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文德嗣在1637年除夕新春晚会上的讲话》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文德嗣在1637年除夕新春晚会上的讲话
作者ID
北朝论坛 左小乙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新年演讲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文德嗣在1637年除夕新春晚会上的讲话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已完结
首次发布 2019-02-05
最近更新 2019-02-05
字数统计 (千字) 5.0




同志们,两年了,两年前我坐上前往广州的轮船,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年没有回过来,在广州的两年,我是无比思念我的第二故乡临高,也无比思念我的战友们。

我们很久都没有欢聚一堂了,1634年底,我们在筹备两广攻略,1635年底我们在全力调配资源进行湄公河口殖民和长江流域作战,我们每年固定举办的年会因此搁置,连续两年没有举办。

1636年底,我们又调配了大量人力物力对丙子胡乱进行干涉,但同志们啊,我们不是清教徒,你们中很多人已经加班加了很久,这两年来几乎没有休息过,像马国务卿,在一年前就已经忙得掉了最后一根头发。我们工作,也讲求个劳逸结合,资源再怎么紧张,也不能亏待了同志们,所以今年虽然规模小了点,只有我们一路披荆斩棘战友们,没有邀请任何归化民,但操刀烹饪宴席的师傅都是从广州紫明楼那里调过来的,吃的喝的都已经和广州城的达官贵人没有两样。要知道,我们第一次年会的时候,吃的还是第二次反围剿被我们米尼枪和大炮打死的牛马。

可以说,我们已经实现了成为人上人的梦想,我们穿越之前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现在,我们已经成为掌控历史的一股巨大力量。有一句话是这样的,无敌是最寂寞,先无论是满清还是流寇,亦或是大明官府,士绅、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这些势力没有一个是元老院的对手。比这个时代超前几百年的我们,因为无敌,所以寂寞,这个时代没有人能真正懂我们,我们在这个时代的知己只有我们自己。

所以刚才格子裙俱乐部的演出完之后,办公厅就安排所有归化民离开会场,现在会场里的都是自己人,大家可以完全不用顾忌,可以自由自在地唠唠嗑,喝酒吹牛也不用担心泄露我们来历的秘密!

大家不用顾忌我在台上讲话,喝好吃好,只要不要猜拳声超过我的音量就好。当然想给我敬酒的请等一等,我文德嗣就没打算醒着走出会场,大家记得到时把醉倒的我抬出去就行。不过,我知道,也有不少人想向我扔东西,当年女仆革命就没少挨过,我年纪大了,今晚大家卖我个面子,就不要扔了,我没以前那么敏捷,动作大了容易闪到腰。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虽然不想扫大家的雅兴,但作为广东大区区长,我还是要向大家汇报一下两年来我在两广工作的情况。1635年3月两广攻略开展,半年时间,我们就已经占领了广东全部、广西大部,在保持羁縻地位的前提下,广西西部的大部分土司都愿意承认我们的统治。我们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对两广实际占领区的人口进行了初步核查,现在广东大区实际控制人口约1100万,土司控制区域人口约100万,算上海南约100万人口,元老院治下人口规模比攻略开始前增加了了12倍。

说实在的,养活着1100万人口已经是很艰难的事情了,而且在进军广西之前,因为粤西、粤北、粤东各地的大规模暴乱,华南军进军的步伐被严重拖慢。广宁县甚至被土匪攻了下来,阳山县的县长也死在剿匪的过程中,我知道,我们兵力不足,干部不足,不足以吞掉两广这个庞然大物。有同志就建议,我们占领广东就好,先消化好广东,然后建设个五六年,这样我们的能更好地利用我们不多的干部和兵力,而且能够调集兵力先肃清广东的匪患,这样就不用依赖在当地募集的那些战斗力低下的国民军。

出发点是好的,我很感谢同志们的热心,但事实上我们没有采纳这种意见。席亚洲作为华南军军长,很好地贯彻了总参先关门再打狗的预案,1635年8月底前就完成了对南岭各处隘口的占领,然后分出兵力,以连为单位,集中国民军力量,对各处匪患进行了集中清剿,进驻一县、清剿一县、巩固一县。到1636年6月底,两广的匪患基本平息,诚然,新招募国民军的战斗力确实低下,减员率在40%以上,但这些损失是有价值的,我们在一年不到的时间内迅速稳定了两广的治安局势,镇压了许多反动分子,而且在剿匪战斗中许多国民军经住了考验,被充实进了伏波军陆军。现在华南军三个旅均被扩编成六个营的满编野战旅,其中新扩编的兵力占了二分一强是经历过两广剿匪战斗的老兵。

