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统治江南后的帝国新秩序————一个意大利旅行者的记载》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canius

原帖

北朝论坛:

[临高]统治江南后的帝国新秩序-一个意大利旅行者的记载

(原帖第四页有 “一代电神杨永信”的作品: 白多禄教给XXX如何送魔鬼下地狱)

南朝论坛:

状态


开 始 时 间:2012-2-19

最后更新时间:2012-2-21

正文

统治江南后的帝国新秩序

       ——一个意大利旅行者的记载


亲爱的弗朗切斯科,我唯一的兄弟:

感谢神圣教会的保佑,我能够把我所见的一切通过这封信件向你描述我在东方所见的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其中有些是我亲眼所见,有些则是诚实的基督徒所说,有些则是生意上的伙伴所告知。总之,出于上帝所赐的秉性,我认为我必须要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让人们知道,上帝在大地上所创的造物是多么不同和难以想象。

自我们的主降生第1644~1645年的短短一年之间,中国(Cina)发生了一系列激烈的事变。叛军逼迫正统皇帝自杀、皇帝忠诚的关隘司令官和鞑靼人达成了同盟、叛军在北京(Pechino)的失败、南京拥立了新的正统皇帝、鞑靼人南下毁灭扬州这些附属城市、鞑靼亲王占领中国的南方首都(Nancino)。这些我都已经在上次的信中告诉过你,不再赘述。

当鞑靼亲王宣布一切人民都必须按照鞑靼人的样式剃掉头发束发辫表示对鞑靼皇帝的忠诚之后,南中国那些看来柔弱不堪的绅士和人民纷纷起来反抗他们的新主人,而鞑靼人的报复方式就是屠杀、强奸和洗劫这些几乎手无寸铁的人们,连躲进神圣教会的人也不放过。当反抗的城市一个个被毁灭,最后只剩下一个名叫江阴的城市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原来只在海上进行贸易,完全没有任何敌对行为的的髡人(Cunnesi)突然袭击和毁灭了看来无比强大的鞑靼军队。我曾经在扬子江边见过他们的战舰,完全由铁制成,每艘战舰上装有比土耳其人更巨大的巨炮,一炮就能击穿南京巨大的城墙。他们的陆军拥有能够连续发射无数次的火枪,每一台就能毁灭整整一队骑兵。我的好友马特奥里奇(利玛窦)神父,认为髡人能拥有这些也许是借用了魔法的力量。但通过和某些髡人的交往,我发现几乎有一半髡人都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很遗憾另一半是一些偶像崇拜者,崇拜一个称为“道”(Taoismo)的宗教)。据此我认为与其说髡人借助撒旦的魔力,倒不如说他们之中的基督徒受到了主神秘的启示。

不论如何,髡人在此后迅速摧毁了鞑靼人和叛军的力量,在南中国重新建立了秩序。由于髡人的头领宣称自己是400年前另一个朝代皇帝的合法后裔,在一些称为“东林党”(Partito del Tonline)的学者、绅士和几乎所有原先贵族(其中包括Confucius的后裔们)的鼓动之下,业已失去权利的正统皇帝宣布退位。髡人赠与逊帝一笔巨额退休金,并为其在南京城附近建造一座庄园和豪华别墅,使其在内继续体面豪华的生活。我曾经被邀请参加逊帝的一次宴会,亲眼看到其饮食豪奢到梅第奇们也无法达到的程度。

在完成上面的一切事情之后,髡人的头领却没有接受东林党人和旧贵族们的请求称帝。而是和凯撒将自己的私人园林赠与罗马人民一样,把原来的南京皇宫开辟为一个公开的园林赠与南京的市民,然后把皇帝的冠冕放在里面展示给人民,宣布此后中国不会再有一个皇帝,改由髡人的元老院统治。这件事情在绅士、原来的官僚和贵族之间引起了很大的纷扰。原来他们以为拥立一个新的皇帝会让他们成为新政权的要人,收复他们一度被鞑靼人所剥夺的权力和财富。但由于髡人既废除了皇帝的职位,又没有和原来的帝国一样根据文学考试委任各种官职给绅士和学者们,那些人就立即开始各种反对新政权统治的阴谋和行动了。在我们的主诞生第1647年的六月初,一些东林党人在旧皇宫前的广场上抗议和暴动,但很快被髡人的治安官镇压。随后元老院宣布了一系列的公敌名单,东林党被宣布为非法,许多绅士、学者、旧贵族和官僚被捕。元老院和各地的总督在广场上公开审判他们,一些人被处死、一些人被流放、更多的人被判处在各地所谓“劳改营”的地方服苦役,他们的财富无一例外地被剥夺充入国库。就这样,髡人巩固了他们的权力,不再有人敢于挑战政府的权威了。

