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教育部小团体广州圈地行动暨格子裙俱乐部广州秘密会议》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教育部小团体广州圈地行动暨格子裙俱乐部广州秘密会议
作者ID
北朝论坛 警视厅一课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州
涉及方面 教育
内容关键字 女子学校,元老个人趣味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教育部小团体广州圈地行动暨格子裙俱乐部广州秘密会议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8-20
最近更新 2017-08-23
字数统计 (千字) 11.8




深夜,广州大世界鸦雀无声,一个把头深深的藏在斗笠下的人,谨慎的回头看了看身后,“砰砰砰”一声,敲响了一扇隐蔽的房门。“谁?”“我!”“昨天柏林梦见了谁是他老婆?”“茜茜叶子小巴泡”“口令正确”只见门后屋内昏暗的灯光下,有几个围坐在桌边把面容隐藏在黑暗阴影中的人。“有尾巴吗?”屋内一人问到,“没有,老董被我灌倒了,现在正睡的像死猪一样”,来人一边摘下斗笠,一边来到桌旁,露出了真容-新任的广州教育委员长——袁子光。“还是要小心,绝不可让胡青白和某些人知道我们的计划,虽然老董对我们的计划有兴趣,但现在是关键时刻,要是他立场不坚,向胡青白告密就不好了。”“我自有分寸,等我们站稳脚跟了再正式拉他入伙”随着对话,桌边人抬起头暴露在了灯光之中,他们是陆军XXX东门吹雨、陆军XXX张柏林、交通警察部长吴赐仁、酱油元老白三石(茶艺)、莫运坤(建筑)、熊林恺(烘焙)等人,他们深夜聚集在一起是为了一个共同的阴谋或是阳谋。

袁子光天天在临高骂胡青白尸位素餐,扬言要拆分芳草地,令胡青百视其为破坏稳定份子,此刻趁着征服广州的机会,以教育委员会之名将其一脚踢到广州。你不是天天喊着要拆分芳草地嘛,好啊,给你机会,教育委员会肯定要在广州布局,你就滚去和各个部门抢地去吧。归化民干部培训学校、归化民子弟学校,以致广州国民学校都需要你出力,至于你那个什么恶趣味的女子学校,你有本事就是自己去开啊,哈哈哈哈哈。当然,胡青百可不是派袁子光来当封疆大吏的,董亦直等人的权限并不亚于袁子光,并随时向胡青白报告。随着广州的解放,各部门纷纷跑马圈地,这种部门内斗争的小伎俩屡见不鲜。

但教育委员会的这个举动,却令格子裙俱乐部诸公看到了实现目标的机会。“我们必须首先统一思想,认识到我们工作的伟大意义!坚定的与那些满脑子都只有恶趣味的人划清界限。”吴赐仁首先站起来发言:“诸君,我们首先回顾,自从女仆革命发生以来,诞生了女仆制度,我们不谈背后的深刻意义,只谈女仆制度的诞生的直接原因是因为初期执委会只顾发展,枉顾大家自身利益所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在这一背景下发生诞生的女仆制度,稳定了大部分人的情绪是有历史作用的。”“但是,这一本应是临时的措施,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人却很自然的觉得是理所当然的长期业务,于是日益暴露了其腐朽和反动落后的本质。”“现代工业化社会的发展,需要将每一个人都投入到社会发展的洪流中,而女仆制度,将大量高质量女性困在了生育机器的角色里,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及坏的示范与风气,女性不是靠自己的努力与奋斗,而是只要取得元老宠爱为其生下后代就能做人上人,离开了元老的宠爱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会。 这完全是与我们日常鄙视某不能说的教和明朝封建道德没有任何区别。成为生育机器才能成为人上人,当职业女性是无用功,在这种腐朽风气的带动下,占人口一半的女性是无法投身社会建设的。充分暴露了一些人名为工业党,实为封建卫道士的本质,必须有人站出来掀开盖子,打破这一腐朽的制度。”吴赐仁这么一说,其他人不由挺直了腰杆,我们的事业是光荣的、正义的、必然胜利。“幸亏萧主任高瞻远瞩,及时排除了干扰。叫停了这项腐朽的业务,否则一旦形成的惯性,后果不堪设想。”张柏林在笔记上记录:必须要时刻与领导保持高度一致,才能更好的发展我们的事业。吴赐仁继续说到:“毫无疑问,女仆制度造成的最大恶果就是一堆废物女仆。在初期的新鲜感过去后,女仆已经过剩,却无地方可去。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女仆学校培养的全是废物,这个学校占用了大把教育资源,却不真正教授文化,一门心思全在学习怎么争宠上,我看这个学校何须什么教材,一人一本《甄嬛传》算了!”众人不由露出狰狞的笑容。“韩月事件、小张家女仆事件就是明例,满脑子都是当大妇,成为人上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为我们伟大事业的建设者?还在元老身边给其他归化民带来极坏的示范。至于有些人吹嘘什么女仆在身边就能学习教授,比其他归化民素质高,实在是给自己脸上贴金,500废里,有几个人能有钟博士的水平和耐心?”

