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李丝雅的合纵连横》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李丝雅的合纵连横
作者ID
北朝论坛 谢仔不卸载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澳门
内容关键字 李丝雅,阴谋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临高同人】李丝雅的合纵连横开更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7-02
最近更新 2017-11-10
字数统计 (千字) 7.0




李丝雅的合纵连横

故事背景:

元老院已经攻占广州,正全面占领广东全境,对大明形成进攻态势。无论是李丝雅本人,还是葡萄牙人、荷兰人、大明,都感受到元老院巨大的压力。

1、 在南海的洋面上,元老院已经形成了绝对的优势,目前只有台湾基隆的荷兰人和澳门的葡萄牙人处于和平共处状态。

2、荷兰人和葡萄牙知道自己会随时被挤出去,尤其是葡萄牙人所处的澳门,作为广东的一部分,元老院可能会随时收回主权。

3、李丝雅是元老院从开篇到现在一直作对的敌对分子,而且始终未被收拾。但从刘老香投降之后,李丝雅已经没有挡箭牌了。

4、李丝雅人生里有了全新的目标——取得霸者之证,妹妹已经潜入元老院,所以其本人不会轻易放弃和元老院作对。

5、李丝雅是葡华混血,人脉交际极其广泛,对海面各方势力都有所了解。天生爱玩弄阴谋“这个澳门城里的女阴谋家,南中国海上的女海盗继续玩弄着她的阴谋诡计和冒险事业”。

6、原文“海上的局面越'乱',她的生意越好做。甚至她那朝三暮四的立场也让她有了许多别人没有的机会。各方面都希望利用她这个渠道和某个方面拉上关系说上话。纵横连纵的把戏,在南中国海的海面上也有很多人热衷的。”


情节概况:

各方势力均受到极大压力,李丝雅充当中间人,继续玩弄这平衡术。李丝雅首先联系上葡萄牙和荷兰人,说服他们为大明提供装备、技术支持;同时作为谈判代表,前往大明进行贸易协商。此刻的崇祯比历史上的同时期更焦头烂额,北方面对满清节节败退,南方对元老院束手无策,又失去广东和海南的财政税收,正需要第三方的助力……

情节目录:

1. 李丝雅的困境与不甘

2. 天主教会

3. 两面下注

4. 台湾的荷兰人

5. 授权信与特使

6. 崇祯的焦虑

7. 异邦的来客

8. 冷元老与德隆危机

9. 艰难的抉择

10. 大明五口通商

11. 枪炮换丝绸

12. 大明的战略


沙发自己坐,跪求各位帮我分析下故事的可行性和补充,我后续正式开写的时候调整。谢谢已经正式开更,那这一层我就专门用来发内容吧。我每次都会把最新的章节发在这一层楼的最上面,方便大家阅读。再次感谢之前各位的指教,我尽可能的吸取,有不对的地方还请轻拍!:handshake




一、危险游戏

(原标题:丝雅的困境与不甘)

澳门,直线距离广州100公里左右,一双眼睛始终盯着这座城市的发生的一切,充满着不甘的神色,冷漠而无力。

占据广州不费一枪一弹,全无抵抗;巫蛊案公审群情而起,收买人心;瘟疫疫情迅速控制,不起波澜;此刻又搞什么“公务猿”考试,广纳士子……李丝雅思虑着澳洲人的在广州城的一举一动,默默闭上了眼睛。

“其志不小啊,可恶的澳洲人!”良久,李丝雅愤愤道。

对李丝雅来说,澳洲人太可怕了,接二连三的阴谋在他们面前如儿戏一般。当然而言,这些对李丝雅谈不上什么大的损失,完蛋的都是他些出头鸟,她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但是隐藏暗处的她,还是能够全身而退。

不过在风云诡谲的洋面上,只有起风了,她才有随风起舞的机会。现在,整个南洋的洋面,皆在澳洲人的控制之下,她很难再掀起风浪。并且,澳洲人已经占领广州,正全面向大明进攻,未来澳洲人什么时候会调转枪头收拾澳门,也未可知。

“七海霸者之证,贪婪的澳洲人啊!”。李丝雅自然不知道马汉、不知道《海权论》,不过她已经自认为隐约窥见了澳洲人的独霸海洋、独占远东利益的巨大野心。澳门对望香港,就是珠江口的哼哈二将,摩挲着手里的大航海时代的封面,对海洋有野心的澳洲人不会让一根刺扎在这里不闻不问、如鲠在喉的。

