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澳宋军军服图鉴》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澳宋军军服图鉴
No Portrait.jpg
作者ID
百度贴吧 遥想当年少年阉
同人重要信息
涉及方面 手绘
内容关键字 澳宋军队,形象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一本正经的扯淡】低配山寨鱼鹰社《澳宋军军服图册》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1-04
最近更新 2016-11-16
字数统计 (千字) 12.0

目录

山寨低配Osprey出版公司军事书Men-at-Arms(MAA)系列第SB250号:澳宋军军服图册1629-1635-The Osong Army In 1629-1635。

原作者遥想当年少年阉,绘图遥想当年少年阉

A,登陆阶段

登陆阶段

1,军事组士兵魏爱文,临高城监视点

后来作为伏波军政治部主任的魏爱文在这一阶段被作为普通一兵来参与战斗,巡逻和侦察的任务,并且因为这一阶段的执行任务而获得荣誉。

他穿着相当具有打击感的BDU丛林迷彩野战服和帆布质地的热带军靴,但是他所持有的装备却是滑稽而显老旧的SKS步枪和80式钢盔,这无疑与他的美式作战服及装具风格非常不契合。朴素的防刺背心被套在了LCI装具内作为一种廉价的防御措施,他的右肩还携带了中国军队士兵都会携带的黑色挎包用以装载用以抵御南中国恶劣环境的器械和药物,至于望远镜则是有志于在这一时空成为将军元帅的穿越者都会携带的个人物品。

2,穿防暴服的突击队员,苟家庄

作为穿越者第一次收获丰硕攻坚战的100名突击队员都穿戴着防暴服作为对身体的一种保护,他们穿着的防暴服是穿越时中国警察和城管队员所装备的标准款式,像是同时期欧洲的胸甲骑兵一样从头顶一直包裹到脚趾。然而尽管有着如此完备的保护,作为对穿越者宝贵人力资源匮乏的担忧,这些突击队员依然携带了钢制防暴盾牌以作为对明代土著人早期简陋火器的回应,而他们的武器则仅仅是一柄明朝式样的长刀。而其他可能被使用的装备还包括民用版本的护目镜和防暴军靴,而中国产的军靴则由于其坚固而最受欢迎。

3,普通穿越者,登陆场

相比起装备精良的军事组士兵,多数由生活失意或寻求刺激的中国年轻男性所组成的穿越者则呈现出另外一种风貌,本图所描绘的是那些正在从穿越者所购买旧船上等待登陆的普通穿越者形象,他们大都头戴简单的圆边帽以遮蔽酷热太阳对身体的侵袭,绿色的木制盔式帽同样也被广泛使用,而他们所穿着的服装同样因为酷暑而简略到最少,军靴也被轻便的沙滩凉鞋所取代,由于长期颓废的生活,他们的体型大都肥硕而不堪运动,这一状况将在日后逐步改善,而他们所携带的唯一装备只是一只巨大的军用背囊。


B,新军

新军

B1,临高保安团第一营,战列步兵

随着穿越者掌握的人口和土地日益增多,由明代土著人组成的武装力量终于建立起来,并且被用于夺取物资和剿灭土匪的战争中。这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穿着的制服毋宁说是各种元素的混合,不如说是穿越者政治取向和与之相对应审美趣味的角力与妥协。该战列步兵身穿与中国人民解放军65式军服款式相同的朴素上衣和裤子,头上则戴类似21世纪美军的八角军帽,一体式绑腿,武装带和圆筒形水壶则明显带有德国式的色彩,而简陋的藤制背包和布鞋则是对当地气候与匮乏物资条件妥协的产物。

B2,穿越者,军官

尽管统一制服被大量生产出来,但是多数穿越者军官并不屑于这种简陋而粗劣的服装,特别那些在21世纪并非中国人民解放军成员的军事爱好者来说更是如此,他们普遍地穿着从21世纪所带来的军服,而其中又以第三帝国的军服最为普遍。图中的军官头戴标准的德式大盖帽,脚穿黑色长筒马靴,在南中国的炎热气候下他一定很不舒服,而对环境作出妥协的则是非洲军团的热带衬衫,以及装饰有裤边线的热带马裤。他军服上保留了所有旧有的第三帝国徽章,除了没有佩戴任何勋章,而作为一名军官,他所装备的只有一把仿造中国人民解放军65式马刀的指挥刀。

