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反围剿作战
临高漫画25-土堤战斗.jpg
日期 1630年7月3日 - 1630年7月11日
地点
结果 元老院胜利,明军溃败
参战势力
伏波军
国民军
海岸警备队
元老营
民兵
广东明军
乡勇
指挥官
何鸣 何如宾
兵力
约10000人 约22000人
人员伤亡
伏波军阵亡者及失踪人员:161人 阵亡:6271人
散失:10825人
配图:土堤战斗


第二次反围剿作战,是在1630年,穿越集团粉碎广东明军进攻海南的一次军事行动。


广州事变

临高漫画23-撤离前的广州站.jpg

广东官府为平靖海面,图谋剿灭临高政权。紫氏企业遭到官府的窥视。广州站闻到风声,立即遣散了紫氏企业的土著员工,广州站全员返回临高。

战前准备

元老院在全临高布橙色警报。对民政、工业、农业、民事等诸方面进行相关动员,各部门立刻制定相关的战争预案。

伏波军的诱敌行动

临高的财政不能承受长时间的战争状态,伏波军为促使明军尽快出动,展开了诱敌行动。

伏波军向明军控制的后千户所进攻。由于明末卫所制度名存实亡,伏波军接受各处卫所和大营没有遭到什么抵抗,仅仅在内附卫后所所城却发生了一次小规模的战斗。

另一方面,伏波军野战军于1630年6月9日全军进驻澄迈城下的大营,对澄迈县城展开围攻。

明军出动

第二次反围剿局势图

7月3日上午,特侦队在琼山的侦察兵发来了:“敌军全军出动”的报告。第二次反围剿正式拉开了序幕。[1]

何如宾的大军从琼山出发,沿着驿路一路向前开拔。在打仗上,他的态度依然是以持重为上的,为此他一出琼山,就派出大批探马和细作打探情况。

潮州参将童以振率领着十几员偏将,二千多名士兵走在前边。最前面是他手下千总何湛然率领的三百名骑兵,准备在路上一旦遇到敌人就迅速攻击,掩护后面的大队步兵和火器展开。

惠州参将严遵诰率领二千士兵断后。他们之前是的总镇火器营千总李佰刀率领的火器营,重炮大多用牛牵引,又有很多车辆,所以行进速度很慢,走在倒数第二。在火器营之前是云梯营。这是专门用来攻城夺寨的专业部队,六百名云梯兵带着拆卸开来的云梯和许多器械。万一需要直接攻寨就由云梯兵来担任突击前锋。

镇标营中军守备孙昌祚叶正芳率领着十几员亲将,一千五百名标营士兵和五百名何如宾的家丁护卫老营。赵汝义和幕僚们随老营行动,因为是出兵打仗他表示要骑马行军,但是何如宾还是关照为他准备了轿子和三班轿夫随时听用。

同日下午,明军抵达石山。一名千总率领五百名士兵在此立下营寨,建立粮台,负责转运粮食。大军随后就在石山宿营。明军先头部队300骑兵与正在撤退的伏波军步兵第1营第1、3、5轻步兵连遭遇,双方立即开始激战。伏波军采用空心方阵大败明军,取得了第二次反围剿的首个胜利。

晚间,明军进入被伏波军放弃的澄迈大营和澄迈县城。

土堤之战

临高漫画25-土堤战斗.jpg

明军对伏波军澄迈大营的进攻共有三次。7月4日上午,以宋铭所部为先锋,童以振、赵千驷所部为主力,在李陌刀的火器营大掩护下展开的攻势;7月4日午后,以何如宾本部练兵、制标和抚标为主导的攻势。7月4日夜,以何如宾本部镇标和严遵诰所部进行的夜袭。

第一轮进攻

由于明军对伏波军的防御力量缺少直观的认识,明军先以宋铭所部一百余骑兵为先锋向伏波军大营进行试探性进攻,随即遭到了伏波军大营上凸角堡垒的步枪齐射,损失约三十骑。而后明军潮州参将童以振、雷廉参将赵千驷在李陌刀所部火器营的掩护下兵分两路向伏波军大营发起猛攻。

伏波军步兵在炮兵的掩护下,沉着应战,给予明军重大杀伤。同时,伏波军的炮兵以密集火力猛击明军,给进攻明军造成重大伤亡,并在炮战中使李陌刀所部火器营基本丧失战斗力。明军在遭受了重大人员伤亡之后,依然毫无进展。

此次战斗,明军雷廉参将赵千驷阵亡,人员损失情况不详。伏波军轻伤5人,无阵亡人员。

第二轮进攻

在上午的进攻遭遇挫折后,明军调整部署,改变战术采用稀疏队形进攻,并且使用大批加装木板沙袋的鸡公车,用以抵消伏波军的火力优势。此次进攻以何如宾本部练兵、制标和抚标为主导,中路是游击王道济指挥的一千五百名抚标战兵,左翼是制标游击李光的一千制标战兵,右翼是练兵游击王熙的一千二百战兵。

