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澳宋平话三剑侠》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澳宋平话三剑侠
作者ID
其他网站 知乎:萧尒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州
内容关键字 城外偶遇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其他 澳宋平话三剑侠01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8-05-27
最近更新 2018-05-27
字数统计 (千字) 3.4




第一回 路少侠初逢美妇人 小丫鬟一笑胡建佬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五霸七雄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播种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列位看官,今日为诸位分说一段澳宋初兴时的故事。说俺大宋朝太祖皇帝奉天承运,一杆军棒打下了四百军州,扫北征南,一混乾坤。女真崛起,侵犯河北,康王救驾,岳王出世,掩护了汉家半壁河山,后来蒙古鞑子南下,可怜我汉家千里江山,万家百姓,一时间化作了血海尸山,大丞相文天祥威武不屈死在了幽州燕京,幸有左丞相陆秀夫护着忠良的一点骨血,拥戴宋主遗脉在海外自立为王,治下物阜民丰,百业兴隆已三百年矣!

自古来胡人无百年之运,至正天子荒淫无道,普天下刀兵四起狼烟滚滚。安徽人朱元璋,揭竿起义推倒大元,建立大明。本是汉家衣冠的一位大英雄,但因为炮轰功臣楼犯了天道,乃有叔夺侄位不伦之事。以后历代帝王有位无德的多,勤政爱民的少;一直传到了末帝明思宗朱由检,也就是崇祯皇帝。崇祯帝有道无福,在位十八年,旱九年,涝九年,普天之下,哀鸿遍野,逼反了大西王张献忠闯王李自成,关外又有女真贼蠢蠢欲动。好可恨那朝堂上衮衮诸公争权夺势不问黎民百姓死活,地方上狗官奸贼沆瀣一气哪管生民男女温饱。

我大宋诸贤立国海外本有三百余年,本无异于中原争霸,再起刀兵之祸。只因听海商传说大明江山不稳,君暗臣昏,内有巨寇外有满鞑江湖无偃草之日,庙堂无休戈之时。因此有左丞相文德嗣,右丞相王洛宾,督公马千瞩有本奏上,请发兵中原,吊民伐罪,一靖九州,重开日月。

说却自我大宋海船穿洋越海来到临高屈指数年,元老院发出两广攻略之号召,广州无血开城,阖城士绅无不欢欣鼓舞。开府的明府老爷刘翔本是汉朝宗室之后,就有安邦定国志,又有贤良相助,深得广州军民之心,恩开了龙虎榜,搜罗四方英杰,且说这一日,离城十里之地有一间驿馆,打东头官道上来了一骑马的少年,这少年生的什么模样?有赞为证:

面如冠玉眉似剑,鼻直口正身挺拔;头戴一方五方巾,身穿青色短打足蹬薄底快靴;腰间悬着三尺龙泉剑,顾盼间一身英豪气;若问少侠名与姓,胡建泉州小路虎。

书中代言,这位少侠姓路名虎,乃是胡建泉州南安县人氏,家境小康,自幼爱好舞刀弄枪,为人最爱打抱不平见义勇为,乃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少侠。生的也是好身量,更加一副自幼打熬的好筋骨,不知多少闺秀一见倾心,多少名媛朝思暮想。

然好男儿自有英雄志,路虎并不贪图那庸脂俗粉,却见这海波不平,乃有封侯凌云愿。唯苦官军无能,朝廷祸民,报国无门。好在伏波军的大名也传到了胡建来,路虎少年便辞别了父母双亲,骑上了黄骠马投奔这广州城来。

一路跋山涉水自然是不用多提,且说这日日头正好,时辰也好,少侠路虎来在了城东十里的驿馆,与店家些许铜钱,要了一碗煲仔饭,又要了一大碗凉茶,正在屋檐凉棚下吃饭不提。却听到驿馆内脚步声动,一男一女走下楼板。

女声先道:“足下报信辛苦,请先回去禀告爵爷,就说珊瑚夫人已经完全明白了。”

本来路虎正在凉棚中吃他自己的饭,并不在意屋内人说些什么,只是从驿馆内走出来一披着华丽斗篷的中年汉子,他穿着考究的马裤配着皮质的长靴,腰间悬着马刀,背后还背着两柄短枪,路虎虽然是乡下少年,可一路走来,知道自己早已经进了澳洲人的地界,能做这一副打扮的,乃是澳洲人的锦衣卫——名唤蒸包局是也。

路虎自入了广州地界,便看到四处张贴的安民告示说伪明政权已经倾覆,伏波军轻骑逐北,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余孽。现各地自行组建国民军收缴盲流山贼,另有蒸包战士缇骑四出,侦查伪明石翁余党。路虎本不知道石翁是何许人也,后来经本地乡亲解说,方才知道石翁乃是伪明头一号的恶毒分子,在广州城内行巫蛊压胜之事,可谓是丧尽天良。无怪乎澳洲人的锦衣卫四处捉拿。

那中年汉子对那女子“嘿哟”了几声,听腔调似乎是个倭人——路虎生在胡建,也见过不少海商(海寇),也会说两句倭人的土话,不想在广州城脚下也能听到倭人的口音,不由得抬头看了两眼。那倭人汉子却没有看见他,自顾自走出门口,紧了紧腰带,用半生不熟的汉语招呼道:“店家,牵我的马来。”

“来咯!”小二牵来了澳洲锦衣卫的莞马,此种乃是滇马的亚种,个头矮小脚力倒是不错,以耐力闻名。汉子牵了马却并不上马,倒是瞧见了路虎的那匹好马:“咦,这马倒是俊俏的很,店家,是谁人的马?”