B3,临高保安团第一营掷弹兵下士,百图村远征

相比B1接受检阅的士兵,这名掷弹兵下士的穿着更加适合于行军和作战,易于磨损的黑色布鞋被草鞋取代,实际上这并不是一种很好的代替品,长期穿着这种鞋很容易造成双脚的损伤,但其耐磨损和透气的特性在南中国则无可替代。军帽外则佩戴了藤制头盔,这是英式殖民地头盔的仿制品,用藤条而不是软木制成,外面覆盖以白色布料以反射灼热的阳光,后方则垂有护颈的白色遮阳布,头盔正面则钉有一块薄钢板,用以标记所属团队的番号并增加一定的防御力。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帽子并不是一种合适的作战用帽,因而在击退了明政府的围剿后便很快被真正的钢盔所取代。最后这名士兵还在藤制背包外捆扎了一条薄毯以备宿营之用。


C,海军

海军

C1,海兵,列兵

尽管初期阶段穿越者的军队规模可谓非常之小,但却有着一支完备的海军陆战队,图中所反映的是那些伴随战舰行动的海兵形象,他们尽管人数不多,但起着登陆作战,抵御敌军跳帮夺船乃至维持舰上军纪的任务。这名列兵穿着的制服款式与他们的陆军同僚几乎如出一辙,但他们的绑腿更短,头盔上也没有用来标记所属部队的番号,而他的武器则是截短的米尼步枪,以便于在战舰上使用。

C2,水兵,上士

海军对于这些穿越者而言的意义甚至比大英帝国更加重要,图中所反映的正是那些被穿越者招募的明朝土著人水兵,但是由于初期节俭的因素,除了一顶草帽外,他们的制服并未能体现出任何通常人印象中海军水兵的特色,衬衫和裤子都是陆军制式的,不过颜色为白色,而他随身携带的武器则为短柄砍刀。图中所展示的火炮则为24磅加农炮,这是一款威力强劲无匹的重型武器,在面对南中国海面上大多数海盗时表现的非常高效。

接下来绘制的已出场的有:

特侦队员

剿匪战争

民兵

反对明政府的围剿

海军作战

外籍部队

山东战场

技术性兵种

霸王计划

新式军服

————————————————————

尚未出场的同人角色目前暂定为蛤啤社众洋奴及骑兵队成员,欢迎大家提供有新款制服的同人描述,谢谢


D,特侦队员

特侦队员

D1,特侦队员,训练

不论出于实际用途还是中国军事文学作品中对于特种作战力量的崇拜,特种侦察队在穿越者的武装力量中一直处于最高地位。起初这支部队由前中美两国精英士兵所训练的穿越者组成,然而随着掌控人口和军队规模的日益扩大,仅仅以穿越者作为特种作战力量显然是不能满足需求的,于是明代土著人也被迅速接纳进了这只武装力量中,并同样被供给穿越者所能提供的最好武器和装备。图中的这名士兵穿戴着的是在21世纪制造的BDU野战服和热带丛林军靴,以及LCI式装具,钢盔则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旧有库存,目镜,防刺背心,战术手套和护膝护肘则是廉价的民用仿制品,而他携带的武器则是并不怎么好用的SKS-D步枪和格斗军刀。

D2,特侦队狙击手,剿匪作战

随着战争的推进和战况的需要,特侦队员放弃了许多在低烈度战斗条件下不必要的装备,就像图中所描绘的士兵一样,防刺背心和护具被送回后方的仓库,钢盔则让位于简单的遮阳帽。这些手持saiga308狙击枪并配备了夜视设备的士兵无疑是土匪们最为可怕的对手,他们在山地中毫不留情地如狩猎一般无休止追杀着被正规军所击溃的土匪,甚至往往不需要很多射击,仅仅是追击的过程便能令多数土匪体力透支失去行动能力而任人宰割。

D3,中士,特侦队机枪射手,厦门

由于意外穿越者兰度的贡献,特侦队得以获得了大量的新武器,特别是他们急缺的自动火器,其中包括了M240机枪,M77B1和FNFAL突击步枪等威力强大的自动武器,甚至包括反坦克导弹,图中这名机枪射手正是兰度贡献的产物,他携带的是M240B轻机枪,这是一种威力非常可怕的武器,可以轻松将人体撕裂为两截,虽然并没有参与什么大规模的交战,但在小规模交战中的强劲威力足以令任何人胆寒,毫不夸张地说,几乎没有特侦队员的敌人在目睹了这种武器的威力后还能存活。而在装备方面,这名士兵穿着的是穿越者自行仿制的BDU野战服和黑色热带丛林军靴,以及配备给陆军和海兵的仿M35钢盔,而在仿制的LCI装具下则是一件内衬钢片的防弹护胸甲,这种护胸甲尽管丑陋不堪,但其防御效果则无可替代,特别是对于那些在火绳枪下生还的士兵而言。


