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穿越临高之穿越临高》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穿越临高之穿越临高
作者ID
SC论坛 左右互撸李富贵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百仞城
涉及方面 虫洞
内容关键字 元老后代穿越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SC原帖 同人《穿越临高之穿越临高》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4-3-21
最近更新 2014-3-22
字数统计 (千字) 8.0



“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归化民冤仇深……”

一阵激昂的音乐响起,黄达痛苦的翻个身,按下闹钟,又趴了一会儿才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毕,打开衣柜,爱惜的取出一套新衣服。这套顶级名牌阿迪王,可是足足花了他六万流通券,将近三个月的工资。若不是想着到了十八里铺,就能见到港口进出口管理处那个迷人的小美人儿雅雅,他才不会花大价钱买名牌服装——自古以来,谈感情一直是个伤钱的事情。

一想到混血美女雅雅窈窕的身段上鼓鼓的胸脯,纤细的腰肢,,两只蓝宝石一样闪着光辉会勾人魂魄的眸子,还有缎子一般柔滑的长发……黄达便觉得一股热流从小腹涌起,整个人都亢奋了些许。

“这小妖精,这次一定把你拿下。让你尝尝我黄大爷的厉害!回去也让那帮吃不到葡萄的粗坯们好好羡慕下,省得整天酸溜溜的说雅雅扣脚长胸毛。”

黄达三下五除二穿好阿迪王,又对着镜子仔细整理了一下仪容,才满意的点点头。打算到港之后交接了货物办完手续就去约雅雅。按规定,船在航行途中是不许穿其他服装的,但现在船上只有黄达一个人,自然没人来呱噪。

来到驾驶室,黄达激活了个人权限,驾驶台上的几盏灯闪了闪,一个合成女声响了起来:“尊敬的船长,早上好,山猫号向您致敬。”黄达随口应了一声,一屁股坐在驾驶台前,把船只切换到“自动/干涉”模式,一边调出昨晚自动驾驶仪的航行记录慢慢翻阅着。很好,一切正常。这条航线是甲二级安全航道,船只计算机的人工智能足以应付沿途的各种非重大危险情况,保证自动行驶。之所以还要加个驾驶员,无非是交通安全委员会强制性的规定罢了。毕竟真有什么突发事件,人还是要比人工智能可靠。

检查完航行记录,留下自己的数字签名后,黄达百无聊赖的靠在椅子上。船只由计算机人工智能操控着,他无事可做,便顺手调出一部电影看起来。这是部新出的片子,名叫《临高启明》。由著名导演牛吹执导,讲述的是第一代元老院的先辈们,如何在圣地临高白手起家,艰苦创业的故事。呈现了前后跨度半个世纪的光荣历史。此片气势雄浑壮阔,剧情起伏,迭宕多姿,影像豪迈大气,配乐激昂震撼。无论从内容、思想内涵,还是音乐、画面给观众精神和肉体上的震撼,都无与伦比,堪称史诗级大片!甫一上映,便连续数周雄踞票房榜首,把同期上映的另一部历史电影《黎明》远远甩在身后。被公认为最有希望获得今年“井空奖”的最佳影片。

黄达吩咐人工智能送来一杯热茶,悠闲的开始欣赏电影。这几年来,元老院开始对以前的绝密历史资料逐渐解禁,随着越来越多初代元老时期的历史资料被公开,以前许多掩盖在迷雾下的故事被人们所知,史学界掀起了“临高时代”的研究热潮,影视界也不甘落后,连续多部初代元老时期背景的影视剧争先恐后推出。比较著名的有《文总在1629》《督公的决断》《钢铁元帅石志奇》《元老李富贵》《前进!伏波军》等叫好又叫座的影片。当然也有备受争议的《鬼畜农庄:母女的哀嚎》《鬼畜农庄2:李氏三姐妹的哀羞》《文总的丝袜》《文马情仇之断背山》《戴嫣的一天》等等人民群众喜闻乐见作品。