不过,暂时的主动权是在李丝雅手上的。

虽然澳门是完全不能对抗已经占据广东,没有广东他们连粮食蔬菜都吃不上,并且隔着珠江口就是澳洲人的香港海军基地,但是目前并不用担心,澳洲人分身乏术。

随着局势的越发清晰,李丝雅知道,时间是不站在自己这边的,如果行动的越晚,即将面对的未知也将越多,事态的走向将无法控制,自己最终只能一走了之,大概就是要回欧洲找爹妈去了。

“强大澳洲人,游戏还没有结束!来人!”李丝雅的双目蓦然睁开,一扫既往的冷漠和与无力,重新燃起了一个阴谋家的自信。

“主……主人,请您吩咐!”伴着微微颤抖的声音,一个贴身的奴隶惶恐不安的走进了。

这半年多的日子,李丝雅手下那些在印度沿海的某个群岛上买来的女奴们日子可不好过,稍有不甚便是一顿呵斥,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触动主人的逆鳞。

一阵沉默,奴婢小心的在惶恐中偷偷的瞄向她的主人,却只见主人正在奋笔疾书。而李丝雅本人,正陶醉自己酝酿的庞大计划中,也却顾不上与仆人言语,以最快的速度将两封密信以及拜帖写好并用火漆密封,盖上独有的纹章,交到仆人手中。

“立即把这封拜帖送到澳门总督罗郎也大人以及耶稣会会长杰兰扎尼先生手上,注意,是立即,我需要今天晚上和他们分别会面,带一句话,就说这关系到澳门的未来与主的事业,请务必安排时间一叙,去吧!”

“是,主人!”仆人立即退下,匆匆送拜帖去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澳洲人,太强大了,太强大了!你们掌握了七海霸者之证的强大实力,可是你能强大到无所畏惧么?”

交代完事情,李丝雅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哼,我李丝雅,偏要试一试!这注定是一场危险的游戏,可我偏就不举手投降,琼州海峡,该来一场台风洗礼了。”

注:我查了一下,现在大概是1635年,罗郎也(Manuel da Camara de Noronha)是1631年12月1日开始任职的,下一任总督多明我(DomingosdaCamara de Noronha)将于1636年8月到澳门任职。

二、耶稣会(原名:天主教会)

当时钟在8点敲响,夜色渐浓,路上只剩下三三两两的行人,李丝雅知道,该她行动的时刻到了。计划能否成功,这是关键的一步!

李丝雅只身一人,紧紧的躲在风衣之下,虽然黑夜已经赋予了她第一道伪装,但是行事谨慎的她,依然乔装一番。

咚!咚!咚!

“进来吧!会长大人已近在大厅等你了!跟我来吧”

李丝雅敲响了这座小型然而精致的教堂的门,一名执事打开大门,正当李丝雅准备开口的时候,执事已经先行开口了。“有戏!”李丝雅心头一喜,她感到事情已经的进程超乎她的想象的顺利。

稣会会长杰兰扎尼正大书桌的旁边,垂着头,似乎是在思考。

“拜见会长大人!”

“孩子,你知道你正在走在一条危险的道路上吗?你与之为敌的人有多么强大吗?”杰兰扎尼虚弱的声音幽幽的飘起。

“会长大人!有些事情我必须去做,请允许我向您单独的忏悔!”执事很知趣的退了下去,并将大厅的门关上了。

“你会把我们拖入魔鬼的深渊、让主的事业在远东陷入巨大的波折,难道你不知道吗?”杰兰扎尼问道,坚定、肃穆而审慎。

“是的,会面临巨大的危险!”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这么做,孩子,以主的名义,我建议你收手吧,愿主保佑,阿门!”

