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反围剿作战胜利阅兵元老院为庆祝第二次反围剿作战的全面胜利,在伏波军马袅基地举办的阅兵[1]

阅兵

琼山战役牺牲烈士暨罹难五君子追荐冥福法会的第二天,整个马袅大营静候慰问团的到来。

五个营在马袅基地的大操场上列队。随着军号的声音,一个一个的连队,刺刀和招展的军旗运动着,按照军官们的命令按照一定的间隔列成队形。每个连队前都有新缝制的军旗,旗幡在风中展示着各式各样奇怪的图案。炮兵的炮车,连车轮都擦得干干净净,整齐的排列的,一门门打磨的发亮的大炮展开着。所有的人都穿着洗刷修饰一新的制服,士兵们的武装带和绑腿束得紧得不能再紧。军官们佩戴着全部的勋章,戴着新发的白手套,指挥刀的刀鞘上的铜饰件擦得雪亮。

何鸣东门吹雨魏爱文潘达等人眺望着远处。慰问团的成员们乘坐农用车,在上午十点抵达马袅,在场地上官兵们看到一群人向这里走来。整个慰问团的级别非常之高:包括执委会主席文德嗣,中央政务院总理马千瞩,制造总监展无涯和一群人民委员和部长们。

文德嗣等人已经到了离开第一个方阵不到十米的检阅台。这时候,东门吹雨发出“立正”的口令,方阵发出一阵整齐的声音。

何鸣走到文德嗣面前,敬了个礼,大声地吼道:“元老院代表!请您检阅部队!野战军司令员何鸣!”

文德嗣举手还礼。他在何鸣的陪同下走到了第一营的侧翼,一营的号手吹奏起进行曲来。文德嗣微微举手示意,并向营长和士兵们勉励慰问。第1步兵营大声呼喊起来:“为元老院人民服务!”随着文德嗣等人的行进,欢呼声从一个连队到一个连队,军号吹奏着,军鼓敲打着。声音越来越响亮,汇合成震耳欲聋的呼吼声。

慰问团的元老们穿着最普通的制服,没有武装带,没有靴子,也没有勋章和任何的荣誉标记。他们脸上带着严肃或者宽容的神情,向官兵们挥手点头致意。士兵们被一种发自心底的爱戴攥住了心,他们一个个感到狂喜和亲切,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阵愈来愈响亮的欢呼声。

元老们来到了民兵和民伕的队列前,这里的队列虽然没有军队整齐,但是爱戴之情依然使得他们发出毫不逊色的巨大欢呼声。文德嗣站住了脚步,举手致意:“同志们辛苦了!”演习场上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这欢呼声不如军队那么整齐,却包含了无与伦比的热情。许多人在队伍中失声痛哭起来——这是他们几十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尊重,而不仅仅是作为一个百姓被迫来服苦役。

文德嗣最后说:“你们大家,每一位同志,我代表元老院,代表全体人民,诚心诚意的为你们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他看着演习场上的人们:“你们获得了元老院和人民授予你们的军旗,你们无愧于军旗的荣誉和使命。”

参考

  1. 《临高启明》(网络版),第四卷 新澳洲,第108节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