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澳宋军军服图鉴·大陆战争》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澳宋军军服图鉴·大陆战争
澳宋军军服图鉴·大陆战争6-F,龙骑兵.jpg
作者ID
百度贴吧 遥想当年少年阉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大陆,手绘,8幅
涉及方面 澳宋军队,陆军,形象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年末巨献】伪鱼鹰社《澳宋军军服图鉴·大陆战争》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1-17
最近更新 2016-12-01
字数统计 (千字) 7.6



A,指挥官

A,指挥官

A1,何鸣元帅,陆军司令

作为在穿越之前唯一真正参加过战争的元老,何鸣元帅在陆军中的威望和地位可谓是无可撼动,同样的,在历次的作战部署和战役指挥中他发挥的作用也完全无可替代,可以说是澳宋政权征服中国功绩最为卓著的指挥官。本图所描绘的正是他参加阅兵仪式时的形象,作为一名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元帅的穿着可以说完全符合了标准的澳宋军军官制服规范,带红色牙线的灰蓝色制服上装配着军官用的肩章,领章和袖绦,马裤上装饰着带表军官的红色裤绦,而标准款式的军官用武装带和军官用马靴都是用黑色皮革制成的,金属部件则采用包银以增加美观度,此外他在军服上佩戴了他所获得的全部荣誉勋章,包括反围剿胜利勋章,陆军十年服役勋章和优异表现勋章等,袖上也装饰有黑色呢料制功勋袖条。至于他所携带的武器则是带有野战用黑色铸铁剑鞘的军官用指挥刀,以及元老军官才配备的Glock手枪。

A2,东门吹雨少将,陆军总参谋长

相比起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的军官们,那些在穿越前并无兵役经历的元老军官们在自己的制服方面往往有着诸如自行设计修订制服等更多更灵活而个人化的选择方式,譬如在对征服大陆的战争中制定作战计划居功甚伟的东门吹雨少将,本图所描绘的正是他最常见的一种军服形象,相比起何鸣元帅的制服来,东门少将的制服明显要显得轻松一些,他的大盖帽相比起标准版本的帽式明显显得帽圈更大,翘度更高,而且帽徽也较之标准款式略大,裁剪更加紧身的军服上衣并非立领而是翻领,在肩章和衣领的边缘也都钉着额外的银色丝线边线,此外他佩戴的也不是标准款式的军官用指挥刀而是罗岚赠予的马穆鲁克弯刀。除此此外他的其他装备都是标准的制式装备,同何鸣一样,东门少将也佩戴了他所获得的勋章和袖条,而作为参谋人员的身份则在他的制服上体现为以下两点,马裤裤绦中心部位的空白,以及黄色丝线编织成的,挂在右肩上的参谋穗带。

A3,罗岚上校,帝国骑兵联合旅旅长

尽管看起来与他的同志们格格不入,但讽刺的是,相比起其他的指挥官甚至是绝大多数澳宋军人,这位身高足有1.93米,性格直爽而冷血,经常带领他的一小队精英骑兵击溃大群敌人的勇士他的装束似乎才是更符合17世纪贵族骑兵军人的风貌,他穿着着一套标准的骑兵用四分之三盔甲,这套铠甲由完备的头盔,护颈,胸板,背板,肩甲,护臂,铁手套和带护膝的环片状腿甲所组成,这里我们可以注意到上校的头盔面罩是呈现打开状态,为了便于装填弹药铁手套也仅仅覆盖手背部分,而所有这些部件都是用优良的淬火钢材制成并予以烤蓝处理,这使得这副铠甲有着无与伦比的精良防御力,在明国的战场上不论面对冷兵器还是火器几乎是无懈可击的,但由于显而易见的因素,这种几乎完美的铠甲就像罗岚他经常亲自指挥冲锋的骑马宪兵队一样从未批量生产过,据称总共只生产了不足500套而已。此外作为一名元老军官,他的盔甲甲片都经过了卷边处理,而且上面往往还有着各种各样的饰物、印花和雕镂(这些工艺并不会影响盔甲的强度),并在甲片内部包裹天鹅绒以减轻对身体的摩擦,战时他一般还会在右肩上斜跨一条红色宽丝带以表明自己的军官身份。而他手持的武器则是装饰和礼仪意义远大于实用性的4米欧式重型骑兵长矛,因为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武器,即使是骑马宪兵队也很少有士兵能够娴熟使用,而其余的武器则包括锻造精良的直刃阔剑和佩戴在右侧腰部的,一支让人感到时空错乱的M1911手枪。

