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月刊少女林深叶》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月刊少女林深叶
作者ID
北朝论坛 林家的喵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艺术,漫画,武器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月刊少女林深叶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1-18
最近更新 2017-08-02
字数统计 (千字) 11.0



感谢家兄的大力支持,写得不好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吐槽……

生活比较辛苦,所以写得比较慢,但保证很快写完,不会像兄长大人那样坑掉的。


1、

穿着黑白两色女仆装的妹抖将托盘抱在胸前微微躬身,动作礼仪方面简直无可挑剔。

……在她没开口之前。

“狗修金萨马,您赫点儿嘛?”

这突然蹦出来的一口地道天津话让坐在咖啡桌后面的少女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然后用力拍桌子的声音就在二次元同好会的大厅里响了起来。

“店长!你给我过来!”

听到动静的店长忙不迭的跑了过来,看清楚拍桌子的人是谁之后,立刻露出了不安的笑容。

“林元老……”

“不是说让你抓紧教她把天津口音改回来的吗!”一脸“我不开心”表情的林深叶继续用力拍着桌子,尽情发泄着自己的不满。“都两个星期了!不要求你教会她说普通话,连几句常用语都教不会吗!”

“对、对不起啊林元老,最近忙……”

“你别跟我掰哧……不对!你看你把我气得都开始讲天津话了!明明这么萌的妹抖,张嘴一口天津话,你造给人心理阴影多大吗!我要不是看她脸一眼,都能脑补出来郭冬临穿女仆装的样子了你造吗!”

“我这次一定抓紧教她,一定抓紧……不过林元老,郭冬临是谁啊?”

“……你要气死我……”

这边气氛正尴尬的时候,大厅的门又被推开了,以张柏林为首的几个年轻元老一边说笑一边走了进来。

“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啊……哟,深叶是你啊。吵吵什么呢?”

“没啥,单纯被天津味儿的妹抖刺激到了而已。”挥手让店长回去忙自己的,林深叶意兴阑珊的往桌上一趴。“啊啊啊生活太无趣编辑还整天追着催稿,我都快要爆炸啦……”

“啊?又被催稿了?那你真够惨的。”张柏林走过来在她对面坐下,随手递过去一个小包。“来的时候遇到小白狼了,他说本来约好了要送新笔给你,结果临时又有事,就托我给你带来了。”

“哦,谢谢。”林深叶没精打采的抬起头来,打开小包看了看,然后从放在旁边的背包里拿出速写本和墨水,开始胡乱划拉起来。

“嗯……G笔的弹性有点差;D笔笔尖没打磨好容易划纸;圆笔不够细……这根美工钢笔感觉倒是不错。总体上只能算6分吧,看来目前还是没法拿来替代现代产品,头疼呢……”

张柏林看着她一边在纸上涂涂画画一边自言自语,忍不住也伸手过来抓了一支细看。

“这是画漫画用的笔?咱们自己生产的?感情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道?”

“就跟你们炮兵用的那些方向盘啦炮口规啦之类的玩意儿一样,外行不懂的啦。”林深叶把摆了一桌子的各种笔都擦干净放回包里,然后挥手让妹抖送一壶咖啡过来。“而且我讲了你估计也不会有兴趣听,所以还是算了。”

“这倒是。”张柏林点了点头,然后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今天怎么就你自己?你家那群女仆呢?”

听到这个问题,林深叶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别提了,都在家里赶稿呢……我是脑子快要爆炸了,所以才出来放松一下寻找点灵感。咳,说起来真是……蛋疼。在旧时空里整天被人追着催更,没想到穿越了还是要整天被编辑追着催稿,这什么世道啊……”

“深表同情,谁叫咱们穿越过来的就只有你一个专业漫画家呢——啊,话说你上次画那个《闹临高》的漫画挺不错的,情节曲折诱人,结局还有教育意义,我看好多归化民都看得津津有味呢。”

看这边正谈得热闹,讨论完事情的袁子光和东门吹雨也都走了过来。

“那是我哥的脚本写得好……”林深叶摇了摇头,然后从挎包里拿出两摞装订起来的绘画纸,递给张柏林和东门吹雨。“正好我这里还有两份新稿子,先给你们看看。”

东门吹雨接过来哗啦啦的翻了一遍,然后皱了皱眉头。

“《窃明》……不,《黄宫保抗金旧事》漫画版?”