E,剿匪战争

剿匪战争

E1,军官,穿越者

随着新式军服的大量生产和维持军队团结的需要,穿越者军官也逐渐适应了在17世纪制造的军服,就像图中E1军官一样,他穿着的带有四个口袋的军官款式制服,藤制头盔和表明军官身份的指挥刀都是17世纪穿越者工业的产物,而皮革武装带,手枪和长筒马靴则是来自于21世纪,这样的折衷无疑是一种糟糕的搭配,特别是在搭配着粗劣手工织布质军服的时候,这些质感坚硬的器械无疑让他们显得很愚蠢。

E2,下士,掷弹兵

这名掷弹兵下士穿着相当朴实的穿越者军队早期款式野战服,手持标准版米尼步枪,束整体式“德军”绑腿,头戴与E1军官相同款式的藤制头盔,由于剿匪作战大多是在黎明和黄昏时分进行,于是他们的头盔遮阳布都被加以收起,在这一时期,头盔也常常被普通的草帽或军帽所替代。


无聊的彩蛋 战列骑兵

战列骑兵

1,上尉某某,礼服

随着军队的逐步正规化和21世纪服装的折旧损坏,所有的澳宋军官都普遍地遵照规定穿戴17世纪生产的军服,但是还是有个别军官并不遵从规定而选择随心所欲的着装方式,这名邪恶的前共济会成员上尉身穿仿照法国胸甲骑兵与龙骑兵款式的礼服,这是一种磨光的钢制盔顶上带黄铜色顶饰的头盔,正前方则是标记着所属部队番号的铜牌和黄铜色的脖带扣。在后方还垂有黑色的马鬃装饰。战服则是深蓝黑色的短上衣,搭配垂有红色流苏的黄铜肩章和单排纽扣,以及可以收起便于骑马的下摆,白色精纺羊毛质料的马裤掖在带有护膝和钢制马刺的黑色长筒重骑兵马靴里,在制服外面穿的是不染色的帆布加厚马甲以保护制服不被磨损,再外面是卷边的私人购买单面胸甲。这款轻便的胸甲采用钢制,重约4.5千克,以皮制背板上的黄铜色肩部链条和腰间的黑色皮带在背后固定,在不检阅时也经常被军官们用于比武之用。而他携带的武器则是标准的骑兵马刀,在检阅时他还应该会携带白色皮革制成的弹药袋和骑兵卡宾枪。

2,骑马宪兵,战服

这支由波兰人,法国雨格诺教徒,英格兰人,意大利人和德意志人混合组成的精锐骑兵小分队是澳宋军队中唯一穿着全套盔甲和马甲的士兵,在这支部队存在的时间内成员从未超过500人,他们由澳宋最卓越的骑兵指挥官罗岚和胡奇统帅,充当战场上的机动突击力量以击溃大群的敌军,并且在面对明国政府军,蒙古鞑靼人和满洲军队时有着无比卓越的表现。他们的铠甲坚固而厚重,由包括楔形胸板、背板,一个较小的护颈甲,肩甲和臂铠,由铆接起来的环片组成的大腿甲和封闭式头盔组成,这种铠甲有着非常卓越的防御性能,甚至足以抵御明国政府军小型后装炮的打击,整套铠甲都被烤蓝处理以防止腐蚀。他们的坐骑都是从伊朗和印度进口的重型战马,不仅身高体重,而且有着优秀的耐力和适应性,同主人一样他们也佩戴有楔形护胸和头盔,以抵御长矛和火绳枪的伤害,而出于应对明国和满洲军队都会使用长柄“斩马”刀的因素,他们坐骑的缰绳前部都用钢板制成以护卫马颈,一些记录声称他们在战斗中会在骑手和战马的铠甲外披上白色粗呢衣袍以遮蔽铠甲的闪光,但没有任何图片资料证明这一点。他们的武器则是一支4米长的骑兵长矛,一支长管左轮手枪,一支骑兵卡宾枪和一柄直刃马刀。而干粮和水壶等单兵装具则被装在马鞍背后的帆布包中。

