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戴嫣到广州》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戴嫣到广州
No Portrait.jpg
作者ID
百度贴吧 名将何如宾
北朝论坛 不懂装懂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东,广州
涉及方面 教育
内容关键字 女学生,公务员考试,监考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 戴嫣到广州
北朝原帖
  1. 戴嫣到广州
  2. 同人 去广州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7-1-17
最近更新 2017-1-26
字数统计 (千字) 9.5

正文

哗 哗 哗,月夜下,H800在宛如巨大冰面的海水上稳稳的划过,船艏规律性的劈开海水的水花声,反而使船舱里显得万籁俱寂。

明天就要到广州了,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父母的戴嫣横竖睡不着,索性头枕着双臂,借着微弱而晃动的月光,看着顶板的木头纹理。回想着自己的爸爸,妈妈,自己的弟弟还有学校、老师与同学们。

随着大陆攻略的逐渐开始,元老院的各个工厂,机构,组织的重心开始陆陆续续向广州转移。学校系统也不例外。作为新开发地区,广州虽然有大量的入学适龄儿童,比起芳草地草创时,目前无论人力材料器械等资源都充裕了好多,但是由于广州是大明的南方重镇,旧有的文化力量仍旧十分强大,500废要在这里新建学校,推广自己的文化,还面临着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困难和阻力。教育口的同仁们一致认为,现有的教师应付芳草地的日常教学已经是捉襟见肘,要想广州开所新学校,传播元老院自己的文化和思想,那是几乎不可能的。

“现在元老老师每天的教学安排都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8节课,还要再培训师范生,批改作业和学校日常工作,再抽调人手去广州,芳草地的日常教学恐怕很难维持了,你看老袁嘴上天天起泡,这是人不够给急得啊!”

“嗨,老董你就别拿我打岔了,我认为现在除了咱们几个元老老师,还应该挑选六七成的师范生,一边教学一边学习,也算是顶岗实习了。也为以后把这些师范生派往别的地方做好准备。”

“也应该派遣一些尖子学生到广州去,作为咱们优越性的体现”

啪的一个响指,“Good idea动员学生去广州的事情,也应该尽快展开了!”

“我建议,这次选派的学生也是轮换的,他们大部分人还是要上中学的,而具有中学教学能力的地方,目前全世界也只有我芳草地!”袁子光一锤定音。

“这第一批选拔的学生关系着元老院教育工作的形象,一定要做好”胡清白总结发言。

经过商议,芳草地决定大约有半数的元老教师要随着重心的北移,很快去广州开展新学校建立的工作。跟着这些教师去的,还有300名师范生的名额和150人的优秀学生名额,男女各半。去广州的人选在决定之前可以自愿报名,自愿报名者可以获得免试免费读中学的机会。一旦被选定没有过硬理由不得退出。

要选人去广州的消息在学生中很快就传开了,虽然大家不说,但是戴嫣仍然可以感觉到,这段时间同学们的心里都不平静。有的男生希望去广州,博得个读中学的机会,但是名额所限要择优录取。女生方面这样的主动的人就少了很多,确切的说,没有人自愿报名。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子,从来没有离开父母超过1个月,要是选定自己去广州,会怎样呢?作为连续几次的年级第一,戴嫣内心深处隐隐感觉到,这次去广州的名单虽然还没有公布,但是自己很可能会被选中。

去广州?戴嫣心里是茫然的,虽然现在大部分时间是住在学校里,但是如果周末想回家,还是随时可以见到父母的。可是去了广州,再想见父母可就难了。可是不去呢,戴嫣虽然还是个10岁的孩子,但是也明白如果这次自己不去,下次也得去。说好了要轮换一个学期。如果自己硬挺着不去,以后升学深造之类的机会,就会逐渐的离自己远去。

在犹豫和胡思乱想间,戴嫣蓦然回首发现元老教师董亦直来到了自己身边:“戴嫣同学,这次选拔学生去广州开展工作,作为年级前列的同学,老师们希望你能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去广州,前途无量的!”