和罗马人相似,髡人有一个全部由髡人贵族组成的元老院。但是髡人并不按照罗马人的体制每年选举行政官员,而是通过一个大体固定的最高委员会进行统治。最高统治者称为“主席”(Capo),但他的权力并不比委员会的其他成员更多一些。有一些元老曾经认为这个名字不够威严,建议元老院把这个职位名称该为Führer。这个词是个粗俗的日尔曼词,意思就是头领。我不知道为什么髡人的元老们会认为这个称号会更威严一些。总之这个建议最后被否决了。

在权力合法地从正统皇帝转让到髡人元老院的手中之后,元老院发布了许多法令。他们在广场、城门和繁华的街口树立了一些很大的木板,把元老院的法令贴在上面,每处都有一些叫宣传队的普通髡人大声念出法令的内容以便不识字的人民也能听懂。和意大利不少城市一样,髡人规定除了一些涉及体面的案件(例如控告某妇女通奸)之外,所有案件的审理必须在广场上公开进行,以便人民了解新统治者的法律。和原来皇帝统治下的官府不同,髡人禁止行政官员受理任何诉讼,而是由元老院另外任命的法官进行审判。即使在南京以外的地方,总督(Governatori)和省长(Capo della provincia)和治安官们也不被允许审案,而由元老院派遣的法官审理。髡人的法律相比原来皇帝们的法律非常宽大,对于罪犯的惩罚只有绞刑、枪决、流放、苦役和鞭刑,过去的斩首、肢解或砍去身体一部分的刑罚都被废除。在和平时,元老院规定每一起死刑判决都必须经过元老院的审核;在战时或者紧急时,法官们才有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权力。这些改革在我看来是符合正义的。如果和比拉多一样的行政官员直接审案,那么他就会和受到那些犹太教拉比的蛊惑一样受到贿赂或者其他的一些影响,从而作出和杀害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一样不义的判决。髡人的这种制度显然是受过神圣教会的教化,当然如果他们能和欧洲一样设立宗教法庭,以圣经作为最高的法律那就更好不过了。

在意大利,皇帝、教皇、主教(Vescovi)、公爵(Ducati)、绅士(Signori)们统治着不同的城市和乡村,每个地方都由不同的统治者和方式进行管理。而在中国,据说从我主耶稣基督降生之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统治:皇帝任命一些最聪明的大臣辅助自己,称他们叫“阁老”,而地方长官(Capo della provincia)则由阁老们任命。由于一些皇帝害怕阁老们拥有太多权力,又指示一些阉人作为皇帝的代表监督阁老们的工作,这些阉人被中国人称为“太监”或者“阉党”。当最后一个正统皇帝退位之后,髡人既不依靠阁老和地方长官们、也不依靠阉党们管理地方。而是重新根据行省、县和城市派遣自己指派的官员、法官和治安官,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官职和统治人口的大小带领数量不等的侍从和士兵赴任。

我很高兴地发现,这些髡人官员已经完全没有过去皇帝的官员那种喜爱娈童的恶习,这是我们的主所不允许的;他们都蓄养一些刚刚开始成熟的女孩儿当作自己的侍妾,这是上帝所允许我们做的。这些女孩儿的来源各异,大多数是本地的孤儿,也有许多来自萨拉逊、非洲、土耳其和印度。我甚至在其中发现了一个来自托斯卡纳的名叫尤丝提娜(Iustina)的女孩儿,她告诉我她的父亲是佛罗伦萨人皮蒂(Pitti)。如果你有机会去托斯卡纳处理一些生意的话,请转告他尤丝提娜在髡人那儿过得很好。尽管这些女孩儿来源和相貌各异,髡人却统一称呼她们为“萝莉”(Lolly)。我曾经写信请教过住在北京的亚当萨尔(汤若望)神父这个词的意思,因为既然髡人曾经提及Führer这个日尔曼词,萨尔神父也许会懂得Lolly这个词在日尔曼话里的意思。但很遗憾这次连神父都不知道Lolly的确切意思。

