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戴嫣到广州》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戴嫣到广州
作者ID
北朝论坛 不懂装懂
百度贴吧 名将何如宾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东,广州
涉及方面 教育
内容关键字 女学生,公务员考试,监考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1. 戴嫣到广州
  2. 同人 去广州
贴吧原帖 同人 戴嫣到广州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7-1-17
最近更新 2017-1-26
字数统计 (千字) 9.5



正文

哗 哗 哗,月夜下,H800在宛如巨大冰面的海水上稳稳的划过,船艏规律性的劈开海水的水花声,反而使船舱里显得万籁俱寂。

明天就要到广州了,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父母的戴嫣横竖睡不着,索性头枕着双臂,借着微弱而晃动的月光,看着顶板的木头纹理。回想着自己的爸爸,妈妈,自己的弟弟还有学校、老师与同学们。

随着大陆攻略的逐渐开始,元老院的各个工厂,机构,组织的重心开始陆陆续续向广州转移。学校系统也不例外。作为新开发地区,广州虽然有大量的入学适龄儿童,比起芳草地草创时,目前无论人力材料器械等资源都充裕了好多,但是由于广州是大明的南方重镇,旧有的文化力量仍旧十分强大,500废要在这里新建学校,推广自己的文化,还面临着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困难和阻力。教育口的同仁们一致认为,现有的教师应付芳草地的日常教学已经是捉襟见肘,要想广州开所新学校,传播元老院自己的文化和思想,那是几乎不可能的。

“现在元老老师每天的教学安排都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8节课,还要再培训师范生,批改作业和学校日常工作,再抽调人手去广州,芳草地的日常教学恐怕很难维持了,你看老袁嘴上天天起泡,这是人不够给急得啊!”

“嗨,老董你就别拿我打岔了,我认为现在除了咱们几个元老老师,还应该挑选六七成的师范生,一边教学一边学习,也算是顶岗实习了。也为以后把这些师范生派往别的地方做好准备。”

“也应该派遣一些尖子学生到广州去,作为咱们优越性的体现”

啪的一个响指,“Good idea动员学生去广州的事情,也应该尽快展开了!”

“我建议,这次选派的学生也是轮换的,他们大部分人还是要上中学的,而具有中学教学能力的地方,目前全世界也只有我芳草地!”袁子光一锤定音。

“这第一批选拔的学生关系着元老院教育工作的形象,一定要做好”胡清白总结发言。

经过商议,芳草地决定大约有半数的元老教师要随着重心的北移,很快去广州开展新学校建立的工作。跟着这些教师去的,还有300名师范生的名额和150人的优秀学生名额,男女各半。去广州的人选在决定之前可以自愿报名,自愿报名者可以获得免试免费读中学的机会。一旦被选定没有过硬理由不得退出。

要选人去广州的消息在学生中很快就传开了,虽然大家不说,但是戴嫣仍然可以感觉到,这段时间同学们的心里都不平静。有的男生希望去广州,博得个读中学的机会,但是名额所限要择优录取。女生方面这样的主动的人就少了很多,确切的说,没有人自愿报名。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子,从来没有离开父母超过1个月,要是选定自己去广州,会怎样呢?作为连续几次的年级第一,戴嫣内心深处隐隐感觉到,这次去广州的名单虽然还没有公布,但是自己很可能会被选中。

去广州?戴嫣心里是茫然的,虽然现在大部分时间是住在学校里,但是如果周末想回家,还是随时可以见到父母的。可是去了广州,再想见父母可就难了。可是不去呢,戴嫣虽然还是个10岁的孩子,但是也明白如果这次自己不去,下次也得去。说好了要轮换一个学期。如果自己硬挺着不去,以后升学深造之类的机会,就会逐渐的离自己远去。

在犹豫和胡思乱想间,戴嫣蓦然回首发现元老教师董亦直来到了自己身边:“戴嫣同学,这次选拔学生去广州开展工作,作为年级前列的同学,老师们希望你能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去广州,前途无量的!”