最大的收获是占领了广西的产粮区,确保了元老院治下的粮食安全。今天刘市长没有回来,他比谁都清楚占领广州之初的粮荒,每一船从南洋运回来的大米都显得那么杯水车薪。靠贸易换来的粮食始终无法稳定,供应地一个风吹草动,粮食贸易就会被切断,而粮食始终是元老院的重中之重,是元老院的命门,把元老院的命门交给别的势力,这样的事我做不出来,也无法那么做,因为这是对元老院的伟大事业的不负责任。

同志们啊,我们虽然很强大,但我们在很多方面还是很弱小,至今我们的农药科技还没有半点影子,化肥缺项严重,而且不能敞开使用,很多情况下,我们的技术水平能带来的增产效果微乎其微。为了元老院治下不出现人吃人,我们广东大区狠下心,怎么样也要消化广西。可以说,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广东大区都处于一种消化不良的状态,说实在话,两广攻略前组织的3000名归化民干部,连珠三角都未必能消化得了,但为了元老院能有一片广袤的根据地,我们迎难而上。

最大的困难其实不是干部缺乏的问题,而是干部素质低下的问题,3000多名归化民干部,有上百人因为工作过失被免职,近千名干部被回炉,参加了在广州的重新培训。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对广东大区的构建进行了改革,1636年初,我们把广东大区分为了广州、粤北、粤西、粤东、海北、桂东六个行署,挑选有经验的元老干部担任行署主任,每个行署配备20人左右的由优秀归化民干部组成的团队,对辖区内的各州县进行巡视。

这里我要表扬一下作为桂东行署主任的常师德,我知道,在座的各位对常师德一直很有意见,但我们不能否认常师德的工作能力。桂东行署包括了元老院实际占领的广西部分,由于地理位置相对较远,群众基础差,基本上只在原来的府一级建立了主权实体,县一级的政权基本上仍然是由投降留任的原来衙门班子把持。常师德愣是把广西一省的粮食征收水平拉升得比原来明廷的征收水平高上两成。同时,还大力收购余粮,使元老院的粮食储备翻了六倍有余,还成功推动了元老院货币在广西的推广。

接下来是粤北行署的黄超,在他的努力下,对于县一级的基层政权的改革试验工作取得了成功。过去在海南岛,元老院总揽一切,我们元老院只要花费自己的精力就可以把整个海南岛治理得井井有条。但元老数量是有限的,面对庞大的两广,乃至日后的广大的中华大地,元老的力量是多么微不足道。对此,黄超提出,基层的干部只要做好基本核心的事务,其他事情完全可以不管。事实上,我们现在和日后占领的绝大部分地区都会是农业区,各项事务并不复杂。按黄超的设想,对于一个农业为主的县,最主要的事务,无非是围绕土地和人口。人口的控制无非就是公安派出所管理,沿用临高的制度即可,这样就可以牢牢控制户籍,方便征发人力;而土地方面就是要建立好档案体系,这样就可以为征收农业税提供依据,同时避免了土地纠纷激化社会矛盾。在这两方面的基础上,就可以兴修水利,发展农业,这样子,一个普通农业县的日常工作就完成了九成以上。在已经完成土地丈量的连阳三县,他把县级政府机构的人员集中在户籍治安科、国土规划科和农田水利科,同时设置三到五个乡,每个乡有七八个干部,分成三个股室对应县里的三个主要的科。我在此预言,这种模式日后会成为我们开展统治的模板。

就是在我们这些亲临一线的战友们的努力下,到现在,两广才展现出一幅欣欣向荣的局面。同时,两广的发展也离不开各位同志的支持。在工业口的指导下,石城银矿、阳春铜矿顺利开采,大宝山矿已经有了建设方案,韶钢已经建起几座小高炉,通过周边小铁矿的供应开始炼钢,佛山建立起了铸造厂,广州建起了缫丝工厂和丝织工厂。在农业口的支持下,各种良种和农业技术得到推广,珠三角各地多季蚕得到普及,生丝产量大增。在外贸殖民口的支持下,五十万广东人移民到了湄公河口,减轻了广东的人口压力,广州和佛山生产出的丝绸、陶瓷、铁制品等出口量大增,茶叶、蔗糖、烟草等转口贸易兴旺发达。

但各位留守海南的同志,你们还是来两广大区来得太少,两广大区的外派元老基本上都疲于奔命,我们两广大区每时每刻都期待着你们的支援。我知道,临高有电力,你们可以充分享受现代生活,要你们离开温柔乡实在是强人所难。不知道是不是沉溺在温柔乡太久,有了这样一种论调,把临高建设为我们的首都,短时间内就不要想着迁都广州了。