A4,薛子良上校,特种侦察队司令

作为前美国海军陆战队武力侦察队队员的薛子良上校尽管从未在野战前线出现,但他在特种作战行动和培养特种作战力量时所发挥的作用可以说不亚于何鸣对陆军,罗岚对骑兵的意义,并因此成为了传奇人物。尽管同样是与自己的同志在外形上格格不入,薛子良上校则是呈现出又一种完全不同的风貌,他穿着的是全套仿制版本并手绘以丛林迷彩花纹的BDU作战服和黑色水牛皮帆布高帮热带丛林作战军靴,并配以八角帽,同样采用黑色皮革质地的半指战术手套和武装带,而雪茄烟和墨镜则是某种惯常的美式矫作装饰的组成部分。

B,线列步兵

B,线列步兵

B1,掷弹兵上等兵,第三步兵营

这名身材粗壮的士兵形象以战地记者所拍摄的一张模糊不清的黑白照片为蓝本所着色绘制,这名掷弹兵穿着的是征服明国战争中澳宋正规军士兵普遍穿着的灰蓝色单排扣立领野战服,他的士兵身份在制服上体现为如下几个方面:他的军服上衣仅有领章和臂章以标示兵种,前襟仅有两个胸袋而无下挖袋,而行军马裤也没有裤绦。此外他的袖口装饰有标志着他所属部队的三颗袖扣,以及一次战役纪念的黑呢条。标准的黑色帆布野战武装带左胸部位装饰有代表掷弹兵的燃烧榴弹标志,并配以双份弹药盒和右胸带上固定的急救包,标准长度的米尼步枪背在背后的野战行军包和毛毯上,标准版步兵钢盔侧面盾形启明星徽章被涂成代表掷弹兵的红色,裤脚和高帮黑色皮革行军靴靴筒则都被紧紧束在灰色帆布制的绑腿内,而他手中的水壶则被固定在右后臀部的位置。

B2,线列步兵少尉,第一步兵营

相比起士兵来,这名军官的制服显然要表现出一种更轻松和潇洒的姿态,不过在事实上也轻松不了不少,这名军官同样穿着的是朴实的带有代表线列步兵蓝色盾形徽章的钢盔,带四个口袋的标准款灰蓝色野战上衣和行军马裤,并背着通用型野战背包,而与士兵制服比较明显的区别则包括如下几点:他的武装带和装具是用黑色皮革制成的,并且做工更精美,在左胸带前钉着的是代表线列步兵的交叉步枪标志。此外他不携带步枪而仅装备标准款线列步兵军官用指挥刀和左轮手枪,行军靴则长度及膝并且不需要打绑腿。

B3,掷弹兵中士,第七步兵营

这名正在参加检阅仪式的士兵穿着的是掷弹兵的全套盛装礼服,也是早期最为人所熟知的步兵礼服款式,这套仅限掷弹兵穿着的礼服包括了黑色呢质主教冠帽,猩红色的对襟单排扣短上衣和白色仪式用武装带,以及白色检阅用绑腿,而他的灰蓝色裤子和行军靴则为作战服所使用。这顶30厘米高的主教冠帽的正面主体部分是采用黑色粗呢材料制成的,内部则附属有铁丝制骨架以增强其形态,帽正面下部装饰有白色刺绣的橡叶与月桂花纹,上部钉有冲压了嘉禾环绕启明星徽章花纹的黄铜制金属板,帽的后部则用红色呢料制成。而上衣的裁剪除了无有胸袋与挖袋则同野战服上衣别无二致,作为一名士官他的军服配备了全套肩章,领章和袖章,并在胸前佩戴着刺杀格斗英雄勋章和优秀步枪射手勋章,两个一组的纽扣和袖扣以及三条袖绦则代表了他属于第七步兵营。他的仪式用装具采用白色帆布制成,并配以两个空的白色方形皮革子弹盒,绑腿同样采用白色帆布质地,并加以黄铜扣子扣紧。

