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童元老奇袭京师》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童元老奇袭京师
作者ID
百度贴吧 高级西点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杭州
内容关键字 元老,独走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 童元老奇袭京师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1-06
最近更新 2017-01-16
字数统计 (千字) 4.1




“荒唐,胡扯!简直是污蔑!”元老童仁气愤的一拍桌子,大声吼道。

今天他在百仞滩基地宿舍里又和他人在BBS上斯比了。有人发言,表示目前很担忧所谓的大陆攻略。

“广州进度太慢了,简直是陷入了土著愚昧的汪洋大海。与其这样浪费精力与实践,陷入泥潭,还不如好好打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等野猪皮和李自成把崇祯和地主们解决了,我们黄雀在后,总比这样在泥潭里穷折腾强。”

“对,就是有些人打酱油,耐不住寂寞了,要急着开地盘当大佬,过干瘾,可是苦了我们这些后方的苦哈哈,没日没夜的做,都供应不上广州的折腾。”

“这人啊,要想实现自身价值,只好去折腾别人喽,拿别人当炮灰。自己没本事,出了事摆不平,还不是要后方支援去擦屁股?”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还没这个经济体量,就想要去吃掉大陆,连干部都没有大几千,兵还没两万呢,就要去争霸天下?每个县能分到几个人几个兵去管?不到半年,就给地主士绅们彻底同化掉,连骨头都不剩。最后和日本人一样啊,要靠去给地主打工当女婿要口饭吃吧?”

尤其这最后一条发言吧,尤其让童仁无法接受。

在他看来,步枪在手,天下我有。争霸天下何须一省一县去争?亮出汉阳造,大陆所有有势力就得跪舔,天下传檄而定。

何须兵丁百万?老子就能把京师给端了,让这帮废物看看什么是元老真正的手段!

注意打定,他一脚踢翻桌子,甩手出门而去。吓得贴身秘书和勤务员发呆,也不敢问他。

傍晚,十人团秘信被蒸包局收到。内容经有关人员审核后认为无需警示,丢进备案库。元老上网斯比后气急败坏,真是很常见。它们出去喝醉或者去眠花楼做个大宝剑,第二天就啥事没有了。

童仁则长久打酱油和憋屈后,这次是动真格了。他连续串联了甘岩、申静兵、费武、吴能、杜梓腾、范建、伍子其、宫京彦、尹道敏几人后,交易最终达成,一起摆酒庆贺,众皆薰薰而归。

“你看,我就说没事吧。”秘书得意地对勤务员说道。

童仁、甘岩、申静兵、费武、吴能、杜梓腾、范建、伍子其、宫京彦、尹道敏、白成功、黑红旗、莫怀仁、郝源、石真翔、宋忠、陆良典、郑再镐、秦寿、韦君智 、毕云涛、韩祥生、罗体仁 、魏安复、曹澧良、杨威,一共26人,在一个月后陆续向所在的各工作单位告假。

又过了半个月,等到蒸包局接到执委会反馈的情况,发现情况不妙,这群人已经分别转乘几艘大波航运客船,聚集在杭州郊县某小镇的客栈了。枣慢熊有一种感觉,这个事情不对头,似乎又掺杂了一些阴毛的味道。

藤井客栈,规模中等,青砖灰瓦,并不起眼。它的实际操纵人是其威镖局某分舵,背后老板是临高情报局国内司。客栈前后三进,在最后一进的院子里,26众正在分头准备。广州攻略目前焦头烂额,已经引起内部不少大佬的不满。其次,情报局需要在国内有所举动,以打破蒸包局、军情局与情报局分庭抗礼、争抢资源经费的局面。

26众的举动几天后已经被情报局获知,经过地下的争取与讨价还价,达成协议。情报局给予它们行动的便利,它们26众行需要在沿途为情报局做一些特殊的服务。“说白了,需要真正懂得现代技术的人,干湿活。猛虎的利爪,只应该展现给需要的人看。”情报局联络人这样总结到

“明白,都是为了元老院服务。殊途同归。”童仁作为26众的负责人,敬了个礼,表示同意。情报局尽可能帮助他们掩饰行踪,拖延被临高发现的时间。同时为他们提供旅途便利,向导、经费、化妆、服装、道具,并提供必要的一些特殊物品。