有这种想法的同志,我想告诉你们,你们错了,临高不会是首都,广州也不会是首都,天下未定,就谈定都的事情就是扯淡。临高的定位,会是日后我们帝国的圣地,但作为首都,临高的承载能力有限。至于广州,我们元老院从来就不想成为一个南越国或者南汉国这样的偏安政权,自然也就不会选择广州作为首都,最后怎么定都,现在谈还为时尚早。作为两广大区区长,我个人是赞成在未来几年内把行政工作的重心放在广州的,甚至最好把行政中心迁去广州,这样可以进一步解放中央干部。据我所知,不少中央行政机构的干部一年12个月,占了11个月是在广东出差的。而在广州建立中央、广东大区、广州的三级垂管,那么广东大区区政府的干部就可以被解放出来,去支援地方建设。

但有的同志就不乐意了,说现在条件只有临高能通电、只有临高有最完备的工业体系,不能迁都,连行政中心都不能迁走。我只想说,我也是一个工业党,我也只能说这些同志多虑了,中央机构大部分搬去广州更现实,但不是全部搬去广州最好,工业、重心短期来讲都会留在临高,而教育、科研重心估计一两百年间留在临高,而元老院所在地也没必要搬走,决定好大政方针,其他事元老院也没必要多管。而民政、商贸、司法这些机关,迁去广州会比留在临高更实际。事实上,在没有电和工业之前,许多事情就已经搞了上千年,比如说清丈田地、人口清点还有兴修水利,这样的事情一个没有工业的封建王朝都能完成,脱离了临高的工业,这些事情我们在两广就不能完成了吗?

我不奢求每个元老都参与到广东大区的建设,但我希望每个元老都不要拖后腿,元老院实行的不是波兰民主制,很多事情不可能人人通过才去实施。两年来,不少同志只要听说一些挫折,就会下意识地选择保守的政策,这样是不行的,乌龟流是没有前途的。你们要相信执委会,早就全体大会定下来的东西不要老是想着去推翻。不要因噎废食,目光要放长远,老是惦记着家里一亩三分地的盘盘罐罐,动不动就互相撕逼,跟窝在天京搞天父杀天兄的太平军有什么区别?而且也不要受自己的固有看法影响,最近干涉丙子胡乱,就有人跳出说不应该打击满清,应该让满清清洗一遍社会秩序,我们再来收拾旧山河。刚穿越有人这样说我不会怪你们,但现在还这么相信,发给你们的内参是不是当废纸了,内参里分明已经由大图书馆的资料论证了满清入关后更多的是和旧秩序合作,推翻旧秩序的更多的是流寇。大明、满清、流寇三家,满清的组织度最高,在我门已经扇动蝴蝶翅膀的前提下,坐视不理,继续光荣孤立,难保满清不会提前入关,迅速建立一个全国政权和我们死磕。

而且大家也不要对广东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要以为广东处处是黄金,广东富裕是事实,但广东的富裕基本上只局限于珠三角,粤东西北是真的穷,不但现时空,就连旧时空也是这样,平心而乱,就发展农业而言,广东的条件还没广西好。作为广东大区的区长,任职两年,我这才算真正认识这片区域。但广东广西还是有很多海南岛所无法比拟的优势的,水运发达、资源丰富、人口众多,是完全有潜力成为我们元老院统治天下的基石。

我们穿越过来不是为了小富即安的,我们穿越过来是为了星辰大海。说实在话,看到我离开两年,临高的科技水平和工业水平跟两年前比起来没什么变化,我很痛心。工业口的元老一向是我们元老院的中坚力量,一群非工业口元老在大陆为元老院开疆拓土,你们却在岛上一事无成,这让我很失望。如何治理新开拓的地盘,你们不用操心太多,自然有人专业的元老操心,他们就算失败一万遍,有你们在岛上,他们就可以卷土重来。我们现在的工业水平和技术水平还很低下,我们蒸汽机还没玩溜,电力应用方面连发电机科技也没能点亮。我知道,在工业上和技术上我们遇到了很多瓶颈,但这不是我们停滞的理由。我希望你们能继续在科技工作上努力,尽快把我们的科技树拉到旧时空20世纪初的水平,但也不能满足于此,事实上,科技水平能越接近我们来的时空越好。短期来讲,我希望我们能继续扩大临高的工业体系,进一步完善电和石油的应用科技,早日实现可以在临高以外可以复制临高工业体系。作为两广大区区长,作为地方干部的一员,我们不会吹毛求疵,你们能提供怎样的科技我们就用怎样的科技,对于短时间无法点亮的科技,我们可以等。但我们也希望,你们要支持理解我们的工作,离开了元老院,任何元老什么都不是,我们离不开你们,你们也离不开我们。

以上是我的一点心声,现在就不打扰大家,今天是大年三十,我代表广东大区,给各位拜个早年。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