小二陪笑道:“差爷,您说的是那匹黄骠马?是那位正在吃饭的少侠的马。”

汉子看了两眼少侠路虎,赞许道:“好郎君,好少年配好马!”说罢,丢下五流通券与了小二:“这是与你的赏钱,昨日吩咐你的都安排妥当了。爵爷来了还有赏赐。”说罢了对着驿馆屋内供一拱手:“秀次就此告辞了。”

说罢,汉子取过马鞭,拍马朝着广州城方向而去。

路虎坐在门口,自然将他与小二的这一番话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想道这倭人倒也是有趣的很,将来若是有缘,倒是可以称兄道弟,把酒言欢。


吃罢了饭,路虎伸了个懒腰,向小二问明白了进城的一些关窍,正要牵马离开之时,又听见楼板作响,一阵环佩声音,屋子里一前一后走出主婢二人两位女子。前脚出门的那丫鬟约莫十六七岁的模样,一副明人的打扮,梳着丫鬟髻穿着浅色印花的细布衣衫,双耳垂着紫金坠子,腰间系着一道淡紫色裙带,小丫头站在门口顾盼神飞,觑见了小二便嚷嚷道:“小二,小二。烦劳问一声,现在可有马车过来?”

小二赶忙笑着迎上去:“小姑奶奶,您今儿一早就开始问了——好教您知晓,每日马车都是两点一刻准时到,现在还差一刻钟呢。”

站在丫鬟身后的是一位美妇人,年岁约二十岁许,美丽而不妖艳,矜持而不冷漠,未曾开口便似有淡淡幽香飘过,路虎不由自主看了她一眼,便顿觉浑身抽搐,好似被电流激了一道似的,原来少侠生了一十八年,从未见过如此倾城倾国的美妇人。只见她是:

观音面,宝瓶身,嫦娥比她欠温柔,玄女相较少生气。身上勿用奇珍增辉,寻常衣衫却是万种风情。

丫鬟回身禀告夫人:“夫人,车马尚未来,您还是到馆内暂歇吧。”

那被称为珊瑚夫人的美少妇微微颔首,柔波却在门口的少侠路虎身上一扫而过:“美哉,少年!”

路虎闻听此赞,不由得全身抖擞,恨不能立即找一个恶势力与之搏斗。只恨现在是朗朗乾坤,他有心上前搭话,却又怕唐突了贵妇。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远处传来了马车的开路铃铛声音,丫鬟对小二吩咐了两句,小二乃走到门口,远远地冲着马车招手示意。

马车在驿馆门口停下之后,小二开了车门,丫鬟扶着珊瑚夫人从驿馆走出来,不只是有心还是无意,珊瑚夫人从少侠路虎身前走过时却是目不斜视,径直过去,唯留下幽香阵阵,直到小二来催,路虎方悠悠醒转过来:“方才是人,是鬼,还是菩萨下凡?”

小二噗嗤一声笑了:“你这没见识的胡建佬,刚才过去的是人。乃是澳洲贵人,你莫要做癞蛤蟆吃天鹅肉的痴梦了——你不是要进城么,快些动身,跟着那马车走,终点就是东城关。”

路虎这才如梦初醒,骑马而行,跟在了马车之后。一直跟到了东城关内,他见那一对主婢都下了马车,本来与他无关,却鬼使神差的走了上去,微微一礼:“两位贵人。”

丫鬟见到这少年跟了上来,不禁有些惊讶,下意识地便后退一步:“你是哪路的狂徒?居然敢尾行我家夫人?你可知道蒸包局的厉害?”

路虎此刻一颗心跳得砰砰乱响,全未听到后面那几个字。只是唱了一个肥喏,口尊夫人道:“小生是胡建良家子,初来澳洲治下,尚不知何处去。见两位柔弱女子出门在外,也无一个护卫,便……”

话未说完,那小丫头便银铃般的笑了起来:“好笑,好笑,我倒是个狂徒,却原来是个呆子。”

“丫头不得无礼。”美妇人不知何时取了一方面巾罩着,她对路虎还了一礼道:“有感少侠多义,奴在车上已然看见少侠自驿馆护送至城关,现奴主婢已经入城,勿用少侠担心。”说着,她顿了一下:“少侠初来,在城内可有投靠处?”

路虎也不知该如何说,只是摇头。夫人莞尔一笑,从腰间解下锦囊一个,由此取出扑着香粉的名刺一张:“少侠若无处可去,可来此处。日后若是有缘,自会相见。”说着,乃命丫鬟将名刺交给了路虎。主婢二人又登上了另一辆黄牌人力胶皮车,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广州大世界的茫茫人海中。

少侠路虎手拿着名刺,眼看着眼前百万人流,呼啦啦红男绿女,哗啦啦人潮如织,天际线处巍峨高楼,遥远地方钟楼整点报时——好一个花花世界,好一个异域他乡!好一个举目无亲,好一个英雄当有用武之地!

路虎将那名刺贴身放了,牵着黄骠马随着人流往城内一步步走去。他在城外已经同那小二打听清楚了。城内刘府君求贤若渴,贴出了龙虎榜招贤纳士。只要是有真才实学,不限文武,不论出身,都能有一席之地。他从南安千里来投,正是要在这龙虎榜上一显身手。现在他又多了一个念想:大丈夫当求美人青眼,国士之遇也!



若问这少侠路虎就能能否一遂青云志,这位绝赞的美妇人又是何许人,且听下回分解: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