C,轻步兵

C,轻步兵

C1,轻步兵上等兵,第一步兵营

这名手持霍尔式后装步枪的轻步兵的装束在大体上与战列步兵和掷弹兵想当,但以头盔上配备用以插入伪装用植物枝叶的织物伪装网作为区别,但在实际上这种初衷良好的东西在除了作战以外的场合并不受士兵们欢迎,因为这让他们觉得自己英气挺括的钢盔会因此变丑,看上去就像是个傻瓜,于是很多士兵经常就方便地将其“遗失”掉了,而代之以自己准备的头盔伪装用品,同一时期的照片和士兵回忆录表明了多种头盔伪装用品的存在,包括士兵自己搜集的土黄色,灰色,绿色或蓝色布料制成的头盔包布,植物枝条编成的伪装兜帽,甚至是混合着植物枝叶的泥土。而他的其他装备则与战列步兵基本相同,并在装具左胸带部位佩戴有象征轻步兵的“猎号”标志。此外为了避免在轻步兵战中活动不便,这名士兵没有穿戴绑腿而是直接将裤脚塞进黑色皮革行军靴中。

C2,轻步兵鼓手,第四步兵营

像是任何军队中一样,澳宋军队中的鼓手和号手都同样穿着非常醒目的制服,图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穿着的军服上带有的肩部“飞翼”装饰,银色金属线编成的肩章以及袖上的黑色箭形袖标,这些都是军乐手的标志性服饰特征,而左肩肩章上垂下来的绿色绒球则代表他是一名轻步兵的鼓手(掷弹兵为红色,线列步兵为蓝色),以两条皮带固定在武装带上的标准步兵军鼓采用黄铜和羊皮制作并在野战时涂灰以降低可视性。而作为不能携带步枪的乐手他还装备了一把步兵军官用军刀来作为最后搏命的武器,当然也有一些资料表明手枪被装备给了这些士兵作为自卫之用,不过并没有图片证明这一点。此外他还出人意料地携带了标准的步兵行军用野战背包和毯子,这或许是他所在部队给养不充足而需要自备一部分的证明。

C3,黎人山地步兵

由黎人和苗人部落中招募来的这些士兵担负起了在山地搜索,侦察,追逐和歼灭敌军士兵的任务,尽管他们身材矮小貌不惊人,但他们在山地和森林中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高效率和优秀战斗技巧,并以此赢得了荣誉。图中这名士兵头戴的是带有轻步兵猎号标志的灰蓝色有檐平顶圆筒军帽,并在帽后垂有遮阳布,一些照片表明这种帽子也被一些轻步兵在不担负进攻任务时使用。此外他的制服上衣,野战背包,装具,行军马裤和行军靴与汉人的同僚们基本一致,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使用了宽布条制的绑腿而非整体式绑腿以为山地作战时的特殊用途。而在武器方面除了标准的南洋式击发滑膛步枪外,这名士兵还携带了砍刀(图中未显示),带绞盘张弦器的小型弩和10支浸烈性毒药的弩箭以便于山地作战。此外由于没有抵御骑兵冲锋的需要,他们的步枪上没有装配刺刀。

D,炮兵

D,炮兵

D1,野战炮兵,上士

炮兵是澳宋陆军火力输出力量的主体,在野战和攻城战中都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他们出色的炮术和精良的火炮无一不让敌人感到畏惧。图中这名手持推弹杆的上士穿着的是标准而带有不少新鲜气息的全套炮兵野战制服,尽管看起来与步兵的制服类似,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他钢盔侧面的交叉炮筒标志,红色领章,装饰简单的袖口和装在腰间武装带右侧的拉火管包看出他是一名炮兵。此外背景中出现的火炮是仿M1857式的12磅滑膛青铜野战加农炮,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率的武器,特别是在面对敌军步兵的进攻时经常表现出强大的火力。