和皇帝的官员们不同,这些髡人的官员非常朴素。即使有些人位列元老这样高贵的阶级,也没有人穿着过去阁老、阉党或者地方长官所穿的丝绸长袍,而是穿士兵所穿的那种类似不列颠乡绅所穿的短外套。他们对待外国人非常文雅客气。一次我到官府请求贸易许可时一位名叫司凯德的髡人大官亲自接见了我们,他或他的侍从官没有要求我们行对皇帝官员所行的那种跪拜礼,也推辞掉了我们的吻手礼,只要求我们鞠躬行礼。他也没有让我们像以前那样站着说话,而是让我们坐在几张带有精美雕刻的椅子上回话,甚至还让侍从送来了一种非常好喝的茶招待我们。后来我和这位髡人大官成了很好的朋友,在南京时经常参加这位贵人所举行的宴会。有一次他甚至要赠送给我一个张得非常漂亮的年轻男孩作为礼物,因为他听说在南京的伯多禄主教非常喜欢男孩,就以为所有的天主教徒都有这样的嗜好。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不允许我们喜爱娈童,我谢绝了这个慷慨的赠与,而选择和司大人从秦淮河那里请来的歌伎共度良宵。

以上是髡人慷慨仁慈的一面,接下来说说髡人统治中严厉的地方。首先是南京的市民抱怨髡人不再允许他们把垃圾和粪便倾倒在街道、墙角、运河和沟渠中,他们必须到髡人所指定的地方倾倒这些污物。如果触犯此项法令,初次被指控并定罪的人会被判处相当于1个半金弗罗林的罚金或者公开接受5鞭的鞭刑;如果再犯,那么除了以上的惩罚加倍之外,还要穿着罪犯的囚服在南京城内服10天的劳役。髡人在执法时非常严厉,我的一个邻居,一位高贵的绅士因为让仆人犯下以上的罪行而被法官判处10天劳役,即使这位绅士愿意出10倍的罚金也不能换取赦免。在经历了以上的羞辱之后,这位绝望的绅士在家中自杀了,即使如此执法官仍然把判决钉在这位绅士家的大门上,并勒令其家人缴纳罚金。我曾经游历过佛罗伦萨、博洛尼亚、马赛、瓦伦西亚和塞维利亚这些城市,也曾经去罗马朝圣过,任何一个城市的地面上都流淌着屎尿,就算在教堂的阴暗墙角处经常也能欣赏到到可爱的淑女小姐们排泄的场景。我认为这些都是人们的天性,没有任何一座城市的法律比髡人的这条法律更为严厉。

在髡人进入南京之前,鞑靼人曾是这座美丽的城市的短暂主宰。征服者们称中国人为“蛮子”或者“尼堪”,随时随地取笑并侮辱他们懦弱的投降行为。但当鞑靼人看到髡人巨大的铁战舰在扬子江上击沉了自己所有的船,髡人的陆军又击败了他们所有的骑兵并封锁了南京城所有的出口之后,这些自称勇士的人也和他们嘲笑的蛮子一样投降求饶了。由于这些鞑靼人在中国各处的暴行,髡人把他们的全部贵族和军官吊死在南京城门口的道路边,尸体被刷上沥青不准收殓。现在人们在城门口仍然能股看到这些尸骨,令人感到毛骨悚然。髡人把剩下的鞑靼士兵根据他们的出身分为三等,中国的士兵的服4年劳役;从鞑靼本国(注:辽东)开始就加入鞑靼人的中国和蒙古士兵服10年苦役;鞑靼士兵则要服终身苦役。除了第一种俘虏之外,后两种人的待遇极其恶劣,每天只能得到很少量的水和发霉的面包,而且只要有任何的不服从行为就立即会被绞死,然后被挂在他们原来将军的边上。髡人命令这些犯人修筑公共建筑、道路、运河和排干沼泽。现在从南京到达杭州的大道就是这些俘虏所修建的,全部用石块和碎渣建造,两边有排水沟并每隔几步就栽上一棵树,比欧洲的任何道路都要宽敞和平整得多。髡人还命令这些俘虏在扬子江出口的地方建造了一个新的城市,那里是个很好的港口,很快吸引了大批商人和人民前往定居。髡人命名这座城市为魔都,意思是魔法一般兴盛起来的伟大城市。一些髡人元老甚至设计了一种魔都语,命令定居在魔都的人民学习这种语言才能参与市政事务。现在这种语言已经兴旺起来,但由于我学习的中国话是南京官话,所以我还听不懂它。

5.0
2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1年
avatar
0

为什么我好像看到了某个脏翅膀的梗?

2年
R
0

魔都语......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