“好---好的,董老师。”

“有什么顾虑你也可以提出来。”

“我想回家问问我爸妈。”

戴嫣知道这个“希望起到模范带头作用”不仅仅是个套话,如果自己没有做好模范带头作用,即使仍然可以凭借成绩身在选拔组中,戴嫣觉得自己恐怕会从前途无量变成前途无亮了。难道真的过几年找个老实的规划民嫁了?有些不甘心呢。戴嫣觉得自己还是回家和父母商量商量好。

周末晚上,戴德厚夫妇对于突然回家的戴嫣感到十分意外。因为上个周末戴嫣刚刚回来过,而她现在一般是两周甚至三周才回家一趟的。不过妈妈还是尽可能的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当吃晚饭上,戴嫣聊起学校老师希望自己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志愿申请去广州的新学校。戴嫣一把这个消息说出来,戴德厚夫妇俩顿时就不说话了,饭桌上只剩下弟弟戴瑜看似懵懂的吧唧吧唧吃着饭的声音。但是还偷偷的看着姐姐,气氛有些尴尬。

“已经,定下来了吗?”母亲试着问。“还没有,现在只是志愿报名阶段。”

“什么叫志愿报名”

“就是自己主动提出去,妈。”

“那就是还没有定呢”一直没有开口的戴德厚问到

“还没有最后确定,但是听同学们说,我连续几年成绩好,又是女生,报名了肯定就会有我。现在还没有女生报名呢”

“孩子爸,嫣儿一个女孩家家的,又这么大了,自己跑那么远,小心以后被人说闲话。”母亲显然是反对戴嫣去广州的,“和元老老师说,离家太远了不好”倒是戴德厚半天一声不吭,对妈妈的说法既不支持也不说反对。一家人就这么不出声的呆坐了片刻,戴德厚突然问“嫣儿,最近我听说时报纸上登的都是广州的消息,临高本地的事情反而登的少了”在得到戴嫣肯定的答复后,戴德厚好似下定决心了,“孩子妈,我看元老院不会总憋在这小岛上了,嫣儿跟着回大陆也是好的,你没看现在女干部也多起来了么”最终,戴嫣是否去广州的事情,就被戴德厚定了下来,不过父母要戴嫣回学校的时候去问问元老教师,如果她志愿要去广州,空出来的学籍能不能留给她的弟弟。

“这个戴嫣,我问她愿不愿去广州新学校,她从家里回来反而问我,她要是去了广州,能不能让她弟弟也来芳草地上学。呵呵,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人小鬼大”

“你答应了?老董?”

“没答应,也没有当面拒绝,新招生名额还是优先应入学而未入学的规划民子女么。袁主任”

“也不用卡这么死,我也问了一些学生,愿意去广州的学生还是不多啊”袁子光说道“尤其是女生,太少!”目前志愿报名大多是孤儿或者是难民子弟,去广州新学校的问题,他们普遍抱着一种报恩的心态答应的。而愿意主动报名的女生一个没有,过分悬殊的男女比例也让几个元老觉得不妥。“看来还是需要有人来带个头啊”董亦直说道。看来最后肯定要以指定人员为主了,但是还是需要树立一个典型。虽然都是强扭的瓜,但是有人做榜样和没有人做榜样,给学生们的观感还是不一样的。

董元老又找到了戴嫣,对她能主动提出去广州上学很是勉励了她一番,至于她弟弟入学的事情,学校也同意了,不过需要在周一例行的启明星旗下的讲话中,让她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朗诵自己主动调往广州学习的文章。

