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片警李子玉》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片警李子玉
No Portrait.jpg
作者ID
百度贴吧 气持样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州
涉及方面 生活片段
内容关键字 新上岗警察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片警李子玉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5-24
最近更新 2016-09-26
字数统计 (千字) 约 15.8 千字
阅读推荐
同人活动荣誉 2016铁拳爆菊大出血奖杯-出线-s.png

完成了中班巡逻任务的李子玉回到家中已是临高时间晚上9点过,晚饭自然已经在公安局食堂吃过了,这样一来又能给家里节约了一笔开销,再加上自己每个月领的八斗米,原先那个家中“吃干饭”的人俨然已是能养家的“顶梁柱”了。

“八斗米的月钱就可以养活一个四口之家,警察局食堂还额外供应两顿工作餐,也不知澳洲人是哪弄来的金山银山可以这样挥霍无度……”李子玉一边脱下绑腿一般嘀咕着,“这套衣服啊神气是神气,就这绑腿是哪个混蛋设计的,也太难脱了吧!”原本还不适应澳洲紧身衣的李子玉是越来越喜欢这警察制服了,一穿上就自然的挺胸抬头,连走路都带着一阵风,反观以前的自己穿着长衫晃晃悠悠四处闲逛,现在的李子玉仿佛已经是脱胎换骨的新人了。

“玉儿回来啦?快来泡个脚。”李子玉的娘听到儿子上班归来,赶紧把澳洲热水瓶里的热水倒进木桶里准备好。自从李子玉当上警察开始外出巡逻后,就养成了回家后泡脚的习惯,温暖的热水正好能缓解白天双脚行走后的劳累。“难怪澳洲人的选拔考试这么看重跑步了,这几个月在广州城走的路比我过去几年还要多!”李子玉悻悻的向母亲抱怨道。

“你以为那八斗米是这么好拿的嘛?再说了每天出去走走路一个月就能拿到八斗米,别人想去还去不了呢”

“也是,我们这次参加警察考试的可有好几千号人呢”李子玉说起自己当上警察这事就不禁洋洋得意起来,“不过我的活儿可没娘说得那么轻松啊,我们不光抓贼还要管一摊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个月又是全民卫生月,街上乱丢垃圾和随地大小便的归我们来抓,可别提多累了……对了娘,你和爹上街的时候可千万注意别乱丢垃圾啊,搞不好被抓进局里我可就没面子了啊。”

“你说的这个‘局里’就是班房的意思吧?……你放一千个心,嘿嘿...爹娘我们不会给你丢脸的”李子玉母亲满脸堆笑的说着,随后又收敛起笑容严肃的问起李子玉:“玉儿啊,你这警察当得能有出息吗?”

“娘~我不是给你们说过很多遍了嘛,澳洲人那里是官吏一体的,要当大官就得从小公差开始做起,也就是首长们常说的‘从基层做起’。孩儿我又识字,现在我参加的学习部上一百来号人据说就是为以后当干部准备的...哦对了,这干部就是澳洲人的官呢。”

“澳洲人的这套东西还真是越听越糊涂,我一个老妇人可搞不明白咯”李子玉的娘轻轻地摇摇头接着说道:“玉儿啊,我看这大官能别当就别去当了,这万一……万一要是大明官军回来了,虾兵蟹将们投个降小命也就保了,这当大官的可逃不了掉脑袋啊~”从西江水匪手中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李子玉娘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一家人的安危,在这乱世之中当个大官显然没有保住自己小命来得重要。

“孩儿我自有分寸…….娘,您可不能再官军官军的叫了,得管叫伪军。”李子玉见自己娘亲忧心忡忡的赶紧安慰道,并且他对于明军几年之后还能不能打回广州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娘省得了……玉儿啊,既然你在澳洲人官府那里谋了份差,娘和爹也商量着该给你成个家了……现在你又是官身,想来对方的条件也不能太差……你有没有心仪哪家姑娘,娘去请王媒婆给对方说道说道……王媒婆她可会说了,谈成了十几桩婚事呢。双花巷的李全福认识吧,他家里那么差的条件都给谈成了……”一说到自己孩子的婚事,任何一个朝代的中国母亲都可以滔滔不绝的说上半天。

“娘…这事我们再谈啊,我太累了去困觉了啊”李子玉赶紧把脚从水中抽出,呼啦着抓起木桶就往屋外冲。


李子玉最近几日颇有春风得意之感,在警察局前天的业务考试中首次杀入了前10名,而因为无头尸案中李子玉坚持报案及后来在协助调查时的表现,潘首长还找过他谈话询问他是否对破案方面有兴趣,不用多说,这是首长要提拔自己了啊……因此李子玉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每次都能比以住多吃两碗饭。

“玉哥,多谢你了啊,没有你我这次考试死定了!来,多吃点肉”说着阿贵就要把自己饭盒里唯一的鸡腿夹给李子玉。

“唉唉,别别别”李子玉见状赶忙把饭盒举起来躲过了阿贵递过来的鸡腿,“那也是靠你自己努力来的成绩啊,再说我们是一组的兄弟就不要说这些见外的话了。”

“嘿嘿,是,是的”阿贵又说了几句恭维的话就埋头啃起鸡腿来。

李子玉这边还想说几句时就被桌子旁一名女子给吸引住了,在距离他们这里三桌远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名女警员,也是留着一头精干的短发,白白的鹅蛋脸很是好看,但与其他在广州警察局工作的女警员吃饭时聚在一起叽叽喳喳不同,这名女警员一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安安静静的吃着饭,脸上也是满幅心事的样子。

“唉,阿贵,你看那边那个女的是谁?怎么原来没见过?” 阿贵抬起嘴角带着几颗饭粒的脸,顺着李子玉的目光看过去。“哟嗬,还是个靓女呢,不过我不认识……这样的靓女才不会和我说话呢,嘿嘿”