“好---好的,董老师。”

“有什么顾虑你也可以提出来。”

“我想回家问问我爸妈。”

戴嫣知道这个“希望起到模范带头作用”不仅仅是个套话,如果自己没有做好模范带头作用,即使仍然可以凭借成绩身在选拔组中,戴嫣觉得自己恐怕会从前途无量变成前途无亮了。难道真的过几年找个老实的规划民嫁了?有些不甘心呢。戴嫣觉得自己还是回家和父母商量商量好。

周末晚上,戴德厚夫妇对于突然回家的戴嫣感到十分意外。因为上个周末戴嫣刚刚回来过,而她现在一般是两周甚至三周才回家一趟的。不过妈妈还是尽可能的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当吃晚饭上,戴嫣聊起学校老师希望自己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志愿申请去广州的新学校。戴嫣一把这个消息说出来,戴德厚夫妇俩顿时就不说话了,饭桌上只剩下弟弟戴瑜看似懵懂的吧唧吧唧吃着饭的声音。但是还偷偷的看着姐姐,气氛有些尴尬。

“已经,定下来了吗?”母亲试着问。“还没有,现在只是志愿报名阶段。”

“什么叫志愿报名”

“就是自己主动提出去,妈。”

“那就是还没有定呢”一直没有开口的戴德厚问到

“还没有最后确定,但是听同学们说,我连续几年成绩好,又是女生,报名了肯定就会有我。现在还没有女生报名呢”

“孩子爸,嫣儿一个女孩家家的,又这么大了,自己跑那么远,小心以后被人说闲话。”母亲显然是反对戴嫣去广州的,“和元老老师说,离家太远了不好”倒是戴德厚半天一声不吭,对妈妈的说法既不支持也不说反对。一家人就这么不出声的呆坐了片刻,戴德厚突然问“嫣儿,最近我听说时报纸上登的都是广州的消息,临高本地的事情反而登的少了”在得到戴嫣肯定的答复后,戴德厚好似下定决心了,“孩子妈,我看元老院不会总憋在这小岛上了,嫣儿跟着回大陆也是好的,你没看现在女干部也多起来了么”最终,戴嫣是否去广州的事情,就被戴德厚定了下来,不过父母要戴嫣回学校的时候去问问元老教师,如果她志愿要去广州,空出来的学籍能不能留给她的弟弟。

“这个戴嫣,我问她愿不愿去广州新学校,她从家里回来反而问我,她要是去了广州,能不能让她弟弟也来芳草地上学。呵呵,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人小鬼大”

“你答应了?老董?”

“没答应,也没有当面拒绝,新招生名额还是优先应入学而未入学的规划民子女么。袁主任”

“也不用卡这么死,我也问了一些学生,愿意去广州的学生还是不多啊”袁子光说道“尤其是女生,太少!”目前志愿报名大多是孤儿或者是难民子弟,去广州新学校的问题,他们普遍抱着一种报恩的心态答应的。而愿意主动报名的女生一个没有,过分悬殊的男女比例也让几个元老觉得不妥。“看来还是需要有人来带个头啊”董亦直说道。看来最后肯定要以指定人员为主了,但是还是需要树立一个典型。虽然都是强扭的瓜,但是有人做榜样和没有人做榜样,给学生们的观感还是不一样的。

董元老又找到了戴嫣,对她能主动提出去广州上学很是勉励了她一番,至于她弟弟入学的事情,学校也同意了,不过需要在周一例行的启明星旗下的讲话中,让她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朗诵自己主动调往广州学习的文章。

