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会人员

全体522名元老中有456人出席了全体大会。

会议人事分配

会议内容

文德嗣作动员讲话

  同志们!刚才姬信做得报告已经把调查的事实讲得比较清楚了,对于事件各方行为的总结也比较到位。关于强力机构改革的讨论也说了不少,我就不再多说了。我现在跑上来,是想借这个机会谈一谈这次事件中暴露出来的工作态度问题。
  这些元老都是在自己的岗位上作出过成绩的,有些人的成绩还相当杰出。但是现在,他们的工作态度出了问题,很大的问题!如果无法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元老院就无法在星辰大海的旅程中更进一步。
  首先,这些元老没有对自己的工作环境做出周密的调查和认真的研究,而是躺在过去的成果上睡大觉。政保局的同志们满足于十人团,警察局满足于线人,却没有想过这些监控措施存在哪些死角,没有下去认真调查社会治安的客观真实情况,更不用说高瞻远瞩的研究如何排除隐患了。   其次,是对下属情况的掌握。从报告里我们可以看出,政保局和警察局对自己的下属非常不了解,对他们能做到什么,不能做到什么,完全是两眼一抹黑。而且这些元老对沉下去认真了解队伍素质也是没有兴趣的。他们发号施令的时候,完全是从主观愿望出发,而不是从客观实际出发,都在那里想当然,甚至出现了被监控目标已经消失,负责人还在会上拍胸脯说一切尽在掌握这样荒唐的事情!
  刚才有元老说政保局无视元老安危,拿元老钓鱼,要改组机构。改组机构我没有意见:治理国家,我们都没有经验。不断的试错,不断的改进这是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的。咱们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会走路的。
  但是,这个改组机构到底是为了元老院的大业,还是为了某种目的,同志们是要认真的考虑一下的。我要说,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有时候还是拿不到台面上来得目的,信口开河攻击自己的同志要不得。但是,这次政治保卫局有没有问题呢?我看是有的,主要是工作态度问题。如果不能改变这种工作态度,不管怎么改,我们的安全保卫工作还是要出问题,出大问题!
  马甲同志曾经说过不能因为出来问题就否定政保局的工作,不能忽视成功的经验。我同意:政治保卫是荣誉只能躺在秘密档案里,出了问题就会身败名裂的工作。几十年兢兢业业的工作,一次工作失利就会前功尽弃。这的确是很残酷的,但是,政治保卫的性质就是这样,敌人可不管你多少年兢兢业业的工作,只要一次出了纰漏,或许给我们的工作就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我们对政治保卫局投入的资源是很少――你们不要盯着几个十人团,政治保卫局行动的时候还要使用警察来执行任务,这么寒酸的政治保卫部门你们见过吗?所以我要说我们的政治保卫工作取得的成绩是很大的,是主要的。
  很多同志在各种场合都说不知道政治保卫局在干什么,但是我要说,大家能够安安稳稳的工作,回家安安稳稳的睡觉,循序渐进的推进我们的各项建设,这里面政治保卫局有很大的功劳!是不容抹杀和诋毁的。
  但是,我们也要会过来再想一想:政保局在这次事件中做出成绩的是谁?是刘富卿,是杨草这样的归化民干部。而午木同志呢?他做了什么呢?孙子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这次事件中,他午木是既不知己,也不知彼!没有造成太严重的损失,是因为运气和钱朵朵平日里的训练做得好。像他这种工作态度,必须批评!
  回头看看我们自己,有多少人还是像我们刚来时那样认真细致的工作?上面说的工作态度,已经不仅仅出现在政保局这几个部门了。现在我们的地盘扩大了,压力变小了,很多人都变得没有那么认真,那么拼命了。有的同志看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想着要“垂拱而治”;有的同志忘记了权力是谁授予的:就知道摆架子,搞官僚主义的一套,不要说归化民了,就是对自己的同志一样摆架子,打官腔,门难进,脸难看,话难讲;有的同志不认真专注自己的本职工作,忙于跑官要官、请客拉关系,嘴里唱高调,心里想着要戴更大的乌纱帽;有的同志呢,不讲团结,拉帮结派,每天还要拿着放大镜盯着别人,生怕漏掉了一个麻子。使套子、下绊子,捕风捉影,唯恐天下不乱,嘴里说得是“治病救人”,手里拿得是棍子帽子;有的同志,每天嘀嘀咕咕翻来覆去的说“我是元老”――像祥林嫂一样,什么都要元老院帮他解决,不解决就闹脾气,说怪话。还有某些同志,进取心是有得,就是不肯老老实实的工作,大搞封建主义复辟,在家里耍老爷威风,在元老院里搞“办公室政治”,想靠着“宫斗”耍弄阴谋诡计上台。你们说这些情况有没有?
  同志们,好话不中听,我刚才说了很多不中听的话,现在我还要说更不中听的话。最近元老院里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风气:我们的某些同志,只知道鹦鹉学舌的谈“元老的权力”。叫他正常履行元老权力的时候嫌麻烦,开个会也要推三阻四,发给他的通报、内参从来不看。也不爱学习政治――论坛上关于政治体制的科普贴点击率都低得出奇,回帖更是少得可怜――却把旧时空对政府的畏惧仇视的屌丝情绪带来了,忘了自己是统治阶级,像个小媳妇似的成天生活在被害妄想中,不相信自己投过票的《共同纲领》,不相信元老院,总觉得自己没有七八个“骑士”、一二百个“私兵”,就做不成元老了;还有想干脆瓜分军队,要一部分军队效忠他个人,好像不这样办他明天就要被清洗被枪毙了。妄图用开历史倒车的方法来维持自己的所谓元老权力――我倒是想问问这些元老:你们是多没自信才会想到这样的所谓的“办法”?难道你以为有几十个土著对你发誓“效忠”就高枕无忧,能够确保自己的“民主权力”了?――希特勒有几百万国防军、有党卫军对他个人效忠呢,你看他的第三帝国活了几年?还不是在历史的车轮前作鸟兽散。世界上又有哪个先进国家是靠蓄养私人武装来维持统治阶级内部的“民主”的?莫非大家认为波兰共和国才是民主的楷模,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元老到底是怀着统治天下,改造世界,志同道合的同志呢,还是一群只知道喊“我反对”最后被俄国女王送到西伯利亚去喝西北风身死国灭儿孙们只能一天到晚哭丧着脸唱《波兰不会亡》等着大国来解救的大波波贵族呢?
  同志们,我们来到的这个时代是个达尔文丛林,但是我们元老院不是,我们是志同道合的同志啊!我们舍弃一切来到这个时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艰苦奋斗,开创下今天的局面,靠得是什么?靠得就是我们团结在一起的力量!没有这样的团结,没有元老院这样一个集体在背后支撑大家,咱们早就做了两脚羊了,还谈什么千秋万岁的基业,星辰大海的理想?
  大家的眼睛睁开看远一点,一个小小的海南岛就把我们穿越者的雄心壮志都抹杀了吗?
  同志们!我们的目标既不是一个广东,也不是全中国、全亚洲甚至全世界,而是星辰大海。让我们为这个目标迈出踏踏实实的第一步吧。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