袁子光站起来继续发言:“女仆制度取消,女仆学校关停后,我们趁机向执委会和肖主任做工作,由我们自己集体投资,在接受原女仆学校资产的基础上成立专门女子教育学校。犹如明治维新后诞生了早稻田、一桥等明治元老们创立的学校,肖主任予以了殷切期望,特命名为女子文理学院。其原型来自于民国时期著名的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可见其期望之深。文理之名更是体现了我们的目的。彻底埋葬罪恶的女仆制度,通过现代教育,塑造适应新社会的新职业女性,她们不需要像女仆一样依附某些男性才能生存,只有拥有了自己的职业才有自己的经济来源和地位。这是教育的百年大计,必将名垂青史。在将来天朝的史册上,文理学院必然犹如旧时空11区之御茶水女大,这比现在某些满脑子只有下半身的人不知高到哪里去了。它们说我们是恶趣味,我们的确是恶趣味,但我们更看重未来的名垂青史,而他们必然在我们之下。”众人不由昂首挺胸,一股正气直冲心扉。


“但是!”一听但是,大家就知道不好了。袁子光一改刚才的慷慨激扬。“向大家通报一下临高女子文理学院的情况。临高文理学校的情况非常不好,与我们之前的预想差别非常大。”“虽然我们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但是惯性的力量是强大的,罪恶的女仆制度已经在很多人心里深深扎下了根,很多人仍然强行将文理学院视为女仆学校。有的要塞自己女仆进来,有的公然要对学生出手,扬言要在学校挑选女仆。加之很多学生是过去的女仆学校学员,思想已经受到了很深的毒害,导致学校里乌烟瘴气,无心学习,风气很不好,而身在临高,掣肘太多,我们无法采取更有力的措施。”

吴赐仁:“大量铁一般的事实证明,虽然某些人一直再为自己脸上贴金,可惜他们并没有传说中的主角光环。并没有因为他们是元老,就使得女仆们死心塌地的忠诚,反而强化了女仆的封建思想束缚,元老的身边自然不可能缺女人,但是一群思想上完全与我们的敌人——伪明封建地主阶级完全一致的女人在元老身边,那就是一群定时炸弹,敌对势力极易借此打开缺口,严重威胁了我们的事业。”袁子光:“没错,现在那些大量企图来搞什么挑女仆。统统不是蠢就是懒,都什么时候了?一点元老的觉悟都没有?还把自己当屌丝,什么都指望组织,现在还指望组织发女人不说,是不是还准备组织帮忙推屁股?!还有塞自家女仆来培训的,怎么自己不去出钱开女仆培训学校?我们当初求爹爹告奶奶建校时,他们在哪里?都想着蹭别人便宜,把人家学校当垃圾筒了?什么垃圾都拿来塞,这是对教育工作最大的侮辱!”袁子光狠狠的把一堆要求挑女仆带走和要求代培女仆的函件摔在地上踩了两脚,大口喘着气瘫在椅子上,众人连忙上去揉胸的揉胸,灌水的灌水。“袁校长息怒,下次那个林深叶还敢来胡扯什么挑妹子带走,我一定替你狠狠的教训她,别以为是妹子就不敢揍她。”不,袁子光推开众人,狞笑着说到:“没关系,很快,她就可以随便挑了,她爱怎么挑就怎么挑,反正跟我们没关系了。”