于是,戴嫣在第二个周一升旗仪式念完了《广州新世界,我们大有可为》的文章后,去广州的学生名单也下发到了班级。虽然努力选拔孤儿为主,但是仍然有不少家在本地的学生入选了名单。戴嫣看到有的同学在接到通知后失魂落魄,有的同学惴惴不安。戴嫣看不到的是有些男同学被选上的家在本地的同学家长,屡次找到元老教师,要求自家的孩子从名单撤下,下跪哭诉者有之,贿赂求情者有之。最后教务董亦直对着纠缠不休的家长说,想不去也可以,只要从公费生转成自费生,并补齐之前的学费生活费即可。这话一说出来,家长们各个眼中含泪,确没有一个人说个不字了。当然,女生被选上要出发的,求情不去的家长反而寥寥无几。

由于大部分是住宿生,出发前照旧让家长来探视道别。戴嫣看着喜气洋洋的带着弟弟来看自己,也顺便送弟弟来入学的父母,突然觉得他们变得好陌生。父母虽然仍旧嘘寒问暖,妈妈还不时的流下泪来,爸爸也强憋着没有哭出来,可是自己除了答应父母会注意身体,多穿衣服不随便乱跑外,也不知道该和他们多说些什么。倒是弟弟戴瑜,趁着没人偷偷的给自己磕了个响头,着实吓了戴嫣一大跳。


前面有人讨论说的对,确实应该以师范生为主,再加上一些戴嫣这样的精英学生,前文已经改了。

“请同学们排好队,顺序下船,晕船的同学前面来,让晕船的同学先下船,大家不要着急”随着几个年长的规划民老师组织。戴嫣随着同学们下了船。当大家坐着马车来到新的校址的时候,失望的心情布满了心头。目前广州的芳草地只是几排木石结构的平房,校园除了开阔意外可以说是空空如也。学生住的地方比起临高的芳草地也差了不少,屋子里更加潮湿,目前学校的唯一一个厕所,还在宿舍外面,让戴嫣这些女生感觉很不方便。校园唯一的好处就是离着大世界近,戴嫣想周末的时候可以和好友去逛逛。

芳草地的学习的紧张的,学生们刚刚到广州的下午。拖着疲倦的身躯和头晕脑胀的脑袋,芳草地广州班开始上课了。

目前广州芳草地还没有对外招生,选定的骨干学生组成的班级作为实验班,是未来这里标杆的存在。而师范生也重新分班,在日常普通学习之余,也有元老老师向他们传授一些师范类的知识。最初的一个月,戴嫣甚至感觉和在临高芳草地学习似乎没有什么区别。每天5点就要起床,洗漱、早自习、早操,上课下课晚自习,还有不时的男生们去还没有碾平的校园空地上打橄榄球。但是细微之处还能感受到这里是草创的新校区,首先是笔的数量比在临高少了很多,虽然按照500废的标准,在芳草地的学生文具也少的可怜,但是在头一个月,戴嫣和同学们经常要把作业用粉笔写在石板上,等老师们一个个看完以后再擦掉写下一科的作业。

当然,虽然学校还在慢慢建设中,但是戴嫣发现了这里与临高芳草地的不同。首先便是不能随随便便的出校园,虽然在芳草地的时候,由于学业很重,学生们也几乎没有去外面玩的经历,但是东门市就在那里,小火车在当地人的标准里也算四通八达,还有时不时的去各个工厂参观,对十岁左右的孩子们来说,新鲜的事务不时的冲击着他们的感官,让他们不停的感叹着元老们的伟大。可是在广州这里,虽然学业比起芳草地来,因为客观原因轻松了许多,但是空余时间对孩子们来说更不好打发。不能出校园,校园外不是工地就是还没铺好的路,采生折割可就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情,被还没有清理的人牙拐跑了一两个,可就真的很难找回来了。而外面的世界也不美好,虽然戴嫣从小就知道广州是南国第一大城,但是来的广州以后发现,这里有把人活祭的邪教,虽然学生们很少出去,但是通过报纸和学校老师的只言片语,冒家客栈已经成了无比恐怖的存在。其次就是目前广州的卫生条件太差了,学校也组织了几次这些优等生进城参观,目前的卫生水平和临高多年的建设差距,实在太大了,让这些芳草地的学生已经无所适从。虽然戴嫣他们也曾经是难民,也曾经在泥潭中挣扎求生,但是现在再让他们过那种生活,比杀了他们还难受。更何况这里也没有神奇的工厂和美丽的农庄来参观。