“大家注意了,现在发枪。”行动组负责人申静兵嘱咐道。众人同心协力将几个大小箱子搬上厚木桌。一个木盒,里面有5把转轮手枪。一个长木箱,里面安静地躺着10杆近代外形的步枪。其余几个纸包是子弹和维护工具。

转轮手枪是军情局秘密仿造的沙俄M1895纳甘转轮手枪。此枪皮实耐造,曾经是苏联契卡人员和基层军官的标志性武器。该枪由比利时人纳干设计,主要特点是采用气封式7发转轮,发射前先向后扳倒击锤,转轮前进,与枪管后端闭锁,防止火药燃气泄漏。

该枪使用的枪弹也非常特殊,纳干转轮手枪弹在结构上的最大特点就是弹头完全装入弹壳内,弹壳的上部(在弹头顶部)逐渐收成锥口。在转轮与枪管后端闭锁时,弹头内收的前缘插入枪管,起到密闭的作用,可以最大限度利用发射气体的压力推进弹头前进。

因为这个特性,该款手枪甚至可以使用简易消声器,在一战和二战期间被广泛采用。经常有苏军游击队或德军东线士兵使用消声器款纳甘手枪执行袭击任务。不少军迷在使用中发现中,由于气密特性较好,加消声器后发射声音甚小,基本只能听见扳机和转轮的声音。

政委手持纳甘转轮,在战壕前鼓动战士冲锋的形象已经深入到广大粗坯的脑海里。另一形象是契卡人员身穿黑色皮衣,手持纳甘转轮手枪,将一群面如土色的军头们押上卡车等待审讯。狒狒们一般自行将皮衣委员脑补为长腿黑丝短裙大胸的军服美女。该枪可以最大限度引发狒狒们对自身时代的自豪感。

“哇卡,太爽啦!M1895纳甘转轮,太奢侈了,情报局不过日子了?”众人眼神发绿,赞叹不已。不少人的帐篷已经支起。“OK啦,情报系统小规模造一批使用,费不了多少储备物资。实际上除了铜壳和弹簧、簧板是储备物资外,其余材料在本时空就可以生产、加工。毕竟这个东西没啥技术含量,是大路货。”申静兵向大家解释。

“所以,在使用中要注意节约子弹,弹壳要尽量回收,做到保密。特种任务不需要像野战一样拼消耗。”“这是子弹,这是消音器,简易版的,不可能做到完全无声,要有心理准备。这是保养器材,大家读一下说明书。”

几个狒狒迫不及待地抢过手枪把玩起来。有人企图将消音器拧上,有人拿起子弹,观察这特殊的埋头弹得结构。“果然是半埋头的,就露个脑袋顶在顶部凸缘里”。“哎,这子弹是黑火药吧。”“是啊,无奈,目前没有无烟火药,看说明书精确射程20米,有效射程50米。”“这帮化工口的孙子,就会吃白食。”“你他M骂谁?老子就是化工口的,嘴巴干净点。”“哎,口误,口误,抱歉兄弟,晚上我做东。”

不理这些人的嘟囔,秦寿将目光盯在了长枪上:“这可是毛瑟71/84版步枪?”他随口说着。童仁肯定地回答:“是的,这是最后一款使用黑火药的近代步枪。是山寨的减量版,口径11mm,也是使用的小批储备钢管。同样使用黑火药铜壳整装弹。

其中6只长度为原长1.29米,后拉枪机,枪管下的弹管储存8发子弹,托弹板有一发子弹,枪膛可上一发子弹,一共十发子弹,是和斯宾塞一样的连珠枪。2支长度缩减为1米,是拉拴卡宾型,有下插式弹匣。限于板簧的质量,只能装8发子弹。另两只是单发狙击型,配有自制的4倍瞄准镜。”