这时坐在李子玉对面的一个人开口道:“那个人呀,她是前几天才从临高派过来的户籍警左亚美,分到咋们这的户籍科工作来了,不过…….”对面的人把声音压低几分接着说道“说是老同志来指导咋们工作,但听说其实是因为在临高犯了错误才调动到广州来的……”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李子玉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

“玉哥,什么原来如此啊?”阿贵一脸茫然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吃饭啊吃饭”


吃完饭的李子玉难得的有半天休息时间,于是就准备去找自己的好兄弟曾卷张毓去看看他们的近况如何。李子玉先回家把制服脱下换上了一套澳式短衣短裤就出门向张毓家的核桃店走去。

这半年来在广州大街小巷穿梭巡逻让李子玉的脚力大增,很快就来到了张毓家。只见张毓家的核桃店里面有很多工人在前忙后的搬着东西。

“哟,张兄在忙呐?”

“子玉兄,你可是稀客啊。”张毓一边招呼店内的工人继续工作一边出来接待李子玉。

“张兄你们店里这是在干嘛呢?”

“是这样的,工商会通知我们家要创生产环境改造示范店,毕竟是我们在大世界的指定食品供应商嘛,你也知道首长们对卫生这块要求高得可怕,这不我们就请了工人来把我们家照首长的要求整改一番。”

“做饮食的地方,这样搞搞干净也是应该的。”

本来李子玉以前很爱吃张毓家的茶食的,但自从看到警察局食堂里令人发指的干净后就对张毓家的卫生状况颇有些微辞了。

“哟,忙起来竟然忘记请李兄进来饮口茶了,见谅见谅,快请进”

李子玉向里边瞄了下热闹的施工场景说道“不碍的,张兄家搞建设我站在这里聊聊天就行”

“真是太失礼了,还请张兄多多包涵……这段时间真是忙的焦头烂额,首长希望我们能扩大生产规模,叫我们去货款扩大门面还让我们开直销店搞什么前店后厂的模式。这几日看贷款政策就看的头大,还要选门面…….”

“你也知道首长们最是喜欢大工厂、讨厌小作坊的,不过首长们既然把你们家拿来作示范……张兄,你们家要飞黄腾达了啊,恭喜恭喜啊。”

“哈哈哈,哪里哪里。”

“张公子!劳烦进来一下,你来看看这地板怎么铺咧!”

“你快进去忙吧,我去找曾卷了。”

“曾卷这段时间在准备考澳洲公务员的事情呢,你去了正好帮他参详下,今天照顾不周,下次我请啊子玉兄。”边说张毓边作了一揖。

“没事的,张兄拜拜!”李子玉的澳洲告别方式让张毓无语,“这家伙投了澳洲人后学得还真是快……”

曾卷坐在屋内看着羊城快报最新的招聘信息,桌子上堆放着考试大纲和1635年大宋公务员考试题库,在广州夏日的高温里,光是坐在凳子上就是对曾卷的一种酷刑。上次考警察的失利给曾卷很大的冲击,原本以为自己这个读书人可以轻松进入澳洲人的衙门谋份差事,结果澳洲人却没有展现出对他哪怕一丁点的格外兴趣,而李子玉告诉他警察局有大量临高来的指导员更让曾卷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显然澳洲人倾向于用自己培养的人……正当曾卷绝望之际,广州市政府的一份公务员招聘通告又让曾卷重新燃起了希望,“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原以为我曾卷下半辈子就要这样做蜡烛了……”于是曾卷照着通知上的考试要求买了一堆大纲和题库,好在澳洲人的书籍不算特别贵,加之曾卷又和原先社里的同学合买了一些书目才没让曾卷的父母脸色特别难看。不过澳洲人的部门职务仍然让曾卷头大,这澳洲人公务员考试是三千年未有之新事,完全没有前例可循,也就不好针对性的进行考试准备了。“要是精通髠务的黄大哥还在就好了,现在也没个人可以商量的…….”曾卷轻叹了一口气,继续胡乱的翻着书。

“曾兄在嘛?”这时门外传来李子玉的声音让曾卷眼前一亮。

“在的在的!子玉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曾卷几乎是从屋里冲出来迎接的。

“真是惭愧,这些日子也没来看望各位兄弟,不知曾兄近来可好?”

“子玉兄在市政府当官差还能记得我们几个兄弟己是难能可贵了。”

“曾兄这话说得,难道在曾兄眼里我李子玉是如此势力之人!?”

“哈哈哈,断然不是,元老院占下广州百事待兴,警察局自然也是事务烦多,只说这爱国卫生月恐怕就把你们累得够呛了。”

“那你知道还这样说,我看你是皮痒了吧!?”李子玉说着就捏拳头做出要打人的架势。

“李警官,我错了,别抓小民,小的可是大宋的良民啊。”

打趣了一番,曾卷就将李子玉请进了屋内。

“哟!曾卷你可真够努力啊,这么多书,原先在社学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用功过?”李子玉指着桌子上的书堆笑着说道,“听张毓说你要去考公务员啦?”