于是,戴嫣在第二个周一升旗仪式念完了《广州新世界,我们大有可为》的文章后,去广州的学生名单也下发到了班级。虽然努力选拔孤儿为主,但是仍然有不少家在本地的学生入选了名单。戴嫣看到有的同学在接到通知后失魂落魄,有的同学惴惴不安。戴嫣看不到的是有些男同学被选上的家在本地的同学家长,屡次找到元老教师,要求自家的孩子从名单撤下,下跪哭诉者有之,贿赂求情者有之。最后教务董亦直对着纠缠不休的家长说,想不去也可以,只要从公费生转成自费生,并补齐之前的学费生活费即可。这话一说出来,家长们各个眼中含泪,确没有一个人说个不字了。当然,女生被选上要出发的,求情不去的家长反而寥寥无几。

由于大部分是住宿生,出发前照旧让家长来探视道别。戴嫣看着喜气洋洋的带着弟弟来看自己,也顺便送弟弟来入学的父母,突然觉得他们变得好陌生。父母虽然仍旧嘘寒问暖,妈妈还不时的流下泪来,爸爸也强憋着没有哭出来,可是自己除了答应父母会注意身体,多穿衣服不随便乱跑外,也不知道该和他们多说些什么。倒是弟弟戴瑜,趁着没人偷偷的给自己磕了个响头,着实吓了戴嫣一大跳。


前面有人讨论说的对,确实应该以师范生为主,再加上一些戴嫣这样的精英学生,前文已经改了。

“请同学们排好队,顺序下船,晕船的同学前面来,让晕船的同学先下船,大家不要着急”随着几个年长的规划民老师组织。戴嫣随着同学们下了船。当大家坐着马车来到新的校址的时候,失望的心情布满了心头。目前广州的芳草地只是几排木石结构的平房,校园除了开阔意外可以说是空空如也。学生住的地方比起临高的芳草地也差了不少,屋子里更加潮湿,目前学校的唯一一个厕所,还在宿舍外面,让戴嫣这些女生感觉很不方便。校园唯一的好处就是离着大世界近,戴嫣想周末的时候可以和好友去逛逛。

芳草地的学习的紧张的,学生们刚刚到广州的下午。拖着疲倦的身躯和头晕脑胀的脑袋,芳草地广州班开始上课了。

目前广州芳草地还没有对外招生,选定的骨干学生组成的班级作为实验班,是未来这里标杆的存在。而师范生也重新分班,在日常普通学习之余,也有元老老师向他们传授一些师范类的知识。最初的一个月,戴嫣甚至感觉和在临高芳草地学习似乎没有什么区别。每天5点就要起床,洗漱、早自习、早操,上课下课晚自习,还有不时的男生们去还没有碾平的校园空地上打橄榄球。但是细微之处还能感受到这里是草创的新校区,首先是笔的数量比在临高少了很多,虽然按照500废的标准,在芳草地的学生文具也少的可怜,但是在头一个月,戴嫣和同学们经常要把作业用粉笔写在石板上,等老师们一个个看完以后再擦掉写下一科的作业。

当然,虽然学校还在慢慢建设中,但是戴嫣发现了这里与临高芳草地的不同。首先便是不能随随便便的出校园,虽然在芳草地的时候,由于学业很重,学生们也几乎没有去外面玩的经历,但是东门市就在那里,小火车在当地人的标准里也算四通八达,还有时不时的去各个工厂参观,对十岁左右的孩子们来说,新鲜的事务不时的冲击着他们的感官,让他们不停的感叹着元老们的伟大。可是在广州这里,虽然学业比起芳草地来,因为客观原因轻松了许多,但是空余时间对孩子们来说更不好打发。不能出校园,校园外不是工地就是还没铺好的路,采生折割可就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情,被还没有清理的人牙拐跑了一两个,可就真的很难找回来了。而外面的世界也不美好,虽然戴嫣从小就知道广州是南国第一大城,但是来的广州以后发现,这里有把人活祭的邪教,虽然学生们很少出去,但是通过报纸和学校老师的只言片语,冒家客栈已经成了无比恐怖的存在。其次就是目前广州的卫生条件太差了,学校也组织了几次这些优等生进城参观,目前的卫生水平和临高多年的建设差距,实在太大了,让这些芳草地的学生已经无所适从。虽然戴嫣他们也曾经是难民,也曾经在泥潭中挣扎求生,但是现在再让他们过那种生活,比杀了他们还难受。更何况这里也没有神奇的工厂和美丽的农庄来参观。