“对啊。”林深叶点头。“这书不是被改变成话本小说了吗,据说在江南士子里挺流行的。完璧书坊……赵引弓上次专门要求把这书画成漫画,说是什么能进一步扩大影响范围……最后这活就安到我头上了。”

“这样啊,那这可是个大工程。”东门吹雨摸了摸下巴。“不过我看里面的宋军士兵怎么穿的都是明军盔甲呢?”

“真理办公室的要求呗。说是横竖是在影射大明朝廷,那就干脆影射得彻底一点——反正在我看来都一样难画。明军的好歹还有实物能参考一下……”

两人正说着,一边的张柏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个设定有意思啊。因为科学知识的普及,人们逐渐开始不再信仰鬼神,失去了信仰之力的鬼神精怪之类不得不纷纷离开现世,转而在被称为洞天福地的幻想之境继续生活。对这些传说中的神秘存在充满兴趣的高中女生林早苗以供奉风神的圣女身份进入洞天福地,和名为张灵梦的贫乏少女以及西洋魔法师雾雨魔理沙相遇……喷了,你这不就是东方幻想乡的剧情么?”

“没错,远在旧时空的神主大人,请原谅我……”双手合十对空拜了拜,被揭穿抄袭的少女漫画家毫无诚意的向原作者祈求了原谅。“不过我加入了很多讲科学和神怪传说相碰撞的剧情,实际上借鉴的只有一些世界设定而已啦。毕竟这篇也是文宣部和真理办核准的‘道具’之一呢……好在总算能画原创剧情了,我也就没有什么怨言啦。”


双轮马车在元老住宅区里停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林深叶从马车上跳下来,在外面放松了一下午之后,她感觉自己的大脑总算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挥手送走了马车之后,她在凉爽的晚风中伸了个懒腰,然后把手上的挎包交给了出来迎接她的林猫猫。

林猫猫是她刚从文理学院挑过来的新生活秘书,个子娇小玲珑,身上的女仆装背后专门配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作为装饰,看上去很有旧时空老动漫里那种“卡哇伊”的味道。

“小姐,您吃饭了没有?”林猫猫一边伸手推开公寓的房门一边问道。“要是没吃的话,我去给您做去……”

“我不饿,等会儿再说。”林深叶甩掉脚上的藤编凉鞋,光脚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啪叽啪叽的往卫生间走去。“话说回来,画稿的进度怎么样了?”

“上色部分已经全部完成了。”林猫猫胸有成竹的回答。“剩下的还有一些线条需要修改,安德烈亚正在弄。您就放心好了,肯定不耽误明天交稿……”

“那真是太好了。”林深叶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了出来,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显得有些闷声闷气。“明天交了稿我们就放假一天!我带你们去吴南海那里吃顿好的,犒劳犒劳大家!”

林猫猫还没有接腔,公寓的门就又被推开了,接着林深河的声音就从门口响了起来。

“啊?有好吃的?”


“老哥!你怎么回来了?”林深叶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从卫生间里探出头来,满脸的惊讶。“今天不是周末呀?”

“嘿嘿,折腾了好久的一个项目终于搞定了,我给自己放个假歇几天。”林深河随手把背包放下,然后换上拖鞋,走过来揉了揉她的脑袋。“赶紧洗你的澡去,弄得地上全是水——听这口气你们明天准备出去玩?稿子画完了?”

“是啊,不然哪有时间往外跑,张好古这几天一直打电话过来催着问稿子的事儿,烦都烦死了……”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见工作室里传来了欢呼声。

“Completato!”