曾卷沏好一壶凉茶递给李子玉后说道:“以前是没觉得有希望嘛,就靠我写的那些道德文章想谋个一官半职简直是痴心妄想,但澳洲人来了就不一样了,什么都是新气象,连这公务员考试都透着新鲜,虽说上次考警察失利了但我也还想再试试。”

“曾兄所言极是,大宋确与前明处处都是不同,而且机会也是很多的。首长们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凭曾兄的聪明才智日后定有一番锦绣前程。”

“子玉兄谬赞了,眼下还是要先考上这大宋的公务员要紧……子玉兄今日前来老弟正好有些问题还想讨教下呢。”

“首长说读书人啊就是些酸子,以前还不觉得,现在是真觉得受不了了…….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

“就是这大宋政府的官职搞不清楚啊,不知该如何取舍,这次招聘的也似乎都是些吏官,不知选哪个更有发展的前程,我还特意再研读了些前宋的史料也没有什么有用的发现……”

“前宋那些东西就不用看了,首长带来的都是三千年未有之物,就说我当的这个警察历朝历代可曾有过?我们还是好好研究招聘信息才是正途。”

随后李子玉就和曾卷一起翻起报纸来了,这次广州市联合招聘有税务部门、法务部门、财务部门、民政部门、教育部门、工商部门、卫生部门等十几个广州市建设急需配置的部门,因此机会可以说是相当的多。

“这卫生部门首先可以排除了,我又不是郎中……这财务部门似乎是要帐房先生,我也不行吧……”

“工商不错,商户都要归工商部门管,想来是个有肥缺的部门。”

“哦?但我看澳洲人进来这么久了也没对商户收什么费用啊,就是办了个执照,并且首长不是最忌讳对商家们收各种苛捐杂税嘛。”

“那倒也是,不过你进了工商部门对你家还有张毓家都是有方便之处的,对了,还有你那个挨千刀的姐夫,也是在工商的管制之下。”

“如此说来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教育部就是当教书先生,大约你没有兴趣吧?”

“嗯,没有……”

“税务部门和财务部相当于户部了,去了大约是当个户曹。”

“法务部看上去是要当诉师啊,大宋以法立国想来也是很重视此部门的。不过大宋的法也太多了,我们当警察就要学好几部大宋法,以前我一本大明律都记不完,而大宋的法律有的一部就比大明律还要多……”

“果然严刑峻法...这首长到底是大宋苗裔还是暴秦之后啊?”曾卷听后不禁感叹道。

“哎哎,这样的混话不要再说了啊,你在外面这样说小心进局里去,首长的耳目远超你的想象。”

“是我失态了,下次一定小心。”

“其实吧首长的法律跟暴秦的法还是很不一样的,怎么给你解释呢……算了,你以后就会明白的……”

“曾兄,这大宋的机构纵横繁复,非外人能解,今日我也只是雾里看花而已,不然我回局里去请教下临高来的前辈或许才能拿捏得准,你看如何?”

“这样是极好不过了!那就有劳子玉兄了,今晚我们去惠福街新开的澳洲火锅试试如何?”

“我也不是为了你这顿饭才帮你的啊,下次张毓有空的时候我们再一起聚聚吧,我回去先给你把你的事情搞定了来。”


话说李子玉和曾卷告别后并没有直接回警局,而是拐了个弯往六榕街走去。在这条街上新开了一家山东杂粮煎饼店,这店一开张就得到了驻扎于此的伏波军的捧场。伏波军中有不少是山东籍的士兵,来到广东地界上饮食还是有诸多不习惯之处,因此对于这家乡的风味很是追捧......不过熟悉内情的人知道这家店如此受欢迎还因为这里的店主董小姐是个在广府难得一见的北方美人,据闻还是前明广州董知府的女儿,在董知府服毒自尽后这董小姐竟然愣是凭着一己之力开了家店自食其力。董小姐抛头露面的卖煎饼不说,空闲时还搞起了女红活,伏波军的制服因为临时赶制很多时候都不大合身,于是有不少士兵就会来董小姐的店里改改尺寸或是缝补下破损的地方...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些经过董小姐手的衣服会有一种“特别的香味”......

李子玉还没进店,在门口煎饼的董祥就热情的打起了招呼:“哟!李警官,好久不见您老咧,快请进,这张饼煎完了就给您煎啊!”

“可别啊...这新生活最重要的就是要我们大家讲秩序,我还是在后面排队好了哈。”看到排队群众投来杀人的目光,李子玉赶紧阻止董祥的开后门行为。

“是咧是咧,嘿嘿....”董祥一边陪笑道一边冲着里屋喊:“兰儿,快出来帮忙咯!”

不一会就从里屋缓步出来两位女子,其中一位年方十七、体态轻盈、身材高挑的女子便是这董小姐了。“李警官万福......前些日子多亏李警官赶走了那些个地痞乞丐,否则奴婢店里的生意还就不能顺利的做了,婢子心想李警官来了再感谢则个,结果却是好久不见李警官的身影了......”

董明珰说这话时笑魇如花美目流盼,把李子玉都看得都有些心神不宁,“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女子,一颦一笑都是与众不同”李子玉心想。

“哪里哪里,打击街头浮浪维护商业经营秩序乃是我们巡警的职责,那天我路过看到了自然是不会坐视不理的。”李子玉得意的用警局学到的理论向董明珰说到,感觉自己颇有侠士之风。

“咯咯咯......这大宋的警察就是和前明的班头不一样啊,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呢。”董明珰也不失时机的恭维道。

“李警官,婢子也知道大宋官府清廉不兴收礼,所以婢子特意做了个香包以表婢子的感谢之情,还请务必收下......”还没等李子玉说点客气的话语,这董明珰就扑上来把香包硬塞到了李子玉的手里。董明珰这突然大胆的举动居然把李子玉弄失了神,等李子玉反应过来的时候董明珰已经含笑着转身进了屋。