“会长大人,危险是巨大的,可是收获也会是巨大的。澳洲人现在正在全力进攻广东、广西,并且世俗的事务是繁杂的,他们在广州正陷入当地商人、乡绅的对抗中,我们现在能在澳门泰然自若,一旦他们站稳脚跟,我们能否在澳门立足,可能,就由不得我们说了算了,而且,您听说近期广州发生的巫蛊案了吗?”李丝雅在点出澳洲人的野心后,突然抛出了一个反问,让杰兰扎尼一怔。

“巫蛊案!?听说了,不过和我们在澳门有关系吗?”杰兰扎尼疑问道。

“会长大人,巫蛊案没什么,关键在于澳洲人审判后举办的公祭大会,不只有天主教,还有新道教、佛教。难道你现在还看不出吗,澳洲人根本不信仰上帝,根本不是主的羔羊,在他们的眼里,无论佛教、道教还是天主教,都不过是他们手中的工具,虽然我们貌似已经取得了澳洲人的信任,在临高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一切不过是被澳洲人玩弄与鼓掌之中!”

中国的传教活动一直困难重重,直到在临高取得重大突破,总算有了起色,可是后来临高的种种状况越来越出乎他的意料,李丝雅的一番话,点中了杰兰扎尼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

“丝雅,你这么努力要说服我,你想得到什么呢?”杰兰扎尼问道

“会长大人,我向您忏悔,我这么做的确不是那么单纯,但也不是您想的的那般邪恶。我在大海上生活,承蒙主的保佑,才能一直平平安安。”李丝雅先是恭维了一番上帝,尽管他并不那么虔诚,接着道:“澳门是我的家,我不希望失去这里,如果有一天澳洲人容不下我们,我们只能离开这里。并且,澳洲人垄断了远东的贸易,将来我们在远东将无立锥之地,而主的事业,也将陷入无边的黑暗。”

说着,李丝雅眼中渐渐的噙满了泪水,虔诚而真挚。

“我知道澳洲的强大,但是只要我们避开他们的锋芒,我的这个计划有可能让我们摆脱澳洲人的对我们的约束。只要您愿意支持我,我愿意努力一试!”

“哦,你的计划?”

“是的,会长大人。相信我,我已经想好了。有您的支持,我就可以努力去和大明的皇帝商谈,他们正在和澳洲人战争并且节节败退,他需要我们的支持。火枪、火炮、战船……只有我们的武器能与澳洲人一战,同时,我会尝试取得新的租界,取得他们对天主教的承认,相信我,可能性很大,但值得一试!”

听完,现场陷入一片死寂。

“退下吧!我累了,需要好好静一静”良久,杰兰扎尼才打破这许久的沉默。

“是,会长大人!”没有明确的答复,李丝雅单着不甘和落寞慢慢的退下。“会长大人,主的事业正面临考验,而我将为您打开新的局面!”在关上门的最后一刹,李丝雅低声的喊道。

三、两面下注

“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上帝什么都不知道”。

在离开教堂的时候,李丝雅收到了杰兰扎尼的口信。李丝雅知道,主教大人已经默许了自己的行为,但是主教大人不会为自己大开方便之门,心中略有失望,因为随口信同时到达的还有一句嘱咐:主教大人需要静养,近阶段不再会客。

“懦弱的耶稣会……”李丝雅喃喃道。

不过没关系,虽然耶稣会在这件事情上不愿撤上关系,只要不能够默许,多少还是有些帮助。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葡萄牙总督罗郎也先生的授权信了,李丝雅父亲在澳门也算上层人物,已经知道葡萄牙王室对现阶段的澳门的状态表达了诸多的隐忧。

南中国的贸易全部掌控在澳洲人手中,虽然现在澳洲人关系维持的不错,攫取了高额的利润,但是谁知道这样的情况能持续多久。同时,风云诡谲的洋面上,还面对着荷兰人、英国人的的竞争。一个最新崛起的英国奴隶贩子正是因为搭上了澳洲人的关系在大发横财,据说英国东印度公司已经疯狂的在往这里赶来,开展贸易。

总督罗郎也先生最近的日子很不好受,国内传来了有意撤换澳门总督的消息,伴随着澳洲人广东的捷报一个接一个,广东落入澳洲人之手毫无悬念,那葡萄牙人在澳门的地位如何,就由不得自己做主了。如果澳门沦陷,不光自己身败名裂,自己的家族在国内也将遭受巨大的打击。

“这种情况,无论如何也不能发生!愿主保佑!”总督罗郎也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李丝雅从教会离开后,通过一条小道再故意绕开之后,来到了总督府。李丝雅的拜访让总督罗郎也一度感到奇怪,在他了解的情况下里,这个女子应该在洋面上亦盗亦商,而不是到处串访,抛头露面不是她的风格。

“总督大人,好久不见!”

