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澳宋小误会——我选吴南海》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澳宋小误会——我选吴南海
作者ID
其他网站 知乎:潘建龙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台湾
内容关键字 普选,审讯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其他 澳宋小误会——我选吴南海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8-09-06
最近更新 2018-09-06
字数统计 (千字) 3.7




这是台湾一个平凡的初秋,农田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水稻沉甸甸地弯着腰,安静地立在田里等着收割——今年又是个好年景。心急的后生仔已经开镰了。而有经验的老农还不急。按天地会“技术员”说的,再过两天收成才最好。这几天的工作,无非是到田头转转看看,赶走麻雀,并不忙。

田垄上,农民们三三两两围在标语牌下吃早饭。要不是澳宋来了,哪敢想吃“饭”?从这个角度说,农民的天地会的感情是很深的。何况天地会确实做了不少好事,连这标语牌也是天地会搞的新玩意,几根木头架一大片木板,就做成了,为防雨水冲掉墨迹,上面还装了很长的屋檐。标语牌也是农民休息的好地方,上面写满了气宇轩昂的口号:

  

农业学临高,工业学广州!

天地会,就是对!

打进北京都,解救袁嘟嘟

普选主席,请投一票

……   



“吴南海来了!”不知谁叫了一声。

顺着田垄走来几个髡人。领头的是个微胖的中年人,和一个人高马大的家伙。后面是推着自行车的初晴,还跟着两个假髡。

“吴南海!”“吴农相!!”

农民们欢呼着拥过去。

吴南海是和赵慢熊一起来的。他爱到田里走走看看。农民们都熟他,也喜欢他。他虽然有妻也有妾,但从不像万里辉那样摆架子,也不像万里煌那样见了姑娘就迈不开腿——他和初晴感情很好。

初晴不但给他当家,还烧得一手好菜。吴南海的家宴在元老院是出了名的。赵慢熊吃过一次后就天天赖在天地会蹭饭——他很长时间没事做,闲得手脚发痒。元老院看他无聊,派了他个“普选观察员”的角色。他蜻蜓点水一般在广东晃了几天,就一头扎回台湾的的天地会——吴南海今年常驻台湾抓农业。

众人很快挤开赵慢熊,把吴南海围在当中。

“农相,今年又要丰收哩。”

“好好,丰收了好。”

“农相你吃了没?不嫌弃就在我们这吃吧,肠粉洒了麻油,好吃。”

“不客气,不客气,你们吃。”

“农相中午不要走了,到我家去吧,杀鸡给你吃。”

“好好,我还有事,不麻烦你们了。”

欢呼声此起彼伏。赵慢熊急也不是,不急也不是,尴尬地搓着双手,谄媚地笑着。

就在这时,一个非常高亢清脆的女声像炸雷一样响起:

“吴南海,我选你!”

吴南海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他回头看去,一个短发女孩站在“普选主席”口号牌下,又喊一声:

“我选你呀,吴南海——”

这下人人都听清了。


百无聊赖的赵慢熊忽然眉头紧皱,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吴南海脸色惨白,身子晃了晃,指指假髡亲兵:

“带走。”

两个亲兵赶紧跑过来,领头的大汉一把抓住女孩的领口,这一下女孩几乎双脚离地抬起来,后面的跺在女孩膝弯上,女孩一下就趴倒了。不由分说,两人熟练地抠了一块黄泥塞进女孩嘴里,架走了。

“南海,你这天地会可以啊。”赵慢熊分开人群,盯着吴南海说,“怎么,嫌农相的位置坐不下了,想当总统?”

“老赵,你……你可千万别误会。”吴南海汗都下来了,“文总是核心,是大统领,我可从来没有二心啊!”

“哼哼,有没有二心,天知地知。”赵慢熊笑道,“我自从当了这大选观察员,也算是走遍海峡两岸了,还真没见过敢不选文总的。你跟我说说,天地会印的大选选票,符合蒸包局规范要求吗?”

“符合,绝对符合。”吴南海撩起衣襟边擦汗边说,“按要求,选票上有两个人名,选文总只要写个文字,第二个候选人是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奥斯特洛夫斯基,必须写全名且不能有错别字,不能写到空格外,否则选票作废,这这这,这完全符合要求的呀——而且据我所知,广州大区的第二候选人是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比我还少三个字,足见我最忠心……”

“哼,别忘了选票反面最下面,还印了小六号字的‘其他’。”赵慢熊冷冷地说,“根据规定,这里写别的名字,也相当于一票,这是文总的主意。文总啊文总,你老人家真是圣明,就知道吴南海这种人有二心,一下子就上钩了。”赵慢熊眼望西北方,喃喃自语。

吴南海面如死灰。


天地会的一个小房间里,短发姑娘瘫在地下,衣服破破烂烂,精湿的头发贴在脸上,神情颓唐,看得出吃了不少苦头。

“大胆民女,说吧,你为何要选吴南海?是哪个元老指使于你?”赵慢熊慢条斯理地走进屋坐下,响亮地打了个饱嗝——吴南海刚刚请他吃了顿好的,还狠狠心开了瓶来自旧时空的可乐。

