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河,元老。有一个妹妹林深叶。北美分舵外围成员,军工部部长。

人物形象

翩翩少年,略有油头粉面之感。

(参加北美分舵年会时)身穿一身雪白的仿冒版阿迪达斯的休闲款运动服,脚穿假匡威球鞋,头戴仿美警用棒球帽,手持一束鲜花,显得英俊潇洒,一脸阳光少年的模样。

林深河是“复古派”武器设计人员、排队枪毙党。喜爱潜水、骑山地车。

经历

穿越前

林深河是一个枪械爱好者,比小瑞玩得枪还多还杂,对北美的民用武器市场了如指掌。属于地上打过炮,天上飞过马(野马)的主。拜腐朽落后的美帝之福,在美国多年,不单玩过无数有名的无名的枪械,连诺登飞机关枪、拿破仑12磅青铜炮都自己造过(当然是参与制造)。

体育组成员,提议让穿越众购买使用M43弹的SKS-D半自动步枪、大量俄制的4倍光学瞄准镜以及少数供狙击手使用的高倍瞄准镜。

文德嗣遭到李丝雅绑架后,和冉耀北炜等三名体育组成员一起武装拯救,使用峨嵋牌小口径步枪狙杀了卖药小贩和王大哥,立下了不小的功劳。此后北炜、冉耀和林深河犹如夜幕中升起的三颗新星般闪闪发亮。走到哪都有人来寒暄打招呼,不认得的人也来称兄道弟。

穿越初期

每天下班之后泡在机械组搞武器研发之类的事情。根据资料复制了几台ballista(罗马机械弩炮),安装在渔船上。

之后参加了广州采购团。

担任火炮生产领导小组成员,提议并且参与铸造滑膛炮。成功后暂且充当炮兵教员。负责教授前装炮的射击、操练和战术使用。前炮兵应愈反而成了他的学生。

不明时期开始担任军工部部长,先后研制出了原始的碰炸榴弹引信、轨道式炮架、反后座装置、陆军使用的四种标准火炮(包括拿破仑炮)、信号火箭、康格里夫火箭等。

博铺之战中负责运送火炮,并且指挥炮击刘香集团海盗。因为表现突出而获得“博铺保卫战”袖标。

决定了对零号船上的火炮种类。

主持进行一项19世纪的步兵队列变化的专门训练。

编写了宣扬穿越集团无比威武的系列画册中海军的部分。

吹嘘自己在女仆革命时阻止了独孤求婚。而王瑞相表示他在博铺对“打字机”的陆军版进行改进,压根没在场。

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

在第二次反围剿期间,林深河上书执委会,搞了一个试验场,专门对缴获的明代武器进行威力测试。并且编了一个小册子,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

并且研制还原了67式木柄手榴弹、12磅加农炮发射的榴霰弹、配套使用的bormann引信、黑尔火箭(被戏称为林深河的烟火)。

提议按照南北战争时期美军的编制组建了炮兵教导队。

游老虎受伤、余志潜代理第三营营长后,林深河暂时顶替了余志潜的位置担任连长。

望浦村事件后,进行现场调查和处理。在儋州的一批元老因为工作队事件闹得灰头土脸,唯独林深河没有任何“政治和决策错误”,所以安然躲过了一劫。

参加了北美分舵组织的年会。

提出了黑火药威力倍增计划,制造了黑火药的压制机。仿制了日军91式枪榴弹的引信、单式雷管。

为海军的战舰安装新式火炮。

在发动机计划前,经过他的鼓吹,研制改造出了霍尔式步枪装备给海兵队。又研制成功了试三十二年式大队炮,用于霸王计划。

鉴别了兰度收集的黑尔制造的武器零件,对黑尔可能造成的威胁进行了分析。

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

轶事

1、穿越前,文德嗣对他的评价为:

那个林深河的实践经验很丰富。也是一人才。


2、林深河后担任军工生产部部长,退休后,在《帝国春秋》的一篇访谈文章中,他回忆女仆革命时,说道:“当时正是我带领工能委工作的群众一起用手持撬棍和扳手拦住了警察队。”林深河说到这里很激动,“来得警察队一个个都是顶盔贯甲,手持大棒,要是不把他们及时的拦住,恐怕城里不少人要头破血流,大业毁于一旦。”

 记者问:“当时参加拦截的元老还有哪几位呢?您说的工能委的群众应该都是元老吧?”

 林深河(迟疑了一下),拍了脑门:“哎呀,记不清了,人老了,记忆力衰退了……”

几个月后《帝国春秋》又刊登了一封帝国元老王瑞相的来信。信中郑重指出:当天林深河在博铺对“打字机”的陆军版进行改进,根本不可能在夜里赶回博铺来拦截警察队。而当天奋不顾身,挺身而出,大义凛然的拦截警察队,劝说他们返回的正是他王瑞相,还有海军的几名军官――不过因为年老的缘故,他也记不清海军的几名军官姓甚名谁了。

3、对于新式火炮开发,林深河不时也故作神秘的透露一点所谓的内幕消息,有时候还贴几张模糊不清的数码照片,然后又突然的删除,还配上几句诸如:“红茶不好喝”之类的语句。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