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欧洲同人》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欧洲同人
作者ID
百度贴吧 酒道醇颐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探索, 欧洲航线,提案,启航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欧洲同人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2-12
最近更新 2017-01-06
字数统计 (千字) 11.0



随着华南战事的展开,髡贼老巢临高一派繁忙亢奋。

大图书馆办公室里,易哲哼着小调收拾着桌面准备下班。卢炫正从身边经过,“哟,易大侠这是有喜事了?”

“卢员外啊?失敬失敬!'易哲回应道'天大的喜事,崇祯要招我去当驸马,我得赶快点!'

易哲出得门来,骑上自行车前往南海咖啡馆,今晚约了司凯德小聚。

司凯德自从竞选外务相失利,痛定思痛,深感自己在元老院中的基本盘太弱,于是积极活动,四处拉拢酱油元老。

易哲是元老院体系中彻底的酱油元老,不仅文不成、武不就,还自认才华横溢,不愿屈居人下,几年下来,也就只好在大图书馆修身养性,淡泊明志了。

南海咖啡馆里,司凯德滔滔不绝,大谈自己的宏图大业。

易哲夹起盘里的一片牛肉,'这帮农民!上好的牛肉非煮的这么老。'

'什么农民?'司凯德愕然。

‘吃菜!吃菜!’易哲招呼说‘司部长说了这么多不饿吗?’


‘哦,还真有点!’司凯德讪讪的说。拿起筷子,又想起了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农民?’

‘我说吴南海啊,他不就一农民嘛。’

‘哦,哦,’司凯德含混不清地说,心里在想这家伙怪不得现在还在打酱油呢。

吃过之后,易哲让服务员送来两个椰子,插管之后吸了一口,一股清香滑入喉中。

易哲看不上那些格瓦斯、红菌茶,更看不上所谓的汽水,都到了17世纪,这遍地的原生态、有机品,居然还去吃垃圾食品,这些人的脑袋真是被门夹了吧?

易哲并不清楚何为垃圾食品,在他看来,只要是人造出来的,那就是垃圾食品。


‘司部长雄心未减啊!为了元老院的发展操碎了心。’

‘你这小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们穿越过来难道是为了旅游!’

‘那好,司部长既然允许,我就说了,说得不对你就当是放屁!’

‘你的雄心壮志执委会好像并不领情啊!’

说到伤心处,司部长的脸扭曲了一下。

‘想要重返执委会不?重返执委会你缺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野心!’易哲顿了顿说:‘现在执委当家的是工业党,工党虽好却不是政治家啊!’

‘怎么说?’

‘政治家首先要是野心家,其次要是阴谋家。征服星辰大海算不算野心?狗屁的野心!按执委的这帮孙子,眼里只有东亚这一屁眼大的地方,等到征服大明,我们坟头的草都有两丈高了。’

‘没有希望的野心就是妄想,古往今来,统一必先称霸!元老院要想统一全球,只要征服两个地方:大明跟欧洲。我们现在既然选择了跟大明做敌人,那是不是就要跟欧洲做朋友?就算不做朋友,起码可以利用一下啊!

‘好,退一万步讲!我元老院看不上欧洲。那去搅和一下也是必要的。我们如果打欧洲,大明不会捅我们,可我们打大明,欧洲不见得不会给我们上眼药!’

‘欧洲已然我们元老院事业上绕不开的坎。可我们到现在竟然连欧洲的航行计划都没有,这算不算执委会的渎职?’


‘执委会的想法是集中力量先将大明啃下来!’司凯德毕竟曾在执委会待过。

‘没让你不集中力量啊!’易哲越说越激动。‘去欧洲稳赚不赔的买卖。况且,现在都没去欧洲的计划,到时要征服欧洲了,你知道欧洲的门朝哪开啊?’

‘道理谁都懂,可欧洲离着几万里,要去欧洲,少不了沿途开设据点,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不可胜数!’

‘慢慢来啊,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再说,不是还有波斯湾吗?’