东门吹雨:“所以,我们现在是真正决定放弃在临高的学校,而下定决心在广州重启炉灶吗?”袁子光:“没错,临高文理学院是接受原女仆学校的资产和人员,女仆学校的痕迹是无法去掉的,当时以为是占了便宜,没想到实际是背了包袱。戚继光征兵都知道另起炉灶,远离渣滓,我们也必须如此,跳出临高,趁着广州还是块处女地重新开始。必须重新招生,原女仆学校的人原则上一个也不能留,爱理她们必须尽快和那些人脱离接触,不然有可能被带坏,否则多年的心血就白费了。”众人不由大点其头,精心培育的果实可不能还没长熟就被染缸给污染了,爱理一类很早就完全按现代思想培养的妹子本来是可以进学习院的,就因为要搞文理学院才在文理,本来准备起示范作用的,结果并不能改变校内的风气,与原女仆人员的矛盾也越来越大,根本不是一类群体,必须马上隔离,否则会影响爱理的前途。“原来的那些就扔在临高,就像旧时空的二级学院那样,挂着文理学院的前缀,但其实后面是生活学院几个字的牌子,他们爱怎么挑就怎么挑,送女仆来培训更好,只要交足培训费就行。但是,傻瓜都知道在广州的,牌子后面什么都不加的女子文理学院才是真正的学校。”

张柏林:“话虽如此,但是现在文理学院就是我们格子裙俱乐部自己投资建设的,执委会对其投入只相当于过去女仆学校的日常维持费用,现在在广州另起炉灶是否还有这个能力?”

袁子光:“没错,这个决心确实很难下,这需要我们集体作出牺牲,再次腰包大出血!!!但这是值得的,人生在世,必求青史留名。在坐的诸君,虽然不乏强力部门领导,在元老院里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但是毕竟不是核心权利圈,在未来人类的史册中,只会留下轻微的痕迹。但教育却是万古长青之大计,也许在我们各自的专业领域不能留下万古之名,也许日后元老院的统治会终结,但只要本民族还存在,那爱学习的传统就不会改变,将来本时空御茶水大学校园的雕像仍然将使我们万古长青!”

啪啪啪啪啪,众人纷纷站起来为自己鼓掌,为自己日后将成为雕像让世人瞻仰而骄傲。

“况且,我们的困难难道比明治元老们创立一桥、应庆大学要多吗?此外,经过艰苦努力,钟博士、南海委员等有识之士也表示愿意支持我们的事业。”啪啪啪啪啪啪啪,掌声更热烈了。

“同时,我们也将向萧主任说明情况,请求一定的支持,也会请小张多做做刘市长的工作,请求支持。”“那刘市长会不会借此对小张提什么非分的要求呢?”“相信他不会这么傻,如果他提了,那么就只能放学后别走了。”


袁子光:“但具体怎么做,还需要大家一起讨论决定。首先是校址。请莫元老为我们说明”

莫运坤:“诸位,肥大佐对我们的建议是在河南岛上刘王殿,即现海珠区广州美术学院一带,它是在南汉离宫故址上建的,原地名称之为“刘王殿”。一边说着,袁子光一面在墙上挂的广州地图上比划“历史上它曾称中南美专,之所以选在河南,一是城里面地方不大,二是河南岛是晚清以来外销画家,以及岭南画派画家扎堆的地方。前者的作坊也许在十三行,但居所很多都在河南;后者方面,居巢居廉兄弟的十香园就在隔山村,和刘王殿是同属一条村,距离不到一公里。


当然现时我们选择它作为备选地址的理由之一是它只是个荒废的山头,属于番禺县茭塘巡检司,没太多动迁压力,毕竟我们经费不能浪费在拆迁上。

理由之二就是从五羊门坐横水渡,过条珠江再走三公里多就是了,这段距离肥大佐用走的,大概也就是40分钟徒步。远近适中。

五羊门一带的渡头都挤满了从河南到河北卖素馨花的花农。不过现在明末阶段,可没有一条笔直的江南大道直通美院,河南岛稍微往南的地方都是小山岗,比如说昌岗路,燕子岗等地名都是昔日的小山头,这也影响了河南岛的开发,河南岛的开发也是到很近晚才加快的。

