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玉,广州特别市警察局干部。

经历

早年经历

李子玉出身广州的一户商人家庭。其伯父为广州军官,因膝下无子,因此让李子玉兼祧,并准备将职位承袭给李子玉。

李子玉在社学上学。与张毓曾卷是同学。

广州战役后

1635年3月2日,广州战役结束第二天,李子玉的伯父为逃避清算,带着李子玉逃亡肇庆,结果在在西江上多次遇到水匪劫持,最后伯父全家在船上遇害,李子玉逃往三水被元老院所救,后以难民的身份被遣返广州。[1]

返回广州后,李子玉发现家人正在东校场接受“甄别”,而自己则因为不事家务,险些落入到有一顿没一顿的境地。3月16日,李子玉的家人被释放,一家人终于团聚。翌日,李子玉从《羊城快报》上得知广州市政府正在招募警察,决定前往一试,之后他又在街上巧遇张毓和曾卷,三人约定一块参加警察招募。[1]

3月18日,李子玉、张毓、曾卷一同参加招聘,结果只有他一个人通过测试。[2]。一周后,他前往广州特别市国家警察专科学校接受培训[3]

无头尸案

李子玉完成训练后,和赵贵一同搭档,被分配到剪子巷一带担任片警,空闲时还会教后者识字,补习文化。期间,他认识了在六榕街开山东煎饼店的董明珰母女,并对她有些好感。

广州光复近一个月后的某日子夜,李子玉与赵贵在巡逻时发现一具无头尸首。二人因心里发怵,没有留人看守,而是一同前往街闸报警,结果折返时发现尸体不翼而飞。李子玉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决定将这起离奇的案件上报。几个小时后,前来勘察现场的刑警李镇国和高重九确认了案件的真实性。李子玉等人经多方勘察后,一路顺藤摸瓜,最终在枕波园内找到了尸体,并且将案件与之前发生的王寡妇之死案联系起来。之后,他又带着多项证物四处奔波,一一核实其下落,结果查出死者疑似失踪已久的工头王大鸟。

冒家客栈特大凶杀案

无头尸案发生后,李子玉在业务考试中成功进入了前十名。因为之前他坚持报案,在调查中又表现出色,受到上级看重,提拔他为组长,并上调到了治安科。期间,李子玉受曾卷委托,找练霓裳了解有关公务员岗位的情况,经后者指导后“大开眼界”。

在处置一次打架斗殴事件时,曾卷前来报案称自己的侄女明女遭其生父与继母变卖,李子玉立刻带着他找高重九帮忙。高重九施巧计,令明女父母“承认”自己的女儿遭人“拐卖”,让警方可以以打拐的名义立案。傍晚十分,高重九访得一条疑似明女下落的线索,翌日,他便带着李子玉和二十名拔刀队队员突击搜查了镇海门外的冒家客栈,结果一行人没有发现明女,反倒是查获了一桩特大规模的巫蛊案件,罹难者数量甚巨。高重九感慨道:“我当差三十多年,这种案子也只遇到过一会。想不到你(李子玉)当差没一年便遇到了。”

在高、李二人,等待支援的时候,案件的幕后主使之一——关帝庙“丐帮团头”高天士得知事发,便鼓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冲击封锁线,李子玉意识到大事不妙,和日本小队长一阵比划,朝天空放了一排空枪,吓跑了围攻的老百姓,同时吸引附近片警的注意。烟雾散去后,“李子玉惊魂未定,只觉得两腿发颤,手软得连警棍也抓不住了”,附近警笛响起,他“不由得觉得浑身一松,差点瘫软在地”。[4]

一个小时后,案件被上报到了临高。但李子玉和高重九对这起事件引发的波澜依然估计不足,只是觉得这案子就算搁在大明也足以轰动朝野,直到局长慕敏亲赴现场,李子玉才意识到这回闹了一个特别大的案子,紧张之余也不由得暗暗兴奋。在勘验过程中,李子玉精神十分紧张,他不顾恶臭和恐惧,每搬运出一具尸体都要上前查看,生怕受害者时明女。高重九安慰他这些尸首腐烂已久,不可能是明女。当晚,李子玉和高重九被慕敏喊去,了解案情。

明女失踪案

6.5冒家客栈特大凶杀案曝光后,李子玉虽然没有进入专案组,但巨大的波澜还是把他牵了进去,昏天黑地忙了好几天,根本顾不上明女的案子,只好借着工作之余,在各处茶居打探情况。

十多天后,高重九查明明女被一个私牙倒卖进访春园。高重九本人因为无法出面,便将暗中嘱托了李子玉。当天,李子玉带着赵贵,以“风化业整顿”的名义前往访春园巡查,却无意中发现这里有逼良为娼的情况,坐实了自己查案的由头。他以此为借口找来了练霓裳,开始对访春园进行搜查,最终在隔壁的院子里找到失踪十数日的明女。李子玉暂时照料了明女一整子。当他派人向曾卷说明情况时,后者一路狂奔到李子玉家,并发誓日后报答同窗的恩情。

冒家客栈特大凶杀案结案后,因功被广东大区的长官文德嗣接见,后被授予嘉奖令并和高重九一同前往临高接受培训。

人际关系

好友:张毓曾卷

参考

  1. 1.0 1.1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七卷 大陆-广州治理篇,第103节,李子玉
  2.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七卷 大陆-广州治理篇,第104节,巡警招录
  3.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七卷 大陆-广州治理篇,第106节,警训班
  4.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七卷 大陆-广州治理篇,第175节,莫名的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