然而,无论解密了多少资料,有一点始终是元老院划定的绝密,民众知情的禁区,那就是第一代元老们那宛如神迹般的出现与崛起。初代元老们超越当初时代的种种黑科技,给后人带来了无数神秘感。靠研究第一代元老来历吃饭的专家学者足够塞满一个星球。种种猜想也天马行空。甚至还有人大胆猜测,初代元老们是从某个时代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这个猜想理所当然被视为笑谈,即使科技极度发达,进入了宇航时代的现在,穿越时空仍然是解决不了的问题,第一代元老们要是那时候就拥有时空穿越的科技水平,哪还至于艰苦创业那么多年。歼星舰一发主炮就统一地球了。黄达虽然没能考上芳草地星际联合大学,但学习也算不错,更是对此嗤之以鼻——科技越发达,神棍言论的生存空间就越小。

剧情正进行到下乡工作队被土匪包围在村子里,队员们坚决抵抗,最终全部壮烈牺牲的地方。现代的全息投影技术可以让观众仿佛身临其境,以近处旁观者身份视角来欣赏剧情。黄达完全被吸引住了,米尼步枪发射的烟雾弥漫战场,眼见“身旁”的工作队队员一一牺牲,鲜血浸透了身下的泥土和黄达的裤脚。对面的土匪吼叫着发起又一次冲击,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虚拟影像,黄达仍然不由自主,紧张的握紧了拳头,屏住呼吸。领头的那个土匪冲近了,冲向黄达,黄达清楚的看见他嘴里那黑黄残缺的牙齿,脸上的狞笑,土匪手里的砍刀高高举起,就这么向黄达用力劈下——


“啊——!”“轰隆!”黄达被电影里的土匪吓得大叫一声,与此同时,这艘H800货运飞船也猛地震动了一下。黄达还没从电影的情节里反映过来,便见到电影的全息投影刷的消失,船舱里代表危险的红色灯光不停的闪烁。人工智能拉响了警报。

黄达手忙脚乱切换到手动辅助驾驶模式,急迫的问道:“山猫号,出了什么事?”

“警报,警报——船只遭遇不明引力干扰,已偏离航道,引擎动力输出提升至200%,无法摆脱。已自动发送紧急求救信号,建议船员……”

人工智能还没说完,船身又猛地震了一下,这次比刚才还有剧烈,把没系安全带的黄达震飞了出去。黄达的头撞到旁边的仪表盘上,昏迷之前最后看到的景象是船只前方一个巨大的散发耀眼白光的圈。

“虫洞?”黄达昏迷了。


文德嗣觉得今天心情糟透了。李丝雅依然下落不明,而马千嘱这个家伙在今天的执委会会议上,又因为“二五”规划问题和他起了争执,两方人争论不休,最后只得暂停议题,下次再议。再加上之前关于工业优先发展方向和土地问题上的不同看法,他与马督公的执政理念显露出越来越大的分歧。虽然二人现在仍然仅仅是理念上“君子之争”,但是双方派系下面的人逐渐有了党争的趋势。更糟糕的是马督公利用初期担任计委主任积攒的权势威望,手下实权势力已经和自己平分秋色,甚至隐隐有超过自己的倾向——即使现在已经进行政体改革,计委由中立的乌得掌控,有效制衡了督公的权势——依然如此。

长此以往,大天使长的愿望何时才能实现啊……在百仞城野外散心的文德嗣仰天长叹了一口气。随后,他张开的嘴就越张越大,再也合不上了——

只见前方大约五六米高的空气中突然出现一点白光,随后白光由点变成面,而且还在不断扩大。文德嗣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这个散发白光的圈圈太像是他们穿越来的那个虫洞了。自己捡到过一个虫洞,开创了现在这片基业,难道现在还能再捡到第二个虫洞?莫非自己真的是天命所归不成?

