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砺剑:大送第一骑士的一天》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砺剑:大送第一骑士的一天
作者ID
百度贴吧 遥想当年少年阉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济州岛
内容关键字 骑兵,训练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捉拿大缓则朱胜松么?】砺剑:大送第一骑士的一天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3-22
最近更新 2017-03-23
字数统计 (千字) 6.5




济州岛,清晨五点,随着一阵老式闹钟清脆的铃音,正在幸福的打着小呼噜的罗岚两口子几乎像是被抽了一鞭子样的从床上跳了起来,陈乐凡倒是在打着哈欠揉了揉眼睛后就摸索着披衣穿戴了,而罗岚则是抽筋一般地狠狠拍了几下自己脑袋方才清醒过来,然后才开始穿戴——对他来说全世界最可怕的声音并非是枪炮或刀剑声而是这清早的起床铃。很快地两个精着屁股的一男一女便在轮流上过厕所后互相开着身体的玩笑将自己包裹进制服中恢复回人前“骑士与公主”的样子——小凡自然照例还是白衬衣黑紧身裤配带流苏黑森式靴子的通常装扮,而罗岚显然要麻烦的多,衬衣,马裤,皮带,长袜,高筒靴,背心,夹克,腰带,武装带逐层而上就差不多花掉了他十几分钟的时间,等他穿戴整齐以后,小凡已经洗漱完,扎好头发从盥洗室出来了,然后丢给罗岚一条毛巾抱怨地道:“昨天晚上你劲也太大了,我现在都还头疼呢。”

罗岚一下子露出了尴尬的表情,随后又不以为然道:“头疼又不是我的过,再说你一直都叫那么大声啊,我又不吭气的,当初我们刚过来的时候那个谁,噢,卓天敏还是那个啥都跑来说叫我们动静小点小孩听见不好,这种事情也······”

刚说到这里陈乐凡就在罗岚的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你就不能说点好的?明明就是你非要搞这么大动静······赶紧把自己收拾利索了,准备吃饭,我们现在也都是有头有脸的领导了,今天这都还有事要忙,有啥闲话了晚上不会再说。”她一边说着,一边把罗岚推到洗脸台前,又把肥皂和漱口杯等东西塞进他手里。

在这种问题上罗岚自然是没得争辩的,毕竟D日刚开始那段时间他确实是颇有些没拿捏住的意思,特别是在第一次反围剿之战中用自己的劣质军刀剁开两个乡勇脑袋后更是让他激动的睡不着,几次三番地靠着某些方法来排解自己身体上那种压不住的躁动情绪以便入睡,于是很果断地,他成为了有孩子的穿越众以及各单身宅男的公敌,实际上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那天陈乐凡恰好因为在住处整理自己的枪械,那么遇到萨琳娜那种状况的就该是她了。当然这些两人都是显然不知道的,两人唯一对此的记忆就是在小凡不经意地将个搪瓷盆一撕二后那些试图对她搞什么骚扰的的家伙便销声匿迹了,仅此而已。

胡思乱想归胡思乱想,实际上这回两口子俩现在所烦恼的都是眼前的卫生用品问题,尽管抽水马桶还是洗手池什么基本都能做到和旧时空玩意八九不离十了,但在化妆清洁品方面即使是元老也基本上属于一坨悲剧——即使是最高级的所谓元老特供香皂其效果也完全不能和旧时空哪怕是宾馆的小袋装洗面奶沐浴乳相比,抹在身上的质感就更是不用提了,即使是罗某人那被西北风沙吹大的脸和硬板凳与马鞍考验出胼胝的屁股也都觉得每次洗脸都有如毛刷刮皮一般。刷牙用的自然也不是牙膏而是所谓的竹盐,每次把蘸了这东西的牙刷塞进嘴里时两口子俩都有种呕吐和吞咽欲望混杂在一起的痛苦冲动。至于护肤那就更是仰赖于脸上贴着的黄瓜之类玩意了,好一点的也不过是珍珠粉鸡蛋清,这种麻烦让两人都腹诽不已,特别是罗岚在不止一次被自己那口子“美容”时的造型吓到后他更是坚定了对化工部门的愤怒——草泥马连一个小小的洗面奶都做不出来,我们要你们是干啥吃的?······尽管潜意识告诉他现在“我大送”的化工水平根本做不到,但是在某种惯性思维下他还是情不自禁地将这锅扣在了化工口等一干部门之上。等他心里咒骂完这些该死的“元老特供”后,小凡已经把吃的端到桌上了。