伴随着欢呼声,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个子金发少女从工作室里冲了出来,差点和林深河撞了个满怀。

“卧槽安德烈亚……稿子画完了至于高兴成这样吗?”

看清楚眼前是谁的金发少女往后退了退,脸立刻红了起来,然后用力把头一甩。

“哼!人、人家才不是因为工作完成了才这么高兴的,这么小孩子气的行为人家才不会有呢!单纯是因为画画时间太长所以想出去放松一下眼睛而已……”

伸手无力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林深河不由得叹了口气。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本来好端端一个孩子,硬是被你培养成了个死傲娇……”

“咕嘿嘿嘿嘿嘿,金发双马尾贫乳死傲娇不正是戳你们这群死宅G点的属性么!”

从卫生间里传出了一阵怪笑。

“而且当初给这孩子改名叫安德烈亚·多利亚的时候你不也没有反对么!既然叫了这个名字、而且其他的属性都符合,那再加上傲娇这个属性又有什么不对!”

“……口口声声吐槽别人是死宅,我看你才是最无可救药的那个……”

兄妹俩忙着互相吐槽的时候,整理完画稿的另外两名女仆也从工作室里走了出来。对眼前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两人向难得回家一趟的林深河鞠了个躬致意,然后就到厨房里帮忙做饭去了。

四个女仆一起动手,林深河也亲自上阵炒了个菜,一桌丰盛的晚餐很快就弄好了。林深叶拿出来一瓶葡萄酒,给每个人都倒上一杯——82号特供商店已经能稳定的向元老供应这种口感类似旧时空波特的自产葡萄酒了。

“为了深叶的稿子顺利完成——”

“也为了老哥你的项目成功搞定,干杯!”


女仆收拾桌椅的收拾桌椅,清洗碗筷的清洗碗筷,剩下吃饱喝足的林家兄妹俩惬意的摊在客厅的沙发上。

“呐,老哥,商量个事儿。”

林深叶懒洋洋的翻着手里的《格物画报》,头也不抬的对林深河说道。

“我想再去文理学院挑两个女仆……生活秘书过来。”

“啊?还要再挑俩?”林深河闻言大奇。“现在家里已经四个了……一个S级的,两个A级的,还有个安德烈亚也是A级水准,你哥我在人前压力很大的好不好,背地里他们都在说我荒淫无度呢……”

“哪儿跟哪儿啊。讲道理,她们都是我的生活秘书好不好——哦,我明白了。”

放下了手里的画报,林深叶坏笑起来。

“肯定有人说,‘我的就是你的,连我都是你的’吧?”

“呸,清者自清,我可不是李赤骑那样的死妹控……”

“咕嘿嘿嘿嘿嘿,你说不是,可挡不住有人那么想哦——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小恶魔终于收起了背后摇来摇去的尾巴,林深叶站起身来走进工作室,过了一会儿拿着一份单子出来。

“你看,这是我现在手头的坑。”

林深河接过单子一看,上面好长一串的1234,让他忍不住咧了咧嘴。

“老哥你也知道,自打印刷厂建起来之后,大部分的宣传画都是我画的。现在加上《临高时报》的配图、《格物画报》里的科普漫画,还有文宣部的约稿,完璧书房要的《黄宫保抗金旧事》漫画版,我自己也想画点别的东西……画漫画本来就是体力劳动,现在又没有网点什么的可以用,全部都要自己画。一句话,现在虽然有她们四个给我帮忙打下手,还是完全忙不过来呀。”

林深河点了点头,知道自己妹妹说的确实是实际情况。

“但是开销方面怎么办,多养两个生活秘书也是要不少花费的……”

“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有钱。”林深叶微微一笑。

“不要小看了本位面唯一一个漫画家的稿费收入呀——对了老哥,我还想再和你商量个事儿……”


“停车!请出示证件!”