广州美院往北,到珠江边上的江南大道中段,在临高时代有个巨大的长满了松树的山头,叫万松岭,现在虽然已削平了很多,但依然是个小高地,也就是现在江南大道万松园一带。所以从北往刘王殿要走一小段村民们走出来的山路。从万松园下来,还要过一条小河涌,才到刘王殿,这条横贯整个河南岛的河涌叫洗马涌,简称马涌,相传是刘氏的宫人练习完马术洗马而得名,1986年改成了更怡人的“海珠涌”。在月圆之夜 ,隔山村的父老们会偶尔瞅见刘王殿山岗上传来灯光,听见歌舞声。”“听起来好像还有点典故的样子,有山有水,挺适合女校的。”“没错,所以校址就选在刘王殿,现东山湖公园以南一带,洗马涌尽快改称海珠涌,作为建校水源和通勤交通带。学校离广州城区不远,在对岸就能看见学校华丽的建筑和钟楼,毕竟我们建学校可不是打算与世隔绝的,就是要向土著展示,这里才是最高级的教育。但又以水面隔开,避免不良影响。同时利用学园船和贡多拉作为水上交通,十分便利,而校区交通将使用自行车。现在的规划的校区并不大,但圈地时充分考虑了日后学校的发展,校区向南延伸,为将来成为集大学、中学及附属机构设施留出了余地。”“在广州建校的事情已经获得刘市长批准,但各个部门都在跑马圈地,这块地必须马上圈住。”吴赐仁:“我将立即以交通勘探调查为名,调动交通警察部门控制勘探周围交通”。张柏林和东门吹雨也表示,立即调动陆军以军演为名,协助抢占地盘,防止其他部门抢夺。袁子光点了点头,有军警两部门联合,除非执委会或刘市长亲自下场,否则这块地十拿九稳了。东门吹雨:“这样做,会不会有其他人弹劾?”“不会,现在各个部门都有小心思在圈地,怎么有资格说别人,只不过现在他们都还在城里打的你死我活,还没几个人关心城外。”

“关于办学规模和原则”袁子光转向了吴赐仁,点了点头。吴赐仁站了起来,拿出了一叠资料发放,“文理学院的终极目标是成为旧时空御茶水女子大学和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但目前临高的教育阶级只到中学阶级,所以现在的文理学院实际是初创的附属女中,大学部尚待数年学生中学阶段毕业之后。学校的未来目标是,在学生高中毕业后,建立文理学院,开始大学教育。

目前文理学院的参考对像是伪满新京锦丘女中和新京敷岛女中即长春高等女学校,这也是新京最好最有代表性的女中。与我们现在的建设背景有相似之处,所以具有参考价值。1923年1月12日,根据满铁社告第215号设置长春高等女学校。同年3月35日中岛桂藏就任学校校长,4月1日开校,学制五年,4月16日利用满铁共同事务所(原站前长春铁路公安分处)作为临时校舍举行第一届学生开学典礼,并在锦町(今西平路)设立临时学生宿舍,5月26日在满铁俱乐部(今西广场铁路文化宫)举行开校仪式,9月27日临时学生宿舍转至东一条设置。

1924年6月16日,秋田右作就任学校校长。同年9月22日,学生宿舍(杏花寮,今北京大街与西一条交汇处西北角建筑)第一期工程竣工,学生转移至新宿舍。1925年7月18日,位于西广场东侧的新校舍第一期工事竣工,学生转移至新校舍上课。1927年4月20日,大久保鹿次郎就任学校校长。1928年2月18日,举行校舍落成仪式和第一期毕业生毕业典礼。1931年4月11日,江部易开就任学校校长。1932年11月1日,学校改称“新京高等女学校”,又称“新京敷岛高等女学校”。1936年以后入学者,学制改为四年。