‘你是说……’

‘嗯哼!……’


执委会办公室灯火通明,各部门负责人脸色或严肃、或忧郁,只有海军众兴奋莫名。

7年来,元老院筚路蓝缕,如今已是东南亚海面上一支强大的政治力量。随着大明攻略的展开,元老院也正式撕下‘大明良民’这张皮。元老院的左派们颇有一种扬眉吐气之感,然而尴尬的是,举目四望,元老院悲哀地发现自己是孤家寡人一个。虽然与澳门教会的关系密切,与荷兰东印度公司也签有贸易协议,甚至还与幕府勾勾搭搭,但是政府间的正常交往却一个没有。

元老院现在就一暴发户,虽然大多数元老并不看重虚名,但元老院中的皇汉分子、狂热的军国主义者、左派,及现在还在打酱油的元老,踌躇满志、顾盼生辉。恨不能逢人就说:‘你怎么不问我几点了?’

然而限于过去执委会奇葩的外交政策,竟连一个友邦都没有。这装B的心情一下子跌入了冷库。英明神武的执委会见著知微,迅速行动。


现在讨论的正是易哲元老提交的欧洲提案,这份提案其实叫做《环球远洋探索》,主要内容是打通波斯湾、欧洲、美洲航线。经司凯德等人私下活动,在元老院常委会很快获得通过。

然而执委会有意扩大这一计划。原本这一计划就两条船的事情,海军因为在现在的华南战事中无用武之地,眼瞅着陆军在广东耀武扬威,一个个牙龈上火。撺掇着执委会扩大提案。

‘我们应该占领新加坡和斯里兰卡,直航波斯湾,那里有帝国最需要的石油。’说话的是海军幕僚长李迪:‘在新加坡建立海军基地,将第二舰队移驻此地,改称印度洋舰队。第一舰队么,就改称太平洋舰队。’

原本执委会会议李迪这样的职务是没法参加的,但因为此次提案事关元老院外交大计,执委会召开了扩大会议。二线部门负责人及部分中层元老得以参加。

‘现在的世界上并没有叫新加坡的地方’马督公颇看不惯海军的做派,揶揄道:‘那地方现在叫淡马锡或者叫狮城,新加坡是独立以后将狮城谐音过来叫的’(别较真,剧情需要)‘这地方本身是一个岛屿,利于防守,是一个理想的据点。’马千嘱接着说:‘而且淡马锡非常适合橡胶种植,橡胶在我们的工业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是重要的战略资源,应该尽快着手布局。’

‘是啊,督工英明!’吴南海立即接着说:‘橡胶种我们当初带了一些,但是海南并不适合种植橡胶,我们在海南除了留种种植了一些,并没有机会推广种植,这玩意儿周期还长,是该布局了。’

‘我们不仅要布局在淡马锡种植橡胶,也应该尽快打通橡胶贸易’季无声说道:‘直接去美洲割也行,让欧洲人给我们割也行,这玩意儿太重要了,制约了我们很多的东西。’

‘不仅橡胶,智利的硝石也是我们化学工业中的重要原料

’季思退说道:‘还有波斯湾的石油,你们不是成天嚷嚷着要有机化工吗?有了石油就能先上马一些简单的有机化学工业了。’