林深河把通行证从马车的车窗递出去。挎着两把临高自产左轮手枪的警卫认真的核对了一下上面的内容和印章,又对照着照片检查了一下马车里的所有乘客,这才挥手放行。

“……已经是第三个检查站了,这里安保措施还真是严格啊。”

林深叶不由得感叹道。作为一个整天跟赶不完的稿子打交道的标准家里蹲,她最近几年的活动范围基本不超过元老住宅区五公里之外,像这种戒备森严的“机密场所”更是第一次见到。

“这里可是跟大图书馆一样的绝密单位,我的大小姐。”

林深河耸了耸肩膀。

“单就地位而言,这里跟旧……老家的51区基本是一个级别的。”

“51区啊……听上去倒是很厉害的样子。”林深叶伸手撩起马车的窗帘往外看了一眼,这个动作让歪躺在她腿上昏昏欲睡的安德烈亚发出了不满的嘟囔。“但外面还是只有树林。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们想看的东西呢?”

“那是因为这边距离特种化工联合体——哦,说白了就是火炸药厂——不远,种这么多树一来是起到防爆隔离带的作用,二来也是为了隐蔽。”

林深河耐心的向自家妹妹解释道。两人说话的时候,马车终于从阴暗浓密的树林中驶出,车厢里猛然明亮起来。被光线的变化弄醒的金发双马尾少女揉着眼睛,一脸懵懂的从林深叶的膝盖上爬起来。

“La Nostra destinazione, Papa '?”

“好了,我们到了。”马车缓缓的停下,林深河伸手推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欢迎来到元老院最神秘的设施之一——兵器研究所。”


“我还以为你要带我们去到军事博物馆之类的地方……”

林深叶打开挎包,检查了一下里面装着的东西——速写本,炭笔,橡皮擦,有可能用得到的东西一应俱全。

“确实有人提过要建一座博物馆,专门用来陈设缴获的各种武器装备、盔甲和旗帜之类的玩意儿。他们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征服史博物馆——我相信早晚我们会建一座这玩意儿,但显然不会是在现在。”

林深河又一次的耸了耸肩膀。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里也确实起到了一部分博物馆的作用——我想来想去,你所需要的那些东西,也就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得到了。”


“一号仓库是各种盔甲,二号仓库是冷兵器,三号和四号仓库是各种热兵器——但我这里只有盔甲兵器,没有各种旗号仪仗之类的零碎。”

林深河翻了翻手上的卡片,有些抱歉的说道。

“这里毕竟只是兵器研究所……”

“没关系没关系。”林深叶连连摆手。“旗号仪仗什么的可以从大图书馆那边查询,这方面的资料还是比较准确的。但这些兵器盔甲之类的东西,不亲眼看一看实物可真是不行——毕竟你也知道,史籍上那些记录都太坑爹了呀。”

“总而言之,能帮的上忙真是太好了。”林深河挠了挠头。“这些东西都是我们专门从炼钢厂那边抢救下来的,为的是测试性能,给军方提供情报资料。后来铁矿石的供应问题解决了,这些东西就都作为样本封存起来了。——对了,当初我们编过一套叫《明军武器装备图册和主要性能》的图册,你可以找一套回来当参考……”

“实际上,东门吹雨帮我找过一套。”在林深叶的指挥下,随同兄妹俩前来的女仆们开始对照着标签,挨个给在架子上陈列的盔甲兵器画起了速写。“一定要把最主要的那些特征画出来!——说实话,你们那套图册给军队的当参考挺不错,但很遗憾大部分都是简单的线图。而我画漫画的时候要考虑的东西更多,比方这件盔甲各个角度形状,结构,穿上之后的动作,等等等等。不光要画,而且要精益求精。可能你会觉得我想得有点多,但我不得不这么做——”

肩负着“本位面唯一一个漫画家”之名的少女转过身来,朝着自己的哥哥微微一笑。

“兄长大人,你要知道,我们每一个人所做的事情,都毋庸置疑的会载入史册。我,就是这个世界的手冢治虫,漫画之神。我的名字必然会在后世长久流传,所以我只能努力让自己的作品无愧于此……”