当然了,新区广州百废待兴,学生们读作悠闲实则无聊的日子很快就到头了。来到广州的第三周,学校就下发通知,要求学生们在实践中快速成长。学生们也要在周末参与到一些简单的工作之中。比如新鲜出炉的公务员考试。

戴嫣做梦也没有想到,虽然在自己的教室里,但是面对着20来个成年男人,她可无法表现的像元老一样气定神闲。不过作为第一次公务员考试,戴嫣不知道的是广州城里不少读书人都翻了天,这澳洲恩科和八股曲士,到底有什么区别,大家都是没有底的。在进入考场前,已经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应考者因为各种各样的小抄被拦在了外面,教务董亦直看到各种各样的小抄,不说上面的内容,但就奇思妙想来说,已经可以开了小抄展了。

戴嫣看不到各种小抄,也看不到被拦在考场外的应考者或气愤或郁闷的表情。不过看到考场内的应考者扎耳挠腮的样子,就知道这次考试对他们来说还是太难了。监考其实是件无聊的事情,在3个小时的时间里,在一件教室内来来回回转圈,让戴嫣觉得十分无趣。偶尔走到考桌旁,看看他们都写了什么,发现除了之乎者也就是天佑大宋,让戴嫣评判,这些人根本没有看懂卷子上让他们答什么。

1个小时过去了,戴嫣看到不少应考者正在看着题目发呆;两个小时过去了,戴嫣看到应考者中有几个衣着华贵者已经爬在桌子上大睡。只有个别考生还在默默的写着,还差15分钟收卷的时候,戴嫣学着老师曾经的样子,提醒大家即将收卷了。这时候,戴嫣看到考场后排有个穿蓝衣的应考者,似乎总是再踢前面人的椅子。前面的应考者不为所动,用胳膊挡开后面踢来的腿。当戴嫣盯着蓝衣应考者时,他急忙低下头假装答题。

戴嫣走了过去“干什么?作弊?!”虽然蓝衣应考者是个成年男子,身材在本时空也算魁梧,但是被戴嫣呵斥后,脸色涨的通红,当看到戴嫣要在卷子上勾画,让考试作废的时候,急忙爬在卷子上,嘴里高喊“没有抄,我没有抄,没有抄到就是没有抄!”戴嫣被他这句话气乐了,“没有抄到也是你要抄!这次考试作废!记下名字,三年内不得再次参加公务员考试。”或许这句话戳到了蓝衣应考者的痛出,他突然跪下了,砰砰砰磕了几个头,连声说“姑奶奶,求您开开恩,我也没有抄到,就算了吧,求您了”戴嫣拉他也不起来,就是护着卷子求情。

不得已,戴嫣只好走到门口,“卫兵!”当两个国民军士兵架着蓝衣应考者出门的时候,这个人边挣扎边高喊“唯0小0人0与0女0子难0养也!”“母鸡司晨!”作0弊者被很快架走,考试结束的铃声也响了起来。戴嫣和另一个同学一个个收着卷子,当收到刚才考试作弊者试图抄袭的那个人的卷子的时候,不禁多看了几眼。发现上面的答案虽然也有些拽文用典,但是明显是用心学习,也真正懂得元老院发行的真题的。和一般的应考者的答案大不相同。在应考者名字一栏,端端正正的写着“曾卷”。


监考只是戴嫣和芳草地的同学们一个小插曲。虽然广州新校区的班子已经建立了起来,但是来这里就读的学生仍然不多。一方面是广州这边孤儿不多,家长们更愿意让孩子在家帮忙也不愿意送来上学。虽然也有些家庭富裕又要攀新贵的,也送来了庶子,但是送来的清一色都是小男孩。广州芳草地目前除了从临高来的几十个女生外,本地招生竟然是和尚班。

