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盛京的幕间》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盛京的幕间
作者ID
北朝论坛 真红骑士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东北,盛京
涉及方面 与后金贸易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盛京的幕间(第一部分修改了一下)(求挑刺)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6-19
最近更新 2017-4-14
字数统计 (千字) 6.6



【时间点,满清征服蒙古之后,知道澳宋拿下广州之前】

沈阳故宫,凤凰楼

入夜,皇太极还在在处理政务,一个澳洲油灯用明亮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暖阁。

正在被审阅的是户部专门管理与澳洲人贸易的官员呈交上来的奏折

满清和澳洲人除了定期每年的2次的互市之外,满清朝廷还不定期的向澳洲人在盛京的商号,南洋记,下达购买订单,在最近征服蒙古诸部的战争里就大量使用了济州岛生产的箭矢和澳洲刀剑。同时,南洋记除了和朝廷进行公对公的贸易之外,也在盛京的店铺里也零售批发很多种其他的货物,从烈酒,糖,盐,到针线,澳洲蜡烛,热水瓶,乃至于煤油灯,水晶镜。

每到三节两寿,澳洲人的孝敬也不会缺席,只是一开始这些礼物让满清官员不是非常的适应,澳洲人送的东西不是金币银元宝,更不是珠宝玉石,而往往是一些高级实用澳洲货,文官经常能收到各种高级文房用具,武官们则能得到精制的武器盔甲甚至单筒望远镜,就连皇太极自己现在在用的澳洲油灯的装饰也正是出自紫城记的工艺大师之手。

一开始皇太极对澳洲人的奇技淫巧也还是抱着很大的戒心的,但是没过多久皇太极就迷茫,甚至可以说是懵逼了

澳洲人贩卖的很多澳洲商品,相对山西商人贩卖的同类商品来说大多数依旧不便宜,甚至更贵不少,但是相对明朝货色,质量上有绝对的优势,洁白如雪的食糖和精制食盐是盛京人几乎没见过的高级货色,而且难得的是品质稳定,绝无以次充好和一批好一批差的质量大幅波动。

如果说这些传统品种的商品还在皇太极的理解之内的话,那些一划就着,比起平时常用的火镰来说方便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澳洲火(火柴)。可以让热水数天不凉的热水瓶,能够完美的反映使用者相貌的玻璃镜,这些东西完全在皇太极的理解范围之外,不止一次让皇太极怀疑是不是鬼神的造物。

皇太极专门在一个房间里放着不少澳洲人谨献给他本人和满清朝廷的礼物,不单单是那把“王者之剑”和一套和“王者之剑”一样华丽的“霸主之铠”,还有不少其他的东西

澳洲火匣子,用白铁皮/黄铜/白银外壳的一个匣子,打开上半部分之后按动滑轮就可以引燃匣子内部的油料,而且不容易被风吹灭

大号的澳洲火,这种有半个手指粗,大半长度上涂有澳洲秘制火药的火柴被包装在密封蜡纸袋里再用纸盒包装,可以在有风的的时候使用

在这个房间里甚至还有一个单座皮沙发和玻璃面茶几,皇太极在休憩的时候是不是的会坐在这里琢磨着这些精巧的澳洲货

在不久之前征服蒙古诸部之后,皇太极少见的打起来这些平日里在他看来是豪奢的东西的主意,朝廷以比南洋号零售低不少的价格秘密采购了一大批“高端澳洲商品”来作为赏赐之物,主要包括玻璃镜,热水瓶,高级白酒,高级武器铠甲等,由于可以用牲口马匹和人口来付账,所以这下皇太极大方的赏赐加上和澳洲人通商之后“国用渐丰”让很多盛京的官员们都有一种好日就要来了的感觉。

看完了户部关于澳洲货采买的奏折,皇太极的下一个奏折是来自乌真超哈统领关于火炮铸造的奏折(佟养性在1632年挂了,现在会是谁?),因为之前朝廷购买了很多数量的澳洲产刀剑铠甲箭矢,所以很多原本要生产刀剑铠甲箭矢的工匠转而被派去铸造火炮,加上从刀剑铠甲箭矢的生产上节约下来的铁料,所以火炮的生产多了了不少,但是威力巨大之红衣大炮的生产因为熟悉生产的工匠不多,而且优质铁料相对较少还是没有多少。


(待续)

说明:

1)满清的火炮生产速度比本位面历史同期值少,但是大于本位面同期值扣除孔有德的加成

2)盛京站的贸易分两块,一个是和满清官方的公对公贸易,一个是盛京站的店面里的民间的贸易

3)这是重置第三版了,原本想把新式东北菜的加进去,但是想想还是放在下一段盛京站的店铺部分里好了

4)感谢各位提供的资料


接着兵部的奏折是正黄旗来着奏折,是关于南洋记的情报,情报来源自然是那个蓝边。蓝边原来就是只是一个闲棋冷子,他本身是明军俘虏出身,虽然也是当上了奴才中的小头目,但是终究不被信任。这次被派去澳洲海商那里做“探子”,一来不是去的明朝而是外洋海商,二来蓝边的妻女在满清手上,也不怕他叛变,退一步讲,就算不被信任甚至是叛变了,一个小小的奴才小头目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