当然了,新区广州百废待兴,学生们读作悠闲实则无聊的日子很快就到头了。来到广州的第三周,学校就下发通知,要求学生们在实践中快速成长。学生们也要在周末参与到一些简单的工作之中。比如新鲜出炉的公务员考试。

戴嫣做梦也没有想到,虽然在自己的教室里,但是面对着20来个成年男人,她可无法表现的像元老一样气定神闲。不过作为第一次公务员考试,戴嫣不知道的是广州城里不少读书人都翻了天,这澳洲恩科和八股曲士,到底有什么区别,大家都是没有底的。在进入考场前,已经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应考者因为各种各样的小抄被拦在了外面,教务董亦直看到各种各样的小抄,不说上面的内容,但就奇思妙想来说,已经可以开了小抄展了。

戴嫣看不到各种小抄,也看不到被拦在考场外的应考者或气愤或郁闷的表情。不过看到考场内的应考者扎耳挠腮的样子,就知道这次考试对他们来说还是太难了。监考其实是件无聊的事情,在3个小时的时间里,在一件教室内来来回回转圈,让戴嫣觉得十分无趣。偶尔走到考桌旁,看看他们都写了什么,发现除了之乎者也就是天佑大宋,让戴嫣评判,这些人根本没有看懂卷子上让他们答什么。

1个小时过去了,戴嫣看到不少应考者正在看着题目发呆;两个小时过去了,戴嫣看到应考者中有几个衣着华贵者已经爬在桌子上大睡。只有个别考生还在默默的写着,还差15分钟收卷的时候,戴嫣学着老师曾经的样子,提醒大家即将收卷了。这时候,戴嫣看到考场后排有个穿蓝衣的应考者,似乎总是再踢前面人的椅子。前面的应考者不为所动,用胳膊挡开后面踢来的腿。当戴嫣盯着蓝衣应考者时,他急忙低下头假装答题。

戴嫣走了过去“干什么?作弊?!”虽然蓝衣应考者是个成年男子,身材在本时空也算魁梧,但是被戴嫣呵斥后,脸色涨的通红,当看到戴嫣要在卷子上勾画,让考试作废的时候,急忙爬在卷子上,嘴里高喊“没有抄,我没有抄,没有抄到就是没有抄!”戴嫣被他这句话气乐了,“没有抄到也是你要抄!这次考试作废!记下名字,三年内不得再次参加公务员考试。”或许这句话戳到了蓝衣应考者的痛出,他突然跪下了,砰砰砰磕了几个头,连声说“姑奶奶,求您开开恩,我也没有抄到,就算了吧,求您了”戴嫣拉他也不起来,就是护着卷子求情。

不得已,戴嫣只好走到门口,“卫兵!”当两个国民军士兵架着蓝衣应考者出门的时候,这个人边挣扎边高喊“唯0小0人0与0女0子难0养也!”“母鸡司晨!”作0弊者被很快架走,考试结束的铃声也响了起来。戴嫣和另一个同学一个个收着卷子,当收到刚才考试作弊者试图抄袭的那个人的卷子的时候,不禁多看了几眼。发现上面的答案虽然也有些拽文用典,但是明显是用心学习,也真正懂得元老院发行的真题的。和一般的应考者的答案大不相同。在应考者名字一栏,端端正正的写着“曾卷”。


监考只是戴嫣和芳草地的同学们一个小插曲。虽然广州新校区的班子已经建立了起来,但是来这里就读的学生仍然不多。一方面是广州这边孤儿不多,家长们更愿意让孩子在家帮忙也不愿意送来上学。虽然也有些家庭富裕又要攀新贵的,也送来了庶子,但是送来的清一色都是小男孩。广州芳草地目前除了从临高来的几十个女生外,本地招生竟然是和尚班。