一向宣称男女平等的元老院,希望未来的基层干部能够男女平分秋色,这样才能看起来伟00光00正,但是从受教育开始女孩就开始受到了压抑,未来的女干部,女大学生哪里找呢?这可急坏了格子裙俱乐部的几个元老老师,不得已,戴嫣这几个女生要在周日下午,穿着水手000服校服,举着小旗子和横幅,去广州平民百姓住的巷子里去宣传,让女生入学。

或许收到警察和国民兵的保护,除了有不少围观的人外,参加了几次这样的活动,戴嫣觉得还不如在教室里多温习下功课。戴嫣不知道她们的出现,给广州各界带来了多么巨大的冲击。青春活泼,妩媚而不妖000娆,美丽而不淫00靡,按照刘翔市长的话说,真是广州城里靓丽的风景线。

当然,她们也给很多读书人不少的震撼,不过这种震撼确不是元老们希望的。看到没有裹脚,裙子在膝盖上面,露着两个白花花的胳膊在街上走来走去,有些古板的人看他们真是比挖了祖坟还难受。

这次,和戴嫣一起来到街头来宣传让女孩入学的,还有几个元老老师。经过了宣传,也有个别家长送了自家女儿前来上学,但是人数还是极少,元老们决定亲自去看看实际情况。

董亦直走在队列中间,尽力显得和周围的警察一样。董教务很快发现,在刚刚走到乘宣大街的时候,有一队宽衣长袍的家伙慢慢汇集在了一起。

来者不善呐。董亦直心中暗叹,虽然可以用警棍驱散他们,但是目前还注意吃相的元老院还是希望能“以德服人”

这队宽袍长衫的读书人堵住了女生们的去路,戴嫣发现身旁的几个女生已经露出了为难是神色。她知道这些人可能是伪明的读书士子,当年在乡下,父亲就说这些士子都是文曲星下凡。但是经过几年芳草地的学习,戴嫣觉得他们更是一群酸子。

这些宽袍长衫的读书人堵在前面,喊着一些戴嫣听不懂的口号。董元老穿着警察的制服,拿着警棍腆胸迭肚的走上前去。戴嫣看到董元老和面前的士子辩论着什么,士子们高喊什么伤风败俗,什么没有伦常,戴嫣听着似懂非懂,但是也知道是这些士子是在骂自己,骂她们这些女生。戴嫣想着自己父母从前没有饭吃的时候,母亲穿的破衣烂衫在海边帮助父亲收拾渔货,也没见有士子们过来主持正义。顿时不知怎么就有一种想要和这些士子好好说道说道的冲动。于是戴嫣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发现前面这个和董元老辩论的就是那天被轰出考场的应考者。

“元老院给我们饭吃,给我们衣穿,还教我们知识,怎么伤风0化了?”

“裙子这么短还敢说,真是不知羞耻!”

“上个月公务员考试,你作弊,你才是不知羞耻”

这个士子被戳到痛处,厉声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都是圣人载了论的!大宋,也不会允许个女人不裹脚,随随便便走在街上!无耻之尤!”

一边董元老看自己的学生吃了亏,赶紧向周围围观的土著高喊:“裹脚乃是蛮速!我大宋最爱大0长0腿!”




接龙一则

作者 : 波尔布特

几十年后,在澳宋统治下的中国湘西,有一群乡民如此看待“女学生”……


在院坝中,公公婆婆,祖父祖母,另外还有帮工汉子两个,散乱的坐在小板凳上,摆龙门阵学古,轮流下去打发上半夜。

祖父身边有个烟包,在黑暗中放光。这用艾蒿作成的烟包,是驱逐长脚蚊的得力东西,蜷在祖父脚边,就如一条乌梢蛇。间或又拿起来晃那么几下。

想起白天场上的事,那祖父开口说话:

“听三金说,前天又有女学生过身。”

大家就哄然笑了。

这笑的意义何在?只因为大家印象中,都知道女学生没有辫子,留下个鹌鹑尾巴,象个尼姑,又不完全象。穿着澳洲式的衣服,吃的,用的……总而言之事事不同,一想起来就觉得怪可笑!