作为本质到不能再本质的河西土著,两口子的早饭照例还是小米粥,茶叶蛋,烤饼加上若干凉菜,实际上捣鼓这么一顿饭对于两口子俩来说也绝非易事,毕竟燃煤炉灶对于习惯了燃气灶乃至电磁炉的现代人来说其操作简直是犹如酷刑一般,这对于习惯亲自下厨的二人更是如此,于是很无奈的,两人平时的饮食只能是尽量在工作单位和土著们一起解决,自己起火做饭的机会少之又少,而今天则就是这样很幸运的一天——这些玩意都是昨晚两人捣鼓出来的。两人都吃的很高兴,很快就被扫荡了个差不多。而后两人便洗了碗收拾起来,开始各自在各自镜子前收拾起了各自的形象。陈乐凡用那些代用品小心翼翼地对着镜子给自己化妆,罗岚则艰难地给自己穿好了储物挂包,手枪,佩剑带,马枪钩,骑兵佩剑和弹药盒,在戴上装饰着苍鹭羽毛的两角帽后,罗岚便和小凡吻别过,翻身骑上了马背。


“今天你还去广播么?”罗岚扣紧了两角帽的黄铜帽带,望着自己妻子道。

“不用了,今天还是录歌啊,好歹咱们这票人里学民族唱法的就我了嘛,不唱不行。”乐凡一边给自己那匹灰色阿拉伯马套上笼头,一边头也不回地道。

“那我先走了,晚上再说吧。”在用马刺戳了下马肚子后,罗岚迅速策马跑出院子,往自己骑兵联合旅的驻地策马而去。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微风送来清爽的空气让人每个毛孔都感到松快,这让罗岚不觉扯着嗓子开始狼嚎起来:“艹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无法不甜讨论)”

不过刚唱完没几首,一个挖苦的声音便从后面响了起来:

“大哥,你还是让陈嫂子唱吧,她唱歌是唱歌,是祁连山的女神在唱,你唱歌是祁连山上的野狼从山上扑下来咬人了啊。”

罗岚转身一看,果不其然便是一个和自己同样装束但在军服外套了胸甲,体态微胖的家伙一边抽着烟,一边嬉笑着打马凑了上来,这让他不由得一阵恶向胆边生,便哼了一声道:“胡奇你这个城里人懂个球啊,这就是原生态,就是我们大西北人民的生活情操,识得唔识得?”说着便带着一脸粗俗的笑容做了个拔剑的阵势。

“哎哎哎,文斗,文斗,要文斗不要武斗,留着劲不砍瓷国土著来怼自己革命同志了是干蛤玩意这是?”胡奇见此情状不禁也露出了金馆长式的笑容吐了一串烟圈。随后罗岚突然收了表情凑到胡奇耳边低声道,“老胡,最近老朱在广州那边搞土改的事情你听说了没?据说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到处都是村战模式,陆军已经是按下葫芦浮起瓢自顾不暇的状态了,我看这阵势是药丸啊。听说总参已经决定调两个骑兵营和四个白马队营去广东支援了。”