光圈还在扩大,很快已经超过了他们穿越来时丰城轮的大小。直到直径四十多米才停下。镜面一般平静的光圈表面开始有规律的颤动,颤动越来越激烈,随后在光圈里,一个黑色的带些弧度的东西慢慢探了出来,随着出来的部位越来越多,形状也越来越清晰,很像是潜艇的头部——文德嗣突然一个激灵,尼玛,不会是时空管理局派人来请大伙喝茶了吧!而且光圈这么大,整个百仞城、说不定博铺港乃至临高县都看得到了,在土著和归化民中间不知会引起何等骚乱。就是元老们说不定也得呆一呆。文德嗣当机立断,回头命令身后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的归化民秘书,“去找马国务卿,让他赶紧过来。”又给了跪在地上对着光圈顶礼膜拜的侍卫狠狠一脚,“赶紧去百仞城,通知内务部队,拉警报,一级战备,全部军队武装到这集合!”

秘书和侍卫跌跌撞撞的跑了。文德嗣转回身,面对光圈,狠狠的“呸”了一口,“玛德,马千嘱你小子快点带着人过来。要是跟上次捡到虫洞一样是好事,出风头的时候,督公,我可是想着你一起风光呢。若真是时空管理局秋后算账,谁塔么想回到旧时空做平头百姓,或者去时空管理局坐牢?我们也不会任人宰割,要死战到底。到时候,督公,你也别怨我叫你过来,要走咱俩一起走,西天路上也有个伴!”

文德嗣和马千嘱目瞪口呆的看着从这个充满科幻元素的“航空器”或者“宇宙飞船”里走出来的人。他穿着一身古怪的衣服,领子和对襟像是后世的休闲西装,但是没有扣子也没有拉链,“西装”上面还不伦不类的在两侧下缘和胸口有四个口袋——很像是现在土著归化民的制服。下身裤子居然是近乎于紧身的,“西装”配“打底裤”的组合让人头晕目眩,十分的诡异。

黄达也有些头晕。下面这些人的穿着打扮和周围环境,跟他刚才看的电影中展示的初代元老时期风格十分相似。远处哭喊四散奔逃的人有的穿着古代的长衫发髻,有的则是髡发制服,简直跟忌都星上著名的旅游胜地——横店电影城营造出来的虚拟影像一模一样。若不是刚才额头上撞出来的大包还在隐隐作痛,提醒自己这不是幻觉,黄达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那些列队跑过来的士兵也穿着现在看起来滑稽的绿油油制服,扛着土著时代的原始火枪……我X,他们有枪!瞄着我!黄达惊出一身冷汗,极其利索的举起了双手。脸上尽力堆出一副谦逊甚至献媚的笑容,点头哈腰,尽力展示自己没有武器,也毫无恶意。但是他不敢动弹,谁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下面那帮土著会不会野蛮的把他突突了做成烧烤。

上下三个人对望着,一时僵住了。但是黄达和文马二人心中,却同时浮现起一个不该出现在这个重大历史时刻的念头——“尼玛,看这傻鸟的打扮,跟未来(古代)穿越过来似的。怪模怪样,傻X透了。当初土著看俺们(元老们看土著),也是这种感觉吧?”

这边文德嗣和马千嘱不愧是强人。所谓居移气,养移体。虽然穿越前都是普通小职员,但是穿越后长期的领导岗位自然培养出沉稳气质,而白手起家临高创业的经历,使得他们也更像历朝的开国元勋,没有出现不接地气的情况。此刻两人已经逐渐镇定下来,心中默念着“每逢大事有静气”。见“宇宙飞船”舷梯上面那个怪人似乎没有表示敌意,两人似乎心有灵犀,尽管眼睛还紧盯着飞船上的怪人,却不约而同向对方伸出手臂,手肘跨手肘,紧紧挽在一起。肩并肩,缓慢而坚定的向前走去。

“督公,其实你不该过来的。万一真的有什么不测,还得靠你领导大伙应对。”

“呵呵,文总,都这时候了,还说这客气话做什么。真要是时空管理局,咱们躲也是躲不过去的。咱俩做头头的,这时候不顶在前面,还等什么时候?”

