是会毒死人的。自那以后,我们部落因为增加了很多食物来源和治病草药,人口兴旺起来。


有一天,轩辕叫上我们新首领和一些爱好学习画图案的人,说我们部落尝百草首领留下来的两袋草叶和果子,经过很多个春秋,已经留下来不多了,因为以前没有图案记录,很多草药果实的效用都遗忘了。所以,希望我们部落派人再走一次千山万水,再尝一次百草千果,但这一次要用图案记录下来,仓颉说这是字。

于是,我们部落首领带着十个人,包括我,踏上一场造福部落联盟的旅程。

我后来有很多名字,但那时,我姓姬,我们和轩辕的部落都姓姬。

我们向太阳升起的方向一路走去,越过河流湖泊,爬上一座很高的大山,看见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每天早上在海面上生出一个太阳。我们向着指南车指针的方向一路走去,穿过红叶子树林,来到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边,南岸的树林密的连猿猴都无法跳跃。我们向着太阳落下的方向走去,翻过冰雪覆盖的高山,来到一片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有的土地,狂风每天都有可能铺天盖地夹着沙子碾压过来。

我们原以为走一个春秋就可以回到部落,结果足足走了三个春秋。期间我们在河湖泊里斗过蛟龙;在红叶子树林里迷失过方向,指南车也不起作用;在大河边杀过吃人的野人;也在雪山里偶遇过长毛怪。最终回到部落的加上首领,只有五人,还有十几张兽皮和两大袋草叶花果。

最终回到部落的加上首领,只有五人,还有十几张兽皮和两大袋草叶花果。,以及,蚩尤的羽冠。

我们部落在三年后变化很大,很多从其他姬姓部落迁来的人,也有很多本部落的人迁徙到新的定居点,感觉我们的联盟更兴旺了。

十几张兽皮和两袋草叶,交给轩辕后,我们五人各有安排。首领继续做回他的部落首领,尽管这个部落他已有些陌生。另外三人去和仓颉汇总这三年来我们收集的草叶花果,轩辕打算编写一套教导所有村民吃东西和治病的集合。


而我却另有任务。

轩辕带了六个年轻人来见我,对我说,当今我们部落联盟最大的敌人是蚩尤,而蚩尤至今还没找到,你们七位勇士要做的,是找到他,擒获或杀死他。

于是我便开始漫长的追踪生涯,经历了数千个春秋,很多次都接近蚩尤,甚至差一点就击杀蚩尤,但运气总是站在他那边。当然,追踪数千个春秋的只是我一个人,那六个年轻人和我在红叶子树林里追踪了五个春秋后,就只剩一个叫尧的小伙子,我让他拿着我们找到的蚩尤的贝壳项链回去给轩辕,让轩辕再派多几支队伍加入追踪。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几十个春秋后,我回到部落,部落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当初和我一起采药回来的四个人,也不见踪影。部落联盟的首领是一个叫舜的人,联盟也没人提起追踪蚩尤的事情,但我知道,蚩尤没死,还和我一样,身强力壮。

此后,我在东夷人的军队中发现过蚩尤的身影,我藏身在纣的军队中,与东夷人战斗,直至东夷被平定,蚩尤却又消失了。但我知道,蚩尤一直会找机会,消灭与他有灭族之狠的部落联盟,而我绝不会让他的阴谋得逞。于是,我当过赵武灵王的将军、卫青的骑兵、祖逖的流民、北府兵的探哨、杨虎的部属、李靖的陌刀手、郭子仪的府兵、柴荣的家丁、澶州的守将、宗泽的义勇、合州的工匠、张世杰的船长、濠州的白莲教徒、宁远的火炮手、天地会的舵主、会党的扛把子、宋哲元的大刀教头,而蚩尤他也曾经隐藏在胡人部落里,当过匈奴的单于、鲜卑的贵族、氐族的酋长、柔然的部落首领、突厥的阿史那氏特勤、安禄山的将军、石敬瑭的谋士、契丹的北院大王、女真的巴图鲁、蒙古的那颜、张弘范的监军、劝降张士诚的说客、赫图阿拉的右卫指挥使、粘杆处的杀手、军机处的王族大臣、关东军的年轻参谋。

直到西洋历2009年的某一天,我察觉到在广东西部沿海的某个小县,有个疑似传销窝点,蚩尤的眼光落在哪里……

二、我的穿越

我来到这个沿海小县的民兵海上训练基地,假装成一个梦想发大财的传销积极分子……结果,发现谎话似乎不好圆,因为这里没有使人发财致富的项目,有的是荒谬的穿越大计。

好吧,毕竟我做过白莲教的信徒,就当再做一次邪教的信徒,于是我留了下来,默默的注视着这五百多个人。

这五百多个人当中,肯定有一个人是蚩尤,凭我对他的了解,只要他开始动作,我就能把他揪出来,将他擒获或杀死。

然而,我还未揪出蚩尤,这个邪教的穿越大计就开始实施了。额,竟然真穿越了,说是穿到了明末天启年间,这是比我活了几千年还要扯的事情。但,确实发生在我身上,不,是这五百多人身上。