3,胸甲骑兵列兵,战服

相比数量寥寥的骑马宪兵,胸甲骑兵充当了澳宋正规骑兵的大多数,他们穿着的灰蓝色单排扣立领紧身制服与标准的步兵制服无异,仅在领章上标记着属于骑兵的黑色色块,没有任何敌我识别标志的头盔也为步兵标准款式的仿M35型钢盔,裤子则为加厚的帆布布料制成,带有钢马刺和护膝的长筒重骑兵军靴则与骑马宪兵队无异·,作为一名士兵他军服上唯一的装饰便是兵种色的领章和袖口贴面。穿在制服外面的则是双面的钢制胸甲和步兵款式标准黑色皮革装具,这让他的制服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怪异风貌,帆布背心内钉有钢片的胸甲也被使用,但由于缺乏防御力而不受士兵欢迎。他现在简单地背在背后的步枪将在乘马时挂在武装带腰间右侧的弹簧夹钩扣上,与骑马宪兵款式相同的骑兵马刀则以锁链固定在武装带和裤襻上,3米长的骑兵刺枪上装饰有蓝白两色的小旗,但这仅仅是一种检阅用装备,在野战时将被卷起来


E,海军军官和士兵

海军军官和士兵

E1,海军军官

一定不要忘记穿越者对于大海的依赖比起大英帝国和日本帝国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由于这一点,海军在这一政权中的地位可以说不言而喻,尽管这一时期他们拥有的大多只是一些缴获并加以改造的戎克船而已,但是借助新式火炮的威力和良好的训练,他们还是很快确立了在当地海域的绝对霸权。图中这名正在分派作战任务的军官穿着的制服是以英国和日本帝国海军的夏季军官制服为蓝本的,较之之前的简陋款式制服显得更加具有海军特色,粗布面料制作的白色单排扣立领上衣带有5颗前襟纽扣和两个外置胸前口袋。裤子是全白色的并搭配以皮鞋。肩章是用蓝色布料制成的,并装饰有象征军衔的金属钉,胸前衣襟上的装饰条则是代表一次战斗胜利的象征。

E2,海军士兵

这名海军士兵身穿标准的海军士兵常服——白色棉布水兵套衫和长裤,以及图中未能显示的黑色布鞋,他的军衔通过披肩和袖口的线条来显示,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标志。由于金属的匮乏和避免某些对于军队地位性质无意义争论,也由于他们在这一时空实在过于独特的制服,这名士兵同所有穿越者武装力量中的军人一样不佩戴任何徽记标识,而他随身携带的武器则是所有水兵都会装备的29式水兵砍刀。

E3,士官生

虽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军校乃至于海军学院,但是这并不妨碍穿越者培养自己未来的海军军官,这些孩子将会通过教育和实战相结合的训练逐步成为新一代的合格军官以指挥未来的大型战舰,并成为未来穿越者政权海军的中坚力量。这名正在记录的少年士官生穿着的是军官的制服和帽子,但并没有肩章,同样地他的军服上衣也没有口袋和其他标志。


F,反围剿战争

反围剿战争

F1,第一步兵营,战列步兵列兵

1632年秋季的反围剿战争是穿越者政权正式确立以后的第一次大规模战争,也是他们同明国政府军的第一次大规模交战行动,在这场大规模交战行动中他们仅仅以数百人的代价便摧毁了明国在广东地区的全部军事力量。也是在这一场战争之前,他们正式确立了自己的国号,军队名称和军旗,并且在未来以这样的称号席卷了整个中国。如图所示的是在澄迈地区担任防御作战的第一步兵营士兵形象。作为对南中国炎热气候的一种妥协,这名士兵穿着的是灰色的短袖衬衫式开领制服,初代的黑色皮革装具也为帆布制装具所取代,但出于某种形象意义的需要,他依然保留了老式的长裤和绑腿,以及草鞋,后方垂有白色遮阳布的藤制头盔依然被得以保留下来,但是已经不在头盔正面使用标记所属团队的钢片,当然事实上这一改动并无甚意义,藤制头盔在这场战役中被证明实际上并无任何保护作用,即使是遮阳也不是一种良好的选择,于是在随后的战争中很快被真正的钢盔所取代,遮阳功能也让位于铜盆帽和其他帽具。他装备的武器是穿越者仿制的米尼步枪,以及附加的刺刀,这是一种相当可怕的武器,特别在面对无甚铠甲的南方明国步兵进行集团齐射时,它的恐怖威力足以遏制超过自己十倍数量的明国步兵,而刺刀则是一种并不好用的白刃战武器,它的作用更多体现在集团冲击的心理震慑效果上,如果被拖入手脚相搏的阶段,往往容易被敌人的刀剑所击败。