“说得好啊。或许这就是咱们生命中最后的几分钟了。督公,来到这个时空,你后悔么?”

“为了追寻理想,有什么后悔的。真要说有什么未尽的遗憾,也只有最后还是没能造出蒸汽机械计算机了吧。”

“放心吧,要是这次没事,回去执委会上我就鼎力支持你立刻动工。”

“嗨,什么动工不动工的,现在又不急需,把资源集中起来扩大工业产能才是最要紧的。呵呵,我可不是在说咱俩上午吵架啊。”

“我知道,我还不了解你么。只能说穿越集团千头万绪,百废待兴,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大家都是真心为穿越大业着急。”

“老文,这几句的口气,又像是当初的你了。咱们可是有多久没这么单独在一起聊天了。”

“是啊,坐在这个位置上,咱们下面都有了一帮人,已经不是咱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身不由己了。老马啊,在我床上,老地方,藏着一条精品黄鹤楼。上次内部拍卖会见到的,千载难逢。知道你喜欢这烟,怕慢了被别人买走,我就用一瓶五十年茅台跟卖家换了。本打算你生日的时候悄悄送给你做礼物的,看来是没机会了。要是你活下来,就去拿吧。”

“五十年茅台?飞天的标签缺了个口的?”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内部拍卖会都是网上交易,不能见货和卖家的吧?”

“嗨——你那茅台换的黄鹤楼就是我的。我看见拍卖会有你最爱的原浆茅台,就……”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男人爽朗的笑声飘散在1629年的临高上空。在明代的建筑,平民,士兵,21世纪的元老,来自未来的飞船与访客衬托下,却是那么的温馨,充满了浓浓的基,额友情……

“老马啊,你知道么,我最喜欢你那两撇性感的小胡子了。”

“嘻,你这个不正经的老东西……”


执委会会议室里,绝密级别的紧急会议正在召开。黄达详细的为执委会诸公一一讲解他们急迫想要知道的东西。包括从临高位面到黄达位面的历史变迁,科技发展,人文生活……当然,还有大家最关心的,诸元老自己今后的人生轨迹,以及何时才能有影像马赛克去除技术。

黄达将1629开始,直到星际时代,元老院统治的历史一一道来。星际时代,元老院仍然存在,仍然由一代代继承元老职位的元老直系血亲组成。但是已经退居幕后,元老院本身不再直接参与掌控权利,更像是宗人府这样的机构,主要负责元老相关的一切,如元老资格的审定以及元老相关历史的保密与披露。但元老们本身依旧拥有超越宪法的独特豁免权,以及自身在社会上掌控的权力,包括商业,政界,军界等等。元老们依旧是更加平等的贵族阶层。

黄达重点描述了第一代元老时期的历史。黄达虽然没考上芳草地星际联合大学。但是在双峰国民小学、黑森林国民中学以及流水溪谷职业技术学院的历史课上,这些是黄达学的最好的一部分——历朝历代,本朝开国革命史都是要大书特书的。尤其提到了历史书上记载的初代元老时期最危急的几个重大事件。如“田符集团NTR反革命叛乱”——归化民军官田凉、符富,因野蛮成性,在一次偶遇元老女仆后,便窥伺女仆的美貌,并且暗地纠集了数十名同样妄图染指元老身边女性的归化民军人。他们忘记元老院对其的关爱与教导,不感恩对其再世为人的恩情,利用调防机会发动叛乱。最终被英勇的内保部队挫败了他们倒行逆施的反革命罪行。

黄达很聪明的没有告诉执委会诸公,在飞船上存储有全套《元老院通史》。虽然随着时代的进步,言论自由的发展,元老院对历代元老们的历史不再讳莫如深,也不再试图为元老们披上“伟光正”的外衣。随着越来越多资料的解禁,初代元老们之间发生的一些故事也渐渐广为人知——包括一些无损开国领袖们威名的小小黑历史。但是当着初代元老本人的面,说你以前干了啥啥啥坏事,你以后还会干啥啥啥……或者别人的事业财产权势兴旺发达,而你以后就是个左右互撸打酱油的……