我脑子有些乱,穿越回明末,对五百众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对我来说是件痛苦、快乐、愤怒还是欢喜的事情?五百众是穿越,而我却是重生。而且还不是标准的重生,而是回到过去,在这个过去,有两个我……那就是有两个蚩尤!我明白了,蚩尤的目的就是要集合双倍的力量,反过来对付这个时代的一个我。还好,我也跟着来了。

也就在我想明白时,穿越集团已经打完苟家庄了,据说有个酱油众人品极差,在进攻时自己摔死了。啊,不对,等我深夜去查看酱油众已下葬的棺木时,酱油众的尸身已不见了。我靠,我学着粗坯们的口头禅,发泄着我的愤怒、无奈,这是金蝉脱壳之计,蚩尤在我面前已经用过不止一次了,这一次又成功了。

蚩尤跑了,我在想是不是我也跟着跑,但明目张胆的跑,会引起五百众的注意,与我几千年来的做人宗旨不符。就是算要跑,也应该学习蚩尤,弄个意外装死,然后金蝉脱壳。

正当我还在想跑还是不跑的时候,又一个酱油众死了,说是医疗事故,处理的很低调,如果不是我耳朵灵敏,还不知道呢。我靠,刚想到制造意外事故,就有人抢先实施了,当我是SB不是,同一个套路用两次,这次我一定要揭穿你的金蝉脱壳。额……不好意思,愿你一路走好。我盖上酱油众B的棺盖,赶紧退走,这个酱油众B是真的人品不好。以后有什么病痛千万不要去找这些蒙古大夫,还好我略懂草药配方。

最后,我决定还是待在穿越集团里。在满清入关前,就算是两个蚩尤也奈何不了本时空的我,而满清入关后,就算是两个我也对付不了穿越来的蚩尤,因为他站在大势那一边。自从明末开始,直到民末,我与蚩尤的斗争中我都处于劣势,因为我不在大势那一边。而今,我有了另外一个选择,按照穿越小说的套路,我们穿越集团三年可以占据南方,五年可以统一中国,十年就可以横扫亚洲,二十年后我们的目标就是星辰大海!!!我待在穿越集团里,十年八年后就可以干掉满清,届时管你是两个还是十个蚩尤,在机关枪和坦克面前都是个渣。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正当我低调的在穿越集团里当着酱油众C时,发现这粗坯们的撕逼水平远远高于生产建设的水平,而生产建设水平却远远低于我想象的程度。还想着三年占据南方,按这粗坯们边撕逼边生产的进度,怕是十年都实现不了这个目标。

说实在的,只要穿越集团稳打稳扎,一直能碾压本时空各方势力,发展速度慢一点、过程时间长一点我也能接受,三五十年的等待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过个十年八年,众粗坯劳累过度老得快,我却一直保持青春容貌,可就引人注目了。而且,过个三五十年,粗坯们撕逼到老,我的平推满清炮杀蚩尤大计就完了。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减少撕逼提升建设速度我是控制不了,不过,延迟粗坯们的衰老速度……我拿出仅有的五颗药丸,这药丸是我在红叶子树林摘的某种异草的茎叶花瓣炼制而成,这种异草已经被蚩尤和我摘采到绝种了,而红叶子树林也早被毁坏遗尽。这五颗药丸,配上大青枣,分给五百多个人,让每人青春常驻个十几二十年以上应该没问题。

我拖住一条扭伤的腿,走到食堂门口,正好看见曹大姐。

“曹大姐,我腿扭伤了,申请调来食堂做帮工几天,腿好了就回去搬砖。”

“哎呀,小伙子,腿伤了就好好休息几天,等好了再工作不迟。”

“这可不行,看着大伙为了建设新家园都忙成狗样了,我怎么休息的住。虽说腿伤了,但帮曹大姐烧烧火,切切菜还是可以的。”

“那行,现在厨房里煲着青枣汤,你帮忙看看火。”

“好嘞。”

我刚走进厨房门口,曹大姐突然回头叫住我。

“小伙子,我看你很眼熟,但我记性不好,忘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轻声的说,“叫我酱油穿越众C。”

“什么东西?”曹大姐一头雾水。

“我叫南山。”我挺欣赏在非典时期的南山院士,“我姓姬,姬南山……”

“这可不行,看着大伙为了建设新家园都忙成狗样了,我怎么休息的住。虽说腿伤了,但帮曹大姐烧烧火,切切菜还是可以的。”

“那行,现在厨房里煲着青枣汤,你帮忙看看火。”

“好嘞。”

我刚走进厨房门口,曹大姐突然回头叫住我。

“小伙子,我看你很眼熟,但我记性不好,忘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轻声的说,“叫我酱油穿越众C。”

“什么东西?”曹大姐一头雾水。

“叫我南山。”我挺欣赏在非典时期的南山院士,“我姓姬,姬南山……”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