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第六卷 战争 第三百九十六点五节 医学难题》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第六卷 战争 第三百九十六点五节 医学难题
作者ID
百度贴吧 h754321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闹临高,遇袭,家事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第六卷 战争 第三百九十六点五节 医学难题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5-28
最近更新 2015-05-28
字数统计 (千字) 3.9




林子琪和张允幂半夜排练完,一起回到了农场小院的林家。睡了一路,小林姑娘浑身没劲儿,也懒得走路了,俩人便让马车多走了一段,绕了大半个农场,直接送到了大门口。

“两位小姐再见。”护卫马车的卫队不能进农场大门,便在门口停了车。

“再见,帅哥。明天早点儿来接我们。要彩排了。唉,累死了!”林子琪向卫兵摆摆手,算是告别。

“为元老院和……”卫兵挺直了身板,敬了个标准的军礼。但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小元老给打断了。

“行了,行了!大半夜的,哈~欠,都休息了。” 卫兵一脸无趣,跟着马车走了。


大门口其实离住宿区还有那么一小段距离,两人并肩走在夏日的稻田边上,看看夜景,听听虫叫,照照月光,吹吹凉风,——这样的夜晚,在21世纪的大城市,是绝对没有办法感受的。

“怪不得。”张允幂感叹着,“能住在农场感觉真不错,空气真清爽,味道真清新,风景真好看,怪不得你们一个个都不愿回城了呢。”

林子琪路上睡了一小觉,这时候被凉风一吹,也清醒了不少。“什么呀!你光看到好的一面了啊。这里距离集市又远,这么冷清,干什么都不方便。到了晚上,蚊子又多,哎呀!”似乎小元老被某个蚊子给啃了一口——“看!……如果遇到稻田需要施肥的时候……那味道……”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已经走进了住宿区。从大门口到这里,这一路过来,要经过好几道岗哨。不过还好,每道岗都有值夜班的人,而她们,也不需要出示什么证件,只要把自己的身份铭牌在门禁上一刷,“嘀——”,再按一下手指印,身份审查就算通过了。

“唉,真麻烦!进自己家搞得像进看守所一样!”张允幂开始抱怨,“这要在住宿区,哪要这么复杂啊!”

林子琪想了一下,“也对,是挺麻烦的。不过,这里可是农场的核心区域,先别说这里住着这么多的元老,就拿那边的小院儿来说,”张允幂看着林子棋指给自己的那个方向,那边,有个围墙围起来的小院落。“那可是咱们的宝贝!那里面,种植着是这世界上独一份的优良品种!按照法叔叔的说法,是‘被多少代育种前辈培育改良了的品系’呀!”

“行了行了,说得你跟个专家似的!哎,我问问你,哪个是韭菜哪个是麦苗,你分得清楚么!”

“都不是。那是新培育的稻秧。”

很快,两人进了林家那精致的小院。屋里还亮着灯,“这么晚了,你爸他们还不睡呢?”

梦岚听到门口有动静,迎了出来。“小姐回来了!哟,允幂小姐也在呀,今天晚上在这边住么?”

林子琪把随身包扔给梦岚,“嗯,在这边住了。明天还要一起彩排。哎,我爸呢?”

“首长他加班,说是不回来睡了。这些日子,苗圃那边一直都很忙的。”梦岚接过包儿,又说,“热水已经备好了。需要夜宵么,我去给你们热。冰箱里有做熟的。”说是冰箱,其实还是那种老式的冰块储藏箱,每天需要更换从制冰站运过来的冰块。

林子棋说,“嗯,随便来一点小吃吧。”张允幂却推辞着,“不,不麻烦了,忙了一天,你也早点儿休息吧。”其实距离晚饭,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呢。

梦岚厨房忙碌着,两位小姑娘继续天南海北地乱扯,说来说去,就说到了即将到来的彩排,和那些叔叔阿姨们的奇怪举动。“哎,你说,他们在紧张什么?那么多人偷偷聚在一块儿开小会,连冉叔叔和慕阿姨他们也过来了吧?怎么了,闹小偷了?”