黄达才没这么弱智,尤其是目前自己的小命还掌握在这些开国元老的手里。虽然星际时代的黄达在学识科技方面遥遥领先这些人,但是星际时代的医学和饮食并不能让黄达刀枪不入,一个打十个。于是他发扬春秋笔法,推说自己学习不好,历史课的东西记不清了,回避这些初代元老们对自家今后人生轨迹的询问。

随后在全体元老参加的内部酒会上,文马二人代表执委会宣布接纳黄达成为正式元老的一员,以及授予黄达执委会特别顾问的身份——穿越众需求黄达带来的超时空科技,在百分百确认黄达的安全性之前,用一个虚职挂起来是对黄达对穿越众都好的做法。黄达兴奋的与这些历史书上记载的、如今活生生的、见到他同样兴奋的人物一一见面。只是小心的掩盖自己对于魏爱文等“少壮派”军官的疏远——正是这些人,一手造成了险些让穿越大业毁于一旦的,元老院历史上最大的危机与最惨痛的损失——那血腥残酷臭名昭著的“短笛之夜”。

事情的起因十分滑稽。在一次“圣船杯”橄榄球联赛上,大美村代表队战胜了另一实力强队那美村代表队夺冠,并且创造了大美村对那美村17:0连胜的新纪录。大美村代表队的队长、知名球星苟循甲当选为本届联赛的“最有价值球员”。在颁奖仪式上,当时担任体育部长的张羽乾( @乾天太紅 )元老在给苟循甲挂上金牌后,随口夸奖他道:“小伙子,真厉害,你球不但打得好,而且那美村从来没输过。我看你以后就叫‘那美克星’吧!”张元老还顺手送给他一支笛子作为纪念。激动的苟循甲随后便把自己的名字改为“苟短笛”。

料这本是小插曲的一幕居然掀起了轩然大波。有元老在内部BBS上指责张羽乾这么做太随性,有失严肃。随即有其他元老反驳觉得无伤大雅。论坛上的骂战逐渐升级,从橄榄球到宗教到飞机到工业到中医……逐渐演变成文总派系和督公派系两方的论战,两方多年的积怨借着“短笛事件”迅速发酵。并且由网络延伸至现实。

最终,受军国主义影响自命不凡的魏爱文等分属两方派系的高层军官,私下起了肉体上压制、甚至消灭对方的念头。1639年4月6日凌晨,两方军官调集忠于自己的兵力,动用了步枪、大炮,大打出手。虽然军事政变最终被明秋、何明、陈海洋等参加过PLA,有着坚定纪律性的老军人奋不顾身,身先士卒,凭借个人威望收拢并率领百仞城外围和博铺港防御部队,镇压了下去。但是冲突已经造成百仞城大半被毁,数百名归化民士兵在冲突中丧生的惨剧。最为元老们不能接受的是,夜班归家的法医苏芫因扛着路上捡到的尸体而躲避不及时,在冲突中被流弹击中,不幸牺牲。这是死在元老院自己手中的第一位元老。

此次事件的教训是沉痛的,影响是深远的。之后文马二人引咎辞职,渐渐淡出一线岗位。魏爱文等发动政变的元老被剥夺一切权利和福利,仅保留基本的元老分红权,发配到远郊海岛戍守——实际就是变相的终身软禁。所有参与政变的归化民军官和士兵,无论缘由,一律发配到最危险的作战第一线作为惩戒营,数年战火后十不存一。元老们迅速立法,规定任何十人以上部队的调动,都必须有国家元首、政府首脑以及议院议长三人共同署名才可生效。凡是无合法命令调兵的军官、以及无命令出现在非自身防区的军队,其他部队一律可以先行开火击毙。这条法律直到黄达所处星际时代依然是一条铁律。