伏波军依然延续上午的作战部署,从远及近逐次安排使用各种火力对明军进行打击。战斗异常激烈,双方围绕土堤展开拉锯战,明军曾一度登上土堤企图打开突破口,但旋即被训练更为有素的伏波军击退,打字机在封闭突破口的战斗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战斗中,王道济,王熙先后被击毙阵地前,李光也中弹受伤,明军士气也逐渐崩溃。战斗进行了3个小时,明军已经付出了超过二千人的重大代价,但还是不能进一步。

明军夜袭

在白天的进攻遭遇重大损失后,明军趁雨夜发动夜袭,希望抵消伏波军的火力优势,进行白刃战。此次夜袭,以何如宾的镇标兵五百人为先锋冒雨抢登,惠州参将严遵诰率一千人接应。伏波军早有准备,在土堤上安排了大量舞台用探照灯,不费吹灰之力变击溃了明军的夜袭,并抓获了三百多名俘虏。

石山之战

在7月4日的进攻完全失败后,明军放弃了在澄迈城下击溃伏波军的作战方案,转而计划与伏波军长期相持,以广东全省之力拖垮对手。为保护粮道安全,确保大军长期作战,何如宾命严遵诰带二千人马去石山保护粮台和沿途的军粮运输。

在伏波军方面,由于临高的财政状况不允许伏波军与明军进行相持战,而明军没能按照预想发动全面进攻。故7月5日召开的作战会议,确定了夺取石山,切断明军后勤补给线的作战方案。该方案由伏波军熊茂璋指挥的步兵第1营、朱鸣夏指挥的步兵第4营执行。

一战石山

熊茂璋的步兵第1营在接到命令后,即刻以急行军速度赶到石山。第1营用带来的4门12磅山地榴弹炮的炮击,再加上一次坚决的刺刀冲锋,就夺取了石山的明军营寨,抓到三百多名俘虏,缴获在粮台积存的粮食七八万斤并几百辆运粮的鸡公车。随后第1步兵营在石山脚下列阵。

严遵诰率领的二千人马一路急行,沿途不断的遭到伏波军特侦队的袭扰和狙击。多名将领丧命,加之一路急行军,步兵掉队很多。最后只有一千二百名明军赶到了石山。见己方并无胜算,便退到石山对面的一处小丘上扎营,等待后续部队到来。

正午,在4门12磅山地榴弹炮的伴随支援下,朱鸣夏指挥第4步兵营以连纵队从石山侧翼突然杀出,对严遵诰部发动了猛攻。明军猝不及防,在伏波军的前后夹击下,很快全军崩溃,惠州参将严遵诰也在战斗中被击毙。

二战石山

何如宾在得知严遵诰所部被击溃的消息后,命令驻扎在小英场的抚标营游击沙见璧所部向石山方向增援。

明军与驻守在石山的伏波军步兵第1营、步兵第4营爆发激战。交战中,三千明军分为三队,采用车轮战交替向石山发起进攻。伏波军利用火力优势,击退了明军数次进攻。在正面进攻失利后,明军转而猛攻石山上的寨子。守卫寨子的伏波军两个轻步兵连和一部分后勤兵,在两门榴弹炮的支援下,再次将明军击退。

攻寨失利后,孤注一掷的明军一部迂回,其余全军向伏波军战列中央扑去。明军发动的几轮冲锋都被打退后,行伍也渐渐混乱。早就在等待机会的步兵第4营故伎重演,突然杀出,直接横扫官军侧翼,明军瞬间全军崩溃。步兵第4营乘胜追击,使得明军始终不能停下来整顿,这样一路溃败出去七八里路的,将赶来增援的李光所部千人也全部冲垮,李光企图整顿队伍,但被乱兵裹着往澄迈方向退去,步兵第4营紧追不舍,捕获了大量的俘虏。


  • 在围绕石山发生的一系列战斗中,明军损失惨重,不仅损失了大量甲仗武器和马匹,前后三次增援石山的七千人只退回来不到三千多人。大量兵员横尸战场,或是被伏波军俘虏,其中还损失了一员参将。这使得原先明军将领和幕僚们众口一词的“髡贼不擅野战”的说法完全破产。大批溃兵逃回到营中使得澄迈营寨里的士气跌落到底点。许多将领和军官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逃命。营寨中一片嘈杂混乱之声。何如宾和赵汝义二人费尽心思,派人宣慰弹压,又将全部败兵单独收容成立一营,以免他们到处混说。

澄迈之战

明军困守小英场

石山之战后,明军粮道被断,面对这样的情况,何如宾一方面命令汤允文回琼州组织船只从海路运粮,同时重新占领小英场。另一方面则命令明军主力偃旗息鼓,不断修寨挖沟,重新整顿部伍。计划休整几天之后投入以镇标和家丁为主力的重兵集团,一举将占领石山的伏波军全军击溃,夺回石山,重建粮道。

