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突然想写一个劫法场》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突然想写一个劫法场
作者ID
百度贴吧 伊格得拉修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州
内容关键字 劫法场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突然想写一个劫法场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9-30
最近更新 2016-09-30
字数统计 (千字) 2.9



哎,等吹牛把情节推进到抓人的时候,写一个广州劫法场倒是挺好玩的……


h754321 开写:

  

或许是刚刚刮过台风的缘故吧,潮湿的空气中还残留着浓浓的海风的味道——又咸又涩,这种味道,在伊格得看来,像极了自己那件穿了八年都舍不得换的号衣。

伊格得轻轻放下手中的“玄铁烈风刀”,推醒了睡在身边的弟兄,一边试图拧干被一夜的雾气打湿的号衣,一边轻声提醒,“都精神着点儿!把头放低,别被髡贼的喽啰发现了!”

髡贼的法场就设在紧挨着菜市街口的空地上,法场中间没有断头台,也没有绞刑架,却奇怪地摆了一排椅子——在清晨的露水中,显得黑乎乎的,似乎是黑铁所铸?“髡贼这是搞什么鬼把戏?弄几把铁椅子?这是什么意思?”杨翠花压低了声音,“这监斩官也不可能坐这儿啊!”

“谁知道呢!澳洲人就喜欢弄些个新鲜玩艺儿!——大伙儿可盯紧喽!我可是打听得明明白白,髡贼怕有人劫法场,行刑时间就定在早晨!这说不定……”伊得格话没说完,远远地就看见,一队身穿灰蓝色紧身短衣的士兵,一步一踢地列队朝着刑场而来。

“咝……这么齐?传说中的澳洲大兵果然都是精锐!大哥!咱们几个……”杨翠花心里萌发了一丝恐慌,第一次对这次行动能不能成功有了疑问。

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有不坚定的想法!伊格得明白这个道理,刚想教训一下这个长得五大三粗、块头比得上黑熊、却取了个娘们儿名字的凶猛汉子,却见大街上又跟来两队整齐行进、身穿硬制甲衣的兵士——手持长铳,铳口还装着一把尖尖的东西,不像短刀,也不像短矛,不过看起来,好像挺吓人的样子。

“嘁!几个喽啰而已,根本不懂拳脚功夫的。兄弟几个一阵猛打,保管他们抱头鼠窜!”是苍猿派二十多岁已经声名远扬的“桃”、“李”、“杨”、“柳”,“苍猿四侠”!四位侠士江湖成名二十多年,现在都是五十多岁的年纪,一身苍猿派的硬功夫甚是了得。平素极少与官府打交道,若不是这次石翁亲自拜上苍猿山登门相邀,换了谁,伊格得相信,四侠定是不肯下山的了。

能跟这样的大侠一起营救遭髡贼绑票的义士,也算是今生一大幸事!

不过,这次一起行动的,远不止四位大侠——唐门唐少爷、甘家小将甘燚、问柳道人……在江湖上提起来,哪一个都是一震三响的人物!

说话间,整个押解的队伍已经来到了法场。除了黑衣的法警、灰衣的特侦队员,人数最多的是本地的治安队员们,他们都穿了最新换装的硬制防刺背心。另外,刘翔还特意安排了身着普通百姓服饰的日本武士,他们身藏短刀,分散隐藏在过来看热闹的普通群众中间,以防有什么突发事件的时候,可以快速反应。


藏身附近房顶的众位侠士们静静等待着最有利的时机,准备趁喽啰们涌入法场、队形混乱的时候一起冲杀。却不想这帮澳洲大兵队形严谨,一丝不乱,整个入场的过程就像排练过千百次一样,整齐、划一,丝毫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眼睁睁看着澳洲大兵列队进场,一组组占据了法场四周的关键位置;眼看着髡贼的监斩官安安稳稳地坐在监斩台上;眼看着黑衣服的狱卒、刽子手们把人犯一个个从囚车里押下来;……愣是不见有可以引起混乱的迹象!

“哼!”伊格得轻哼了一声,“现在看来,只有等围观的百姓足够多的时候,再找机会了……”

人群里,换了一身明朝百姓服饰的日本拔刀队小队长川南一笑刀紧紧地抱着藏在衣服里的家传武士刀,两只眼睛紧张地盯着人群中任何可疑的地方。说实话,宽大的衣服以前倒是经常穿,武士服的宽松程序,和这明式衣服也差不了多少。可这几年,在大宋的军营里训练,穿的都是制式军服,突然换了一身宽大的衣服,还真有点儿不大习惯!