主持会议的萧子山暗暗点头,心想这些人终于学会了做一个统治阶级了。近来的会议,歪楼的少了,会议效率大幅提高。没法不提高啊,现在每一位元老都恨不能掰作几半用。


扩大后的欧洲提案是个庞大的一揽子计划,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一、波斯湾部分,占领淡马锡、并在斯里兰卡建立据点,第二舰队调往淡马锡,因为第二舰队规模还是寒碜了点,叫印度洋舰队惹人笑话,海军部的几位实际掌权的前海军军官也不想成为众矢之的,舰队名称仍然叫第二舰队。淡马锡除了将成为第二舰队的驻点外,还将设立一个农庄,主要种植橡胶;而斯里兰卡主要作为波斯湾航线的补给站,斯里兰卡这时候叫锡兰,有悠久的建国历史,郑和下西洋的时候还跟当地的国王发生过冲突,后来将国王俘虏了送往北京,明朝还给锡兰重新封了一个国王。算得上是故交。现在的锡兰正跟葡萄牙人打得死去活来,急需外部援助,历史上这时候锡兰就是向荷兰求援,结果引狼入室,荷兰人于1656年攻克科伦坡,取代葡萄牙人占领锡兰。不过现在的荷兰人还没向岛上派兵,荷兰人赤膊上阵是在两年后的1638年开始的。老天爷都站在我元老院这边,从此锡兰将没荷兰人什么事了。

二、欧洲部分,欧洲现在不是元老院的重点,但毕竟已是世界的中心,欧洲本身正处在三十年战争时期,同时又处在大航海蓬勃发展的时期,亚洲航线、美洲航线经营多年,有现成的船队跟据点,欧洲的资本家并不缺乏冒险精神,只要给予足够的利益,别说橡胶,奴隶都能源源不断地给你弄过来。元老院对欧洲的策略是利用跟遏制。

三、环球航行部分,我元老院如今已是一等一的工业强国,唯有航海方面是理论强于实践。而航海最注重经验,为弥补这部分缺陷,执委会决心开始环球探险计划。


殖民于贸易部办公室里,司凯德热情地招呼易哲入座,反身沏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端在手上,准备递给易哲,开口说道:‘执委会已经决心开辟奥斯曼跟欧洲贸易,这也是你发起的提案,现在千头万绪,你看从哪入手?’

‘这么快就面试了?’易哲接过茶杯,坐了下来,笑着说道:‘整个欧洲航线上的贸易重点有两个:奥斯曼的石油和欧洲的贸易联系。’易哲抿了口茶水,司凯德拿了把凳子坐在易哲的右手边。

‘是的,现在的问题是奥斯曼的石油怎么弄出来?跟欧洲的贸易联系又怎么定位?’

易哲放下茶杯,谨慎地说道:‘奥斯曼的石油恐怕没那么容易,到底是直接跟奥斯曼联系,搞石油换军火。还是通过别人的手去开采石油。我们现在是两眼一抹黑啊。’

‘我的建议是我们先去看看情况,有机会当然更好,没机会我们就先去欧洲,奥斯曼虽然跟欧洲打得你死我活,但是商业联系也很频繁,意大利的商人也没少跟他们眉来眼去。再说跟欧洲建立贸易联系也是任务之一。只要在欧洲站稳脚跟,两件事情才都不耽误。’


司凯德点点头‘确实是这样,实在不行的话就等我们的淡马锡跟锡兰基地弄起来,海军开到家门口,迫他们就范也是分分钟的事。’

‘是啊,所以我们现在的第一步,还是给欧洲贸易定基调。’易哲接着说:‘现在我们能提供欧洲的大宗商品只有白糖,茶叶、生丝、陶瓷,这几样传统对欧贸易的大宗商品,我们虽有一定的货源渠道,但是因为主产区不在元老院的控制范围,货源渠道还是有很大风险。况且,我们跟葡萄牙人、英国人、荷兰人还有贸易协议,换句话说,我们其实是抢他们的饭碗。

因此,我的想法是,我们立足于欧洲本身,通过欧洲人来给我们生产商品,然后再卖给欧洲人。’

‘在欧洲设厂的可能性是很低的。’司凯德不以为然说道:‘企划院目前是不可能为欧洲设厂立项的。’

‘谁要企划院立项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利用欧洲的人力跟技术,将他们的技术稍微改进一下就可以,现在欧洲的机械很多了。欧洲现在缺的不是蒸汽机,而是新的商业模式。套用一句广告语:我们卖的不是商品,而是一种生活。’

‘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大老远跑欧洲去赚多少钱,而是与欧洲建立联系,要深入到他们中间去,寻找和创造机会,让他们给我们去挖石油、挖硝石、割橡胶。顺便弄点颜色革命。’



‘具体来说,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商业氛围宽容,物流也发达,可以将总部设在这里,在这里开展金融跟房地产还是相当不错的;西班牙从美洲弄来了大量白银,正好可以作为一个消费市场。’说到这里,易哲起身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司凯德:‘这是我搞的一份商业计划书,有些地方还不是很成熟。’

司凯德接过书:‘你小子,果然是有备而来嘛!’