按预先制定的作战计划,伏波军在澄迈县城南面展开主力,计划在海军配合下击溃明军主力,随后以机动兵力迫使敌人退往海边小英场或者县城内,达到聚歼明军的目的。

7月10日夜,伏波军海军对驻守小英场的明军和澄迈县城下的明军大营进行了猛烈的炮火打击,战斗中,伏波军施放了大量火箭,给予明军重大杀伤,并对明军的军心士气造成了重大打击。

明军的撤退与溃败

在遭受突如其来的炮火打击后,明军士气已经瓦解,粮道又不能很快恢复。何如宾被迫下令全军撤退,撤退时间定在7月11日早晨。明军以琼崖参将的本部人马和海南本地的操军、乡勇为先锋,由镇标营中军守备,游击孙昌祚率领的二千人马和李陌刀的火器营殿后。

按预先制定的作战计划,伏波军在明军的撤退道路上设下埋伏,明军前队出城不久就进入了预先布置的地雷阵,随即被击溃。已成惊弓之鸟的明军大队立即陷入混乱。与此同时,从侧翼迂回的步兵第3、第5和第6营同时从三个方向向已经动摇的明军主力发动了进攻,立刻就将其中的大部分击溃。五个营组成的第一道包围圈开始对明军进行压缩包围,各营以猛烈的突击战斗和强大的火力迅速使明军失去组织和指挥,成功迫使绝大部分明军退往海边。

尽管伏波军不断进行的拦截,但是由于伏波军的兵力有限,还是有许多小股的人马设法逃过了拦截,向琼山逃去,他们中的大部分被追击的机动队消灭或者俘获,只有少数部队得以逃到琼山。也有人逃出一段路程之后在海边找到渔船,用胁迫或者收买的方式让渔民将他们渡过海峡去得以脱逃。

到上午9时多的时候,整个澄迈战场上的态势已经完全明朗:明军全军溃散。战场上已经不再有成建制的明军人马。伏波军有意识的将明军的溃兵们向海边驱赶,很多人奔向了小英场。还有许多人慌不择路一直退到了海滩上,向着水中一步一步地退。但是他们越退水越深,沙越软,行动也越是困难。纷纷被追击的伏波军士兵击毙或者生擒。越来越多的明军开始向伏波军投降。到中午的时候,从小英场、海滩边总计收容俘虏5700人。11日晚,澄迈县城无条件开城。

此役,明军阵亡6271人,失踪及被俘10825人,伏波军阵亡者及失踪共计161人。

胜利

7月11日上午十点过后不久,临高各城门突然同时击鼓,随后临高县城百仞城博铺南宝高山岭马袅并港内停泊的舰船同时鸣炮三次。声震全城。随即各处军民百姓,都知道官军已经于日早晨于澄迈全军覆没,被俘一万多人,总兵何如宾、监军道赵汝义只身逃走。

李运兴是第一个知道大获全胜消息的人,他从电台上就接到了何鸣的通话报告。但是这只是口头的通知,要等正式电到来才来公布。到了上午十点,正式宣告澄迈大捷的野战军电报终于到来。

元老院并执委会悉:

我野战军已与7月11日0900,将来犯明军何如宾所部全师击溃。敌大部被歼。


—— 野战军司令部何东门魏


战后

第二次反围剿作战结束后,元老院举行了琼山战役牺牲烈士暨罹难五君子追荐冥福法会、胜利游行、胜利阅兵

在军事方面,伏波军为了彻底清扫大明在琼州的一切有生力量,发动夏季觉醒。同年,元老院为了全面结束与大明的战争状态,发起了珠江流域讨伐作战

战争影响

  • 此次战役的胜利,使得穿越集团进一步扩大了控制区和势力范围,其势力开始控制整个海南岛。穿越集团借助此次战役又一次证实了自己的实力,进一步增强了归化民群体的信任感,极大的提高了其在控制区人民中的威信,一些原本对穿越集团抱有怀疑态度的人也开始逐步与穿越者合作,穿越集团的统治随之更加稳固。
  • 伏波军损失:阵亡及失踪人员:161人
  • 明军损失:
    ……阵亡外委、把总、千总以上武员共一百一十四员,军丁阵亡六千一百五十七名,散失一万零八百二十五名。阵失马骡牛九百三十五匹头只,辎重无算。 ――《崇祯琼事实录》[2]

科技进步

在第二次反围剿作战中,卫生部第一次大规模运用自制的药品和器械对伤病员进行了救治。这也是自制抗生素和破伤风血清的首次投入战场救伤,在广大医护人员的努力下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 。这段史实被载入《卫生志 第一卷》[3]

参考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