林子琪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一边推测着,“不会吧……大概演出那天人多,保安什么的也一定不会太少。他们商量着怎么安排保安吧?”

“谁知道……听说最近街面上不大安全呢!上次抓坏人搞得满城风雨的呢!听说还有人落网……到现在都没抓着呢!”

“那……”林子琪一阵紧张,“那他们,会不会趁我们演出,过来捣乱啊!到时候人多事杂,说不定……”

“行了,小琪子,自己吓唬自己。”

“不行。可惜咱们不够十八岁,不能带枪……哎?——梦岚?我爸的枪呢?哦,对了,枪被托管了。”林子琪感觉可惜,怎么就送去托管了呢?

张允幂想了想,慢慢地说,“嗯,我家那把倒是在家,如果……你真的不放心,明天咱们去拿来,演出时带上它。”

“好啊!——不行。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吧!”

卫队那边是有马车随时候命的。虽说已经大半夜了,还是有值夜班的卫士们备好了马车,在等待着哪位元老有急事需要出门。

梦岚追出了门口,“小姐,饭热好了!这么晚了,还要出门呢?”

“留着吧,一会儿回来吃!”两位小姑娘远远地抛下一句话,找了辆马车,与跟车的卫士们直奔城里住宿区而去。


夜已渐深,住宿区的灯光也渐渐地一个个灭掉了,大院儿里一片黑暗。奇怪的是,张允幂发现自己家的灯光竟然还亮着!怎么回事?难道老爸也加班?不对呀,就算加班,那个女人和小孩子们也该睡觉了啊。

院里远远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说说,啊?都多大的人了,老姑娘了,还不嫁人!等着分家产呢?!哦,我好心给她张罗一个,还不乐意!不乐意什么呀?人家怎么了啊?人家哪点儿配不上她,啊?……这么大岁数的老姑娘,人老珠黄的过时货,有人要已经很不错的了! “说!人家小伙子长得也不错,家里三百多亩地,也算是大户人家了!小伙子他爷爷、他爹人缘都挺好,四里八乡的都知道。小伙子又识字,听说祖上还出过秀才,也算是书香门弟,多好的人家啊!

林子琪望望张允幂。

张允幂摇摇脑袋,“唉,别提了,烦!每次回来都这样。”

“可是……”

“别说了,咱们拿了枪就回你家。”

俩人一进门,便看见屋里一个胖胖的女人指着一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在絮叨,也可以说在大吼。那男人低着头,没有吱声。女人见白费了半天口舌,不见半点效果,伸伸手,却也不敢真的去打这个男人,便准备捞起孩子出气。见这边两位小姑娘结伴回来,顿时又找到了发火的对象。

“哟!还知道回来呀!一个姑娘家家的!大半夜了,又上哪儿找野男人了吧!你说你……”

等不及女人把话说完,林子琪冲上前去,“啪!啪!”两个响亮的耳光便把那女人的两脸颊染成了红色。

女人两眼瞪得溜圆,看着林子琪,张了张口,却又返身扑到了那男人的身上,一边哭,一边还不清不楚地说着,“哎呀!这日子没法儿过了!你这当爹的也不管管!……哎呀!我不活了!……”

这情况,看样子枪是拿不到了吧。林子琪想,如果现在张口要枪,张叔叔还不得以为是要打死这个女人啊!“唉!允幂。看情况……朵朵她们家枪多,要不,咱们上朵朵家看看?”