不过让皇太极没料到的是蓝边这次不知是怎么搞的,居然深得澳洲海商的信任,南洋记开张之后蓝边赫然的当上了的官事的助手,在南海号里几乎就是三把手的地位。当然,精明如皇太极当然第一反应是蓝边是不是被策反了,但是随后从蓝边帮着在南海号雇佣的本地工人里安插了好几个探子,以及从蓝边那里传递来的关于澳洲人的情报最终还是让皇太极相信澳洲人完全没意识到蓝边是满清埋下的暗桩

不过话又说回来,蓝边和其他几个探子能传递过来的澳洲人的情报也不多,没多少实质性内容,主要是知道了这几点

澳洲人的圈子里似乎并没有一个人是绝对的首领,带队来做生意的黄骅最多也就是一个中层领导的地位

澳洲人似乎真的没有多少粮食可以出售,澳洲人自己也在通过商人在大明和南洋大量购买粮食,这个消息得到了在大明的满清探子传递来的情报的证实

对于火炮的贩卖澳洲人内部意见并不同意,似乎还有争取的希望

原本写了一段(大约这部分的3倍),保存的TXT文件居然手滑给删了,刚刚在重写


对外情报局为了避免蓝边的的思想被过度的“现代化”,只对他进行了最基本的扫盲和业务培训。通过蓝边传递给满清的情报,都经过了“脱水处理”。不过,尽管如此,把元老院的组织情况和一些内部争议透露给满清还是引发了不少的争议。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损穿越国的国家利益,而更多的是因为某些“政治正确”。

对于蓝边自己来说,在济州岛和临高“学习”的日子对自己最大的改变是那原本已经被深埋心底的仇恨再次被激发了起来,蓝边并不在乎在澳洲人手下能不能混上从龙之臣,现在他只希望能够报复满清



看完蓝边那没啥干货的报告之后,皇太极望了一下房间里的那个澳洲落地钟,时间已经不早了,看着剩下的奏折也不是很多了,皇太极决定吃份宵夜之后解决掉剩下的奏折就去就寝,他拉了一下案台边上的一个握把,在拉线的牵引下,门外响起来铃声,几分钟之后,一个宫女推着一个小车进来了,小车上层有一个小碳火炉和小平台,中间是保温水壶,最下面则是茶杯碗筷,茶叶和一些食材。

宫女用小推车上的碳火炉给皇太极制作了一份速食海鲜面,速食面饼和脱水食材加上打包好的的调味粉,只要几分钟就可以加工出来,得益于澳洲人的食品工业技术,这个并不比御厨输掉很多,而且现做现吃的食物口感比御膳房那些重复

加热了N次的东西高到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皇太极不知道的是这个小车其实就是澳洲人的‘‘公务保障餐车‘‘,原本就是专门方便一些没有夜间食堂而又经常有人深夜加班的部门开发,不过后来很多部门甚至海南,广州甚至浙江的土著都购买了这种方便好用的东西

=====================

吃完了宵夜,皇太极继续批阅剩下不多的奏折,而没想到的是,最后一个是户部转陈的澳洲人的商务信函,信函里先是提出来了对满清支付能力的担心,之后又提出来希望能在满清的地盘上开发矿山,一来可以作为交易时候的支付手段,二来产出的铜料铁料木材满清也可以自用,岂不美哉。


皇太极不是傻子,一看到这个就闻到了阴谋的味道,但是几遍读了下来,也没看出有啥不合情理的地方。满清在澳-清贸易中支付能力不足的问题对于经办过的人来说只要不是脑子有洞都看得出来。事实上,除了粮食等少数几样澳洲人不卖却又有刚需的商品之外,满清朝廷官方用于进口资金基本都用来购买急需的澳洲货了。皇太极本人当然不是一个禁欲主义者,他当然知道白糖,酒类,甚至自己非常讨厌的烟草都对稳定和提高国民士气有帮助,但是满清朝廷还是太穷了,只能好钢用在刀刃上。

思虑许久,皇太极决定和澳洲人谈一谈,反正不外呼是互相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皇太极在信函的后面加上了一页附录,注明了希望能够让澳洲人开放出口的东西,火枪,火炮,生产高质量刀剑弓矢的技术和设备,以及海船。