F2,穿越者,军官

相比起17世纪土著人所组成的普通步兵,穿越者们显然拥有更好的武器和装备,这名正在凸角堡上安抚士兵并鼓舞士气的穿越者军官尽管身着制式的军服,但他的80式钢盔和防刺背心却是这一时期只有穿越者才能享有的装备,一些资料同时记载了其他护胸甲的使用,包括锁子甲和铆接在帆布背心中的板片衣。虽然参加战斗的主力都是17世纪的土著人,但是穿越者除了作为指挥官进行部署和维持后勤保障以外在直接战斗中发挥的作用同样无可替代,这些21世纪的现代人在战斗中充当了特种部队,炮兵指挥官,狙击手甚至是白刃战突击队的作用,使军队能够更有效率地摧毁明国政府军的进攻。

至于有人说啥上色问题,特此声明一下,本人从未学过任何绘画技术,一切均属自己无师自通,在这里纯粹只是按照小说编排以做一个简单描绘而已,至于细致深入表现则力有未逮,望大家谅解,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同时也希望能够有专业人士站出来,描绘更准确的形象

G,游老虎在土堤上部署防御

游老虎在土堤上部署防御


H,珠江口流域讨伐作战

珠江口流域讨伐作战

H1,H2,海兵,步枪手

为了惩罚明国政府的军事进攻,澳宋政权的军队对珠江三角洲地区展开了大规模的军事报复行动,在这一行动中最富庶的地区基本都遭到了澳宋军队的毁灭性打击,本图所展示的正是那些参加这一阶段战斗的士兵,H1和H2是参加战斗的海兵标准形象,他们的作战服装与陆军的同僚基本别无二致,但是原本的藤制头盔被更换为更轻便和适宜南中国气候的椰壳制铜盆帽,另一方面,他们的绑腿较之陆军也更短,以便于登陆作战的活动。而他们的其他装具则完全是陆军标准制式,包括加装刺刀的米尼步枪,帆布制成的仿德式装具,以及草鞋。在H2士兵的身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装具的组成部分,除了子弹袋,水壶,刺刀和挖壕铲外,他们还携带了饭盒,干粮袋和急救包,由于作战任务沉重和补给不易的因素,他还额外携带了备用子弹盒,所有这些装备都是用染色的帆布制成的。

H3,石志奇中校,海兵

作为一名前海员的石志奇很乐意在战争中表现自己,并且以某种美国式的粗暴务实风格来将自己和他的部队同崇尚德国式风格的陆军所区别开来,并在之后的历次战斗中获得了荣誉。本图所展示的正是在广东某地参与登陆战的石志奇中校形象,他在随后的战斗中被弓箭所击伤。他所穿着的制服是以海军军官的制服为蓝本的,但是马裤,靴子,黑色皮革质地的武装带和军刀则显然都是陆军款式的制品,由于海上生活的需要和对某种风格的崇拜,他剃光了头发并且胡茬凌乱,并戴着眼镜,而马鞭和玉米芯烟斗则是澳宋军官日常矫作粉饰的道具之一。

H4,“打字机”多管枪射手

尽管配备自产军用钢盔的计划在歼灭明国政府军以后便被提上了日程,但是在现阶段,能生产出来的钢盔数量依然不能满足需要,而这名多管枪射手则由于职务的关系幸运地得到了一顶自产的钢盔,这将在日后多次拯救他的生命,他所装备的钢盔是仿二战德军的M35式钢盔,与原版不同的是它没有专门的通气孔而是与挂脖带的铆钉相结合。除此之外他还配备了丑陋的钢制护胸,这是用两块钢板制成的一种简易防御装备,士兵都很不喜欢它,因为它不仅沉重而且穿着会使胸部极其不舒服。至于武器方面,这名士兵装备的是穿越者自行研制的一种16管的多管枪,用以代替相当一段时间内无法自产的真正机枪,这是一种效率很高的武器,不仅可以装备于战舰之上抵御敌人接舷作战的水兵,也能够搭载于车上作为陆战之用,尽管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种简陋的武器着实可笑,但在那个时代所发挥的作用则完全无可替代,甚至在某些程度上超过了火炮。