“李警官,你就收下了吧!这不算行贿的!哈哈,我们可以给你作证。”这时在旁边看热闹人买饼群众也一起起哄。

李子玉刷一下脸就红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回到队伍后等着拿自己的煎饼。


拿着三个煎饼果子的李子玉回到警局己是太阳西斜,局里除了一些值班人员外大家都下班回家去了,李子玉于是就往学习室走去。因为巡警招录的宽松条件,很多大字不识的人都加入了巡警队伍,潘局长就设立了几个学习室供警员们在工作之余学习业务知识和了解元老院的政策精神。学习室刚开放的那段时间几乎没人去学习,不过在出台了连续三次业务考试不合格就没有工资的政策后,学习室就变得火热起来,特别是在每月考试前几天,不提前占位置是绝计没有一席之地的......李子玉连着看了好几个学习室想找到熟悉的人讨教一番,可由于本次月考刚结束,这学习室里就没什么人在,在这的人也多是一些需要补考的警员……正在踌躇之际,学习室角落里一个小小的身影引起了李子玉的注意——那个临高来的女户藉警前辈正在安静地看着书。“既然她是从临高来的,想来对首长们事情也是很熟悉的了,不过一介女流之辈恐怕对这大宋的官职也是不甚了了吧…….唉,姑且去问上一问,再怎样也比那些还要补考的人知道得多吧。”打定了主意的李子玉就向着左亚美走去。

“前辈好,我是广州市交巡警第五支队巡警察李子玉,初次见面,请多光照!”李子玉轻轻地坐到了左亚美对面,用带着广州口音的澳州官话介绍起自己来。

左亚美听到后抬起头微笑着回应道:“同志你好,我是户籍二科左亚美。”

“前辈是才从临高来的吧?”

“呵呵,叫我同志就好啦…是的,我来这里也才刚一周。”

“哦,在这广府可还过得习惯?想来广州的条件要比临高差多了吧?”

“挺好的,没什么不习惯的…我原本就是佛山人,后来被首长们救到临高去的。”

“呀,原来是这样!难怪您会来广州指导工作呢!”李子玉听对方是佛山人就改口说起了广东话。

左亚美指了指墙上挂着的“请讲普通话”标语微笑道:“没有没有,我还要向你们多学习呢。”

李子玉赶紧又改回用普通话说道:“我买了几个山东煎饼果子,可香了,左警官也来一个?”

左亚美看着用油纸包着的杂粮煎饼皱了皱了眉头,“学习室里吃这东西不太好吧,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啦,呵呵。”

李子玉这才想起平日里首长强调不要在公共场所吃刺激性强的食物,心想自己竟然一时疏忽了,赶忙把饼子收了起来。

“左警官您不是不用参加我们的业务考试嘛,怎么还在这里看书呢?”

“首长说知识就是力量嘛,我们大宋之所以能每次战胜篡明就是因为首长们无所不知.。咋大宋的子民也要多多学习。”

李子玉心想你个女子还要学什么学,不过还是好奇地问道“左警官你在看什么书呢?”

“哦,就是讲的一些大宋的案子,有些是命案,有些就是些家事,都是些小故事的格式,读着权当是消遣。”

“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首长们却挺爱管这些家常琐事的……”联想起自己每天在大街上尽是管的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李子玉不禁在心中发出一声呐喊,“我可是要在澳州人这里走上人生巅峰的男人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在临高,有很多被自家男人打了的妇女都会去东门市民事法庭告状呢。家庭纠纷还是占了临高民事纠纷很大一头的。”

“女人被打了就要跑去对簿公堂??!!”李子玉显然是有些震惊地说道:“况且这家丑也不能外扬的啊!这也太…太…太…”李子玉己经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描述这样的悍妇了。

看着语无伦次的李子玉,左亚美有些又好气又好笑,“怎么,女人就该被打啊?被打了还不能说了?李警官,你这业务学习还不够啊。怎么还是篡明的那一套思想啊?”

“没有没有,没有的事,只是有点稀奇罢了”李子玉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前辈,我有个朋友对这次公务员考试有些问题不知可否请教下前辈?这考试大家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前辈久在首长底下做事想来是看得透彻的……”见到势头有些不对的李子玉赶紧岔开了话题。

“这公务员考试原本在临高也是没有过的,我只能说些我知道的了,有没有用还得看你朋友自己咯,呵呵呵……”左亚美也没去深究李子玉的男尊女卑思想。

“多谢前辈了,子玉感激不尽……”李子玉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大宋广南东路广州市警察局治安科内每天都是一派繁忙的景象,那些巡警逮捕的人络绎不绝地被送到这里......虽说这广州城里有国民军和伏波军两大强力武装在此驻扎维持治安,不过在这大明法统土崩瓦解而元老院的光辉还没有照耀大地的当下,想从这里面混水摸鱼的自然是大有人在,诈骗、偷盗、勒索、抢劫、强奸......人性在没有了道德约束后将其中丑恶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李子玉在治安科里主要就是处理这些被巡警扭送来的人员,有的是在街上大小便、有的是打架械,有的是街坊邻里的小纠纷.......有阿贵这个毕恭毕敬的下属,李子玉对自己当初决定当警察这件事是越发觉得明智,要说有什么不太满意就是不能亲手给这些牛鬼蛇神们来上几棍杀威棒,按潘首长的话说是‘你们没有这个权利’.......有几个不信邪的治安警还真因为动手殴打了浮浪还被处罚的。

李子玉刚把两个打架的后生移交给牢房回来准备喝口水的时候,曾卷就哭着在出现在办公室外面了。


“玉哥!你要给我做主啊!”

李子玉看着衣服上满是泥土,脸上也布满了抓痕的曾卷很是吓了一跳:“曾卷你怎么了?!和人打架了?!”

“明女!...明女......明女不见啦!呜呜呜......一定是那个死婆娘把明女给卖了......呜呜.....”

“什么?!不可能吧,明女再怎么也是你姐夫的骨肉不会把她卖了的吧,你们有先去找寻了吗?”李子玉不可置信的问道。

“如何不是她!那个婆娘一直就念叨着明女是个赔钱货要把她卖给别人当丫鬟,明女不见了也不见她心急,我叫姐夫一起去找明女她也多加阻拦,这才和她争执起来被推搡倒地的.......”曾卷气愤地说完后又哭着向李子玉哀求道:“玉哥你一定要帮我啊!这小孩失踪了官府自来是不管的,现在我们一家要如何去寻啊.......呜呜呜.....”

