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穿越者的燃烧武器》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穿越者的燃烧武器
作者ID
北朝论坛 鹰从天降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科技,燃烧弹,军工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穿越者的燃烧武器(三楼红字更新,还是上了PIAT)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4-04-14
最近更新 2014-04-18
字数统计 (千字) 5.6



“首长,门口有位叫方敬洞的元老找您,还带了不在计划中的东西。”门卫浓重的口音在电话中嗡嗡作响。

“好的,我马上过来”,林深河放下电话,一边赶去门口,一边嘀咕这个方进洞是哪位元老。

还没到门口,远远的就有人高喊:“老林,好久没见了!”。深河仔细看来:“原来是你啊,老方,方敬涵”林元老特别对门卫加重了方元老的读音。速成班出来的土著就是这样的别字先生了,总是闹笑话。

“来来来,有好东西送你”,晒得黝黑的方敬涵拍着身边手推车上密封极好的酒坛。

办好手续,找个工人搬入保密区,在办公室外,方敬涵就迫不及待的打开酒坛,用木勺舀出又黑又稠的液体来。虽然从没看过实物,但浓烈的气味提醒了深河,他脱口而出:“石油?哪来的?”

“台湾,魏八尺元老特别奉献”敬涵把石油倒回坛中,拍着手说。

“台湾也有石油?从来没听过”。

“想不到吧,台湾可是号称地质博物馆,什么东西都有什么东西都不多。”

作为台湾总督,八尺早就请大图书馆对台湾矿产出了详细考订。而在苗栗县,清朝嘉庆年间就有人从水面上捞石油了,据说还打了全世界第二口、亚洲第一口油井--其实也就是挖了个大坑,旧时空磺坑还有上百口油气井在生产,当然产量一直不大,所以一直为人忽视。

产量虽少,但到底是现在穿越政权下唯一可行的石油产地。八尺非常重视,特别要求勘探队环岛考察时注意收集带回临高。苗栗在台湾西北部,不是控制区,所以勘探队只能通过以货易货的方式,指明地点,请当地道卡斯族巴利社背出了几十公斤。

“这么宝贵的东西,工能委早就全包下了吧,从煤油、柴油、沥青到石腊,哪样不是工业急需”林深河一听直摇头。

“别急啊,工能委是想全包,但你想啊,靠人背能有多少产量,要搞油田是不是要出兵抢地盘,要修道路建油田,还要搞开采设备、精炼厂,这些哪个不要时间不要资源。而且这还打乱了以煤炭为主的工业规划,工能委已经表示四五前除了化验和试验用量外,其他暂时用不上”。

“原来是别人不要的东西送我这来了。”深河开着玩笑:“好吧,告诉魏元老,我们这里正好打算开发燃烧武器呢”

送走方敬涵,深河吩咐秘书找出石元老的公函。自从石志奇在三良中了那爱的一箭----知道射那一箭的可能是个美女艺人后,无数龌龊的头脑就开发出各种故事,就象南海农庄母女哀嚎、女锦衣卫制服诱惑和黄元老互玩绳缚一样,成为经久不衰的三大艳情话题,即使该女教头被绞死的命令发布也没能使流言消失。石元老一边在医院享受各种团体轮流慰问,一边在严肃思考三良的苦战。从历史和现实经验,都会发现象明末清末这样大量装备火器又士气低迷的军队,面对敌人白刃冲锋会迅速溃散,但如果躲在工事中,又有军官或头目压制,在猛烈的炮火下往往可以坚持很久。进攻者要不然依靠长时间火力彻底打垮堡垒或士气,要不然就靠士兵冒着箭雨弹雨冲上去解决战斗,这在物资和人力消耗上对伏波军都很不利。最终石元老拿起画笔,开始设计各种新式攻坚武器,这一刻,一代枪神卡拉什尼科夫附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对于爆破武器,伏波军发展已经相对成熟了,在取代黑火药的新一代火炸药出来前,不会有什么革命性东西出现了,石子奇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燃烧武器上。用于攻坚的燃烧武器的翘楚,当然是火焰喷射器,这种发射出巨大火龙和声音的武器将是对敌人士气最大的打击,就连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军,第一次受用烧烤时也吓得丢弃战壕溃逃,这一点任何人都没有疑问。可是除了橡胶管,必须要提供承受几十个气压的压力容器,如果是压缩空气式的,气瓶又要上百个气压了。虽然穿越者已经能够稳定生产低压容器,却对高压容器涉猎不多,即使能够特供一批,高昂的成本、不稳定的质量也让军队很难选择。很多键盘武器设计师最不看重的就是安全和可靠,但是军队知道安全性可靠性不达标的武器装备,吓住的是自己的士兵。

