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王平元老侦察记》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wangyongsk(土鳖坑替牛)

原帖

北朝论坛:

贴吧: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6-2-23

最后更新时间:2016-2-23

正文

王平元老侦察记

发动机行动结束后,曾参与过人口转运工作的王平元老选择了继续留在山东。一方面是不习惯临高那边此起彼伏的撕逼大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北方人的胃口,还是比较喜欢这里的饮食。

王平元老北方人氏文科出身,老家就在河北山东交界处,毕业后干过单证员,也干过采购员,至于怎么参与到穿越大计里却是不得而知。穿越后仗着自己初中为了中考打下的身体素质,又托了大学是在军校委培的生活,曾经在校是队列标兵的他在军队系统里算是用的比较顺手的酱油元老,一度参与对新兵训练的工作,获得了军方的不少好评。当然作为酱油元老,在贸易部门和物流部门打杂的时间也是相当长,毕竟自己对贸易和物流都有些了解,算是穿越前自己的本行。

随着元老院对广东攻略的逐步推进,资源配置方面基本上都在往这方面倾斜,山东这块获得的支持也就随之减少,对于不想混吃等死的人来说,想获得成绩,就不行总是依靠临高的支援了,一切就得立足本身自力更生了。

王元老跟山东的其他几位元老讨论过,发动机行动完成后山东这边就开始慢慢积攒资源,待南方那边有大动作后,可以相机在北方就济南-德州一线进行前期侦察工作,一来为可能性很低的大明出兵支援广东的预案做情报准备,二来也是为未来可能出现的北方乱局做路线勘察,确保各要地的数据信息真实完整。

行动计划批准后,山东的几位元老开始着手进行人员物资以及情报支援等方面的准备。好在之前临高众也有过数次侦查行动,至少可以参考下,倒是在向导的人选上出现了个小插曲,没有用上最合适的人。

话说起来,向导的人员,起初各位元老都一致看好当初在难民营干活的老陈头。这老陈头当初带着个徒弟跑过来避难,由于岁数有些大怕熬不住海运,加上手上也有些手艺,就留在山东帮忙干活了。说起老陈头的手艺,他不单是个熟练的木匠,还会干些泥瓦匠、皮匠的活儿,在难民营建设中出了不少力。后来详细的询问和调查过老陈头的背景后,发现他是山西地界的人,小时候家里饿的不行了,就把他送给了个木匠师傅学手艺。待到手艺学成,也是十七八的小伙子了,虽然长得黑了点,但也算是模样不赖,加上手上的木匠活儿也确是出彩,师傅就允他一个人去干活了,这样师徒二人分开接活儿也能挣的多点。事儿呢就出在有次老陈头给家大户的老太爷打寿材,老太爷家有俩孙女,都还没出阁。大孙女呢性子温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孙女小两岁却是仗着自己从小受宠爱,整天活蹦乱跳没个正行的。按说老陈头这么个小木匠,跟两位大小姐是八竿子也打不着关系,结果老陈头这辈子,就从这开始天翻地覆了。原因呢,无非是两个丫头都看上了一个男人,当然不是老陈头,是县里新近的年轻举人。本来两家也算是世交,老太爷有意想把大孙女许配给举人,毕竟小孙女还小,有宠惯了怕到了婆家惹是生非的。这事呢,大孙女肯定是谨遵长辈意愿了,心里也是很愿意,奈何小孙女不乐意啊。小孙女也看上了这举人了,但是这婚姻大事,岂是平时她闹一闹跳一跳就能拧过来的?结果小孙女歪脑筋一动,想出了个馊主意,说她姐跟老陈头这个木匠有苟且之事。

话呢,有时候不能乱说,小孙女本来打算是让举人嫌弃姐姐,自己好嫁过去,那考虑到后果是啥。结果她这谣言一出,老太爷家可就捅了马蜂窝了,老陈头被绑了起来,大孙女也给关到了族堂要好好审问,不管老陈头和大孙女俩人怎么分辨,可这名声扬出去了,想要证回清白可就难了。老陈头人实在,硬气,没有的事当然不能认,再说也不能毁了人大小姐的清白,而大孙女别看平时温婉可人,这回倒也决绝,进了族堂就水米不进。族里长老怕再僵着会出人命,干脆抬出族里的滚钉板,上面盖上白布,告诉老陈头,要证明清白好说,跳三次滚钉板,真是清白的话绝对不会被扎,要是见血了,就说明二人有奸情。