“多大点事啊?”胡奇倒是非常不以为然,“那些拿马当自行车使,跳个麻袋都能摔倒一片,提着刀怼人跟砍柴似的咸鱼,我才懒得操练他们,乘早滚蛋了老子还省点心,只要骑宪兵连一直在我们手里就是了,这才是我们洋奴的根本嘛。我们为啥来这个位面不就是看不起鬼主席还有蒙奸那帮货色而当个本质洋奴才来自己嫩的?现在我们不是啥都有了?法国骑士,板甲,具装骑兵,高头大马,骑枪,当年那些左大师还是瓦二毛子之类的货色还不是分分钟waaaagh掉?所以听我一句,我们专心经营好我们宪骑队的这一百多号人就够,反正瓷国土著那鸟样也肯定挡不住我们一波冷钢不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罗岚摇了摇头,“这调兵肯定不是削我们部队,不然一纸命令让我们会临高养老去就是了,我是说老朱去了广东搞什么土改以后这突然一下子就炸锅了,还需要调这么多部队去压,这也未必太蹊跷了吧?对了,说到这个······你还记得我给你说的,老朱他给自己身边的人讲那些缓则玩意吧?我怀疑他······”

听到这里胡奇的脸色瞬间变白了:“你是说,老朱他故意把广东搞乱,是想要去······”

罗岚露出一脸漠然的道:“难说,人心隔肚皮啊,老朱是什么样的为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整天想的那些奇怪玩意我自己都觉得害怕,至于这回嘛······”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然后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胡奇道,“老胡,记住了啊,今天我们在这里什么都没说,至于老朱他说了什么,干了什么,我们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胡奇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不过他还是把话咽了下去,然后便听得罗岚似乎是不经意的声音:“难得糊涂啊无法不甜讨论)”

于是两人就这么并排骑着马赶到了骑兵联合旅的驻地。说是联合旅,实际上并没有联合旅这么一个指挥机关,不过是济州所有骑兵部队在一起受训的一个统称罢了,在实际战斗中,骑兵还是以营和中队被配备起来,并无旅级建制。而罗岚,胡奇,姚少勇一干人实际上充当的不过是那只只有120人的骑宪兵队军官或者某个独立骑兵营的军官,除了罗岚的官衔最大一些——陆军骑兵及辅助骑兵训练首席教官,但也就止于此而已了。


骑兵的训练场就是一片巨大的空地,四周除了一道铁丝网外没有其他的阻拦,此外里面还布置了人工构筑的河流,树篱,壕沟,灌木丛,栅栏等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障碍物,以及假马,骑枪和军刀刺靶等训练设施,而骑兵的驻地就在训练场的隔壁,那是一排排原木和火山石修筑的整齐房舍和围墙,看起来也还算是气势恢宏,颇有些军事贵族的气息。

赶到营地,穿戴好骑兵短上衣和紧身马裤的骑兵们已经清理好马匹等待检查了,两个人翻身下马,开始了一天训练的第一项目——检查马匹状况,在逐个检查了马匹的毛皮,蹄掌和牙口后两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两人咆哮,拳脚相加和“骑士精神注入棒”的效果还是很好的起作用了,在检查完最后一匹马后罗岚豪气十足地挥了一下手:“开始训练,全体都有,穿戴盔甲,装配马具,检查武器装备,准备开始训练!”

于是骑兵们很快又运动起来,在军官的带领下跑步来到军械库互相帮衬着穿戴起了盔甲,罗岚胡奇自然也是不例外。等他们二人穿戴好各自的全副盔甲自个人的军械储存室出来后,骑兵们已经穿戴好盔甲,正在给坐骑装配马具和盔甲了。他们一个个披着胸铠和背板或者四分之三甲,给高大强壮的坐骑套上笼头和鞍具,烤蓝处理过的甲片和枪械在初升朝阳下闪着炫目的亮光,看起来颇为威风凛凛。这对于二洋奴来说无疑是非常美好的景象,毕竟昔日在网上用嘴讨伐蝗朙终究只是键盘的冲锋陷阵,而具装馅饼还是板甲骑士更是只有在冷锅诸公的帖子或是晚上入睡前的脑补中才能出现的概念,而这样一支部队就站在自己面前,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两名正统的本质法棍,冷锅洋奴和朙黑感到心情愉快不堪呢?