当他打开第一页的时候就怔住了。

‘现在搞超市?有这可能吗?’


为了统筹对欧贸易的筹备事宜,殖民贸易部、海军、商业部、轻工部等部门组建了欧洲贸易筹备委员会,该机构只是一个临时性机构,所以只设有理事会,理事会设秘书长,司凯德兼任秘书长,各部门负责人任理事,下设办公室,办公室主任自然落到了易哲头上。


欧洲贸易筹备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上,各部门的头头都对易哲的超市计划表现了极大的兴趣。超市出现的时间可是很晚的,而且现代超市差不多就是一个高科技产品的集大成者,不说别的,就一个收银系统,没有原位面最新科技成果的支持就搞不定。

在这次会议上,易哲详细阐述了他的超市构想。

在人们的印象中,超市因为经营面积大、商品种类齐全、操作流程规范,从而大大降低了经营成本,因此大幅度降低了商品的零售价格,从而获得了巨大成功。

然而这种解释是很勉强的,因为后来超市其实并不比其他零售店的东西便宜多少。

所以,真正的原因应该是反过来的:不是因为超市的成本降低导致了商品价格的下降;而恰恰是超市的开设是基于一种营销策略的选择,这种营销策略就是低毛利率策略。

什么是低毛利率策略呢?这得先说说超市之前的零售毛利率了,如果算我们原来的那个时空,超市之前的大部分零售业务主要是由供销社承担,有点年纪的人应该有印象,供销社的定价基本以毛利率40%-50%为标准定价,差不多就是翻一翻吧。在本时空,零售定价以进价翻一翻为标准就能称得上良心商家了。以白糖为例:雷州的白糖价基本2两到2两5钱一石,运至广州就到了4两左右,再运至越南就到了8两。差不多是翻了倍的加。当然,这是大宗货物贸易,跟零售还是有区别的,但这很好地反映了这个时候的商业传统,即价格翻倍是做生意的常态。

而超市的毛利率是多少呢?一般来说不超过20%。换句话来说,进价5块的东西,传统商家的售价是10块,而超市的售价是6块。这种价格差异是很大的了。


超市就是以这种定价策略为核心,发展出来的一种商业形态。

为了实现这一策略,超市在很多方面进行了创新,这些创新确实降低了商品成本。后来,这些创新又被其他业态学走,所以越到后来,超市的这种低毛利率的优势越不明显。再后来,某宝又借鉴了超市的思路,再一次取得巨大成功。某宝的成功也可以说是超市还没有一统江山的时候,捡的漏子。在超市传统的商品类别,尤其是低毛利率策略执行最彻底的商品类别,像食品这一类,某宝就一直没什么起色。某宝的优势在服装、百货类商品上面,而这些类别恰恰是超市没有执行低毛利率策略的方面,超市虽然也经营这些东西,但都是按传统模式来经营的,所以被某宝打了个措手不及。

所以,我提的这个超市计划,就是立足于现有的技术条件,如何尽可能的降低商品的成本。当然,就算我们的商品成本一分钱都没有降低,也不影响我们采取低毛利率的营销策略,只是能降低更好。

我们这里讨论的商品成本,指的是商品的销售成本,主要指物流成本。

要降低商品的物流成本,一个核心的问题是,我们要解决在纸面上如何指明一件商品。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给商品编身份证,也就是条码。我们通常讲的条码包括13位数的一组数字,和它们一一对应的条形码两部分。条形码对我们现在来说没什么用,因为我们未来几年都造不出扫描枪。但13位数的那组条码还是很管用的。