D2,野战炮兵,上等兵

相比起D1的上士,图中这名持炮膛刷士兵的穿着显然更适合野战的需要并更加舒适,因为气温和繁重的体力操作让他脱去了外套而仅穿着背心作战,杂物包也被固定在行军裤的皮带及裤带环上,而为了便于行动,原本按照规范应当穿着的制式绑腿也被脱去了。此外为了面对敌人可能出现的骑兵威胁,这名士兵除了在身后准备有一支上好了刺刀的步枪外,还将自己的军毯卷起斜跨在右肩上来缓解敌人刀剑的劈砍。

E,骑宪兵

E,骑宪兵

E1,骑宪兵中队长,上尉

澳宋骑宪兵可谓是澳宋军队中最为威名远扬的部队,在英勇的骑兵斗士罗岚和胡奇的指挥下,他们在无数次大小战役中以英勇顽强的冲锋击溃数倍甚至数十倍自己敌军的故事被后世各国无数的文学艺术作品广为宣传,并被赋予了“铁骑军”的称号,尽管实际上他们只是一支规模从未超过500人的,澳宋军队中唯一披挂着完整铠甲的部队而已。图中的这名上尉身穿着烤蓝处理的标准款骑兵盔甲,戴勃艮第式开面头盔和带马刺的骑兵靴,马铠也是标准的制式防弹马铠,当然多数士兵坐骑的马铠都像是他身后的那匹战马一样将效果不高的脖甲省略,而在马铠护胸的左右两侧则分别带有启明星和星拳标志以作为徽记。至于武器和装备方面,这名上尉所携带的则是完全符合规定的式样:佩戴在腰间的骑兵剑,分别固定在马鞍前部左右两侧的骑兵卡宾枪和.45长管左轮手枪,以及马鞍后部的帆布装具袋。

E2,骑宪兵中队中队长胡奇,上校

尽管骑宪兵以坚决勇猛突袭进攻和顽强凶悍的冷钢冲锋而著称,但有些时候他们也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特殊发挥。在1639年秋季对明国陕西某座县城的攻击中,面对4000名明国士兵防守的城墙,200名骑宪兵和一排骑炮兵在胡奇的指挥下下了马,一部分用卡宾枪和12磅炮对城墙进行压制射击,另一部分士兵则勇猛地抬着临时制成的云梯,挥舞着剑和手枪在他亲自带领下爬上了城墙,并以一场教科书般残酷的白刃战粉碎了明国士兵的抵抗,之后他们夺取了城门,将城外火力支援组放了进来并彻底夺取了县城,整场战斗没有一人死亡。本图所描绘的正是胡奇上校在这场传奇战斗中的形象,他穿着的同样是标准款式的骑兵盔甲,头盔的面罩被打开并推到头顶,并在肩部佩戴一条紫色丝绸带作为军官的标志,而他所持有的武器则是.45口径的左轮手枪和骑兵剑,此外上校还携带了一支临时自制短矛作为近身格斗的武器。

E3,骑宪兵上士,便服

即使不穿铠甲,骑宪兵们的制服同样是有着自己的鲜明特色,图中这名正在参加检阅仪式的上士穿着的是标准的灰蓝色骑兵野战夹克和马裤,以及带有护膝和马刺的黑色长统骑兵靴,这是一套相当潇洒而时髦的制服,不仅仅是骑兵部队,很多军官和元老都会穿着这样的一套制服作为自己日常和工作时的服装,此外他的骑兵剑和手枪都用锁链挂在军裤的腰带上,带有鬃毛头冠和启明星标志的礼服头盔则是来自于库存旧式藤盔的改造产物。