A,越南,鸿基煤矿

越南,鸿基煤矿

A1,海军水兵,下士

这名在鸿基煤矿的小规模交火中击溃了当地土匪的水兵穿着的是非常标准的海军水兵常服制服,水兵帽后的黑纱飘带被收起,帽墙上用黄线刺绣有所在战舰的番号,而制服袖子上的一条V形章则代表了他的下士军衔,应当注意到的是他所携带的与陆军士兵截然不同的装备——短管米尼步枪,海军水兵陆上作战的单体弹药包和悬挂有水手砍刀的武装带,而所有这些装备都是用黑色帆布制成的。由于是临时的上岸作战,这名士兵并没有携带背囊或者挎包,还装备了陆军用的绑腿和第一次被投入批量装备的士兵用皮靴,尽管并不很适宜热带地区的气候,但其对于双脚的舒适程度则无可替代,因而很受士兵欢迎。

A2,海兵,列兵

作为鸿基煤矿唯一的正规陆上作战力量,这一排包括了两门12磅山地榴弹炮的士兵担负起了保卫鸿基煤矿以及负责指挥开矿的四名穿越者的重任,并一直持续到一营陆军正规军到来为止。尽管人数有限,但在和当地土匪团伙的小规模交战中他们表现出了相当的高效率,甚至摧毁了超过自身100倍数量的土匪武装,从而获得荣誉。本图所描绘的正是他们中一名士兵的形象,这名配备了当时澳宋政权所能提供最新式装备的士兵穿着标准的海兵夏季野战制服,束绑腿并穿着全新款式的士兵用皮靴,而他的钢盔,短管米尼步枪和黑色皮革装具都是全新的款式。另外由于他们只是担负守备任务,因而没有携带任何背包。

A3,穿越者元老,独孤求婚

由于卷入政治阴谋而被剥夺了参加暴力机关资格的独孤求婚由于工作的缘故也被调遣至此地,并且参加了一场小规模的武装冲突之中,本图描绘的正是他在这场试图证明自己的乏味武装冲突中手持武器的形象,他穿着的还是穿越时所携带的仿二战德军非洲军制式的大盖帽,衬衫,热带马裤和长筒系带靴,一件帆布和铁片制成的简易护胸甲被穿在衬衫之外作为保护,而他所装备的武器只有一柄太刀。

A4,鸿基煤矿,武装民兵

相比装备精良的士兵,这些临时武装起来的矿工则是呈现出另一种风貌,图中的这些矿工所携带的武器只有标准型的长矛和砍刀,而防御装备则是五花八门,藤制的头盔是制式的装备,而以绳索固定的木质护身甲与盾牌则是矿工们临时赶制的,尽管看起来粗劣不堪,但他们已经是很幸运了,至少比那些连长矛都不能装备的越南本地矿工强。


B,济州岛

济州岛

由于对贸易中转站,人口特别是马匹的热切需求,澳宋政权采取海陆联合作战的方式迅速夺取了属于李氏朝鲜王朝的济州岛,并确立了稳定政权,随后这座海岛便成为了澳宋政权重要的兵员,物资和马匹产地,并且在控制了大陆后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本图所展示的正是在这一地区驻屯和新确立的澳宋军武装力量成员的形象,同时也包含了澳宋武装力量成分的新变化。

B1,日本治安军,班长

尽管作为饱受民族主义宣传的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年男性公民,多数穿越者对于日本和日本人都抱有某种抵触的态度,但是面对澳宋陆军兵力捉襟见肘以至于连地方民兵武装力量都不敷使用的现状,招募日本人作为后备军士兵的计划还是被迅速付诸实践,并且在进攻济州岛和之后的战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他们精湛的剑术对于缺乏白刃战格斗能力的伏波军来说可谓不可或缺。图中所显示的正是这些被招募的日本人士兵的形象,作为同正规部队的区别这名士兵身穿仿俄国式的黄色套头衫野战上衣和裤子,并配备有帆布制的装具与子弹盒,为了简化制服供应的需要,这名士兵并没有装备钢盔,而仅仅配备了日本武士和农民所使用的涂漆斗笠作为帽具,他所配备的绑腿也是用本色布条所制成的简易版本,另外这名士兵还非常幸运地得到了一双士兵用布鞋,由于是雇佣军而非正规武装力量,这名士兵的军服上并没有任何军衔标志,仅有斗笠上的启明星徽作为他所服务政权的象征。至于武器方面,除了供给二线部队的“南洋”式火帽击发滑膛枪外,他的武装带还特别增加了额外的套环,以便他们携带日本武士刀之用。