萧萧不大明白,她不笑。所以老祖父又说话了。他说:“萧萧,你长大了,将来也会做女学生!”

大家于是更哄然大笑起来。

萧萧为人并不愚蠢,觉得这一定是不利于己的一件事情,所以接口便说:“爷爷,我不做女学生!”

“你象个女学生,不做可不行。”

“我不做。”

众人有意取笑,异口同声说:“萧萧,爷爷说得对,你非做女学生不行!”

萧萧急得无可如何,“做就做,我不怕。”其实做女学生有什么不好,萧萧全不知道。

女学生这东西,在本乡的确永远是奇闻。每年一到六月天,据说放“水假”日子一到,照例便有三三五五女学生,由一个荒谬不经的热闹地方来,到另一个远地方去,取道从本地过身。从乡下人眼中看来,这些人都近于另一世界中活下的人,装扮奇奇怪怪,行为更不可思议。这种女学生过身时,使一村人都可以说一整天的笑话。

祖父是当地一个人物,因为想起所知道的女学生在大城中的生活情形,所以说笑话要萧萧也去作女学生。一面听到这话就感觉一种打哈哈趣味,一面还有那被说的萧萧感觉一种惶恐,说这话的不为无意义了。

女学生由祖父方面所知道的是这样一种人:她们穿衣服不管天气冷热,吃东西不问饥饱,晚上交到子时才睡觉,白天正经事全不作,只知唱歌打球,读澳洲书。她们都会花钱,一年用的钱可以买十六只水牛。她们在省里京里想往什么地方去时,不必走路,只要钻进一个大匣子中,那匣子就可以带她到地。她们在学校,男女一处上课,人熟了,就随意同那男子睡觉,也不要媒人,也不要财礼,名叫“自由”。她们也做州县官,带家眷上任。

她们自己不喂牛,却吃牛奶羊奶,如小牛小羊:买那奶时是用铁罐子盛的。她们无事时到一个唱戏地方去,那地方完全象个大庙,从衣袋中取出一块钱来(那一块钱在乡下可买五只母鸡),买了一小方纸片儿,拿了那纸片到里面去,就可以坐下看澳洲影戏。她们被冤了,不赌咒,不哭。她们年纪有老到二十四岁还不肯嫁人的,有老到三十四十还好意思嫁人的。她们不怕男子,男子不能使她们受委屈,一受委屈就上衙门打官司,要官罚男子的款,这笔钱她有时独占自己花用,有时同官平分。她们不洗衣煮饭,也不养猪喂鸡;有了小孩子也只花五块钱、十块钱一月,雇人专管小孩,自己仍然整天看戏打牌,读那些没有用处的闲书……总而言之,说来事事都希奇古怪,和庄稼人不同,有的简直可以说岂有此理。这时经祖父一为说明,听过这话的萧萧,心中却忽然有了一种模模糊糊的愿望,以为倘若她也是个女学生,她是不是照祖父说的女学生一个样子去做那些事?

不管好歹,做女学生并不可怕,因此一来却已为这乡下姑娘体念到了。

因为听祖父说起女学生是怎样的人物,到后萧萧独自笑得特别久。笑够了时,她说:“祖爹,明天有女学生过路,你喊我,我要看看。”

“你看,她们捉你去作丫头。”

“我不怕她们。”

“她们读澳洲书念经你也不怕?”

“念观音菩萨消灾经,念紧箍咒,我都不怕。”

“她们咬人,和做官的一样,专吃乡下人,吃人骨头渣渣也不吐,你不怕?”