“好啦,你的想法我都明白的。”林深河伸手爱怜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别把自己累着了就行。”

“你看我这不就给自己放了个假出来玩么……”林深叶吐了吐舌头。“对了,这里既然是兵器研究所,那是不是能看到你的那些工作成果啊?人家很有兴趣诶。”

“工作成果?”林深河闻言一愣。“我们开发的那些武器,不管军队有没有装备,基本上都会在这边保存一份样品的。不过那些可跟这些缴获品不一样,都属于军事机密。你要是想看倒没什么问题,我去写张单子签个字就行了,但她们就……”

他指指正在埋头于速写本之上的安德烈亚和其他几个女仆。

“虽然是自己家的生活秘书,但规定就是规定,她们可没有权限接触我搞的那些东西。”

“我又没说要带她们一起。”林深叶朝他做了个鬼脸。“这只是一个妹妹对自己哥哥的工作的……单纯的好奇心而已。”


(PS:我就知道漫画家的生活没有人看!所以专门引到你们感兴趣的话题上啦!

(PS2:下面有请兄长大人@深河 接手。


深河 接龙

好吧,我给你们来点鸡血……

“可以倒是可以……”林深河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下。“这里的保密制度只是针对归化民而言的,元老想参观的话,只要填个申请表登记一下就行。但有个问题……算了,我们先进去再说吧。”

林深河叫来了两名警卫,安排他们陪着正在画速写的女仆们,然后领着林深叶向仓库外走去。

“为了方便管理,研究所这边其实是分成三块的。”一边在前面领路,林深河一边对这里的设施做着简略的说明。

“最外边的这一块儿是技术分析区——主要就是用来研究分析缴获来的这些兵器盔甲之类的玩意儿,同时也起到个本时空武器博物馆的作用。”因为身边没有归化民的缘故,两人交谈的内容也显得随便起来。“不过虽然说是技术分析,其实主要的工作还是收集一下火枪火炮的射程威力之类的数据,让军队那帮人打仗的时候有个参考。”

“技术分析区再往里,就是设计中心了——其实主要是搞搞轻武器开发,不少人管这里叫208所。火炮设计还是在博铺兵工厂那边进行,毕竟火炮上很多大型金属件,在那边加工起来比较方便。”

“设计中心再往后是个靶场,规模不大,主要用来做枪械的性能测验——今天我们安排休息,要是平时过来的话,这里可是热闹的很。”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走,很快就来到了靶场。这个据林深河说“规模不大”的靶场,面积也有接近四万平方米,是一块长约五百米宽八十米的长方形空地。靶场的尽头是一道不算太高的小山坡,正好起到挡弹墙的作用。

“过几天要给军方做个汇报演示,所以很多新玩具都提前运到博铺的靶场去了,这里剩下的东西不多——我刚才说的问题就是这个。不过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做演示的时候我可以带你去看看,东门吹雨、席亚洲、陈海阳、洪璜楠还有薛子良这几个大佬到时候都会去呢……”

“……也不是不可以……”林深叶皱起眉头想了想。“正好上次体检的时候,时大夫说要我多出门走走,再这样家里蹲下去身体早晚该出毛病了……”

“那简直是一定的,旧时空的漫画家不是基本都有职业病吗。”林深河招了招手,让在靶场值班的警卫们搬了个箱子过来。

“来,我先考考你。在枪械的发展史上,都有哪些科技进步算得上‘意义重大’?”

虽然主要的兴趣是在漫画方面,但家里有一个搞武器设计的哥哥在,耳濡目染之下,林深叶对这个问题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

“嗯……撞击火帽,膛线,后装,金属弹壳……差不多就这些吧?”