有人翻出《武经总要》中的火焰喷射武器:猛火油柜,有便携式、固定式二种,都是唧筒原理,制造上不会太难。但用屁股思考也知道这种纯臂力推压能提供多少压力,事实上旧时空博物馆曾经复原过,射程只有可笑的5-6米,只适合当年接舷水战。要提高射程只能提高压力,结果是又走回了压力容器的老路。

“还是要往燃烧弹的方向走”林深河暗暗想到。其实二战后取代背囊式喷火器的就是便携式燃烧弹,从独闯龙潭州长用的四发M202燃烧火箭到德国的DM-34,都可以视为喷火器的代替者。深河也一直对燃烧弹有着深厚的兴趣,却一直缺乏燃烧原料,工能委能提供的只有磷,但可怜的产量只能满足火柴和其他一些化学工业。只有在火攻澄迈、香港时黑尔火箭用上了一部分黄磷燃烧弹头,这还是拜托明军封锁的福,各工业产量降低,原料堆积不少才移交部分给军工部门。

但是从历史看,凝固汽油只用于大型航空炸弹,便携式燃烧弹有使用各种燃烧剂的,就是没有用凝固汽油的,是威力不大吗?林深河也无法断定,只能先进行试验。磺坑石油属轻质原油,挥发率高,想当年日本大凤号航空母舰就是直接烧婆罗洲的轻质原油,结果中了一颗鱼雷就引发油气爆炸,所以不用提炼也应该可以达到满意的爆燃效果。原油有一定粘稠度,但还是不够,深河手头也没有橡胶和凝油粉,所以他命令工人拌入麻屑,要一直拌到硬梆梆和芝麻糖差不多,随后再填入12磅榴弹和黑尔火箭弹头中。

实验证明,榴弹和火箭弹中装填的燃烧剂燃烧效果令人满意,特别是选择空爆引信时,漫天火雨纷纷而下,纵火和视觉效果都是一流。

在场围观的“装备定型委员会”几人惊叹的发出嘶嘶的声音。

开发的火焰弹抛射器--其实就是仿照苏联的41式火焰弹抛射器

“不错不错,准备上两万发,老子要继承后辈李梅之壮志,火攻东京!烧烤天皇!”李海平发出豪言状语。

“露怯了吧,东京现在叫江户,是德川幕府的地盘,天皇在京都呢,而且在内陆”张柏林一边在装备定型报告上签字一边继续嘲笑海军。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整天杀人放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神马江户京都,都是元老院的财产”。王洛宾边签名边说:“而且还不用磷,深河这种为执委会分忧的精神值得表扬”

但这仍然算是炮兵纵火弹,并非石志奇急需的步兵伴随火力,他要求的是轻型能单人携带的、精度能够在50-100米距离内射进房间的门窗或者垛口的武器。这种针对堡垒狭小空间内瞬间爆发效果,再来拌麻屑肯定是不行的,要保持原来形态也不行:弹头内液体晃动对弹道有很大影响。深河查了资料后,选择了一款比较简单也是PLA常用的的凝油粉:六六粉和二甲酚。拿起电话叫通化工委,季退思一听要出新产品就不乐意了,但听说六六粉是肥皂厂的副产品,二甲酚是炼焦副产品,这才勉强同意以试验的方法提供少量产品。

深河选择了通风良好的一个棚子,因为是原油,所以只倒入规范一半用量的六六粉,然后一边加入搅拌一边加入二甲酚,几分钟石油就变得更粘稠,几乎都拌不动了,才叫工人停手。这时油面粗糙,油料发脆,挑起即断,应该是还没熟化好,现在气温高,深河关照工人每一两个小时搅拌一次,一天后再来看时,油料已经成熟,凝油粉完全溶解,表面光滑,看样子就象黑色的“肉冻”。