“曾兄莫急!这儿童失踪在我大宋是要案急案,你且稍坐,我叫阿贵来给你做笔录报案,我立即马上去向上级反映!”

“玉哥,曾卷我发誓这辈子做牛做马都要回报你的恩情!”


“姓名?”

“只有个小名唤作明女。”

“年龄?”

“今年有十岁了。”

“性别?”

“哎?女的女的。”

“家庭住址?”

“是我的还是明女的?”

“自然是小朋友的啦。”

“六榕街41号万胜禄茶居是了。”

“失踪多久了?”

“这……想来也有好几日了,要不是我今日去送点心的话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明女不见了。”一想到明女不知会碰到什么样的坏人曾卷就有些哽咽起来。 ………..


曾卷在阿贵的帮助下完成了失踪人口的报案,李子玉这边则向慕敏汇报了情况,毕竟这广州城里一年走失的孩童没有上千也有成百,若要在以前大明的官府那里是决计不会管这些小民家中的失踪孩童的。因此李子玉觉得最好能帮曾卷走走后门这样找到的机率也要大些。不过让曾卷没想到的是这慕局长倒是很关心这件事,一会儿就让刑侦科的警员带来了一套标准人像卡,李子玉也知道这个东西,通过报案人对对象五官的描述,可以很快地拼凑出来一个人相来,用起来很是方便。曾卷很快就指出了一幅最像明女的拼图,李子玉拿着这张画像跑去复印室复印了好些张准备外出发放。最后,慕敏做了人员安排:“小李你熟悉当事人的情况,就决定你主办此事,另外户藉科的练警官负责的六榕街片区熟悉户情也和你们一起。快去吧!”

曾卷这时一边下跪一边哭到:“多谢首长的大恩大德,姐姐泉下有知一定保佑首长们长命百岁。”

慕敏听着颇有些瘆人,赶紧招手让李子玉让他起来:“快起来,元老院不兴这套哈,孩童失踪案拼得就是时间,你们动作越快找到的机会才越大。”


三人组从警局出来后就直奔曾卷姐夫的茶居,在店里忙活的曾卷姐夫没想到曾卷居然能把大宋的警察给招来,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反倒是曾卷姐夫的婆娘张氏出来热情地招呼道:“唉哟两位官爷快进来喝口茶,这大热天的出来执行公务可把您们给辛苦了。”

曾卷看着这个恶婆娘谄媚的样子更是恨得咬牙。

“茶水就不用了,我们是来了解情况的,你们家的孩子可走失了?”练霓裳问道。

“哪里哪里,也就一天没回来,许是贪玩野到别处去了。”

曾卷刚想出来辩说就被李子玉挡住,“且让练警官去应付”。

“既是不见了为何不去寻?为何不来警局报案?”

“官爷…小民这家里的小事哪敢劳烦官府啊,小孩贪玩一两日才回来也是常有的事,店里又忙所有才没上心,小的这就出去找啊。”

“那就抓紧去找,你们这当家长的还不如人家舅舅上心。”

“是,是,是”曾卷姐夫只有频频点头哈腰,张氏则楞了曾卷几眼。


从店里出来后练霓裳首先开口道:“你姐夫两人看着确有嫌疑,不过我们也没有证据,只能让他们先去找。”

曾卷有些急了:“这可如何是好?!这个婆娘显然是在撒谎!不可能昨天才不见的。我看只要把他们二人抓起来打杀一番必能问出下落来。”

练霓裳和李子玉异口同声地说道:“不行!”

李子玉解释道:“屈打成招可不是我大宋的办案风格,你也是知道的,再说你姐夫才是明女的监护人,还需要他去报案呢。”

“什么人?”

“监护人啦,这是新话……反正就是他是明女的亲爹他才有各种权利的。”

“你也别急,我们也可以做自己能做的事,先在这条街的商铺问问有谁看到过明女的。”


三人沿着六榕街散发着明女的画像,也有几家店铺伙计表示对明女有印象但却提供不了更多有用的线索。很快李子玉就进到了董小姐开的铺子里。

“这个小姑娘我认识,经常站在我铺子前面望着吃的流口水。不过她的爹娘对她很是刻薄,从来不会给她买吃的,我看她可怜还私下给过她几次饼呢。”董明珰接过画像端详一会后如是说道。

“哦?这段时间可曾看到她?”

“说起来确有好几日没看到她了,李警官是在找她?”

“嗯!这是我朋友的外甥女,现在失踪了,你如果看到她了一定要和我们及时联系。”

“实不相瞒婢子和娘亲也是从山东被拐来的,这孤身在外的艰苦婢子最是了解不过了,元老院爱民如子让婢子很是感动,婢子自然会竭力帮助李警官的朋友早日家人团圆的。”董明珰说这话时凄凄的样子人见犹怜,李子玉则有些尴尬的说道:“那就多谢董小姐了”。

练霓裳看到这一幕凑上来悄声对李子玉说道:“李警官难怪你经常来这里买饼,这董小姐确是个美人呢。”

“没有没有,就只是我喜欢吃煎饼而已,嘿嘿。”

这董小姐是个说干就干的主,她把李子玉给的明女画像又分发给前来吃饭的伏波军士兵们拜托他们在巡逻的时候留意明女的下落,同时店里卖出的煎饼纸包上则连夜写上了明女的外貌特征和家属联系方式,董明珰还对外表示只要能提供有价值线索的人就可以在她的董家小店免费吃一个月的煎饼…….