B2,朝鲜白马队,新兵

随着济州岛的攻克,岛上的5万朝鲜人也大多被纳入了澳宋政权的治下,随后由岛上朝鲜人所组成的辅助部队也被迅速建立了起来,图中这名担任警戒任务的朝鲜人士兵身穿治安军标准制式的无军衔俄式套头衫野战上衣和裤子,以及本色布料制的绑腿,由于制式皮革军用靴鞋供应的持续不充足他只能穿着本地制成的草鞋,此外为了表明他朝鲜人的身份这名士兵还戴了一顶本地朝鲜人所习惯佩戴的黑色“大帽”,此外还未接受完全部训练的他所配备的武器只有标准型长矛和砍刀。

B3,少校,胡奇,骑兵教导队

长期实际上只有一个番号的骑兵教导队在夺取了济州岛的马匹后便被迅速派往当地担负接收马匹并组建新骑兵部队的任务,而在穿越前便是冷兵器爱好者并精于马术的骑兵教导队军官罗岚和胡奇自然当仁不让地担负起了这一使命。尽管所编制的骑兵与他们理想的骑兵差距甚远,但他们还是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并因此而在之后的战争中获得荣誉。图中所描绘的是正在为马匹装配马具的胡奇形象,尽管穿着标准款式的伏波军陆军野战制服,但他的马靴,武装带,共和九年式骑兵军刀和带有黄铜盔冠和黑色鬃饰的钢制重骑兵头盔则全部是自己准备的,此外出于某种矫饰的因素他并没有佩戴军衔标志,而是在左肩戴了一条粉红色的绶带以表明自己的军官身份,除此之外他还携带了一支手枪作为随身自卫的武器。


C,发动机计划

发动机计划

借助山东地区发生战乱和饥荒的时机,澳宋政府启动了所谓的发动机计划,以便于从这一地区吸纳大量流离失所的人口以扩充实力,并巩固自己的统治,以及其他的战略目的。本图所显示的正是为了执行这一任务而被派往山东地区作战的澳宋军士兵形象。

C1,军官,上校

这名澳宋军官穿着的是1631年款式的全新野战冬装,这是一种非常实用的冬季作战服装,特别是在中国北方寒冷的天气中展现出了无可替代的巨大作用。这套军服包括了带可拆卸兜帽的双排扣袖口翻边灰色短大衣,穿在内部的冬季外套和宽松的马裤(图中未显示),带有军徽的毛皮材质俄国式防寒帽,以及手指互相分离的皮革手套,另外作为一名军官他还配备了黑色皮革的马靴而非普通士兵的行军靴,而除此之外他所携带的武器则只有指挥刀和自卫手枪。

C2,特侦队员,上士

为了执行大量常规武装力量无法担任的作战任务,特侦队也被大量派遣至山东地区执行繁重的快速部署作战任务,并且表现出了极高的作战效率和战斗力。这名正在执行战斗侦察任务的上士身穿的是BDU作战服,寒带军靴和帆布制单兵装具装具,并佩戴遮掩面部用的头套,而所有这些无一例外都是来自于澳宋兵工厂的产物,钢盔则同样是仿制版本的M35式,在战斗中钢盔通常被包裹以帆布套防止反光,但许多士兵往往采用自己的方式来伪装它们,最为通行的一种方法便是用泥巴涂抹在钢盔上。除此之外这名士兵仅有的21世纪装备则是民用版本的双目夜视镜和提供火力压制任务的FNFAL自动步枪。

C3,穿明式服装的陆军士兵

尽管这一任务实际上并不可能完全隐瞒,但是处于在一定程度上保密的因素,许多在山东地区执行作战任务的澳宋军人还是像图中这名士兵一样穿戴了明式的服装。这名士兵头戴被称为范阳笠的毛毡制宽边帽子和黑色的絮棉衣裤,但单兵装具却依然是澳宋式样的,为了方便作战他的袖口和裤脚都用绑腿捆好,而脚上穿着的也是传统的中国农民式棉鞋