1924年6月16日,秋田右作就任学校校长。同年9月22日,学生宿舍(杏花寮,今北京大街与西一条交汇处西北角建筑)第一期工程竣工,学生转移至新宿舍。1925年7月18日,位于西广场东侧的新校舍第一期工事竣工,学生转移至新校舍上课。1927年4月20日,大久保鹿次郎就任学校校长。1928年2月18日,举行校舍落成仪式和第一期毕业生毕业典礼。1931年4月11日,江部易开就任学校校长。1932年11月1日,学校改称“新京高等女学校”,又称“新京敷岛高等女学校”。1936年以后入学者,学制改为四年。


4月16日利用满铁共同事务所(原站前长春铁路公安分处)作为临时校舍举行第一届学生开学典礼,并在锦町(今西平路)设立临时学生宿舍, 5月26日在满铁俱乐部(今西广场铁路文化宫)举行开校仪式,9月27日临时学生宿舍转至东一条设置。 1924年6月16日,秋田右作就任学校校长。同年9月22日,学生宿舍(杏花寮,今北京大街与西一条交汇处西北角建筑)第一期工程竣工,学生转移至新宿舍。1925年7月18日,位于西广场东侧的新校舍第一期工事竣工,学生转移至新校舍上课。1927年4月20日,大久保鹿次郎就任学校校长。1928年2月18日,举行校舍落成仪式和第一期毕业生毕业典礼。1931年4月11日,江部易开就任学校校长。1932年11月1日,学校改称“新京高等女学校”,又称“新京敷岛高等女学校”。1936年以后入学者,学制改为四年。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将这里改为“长春市立女子中学”。1948年解放后,这里成为“长春第十一高中”的所在地。2001年,十一高搬迁后,老建筑拆除,这里成立“长春广播电视大学”的所在地至今。请大家阅读这两校资料,包括基本信息,就地图、照片、学生毕业纪念册等,都是穿越前就准备好的。”

众人一边翻阅资料一边听“这两所学校的建立背景类似于我们现在的情况,具有参考意义。根据现有的情况,我们现在切不可有旧时空见多了拥有成千上万学生的学校,而贪大求多的虚荣心。事实上以新京锦丘高等女学校为例,该校位于新京富锦路与万宝街交汇处北侧(今长春市朝阳区富锦路与天宝街交汇处北侧)。1936年1月11日设立,学制四年。但到1938年其规模只有时有班级8个,学生383名,专职教师17名,兼职教师1名。也就是说一个年级只有一百余学生,敷岛女中和金陵女子文理学院规模也差不多,御茶水初期规模也不大,但这并不妨碍这几个学校是一流学校。”建国后,原校舍曾为国防科工委招待所,上世纪90年代拆除。

“必须强调我们的办学思路,某些人自以为有主角光环和物质待遇就能使得治下的女性绝对忠诚,这是非常愚蠢的思想。元老院的事业,需要大量有知识有技能的女性参与。想要使得她们永远忠诚,不仅仅要物质待遇,更要是使得她们的思想认识从根本上就与我们的敌人——伪明封建阶级格格不入,成为完全不同的两个群体,而不是像女仆一样,宋皮明心,他们之间的差别越大,就越忠诚。如同镇压部队和被镇压对象差别越大越好,如同哥萨克可以毫不犹豫的向莫斯科和彼得堡的游行群众开火,而本地部队就未必能做到了。所以,我对那些鼓吹什么学校教育要体现传统的思想嗤之以鼻。什么传统?一点文化自信都没有,我们就是要培养塑造与伪明思想完全不同的群体和文化,创造临高范的新文化。我们的学生从一张白纸开始,犹如某不可说神教一般,衣食住行、思维习惯开始就与伪明完全不同。这样她们就完全不能理解伪明的封建思想,更不能脱离现有环境而生存。这样的忠诚才是真正的忠诚。百年之后,我们创造的就是传统。”“所以,我们现在的办学思路就是完全的现代精英教育,是真正的贵族精英教育而不是芳草地那样的毛坦厂教育。当然,这个贵族是我们临高式的现代贵族范,而不是伪明的地主小姐风。具体类似明治后期及大正时期的大小姐,因为社会背景相似。通过这种教育和良好的物质待遇,使得学生们为自己产生荣誉感,自然就会对伪明封建阶级产生自然的鄙视,成为我们需要的人才。对此,白元老和熊元老就要多多辛苦了!”两人连忙表示:“谢元老院恩典。”“我早就说过,我们临高的女学生就应该像大小姐那样,在课余的午后优雅的品红茶,而不让该死的白皮英国人抢先,但可恶的胡青百却说什么这跟教育没有关系,实在是气煞我也!”“红茶就要配糕点而不是瓜子花生啊,我研究了很久在现有条件下怎么制作慕斯和提拉米苏之类糕点,希望临高的女生们能喜爱和掌握,这样她们才是真正的公主,但肤浅的胡青百却说学生只需要吃食堂就行,烘焙之类是不需要的。完全就是老土和不愿花钱。”