结果老陈头头两次跳,都毫发无伤,偏偏就在第三次,踩到了钉子上血染白布。本来是要乱棍打死他的,结果大小姐死活求饶给保下了一条命,被打断了条腿扔出县城,并且不准他这辈子再回来,大小姐则是为了家里名声,削发为尼出家五台山了此残生。

老陈头腿伤养好了后,师傅就让他自己去讨生活了,毕竟在本地这块名声算是臭了,只能去外面了。老陈头拖着条残腿,仗着自己手里木匠活儿扎实,也算饿不死,北方这块算是各地都转悠过,跟猎户学过点做皮子的手艺,也为糊口跟人干过杂活儿,所以手里会的活儿不少。后来上了年纪,也捡过些没人要的孩子带着,大点了教会了些手艺就赶走,用老陈头的话说就是自己这辈子已经混成这样了,再不积点德,下辈子还不更惨。后来北方乱起,老陈头带着他最后一个徒弟,叫做果子,逃到山东元老院地界避难。

虽然老陈头一条腿不好,但是他几十年在北方游走干活的经历,却是很适合做向导。结果还没等到召集他做向导,老陈头就把他剩下那条腿给摔坏了,虽然不太严重,但一时半会是帮不上忙了。倒不是他害怕当向导,实在是被个哭笑不得的事情给坑成这样的。

事情是这样的,元老院控制范围内,算是太平有富足的地方了,不少人听说了也都往这边奔讨个生活,慢慢的也算自发形成了个小镇的样子。元老们给小镇做了规划后,有买卖做,也有工做,算是搞得有模有样的。镇上店里的伙计力工啥的,晌午傍晚的,揣着截肠头,捏把豆子甚至拿根大葱的,喜好聚到镇上小酒铺那里喝上一碗。随便些的呢,就端着碗蹲着或者站着在门外一边侃大山一边喝;讲究些的呢,就在酒铺外屋桌子上坐下,来一碗粉糕、凉菜啥的慢慢喝;再有点钱的,就到铺子里屋,点几个热菜,温上好酒细细品味了。

说起粉糕,这东西是从临高元老院下面的食品店传出来的,并且很快就在广州市场上占了一席之地。临高天气热,为了不浪费做肉食的调料啊汤料啊啥的,某元老出主意干脆混上淀粉弄成了类似火腿肠的东西装在碗里卖,所以粉糕都是论碗卖的。期初这东西很受下层民众的欢迎,毕竟肉味十足,价格不贵,嘴馋了可以来一碗解解馋,吃到肚子里还算比较顶事。后来随着大家手里有了几个钱,渐渐地看不上这替代物了,于是粉糕也分成了两种,一种全是调料跟淀粉做的便宜货供给路边小摊啥的,另一种则是里面混油碎肉块的高档货,在茶楼副食店之类的地方有售。

老陈头呢,也爱喝两口,但是他喝酒跟别人不一样,从来不要下酒菜。老陈头到了酒铺,从来都是一碗酒仰脖灌下,然后从怀里掏出酒钱拍柜台上,然后就摇摇晃晃跟风吹的荷叶似的往回走。一时间老陈头喝完酒也是镇上的一景,别看老陈头道上飘的厉害,可到了镇口壕沟桥那里,立马就不飘了,跟没事人似的拐啊拐的回去住处。

这天呢,酒铺的老板娘有喜了,找个大夫瞧了瞧,说还是个小子,这可把老板乐的够呛。赶紧到酒铺后面给菩萨上香,心说五年了媳妇总算怀上了,自己得感谢菩萨大发慈悲,以后得积点德给孩子,不能在干坏事了,再也不往酒缸里掺水了。结果这下老陈头中招了,喝完酒晃晃悠悠到了镇口也没停,直接从桥上栽了下去。

好歹老陈头的徒弟果子在河北山东这块也跟着他走过,带个路还是行的,王平也只好将就着了。三月初三,王平元老带着由七十多人,二十多辆马车组成的队伍出发了。

(土鳖坑踢牛的)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