D,骑兵

骑兵

D1,侦察骑兵

随着济州岛的夺取,澳宋军队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骑兵,并且被投入山东地区的军事行动之中,不过以何种观点来看,这些骑兵都是非常蹩脚的骑兵,他们的马匹是劣种的,马具的装备参差不齐,骑术也非常糟糕以至于无法在马上进行搏斗,甚至连马刀,马靴和踢马刺这样基本的器械都没有装备,实际上只能充当侦察,骚扰和下马作为步兵使用而已,并不能用来迎战敌人的骑兵或者攻击敌人的步兵。本图所反映的正是这样的一名骑兵形象,他穿着标准式样的冬季大衣和俄国式毛皮防寒帽,脚穿普通行军靴,双手则戴皮革手套以防寒和被缰绳划伤,骑乘的则是一匹低劣的中国矮种马,大约只有13掌高。

D2,侦察骑兵,班长

相比起D1骑兵简陋的状态,这名下马作战的骑兵相比起来更能反映这一时期澳宋骑兵的状况。这名手持标准版米尼步枪的班长身穿标准款式的冬季野战大衣并在外面套上黑色皮革材质单兵装具,头戴钢盔和巴拉克拉瓦式防寒套头帽,着用标准款式的行军靴和羊皮防寒手套,值得注意的是他那自制的长条形绑腿,这是一件很不符合着装规范的服饰,但鉴于严寒气候的威胁很多指挥官们都选择了忽略这一点——因为他们往往也要增添这样的装备以抵御寒冷,即便是骑在马背上也是如此。

D3,骑兵教官胡奇,少校

尽管既没有物资也没有指令让自己手下的骑兵变成理想的状态,但是这并不妨碍罗岚和胡奇将自己和自己的装备变成自己理想的样子。图中可见这名中等身材的胖子正骑在一匹少量进口的伊朗重型战马上手持望远镜观察敌人的动向,他略显臃肿的骑兵盔甲是这一时期欧洲骑兵们都会普遍穿着的式样,但是做工更加精美并被涂成黑色,而马匹护甲则是此时几乎再无人使用的特别装备。至于武器方面,除了一柄常规的骑兵直身剑外,他还在战马马鞍前胸带的侧面固定有一支短管骑兵卡宾枪,自制的欧式骑兵重型长矛有时也会被使用,但几乎没有图像资料被留存下来。根据一些士兵的回忆录记载,在天气非常寒冷时胡奇还会在铠甲外面穿上带有兜帽的斗篷来抵御寒风的侵袭。


E,霸王行动

骑兵

E1,李子平少将,舰队参谋

作为海军主要参谋的李子平少将是这次规模巨大海陆联合作战行动的主要海军指挥官之一,本图描述了他在战舰上安排战斗方案时的形象,他穿着的是标准的“联合舰队”式海军军官夏季制服,这种制服是白色的,前襟5粒纽扣并没有任何口袋,而军衔则通过袖章上的一道黄线和一颗星来表示,此外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袖口装饰的黑色呢料战功袖条和与之配套的勋章,而军帽,裤子和黑色皮革军鞋则是常规的式样,但都是用高质量的材料制作的,以表现他元老的尊贵身份。

E2,石志奇中校,海兵远征队队长

作为登陆部队指挥官的石志奇毫无疑问是这场战斗陆地战之中最醒目的主角,而那张他指挥陆战队员在敌火下抢滩登陆的照片更是声名卓著并因此而名垂青史,本图描绘的正是他在登陆时所穿着的制服形象,他所穿着的是标准的海兵军官用靛蓝色野战服,穿不带裤绦装饰的马裤和黑色皮革质地长筒行军靴,并配以白色的武装带和手枪套。他的军官用标准野战大盖帽和武装带带扣上均装饰有作为海兵标示的蓝色珐琅质启明星帽徽,军官用指挥刀则以褐色皮革包裹,而马鞭和玉米芯烟斗则是惯常矫作装饰的一部分。

E3,海兵班长,海兵第一远征队

这名手持步枪正在指示士兵登上登陆艇的士兵是海兵第一远征队500名士兵中的一份子,尽管人数寥寥,但他们野战装备的先进和完善程度在澳宋军队之中却是无可比拟。他装备的是最新式的海兵用霍尔式步枪,这是一款威力强劲的后装式线膛步枪,尽管较之后来真正的后装线膛步枪还显得简陋,但其火力输出的效率在这一时期几乎是拥有毁灭性的打击效果,多数时期的战斗中他们往往只需要寥寥几轮射击便可以击溃面前的敌人。除此之外这名士兵还装备了全新生产的靛蓝色海兵用野战服战斗靴,以及包裹伪装网的钢盔和增加了右胸急救包的帆布战术装具,另外这名士兵丢弃了本应佩戴的绑腿,以便于登陆作战的活动。

———————————————————————————————————————————— 全书完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