袁子光:“胡青百真是罪大恶极,竟然如此打压有志之士!放心,有两位的加盟,红茶和烘焙一定会成为我们文理的特色。不仅不会亏钱还能为文理挣钱。现在我们该花的钱不能省,该出的力更不能省。尤其是初期,我们的招生肯定会有很大的困难。芳草地胡青百会使绊子,对广州土著来说女校是骇人听闻的,而临高土著又对文理和芳草地的差别不了解。爱理她们直接搬来广州自不用说,我们要亲自深入基层招生。拿出高额奖学金,前往芳草地和各国民学校招募初小毕业生,还有广州的教学点,注意好苗子,看中了就下手。学院开始建设后,紧急将林爱理等学生从临高调至广州,任命其为学生会长,小张元老名义上也是文理学生,准备招生工作。”

张柏林:“也就是类似旧时空,私立学校抢尖子生。”

吴赐仁:“第一届学生肯定人不会多,最多几十人,但具有示范效应。为鼓励学生努力学习,除了物质待遇,在校园文化和荣誉上,要有芳草地毛坦厂中学没有的特色。已经咨询过种博士,现在可以生产怀表了。我们要颁发银怀表作为优秀学生奖励,要有盛大的仪式,要有御赐的架势。 要实施高额奖学金制度,必然会引发芳草地效仿。还要有专门的制服,芳草地使用了水手服,那文理就不能用。文理的学生少,相对人头投入就大,制服应该更精致。请大家翻看资料里的全日本校服图鉴和制服写真,我们研究了大量款式。在广州使用最多的是夏季制服,根据现在制作条件,我们选中了这种背心裙式制服作为夏季校服,以与芳草地相区别。更重要的是将四季的制服作为春秋制服普及化,虽然成本较高,需要皮革和羊毛制作皮鞋和西装外套,成本较高,但只供应几十人是可以做到的。”


最后袁子光总结:“除了我这次带来的优秀归化民教师外,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要以身作则,抽出时间为文理上课,我们轮流,几十个学生相信压力不大。只有我们亲自上阵,才能保证学生们的思想和价值观与我们高度一致,这是决定生死的高度,任何人都不得偷懒。此外,大家为了我们将顶住压力,文理学生除非执委会正式命令,在校期间不得被长期抽调至其他部门服务,避免像芳草地那样大量学生没完成学业就已经开始工作,导致教学安排被打乱、学习基础不扎实。芳草地学生多,无所谓,我们可只有几十号学生,糟蹋不起。日本人都知道,哪怕是战争,江田岛和经理学校学生也要读满几年书。”张柏林和东门一听到袁校长提海军,脸色就不好看了。“一定要让学生接受完整的文化教育,她们毕业了才能真正发挥作用,这是为学生为元老院负责。当然,我们的学生不是关在学校里读死书,文化基础教育之余,我们将开始各个实用专业和业余课程,保证学生全面发展。我们也将保持与各部门的交流学习,目前商贸、法律、财政、农业、医学、警务、科研等部门元老已经表示愿意配合,这对数年后,中学教育阶段结束,开始大学教育专业课程有重大意义。”


