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济口粮与草地系列口粮最大的区别在成本上――与种类繁多内容齐全的草地系列相比,救济口粮考虑的更多的是在保证能量和基本营养的条件下,大批量低成本的生产。

按照陈思根制定的难民供应标准:一个难民在“乘坐交通工具运输”时的供应食品的标准每天1790千卡。大致相当于二战期间德国战俘营里的供应标准,能够保证不饿死。当然,难民在乘坐交通工具运输的时候即不操练也不从事任何工作,儿童、孕产妇和病人另有供应标准。

救济口粮方案被命名为“简单伙食”系列。第1号简单伙食是红薯粉“饼干”。同一份半斤标准砖包含两块饼砖的口粮中,有咸甜淡中的两种口味混合搭配。同时被定型投产的还有“1号速食汤块”,也就是叶雨茗吹嘘的“酱汤”。制造味噌需要使用豆类或者米麦,原料有限所以只能少量的生产。一块1号速食汤块可以煮出供十人享用的味噌汤。

简单伙食系列后来发展成和草地系列一样的综合性供应口粮。不过它的种类比较少。只是简单的按照用途进行分类。在用途上分为“就地救济”、“营地救济”、“车船运输救济”和“徒步救济”。每一个品种再分出冬季型和普通型。每种口粮的热量和营养成分各有不同。

但是各批次制造出来的救济口粮内容大有差别。根据生产干粮的季节不同、元老院控制的地盘不断扩大和农业生产水平的提升,口粮的内容也在不断的发生变化。即有糙米粉、全麦粉掺入碎肉干的豪华型,也有过在紧张时期只是在红薯粉里加上点地瓜叶和鱼粉的简装型。总的来说每一批次的救济口粮重量、尺寸以和含有的能量、营养成分差别并不显著。

救济口粮的为了便于保存,脱水处理的很是彻底,因而质地过于坚硬,一般食用时人们都要用锤子来敲碎,再就着水吃下去,不喝水几乎是无法吞咽的更多的时候食用者会加些蔬菜直接合锅煮成糊糊食用。

救济口粮本质上是一种简化了的单兵口粮,口味和营养无法与普通的军用即食食品相比。尤其是其坚硬粗糙的质地和怪异的口味,使得除了饥肠辘辘的难民之外,几乎无人赞美它。司凯德在某次出差时由于后勤部门的失误而不得不啃了一个星期的救济口粮,曾十分刻薄的评价道:一个人可以靠草地系列活半年,不吃饭也可以活七天,只吃救济口粮的话就只能活三天。而在大陆攻略中,救济口粮又得了个“磨牙砖”的绰号。

救济口粮还是在口味上作过一些努力。在口粮被开发出来后的几个月内,研发小组又仿照现代的方便面,通过添加各种香料和调味料,开发出了孜然,香辣,麻辣,海鲜,葱香等多种口味。当然,口味的变化其实并不增进多少食欲除了饥饿的人之外,一般的士兵和劳工对它们依然给予差评。正如吃过研发中所有投产或者未投产的速食品的东门吹雨所言:对饥饿的人来说,花色繁多的味道不能填饱空虚的胃:对于能正常吃饱饭的人来说,再复杂的调味也无法让救济口粮变得美味可口。

自运输流民的“发动机行动”开始,一直到大陆攻略结束,各类救济口粮共计生产了上千万份,数百万难民为此得以免于饿死。这些口粮被用油纸包裹,整齐的码放在由木板钉装成的标准型二十升木箱内这种木箱与装弹药的木箱完全一样,所以一般被涂成红黄相间的颜色以作区别。后来四处征讨的帝**队有时也会携带一些,用以稳定民心或支付给民工的佣金。

这一时期救济口粮上被印上了醒目的黑体字:“来自元老院和帝国人民的礼物”。

救济口粮的保质期定为三年,实际在较为低温干燥的环境下,一些生产较晚,在较好的加工条件下生产的批次经过二十年的储存的口粮依旧可以安全的食用。当然这种口粮已经变得极其坚硬,几乎不能咀嚼。

必须加入大量的水煮成糊才能吃下去。由于它的耐储性,在某些偏远的,后勤线路漫长的帝国边陲的哨站、深入荒蛮之地的商站和考察站里,曾经将救济口粮严密的包封之后充当某些房间的内部非承重墙,作为一种最后的应急储备。这种措施挽救了不少偏远地点执勤的士兵和勘探考察人员的xing命,使他们在野蛮人的包围下能够坚持到救援部队到来。

因为救济口粮非常结实,食用起来比较麻烦,各地的军方和企划院仓库中总会出现因无人食用而放置过期的救济口粮。一般的处理方式是交给农业部门磨碎后养殖蚯蚓。然而一些品相较好的会被挑出来,有些士兵会在闲暇时把救济口粮用刺刀削成各种工艺品或小件的生活用品。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