钱家一直住在临高角那边,马车用不了多久就能到达。但是……夜已经深了,这时候再一去一回,到农场已经什么时候了呀?“算了。”张允幂考虑了一会儿,“我们回你家吧。


为了冒充那些跳舞的少女,需要给周师妹她们弄几套幼年假髡的“制服”。可是,上哪儿去弄呢?这些少女出门都成群结队,甚至还有卫队跟随的。卫兵他倒不怕,可是这么一来,就很难找到既能得手,又避免打草惊蛇的机会。如果……有谁单独外出……卓一凡一直在试图寻觅这么一个机会。

夜已经深了。东门市外,文澜河边,一座全木质结构的、完全采用中国古典工艺建设的“文澜阁”眼下正在施工,刚建设了第一层,整体的样子还看不出来。现在工地被一圈简易的围栏围着,连已经建好的第一层,也很难看到全貌。——但这难不倒武功高强的卓大侠。一个腾身翻越,卓大侠已经站在了脚手架的顶端。

“据说,这些髡贼要在这里放一部‘四库全书’?据称堪比《永乐大典》?!这些澳洲人不是仅仅粗通文墨么?不会又是从哪儿东拼西凑抄来的吧!”卓大侠这么想着,目光却在寻觅着附近的地形,哪里能藏身,哪里能跑路……

“要说这澳洲人也真——到处是路灯——哼,真是浪费!……咦?那马车里……不是‘制服’么?”

有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卓一凡翻身跃起,从一个房顶跳到另一个房顶,慢慢地,接近了马车。可以看出,马车上只有四名护卫,有两个人抱了火枪……哦,还有一个也抱了枪,似乎睡着了。机会不会更好了。卓大侠高高跃起,同时四枚暗器已经出手。这个距离,准头不会太高,但命中两三个,卓大侠还是有把握的。待到落地时,又有四枚暗器可以出手。就算躲得过这次,恐怕也躲不过下次。实在不行,再追加四枚嘛。而且,这暗器上面是淬了毒的,剧毒无比的砒霜,哼哼~~

暗器出手,有两人应声歪倒,有一个倒地的还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是不久便头昏无力,四肢痉挛,重新歪倒在地了。

“好!”卓大侠给自己叫了声好!声音到处,卓一凡身体刚刚靠近马车,持剑的手已经递向了赶车的卫兵。或许卫兵遭遇突发事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愣神的功夫,回手去掏制式左轮,已经来不及了。宝剑从手臂刺入,顺势又伤到了大腿。卓大侠趁机一割,剑又刺向了剩下的那位卫士。

卫士举枪瞄准,卓一凡知道髡贼的火器厉害,不等枪举起来,已经收身翻跃,同时伸手点了卫士的穴道!但可惜晚了那么一点点儿,卫士的火枪已经击发,“轰!”的烟火照亮了马车四周。卓大侠赶忙检查自己,还好,衣服破了,没有受伤。

现在,马车周围已经没有了卫兵。车上的小姑娘……卓大侠担心车上还有什么机关,便用手中的宝剑轻轻挑起马车的帘布……谁知,突然之间,卓大侠感觉身边有人偷袭!来不及反应,身子一歪,顺势翻倒,躲过了这一击。

但那人并不放手,一招接着一招地攻了过来。卓一凡看得出来,来人手上的功夫颇为狠毒,没有任何花招手段,招招是奔着周身要害。可以想象,一旦中招,非死即残。

“阁下是哪门哪派?怎么称呼?武林之中,怎么会有如此毒辣的招式?还讲不讲江湖规矩?!”

那人并不跟他多说,仍然是一步步跟来。这时候的卓大侠,已经是左挪右移,步步退后了。正在这时,身边又有一人跟了过来,似乎两人是同一路术!“走!”卓一凡心里有点慌神,如此古怪的招式……算了,别把自己搭进去。卓大侠对自己的一身轻功还是有信心的,打不过,逃,没问题。好在那两人并没有追过来。

“薛叔叔!萨阿姨!”车里的两位姑娘认出了来人。

“没事吧?先把士兵送医院吧!”


看着检查结果,钱水廷直摇头。

“怎么?是中毒么?”薛先生问。

“外伤和中毒倒没什么。化验结果是砒霜,这个好办,我们有特效解毒药。只是……有一个士兵被点了穴!这……对我们来说,这可是个医学难题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