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佰光
No Portrait.jpg
性别
居住地 广州特别市
势力信息
阵营 元老院
身份 元老
历任职务 政治保卫总署敌工部部长
琼州情报站站长
广东大区军管会副主任
广州市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
登场作品
本篇 第三卷 第一百七十八节 招降纳叛

林佰光,元老,现任广东大区军管会副主任,广州特别市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

人物形象

典型的中国式官僚,脸上永远带着笑容,说话永远带着章法,对任何事情都是点到为止。

专业和特长

行政管理,对外情报,人际关系。

经历

穿越前

在某县的县委办当副主任,对做官很有一套自己的思路。

穿越初期

无文字记录,不详。

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

政治保卫总署敌工部部长。

受冉耀指派,执行分化瓦解诸彩老海盗集团的“榕工作”。利用诸彩老部下施十四的关系,孤身打入其驻地南日岛进行敌后工作,在郑芝龙击破诸彩老后策反其残部千余人,船只八十余艘投奔临高。

通过研究苟循礼与诸彩老的书信,找到了其遗留在苟家庄的书信账册,其中记录了苟家向海南各地官员行贿的明细。

携带高弟和陈同,前往琼山县设立琼州情报站并任站长,利用当地关系建立起针对琼州府的情报网络,渗透当地官府和驻军。对府城、海口千户所和白沙水寨进行了初步的实地勘察。

1629年11月返回临高述职,因工作出色受到文德嗣的通令嘉奖,而后携带贺新返回琼山继续工作。

与海述祖会面,达成合开煤窑的协议,并买下海家的船只充当运煤船(琼海煤)。在南渡江修建码头,协同单道谦进行了甲子煤矿的开发建设。

第二次全体大会后返回临高,参加新组建的对外情报局第一次会议,提议大量训练土著情报人员以充实机构,并参加情报人员培训工作。

第二次反围剿作战后被执委会派往广州,接手广州站的情报工作,并指挥保卫部门。

珠江流域讨伐作战中向临高不间断地提供城内情报,协同薛子良率领的特侦队执行了绑架高舜卿的任务。

元老院占领高雄后,被派往安平与郑芝龙谈判,达成了双方自由通航的协议。制订了对刘香集团的最终解决方案。

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

大陆攻略开始,广州站情报系统重组为广东大区城工部,统管两广地区情报工作。

为华南军提供了进军沿途各主要城市和军事驻地的详细情报,并进行了前期策反工作。

元老院占领广州后,任广东大区军管会副主任,主持军管会日常工作,兼任广州特别市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

制订《广州治安整肃实施方案》,协同刘翔进行了投降人员的甄别接收工作。

主持拆除了承宣大街上的违章建筑,借此开展全城违建拆除工作,同时进行户口调查。

提议进行公务员招录考试,召集潮汕粮商商议打击牙行的相关事宜,在海阳会馆骚乱后借机逮捕涉案牙商,取缔了牙帖制度。

设立粮食和副食品批发市场,并在粮食买卖时征收清洁费。制订风俗业整肃计划,建立风俗业拍照登记和税收制度。

参与侦破广州巫蛊案,协助崔汉唐挫败对刘翔的暗杀,起获对方在市府的内线人员。

广州爆发鼠疫后,协助林默天建立隔离营,征调部分在香港整训的原明军组建防疫大队,负责执行防疫隔离工作,疫情结束后参加公祭。

贡献

通过“榕工作”收编了诸彩老残部。

一手建立了琼州的情报系统。

在两广进行大量情报工作,为两广攻略顺利开展铺平了道路。

对广州的各项社会治理改造工作做出重要贡献。

语录

“待到这天下不姓朱,我们也要在临高待下去!”

—— ——劝降施十四等海匪

“花销的地方愈多,花钱就愈要明白,哪怕一文钱都要花得清清楚楚。”

—— ——对随从谈经费使用问题

“我不喜欢机关工作。想在外面干点实际的事情。”

—— ——婉拒情报局职位

“办坏了事可以改,失掉的民心再想挽回就难了。”

—— ——与刘翔谈旧胥吏留用问题


轶事

穿越时私人携带了大量生活享用品(如香烟),和一个太阳能PDA,经常在上面记录什么东西。

工作能力很强,自学了临高土话、广东白话、闽南话、南京官话和满语等多门方言。

曾受命对明秋一家进行秘密政治鉴定。

曾将自己在筹建琼州站时所跑的手续清单递交文德嗣,借此指出执委会的官僚主义问题。

参考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