(凝油粉对原油是否有效未知,在此设定为有效)

第一批“肉冻”首先加入了RPG,RPG也就是代号热屁股的执委会督办的火箭筒开发计划。黑尔火箭在火攻澄迈时的巨大作用促进了RPG神教的新一波占领高地热潮,各位键盘设计师们都认为火箭筒体积小威力大,已经不存在技术难度了。但在开发过程中就发现困难了:黑火药推力小、燃烧不稳定,这问题在用于远程面积覆盖射击的黑尔火箭中表现不大,但在追求百米精度的火箭弹面前就是大问题了,很多人拿RPG-7也用黑火药作例子,却不知黑火药只是初级发射药,用无坐力炮原理把火箭弹射出筒口而已,飞行过程中再打开火箭发动机,不说推进剂光那个可张开的弹翼就要工业部门的亲命了。还有涡轮自旋转稳定,从药柱加工到涡轮喷孔制造,也都是现阶段无法解决的。总之,在化工委没有新的推进剂出来时,这是怎么都绕不开的难题。深河这段时间已经开始设想改用无后坐力炮的方式了。

用于试验的火箭弹是改进版的黑尔火箭,扩大喷口以增加初速,加大了偏转片角度以增加自旋速度。弹头内装填了一公斤油料和起爆药,原来的碰炸引信不适合无法保证头部着陆的火箭弹,暂时只用了时间引信。因为无法控制推进剂在筒身内烧完,还和二战德国坦克杀手一样在筒身上加了个巨大的钢制护具。现在还没有电点火装置的技术,也来不及加上击发装置,所以是将火箭筒固定在射击架上,一个人直接在后面点引线的笨办法。

射出的火箭弹和往常一样不靠谱,飞离了靶子,但成功起爆出了一团火球。深河手中的高速摄像机早就坏了,没法知道瞬间火球有多大,肯定比不上三乙基铝这类现代燃烧剂,但估计小些房间可以全部吞噬了。

听说有新玩意,一大帮设计师又来七嘴八舌出主意了,火箭筒还要很多时间完善,所以有人提议发展抛射炮,这种火焰弹发射武器在二战初期苏联和英国都出现过,只算是滑膛炮,膛压很小,所以炮壁弹壁都很薄,英国的诺斯欧瓦(Northover)发射器甚至打的是玻璃燃烧瓶,全“炮”只有二三十公斤。深河对这种有炮之名无炮之实的玩具嗤之以鼻:弹道弯曲,准确度低,占了编制不说还作战效能低下,炮弹只能抛到两百米左右,还不能打霰弹。但是石子奇表示了浓厚的兴趣,珠江三角洲作战中只能用舢板、长龙,最轻的伴随火力十二磅山地榴不能在船上发射不说,上下船也很费劲。陆战队一度在船头学雁翎队架起大抬杆,只是太长装填和使用都很不方便,威力也嫌较低,如果有了打爆破弹和燃烧弹的抛射炮,小船也能变炮舰不是?

拗不过石子奇的意见,深河决定先造上几门试用着。珠江三角洲各乡镇早已对伏波军臣服,但水匪还是很猖獗,特别是蜈蚣艇,龙舟一样狭长的艇身,多达数十名浆手,速度极快,往水道里一钻,小发艇都进不去、追不上,正急需组织自己的快船队追踪打击。所以试作的前装抛射炮100mm口径,长只有60cm,炮壁加厚以打霰弹,爆破弹和燃烧弹自然不在话下,架在船头上也算威风凛凛。稀奇的是正在编制旅顺作战计划的陆军也表示了兴趣,要了几门走,有人一直觉得燃烧弹或喷火器对付重甲的鞑子特别有效,厚厚的盔甲穿脱不易且提供了燃烧的原料,不知多少皇汉喊着要看烧烤野猪皮的大戏。未来守城战中配置几门,虽然射程不远,但对付鞑子惯用的挖城战术完全够格。