写好附录之后皇太极又犹豫了许久,又在最后加上一行字,决定亲自出面负责这次谈判


视角转回穿越众,对满清工作委员会下属“对满洲铁制品与管制商品输出管制办公室”[简称 满铁]中的‘‘对满清贸易扩大派‘‘这次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在这次提出放宽贸易限制之前,预先完成了了对诸多元老派系的拉拢与宣传

首先是军队方面,军事情报部门在教授清军使用火枪火炮的时候可以正大光明的接触清军,获得第一手资料,而不是像现在,只能通过商业渠道和部分清军将领进行非常有限的接触,其次,军械部门也希望通过更多的铜的进口来压制企划院以‘‘铜料消耗过多‘‘为借口限制军备升级的声音

然后是贸易部门,贸易部门自然不必说,早就对满清因为支付手段不足而导致的大量消费潜力无法释放而不满

工业部门自然乐见铜铁进口渠道

而对于众多中间派,明朝反扑的军事压力使得不少原本表现暧昧的中间派元老开始(至少是暂时的)转向支持放宽对满清出口限制,毕竟敌人的敌人就算成不了朋友那也至少是可以利用的对象

这次有心算无心,等到报告上交到元老院,准备开始讨论的时候,皇汉阵营才开始游说反对放宽出口限制,这时候已经为时已晚,除了皇汉阵营之外也只有很少的中间派元老支持皇汉阵营,反而让皇汉阵营在不少人心里留下了皇汉阵营政治正确大过天的不良印象


皇太极在第二天就写了回复信,让贴身太监送给南洋记商馆,要黄骅来盛京面谈,而在皇太极阅读到那份信函之前,黄骅就和满铁的工作人员就已经在大规模的收集整理资料,为接下来的谈判做准备。在第一次和满清贸易之后,黄骅自知能力个人能力比不了皇太极,就在对满清工作办公室里贴下了工作格言‘‘精心准备方能百战百胜‘‘

两周之后,黄骅和谈判小组来到了盛京南洋记,谈判在南洋记的大会议室里进行。

说起来这还是皇太极第一次来南洋记。(之前的谈判或是皇太极召唤黄骅进宫面圣或者类似第一次见面时候在城外兵营)皇太极从没见过这样的室内装修,澳洲人用切薄的石材贴片黏贴在墙上和天花板上,加上或是石膏或是水泥制作的装饰板,硬是把砖木结构的房子做的好似石制建筑一般。倒是大量使用玻璃来加强采光这个皇太极反倒是不稀奇,被澳洲人改造过的凤凰楼当初已经让他一脸懵逼过了一次

皇太极和户部官员进到大会议室之后,皇太极的卫兵把大半个南洋号给守卫了起来,皇太极当然不认为澳洲人会加害与他,这只是他觉得少不了的帝王的架势罢了

黄骅在鞠躬行礼之后,双方开始漫天要价,黄骅要求满清解除绝大部分商品的进出口限制,并且允许澳洲人开发矿山,而皇太极则要求澳洲人出口火器,解除粮食出口限制,并且引进制作高品质的武器铠甲和生活用品的工匠

接下就是大家坐地还钱,不过这时,黄骅突然告知皇太极一个真心是吓了他一跳的消息,澳洲人已经拿下广东,所以火枪和野战炮就别想了。皇太极的修养让他眉间的惊讶只出现了一个瞬间,但是还是被黄骅捕捉到了,这个证实了情报部门的猜测,皇太极在南方没有情报系统,至少是没有很强的情报系统。

接下来,皇太极还是听到了好消息,虽然火枪和野战炮没法出售,但是澳洲人元老院还是同意出口攻城臼炮。黄骅照例递上了印刷精美的产品介绍册子,攻城臼炮从最小的70斤炮开始,一直到1000斤,价格都标定有两个,一个是澳洲银币,还有一个是称量白银,这是金融部门的意见,外贸部门也会和广州一起开始使用澳洲银币标价,为推广银币做好准备。

皇太极看着这个册子里的大炮有点炫目,满清军队里能打十斤以上炮弹的火炮数量稀少,而这个着大炮口径巨大重量却相对不重,射程相对多数野战炮也不落下风,更加有意思的是,除了大炮本身之外,还有大量配套装备,炮车,弹药运输车,全套发射工具和维护工具,更加重要的是,册子最后还有出租教官教授使用方法。不过,相对的,这个价格也让皇太极又点犯晕,反正没看到一半,皇太极已经放弃数零了。

也许是这些大炮镇住了皇太极,经过了大半天的谈判,双方形成初步的共识

矿场和冶炼厂,由双方共同经营,满清出土地和大部分劳动力,澳洲人出探矿技术冶炼技术和管理,利润和产品互相分成

食糖,辣椒以及大部分日常生活用品不再限制进口

酒类,实用工艺品等分类为半享用品,每年限定进口数额

满清聘请澳洲人帮助管理海关事务


就在满铁和满清在和细节不断地撕逼的时候,军队和工业部开始组建派驻满清的教官队,而特侦队和远程勘测队开始组建东北探矿队,而对外情报部门则在抽调和培训情报人员准备趁机大规模的获得一手情报