一向宣称男女平等的元老院,希望未来的基层干部能够男女平分秋色,这样才能看起来伟00光00正,但是从受教育开始女孩就开始受到了压抑,未来的女干部,女大学生哪里找呢?这可急坏了格子裙俱乐部的几个元老老师,不得已,戴嫣这几个女生要在周日下午,穿着水手000服校服,举着小旗子和横幅,去广州平民百姓住的巷子里去宣传,让女生入学。

或许收到警察和国民兵的保护,除了有不少围观的人外,参加了几次这样的活动,戴嫣觉得还不如在教室里多温习下功课。戴嫣不知道她们的出现,给广州各界带来了多么巨大的冲击。青春活泼,妩媚而不妖000娆,美丽而不淫00靡,按照刘翔市长的话说,真是广州城里靓丽的风景线。

当然,她们也给很多读书人不少的震撼,不过这种震撼确不是元老们希望的。看到没有裹脚,裙子在膝盖上面,露着两个白花花的胳膊在街上走来走去,有些古板的人看他们真是比挖了祖坟还难受。

这次,和戴嫣一起来到街头来宣传让女孩入学的,还有几个元老老师。经过了宣传,也有个别家长送了自家女儿前来上学,但是人数还是极少,元老们决定亲自去看看实际情况。

董亦直走在队列中间,尽力显得和周围的警察一样。董教务很快发现,在刚刚走到乘宣大街的时候,有一队宽衣长袍的家伙慢慢汇集在了一起。

来者不善呐。董亦直心中暗叹,虽然可以用警棍驱散他们,但是目前还注意吃相的元老院还是希望能“以德服人”

这队宽袍长衫的读书人堵住了女生们的去路,戴嫣发现身旁的几个女生已经露出了为难是神色。她知道这些人可能是伪明的读书士子,当年在乡下,父亲就说这些士子都是文曲星下凡。但是经过几年芳草地的学习,戴嫣觉得他们更是一群酸子。

这些宽袍长衫的读书人堵在前面,喊着一些戴嫣听不懂的口号。董元老穿着警察的制服,拿着警棍腆胸迭肚的走上前去。戴嫣看到董元老和面前的士子辩论着什么,士子们高喊什么伤风败俗,什么没有伦常,戴嫣听着似懂非懂,但是也知道是这些士子是在骂自己,骂她们这些女生。戴嫣想着自己父母从前没有饭吃的时候,母亲穿的破衣烂衫在海边帮助父亲收拾渔货,也没见有士子们过来主持正义。顿时不知怎么就有一种想要和这些士子好好说道说道的冲动。于是戴嫣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发现前面这个和董元老辩论的就是那天被轰出考场的应考者。

“元老院给我们饭吃,给我们衣穿,还教我们知识,怎么伤风0化了?”

“裙子这么短还敢说,真是不知羞耻!”

“上个月公务员考试,你作弊,你才是不知羞耻”

这个士子被戳到痛处,厉声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都是圣人载了论的!大宋,也不会允许个女人不裹脚,随随便便走在街上!无耻之尤!”

一边董元老看自己的学生吃了亏,赶紧向周围围观的土著高喊:“裹脚乃是蛮速!我大宋最爱大0长0腿!”




接龙一则

作者 : 波尔布特

几十年后,在澳宋统治下的中国湘西,有一群乡民如此看待“女学生”……


在院坝中,公公婆婆,祖父祖母,另外还有帮工汉子两个,散乱的坐在小板凳上,摆龙门阵学古,轮流下去打发上半夜。

祖父身边有个烟包,在黑暗中放光。这用艾蒿作成的烟包,是驱逐长脚蚊的得力东西,蜷在祖父脚边,就如一条乌梢蛇。间或又拿起来晃那么几下。

想起白天场上的事,那祖父开口说话:

“听三金说,前天又有女学生过身。”

大家就哄然笑了。

这笑的意义何在?只因为大家印象中,都知道女学生没有辫子,留下个鹌鹑尾巴,象个尼姑,又不完全象。穿着澳洲式的衣服,吃的,用的……总而言之事事不同,一想起来就觉得怪可笑!