等装好鞍具后,骑兵们便将手枪插在马鞍前枪橐中,储物筒则挂在马鞍后用皮带扣紧,而那些穿四分之三甲骑着最强壮战马的精英骑宪兵们又分别给自己的坐骑戴上马胄和护胸,等这些东西都装备好后,罗,胡二人也骑上了自己披了铠甲的战斗用马,戴着铁手套的双手一手握缰,一手持剑站在了骑兵面前,等骑兵排成一个个整齐的两列横队后罗岚举起了自己随身的长剑:“全体都有,吹号,上马!”

衣袖上缝着白色箭形条纹,挂着绿色饰绪的骑兵号手们率先翻身上马,举起军号吹了起来,随着一阵金铁撞击之声,穿着各色甲胄的骑兵们纷纷翻身上马,训练场上瞬间泛起了一片炫目的钢铁光芒,一排排钢盔包裹的头颅则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的罗,胡二人放射出让普通人不寒而栗的热切,仿佛一群等待狼王号令的野狼般急迫,只待这一胖一瘦两只狼王一个轻轻的目光或动作,便一拥而上将面前无助的猎物撕得粉碎。

胡奇在和罗岚交换了一下眼神后咳嗽了一下,然后也举起了手中的剑:“全体都有,预备——拔!”

又是一阵金铁撞击声后,骑手们戴着铁手套或帆布手套的大手便紧紧握住了鞍侧的佩剑。而热切的目光依旧紧盯着面前的两人。

“剑——!”似乎觉得刚才那一声缺乏某种劲道,胡奇这一嗓子拉得很长。

训练场上第三次传来了那让二洋奴和骑兵们陶醉的叮叮咣咣钢铁声,骑兵们几乎在同一刻拔出了剑指向空中,然后快速将剑扛在肩膀上,做出随时准备发动冲击的架势。

尽管只是日常训练,但是随着剑出鞘,胡奇再次嗅到了面前骑兵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求战斗志猛烈燃烧的味道,这让作为一个本质洋奴粪子和法棍的他感到十分满意。虽说他在穿越之前接受冷锅和鬼主席的教诲时一直是强调“骑兵冲锋的气势和精神”,“高昂的战斗意志和士气”,以及“心理压迫与威慑”云云,但是那终究只是屏幕上的虚概念,并没有一点点实际见识过,实际上在穿越之前他即使作为本质洋奴粪子,思维里的这些概念甚至不如骑兵头盔上的鸵鸟毛更深刻。而现在在实际指挥和训练这些人以后他才深深感知到了骑兵攻击的真正力量和虎狼之师的奥义所在,而这种热切的情绪又进一步点燃了他灵魂深处某种原本可能从未释放的狂野和强悍,反过来他的情绪又煽动了骑兵们的斗志,让整支部队都如狼群般站在高山之巅俯瞰敌人,眼中放出锐利的寒光。

“全体都有,小步走,向左转,目标,训练场,进行队列变换和越障训练!”


骑bīng们纷纷策动战马,一个个两列横队开始如书页般地转过来,然后整齐地以四拍步子小跑着走进了训练场,之后这些两列横队们一个个停了下来排成了有6列纵深的三排攻击横队,骑xiànbīng连居于最中,其他骑bīng则紧随其后,面对着眼前的障碍物做出了一副预备发起冲锋的阵势。

而在训练场的另一边,一队头戴钢盔,身披护胸甲,挂qiāng挎dāo穿着全腪套骑bīng装备的骑bīng新bīng们正站在那50架石头雕成包着毡垫的假马前爬上爬下,反复练xí着上下马的动作,另一部分骑bīng新bīng则一个个扎着马步或骑在假马上,面对面前的剑靶图挥舞手中佩剑在练xí格斗,几个穿着四分之三甲,肩上挎着饰绪的junguān正围在一起指指点点着什么。而其中一个在铠甲外罩着一件带有一只被称为doge的异形生物图案斗篷的高个子junguān不是旁人,正乃大名鼎鼎的九千岁姚少勇遥公公是也。之后hú奇圈转马头跑到遥公公身边道:“今天的咸鱼们练的怎么样了?”