黄达之后私下里把“短笛之夜”的来龙去脉单独告诉了文马二人,希望能引起他们对军国主义倾向和军人不得干政的警惕。顺便告诉他们,由于二人不知为何,均终生未婚,也没有收女仆留下子嗣。他们死后迅速泯灭在元老院的历史中,仅仅在史书里顶着一个崇高的“开国元首”虚名。

文马二人对“短笛之夜”的教训深以为然。但是对于个人婚姻问题不置可否。第二天,督公在内部IM上把名字改成了“七上八下”,文总很好奇,便问道:“督公,你为什么叫这样的名字呢?你心里有什么不安么?”

督公见左右无人,便悄悄的说:“我觉得黄达说的有道理,于是我昨晚潜规则了十五个归化民女职员。”

文总陷入了深深的思考,随后也把自己的网名改成了“五大三粗”。


随后的日子里,黄达开始给元老们普及未来的知识与科学技术,并利用H800上面的设备与原料建立新的工业体系。H800是一艘货运飞船,黄达此次的任务便是向新开拓的资源星球运送基础工业设备。由于科学的发展,星际时代的工业不再需要配备琳琅满目种类繁多的机械设备,一切都可以通过基础通用母机以类似3D打印后投影的技术临时制造出来,且不受材料限制,铁,铝,钛,硅……只要有设计图便能随时制造所需设备。据说旧时空大毛家就在潜艇里准备了通用机床,在长达10年的海底不间断巡航中不断改进潜艇,硬生生把二战时期的U艇升级为台风级战略核潜艇。黄达此次船上就有不少这种基础通用母机。

为了在新资源星球上改造环境、建立适宜居住区,船上还有全套的基因工程及农业资源。当经过星际时代的设备改造基因的水稻种子被种下,一个月后即成熟,亩产数万斤时!这一个月来每天吃睡在地头,辛苦侍弄这批庄稼的吴南海和万里辉热泪盈眶,激动地不能自已。

第二天,符喜便请了三天病假。好友戴嫣去探病,回来后别人问她符喜病情如何,戴嫣始终红着脸一句话也不肯说。而当晚,吴南海的农庄里更是可怖。在“啪啪”的鞭打声中夹杂着初晴和李默的呻吟与痛苦的闷哼。持续到后半夜,又突兀的传来了幼小的李荃的哭号与李默苦苦的哀求。农庄里的土著工作人员都不敢打扰,远远的躲开农庄的范围。据他们说一直持续到天明才消停。

就这样,在黄达带来的黑科技帮助下,元老院的势力急速膨胀。只是有一天,闲聊时黄达等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黄达时空的历史记录,与现临高时空中元老们的数量对不上!黄达时空的历史里,比现时空元老数量多了两人!

经过秘密而紧急的排查,临高位面的现元老在史书中都有,而史书中多出来的两人,经过大家的推断,应该就是初期战斗中失足坠落而亡以及后来麻醉事故而亡的两人——他们在黄达的时空里并没有死去,而是健康的活着,并且血缘一直延续到黄达的时期!元老们面面相觑,这个结果实在难以置信。最终,大家得出了一个最有可能的结论——存在着许多平行时空。

每当原时空出现一些扰动,就会创立一个新的平行时空,从此有了新的独立的发展轨迹。而元老们以及黄达的穿越,就是在这些平行时空中迁徙。穿越众原先的21世纪是一个时空,穿越到现在的1629是第二个时空,黄达所处的星际时代是在第二个基础上发展而来的第三个时空,而黄达现在穿越到了1629,就此出现了黄达+初代元老的第四个时空。大家按照过去的科学习惯,分别给这些时空以2的指数形式命名。最初的21世纪时空命名为2^0,然后2^1,2^2,以此类推。现在的黄达+初代元老被命名为2^3。由于2^3=8,故此时空又称为“临高8”

从此,在“临高8”的历史上,留下了一个荣耀而伟大的名字——黄达!

(全文完)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