于是众人达成共识:广州文理女子女子学院,文理的教育目标是:“培养适应未来新社会的新女性”,文理要成为临高位面的御茶水女子大学。这个学校将采取全封闭式的教学,在校园内,将尽量完全是现代场景和文化,不会有伪明一丝一毫的痕迹,学生在这样的环境完全不受伪明影响,而是按照我们的规划来塑造。因此,学校目前阶段为五年一贯制中学,实施精英教育,每年入学不超过一百人,入校生主要来自于统一考试、元老推荐和赞助入学。校园建设费用来自格子裙俱乐部元老的支持、执委会的教育拨款及土著赞助入学。其校园设施必须完善。拥有独立的家政教室、生物、化学实验室、试验农场、花园、标准体育场、体育馆、图书馆、游泳池、宿舍楼等设施。受格子裙俱乐部影响和继承女仆学校传统,为进一步活跃校园文化、提升学生素质,学校除了使学生接受通常教育外,同时对学生仪表、修养进行培养。并在学校中组建学生会和剑道、柔道等社团,其中“四季”剧团为本时空唯一偶像剧团。目标是被人称为“临高范大小姐学校”。


文理学院法学部的成立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元老院前统计厅长官、现元老院元老委员会副主席、统计厅学术总监洪因保正坐在紫茗楼埋头啜饮。不,说是啜饮并不恰当,根本就是牛饮马嚼。一碗碗泡好的龙井就这么连汤带叶进了肚,若是真爱茶懂茶的来见,少不得骂一句“暴殄天物”,倘若让伪明士大夫得知更会目之为髡人无礼,教养在蛮夷之下的证据。


不过这这洪元老亦是对茶道略知一二,之所以如此,实在是心情烦闷,又不喜饮酒,兼之本时空的蒸馏酒远不如后世之精粹——总不能学毛子那样医用酒精兑水吧——于是只好借茶浇愁。不过这鲸饮之茶确实越喝越郁闷,传说中的茶醉久也不至,正准备起来踱步散心,却不小心当面撞到一人——不是袁子光又是谁。


两人寒暄一阵,分别落座,原子光谱也不客气,单刀直入将广州文理学院计划和盘托出。洪因保内心诧异,你们几个自娱自乐元老院皆知,无非又是有了新的花样,这跟自己有啥关系,正想着,却听原子光谱说道:“如今万事预备只欠东风,梧桐树已植,唯待凤凰。可否屈就法学部长一职?”洪因保自己虽然是个隐藏极深的死宅,但是委实不愿意掺和在自己看来如过家家一般的“事业”,正在想体面辞谢的托词,就听原子光谱说道:“洪兄难道就这么看着那些人嚣张?洪兄至此,那些人与力甚巨啊。”


一提到“那些人”,洪因保虽然面色如常,多年来的元老生涯到底是培养出了养气的功夫,但内心巨震。想当初穿越,自己从头建立起了元老院的统计工作,初步建成较完善的统计体系,虽然被勋元老讥讽为台账过多基层苦不堪言,但到底是使元老院的近代工业社会有了相匹配的软件,使得元老院对自己的家底心里有数。机构改革后统计厅并没有成为中央各省的内设机构,而是继续作为经济产业省的外局半独立的存在,自己也继续担任统计厅长官,在元老中也混的不能算差。然而人的欲望是无止境,得陇必望蜀,眼见是中央阁台没啥指望更进一步,就打算搞个大新闻,刨除精心准备已久的《元老院辖域宪法》和《元老条例》。这么多年穿越下来,元老人人都是人精,谁都知道这人想干啥,对于触碰禁脔的法学俱乐部迅速跳出来,当然不是对具体条文进行挑剔,而是直指在尚未踏上大陆之前就仓促立法纯属自高身价包藏祸心,内部bbs的黑文更是如雪片般袭来,无非是人品攻击那套。事情闹这么大,《宪法》和《元老条例》自然只好搁置,洪因保因擅启争端,调动敏感问题,辞去统计厅长官一职务。当然作为撕逼的安慰奖,《元老条例》草案中规定的非常重要的负责掌管元老家系的元老委员会还是先行成立起来并且将荣誉法庭并入元老委员会,元老委员会成员就是审理元老为被告人的案件的当然合议庭成员。同时将洪因保选入元老委员会,挂个副主席的名头。