在看到自己这一票人后遥公公瞬间露腪出了doge般精神污染的魔性表情:“很好啊,至少不会从马上掉下来就好。对了,你们要使的东西我已经nòng来了。”说着公公用剑一指jun械库的方向,只见一队新bīng已经扛着一大捆长长的“东西”跑了过来,仔细一看却是一捆骑bīng长矛,之后骑xiànbīng们各自领了一根,将尾端擦在马镫侧面后举在手里。罗,hú二人也各自取了一根,在整理了一下队形后罗岚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长矛:“骑xiànbīng队,全体都有,准备冲锋!”

“剑已出鞘必带xuè入,背水一战不胜则王!”这些穿着四分之三甲,充当着“我大送”骑bīng中精英力量和预备junguān团的骑bīng斗腪士们也纷纷高举起骑qiāng,狂腪热地嚎叫起来。之后罗岚故作潇洒地伸出了握着缰绳的左手摆腪动了一下:全体都有,对准目标,小步前进!”

一阵相对和缓的jun号声吹起,骑bīng们用缰绳策动坐骑开始慢慢小跑着向前方走去,实际上他们面前的绝非什么空旷平整土地,而是一片相当复杂的地形,不仅有水沟,树篱,栅栏这些自然障碍物,还有拒马,壕沟和胸墙之类的防御工事,甚至还有用来模拟铁蒺藜和陷马坑之类的玩意儿。当然实际上一开始,就是罗岚,hú奇和姚少勇都不能保证自己骑着马能安然无恙地全部躲开和跳过这些东西,也是在自己早起晚睡勤练骑术和通腪过东印度公腪司的关系从欧洲招募了一批fǎ囯,波兰,英格兰与德意志等地的老bīng与骑bīngjunguān一起来提高自己骑术水平后方才能够做到以精湛的骑术做到列队越障。当然这些鬼佬向他们提腪供的东西显然并不止于此,他们还向诸洋奴骑bīngjunguān们提腪供了许多关于骑术,剑术,骑bīngqiāng矛和火器运用,盔甲与马厩管理乃至于骑bīng组腪织的丰富经验,而这些对于罗,hú,姚诸人穿越前看自网络和书本的jun事知识来说或许并不先进,但在实用性上显然要生动得多也丰富得多,这让几个洋奴很快就发现了一座比之前冷锅还要丰富的宝库,并热切地向这些17世纪的欧洲同行们学xí讨教着,而这些欧洲骑bīng们自然也是乐为人师地和这些“澳洲年轻将jun”交liú关于骑bīng战术和历腪史方面的问题。此外双方隔三差五还会进行诸如剑术,矛术或者qiāngfǎ之类的切磋乃至酒会宴饮之类娱乐活动,每次两边都是尽兴而归,可谓是皆大欢喜。

在实际上,几个洋奴粪子原本还准备从欧洲招募更多骑bīng特别是fǎ囯骑士来补充骑xiànbīng的,甚至还准备购腪mǎi突厥奴腪隶以组建一支古拉姆或者马穆鲁克队,但是顾及到某些黄蚶粪子一类生物的感受,从欧洲招募骑bīng士bīng以及购腪mǎi突厥奴腪隶组建马穆鲁克的计划最终还是告吹了,那些现有的欧洲骑bīngjunguān们也不过是没有带bīng泉的顾问,教guān身份而已,不过实际上也算是勉强够用了,毕竟按照二人的观点“打租螟的瓷囯土著猥琐bīng只要三十个骑士就够了”,现在120个骑士已经是按照最悲观的预期足够的保留预备队,至于那些多余的“正规骑bīng”?还是等着需要对付有靠谱一点步bīng和大量优秀骑bīng敌人的时候再说吧,毕竟就实际情况而言面对朙囯土著用这些以消耗品标准培养的,仅有钢盔和胸铠的近代战列骑bīng较之旧式骑士并无甚更大意义,反倒可能要sǐ伤更多些。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