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编号1639》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编号1639
作者ID
北朝论坛 塞那提斯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登州
内容关键字 难民,女仆优选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临高启明】同人编号1639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3-05-21
最近更新 2014-10-30
字数统计 (千字) 4.5



叛军占领登州城后,北上支队的任务变暂时的简单起来,把屺坶岛周边地区变成坚不可摧的要塞即可。朱鸣夏不想给周边地区太多的保护,那样屺坶岛将不会再是难民的唯一选择。他按照执委会的意图制作了一张地图,这是一张标注有哪里可以进攻,哪里必须绕行的胶东半岛地图。救出孙元化的同时俘虏了几个辽兵,朱鸣夏打算将这几个人还给孔有德,他们会带上这张地图,同时还要捎上一封信。信里的内容并不多,开头客套几句,说大家都是有家业的人,你干你的反叛大业,我守我的屺坶岛,最好不要相互出手,大家保持距离最好。信中还特别提醒,要求孔有德按照地图要求,不准袭击禁止攻击的地区,否则杀无赦。朱鸣夏很确定孔有德会老老实实按照信中要求,绕开禁止进攻地区,这对孔有德自己来说影响不大,而且破城那天伏波军火力定是让他映像深刻。特侦队的自动武器如同割麦子一样扫倒一批批辽兵,自己更是亲手操作机枪把前来支援的骑兵打成筛子,临走还用舰炮拆点建筑,只要孔有德脑袋没被门夹,就会考虑接受信中的内容。这封信还隐晦地向孔有德透露另外一个重要信息——和澳洲人是可以商量的,并非水火不容。

鹿文渊对孔有德是否会接受建议表示怀疑,问万一其无视信中的威胁该咋办,朱鸣夏挥手虚空一抓道:“那就捏碎他的蛋蛋。”

被俘辽兵被放回登州城数日后又回来了,他们带来了孔有德的一封书信,朱鸣夏看完信后一笑,把信扔给鹿文渊,叫他也看看信的内容,鹿文渊看了后大吃一惊

“孔有德想与我们结盟?”

“没错,在孔有德看来,我们人少,火器精良,他们武器不行,但是胜在人多,如果两者结合,便可割据成为一方霸主。”

“那我们答应他还是拒绝?”

“当然回绝,我们要保持中立,小鹿,和孔有德磨嘴皮就拜托给你了,我们一定要重申自己的立场,反正这狐狸也是个经常反水的二五仔,要他过来干啥?哦,发牌的钟声响了,新来难民的发牌工作马上就要开始,我先过去,这批人处理完后就开船去济州岛,我也要去那,那里有很多事还等着我,争取在攻打登州之前把骑兵部队扩建起来。”

朱鸣夏来到难民发牌处,连续的中转难民让这个中继站人满为患,管理变得困难,鹿文渊专门圈出一块地发放难民牌。难民进入屺坶岛后最先得集结地是这里,这里没有房子,只是用木栅栏简易的圈出一块地,当然他们也不用在这里过夜,只是稍微休息下,登记后领完难民牌于饭卡就走。

难民牌发放是朱鸣夏提出来的,士兵有狗牌,难民就应该有自己的难民牌,这样便于管理,时刻把握难民情况,对于特殊人群,专用的难民牌代码页方便找出这些人,比如说女仆。

大部分的元老对于可能来到的女仆潮很感兴趣,执委会也有意利用这次机会好好给大家发发福利,在非正式授权下,朱鸣夏就负担起了寻找优质女仆的任务。在成千上万面黄肌瘦又蓬头土脸的难民中找出年轻美女非常困难,大多数人看了后只会觉得眼花缭乱,最后说只有一群土豆,但是在朱鸣夏看来,就算她们脸上涂上炭灰,他都能把她们一个个的揪出来。按照他的说法,就是要从人体解剖学的角度去看美女,看眉骨鼻骨的高度,两眼的距离,髋骨的位置等等。但是从几千人里慢慢找太没效率了,朱鸣夏就想出了难民牌。有了难民牌才是屺坶岛的难民,只有屺坶岛的难民才有资格领饭卡,有了饭卡才给饭吃。根据性别将难民分成男,女和十二岁以下儿童三组;男女两组分开领取难民牌,再按照大致年龄分成12-25岁,25-40岁,40岁以上三分组,每个分组到指定位置领取饭卡。领完饭卡后到集合点集合,寻找下自己的亲戚朋友,成为一名正式难民。每次发牌以村为单位,一个村发完后到下一个村,零散的难民则由归化民将其聚拢后再去领牌。为了维持秩序,朱鸣夏调动了两个步兵连和大量的屺坶岛乡勇全副武装维持秩序,再从归化民中找面相和气者安稳民心,更是找了几个从登州城救出来的官员充门面。