“法雷尔小姐,愿主保佑,你来见我,肯定不是问好这么简单”,说罢,双眼紧紧盯着李丝雅,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大航海时代赫赫有名的就是的葡萄牙大公爵——莱昂?法雷尔的家族。李丝雅是法雷尔家族的某个私生子的女儿,他父亲也是家族中的私生子,不可能继承家族的荣光,便拿着父亲给的一笔钱,前往远东冒险,法雷尔家族的航海基因确实强大,创出了一番名堂,拥有了自己的事业的同时也在澳门安家。在李丝雅16岁的时候,父亲蒙家族需要返回葡萄牙,李丝雅不愿意随着父亲回葡萄牙去,而是留在澳门女承父业,在海上出生入死,漂亮的女人总是引来诸多觊觎,由此养成了狡诈、多疑、谨慎的性格,因而也才能在波涛汹涌的海洋上兴风作浪。“总督大人,我不是为了我而来,我是为了澳门的未来与地位而来的,当然也为了您的未来与地位!”一句话直击罗郎也,蓝色的瞳孔中中闪过一丝异色,被李丝雅敏锐的捕捉到了。李丝雅知道,成功就在眼前。

接下来的事情很顺利,在李丝雅的可以引导下,罗郎也顺利的为李丝雅开具了授权信,任命李丝雅为澳门商务特派员,负责澳门与大明的贸易谈判,罗郎也知道不能与澳洲人为敌,李丝雅要求列出的提供武器、火炮等直接内容没有写明,但是授予特使具备全权效力,可便宜行事,以便未来推脱责任留了个伏笔。

注:(法雷尔家族虚构,取之于大航海时代2)

四、台湾的荷兰人

李丝雅取得了梦寐以求的授权信和商务代表的身份,立即动身前往台湾大员,也就是现在时空的高雄。望着越来越近的海岸线,她的心情很好,就像海岸边正在自由飞舞的海鸥,要不是为了保持低调,都要忍不住跳起来,就像被船头劈开的浪花。

与李丝雅奔放的心情对比的,是大员的热兰遮城堡里荷兰人压抑的心情。与他们仅仅为为了获取贸易窗口不同,澳洲人明显的是要扎根的。在魏八尺的带领下,高雄的建设一日千里,发动机行动中移民不断的输入,更有临高这个时空内最强大的工业体系的支撑,澳洲人的执行力堪称恐怖。

他们费心费力了好几年打造的热兰遮城堡对郑芝龙或者土著来说,可以说是铜墙铁壁,坚不可摧。但是从澳洲人来了之后,这个堡垒不过是一个纸老虎,虽然鉴于贸易协定,双方一直相处的比较愉快,但是随着澳洲人的蒸蒸日上,内心的压抑也是与日俱增。

汉斯?普特曼斯始终记得一句话,发动机行动开启前,范?德兰特隆带回去的一次报告,里面清晰的记载着荷兰东印度公司驻领高领事特里尼的一句话:“和平是肯定能到来的,只是结局未必会有利”。

现在,他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和平是澳洲人的和平,至于结局只在于澳洲人一念之间,而且肯定不利。

军人出身的汉斯?普特曼斯性格坚定果敢,热衷于使用武力,不过那是对于弱者来说,遇到强者依然免不了踟蹰一番,最后还是颓然放弃——无力的反抗是徒劳的。

李丝雅的到来给了他希望。

“难道普特曼斯永远甘于做一直缩头乌龟么?如果任由澳洲人窃据临高、侵略广东,明国周边将再无任何人的容身之处,包括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当然也包括你们荷兰人。”

“李丝雅小姐,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风险太高了!”

“澳洲人固然强大,但是我已经取得了西班牙澳门总督的授权信,现在我将北上明国,利用澳洲人和明国撕破脸的机会,争取最有利的贸易条件,包括开通贸易口岸,而不是像普特曼斯先生您现在一样,只能偏安大员,举足无措!””