很快,随着伏波军和街坊邻里的奔走相告,这明女失踪竟成为广州街头热议的事情,甚至还惊动了澳洲官府的邸报——丁丁在临高时报广州特别版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每一名儿童都是元老院的孩子》的报道,丁部长认为这是一次宣传元老院制度优越性和揭露伪明人口买卖黑暗暴行的绝好题材,因此准备把明女失踪案搞成17世纪的“玛德琳失踪案”(2007年英国3岁女孩玛德琳麦卡恩在葡萄牙失踪引发的全球关注)……


裴丽秀穿着一件镂空真丝睡衣躺坐在紫明楼的真皮沙发上,半露的酥胸在阳光照射下泛着晃眼的白光。临高紫明楼的经营在裴丽秀的亲自主持下已经走上正轨,裴丽秀此番回来广州就是考察下广州紫明楼经营状况和风俗业的转型工作。虽说这紫记已收入国有资产,但裴丽秀作为紫明楼的招牌和前女主人,在这紫明楼的经营管理上仍有很大的发言权。裴丽秀对回来广州的工作安排也很满意,毕竟这里是她事业开始的地方凝聚着她的心血,自已认识的一些土著朋友也是在这里…….广州作为南天第一大城的底蕴到底和临高那里的暴发户不同,临高的一些土著新贵时常能让裴丽秀把白眼翻到脑后去,还是广州的世家公子更得裴丽秀的欢心。

此刻还是早茶的时间,裴丽秀和从肇庆回来的苏爱一边品着南海咖啡一边吃着水晶薄皮虾饺、蒸排骨和奶黄包,手中拿着的是刚送到的临高时报,报纸上还散发着阵阵墨香…….

裴丽秀自然也是看了明女失踪案的相关报道,不过更让她感兴趣的是报道中出现的董明珰。董明珰她也是认识的,以前她还是广州知府女儿的时候,董明珰也是受邀参加过裴丽秀的贵妇沙龙的,不过毕竟作为个偏房的庶出女,董明珰的利用价值很有限,因此在裴丽秀的手帕交里地位很一般,远不如苏爱那样在危难中帮助过自已的姐妹。不过这次明女事作中董明珰的表现很是让裴丽刮目相看。

“没想到这小妮子胸中还大有沟壑,利用这件事来宣传自已的店,当时怎么没发现她还有这番经营的才能呢。这又是自已开店又是打广告的还颇有些手段呢。”

苏爱也说道:“天军入城董逆服毒之际,小妮子竟自已跑去找刘大人讨要家当,光是这份胆识就让人很是佩服了,我要是像她那样有魄力也不至于流落去了肇庆,要不是幸得被索元老相救现在恐怕就被那曹霸蛟给占去了”苏爱对当年之事现在想来也多有后怕。

“我早就说了女人能顶半边天,过去那是在伪明处处受制才不得显现,现在在我元老院制下女人就能充分发挥各自才能,读书经商那是样样不比男人差的。”

“可惜姐姐我已经人老珠黄咯,不能再去外面见识风浪了,现在我能在这紫明楼里帮着妹妹做点事情已经是三世修来的福分了。”

“姐姐哪里的话,姐姐也是有自已的才能嘛,人都有适合自已的位置的。”裴丽秀赶忙劝慰道,“不过若是这董明珰能来我紫明楼做我的助手,那却也多了一份助力呢……”裴丽秀原来的老搭档郑尚洁现在去了广州市政府主持工作,其他在广州的元老也是自已的事情一大堆根本不可能还来帮紫明楼搭把手,但紫明楼要面对的事情却是很多的,特别是即将开展的广州风俗业转型,紫明楼是作为模范和行业标杆来主持牵头工作的,因此裴丽秀手头正缺人得很,特别是缺能长袖善舞干实事的女人……身边倒是有个苏爱,不过这苏姐姐打小就是养的“扬州瘦马”,让她唱几个小曲倒是不在话下,然后照着裴丽秀给的活动流程主办一下紫明楼的贵妇沙龙大约就是她的能力极限了。

“哎呀呀,这可真是太好啦!”苏爱听到裴丽秀这样说高兴的拍手赞同,“她能来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我也能轻松一些咯”苏爱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这样一来也多个熟识的姐妹能说说话呢,嘻嘻嘻”。

裴丽秀不禁在心头翻了个白眼“这点事情就把你给累到了,苏姐你也太弱了吧”,不过嘴上还是说:“既然这样那就劳烦姐姐写个贴子让董明珰过来就说姐妹叙旧好了”。

“好咧!” ………………..


在这个时候吃着早茶看着报纸的不光裴丽秀,还有在玉源社的梁存厚梁大公子,在得到髡学达人黄禀坤的指点后就养成了每日在叹早茶时候看临高时报的习惯,而在髡贼占了广州城后更是和玉源社还剩下的核心成员一起每日研读临高时报广州特别版希望能看出髡贼的动向来,当然梁公子每次看报时的面色就要难看许多了。

“髡贼占得广州府后既不祭天也不称帝,放着肇庆在那里也不去打,成天就在城里修道路、扫大街、拆房子、挖水渠……好吧做这些事情我还稍微可以理解,但这几天广州城里最热闹的居然是TM去找一个小女孩,真真是吃饱屎撑得!”髡贼的不可理喻让一向修养良好的梁公子也忍不住爆了粗。

林尊秀则在一旁笑道:“哈哈,梁公子这髡贼不去打肇庆看来你比他们还着急啊,哈哈哈”

“呵呵,这倒不是,实在是不知道髡贼想干嘛,长着一张我中华的脸做的事情却比那些泰西人佛朗机人还要莫名其妙。就说这失踪的孩童,这广州城哪天没不见几个的。”、

“不过是收揽人心之举,髡贼既然要做就随他去便就是了,梁公子切莫动气啊。”