萧萧不大明白,她不笑。所以老祖父又说话了。他说:“萧萧,你长大了,将来也会做女学生!”

大家于是更哄然大笑起来。

萧萧为人并不愚蠢,觉得这一定是不利于己的一件事情,所以接口便说:“爷爷,我不做女学生!”

“你象个女学生,不做可不行。”

“我不做。”

众人有意取笑,异口同声说:“萧萧,爷爷说得对,你非做女学生不行!”

萧萧急得无可如何,“做就做,我不怕。”其实做女学生有什么不好,萧萧全不知道。

女学生这东西,在本乡的确永远是奇闻。每年一到六月天,据说放“水假”日子一到,照例便有三三五五女学生,由一个荒谬不经的热闹地方来,到另一个远地方去,取道从本地过身。从乡下人眼中看来,这些人都近于另一世界中活下的人,装扮奇奇怪怪,行为更不可思议。这种女学生过身时,使一村人都可以说一整天的笑话。

祖父是当地一个人物,因为想起所知道的女学生在大城中的生活情形,所以说笑话要萧萧也去作女学生。一面听到这话就感觉一种打哈哈趣味,一面还有那被说的萧萧感觉一种惶恐,说这话的不为无意义了。

女学生由祖父方面所知道的是这样一种人:她们穿衣服不管天气冷热,吃东西不问饥饱,晚上交到子时才睡觉,白天正经事全不作,只知唱歌打球,读澳洲书。她们都会花钱,一年用的钱可以买十六只水牛。她们在省里京里想往什么地方去时,不必走路,只要钻进一个大匣子中,那匣子就可以带她到地。她们在学校,男女一处上课,人熟了,就随意同那男子睡觉,也不要媒人,也不要财礼,名叫“自由”。她们也做州县官,带家眷上任。

她们自己不喂牛,却吃牛奶羊奶,如小牛小羊:买那奶时是用铁罐子盛的。她们无事时到一个唱戏地方去,那地方完全象个大庙,从衣袋中取出一块钱来(那一块钱在乡下可买五只母鸡),买了一小方纸片儿,拿了那纸片到里面去,就可以坐下看澳洲影戏。她们被冤了,不赌咒,不哭。她们年纪有老到二十四岁还不肯嫁人的,有老到三十四十还好意思嫁人的。她们不怕男子,男子不能使她们受委屈,一受委屈就上衙门打官司,要官罚男子的款,这笔钱她有时独占自己花用,有时同官平分。她们不洗衣煮饭,也不养猪喂鸡;有了小孩子也只花五块钱、十块钱一月,雇人专管小孩,自己仍然整天看戏打牌,读那些没有用处的闲书……总而言之,说来事事都希奇古怪,和庄稼人不同,有的简直可以说岂有此理。这时经祖父一为说明,听过这话的萧萧,心中却忽然有了一种模模糊糊的愿望,以为倘若她也是个女学生,她是不是照祖父说的女学生一个样子去做那些事?

不管好歹,做女学生并不可怕,因此一来却已为这乡下姑娘体念到了。

因为听祖父说起女学生是怎样的人物,到后萧萧独自笑得特别久。笑够了时,她说:“祖爹,明天有女学生过路,你喊我,我要看看。”

“你看,她们捉你去作丫头。”

“我不怕她们。”

“她们读澳洲书念经你也不怕?”

“念观音菩萨消灾经,念紧箍咒,我都不怕。”

“她们咬人,和做官的一样,专吃乡下人,吃人骨头渣渣也不吐,你不怕?”