如果不用条码来标记商品的话,我们几乎没办法指明一件商品,除非我们加上一大堆的说明,比如大米,越南的大米跟临高的大米能一样吗?肯定不一样,临高的大米也都一样吗?也不是,它还有质量高低之分,一袋10斤的大米跟100斤的大米能一样吗?也不一样。所以,没有条码,要在书面上指明一件商品,就得将这商品的名称、产地、等级、规格、包装、单位等等都要加上去才能指明一件商品。在现实中,很显然没有人这么去做。于是就造成了很多的错误。对于一个物流公司而言,一旦出现这种错误,赚了的他一般不会返回来,而亏了的就肯定要你赔偿,物流公司的这种损失最终要转嫁到商品的物流成本上来。

所以物流公司都会对商品打包后进行编码。这种编码是不通用的,换一个公司就重复一次。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在商品出厂的时候就编好呢?

我们要采取的第二个措施是给商品加包装。这个措施太重要了,现在几乎所有商品都是散卖,比如白糖,在销售过程中,顾客要买白糖,我们就要给他称一次,而且现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店员给顾客装的,装好了一称,顾客说多了,又要瓦出一点,少了,又要加上一点。你只要算这笔账就可以了:一个人一天什么都不干,就干这个,你觉得他一天能卖多少白糖出去?这样白糖的零售价格能降得下来吗?


所以,给商品加包装是一件必须的事情。

有人会说了:商品加上包装岂不是增加了商品的成本吗?

那你就要考虑散装的销售成本到底有多少了:像刚才说的那样,你不仅是销售量做不上去,你经营的商品种类也上不去啊,你要想扩大商品种类,提高销售量,就得请更多的人、建更大的商场。到底是这个钱多还是加个包装的钱多呢?

又有人会说了:后世超市里,散装的价格明显就比包装的要便宜啊!

这是因为三个方面:一是质量上的差异,一般来说,散装的质量都不如包装的;二是因为正是超市在包装商品上面解放了出来,将散装作为一个补充来经营的,超市其实在散装上面是补贴了大量成本的,而他又没有将这部分的成本加在商品上而已。这也就是为什么,散装商品越来越少的原因。在我们还在的那个时段,百货基本没有散装的了,食品中的糖果饼干等等,虽然也有很多散称销售的,但都加了包装,这些只是采用了散装销售这一模式而已,并不能算真正的散装。只剩下那些农产品和它的初级加工品再加上现场加工的一些商品才是散装的了。

所以这也正好说明给商品加包装,是大势所趋。给商品加包装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商品定量包装。定量很关键,只有定量包装才称得上标准化。所谓定量就是每一份都一样的份量。


上面扯了这么多,那我们用什么给商品加包装?

跟后世相比,我们就缺一样东西:塑料!我们可以用一样东西代替一下,当然效果要差一点。那就是羊皮纸跟牛皮纸。羊皮纸的制作很简单:将普通的纸(当然是白纸)放入75%的硫酸中反应15分钟,再清洗晾干就差不多了。

牛皮纸我们早就生产了。羊皮纸跟牛皮纸相比,半透明、不透气,是很好的包装材料。对没有杀菌要求的商品,完全够了。有杀菌要求的就用马口铁和玻璃瓶。


在本时空,这是真正的大杀器。

一方面,大幅降低的商品零售价格意味着老百姓可以用同样的钱购买更多的东西,元老院的工业规模也逃不掉需求的制约,扩大消费也是我们题中之义。

另一方面,欧洲离我们几万里,我们也没打算将工业技术扩散到欧洲。单从贸易的角度考虑,长途爬涉后的商品价格就是个天文数字。这种奢侈品贸易很难支撑我们接下来的橡胶贸易、石油贸易。我们必须依托欧洲现有的资源,一句话:依靠欧洲人,生产欧洲的商品,再卖给欧洲人。有了大杀器,这一计划才有可能。