朱鸣夏就守在女子12-25岁领取饭卡的位置,见到可能合适的女子,他就“嗯”一下,发牌员会发给难民Z字母开头的饭卡,他身后还站着三个归化民,他详细的给这三个人讲解过选人要领,现在他还在屺坶岛,就自己操刀,归化民也借机实习,等他去了济州岛,就全靠这些人选了。在济州岛,他会将这些手持Z卡的女难民再次筛选,分成B,A,S级女仆候选,至于B级以下,朱鸣夏在北上支队出发前说过“济州岛只产优质女仆候选。”

连续的筛选难民还是让朱鸣夏有点眼花,他揉了揉眼睛,反正是最后一次把关,就坚持到底,为了元老院的妹子们,再坚持坚持。又过了几十个人,一个瘦弱的身影引起他的注意,一个纤细的女子死死抱着比她人还高的古筝,将大半个人挡了起来,整个紧抱古筝全遮面。朱鸣夏观察了下,看体型还是个小女孩,脸紧紧贴住古筝,看不见长相,髋骨的位置挺高,这勾起了他的兴趣,他走进女孩,敲了敲古筝。

“抬起头来。”

女孩怯生生的抬起小脑袋,露出惊恐的眼睛,又黄又瘦的脸颊快赶上ET外星人,标准难民外形。朱鸣夏仔细观察了下,觉得还不错有潜力可挖,而且不缠足,可惜颧骨稍高,不然就更好了。

“多大,会弹古筝?”

“会,会,十五,老爷。”女孩明显是被朱鸣夏吓着了,说话稍微有点磕巴

接下来的几句简单问答让朱鸣夏了解了小女孩更多情况,她是一个街头卖唱小戏班里的一员,因为人数少,被和其他零散人员混编在一起领难民牌,还有个其他的姐妹在后面,朱鸣夏向后一看,果然有个女子手中还有竹笛,可惜长的一般,这不打紧,自己急需会乐器的人,现在有着落了。朱鸣夏随即把女孩带到室内,详细盘问起来。

这女孩出生在一个苏北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是家中老大,父亲姓赵,是当地猎户,家中没多少地,不过她父亲狩猎技艺娴熟,一家人温饱不成问题。可能是从小各种肉吃的多些,十二岁的她比一般女孩都要高些,于是在父亲的安排下,就同村一户人家的小儿子定了亲。当年,附近闹土匪,县衙组织乡勇去围剿,她父亲因为会开弓射箭,被招去剿匪,同去的还有她未来的丈夫。几天后土匪剿了,她的小丈夫没能回来,她的父亲则带着箭伤回家,不久发起高烧,昏迷不醒,母亲卖了所有家当也没能治好她父亲。为了养活她的几个弟弟,母亲咬咬牙,狠下心来把她卖给邻村一个大户当家奴。这大户不晓得为何看中了她这个大脚女人,要纳她为妾,本想等个吉日就办事,结果吉日未到,这个大户游玩时掉河里淹死了。大户原配认定其是克夫的毒妇,把她打个半死后扔出家门。她在外流浪数月,抓老鼠,吃树叶,四处流浪。最后被这戏班收留。因为年纪不小了,也难再缠足,就取了如花这个名字,后又学筝,好配另一人的琵琶,今年老班主又打算把她嫁给自己的次子,这女孩才真算是有了依靠。

秋天戏班辗转来到黄县,老班主决定在那里稍作停留,等盘缠充足后,再前往登州,谁都没曾想到,凌晨突袭而来的骑兵,在县城里烧杀掠夺,本来算是块安乐土的县城成为地狱。如花告诉朱鸣夏,戏班的戏子总是要起得很早,大伙刚刚起身,就听不远处传来马蹄与厮杀之声。老班主见多识广,知道是闹兵变了,他叫大家四处藏好,无论如何别露出身形,等外面稍微平静后再做打算。如花他们住的地方有口废弃的枯井,这井原来就被人改造过好藏人,她便和另外几个年纪相仿的女眷躲进枯井。其他有躲柴堆的,有藏箱子里的,有藏房梁上的,有顶住房门,希望乱兵不要进来的,也有掏出尖刀,准备拼个你死我活的。事实证明,只有好好躲藏可能保命,叛军没有放过这里,顶住的门被撞开,反抗和不反抗的人都被杀死,藏的不好也被拉出来砍死。如花她们在枯井里躲了一天一夜,又渴又饿又冷,后来躲在房梁上的刘氏见贼兵离开黄县,就叫她们出来。此时戏班里仅剩几个女人,刘氏三十多岁年纪最大,懂的也多,就成了新班主,带着她们逃难,最后来到屺坶岛