无意中,川南君抬头望了一眼远方。咦?那是什么?在一处距离法场不算远的房顶上,川南君好像看到一丝闪光!但闪光几乎是一瞬间就不见了。不对……难道……他悄悄跟身边的战友们打声招呼,慢慢挤过越来越多的人群,偷偷靠近了那所有点儿可疑的房子。

玄铁烈风刀是伊格得手里用着最顺手的兵器。

说起来,这还是三年前的一桩没本儿买卖里,顺手捞来的。依照规矩,劫掠目标所得之物,需得原原本本交给雇主,可雇主只收了仇家的脑袋,这破铁片一样的大刀,人家连瞧都没瞧上一眼。或许是富贵人家瞧不上眼,或许是不懂武功不识货,反正最后,刀是落到了伊头领的手里。

伊格得至今还记得,带着刀请行家鉴定时的情形。年过七旬的老铁匠瞪圆了眼睛,仔细瞅着这把黑乎乎的似乎一身铁锈的大刀,激动地许久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大师,这,这刀有什么来历么?不就是把破刀嘛!您开个价!我换俩馒头吃!”

“破刀?”老铁匠不敢相信,刀的主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老人家随手摸起手边一条指头粗细的铁棒,用这锈迹斑斑的“破刀”随手一划,那铁棒竟然断成了两截,断口清晰可见。老头儿单手举起大刀,松手放开,刀自然落下,砍在断成两截的铁棒上,铁棒断成了三截。

“哼!破刀?这宝贝在你手里,算是瞎了!这是陨铁烧蚀的痕迹,这是块天然玄铁宝刀!我估计,人世间再不会有第二把这样的宝刀了!”


“大哥,你看!”杨翠花的呼声,把伊格得拉回了现实。顺着杨翠花手指指向的地方,一顶绿色的八抬大轿,在几名护卫的簇拥下,绕过人群,来到了监斩台前。

台子上的监斩官大概是个新当官的年轻人,见有轿子过来,连忙起身迎接。从这边远远望去,瞧不大清楚,不过,可以看到,从轿子里出来的,是个髡发短衣的澳洲人。两人似乎是聊了几句,然后依次坐到了桌子后面。

这时候,一个个从囚笼里押解出来的犯人们,也一个个被葱花大绑,站在法场正中。每个人的身后,还站着两名身着黑衣的狱卒。

“奇怪……这澳洲人的刽子手呢?怎么还不见出来?”提出疑问的是少言寡语的甘燚甘少侠。其实这样的疑问大家都有过,对呀,不管是砍头,还是绞死,这行刑的刽子手呢?不会都是陪绑凑人数的吧?


川南抱着刀慢慢来到人群的最边缘。为了不引起怀疑,他不敢再往前去了。其实也没必要再往前走了,那处房顶上,站起来一个几岁大的孩子,手里拿了块澳洲产的鹅卵镜。川南在市面上见过这种桃红色外壳的镜子,那是澳洲人从澳洲本土带来的,临高现在还没办法生产。所以市面上的价格也是越炒越高,现在已经是有价无市的情形——即便还有一些店家,会把东西摆出来,那也只是摆了让人看看而已,几乎没人买得起。

轻笑一声,摇摇头,川南返身往回走。这时候……

“不好!有情况!”这回是真有情况了!视线穿过整个法场,再穿过围观的人群,几乎正对着川南君的对面位置,房顶上一群手持各色兵器的可疑人员站起了身子,有人还扬起手,似乎要朝人群中丢什么东西。川南顾不得自己的隐藏任务,把预警的哨子塞进了嘴里,狠命地吹起来。“呜——”


“呀!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正招呼大伙儿制造混乱,找机会冲进法场的大哥伊格得,这时候也顾不得许多,抄起玄铁烈风刀就从房顶跳了下来。身后的唐少爷拼命地往人群中丢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的沾衣便着火,有的顺着人群散出烟雾,还有的会发出奇怪的声响,最多的,是各种形状的暗器,随手散去,像满天的秋雨。

甘燚却是抬起一只装满火油的陶罐,尽力丢进法场深处,然后有人点燃了火箭,然后跟着陶罐射了出去。

苍猿四侠一个个手提大斧,怪叫着跳进人群,见人就砍。

问柳道人却没有动静,眼睛紧紧地盯着法场中另一个道人打扮的家伙……



梦回汉唐我为尊: 接龙:

  

那道人乍一看去胖乎乎的似乎没有什么高深的修为,但是灵觉却非常的敏锐,就这么远远地看去,他竟然似乎有所察觉,转过头来像这边望了一眼。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