当然我们也不怕欧洲人学了去。越简单的道理,实践起来越困难。这种困难大部分来自自己,来自传统。等到欧洲的商人能下决心割肉填疮的时候,我元老院的旗帜早就插满欧洲了。


博铺港,由飞剪船改装的贝格尔号静静地停靠在码头边,这是一艘300吨的船,主要加装了50马力蒸汽机提供辅助动力,火器方面,加强了新开发的哈乞开斯机关炮,主炮为两门70mm后装线膛炮,比起N年前的第一代产品,就炮閂的加工精度好了点。

易哲已经在船上呆了一个星期。一边等候风向,一边作适应性训练。刚上船那会儿,易哲虽然不像某些元老那样,吐得连胆都吐出来了,但也着实难受了好一会儿。没办法啊,船小,颠簸得厉害。

易哲强迫自己顶住。宝宝心里苦啊,眼瞅着当年一起撸管的猥琐宅男们,个个风生水起,在山东、在济州、在广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当年一个宿舍的某人,半夜撸管都不带擦的,这次回来参加三大,嘴上说着联络当年的革命感情,在酒桌上左口一个CPI、右口一个供给侧。德行!权力果然是最好的春药。


时间进入11月中旬,西南信风徐徐刮起,终于等来了起航的时刻。

在这期间,钱水艇代表执委会上船看望过易哲一次。目的无非是表示执委会对各位元老无微不至的关怀。易哲那时七晕八素的,连个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两人闲扯了一会,啊!今天的天气真不错,月亮好圆啊。你妹的,那来的月亮呢?

终于,钱水艇试探性地问道:‘小易啊,这次远去欧洲,路途遥远。海面也极不太平,你可要注意安全!’

‘为了元老院的妹子,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啊!’

‘言重了!言重了!这次要是能打开欧洲局面,少不了大功一件啊!工业党的那帮人眼里只有海南的一亩三分地。不过你放心,执委会里还是有人明白欧洲的意义的!工作中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老钱,我老钱义不容辞!’

‘感谢领导关心!执委会向来以元老利益为核心,想元老之所想,急元老之所急。真是我们元老的贴心人呐!’易哲不耐烦地说道:‘我说老钱呐,到底啥事,敞开了说不就完了吗?’

‘易兄弟果然快人快啊!’钱议长窘迫道:‘也没别的意思,这不要去欧洲了嘛,就是想听听易兄弟对欧洲的看法。’

‘咱对欧洲没什么看法啊!’易哲说道:‘论公,咱是我元老院代表。元老院对欧洲的基本政策,执委会早有指示,你是执委会委员,比我更清楚啊!论私,咱只对完成任务感兴趣!事战是和,全凭元老院指示。’

‘易兄弟能忠实履行职责,这一点我毫不怀疑!只是欧洲毕竟天高皇帝远,易兄弟在这政策把握上,可不要受到别人的影响啊!’钱水艇谨慎地说道。

‘你说的是那事啊。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自有分寸。’

原来自欧洲提案通过以后,元老院又开始了一轮撕逼,皇汉们找到易哲,跟易哲深入探讨了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一直到中日战争,提醒易哲勿忘国耻。同时也畅想了澳英鸦片贸易的可能性,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卢浮宫、白金汉宫的名胜古迹。

易哲不胜烦扰!同时心里在想:这都啥事啊?要说到异民族入侵,我们自己算不算侵略者呢?我们是当自己是中国人了,人大明可没一个当你是同胞。这个问题没搞清,你跟我扯个鸡巴毛的民族!


时间进入11月中旬,西南信风徐徐刮起,终于到了起航的时候。

在这期间,钱水艇代表执委会上船看望过易哲一次。那时的易哲还七晕八素地,根本搞不清东南西北。两人先是一阵今天天气不错啊,阳光明媚、风和日丽之类的没一点营养的话。终于钱水艇转移了话题:‘这次去欧洲,路途遥远,海面也不太平,易兄弟此去,前途未卜,可要注意安全!’