如花讲完她经历的时候,天空飘起了雪花,朱鸣夏走到屋外看了会飘扬的雪花,扭过头对如花道:“如花这个名字太难听了,你以后不许用这个名字,嗯,千里蛙声明夏,万里雪飘静寒,你以后就叫赵静寒。转告你们的班主,你们全被元老院买下了,去签写卖身契吧。”

翌日风雪停止,开往济州岛的运输船队起航,为了加强对济州岛的控制,鹿文渊组建的乡勇被正式编入北上支队,授予番号,和难民一起前往济州岛。在济州岛,这些土著将接受标准军事训练,完成训练后就成为守备部队常驻济州岛。

北上支队占领济州岛后,对济州岛的改造工程立刻上马。在将来,这里会成为第二舰队的母港,穿越政权的马场,发动机运输难民的中转站,还要担负起未来东北亚的贸易活动,军事活动的后勤基地,现在,还只是一片狼藉摸样。前些日子的登陆作战造成不小破坏,很多受损建筑还没来得及修补,伴随北上支队而来的归化民在加班加点搞基础建设,还有很多棒子在刺刀威胁下帮做苦力。

目前岛上最好的建筑就是县衙,除了元老和少数归化民,就只有经过最后筛选的准女仆有资格住在这里,一个群剃了光头的女子住在这,很容易让人把县衙当成尼姑庵。

剃了光头的刘氏正死死盯着朱鸣夏的笔记本电脑,她现在习惯了这个奇怪的东西,电脑里正放着健美操音乐——青春魅力。昨天这个澳洲人首长布置了这任务,她被要求一遍又一偏的听这个音乐,知道自己能够演奏为止。这音乐与她以前接触过的音乐完全不一样,除了筝,笛,镲等乐器外,还有些她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乐器。她小心翼翼的询问朱鸣夏那是什么乐器,朱鸣夏则告诉她,这些乐器只需要找到类似的去代替就好。

这是朱鸣夏的私人计划,他想训练出一批会跳健美操的女仆,一批能让元老回忆起旧时空岁月的女仆,一批更具现代审美观的女仆,一批可以成为橄榄球宝贝的女仆。他可以教基本动作和套路,也能简易的编排些动作,再复杂就要靠笔记本电脑了,他电脑上有大量比赛和训练时拍摄的视频,有了葫芦,就能画瓢。一直以来困扰这个计划的配乐问题也因为刘氏的出现而解决了,他要求刘氏学习的第一首曲目青春魅力,以传统乐器演奏为主,作为入门曲目,再合适不过。他自己几乎不看这些视频,穿越的时间并没有长到能让他淡忘视频里学生的长度。这些视频几乎都是他亲自拍摄,他看着这些孩子训练,流汗,受伤,获奖,有些毕业了,他把她们送走,更多的在他穿越那年还没有毕业。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背叛了那些孩子,他答应自己结婚时候邀请她们成为永远不能实现的承诺,训练一批女仆拉拉队,对他也是一种心灵上的补偿。

在服装的选择上,朱鸣夏经过多方询问,最后确定丝绸为练功服原材料,样式防旧时空,全部由裁缝量身定做,保证能突出女仆曲线。元老们知道他的计划后都表示很感兴趣,朱鸣夏很轻松的拿到了大量丝绸和好几个裁缝。

在赵静寒她们研究音乐的同时,朱鸣夏着手训练准女仆,第一批很重要,他的空余时间有限,必须调教出几个佼佼者来辅助自己。准女仆们完全没有现代舞基础,一个曼波,一个纽约步,都要他一遍一遍教授,动作定形也是必须的,开肩,站跨,一字马,一个也不能少。

教准女仆的是时候身体接触是必须的,女仆们多半身材干瘦,长期的营养不良限制了她们的发育,除了苗条外就没有优点了。在一边揩油一边给女仆定形的同时,朱鸣夏深深感觉必须要给这些女人补充营养,济州岛上有几万的牛马,杀掉一些老弱残会有不少肉食,划出一部分给这些女人补补会有帮助。有不少年纪不大的,经他检查还有不少发育空间,运动和营养补充很管用,济州岛上还有温泉,日后有条件了把准女仆们带去泡温泉,应该还有助于皮肤光滑白嫩,为了元老的妹子们,付出是值得的。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打到元老院,论秤分女仆!

2年