“没回答完,八十分。”林深河伸手从箱子里摸出一个黄灿灿的东西,举起来给林深叶看。“这就是我们工作的成果,枪械发展史上最伟大的科技进步之一——金属弹壳定装枪弹。”

“哦哦哦!”尽管在军事方面基本上算是个外行人,不过林深叶还是知道这个东西的重大意义。“老哥你们好厉害!这是不是就是说,以后你们就能造机关枪啦?”

“……嗨。”林深河不由得叹了口气。“机关枪这玩意儿……海军都用了好几年啦,手摇式的哈奇开斯转管炮在打郑芝龙的时候就上阵了。”

作为兵器研究所的主要技术人员,林深河对自己主持设计的这些武器的实战表现一直非常关注。在穿越初期,为了了解米涅式步枪在部队中的实际使用情况,他甚至专门跑去陆军当了一阵子步兵连长。“霸王行动”中伏波军投入了诸如霍尔改式步枪、线膛炮高爆榴弹、试三十二年式大队炮和哈奇开斯手动机关炮等大量新式装备,林深河自然也以观察员的身份全程参与,收集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在消灭郑家海军的战斗中,哈奇开斯手动机关炮对小型船舶目标的毁伤能力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但同时也暴露出了大量的不足。

“……当时受我们的技术水平限制,能生产的只有卷制弹壳。而且为了保证弹壳强度,使用了较厚的铜带来进行卷制,所以只能生产供哈奇开斯机关炮使用的30mm炮弹。”林深河一边回忆着鼓浪屿之战的场景,一边慢慢的说道。

“不过,经过这几年的技术攻关,我们终于也能生产出小口径的卷制弹壳步枪弹了。但卷制弹壳强度不够,在步枪和低射速的手动机枪上用用也就算了……我们的目标毕竟还是真正意义上的,依靠火药动力的自动武器,那才是真正泼洒钢铁暴雨的杀戮利器——而你眼前这颗小小的子弹,就是实现这个梦想的最后一块基石。”

说完这段话之后,他将手里的枪弹轻轻的放在一边的桌子上,然后踱步朝靶场的射击线走去。在那里的水泥地面上摆放着一座低矮的物件,上面用防水的帆布包得严严实实。在那座神秘的物件边上停下脚步之后,林深河转过身来,像一个站在舞台上即将开始表演的魔术师那样微微躬身行礼,然后伸手拉开了盖在上面的帆布。

一件闪闪发光、有着大部分现代人都熟悉的造型的金属制品跃入眼帘,让她不由自主的喊出了声。

“……马克沁重机枪?”

“不是马克沁,是勃朗宁水冷重机枪——虽然看上去样子差不多,但是更加可靠。”

林深河纠正了她的错误。在他的指挥下,两名射手熟练的为这挺机枪接上冷却水管,然后装上一条250发的帆布弹链,并在抛壳口装上一个弹壳收集袋。

“你要不要来试试?”


3、

“唔喔喔喔喔!欧尼酱的枪好大!震得好厉害!人家快要受不了了!”

林深河重重的一记手刀,制裁了一边扣住扳机不放一边用很容易令人产生误解的方式乱喊乱叫的林深叶。于是机枪的咆哮声也随之停了下来。

清凉的山风撩乱了发丝,也吹散了雾气一样缭绕在机枪阵地周围的白烟,远处作为靶子的一排木板逐渐显露出来。即使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得到靶子被打得千疮百孔的凄惨模样,有几块甚至已经被打成了碎片,这让林深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机枪的威力果然厉害……就是打起来烟是不是太多了?”

“这个我也没有办法。”林深河摇摇头。“我们现在用的发射药还是黑火药,烟雾大这个是避免不了的。今天有风还好一点,没风的时候打个一两百发就啥也看不见了,得靠专门的观察员指引方向……”

“诶?这么严重吗?”林深叶努力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我记得早期型号的马克沁机枪用的不也是黑火药吗?以前好像在你的资料上看到过?”