‘为了元老院的妹子,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言重了!言重了!’钱水艇摆摆手说道:‘易兄弟这次要是能打开欧洲局面,肯定是大功一件。工业党的那帮人眼里只有海南的这一亩三分地,可执委会里还是有明白人的嘛!易兄弟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老钱,我老钱义不容辞!’

‘老钱可是咱的贴心人呐!’易哲笑着说道:‘要这么说的话,以后少不了要劳烦您钱议长了。’

‘一定效劳!一定效劳!’钱水艇连忙表示:‘易兄弟对欧洲怎么看待?’

终于来了!易哲心想:‘我对欧洲有什么想法呢?于公,咱是元老院代表,元老院对欧洲的基本政策不是早就定了吗?咱肯定是坚决执行,毫不含糊啊。于私,咱是去做生意,交通有无,利益至上嘛!’

‘易兄弟惯砌元老院的政策我肯定信得过的,只是欧洲路途遥远,这政策把握上可不要受他人影响啊!’钱水艇谨慎地说道。

‘我道是啥事呢。您老放心,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元老院的政策也不能被几个人一说就朝令夕改嘛!’

原来,欧洲提案一出来,就在元老院引起了又一轮的撕*。皇汉们找到易哲,跟易哲深入探讨了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一直到抗日战争。并热烈畅谈了澳英鸦片贸易的可能性,绘声绘色地描绘了巴黎卢浮宫、伦敦白金汉宫的地形地貌和名胜古迹。很是隐晦地提醒易哲勿忘国耻。

易哲被他们弄得不甚烦扰!同时心里在想,这都什么事嘛。要说异民族入侵,我们自己又算什么呢?我们承认我们是中国人,可人大明没一个人当你是同胞啊!这个问题不说清楚,你跟我扯JB的民族。


为了这次的欧洲航行,执委会调来了李华梅的杭州号,杭州号上次在高雄改装了一次,将李华梅私自积攒的嫁妆花了个精光。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啊。安平战役结束后,李华梅又跑了两趟果阿,因为经常跑果阿,算是临高体系里最有经验的远洋船长了。

原本李华梅受了李丝雅的指派,打入临高内部,伺机打探七彩之征的情报。后来又受命为郑之龙打探立春号的情报,谁知没多久郑之龙就挂了。郑之龙自然也就用不上立春号的情报了,


李华梅的爱情

安平战役结束后,李华梅回到了临高,去了趟合作社。合作社里的服务员热情地迎了上来,李华梅有点小小的不自在,虽说不是第一次上这来买东西,但合作社服务员的这种热情还是让她有点不适应。

正欲快步躲开,却被服务员逼近了问道:‘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李华梅心想,你赶紧走开就是最好的帮忙了。但出口却是:‘我先随便看看!’

‘额!你们有没有新款的衣服?’

服务员正欲失望地离开,听得李华梅询问,不由喜上眉梢:‘有的,有的!请随我来!’

如今合作社的服务员压力越来越大了。随着合作社在海南的遍地开花,原来的老妈子们基本被分派到了外地,东门的总店新招的全是年轻的小姑娘,经过一轮又一轮地培训后,服务技能飞速提升。绩效化考核推行之后,每个人的服务意识也有显著提高。尽管现在的服务员收入比起她们的前辈,提高不少,架不住随着消费意识的苏醒,开支是蹭蹭地往上涨。为了能多赚点钱,只有拼了命地抓住每一次的销售机会。

‘请问您是要裙装呢还是要衣服呢?’

‘我们新到的服装有江南丝绸织造的现代淑女裙装,有英伦毛呢的丽人职业套装,有松江棉布的户外休闲运动装……’

来到服装区,李华梅就觉得眼睛不够用了,随着服务员的介绍,李华梅却又纠结起来了。这琳琅满目的服装,在明亮的汽灯照耀下,翟翟生辉,陶瓷模特上,前凸后翘地衬托得每一件衣服都恰到好处。李华梅拿不定主意了。

服务员看出了她的窘迫,说道:‘要不您先试试?合适了咱再买?’