F,龙骑兵

F,龙骑兵

F1,龙骑兵,少尉队列官

尽管相比起正统的重骑兵骑宪兵,澳宋的龙骑兵们实际上是被作为马匹运输的步兵来作战的,直到敌人开始崩溃方才作为重骑兵一样上马追击敌人。但是他们依旧是一支非常高效而精干的骑兵力量,不管作为侦察,巡逻,治安战还是突袭战都有着良好的表现。在一些个别的时候,龙骑兵们还表现出了不逊色于骑宪兵们的非凡勇气和高昂斗志,譬如在1638年的洛阳之战中,450名龙骑兵在他们指挥官姚少勇的带领下,骑在马上挥舞着军刀勇敢地袭击了6000名明国士兵,以5个人的代价杀死和俘虏了3000人。本图描绘的正是这些勤恳而勇敢的的士兵形象,E1的这名参加检阅仪式的少尉队列官所穿着的是标准的龙骑兵款野战服,包括了夹克式紧身短上衣,厚料马裤和带有护膝和钢马刺的骑兵靴,总体上与骑宪兵们穿在铠甲下的战服并无明显区别,而他的钢盔则是标准的步兵用款式,白色帆布制成用以挂弹药盒和卡宾枪的武装带斜挎在左肩上,骑兵剑则以军官的方式直接固定在武装带左侧。由于是参加检阅的缘故,这名少尉使用了检阅用鞍褥和手枪套,而战时则用羊皮将整个鞍具覆盖以防止脏污。

F2,龙骑兵,列兵

本图根据临高时报战地记者于1638年山东前线的一张照片所绘制,图中这名疲倦的下马作战龙骑兵正精神萎靡地站在一条小溪边做着片刻的休息,他手持一支霍尔式后装线膛卡宾枪,并穿着与F1任务相同的标准骑兵款式野战服,骑兵靴和钢盔,并且由于长途行军作战而显得破旧不堪,在徒步作战的情况下,骑兵靴也往往被普通行军靴和绑腿所取代,步枪也不挂在腰间而是背在背后。

F3,龙骑兵上士,号手

这名检查自己马具的号手所穿着的同样是标准的骑兵野战服,并在军服的右臂上佩戴有号手中间夹一条黑杠的箭形标记,除此以外我们还可以从他的军服上看到其他一些龙骑兵装备的细节,这里可以注意到龙骑兵用的白色武装带主体部分是由一条斜挎在左肩上可调节长短的白色皮带或帆布带构成的,在这条皮带的右侧腰部附有一个钢制弹簧夹用来通过扣紧扳机护圈的方式以夹住卡宾枪,而背后还另外附有一根较细的皮带用以悬挂黑色帆布制弹药盒或水壶,黄铜制骑兵军号以一根细锁链挂在骑手的右肩上,而束在战服下摆的武装带左侧则用来挂骑手的杂物包和骑兵剑。此外这名骑手的马具也是典型的野战用款式,特别是在与F1的上尉对比时我们可以注意到他的马鞍下没有鞍褥,带镶边的刺绣手枪套也被简便的皮革制品取代以防止脏污,这是典型的野战风貌,当然军官们往往无视这一点而以检阅用装具投入战斗。


G,轻骑兵

G,轻骑兵

G1,.轻骑兵,下士

相比数量寥寥的骑宪兵和经常下马战斗的龙骑兵,轻骑兵们构成了澳宋骑兵最多乘马战斗的群体,这些貌不惊人而坚韧的士兵在战斗中担负着侦察,骚扰,袭击敌军补给线,追击逃敌甚至是协同骑宪兵和龙骑兵冲锋的任务。在极个别时候他们甚至在冲锋中像是骑宪兵一样击溃过大群的敌军步兵。图中所描绘的这名轻骑兵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战士之中一员,他的大体装束与龙骑兵相仿,但使用的近战武器则是类似于英制1796型轻骑兵马刀的宽刃弯刀,这是一种非常凶狠的武器,尽管略显沉重但威力十足,被它砍中的人无不当场肢体断离,从而令人畏惧,木制包铁的刀鞘则以传统方式悬挂在腰间。此外为了抵御寒风的需要,他在钢盔外面包裹了制式的头盔包布,戴着巴拉克拉瓦式防寒套头帽和羊皮手套,并在标准的夹克式骑兵野战服外面穿戴了一件斗篷大衣——这是所有骑兵在寒冷季节和下雨时都会统一穿着用以抵御潮气的一种服装,用深蓝色,灰色或白色粗呢制成,前开襟并带有兜帽和披肩,平时不穿时折好收在马鞍后的储物箱上。此外他还出人意料的使用了检阅用马鞍褥,尽管这会让他在一段时间内骑马时感到舒服,但如果有检阅场合的话这一定会让他为清洗这东西而感到痛苦不堪。