“我倒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生气,只是这髡贼离经判道做事不按常理出牌,实在看不透啊看不透……”知已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玉源社的人可都是知道的,并且经过黄禀坤的提点也明白了髡贼是要在广东以夷变夏,但髡贼在广州这半年时间里的所作所为还是时常让梁公子等人摸不着头脑,因此难免会产生挫败感。

“要我说髡贼治下好的方面还是值得肯定嘛。就说这小孩失踪都能上这报纸不正说明广州城要比以往平靖许多了嘛。”

“哼,不过是学那暴秦用严刑峻法维持局面而已,髡贼不用大道仁德教化万民,纵然能一时得逞到头来也不过二世而亡矣。”

玉源社里沉默了一小会,梁存厚缓缓开口传外面候着的小厮进来:“你带话去访春院,叫他们做事要万事小心,这段时间就别去收买新的女子了,别刚好撞上事,下去吧。”

等这小厮退下后梁存厚低声向林尊秀询问道:“黄禀坤那里进展如何了?”

“大明天恩浩荡,黄公子已经拢络了一批人马,一切正在进行中……”

“哦?快细细说来……”


李子玉三人在六榕街走访完商户和牌组已经是临高时间7点过,此时归家的鸟儿都聚在树梢上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广州城里也弥漫着百姓做饭时升起的煤烟味——澳洲人的煤球一直就是热销产品,在缺少燃料的城里无论是烧水还是做饭都要比用柴伙强上百倍,再加上只要预订两年的煤球就可以免费获得一个煤炉,这对于自古喜欢小便宜的市民们就更是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了,因此家家户户都用上了方便清洁的煤球。闻着煤烟的味道,李子玉这边三人一边走一边吃着董小姐家买的煎饼权当作是晚餐了。

“练警官我说咱们还是一起去找家馆子吃个饭吧,您都陪着我们一天了。”曾卷看着这个女警官就吃个饼很觉得过意不去。

“时间紧迫,我们还是想想呆会去哪里再找吧。”

听到这练警官说晚上还要继续帮他找明女,曾卷感动得热泪盈眶,几乎就要下跪高呼元老院万岁了。

练霓裳没注意到曾卷脸上这许多的情感变化,吃着饼冷冷地继续说道:“根据我们以住的经验,女孩子如果被拐走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卖到行院去,要不我们会去行院街看看,李警官你说呢?”

李子玉也觉得很有道理:“我同意,不过…….练警官你方便去那种地方吗?”李子玉说着竟有些脸红了。

“有何去不得,我们可是在办案…….在临高,我们去河源街的行院检查办案也是家常便饭之事,行院这种藏污纳垢三教九流汇聚之地本就应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

“是是,练警官指导得是。”


于是三人就朝着城南的行院街走去。

路过广州特别市政府各大机关所在的惠爱街时,前面三名挑着箩筐的人引起了李子玉的注意——这两人看到李子玉一行人走来就慌张的想要走开。

出于当巡警时爱管闲事的职业习惯,李子玉朝着两人厉声地说道:“前面两个人,站住!警察!”

这两人听到吼声后挑着担子呆呆地站在路边一动不动,李子玉快步向前冲到两人面前打量了起来,这两人都是衣衫破烂满身汗味,此时都低着头身子有些微微发抖。李子玉再看向箩筐里,筐里装满了泥土,李子玉用手抓了把泥土发现这泥土很是潮湿,还散发着阵阵的臭味。李子玉将手上泥土拍去后问道:“大晚上的你们在这里挑运泥土作甚?快说!”

李子玉这一吼,两人吓得丢下扁担跪在地下不停磕头……“别在这磕头,给我回答问题!不说话就把你们抓到局里去关起来!”

“官爷莫怪”此时从李子玉身后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李子玉回头只见一名约莫二十岁男子身穿湖绿大襟袍头戴四方平定巾向自己缓步走来。到得眼前,这名男子向众人作了一揖“店里的伙计不懂规矩唐突了官爷还请见谅。”

“这是你们店里的伙计?你请的可是几个哑吧?”

“他们是才从乡里来的力工,在小民的茶居里下力,没怎么见过世面让官爷见笑了。”

“这么晚了怎么还在挑土?”

男子指了指身后的一家店说道:“小的苟忠明,这后面的铭香居就是小民的茶店……大宋治下这广州城里的生意是越发好做,小的就打算把铺子扩大些,只是在白日茶居也要营业所以这工程就只好留待晚上再做了。”

“听先生的口音不是广府人士啊……”

“官爷明察秋毫,小的乃琼州人士。首长到了哪里,哪里就有生意做,这在我们琼州那里已是共识,小的这才敢把生意做到这广府来,要在伪明治下小的是决计不敢来开店的。”

李子玉心想这个人说话还挺有意思的,“先生既是琼州人士,那大宋的规矩想必是更加清楚的。晚上8点后店铺禁止施工,建筑垃圾也要推放到指定地点,平日里手下也要多加管教,要是有什么有违大宋法律的事情发生那就不美了……先生应该比我更清楚违法的后果吧?”

“是的是的,小的明白……小的店里有正宗海南黎山老母茶,两位官爷平日里办案路过的话欢迎来小的店里喝口茶水,用点点心,小的没什么大的本事,只有这样了表各位维护治安无私奉献的感谢之情,首长们也说了,这是“警民鱼水情”的体现,请各位官爷一定赏脸。”

“先生的政治水平真是高,不愧是从琼州来的”李子玉笑着说道:“以后有机会一定来拜访,我等还有公务在身,告辞了。”

望着几人远去的背影,这名男子咬咬牙叨道:“真是无耻莠民,这髡贼的伪职当得还狗模狗样的,呸!”