李华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茫然,海上航行时的从容与自信荡然无存,机械般地听从服务员的建议和指引。

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试穿之后,选购了裙装,套装,休闲装各数套后,服务员一边熟练地将衣服打包,一边热情向李华梅再次推荐起来:‘您的裙子搭配上我们新到的澳式高跟鞋,更能衬托出您的淑女魅力了,要不您也先试试?不要紧的,不合适咱就不买!’

最后,李华梅几乎全程晕晕乎乎地在服务员的推荐下,又购置了鞋子、手包、挎包、发饰、唇膏、香波、精华素、睫毛膏……林林总总若干。

结账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李梅。这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如今虽然是商业部长,但由于年龄较大,行政上的事物基本很少过问。对于这个自己一手创办的妇女合作社,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还是时不时地过来看看。


对于李华梅,老太太当然是有所耳闻的,传说中的女海盗,今日一见,也才不过一个小女孩嘛。于是笑眯眯地跟她打招呼,李华梅也乖巧地唤声‘梅姐好!’把个老太太乐得更是眉开眼笑:‘啥姐啊,早就老太婆啦!’

‘华梅啊,说定了婆家没?女孩子家家的,一个人怪不容易啊!’李华梅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寒暄几句之后,李华梅结了账,回头拿上东西离开了合作社。

刚才的晕乎劲过去了,李华梅才有了一丝焦虑。原本杭州号改造就掏空了自己的小金库,小姐报销的钱还没到账。这趟随征安平原本就是去打酱油,根本没多少奖金,加上差旅补贴才三个月工资不到。如今这一趟购物就差不多花了个精光。看来还得催催小姐赶紧将杭州号的改造款寄来。

李华梅回到宿舍,先洗了个澡。然后在李鹰的帮助下换上了淑女裙。换裙子的时候,李华梅纠结了很久。原因是这裙子的领口开得太低了,那地方都露了一点点出来。原本试衣服的时候穿着衣服,就没注意到这点,现在李华梅有点后悔了。又换了一件套装,但是李华梅总是觉得套装的上衣太短,总是不自觉地用手往下拉。最后一咬牙,还是换上了裙子。露就露一点吧,便宜了那帮老色狼了,说不定……

穿上裙子的李华梅还小小地有点期待。

嘱咐了李鹰几句后,李华梅就去了教堂。


教堂二楼的房间里,那个男人还是那么聚精会神地在绘画。

李华梅见到这个亲切的背影后,心口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李华梅用手摸着胸口暗暗纳闷‘这是怎么了?真是奇怪!’

祁峰元老感觉到有人进来,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个女子肩披长发,穿着30年代的淑女裙,裙子的衣领就如荷叶般铺在胸前,腰间束着一根细腰带,下摆都快垂到了脚稞处。手上拎着个小布包,上面印满了拙劣的大红花。恍惚间又回到了原来的时空。

定睛一细看,这不是那女海盗嘛?怎么?也喜欢逛东门啊?不对,现在哪来的东门啊,那地方还是个渔村呢。这肯定又是哪个元老的恶趣味了。

祁峰打了个招呼后,又转过去继续绘画去了。

李华梅则由刚才的欣喜变成了小嘴撅起。

‘哼!……’

半响,没什么动静。祁元老还是安安静静地专心作画。

李华梅很不死心,‘哇,你画的好棒呦!能不能给我也画一幅啊?’

祁元老偏过头来‘你家也有教堂?’

‘没有啦!我就是刚搬过来嘛,家里房间空空荡荡的。你给我也画一幅,我照价给钱。’

‘噗!’祁元老笑了‘照价给钱?你倒是说说给多少钱一幅啊?’

看着李华梅阴郁的脸色,祁峰终究还是不忍心:‘好吧!我有空的时候就给你画一幅!你想画什么样的内容呢?’

李华梅瞬间就雀跃起来:‘真的啊?那太好了。什么内容随便,只要你喜欢就好。’

‘……’

‘我的意思是,你喜欢画什么就画什么好了。’李华梅的脸瞬间就红到了脖根。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