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

杜雯

立场

左翼政治派别

社刊

赤旗

成员

斯巴达克团在元老院内声音十分微弱,成员只有杜雯和刘月菲

观点摘录

  • 《四评雷州经验》

“所谓“雷州经验”就是扶植新地主,搞“新富农主义”的大毒草”

  • “把落后士绅全部洗一遍然后丢到东南亚改良人种”
  • 《济州卫星上天,杭州红旗落地》

“同志们,在元老院的开拓历程中,济州岛无疑是一个成功的典型:时间快,花费少,收益大,后患小。已经走上了正循环的康庄大路;而杭州站则变成反面教材的楷模:元老赵某耗费了天量的时间和人力、物力,结果基本任务一项也没有完成,如果不是一些偶然因素,杭州站已经是灭顶之灾了。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差呢?关键就是思想路线的差别。思想路线是一切的根本,路线走错了,越是投入大,效果越是南辕北辙。济州岛之所以成功。就在于走了一条群众路线:灭官府、屠大户、解放奴婢,用公社把劳动者组织起来。这条路线,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毁灭官府和大户,就不会有人出头来反对我们;解放和组织劳动人民,人民就感恩戴德,涌现出金三顺这样的女英雄和白马队这样模范单位。

非常遗憾的是,我们中的一些人。忘记了群众,脱离了百姓,把希望寄托到官僚士绅统治阶级身上去了,这简直是愚不可及。他们终日与大户士绅迎来送往、打情骂俏,欣欣然飘飘然,仿佛自己也成为一名优雅高尚的大明绅士了。这就叫忘本,这就叫背叛!

难道我们没有前车之鉴么?当年紫明楼多红火?俨然南中国的大户流行风潮之灯塔,但是稍有风吹草动就露出了泥足巨人的本色。直到郭元老在炮舰和刺刀的支持下重返广州。紫明楼才算站住脚跟。

老百姓是一张白纸,是可以改造,可以塑造成新社会的公民的,在台湾、在海南、在济州岛的实践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朱明的皇族、士绅要得我大宋的救赎,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他们只是惊奇或者畏惧于我们的奇技淫巧,骨子里还是把我们视作蛮夷,温和一点要归化我们,激进一点的要消灭我们。

所以,我们要放弃对朱明统治阶层的任何幻想。朱由检和袁从焕、孙承宗和吴三桂、王承恩和史可法,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区别,严格的说。这些人和马尼拉的西班牙总督、果阿的葡萄牙主教、江户的德川将军,没有任何区别。我们和他们,妥协与合作是暂时的、局部的、相对的,斗争与摧毁是永久的、全部的、绝对的,我们对他们,除了吉哈德还是吉哈德。

我看见有很多脑袋、戴着高高的乌纱帽的脑袋,圆溜溜的脑袋,在京师、在南直隶、在杭州,都成熟了,像西瓜一样的成熟了,朱明的土地,好像就是一块等待收获的瓜田。”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