只不过,现下元老春秋正盛,即使个别元老如种马般广布子嗣,这个元老委员发挥作用也得猴年马月了,至于说荣誉法庭……像老张这般脑残的估计屈指可数,即使脑残发作,小张那事不也糊弄过去了么,由此可见元老院的态度。想开庭审理元老“反对元老院的犯罪(背叛元老院、推翻元老院、杀害其他元老)”还不如盼着有朝一日某元老家御家骚动由元老委员会裁决继承呢。至于对元老的一般惩戒如训诫、通报批评、暂时或永久停权,就连老张都没事,还能指望别的元老犯事?更何况元老终身任职,元老院永世存在,可委员会需要定期改选,即使现在万般草创之际暂无须改选,等到正式的《元老条例》制定之时也得改选,到时候自己这个靠边站的人物落选估计是大概率事件。正因为如此,权力被夺无公可办的洪因保才会焦虑,真如韦小宝所言:“小丈夫不可一日无钱,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正好梁存厚大逆、不敬案需要起诉,得了刘市长推荐任特别检察厅检事长,于是干脆前来广州,一为公务、二为散心。


袁子光抛出炸弹之后,并不着急游说,待观察到洪因保紧绷的身体忽然方松下来,继续说道:“你当文理学院才是我们事业的重点,大错特错了,将来元老院比然会有自己的学习院,其样板就只能是文理学院。所以我们才需要许多高尚的学科门类,法学部是不可或缺的。但是我跟法学俱乐部那些人素来不睦,他们的专业水准我也看不上。我左思右想,你才是本时空第一的法学干才,这个位置非你莫属。”



一说到学习院,洪因保立刻思绪万千,不由得想起近卫笃麿公爵,当年以嘴欠著称的中江兆民在《一年有半》中甚至将伊藤博文骂的狗血喷头,说什么汉学才能作诗,洋学只勘目录。却对创办学习院的近卫笃麿公爵赞誉有加,而这也必将是向法学俱乐部复仇的良机。自己可是穿越前唯一得到人民授权的法曹官员,临场过的死刑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虽然是半路出家,但论理论修养,实践经验怎么都丢数来数去只能找出一个混不下去的律师却自称法学精英集体的法学俱乐部十八条街。尤其自己的法学理念跟马甲又不对付。如果回绝了袁子光的这条路,想要起复只有去找刘市长做起检察官的本行,如此少不得受法学俱乐部的气,况且初创时期的广州,办案估计也是毫无技术含量。虽然梁存厚等反元老院大案的特别检察厅检事长位置十分重要,但说起来也不过是个临时差遣,但若将文理学院作为据点也是可进可退之道。当下也不再矫情推辞:“学科建设、教案已有腹稿,何日上任但听阁下一言。”原子光谱闻言大喜,也不矫情,当下辞谢而出。静候佳音。

……

过了几日,洪因保果真主动来访,交上诚意满满的手写法学部建设方案:

  

一、建设目标

1、建设法学根干学科,成为元老院教育体系下法学教育的源头和样板

2、培养适应元老院意识形态的新人、新女性

3、在可预见的将来培养一批占据高端的法学领军人才

二、管理办法

与文理学院其他学部同

三、实施方案

1、根据目前师资状况,在初中阶段开设通识教育《社会·法律》课程,初步培养具有适应新时代法律的人才

2、建议高中阶段适当延伸为日本旧制高等教育,称高等科,开设《法律常识》必修课,以及《法理学》、《民法学》、《刑法学》公共选修课,以及开设专门的法学科。既然文理学院的目标是培养统治阶级中具有高雅嗜好文武两道才色兼备的淑女,教材的编纂以马克思主义法学观和德国实证主义为指导思想。

3、争取试点法律职业资格证制度,暂由文理学院主持考试,可先说服刘市长开办旧讼师培训班,借壳上市。

4、远景争取开设大学门类齐全的专门法学教育。   



袁子光阅毕,心说果然是旧时空的法学精英,想问题就是透彻。既然元老院的事业急需人才,那么文理学院就不能办成一所一般的精英中学。虽然说自己也是参考了日本的旧制高等学校,但心目中也无非将其作为高中的参照,想着将来大学部才会出真正的人才。然则时光不等人,位置不等人,现在办大学也太奢侈了,甚至超过了元老院的能力。那么办好专兼结合的旧制高等学校,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如此自己一些原先想不透的地方也豁然开朗。一时情急竟然词不达意:“我之遇公犹刘豫州之遇孔明也!”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