扭头一看,其余人已经流着口水争抢这些步枪。“别着急,这枪管不是专用军用枪管,寿命在300发以内,想要命的自己纪录射击次数。哗啦,牙齿碎了一地的声音。

“兄弟,都是同道,没有外人,到底让我们做什么去?是什么任务?“莫怀仁揪着黑色痦子上的一撮鼠须悠悠地问道。

”快讲,快讲,兄弟们的枪已经饥渴多时了!“陆良典向郑再镐得意地晃了一眼。秦寿一脚踩在板凳上,端着毛瑟71/84连珠步枪,哗啦一声拉开了枪栓。

”别急,诸位,是这样。杭州站最近有桩事体,需要各位元老出手给摆平,同时检验一下这些枪械的实战性能。“情报局代表不慌不忙地说。

”呃,说来听听,是砸响窑还是劫大票?“宫京彦得意地挥舞着安装消声器的纳甘双动转轮手枪。众人忍下了被人当小白鼠、肉体试枪员的不满,急不可耐地要知道下文。

”不是去砸别人的响窑,元老院还看不上土人的那点出息。是我们的大票被本地的点子给绑了!“一声话语如同沸油泼水般,立刻惹得狒狒众咆哮起来。

”哇呀呀,真是反了天了啦,土人竟然欺负到光辉的元老头上了,真是打着灯笼上茅厕-找死!“

”干他N的,不蒸压这些反动派,就不知道死活了!老子灭他九族。“

”靠,早说啊,这事闹到咱哥们头上,保准集体枪崩,到底怎么回事,哪个不开眼的混球闹得事?!“

”不知道死活的东西,给他抽筋扒皮点天灯,骨灰仍茅坑!做了他们,做了他们。“众人纷纷扬扬,挥动着武器,大吵大闹起来。

童仁和申静兵一遍又一遍安抚着各位狒狒躁动的春心,要求大家静一静,耐心听情报局同人介绍详情。

代表将这椿事体细细道来。原来是情报局的外围组织,德金商社的杭州分支机构最近出了事。一个负责的元老做生意太顺,又彻底体会到外派后的各种好处,不免在日常生活中得意忘形起来。

不仅学着雷州站纳小妾,而且生活奢侈铺张。同时仗着背后有元老院撑腰,与当地绅商和官府胥吏交涉中不免行事张扬无忌,颇得罪了不少人。

因为是外围情报搜组织,情报局和军情局、蒸包局都颇有三不管的态度,在安全与保卫上也疏于指导。一般只有次德金银行的上级和财政总局对他们进行业务指导。

根据事后搜集得来的情报,有杭州城内与京师内戚友关联的人士,出动有关官、商、市、绅势力布局,栽赃杭州德金商社的这位元老行凶杀人、私藏皇家器物、图谋不轨。砸了商号,查封了资产和财务,丫鬟仆人都关押或发卖了。他们还通过杭州府把元老定了谋逆大罪,已经行文上峰,要求处理。

”呃,这样的话,谋逆大罪是很难出动关系捞人的,这是下了死手啊!“甘岩不满地嚷道。

”谁说不是呢,官字一张口,左右两面说。从你家里搜出违禁物品,是黄泥落在裤裆里,有理说不清啊。即使不不秋后问斩,也是发配三千里。就是花多少银子捞人,一般也是一场空。主要是这事大大落了元老院的名声。杭州蚕庄和山庄、慈善园都也被查封了。赵代表的一番事业,付诸东流。有关的复社士人纷纷撇清关系,都闭门不见。“代表叹口气。

“莫非,又是那个什么石翁的手脚?”石真翔猛地一拍桌子。

“我看没准啊。”杨威一拍巴掌。

“哎对了,伟哥,经过侦查和分析,此事确实和原来好圆的后台有很大干系。”代表回答。

”马勒戈壁的,老子恨不得亲手扒了他的头皮。“郝源切齿骂道。自从杭州出了好圆的事后,同名同姓的郝元老也天天受到周围人的打趣。有喜欢作恶的元老,喜欢突然拍着他的屁股,然后故作惊讶地说:”哎呀,好圆,真是好圆啊!“

”那样的话,走合法程序捞人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对方就是要动用体制手段,打压我临高的名头。批判的武器不如武器的批判,我们一定要狠狠地报复回去。这椿事体,我们26众一定保证完成任务。“韦君智拔出一只纯钢匕首,狠狠地插在桌头。

”对,干他老木!砸了它,杀人放火,做个痛快。“众人轰然响应。

”这个行动,就叫做暴风行动。把有关的城内、城外的主脑人物,力求斩首,同时救出元老。有情报,城内的地头蛇看中了德金商社的资产和库存,要一口独吞。密谋在牢里杀人灭口。“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