G2,女性元老,轻骑兵礼服

尽管轻骑兵们的外形大多呈现出一种朴实的状态,但这丝毫不妨碍许多热衷于制服的元老借题发挥的兴趣,图中所展示的正是经由元老胡奇和朱胜松等人所设计的一种轻骑兵礼服方案,这套制服包括了带白色刷状羽饰的黑色皮革制有檐平顶高筒军帽,白色带有胸绳和排扣装饰的长袖外套,单袖穿着的天蓝色毛皮大氅和紧身马裤,多束金色丝线编织成的宽腰带以及带马刺的浅黄色鹿皮靴,就连马鞍褥也是带刺绣镶边的深蓝色毛毯,但令人生疑的是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种礼服曾经被轻骑兵部队所装备和使用,而唯一见于史料的记载则是一张女性元老穿着这种制服骑马的模糊不清照片,而这名女性元老的身份也一直被人争论不休,而较为主流的观点一般认为她是罗岚的妻子陈乐凡,或者是包括她在内的多名女性元老都拥有这样一套制服。本图所复原的正是陈乐凡女士穿着这样一套制服乘马娱乐时的照片,图中可见她按军人式的规范穿戴着这样的全套制服并将头发梳成轻骑兵式样的两条鬓辫,两支手枪的枪套压在马鞍褥下,手里的马刀则来源于她丈夫的个人藏品。


H,骑马炮兵

H,骑马炮兵

H1,骑马炮兵中尉,第二骑马炮兵连

骑马炮兵是澳宋军队的骑兵们特别是骑马宪兵们最为信赖的伙伴,这些快速高效,伴随骑兵一同行动的骑手们操控的12磅炮和打字机式多管枪能以非常精准的炮火提供毁灭性的火力支援,给面前敌人的有生力量沉重而猛烈的打击,甚至在一些骑兵难以行动的复杂地域也不例外。图中这名中尉穿着标准的骑炮兵用野战服,这种制服的上衣,马裤,靴子和钢盔与其他骑兵部队穿着的款式大体相同,但我们可以从他们背后的步兵标准背包和装具,左胯部装火炮拉火管的白色帆布包,以及钢盔上马刀和炮筒交叉图案分辨出他是一名骑炮兵,为了此外他的鞍具也是标准的骑兵军官用款式,出于矫饰或者军官风度的需要这名中尉还在腰间悬挂着一把骑兵用剑而非普通军官用指挥刀,不过他什么时候会用到这东西那就不得而知了。此外我们可以注意到他的坐骑上套着的用来牵引火炮的马具,以及身后由弹药车前车和火炮组成的四轮炮车。

H2,骑马炮兵列兵,第二骑马炮兵连

相比H1的军官,这名士兵的形象似乎更符合野战中多数骑马炮兵们的造型,一块白色的旧布被盖在了头盔上用来遮掩太阳光的直射,懒于擦皮靴的需要则让骑兵长靴被绑腿和普通行军靴替代并套着制式马刺,此外他还在军服外面混合穿戴了标准的步兵用单兵装具和左肩上骑兵用以挎步枪的白色武装带,作为一名士兵他的坐骑鞍具手枪套没有罩布而直接暴露在外,手中的骑兵剑则是最不符合标准制式的一样武器。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