回到铭香茶居内,年轻男子穿过前堂径直来到一间里屋内,搬开房间正中一张实木八仙桌,轻轻用手在桌子下的木板地面敲了三下,随着“嘎吱”的一声响,原本平坦的地面现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黑洞,从黑洞里传出来一个幽幽的声音:“没事了吗?”

“无碍,只是和一个路过的臭脚巡多啰嗦了几句。”

“嗯,没事就下来吧”

年轻男子应了一声就提起长衫纵身跃入洞口之中,合上盖板后的房间又恢复了寻常平静。

下得洞口来便是一条只能容一人通行的地道,沿着地道两壁上挂着市面上热销的澳洲煤油灯,洞道顶上还不停的渗出水,年轻男子就在地道内一手提着长衫一手扶住潮湿的地壁小心的前行,走了小顷只见前方出现了一道亮光,狭窄的坑道也变得开阔起来……在逼仄的地道中间,有一处天然石穴刚好形成一个十几平的空间,这里因为没有四处漏水而显得干净清爽,石壁上挂着的几盏澳洲煤灯把整个空间照得敞亮,左边大的石头棱上还坐着几个力工模样的人在休息,右边稍微平整的石面上则摆放着一张黄花梨木桌。

“你们可以继续干活了…….”男子朝休息的力夫招呼到。众人听罢赶忙大口抽了几口手中叼着的“大生产”香烟——这是澳洲人的新玩意,干活完后抽一根解困抒乏最是管用,不过只有在这下面干活的人才能得到东家给的几支烟抽,因此很是宝贝……依依不舍的把烟头丢下后,这伙人有的扛着锄头,有的挑着箩筐缓缓向石室另一头的隧道走进去。石室内就剩下两名穿长衫的男子。

刚才和李子玉交谈的那名男子开口道:“这倾倒渣土的事情要加小心了,我们多加注意没想到还是给髠贼的狗腿子撞上了。”

站在他对面的男子约莫三十来岁,皮肤黝黑,似乎经历过很多事故,脸上写满了心事,额头的皱纹把他映衬得更加的衰老。

“苟兄,此事无须担忧,这两日后就不用再挑出去倒土了,请看图……”

说着两人就来到桌前,只见桌上正中放着一整块光洁的澳洲玻璃,玻璃下压着一张四四方方泛黄的大纸,图的左上角竟写的是“六脉渠图”几个大字。

“苟兄请看……”男子指着图上标注着右一渠的位置,“我们茶居所在的位置本就在这渠的边上,昨日那位大师根据渠图估算出我们还有不到一丈的距离就可以挖通右一渠,到时候挖出的弃土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倒入渠中,髠贼纵是手眼通天也发现不了的。”

“甚好!再沿着这右一渠到髠贼窃据的官府就是一路坦途,髠匪覆灭指日可待啊,哈哈哈哈!……这次多亏黄兄居中调度招揽众多反髠义士才促成此大事……尤其是那位精通髠学的大师采用髠贼之秘法助我才能使得诸事顺利啊。”苟姓男子对着对方深深地拜了一拜。

“苟兄言重了,髠贼毁我大明社稷,断我华夏传承,不要说你我与髠贼有着血海深仇,就是一般的士子也该挺身而出捍卫中华。正所谓反髠复明,匹夫有责!”

“黄兄说的好,可惜这广州城里竟有如此多寡廉鲜耻之辈竟去参加那公务员考试起了从贼之心,真是令人心寒呐……”

“所以我们此次行动的成败事关重大,成功后纵然不能将髠贼彻底赶出广州城,但却可以沉重打击髠贼在这广州城的统治根基,也是给从贼之人的一个警告…….”

“嗯嗯,只有如此那些首鼠两端的乡绅们才有信心跟着我们来起事呢…….话说大师去了哪里?”

“大师已经去准备所需的材料了,这里挖通后很快就会需要那些东西……髠贼不是最擅长火药之法么,大师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哈哈,妙极!正是那髠人小说《天龙八部》里姑苏慕容复的绝技斗转星移是了。”


话说这黄二少在得到梁公子的嘱吒后就流寓在广州府下的各县游说当地缙绅大户响应起事,不过这些老家伙们个个都是人精,咒骂起髠贼来那是如杀父之仇一般,但要他们出人出力时却各有说辞,这就让黄禀坤浪费了不少口水,即便他把髠贼在临高打大户描述得如何骇人听闻,对方也只是当听故事一般不置可否,还有几户人家怕惹来祸事更是让他吃了闭门羹。不过黄禀坤也知道这是因为髠贼多年来良好的商业信誉和当年进犯珠江时留下的好名声才有现在这样的结果,以目前的情况在暗中观察两头下注恐怕才是最为明智之举,若把澳洲人换成东虏和流贼这样的恐怖存在,黄二少的活动空间就要大得多了。

正当黄禀坤哀叹大明三百年教化下竟无忠贞之士时,在香山县梁家的游说中却有了意外收获。

这香山梁家本就与广府梁家一脉相承,自然对梁存厚交派过来的事情上心得多,对黄二公子热情周到地接待更是让受了许多白眼的黄禀坤心头一暖。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梁家为他引见了一位从香山澳来的髠学大师——这位大师久居海外确也消息灵通,讲起髠贼的事来头头是道,和髠学达人黄二公子相谈甚欢。大师得到髠贼窃取广州的消息后就从海外归来寻觅忠贞之士共图反髠大业……最后这位大师竟拿出一张广州城的六脉渠图来,示意黄禀坤可效法泰西国一名叫福克斯的高义之士反抗暴权炸平贼府。

现代绘制的六脉渠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北落师门
0

文章开头写一句介绍或者总结更好?@无法不甜

4年
avatar
2

原来的同人作品收录开始,有作者等其他情况的介绍。现在这些东西放到右侧信息卡里了,所以开头有点突兀。

4年
avatar
北落师门
0

回复@无法不甜:soga

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