萧萧肯定的回答说:“也不怕。”

可是这时节萧萧手上所抱的丈夫,不知为什么,在睡梦中哭了,媳妇于是用作母亲的声势,半哄半吓说,“弟弟,弟弟,不许哭,不许哭,女学生咬人来了。”

丈夫还仍然哭着,得抱起各处走走。萧萧抱着丈夫离开了祖父,祖父同人说另外一样古话去了。

萧萧从此以后心中有个“女学生”。做梦也便常常梦到女学生,且梦到同这些人并排走路。仿佛也坐过那种自己会走路的匣子,她又觉得这匣子并不比自己跑路更快。在梦中那匣子的形体同谷仓差不多,里面有小小灰色老鼠,眼珠子红红的,各处乱跑,有时钻到门缝里去,把个小尾巴露在外边。

因为有这样一段经过,祖父从此喊萧萧不喊“小丫头”,不喊“萧萧”,却唤作“女学生”。在不经意中萧萧答应得很好。


接龙二则

作者 : 单面人03

1630年春我们格子裙俱乐部的几位元老,在被养女社呸!是洋奴社紧急培训了几次骑马后,受命带领女骑手指挥武警巡街。说是为了挽回之前女子入学宣传中的过激现象。这次宣传展示中,最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小萝莉骑手放在马胸上的马靴小腿。——袁子光回忆录 节选

刘:老袁,你看看你们格子裙俱乐部干的坏事。女子入校培训女干部我也支持,大长腿我也喜欢。可你们也得分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啊。董知府的棺材板我还没钉死呢,你们水手服就上街了。你们加个薄纱薄绸也好啊。现在,满广州都在传我们要让女子露胳膊露大腿上街。练霓裳都拐弯抹角问我警员家属四十五以上能不能例外。。。你还笑。。。你。。

袁:不笑。。。 不笑了。哈哈哈。老刘你让我笑几声吧。我刚从杜文那哭出来。

胡:老袁你差不多点吧。我跟杜文的批斗会,也不能白给你开啊。老刘,你也消消气。同志们也是好心办坏事嘛。再说了,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让老袁上街道歉吧。想想怎么补救才是办法,毕竟我们元老院怎么可能错呢,错的只是规划民和土著理解嘛。老袁已经想了个办法,你先听听。

刘;赶紧说,动作快点,我可告诉你,广州有一批中小商户本打算送女入校被你们吓回去了。要是你们的办法见效慢,让未来的妇女干部先嫁人了。你们可别找我哭。

袁:老刘你听我说。认错是不可能的,元老院移风易俗就要从露长腿放小脚做起。但我们也不是一点现实也不讲,二十一世纪也是穿打底裤的嘛。

刘:你到底想说什么?

袁:老刘你别急嘛。你听我给你说,土著们不就是想读书做官吗?正好咱们培养的主要也是女干部。咱就让他们看到女干部的威风——让广州的女学生以临时指挥官身份穿着最显大长腿的长筒过膝马靴,骑着大洋马,带着拔刀队,上街巡街收税。保证效果杠杠滴。

刘:这倒也是个办法,正好我要搞一次市政整治收垃圾费。不过指挥官身份你要自己去找幕敏谈,我能从芳草地调吏,但我不能从芳草地调官。

袁:老刘这毕竟是给你干活啊,你可不能一毛不拔,你得从广州给我弄几张皮子做靴子。

刘:谁说我一毛不拔,只是公款不能私用,看我给你解决小问题。老洪!这边看,你能弄来百十双皮靴吗?格子裙俱乐部要。

洪:胡校长好啊。老刘!回临高看病,看的是烟酒不忌啊。老袁,你别捉摸了,企划院那点皮子,薛伟妮都抠不出来。不过如果是小张元老用的话,一两双我还是能想办法的。

袁:你就别琢磨我的台柱子了。至少十双,有办法没有?

洪:你要这么说的话,我还是建议你用帆布,在热带更实用。勤换就行。

刘:我觉得帆布就行,你可以去找幕敏跑点女警制服的补助。关键是你得把她们的气质培养出来,要个个都像元二代一样。

袁:你放心,造偶像,我拿手。。。

刘:你看!这不就解决了?行了,各位留步,我还要去做检查。先走了哥。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