就在这时林深河的轻武器开发部门通知特侦队和一些元老,希望他们可以试用一下新一代的轻武器

新一代的轻武器其实早就开始开始了,不过因为企划院一直没有换装计划,所以也就不紧不慢的做进行,直到广东攻略开始,借助扩军备战的东风,这才进入快车道

当然,企划院还是对批量换装新式武器打了回票,不过毕竟大战在即,还是同意少量试生产给特侦队和其他一些特需部门试用,比如这次的东北探矿队

在前来的元老和特侦队的眼里,这些武器以及很有一点“现代武器“的派头了

新式的步枪,采用了11MM口径,枪管长度是900MM的标准型和550MM卡宾型,采用固定蛋仓和栓动结构,枪机侧面还有光学瞄准具的接口,拿来试用的步枪的枪托也有好几种样式,既有类似2战步枪的样式,也有类似现代样式的握把和抵肩托分开的样式,甚至还有折叠托。

步枪使用的枪弹采用了黄铜直筒弹壳,压缩黑火药,弹头有好几种,有最简单的纯铅圆头蛋,后来因为发现,在测试中发现纯铅蛋在对付重甲靶标的时候出现了杀伤力下降以及纯铅的弹头容易在磕碰中变形而开发的铁尖头半铅弹,包裹黄铜的背甲/半背甲蛋,镇爆用的小型霰弹,甚至还有用铜棒机加工出来的高精度专用狙击蛋,可以说是琳琅满目

之后是同样使用11mm口径的转轮手枪,老式的30式9mm手枪虽然轻便,但是已经暴露出了黑火药帕拉贝鲁姆蛋杀伤力不足,所以新式11MM左轮使用了类似点44马格南的大型设计,这样即使使用黑火药,也能有相当的杀伤力

而手枪的枪弹就没步枪那样多的花样,只有追求杀伤力的纯铅开口蛋,有一定额外穿甲能力的包铅钢心圆头蛋,镇爆用霰弹

最后是新式的霰弹枪,虽然看上去和早期就开始制造的双管霰弹枪差不多,但是,不但对很多细节和附件进行了改进优化,而且增加退壳机构,射击之后不再需要用手指扣出弹壳,提高了射速

这些新式武器将会分配给特侦队和东北勘探队试用


在临高新式武器还在元老和特侦队手里啪啪啪响个不停的时候,满铁的谈判人员和满清的谈判很快就进入了收尾阶段,毕竟,双方都是真心想要完成这个交易

一个月后,根据满清的要求,一艘运输舰送去了一门70斤攻城炮,以及炮车,弹药运输车,装填设备等等全套设备,和一个炮兵小组。这门炮将在镇江堡对满清高层官员进行展示。

皇太极对这次展示非常重视,还亲自下旨要求镇江堡配合澳洲人给大炮展示做好准备。黄骅也是老实不客气,把整个镇江堡的劳动力能征用的都征用了,修建了栈桥,一小段公路,以及一块演示大炮所使用的场地

这天,皇太极和满清朝廷的诸位大员齐聚镇江堡,皇太极和几位将领对这门大炮几乎是爱不释手,虽然他们大多已经看过商品画册上的插画,但是看见实物之后还是惊讶于如此的大炮能够被制作的如此精细涂有黑灰色沥青漆的钢铁部件如同宫廷摆设器物一般的整齐光滑,毫无明朝制作的大炮的粗糙。摸了一下炮口,炮管里面光滑异常,即使仔细摸来,也只有只有极其细微的非常规则的纹理,显然澳洲人对炮管内部进行了特殊的加工

显然,皇太极不可能知道,这门70斤攻城炮的炮身来自如一门68磅旧炮,经过翻新安装到了专用炮架上就成了70斤攻城炮

待到“观众们“到期之后,就开始火炮实际使用展示,澳洲炮手先把火炮炮身角度调整到接近水平--这时,满清将领们惊奇的发现,澳洲人自用一个手轮就能轻松的调节大炮的角度--,然后一组炮手装填了发射药包,随后,另一组炮手用一个带支架的小车毫不费力的从弹药车上取下炮弹--一个巨大的60多斤的铁球--轻轻的滑入炮身。手轮被转动,炮身又被扬起,同时,炮尾的又一组炮手安装好了拉火管,随着口令响起,众人退避到大炮之后的安全距离,一人猛然拉下火绳,大炮怒吼着射出了铁球,铁球砸入大地,泥土高高的飞溅起,观察员报出了命中误差,随后相似的循环再次上演,一连5炮,炮弹落到了一个非常密集的范围里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