“呜噜呜噜呜噜……”

“废什么话!还不快说?”赵慢熊大嚷。

“呜呜噜噜……”

“这怎么回事?”赵慢熊不满地问。

“是……忘了,忘了。”亲兵赶忙过来,一个捏开姑娘的嘴,另一个伸手进去,掏出一大把黄泥。姑娘哇哇吐了几口,终于开始说话,是闽南口音:

“哇嗯昂,哇嗯昂啊……”

“好好说,说普通话。”能张嘴就好办,赵慢熊的脸色和蔼了不少。

“我冤枉,冤枉啊……”

“姑娘,我看你也是个小门小户的农村人,你选吴南海,肯定不是你自己的想法,是有人教唆你,你说,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指使你的人,是姓吴还是姓初?”

“老赵老赵,有话好说。”旁听的吴南海轻轻扯了扯他衣袖,谄媚地笑着说,“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赵慢熊没有理吴南海,和颜悦色地继续问: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选他?是谁指使你的?”

“吴……吴南海,他烟道,有本事,会种田。”

“烟道就是帅,是夸我……”吴南海赶紧解释。

“还有呢?”

“他……他对水扎默特别好……”

“水扎是漂亮,默是老婆,就是说对我们初晴好。”吴南海忙不迭地说,又冲着女孩嚷,“不是让你说普通话吗?再说闽南语就打你嘴!”

赵慢熊点点头:“这也不能算什么。你可知道,当大统领需要什么条件?大澳宋除了文大统领,谁有这治国的本事?吴南海可有一毛钱的大统领样?”

“我……我不要他当大统领,他能娶我就行。”

“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我选他,不想他当大统领,我想嫁给他……不娶也行,当妾也行……”

“你不让他当大统领,为什么还选他?”赵慢熊丈二和尚。

“我选他,就是想和他在一起,让他也选我……我知道他有两个妾,我也愿意给他做妾,没关系的……”

吴南海站起来:“那你为什么不选慕敏元老,或者杜雯元老?她们不漂亮吗?不是也总来天地会吃饭吗?”

“她们……她们是女的。”女孩说,“男的选女的,女的选男的。男的不能选男的,女的不能选女的……”

“等等……”吴南海走到姑娘面前,一字一句地问,“你说的‘我选你’,是不是‘我喜欢你’?”

“对,吴南海,我选你你造吗,我想做你女票……”

“你特么给老子说慢一点,把舌头伸直了!”

“吴——南——海——我——喜——欢——你……”

“卧槽。”吴南海飞起一脚踢到姑娘下巴上,这一下用了全身力气,姑娘没来得及吭一声就背过气了。紧接着,吴南海伸出两只蒲扇大手,劈头盖脸地打:

“NMB,好好一个姑娘,坏在舌头上了。你不说‘喜欢’,非说‘选’,这不是成心想害我吗……”

胡乱打了几拳还不解气,看到旁边有把木椅端起来就要砸,赵慢熊哭笑不得,赶紧拦下了:

“好了好了老吴,别闹了。你个大男人打女人,说不过去。”

“不行,慢熊,我今天非打死这个不说人话的。”

“算了吧老吴,元老院还是相信你的。”赵慢熊夺过木椅,“归化民贪图富贵,想嫁元老过好日子,也是有的……”

“哼。”吴南海听了这句,如释重负,“这种大舌头就该拉去打靶。”说着又伸脚去踢。

“走吧走吧。”赵慢熊笑着把文件夹合起来,挽住吴南海的手,“你这算运气好,今天小灵通信号不好,打不通,不然你现在开门,蒸包局已经在门口等你了,现在蒸包局的械具升级了,钢厂全新的不锈钢手铐。就像我这么一开门……啊!!”他推开房门,强烈的阳光下,赫然站着一条黑影。

赵慢熊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吓得魂飞天外,用手遮脸,嘴里胡乱嚷着:

“不是我,我没说,都是吴南海教我的……”

吴南海摇了摇头:

“慢熊,你连初晴都不认识了?”

赵慢熊慢慢睁眼,从指缝里看,可不是初晴吗?只见她穿着劳动布背带裤,左手提一桶水,右手一根“驴见愁”的皮鞭,头发高高挽了个髻,面若冰霜,开口道:

“南海,这事我在外面听明白了,你们回去吧……”

“嫂嫂嫂嫂嫂子,嘿嘿。”赵慢熊凑上来,嘴唇还在打战,“听听听听说这季节螃蟹正肥……就劳动嫂子做个香辣蟹好不好……嘿嘿,做小叔子的好几天没吃这口了……”

初晴没有理他,迈大步进门,放下水桶,把皮鞭在桶里泡了泡,轻轻一抖,回头对两个男人笑道:

“现在该本姑娘过她一堂,看是哪个骚蹄子吃了熊心豹胆,敢跟我抢男人。” (完)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