打开贸易,普特曼斯心动了——普特曼斯从上任伊始,就一直梦想着能够打开和中国的直接贸易渠道,但是迄今为止他还没有成功过。在战争的压力下,明国已经成为了三明治,而且澳洲人的实力几乎不可战胜,这的确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不仅可以给澳洲人添堵,迟滞他们的脚步,要是能够打开贸易,获得口岸,将来即使大员陷落也无所谓了,一个偏僻的远在台湾的大员怎么能和大明腹地的口岸相比较呢!

“您真是伶牙俐齿,祝我们合作愉快!”普特曼斯很快为李丝雅开具了谈判授权信和特使身份,当然和葡萄牙人一样,关于提供武器的同样没有写入,不过授予了李丝雅全权的谈判权利。

五、授权信与特使

一个月的星月兼程,李丝雅乘船从天津登陆,到达北京。

人生总是充满戏剧性。在南中国洋面上兴风作浪的神秘女子——李丝雅,现在已经成为了两国公使兼贸易代表的身份。她即将在北京的政坛上,再次上演看不见的风暴。

此时,她并不急于拜访礼部,亮出自己的特使身份。京城素来是盘根错节、鱼龙混杂之地,贸贸然行事,除了显得自己鲁莽之外,对自己的计划没有丝毫的帮助。

明朝的朝贡事务由礼部负责,相当于现在的外交机构。礼部设于洪武元年(1368),礼部下设主客司“分掌诸藩朝贡接待给赐之事。诸蕃朝贡,辨其贡道、贡使、贡物远近多寡丰约之数,以定王若使迎送、宴劳、庐帐、食料之等,赏赉之差。凡贡必省阅之,然后登内府,有附载物货,则给值。若蕃国请嗣封,则遣颁册于其国。使还,上其风土、方物之宜,赠遗礼文之节。诸蕃有保塞功,则授敕印封之。各国使人往来,有诰敕则验诰敕,有勘籍则验勘籍,毋令阑人。土官朝贡,亦验勘籍。其返,则以镂金敕谕行之,必与铜符相比。凡审言语,译文字,送迎馆伴,考稽四夷馆译字生、通事之能否,而禁饬其交通漏泄。凡朝廷赐赉之典,各省土物之贡,咸掌之”。在外事活动中,主客司的有一项具体职责就是专门负责接待——“凡四夷归化人员及朝贡使客初至会同馆,主客部官随即到彼,点视正从,定其高下房舍铺陈,一切处分安妥,仍加抚绥,使知朝廷恩泽”。

第一件事情,便是多方拜会,能够和朝中说得上话的势力拉上关系,引为奥援,才能不至于徒劳无功。

第一便是熊文灿及其在京中的同僚一系。他在元老院的广东攻略中一路丢盔弃甲,引以为傲的“招抚”策略全面破产,“抚洋能臣”的名号已经在党同伐异的对手口中变成了“纵容贼寇、姑息养奸,以致酿成大祸”。崇祯皇帝亦是震怒非常,但是眼下人人畏髡如虎,无人敢直面元老院的锋芒,哪怕是对手也以“熊督最悉髡情”推脱,因而让他戴罪听用。

再次就是徐光启、孙元化一系。徐光启、孙元化是天主教徒,有作为教友,总是能沟通的。再者邓州之乱之前的火枪队就是葡萄牙人帮助训练,关系匪浅,葡萄牙人素来船坚炮利的程度他们也是了解的,搭上这条线对自己的计划也多有帮助。

熊文灿虽在广西,不过在李丝雅在大员出发前已经派出自己的心腹前往联络,在她达到北京之时,熊文灿这边也已经安排妥帖。徐光启这边再经过她一番运作,也已经万事具备,其中那本卖给过荷兰人和郑芝龙的小册子发挥了及其重要的作用,原本徐光启还颇为犹豫,当她拿出那本小册子之时,徐光启的态度就明确了。

对于徐光启来说,本身他就较为开明,堪称大明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一心想在大明推广西学,此次李丝雅的作为两国公使,一旦和朝廷达成合作,不仅有助于朝廷洞悉髡情,正大光明的大量的引入欧洲先进的火炮技术帮助抵御建奴、澳洲人,亦可为西学推广做出一番事业、对主的事业也有帮助。于公于私,权衡之下,立马就同意助他一臂之力了。

几番安排运作之后,在熊文灿和徐光启两系人马的安排之下,李丝雅正式拜访礼部,出示授权信,以两国特使的身份正式入住礼部。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