“是啊,所以也有一样的问题。不过我们造这个机枪,因为沿用了米涅步枪的弹头,所以口径更大,装药也更多,烟也更多一些。”林深河招招手,示意一边的士兵过来收拾弹壳和拆洗机枪。

“不过跟炮兵比起来还是好得多了。机枪是少量多次,只要稍微有点风就很容易吹散,大炮那种一次一大坨的喷法才真的是要死……”

“我去看过炮兵演习……”林深叶盯着忙碌的士兵们看了一会儿,突然若有所思的敲了敲林深河的肩膀。“我有个问题……这弹壳看起来为什么跟我印象中的不一样?”

“你说这个啊。”林深河弯腰捡起来一枚弹壳给她看。“你在旧……老家看到的那种叫瓶颈式弹壳,这个是直筒式的。我们早晚是要用更经济的无烟药换掉黑火药,而无烟药的推进力更大,也就意味着枪弹的初速可以提高很多。你也知道,初速高了,弹头的质量就可以降低,这就意味着可以缩小枪械的口径,那时候的枪弹就会变得和你印象中的一样了。”

“就是说,因为现在只有黑火药用,所以这挺机枪的口径才这么大的吗?”林深叶仔细端详了一下那枚弹壳。“感觉跟以前见过的高射机枪子弹粗细差不多了!”

“差不多吧,也有经济性上的考虑。”林深河将弹壳丢回收集袋里。“这些黑火药机枪毕竟是过渡性的装备,将来换了无烟药枪弹之后肯定都是要被淘汰的。所以就直接沿用了米涅步枪的弹头,加上比较简单的直筒弹壳,这样生产线建设起来成本也不算太高,将来也好改造。——就这企划院里还有些抠门货觉得我们搞这个是火力过剩,是对资源的浪费呢……”

勤务兵拿来几瓶用井水镇着的格瓦斯和汽水,兄妹俩一边补充水分,一边坐在凉荫里休息了会儿。

“你这里还有别的什么秘密武器吗?”林深叶有些意犹未尽的问。

“没了。兵器所的主要工作其实还是设计火炮,那些个大家伙又没法在这里测试……”林深河想了想。“不过你要想看热闹的话,下个礼拜博铺那边有场示范性的演习,我带你去看就是了。”


回到元老住宅区的时候,天色已经快黑了。天气本来就热,加上又奔波了一天,林深叶和女仆们都累得要命,有点晕车的安德烈亚更是一下车就干呕了起来。正是快要吃饭的时候,几个下班的元老正巧从马车边经过,看向林深河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暧昧起来。

“老哥啊,看来你荒淫无度的水晶宫传说又要多加一笔了。”林深叶一脸严肃的对自己的哥哥说道。

“还不都是你害的,明明女仆都是你买的……”林深河哭笑不得。

在特供食堂吃了晚饭,林深河赶去冶金部找人谈技术问题,林深叶带着女仆们回家休息。几个女仆匆匆洗漱之后都直接去睡觉了,林深叶洗完澡之后则又来到了工作室,开始检查今天的收获——助手兼女仆们画下的那些明军装备的速写。

《黄宫保抗金旧事》的漫画版反响很好。话本版虽然已经在江南士子中广受好评,但毕竟对读者的文化水平有一定要求,而这个问题对漫画版的影响就不是很大。就算读者不识字看不懂对白,至少能从画面上理解情节。已经出版的两卷供不应求,还印刷了一些胶片版来提供给拉澳片的小贩。不久前文化省还有个元老找过来,说是要讨论把这部作品“拍成临高位面第一部动画片”。

不过《黄宫保抗金旧事漫画版》毕竟算是改编别人的作品,林深叶还是希望能画一部自己的原创出来,毕竟在她的心里可是藏着成为新世界的手冢治虫这个梦想的。慢慢的翻看着厚厚的速写薄,林深叶从里面抽出来一张绣春刀的速写,托着下巴沉思了起来。


“首长同志!第一示范海军步兵连,第一示范炮兵连,准备完毕,请您指示!”

席亚洲威严朝他的点了点头。

“按计划进行!”