过来接收抛射炮的石志奇在观看了火箭弹不靠谱弹道后,又提出要上枪榴弹:“听说深河你曾经搞过枪榴弹的项目?”。林深河耸耸肩膀,吩咐工人去取当时的试验品来。试作的枪榴弹比石志奇想象的要大,而且比较粗糙,套在本来就长而重的米尼步枪上更加难以稳定,因为没法使用现有的时间和碰炸引信,所以引信是用拉火管挂在枪口上,怎么看怎么山寨。石子奇将枪架在架上,击发前,深河在身后基情无限的细声提醒:后坐力很大的,一边把温暖的左手顶在石元老肩膀后。扣下扳机,虽然肩膀有深河顶着,石元老还是觉得巨大的后坐力简直要把右肩从身上撕裂开去,至于枪榴弹飞到哪里,有什么威力全没看见。

“操!深河你怎么造这么大个枪榴弹”石志奇边揉肩膀边抱怨。

“不大不行啊,你刚才没看见爆炸威力吗,我们手头没有高能炸药,装填了二百来克高密度黑火药也就那样,如果换了凝固汽油,只怕就是个好看了吧”深河回答。

看到石元老又在想什么东西,深河抢先一步说:“想上榴弹发射器更没办法了,高低压加工成本太高”。

石子奇有点不好意思:“原来平时觉得很普通的东西有这么多讲究,这样说起来还是火箭筒最有希望了,就TMD工能委太短视,不搞无烟药搞什么...”。看见深河笑容尴尬,石元老才想起是他极力主张以高密度装填来延长黑火药寿命的。

“工能委肯定会把单基或双基发射药和子弹炮弹发射药一起解决,而现在看起来没有发展的需要”。深河极力辩解着

望着石子奇失落的背影,深河有些不忍心,又把他叫回来:“你去找展无涯再咨询下吧,这小子一直在鼓弄什么东西”。

作为仅次于穿越最大投资方文总的展无涯,他当年带领自己的小机械厂穿越,这种举家穿越的精神一直为执委会称道。虽然现在职高位重,但展元老还是觉得壮志难伸,他参加穿越是为了尽情的造枪的,这几年虽然也主持生产了很多武器装备,但都满足不了一个造枪狂人的心啊,特别是近几年改产南洋式步枪,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叔可忍婶不可忍的技术倒退。本来为自由自在造枪而来,结果不要说马克沁,连手摇加特林都没造过一挺。虽然工作繁忙,他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枪迷,还在利用稀少的业余时间鼓捣些东西。事实证明,造枪比女仆更能抚慰落寞的心灵。

听完石子奇倾诉,展无涯不动生色的领着他穿过层层的柜子,从一个铁皮柜里抱出件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是”?石子奇好奇的摸着粗粗的筒身。

“屁阿特”展无涯带着浓重的口音介绍:“二战时英军的插口式抛射器,把弹底菊花插在这根又粗又长的杆上,火药燃气就在弹底管这个直肠内里烧完,这根又粗又大的弹簧是吸引后坐力的”

“想起来了,上膛时好像和单腿高跷摔跤”石子奇又有些迟疑:“听说现在钢材冶炼不过关,弹簧很难做到弹力一致?”

“笨!”展无涯眼睛一瞪,对机械白痴他从来没好脸色的:“吸收后坐力的弹力为什么要一致?就算不一致,反正你们要量也不大,我可以根据每根弹簧弹力调整嘛,弹力不够的加长些,太高的减短些不就行了”

眼见石元老没注意到他最得意的改良,展无涯重重咳了一声,敲打着扳机部位:“我们最主要的改进在于这个击发系统,英国人大概是沿用中世纪十字弓的扳机,搞得为了克服这根弹簧压力,要整个手掌发力才能抠动扳机,破坏了瞄准线。我们改进就像战国的弩机,只要很小的力道就可以击发了”。

“好东西呀”石子奇抱起来虽然觉得有些重,但做为单兵武器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这个先送我了,我去找深河试试,到时造上十几门,特侦队肯定也有需要,这个就以老展你来命名叫展阿特吧”

展无涯耸耸肩膀:“拿去吧,不过话说回来,喷火器也是可以上的嘛”

“不是说搞不定压力容器吗”

展无涯露出这种事情你局外人不懂的表情:“什么搞不定?合成氨厂产品用什么装的,汽水生产线上二氧化碳氧瓶是怎么来的,紫明楼那些按摩浴缸压力管道又是怎么来的,工能委很多东西非不能也是不为也,尽在骗你们前线这些小可爱呢”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