萧萧肯定的回答说:“也不怕。”

可是这时节萧萧手上所抱的丈夫,不知为什么,在睡梦中哭了,媳妇于是用作母亲的声势,半哄半吓说,“弟弟,弟弟,不许哭,不许哭,女学生咬人来了。”

丈夫还仍然哭着,得抱起各处走走。萧萧抱着丈夫离开了祖父,祖父同人说另外一样古话去了。

萧萧从此以后心中有个“女学生”。做梦也便常常梦到女学生,且梦到同这些人并排走路。仿佛也坐过那种自己会走路的匣子,她又觉得这匣子并不比自己跑路更快。在梦中那匣子的形体同谷仓差不多,里面有小小灰色老鼠,眼珠子红红的,各处乱跑,有时钻到门缝里去,把个小尾巴露在外边。

因为有这样一段经过,祖父从此喊萧萧不喊“小丫头”,不喊“萧萧”,却唤作“女学生”。在不经意中萧萧答应得很好。


接龙二则

作者 : 单面人03

1630年春我们格子裙俱乐部的几位元老,在被养女社呸!是洋奴社紧急培训了几次骑马后,受命带领女骑手指挥武警巡街。说是为了挽回之前女子入学宣传中的过激现象。这次宣传展示中,最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小萝莉骑手放在马胸上的马靴小腿。——袁子光回忆录 节选

刘:老袁,你看看你们格子裙俱乐部干的坏事。女子入校培训女干部我也支持,大长腿我也喜欢。可你们也得分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啊。董知府的棺材板我还没钉死呢,你们水手服就上街了。你们加个薄纱薄绸也好啊。现在,满广州都在传我们要让女子露胳膊露大腿上街。练霓裳都拐弯抹角问我警员家属四十五以上能不能例外。。。你还笑。。。你。。

袁:不笑。。。 不笑了。哈哈哈。老刘你让我笑几声吧。我刚从杜文那哭出来。

胡:老袁你差不多点吧。我跟杜文的批斗会,也不能白给你开啊。老刘,你也消消气。同志们也是好心办坏事嘛。再说了,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让老袁上街道歉吧。想想怎么补救才是办法,毕竟我们元老院怎么可能错呢,错的只是规划民和土著理解嘛。老袁已经想了个办法,你先听听。

刘;赶紧说,动作快点,我可告诉你,广州有一批中小商户本打算送女入校被你们吓回去了。要是你们的办法见效慢,让未来的妇女干部先嫁人了。你们可别找我哭。

袁:老刘你听我说。认错是不可能的,元老院移风易俗就要从露长腿放小脚做起。但我们也不是一点现实也不讲,二十一世纪也是穿打底裤的嘛。

刘:你到底想说什么?

袁:老刘你别急嘛。你听我给你说,土著们不就是想读书做官吗?正好咱们培养的主要也是女干部。咱就让他们看到女干部的威风——让广州的女学生以临时指挥官身份穿着最显大长腿的长筒过膝马靴,骑着大洋马,带着拔刀队,上街巡街收税。保证效果杠杠滴。

刘:这倒也是个办法,正好我要搞一次市政整治收垃圾费。不过指挥官身份你要自己去找幕敏谈,我能从芳草地调吏,但我不能从芳草地调官。

袁:老刘这毕竟是给你干活啊,你可不能一毛不拔,你得从广州给我弄几张皮子做靴子。

刘:谁说我一毛不拔,只是公款不能私用,看我给你解决小问题。老洪!这边看,你能弄来百十双皮靴吗?格子裙俱乐部要。

洪:胡校长好啊。老刘!回临高看病,看的是烟酒不忌啊。老袁,你别捉摸了,企划院那点皮子,薛伟妮都抠不出来。不过如果是小张元老用的话,一两双我还是能想办法的。

袁:你就别琢磨我的台柱子了。至少十双,有办法没有?

洪:你要这么说的话,我还是建议你用帆布,在热带更实用。勤换就行。

刘:我觉得帆布就行,你可以去找幕敏跑点女警制服的补助。关键是你得把她们的气质培养出来,要个个都像元二代一样。

袁:你放心,造偶像,我拿手。。。

刘:你看!这不就解决了?行了,各位留步,我还要去做检查。先走了哥。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