“是!”负责指挥演习的归化民上尉啪的立正然后向后转身,接着扬起手来重重往下一挥。

伴随着升上天空的三颗红色信号弹,演习场里顿时山摇地动。

在已经预先构筑好的炮兵阵地上,四门崭新的160mm线膛重迫击炮正在以每分钟3发的最大射速喷吐烈焰。四名装填手用抬弹杆抬起每发重达55公斤的高爆弹,走上炮口前方半扇形的台阶,然后将炮弹填进黑洞洞的炮口。伴随着“开火”的号令,四名炮手一起拉动拉火绳,将毁灭的力量投向三公里外的目标——一座严格按照欧洲筑城规范建造的棱堡。

重迫击炮群几次准确的齐射之后,棱堡顶部的炮位就被炸成了一片废墟。与此同时,在重迫击炮阵地前方进攻发起线上的海军步兵们列成纵队,开始朝向棱堡的方向进发。

第一示范海军步兵连是支专门组建来试验新装备新战法的部队,他们手上装备着本位面火力最强大的单兵武器——使用金属弹壳定装弹的马蒂尼式步枪,但今天这场演习的主角注定不是他们。

六辆四轮炮车各由一匹体格矮小的蒙古马牵引,很快超过了步兵的行军纵队,在距离棱堡前方代表敌方军队的标靶前一公里处展开。炮手们迅速的从炮车上卸下炮管、底钣、脚架和弹药箱,在短短的两分钟内就完成部署,然后向敌人发射出第一发炮弹。

第一发炮弹的落点稍微有些偏离目标,炮手们很快修正了一下炮口,紧接发射的第二发炮弹就正中敌群。紧接着,6门迫击炮同时开始以最大射速发射,81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弹如同雨点般落进布置成西班牙方阵形状的标靶群中,一时间竹竿和木板四处横飞。而当160迫击炮将火力也转向“敌阵”之后,这场火力展示差不多就已经接近尾声了。

四辆装备着水冷重机枪的四轮马车也开始进行扫射,提供火力压制的同时掩护着步兵们从纵队向横队展开,但此刻参加观摩的元老军官们已经无心再继续观看了。同样在观礼台上的林深河此刻被他们围了个严严实实,几个海军和陆军的军官已经开始为这些武器应该优先装备给谁斗起嘴来。

“迫击炮的火力非常不错!”席亚洲拍着林深河的肩膀激动的说。

“其实还不是很理想。”林深河有些遗憾的摇摇头。“用的还是压缩黑火药。为了尽量增加威力,杀伤弹都采用了薄壁弹体加预制破片结构,成本高了不少,但威力还是有些不足——81毫米迫击炮的威力也就跟旧时空的60毫米迫击炮相当。不过炮弹里装的破片都是小四方钢块,杀伤能力绝对有保证——只要在杀伤半径之内,就算是板甲罐头也能一穿俩眼。”

“已经很不错了!”一边的张柏林比席亚洲还激动。哈,迫击炮这可是不折不扣的陆军武器,这回可算出了一口被海军抢装备的恶气。他下意识的无视了参与火力示范的是个海军步兵连的事实。

“新设计的碰炸引信效果确实很好,我看160迫击炮的短延时高爆弹没有一发瞎火的。”一边的左武卫拿着个小本本在写写画画。“不过等会儿还是要去靶区看一下毁伤效果……”

棱堡的方向突然又传来一声巨响,吓了在场的众人一跳。几个元老军官们纷纷转头看去,正好看见一团巨大的烟尘冉冉升起,下面棱堡的一角已经完全垮了下来。

“我靠,什么玩意儿?”有人惊诧的问道。

林深河一脸得意的指指距离棱堡几百米外的一块空地,那里一队士兵正用抬弹杆抬起一个有如油桶一般圆滚滚后面还带着尾翼的玩意儿,把它插在一根斜着伸出的金属杆子上。

“这才是今天的重头戏,‘垃圾桶发射器。’”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